第 10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了。

  至于叶真率领的甲胄骑兵,在第次的冲杀中,也是倒下了三百多人,这让叶真心疼不小。那三百多人的损失,并不全部是被匈奴骑兵斩杀的。其中,有近半数是因为他们胯下的战马受伤,他们被摔落战马之后被自己人活活踩死的。

  叶真虽然心疼,但是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事情3现在他要做的。不是为死去的人而心疼,而是要为活着的人战斗。

  “杀!”看着对面的刘备,叶真双目之中,几乎能喷出火来。手中弯刀指,叶真便是率先朝着刘备杀去。

  刘备看着叶真如此威猛。此时更是朝着自己杀来,哪里敢与之交锋。

  “给我拦住他,快,快,快上!”看着叶真杀过来,刘备顿时调转马头朝着本方的士卒中间躲避。同时不断的指使那些匈奴骑兵去阻拦叶真。

  刘备的此举,让那些匈奴骑兵很是不屑。他们从小就生活在草原之上,草原上的让你,崇尚的乃是弱肉强食。他们敬重好汉,鄙视懦夫。

  但是。刘备作为他们的长官,他们也是不得不听从刘备的命令。何况,在他们看来,叶真不过人,有何惧之?

  叶真冲杀上去之后,叶等人也是带着那些骑兵发起了第二次的冲击。这次,他们面对着阳光,从他们的铠甲上发射的光芒让对面的匈奴骑兵很是不适应。

  先前。他们占据有利位置的时候,却不见那些甲胄骑兵有多少的不适应。但是现在,轮到匈奴骑兵自己了。他们才知道这被阳光照射在盔甲上的光射过来是有多难受。

  那些匈奴骑兵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布甲,心中那个恨啊,甭提了。

  在冷兵器时期,有个阵型叫做回光阵,便是利用兵甲反射阳光的原理,将阳光反射到对面敌军的眼睛里去。让对方看不见东西。

  这会儿,甲胄骑兵身上的铠甲反射过去的阳光。便是个最好的回光阵了。

  多了这么个阵型的加持,这轮的冲杀。被斩杀的匈奴骑兵达到五千多人。当然了,其中被他们自己人误杀的也不少。

  在这轮冲杀中,最为走运的,便要数刘备了。刘备这次被叶真盯上,最后却依旧成功的逃过了劫。要知道,叶真厉害的,可不光是手中的那柄弯刀,更为出色的,还是挂在马上的那张射雕弓。

  刘备似乎是知道了对面的汉人骑兵中有人箭技超群,每每躲避的时候,刘备总会让自己的四周都有人存在。

  第二轮冲杀过后,刘备心中便有了退意。这次,刘备他们明显是输定了。若是再打下去,即便是能让叶真他们损失个两千人左右,刘备也得将自己的性命搭上。

  但是现在刘备他们依旧占据人数上的上风,若是刘备就此撤走的话,那以后在匈奴人的地盘上可是没有办法待下去了。

  就在这个时候,刘备身后的匈奴骑兵却是发生了阵马蚤乱。刘备此时心中正乱。却听见后面的马蚤动,登时便回头要呵斥这些匈奴骑兵。却不料,当他回头的时候,却是发现自己的营地位置却是升起了大股的烟尘。

  看着这情景,刘备脸色顿时变得煞白。

  他没想到,眼下不光是没有战胜对面叶真远道而来的骑兵,反倒是自己后院起火,营地被人给端了。

  “撤,回王帐!”看着眼下的情景,刘备深知已经回天乏力了。

  “若是二弟三弟在此,某何落得如此田地?”这个时候,刘备倒是想起了关羽和张飞了。只是他却没有想过,他何时对这二人用过真情?关羽和张飞在刘备的眼中,不过是实现他的野心抱负的棋子罢了。

  刘备逃,那些匈奴骑兵更是不会去卖命了。叶真带着大军冲杀了阵,连追十里,继续斩杀了数千匈奴骑兵之后,这才停了下来。

  此战,叶真率领的骑兵共计斩杀了匈奴骑兵达到万三千多人,而自身的损失,却也接近千。其中,损失的大部分都是甲胄骑兵。再加上缴获的战马,能够继续使用的也是多达四千多匹。

  这在外人看来,这绝对是个大捷。在叶真看来,这也的确是个大捷。他带出来的这三千甲胄骑兵,也有千是不死的兵种。而这次损失的,其中有七百多是属于这千里面的。

  只要在此地建设个拜占庭文明的城堡,那叶真便可以在当地将这七百多甲胄骑兵给补充出来。

  只不过,叶真这次带来的,全都是系统召唤出来的士卒,哪里会有能够建设的系统农民呢?未完待续

  第四六七章:建城“三杀”

  ?

  r叶真想要在此地补充兵力,从而不必大老远的跑回落叶谷去。不过,叶真此时也只是想想而已,他可没有带系统农民出来。

  不过,叶真没有带系统农民出来,却也不代表这他们就没有办法在这里建设些建筑。

  “叶真,前面冒烟的地方便是刘备的营地。那处地方地理位置颇佳,北倚阴山,南靠贺兰,东临黄水。若是在此地建成,则足以将匈奴人拒之大汉疆土之外。”在停止了追击之后,叶便是首先上前向叶真建议道。

  叶不愧是名侦查骑兵出身,他的现在在叶真与叶三三人中间,实力算是最为低下的,但是地理位置观念要直接甩了这两人好几条街。

  叶真在听了叶的话之后,虽然也是极想要按照叶这么说的去做。但是身边没有能用的人,叶真也只能是露出了脸的苦笑。“若是可以的话,我自然是想要如此去做。不过现在我们都是些拿刀枪的,谁能够来建城呢?”

  叶看着脸苦恼的叶真,顿时也是露出了个“就知道你没主意”的笑容,然后悠悠说道:“两位,你们觉得,我在这草原上待了大半年,是怎么活过来的呢?”

  乍听叶这么说,叶真开始还真没有反应过来叶这是要说什么。但是想了下之后,叶真顿时大喜,盯着叶问道:“叶你是说在这附近,有农民在活动?”

  “不错,若不然,你们以为我们还真在这草原上打了半年的猎不成?”叶在看到叶真居然有如此大的反应之后,顿时也是揶揄了叶真句。

  不过此时叶真心情可好了,好到都不和叶去计较这些小事情。

  “叶,你和我说说,你当初是怎么想到带着几名农民来到这草原上的?”这个时候,叶真还以为那些农民是叶当初带过来的呢1

  叶在听了叶真这个问题之后,倒是将自己当初偶然遇上朱灵的事情给说了遍。同时。也是将叶墨派了支商队驻扎在刘备营地的事情给说了下。

  在听了叶的话之后,叶真不由感叹了句:“少爷算无遗策,果真神人。”

  而叶听到了叶真的感慨之后,想到叶二因为叶墨的个疏忽而被刺客刺杀了。当即心中腹诽道:“少爷他才不是神人呢,他简直就是神棍。”

  当然了,这话叶也只敢在心中想想,要说出来,却是不敢的。不过。估计叶这话就算是说出来了,那叶墨也不会生气,反而很有可能会高兴。因为叶的这表现,可是相当于叶他们的人格在成长了,不再是个冷血的战士了。

  几人在说好了之后,也便朝着刘备营地的位置走去。

  此时在刘备的营地中,朱灵带着数百名全身着甲的士卒,将数千匈奴人给围在了之前关押幽州骑兵的栅栏当中。

  虽然朱灵他们人少,但是他们武器装备更为精良。再加上有心算无心,他们先是将匈奴人的武器给偷偷的拿掉。然后四处放火,让这些匈奴人也是搞不清到底有多少人杀了过来。

  再加上匈奴人的主力大军都被刘备给带走了,留下的又会有什么战斗力呢?尤其是影带着影卫不计生死的击杀了匈奴人中统领,顿时更是让那些匈奴人方寸大乱。

  而这个时候,朱灵却是站在关羽的病房中,在朱灵的左右两侧,分别站着名黑衣黑帽带着黑面具的人。

  “朱将军,此人你打算怎么办?”就在这个时候,其中的名黑衣人看着病床上的关羽,然后对着朱灵问道。

  朱灵这个时候。心情也是有点复杂。以关羽的本事,就这么杀了,着实让人可惜2但是若是不杀吧,按照关羽的性格。势必不会背叛刘备,到时候即便是救活了关羽,那也是给自己增添个敌人罢了。

  就在朱灵由于的时候,另名黑衣人却是说话了。“要我说啊,直接刀宰了他了百了。他和他大哥的那副样子你们也不是没见过,救活了他呀后还是个白眼狼。”

  “影这话说的有道理,但是这件事情,还是等叶过来之后再决定吧,想将他看起来,不要让他跑掉了。”朱灵听了影的话之后,也是觉得颇有道理。但是最后下决定的时候,朱灵决定还是等叶到了再说。

  朱灵此人生性谨慎,这点有时候却是个缺陷。有些事情,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朱灵过于精细的思考,以后难免会吃点亏。

  朱灵说完了那番话之后,便是退出了关羽的房间。而看着朱灵退出了之后,暗却是冲着影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让后紧跟着朱灵也是退出了这个房间。

  影这会儿看着暗的那个手势,却是半天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先前朱灵说了要等叶过来决定,为何暗会做出那番手势?

  不过,影也是明白。暗先前加入暗影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是等到袁绍死了之后,暗倒也是消停了许多。不消停也没办法呀,这大汉的局势眼瞅着大汉朝廷站了上风,而在朝廷之中,叶家绝对的说不二。

  这会儿要是暗还动别的心思,那他就不是只老狐狸,而是个傻狍子了。

  在影的心中,他不觉得暗这么做是个坏事。但是这会儿却是要让影下手,他也是有些犹豫。毕竟,这要是杀错了,担责任的可就是他影了。

  不过,影仔细的想了想,他既然已经是个死过次的人了,那又何须担心再死次呢?

  “我知道你现在没有昏迷,能够听到我们刚才说的话3我也可以告诉你,你的三弟张飞没有死,他加入了我们。”在看着朱灵和暗都走远了之后,影这会儿突然对着病床上的关羽如此说道。

  看着病床上的关羽没有反应,影又继续说道:“现在我给你个选择,第,加入我们。第二,死!刘备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他值不值得你用性命追随,你也比我们更加清楚。”

  现在的关羽,的确是没有昏迷。或者说,他现在处于回光返照的地步。重伤节加长时间的颠簸,在回到营地之后有没有及时的接受治疗,关羽的生命力早已经透支的差不多了。

  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个时候关羽虽然没有说话,但是想起当初他与刘备二人对待张飞如同个敌人般,也是让关羽此时心中充满了悔恨。

  遥想当初他们三兄弟桃园结义,虽然当时三人白手起家,却也何等的意气风发?不料此时,三兄弟竟然全部离散。

  思及此处,关羽眼角也是留下了两行泪滴。

  不过,悔恨归悔恨,但是要让关羽事于他们三兄弟“仇人”的叶墨,关羽却是誓死也不答应。

  “杀杀了我!”关羽此时慢慢的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影,干燥的嘴唇艰难的分合了几次,却是说出了句这样的话。

  对于关羽的反应,影却也没有太过意外。抽出自己袖中的短剑,影下手也是丝毫不加留情。

  关公云长,就此陨落。哪怕到临死之后,他也不曾背弃过自己的情义,不过这除了影之外,却是无人能知晓,令人唏嘘不已。

  影杀死关羽之后,没过多久,叶真等人也是带着大军到了这营地的外围了。

  “朱将军不愧是少爷看重了人,若不是朱将军端了那刘备的老窝,我们可没有这么容易击败刘备。”在看到迎出来的朱灵之后,叶当即也是下马走上前去,对着朱灵恭维了番。

  虽然刘备没有后院起火,叶真他们最终也会击败刘备。但是对于叶这话,叶真却是没有反驳。要是没有朱灵这把火的话,他们即便是能够击败刘备,但是损失难免增加许多。

  朱灵听着叶的恭维,也是直呼“不敢当”。

  几人阵寒暄,同时也是走进了这个营帐之中。在看到了那些被关在栅栏中的匈奴人之后,叶真眉头皱,然后挥手便说道:“将他们留着干什么,都杀了!”

  朱灵在听了叶真这话之后,顿时大吃惊。这些人,大多是没有反抗力量的老弱,杀他们,怕是要遭天谴。

  “叶将军,他们不过是些老弱罢了,即便是匈奴人和我们交战,他们也只不过是群无辜的人罢了。”朱灵这个时候自然不能看着叶真对着群手无寸铁的人下手。

  只是,朱灵这话说完,却是没有引来丝毫的共鸣。

  无辜?两族交战,谁不无辜?

  那些每年被匈奴人杀死的汉人无辜不无辜?那些因为匈奴人抢走了粮食而在冬天活活饿死的汉人无辜不无辜?当初那些被匈奴人杀死的最初随着叶他们道来到这个世上的二十四名兄弟无辜不无辜?

  叶真没有直接回答朱灵的话,而是看着他眼前的众人,字顿的说道:“从今日起,叶家在此地建城。此城只有三个规矩:辱我汉人者杀;侵我汉土者杀;勾结外族者杀!”

  话毕,叶真便是扫视了遍眼前的几人。

  此时的朱灵,顿时觉得十分的尴尬。叶真的这个规定,对于个汉人来说,那是应该举双手双脚赞成的,但是不知道是因为要杀那数千手无寸铁的匈奴人还是什么,竟然让朱灵此时有些恍惚。未完待续。

  第四六八章:岛国之祸

  ?叶真率着骑兵,在草原纵横八方,无人睥睨,可谓好不风光。

  但是远在洛阳的叶墨,在将推广道教的事情给弄好了之后,却是有了更加麻烦的事情。

  先前青州船坞送回来的俘虏,叶福也是那他没有办法,毕竟叶福这会儿也是不会说那岛国的语言。这会儿在等到叶墨处理了推广道教的事情之后,叶福也便将这件事情委给了叶墨了。

  只是叶墨前世虽然也是阅了些岛国的片子,却也是不懂这个被俘的汉子说些什么。不过,对于些侮辱的骂人的话语,叶墨倒是听懂了。这听懂侮辱话语,再加上叶墨也打听不出什么消息,便是直接将那人给斩了。

  将那人站了之后,叶墨也是从叶福的嘴中得知青州船坞被夺事。

  不过,尽管听到青州的船坞被夺,叶墨却是没有太大的反应。不过是个船坞罢了,若是没有系统的农民在里面操弄,那这也只不过是个好点的船坞罢了。

  而且,在青州的这个船坞,叶墨也是有心放弃。但是若是没有个好点的理由,即便是叶墨将那船坞双手奉送给曹操,那曹操也怕是要生疑半天。这下倒好,曹操自取了。

  至于新的船坞,自然是建立在原本百济的领土上。将船坞建在百济,好处也是颇多。

  首先,百济接近岛国,若是真有战事,那从百济直接派遣战船前往岛国,也是要方便许多。

  其次,便是海军尚未建立起来,那最后抵挡不住那岛国的进攻,也可将那岛国的大军引到朝鲜半岛,从而给大汉个缓冲的机会。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朝鲜半岛三面环海,即便是丢了个船坞,也可以寻隐秘处建造第二个。如此来。也便是有足够的船坞造出足够的船,从而去切断那岛国大军的补给。

  只不过,叶墨的这个设想虽好,但是在没过两天1青州却是传回了个消息,让叶墨是大惊失色。

  原来,曹操手中缺乏军水军将领,尽管曹操将那青州船坞给拿下了,但是缺无人能够让那些大船开动。故而。曹操也是遣人找到了青州附近的海贼管承,将之招募到帐下。

  那管承也是有点本事的人,在认曹操为主之后,便是以自己原本的数百手下为中流砥柱,也是训练出了支不错的水军了。

  只不过,管承训练出来的这些人,也只能够被称为水军了。他们只能在近海处活动,却是不能如同之前周泰他们那般,将大船开出数百里之外。

  就在十几日前,管承依照往日。带着水军在青州船坞之外训练的时候,却是发现了数条大船前来。管承不认识那些大船,只当作是大汉其他地方的来船。

  管承看到那些船之后,没有丝毫防备的意思,反倒是开着船上前去打招呼。

  只是,招呼没有打成,对面的船上却是飞过来了数堆的巨大石块。

  看着那些石块,管承顿时被吓得亡魂大冒,连还手都不敢,只是叫那撑船的船工快些往回划。

  尽管如此。依靠着那海船的坚固,管承等人还是损失了两艘海船,同时,人手也是颇有损失。

  最后。因为管承不敢应战,使得那些大船停在海边对着船坞轰炸了番,这才缓缓离去。即便是那些人在离去的时候,甚至站在船边对着青州官兵拉开裤裆便是尿了泡。

  事后,曹仁得到了消息赶来船坞的时候,船坞已经是破烂不堪。没有几个月的时间,怕是修复不得。

  曹仁向着管承询问了番方才的事情,也是知道那些大船上的人说话竟与他们都不样,他们竟是没有听懂句那些人的言语2

  到这个时候,曹仁才知觉先前这船坞的负责人和他们说的话是真的,先前倒是夏侯惇误会了。

  想到此,曹仁也是飞马向曹操禀报了这个消息。曹操得到曹仁发马来报的消息之后,也便想起了先前叶墨说过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