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褚为正副先锋,却不说主帅选择,明显,对于此事,叶家是另有安排。

  想到叶真叶华等人,吕布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叶家,出众的将领可是层出不穷啊。

  对于叶福的请求,刘协自然不会让他不如愿。甚至刘协还觉得叶福要求的人数太少了。刘协这会儿也想清楚了,想要成为超越汉光武帝那样的帝王,能帮他的,就只有叶家之人。

  选好了将领,点齐了兵马,吕布等人也不磨蹭,直接便是往青州而去。曹操借到消息,也不担心吕布他们会趁机拿下青州,反倒是路提供方便。等吕布他们在船坞处于青州兵汇合之后,兵力竟然达到了二十万。

  青州曹操,此次直接出兵十五万。在此刻且不管其他,曹操的枭雄气质,却是暴露无遗。

  海战,此时的大汉,还不是岛国的对手。但是等到这二十万大汉虎贲登陆了岛国,谁输谁赢,却是要较量番了。

  吕布他们心气高昂,周泰却是不敢大意。二十万大军,在陆上可以横着走,但是到了海上,却是发挥不出半点战斗力。保护这二十万大军安全登陆岛国,可不是个简单的任务。

  为了此次行动的安全,高丽半岛那边的海军也是全部发动起来了。哪怕是直驻守高丽半岛的洛臣,此时也是参与了进来。

  大汉的战旗,在此刻,终于是指向了岛国。未完待续

  第五零章:搅乱山口

  ?对于大汉发生的事情,叶墨并不知晓。但是,这却不能妨碍叶墨在岛国进行些行动。

  既然叶墨已经派遣了使者回去大汉求援,那叶墨的行动自然就会考量到吸引岛国大军的注意力。

  九州岛上,丰臣秀吉率领的五千精锐,虽然残忍的镇压了九州岛的叛乱。可是,有些事情,光靠镇压,却是远远不能够解决问题的。尤其是丰臣秀吉不知道是处于什么考虑,手段简直残忍。

  虽然九州岛上反对织田信长的势力损失惨重,却因为那些大人物及时撤离,受到的损失倒也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大。所以,除了开始狄野青云她们没有想到丰臣秀吉会如此疯狂,损失有些大之外,之后就没有遭受太大的损失了。

  其实,狄野青云这会儿也想寻求叶墨的帮助,只是可惜,叶墨已经离开了九州岛,熊本商会也是失去了叶墨的消息。但是即便如此,狄野青云他们也是渐渐的对丰臣秀吉率领的五千士卒展开了袭扰。

  打不赢就偷袭逃跑挖陷阱绑票

  这些,都是叶墨当初教狄野青云的。之前叶墨说这些的时候,狄野青云还以为叶墨是在说笑,实际上叶墨也的确是在说笑。不过,这个时候叶墨的那些玩笑话却是起到了大作用。

  丰臣秀吉率领的那五千士卒即便是再精锐,那也是需要吃饭睡觉的吧。只要这些人需要吃饭睡觉,那反对派的军队就能出来干扰,打不过你,就来干扰你,让你觉得烦,却又无可奈何。

  就这样,丰臣秀吉率领的军队,彻底的被牵制在了九州岛了。这会儿哪怕是他们得知本州岛有大战要打,估计也是难以抽身去支援。

  尽管九州岛已经牵制了丰臣秀吉与五千岛国精锐士卒,但是叶墨却知道。这远远不够。

  本州岛,这才是岛国军事的主要集中区域1唯有让本州岛乱起来,才能让岛国军队,不管是陆军还是海军都将视线转移到本州岛上来。

  在当初叶墨派遣使者回大汉朝。就是利用本州岛上的起义,这才有机会让那使者回去。但是这个时候本州岛上的起义已经被镇压了,叶墨还能拿什么来吸引岛国军队的注意力?

  “文长,这附近城池的消息已经打探清楚了吗?”脑中想着需要怎么样才能将织田信长的注意力集中到这本州岛,叶墨也是冲着站在旁的魏延开口问道。

  魏延掌控着武院的学子。同时也是掌控着武院的情报网。来到本州岛,收集情报自然是魏延的本份工作。

  而且,有了半年的实战训练,武院的学子也是已经训练的差不多了。化妆侦查荒野求生暗杀偷袭,无所不精。

  可以说,这三百武院的学子遇上了哪怕是丰臣秀吉率领的那五千人,只要不是正面交战,磨死对方是没有商量。

  魏延打探好了消息,来到叶墨这汇报,只是因为叶墨直在想其他的事情。所以魏延站在旁等待。这会儿魏延听见叶墨的询问,便回答道:“现在离我们最近的个城市为山口城,城池要比熊本城小。不过,因为之前的起义,这个时候城内却是驻扎了千岛国士卒。”

  听了魏延的汇报,叶墨也是点了点头。

  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乃是在本州道的西面,此处离岛国的首府平安京尚有段不小的距离。离织田信长打造的军事重区江户同样距离不短。

  但是即便是这么个地方,却是有千的驻军,可见之前岛国的那场起义。让岛国的军事力量分散不小。

  要知道,山口这样的城市,就相当于大汉的武都样,守军能有个两三百就不错了。何况武都还是有点地理位置的。

  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叶墨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2“文长,你带部分学子前往山口城,对城内的驻军官员施行刺杀。记住,定要让山口城乱起来!”

  现在叶墨身边可用的人不多,大军集中在九州岛。暂时又没有什么好的机会将那些大军带到本州岛来。故而,现在叶墨也只能靠些小手段让本州岛感到恐慌。

  当然了,只在山口城施行计划那时当然不行的。只让山口这么个小城感到恐慌,自然是不行的。但是,叶墨的行动,却不是说只有让魏延他们才能施展的。

  本州岛上的起义虽然被镇压了,但是天皇毕竟是已经死了。

  现在本州岛只是缺少个榜样,教会那些反对势力去干什么。而叶墨,则是不介意去做那么个榜样。

  唯有叶墨首先踏出这么步,才能够让本州岛再次陷入恐慌。

  但是,首先踏出第步的人自然是会遭受到更加强大的阻力。别的不说,如今本州岛起义刚刚平息,织田信长自然不会坐视其死灰复燃。也就是说,叶墨他们的行动,毕竟遭受到本州岛的强烈打压。

  凡事有坏处,那自然就有好处。

  叶墨派遣魏延他们出动,却不调用已经形成气候的系统大军,其中的原因,不无魏延这些武院的学子更擅长隐匿行踪。

  只要魏延他们在岛国军队的严厉打压之下还能坚持行动,自当给予那些反对势力无限的希望。有了榜样,那他们又有什么不能做的呢?而且,这么做就算失败了,对于那些人来说损失也并不大。

  魏延领命之后,也是马上离去。叶墨这个时候则是将侦查骑兵的队长叫了过去,要论起打探消息这些侦察骑兵可能不如学院学子,但是地图的绘制,他们要是称第二,这个时代绝对没有认敢称第。

  这些侦查骑兵在到了本州岛之后,便各自散去探查消息,同时绘制附近的地形图3此时,过了十好几天了,他们也是已经将这附近的地形详细的绘制了下来。

  “少爷,这是兄弟们绘制的地图,我已经整理好了。”那侦查骑兵过来,便是拿出了份已经整理好了的地图交到叶墨的手上。

  叶墨接过地图之后,只是扫了几眼,没有仔细观看,却是小心地将这份地图给收了起来。

  “现在给你们个任务,把握各个能通往山口城的道路,旦有敌人大军接近,立马回报。记住,个路口都不能漏掉!”魏延他们在山口城的行动,实在是不容有失,对于这件事情,叶墨不得不慎重小心。

  那侦查骑兵见叶墨如此慎重,自然是不敢怠慢,直接便是出去安排人手去了。不过这本州岛通往山口城的道路倒是不多,他们侦查骑兵要完成叶墨交代的任务,倒也不算难。

  看着侦察骑兵出去了,叶墨朝着西方望了过去,同时也是小声叹道:“也不知道消息传递回去了没有,也不知道他们会什么时候行动。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不得不说,在个没有远程通讯的时代,想要实现远程协同作战,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可是即便再难,叶墨也不得不努力去做到这些。所幸的是,现在还没有见到岛国军队有什么异动,那就说明暂时切都还没有出问题。

  “山口啊山口,你可千万不能出什么意外呀。”回过神,叶墨掏出侦查骑兵交给他的那份地图,看着山口城的位置,叶墨目光也是下子严肃了起来。未完待续。

  第五章:忍者出现

  ?叶墨在本州岛布置行动,也只是大致的预测了下大汉援军要到达的时间,这才展开了行动。至于到时候可能会有些差错,也只能看大汉援军的随机应变了。

  且说山口城,虽然驻守了千士卒,但是城中的将领却是不以为意。若不是因为织田信长的命令的话,他们这会儿也不会留在这边陲的犄角旮旯里。

  但是留在这里,道也不是说没有好处。起码,这名将领在这山口城行事那是无所顾忌。若是敢有人反抗或是想要出头,直接就是个“叛逆者”的罪名压下来。

  因此,这段时间,山口城中的岛国百姓对于那驻守的将领及军队皆是副敢怒不敢言的态度。这会儿只要有人站出来,山口城的百姓必定响应云集。

  就是这么个背景下,魏延他们潜入了山口城中。

  若是平时,魏延他们想要潜入座城池可能还需要费点功夫,起码魏延他们的岛国语言没有叶墨那么溜,还经常会记错些单词。但是,魏延只不过是递上了点小钱,那些守卫便微笑着让开了,丝毫没有盘问的意思。

  在进入了山口城之后,魏延他们为了找处藏身的地方。本着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个原则,于是魏延他们将城主府周围的院子都租了下来。但是,为了不至于太过于突然,魏延也没有让那些人家搬走,而是住在了起。

  于是,城主府的那些守卫虽然发现附近多了些不认识的人,但是那些老街坊还都在,他们也就没有多想,只当作是那些街坊的远房亲戚过来避难的。

  这些时间,岛国的战乱也不算少,过来避难也算是正常的事情。

  魏延他们有了出住之后,也是渐渐的对城主府乃至是城内的切力量进行了暗地里的调查。

  随着他们的调查,他们也是发现了些原来所不知道的事情1

  山口城的城主名叫矢野三。此人能力不凡,待人平和,倒是颇得山口百姓的爱戴。只不过手中无兵,此时见那驻军将领野藤熊志在山口城欺压百姓。虽然心中不忿,却也无可奈何。

  原本,魏延他们还打算找时机将城中的官员将领全部杀光,可是有了这个发现,魏延却是改注意了。

  若是将山口城的官员都杀了。那山口城就算是乱起来,也不可能会太乱。

  魏延却是想了个好主意,要是做成了的话,绝对的可以让山口城大乱,进而影响到附近其他城池。

  当天傍晚,魏延坐在城主府对面的那家房子里看着这城主府的动静,正好看见了城主乘着马车回府。

  “大人,今天和野藤将军聊的怎么样了?”矢野三刚下马车,矢野三的妇人便是赶忙迎了上来,并对这矢野三问道。

  矢野三在听了他夫人的问题之后。顿时皱着眉头叹了口气,然后摆了摆手,道:“唉,不要提了,野藤将军根本就听不进我说的话。我已经和野藤将军说过无数次了,不仅没有效果,反倒是让他厌烦。”

  那妇人听了矢野三的话之后,也是跟着阵长吁短叹,然后跟着矢野三道走进了那城主府中。

  魏延虽然有听到矢野三和那妇人的对话,但是却能看到矢野三的表情。而且。他也是打听清楚了矢野三白天去过了什么地方。这会儿矢野三的心情不好,那自然就很容易猜出矢野三与野藤熊志之间关系并不好。

  进入深夜,魏延便带了两名身手好的学子,穿着夜行衣潜入了城主府中。

  矢野三虽然手中没有兵权。但是毕竟是城之主,城主府的防卫做的还是很到位的。

  可是,即便是城主府的方位做的再到位,想要防住武院学子那种身手的人,还是差点火候2

  路没有遇到什么危险,魏延三人也是有惊无险的到达了城主府的卧房。此时虽是深夜。但是矢野三却依旧在挑灯处理城中的公务。

  看到矢野三单独在卧房中处理公务,魏延也是喜。虽然此时矢野三的妇人同样是在这卧房之中,但是只要不在起,那惊扰到那妇人的可能性就小了很多。

  随着魏延起进来的那两人与魏延对视了眼,作势便要行动。

  就在这时,城主夫人却是发现城主并没有上床睡觉,也便批了件衣服起来,同样拿了件外套走到城主身边,替那城主披上外套。

  看到城主夫人的行动,魏延当即便是将那二人给拦了下来。

  “大人,你这样熬下去,会熬坏身子的。我去替大人煮碗参茶,让大人好好补补。”城主夫人见矢野三如此用功,自然心疼无比。不待矢野三拒绝,城主夫人便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推门去厨房煮参汤去了。

  看到城主夫人出去了,魏延也没有急着行动。而是等了大概盏茶的时间,见那城主夫人果然没回来,这才个人推门进了城主的卧房之中。

  城主听见推门之声,却是头都没抬,便直接开口说道:“你把参汤放下就去睡觉吧,不要担心我了。”

  只是,城主夫人这次在说完话之后,却是发现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等他觉得不对劲,抬起头来看的时候,却是发现魏延脸笑容地站在他的面前。

  “你是谁?怎么进到城主府来的?”城主也算是见过世面,这个时候尽管魏延就站在他的面前,他却依旧是保持着副镇静的样子。

  魏延见城主发问,顿时笑的更开心了3就在城主不知道魏延到底要做什么的时候,魏延却是突然收起了笑容,手中亮出把短匕,直接抹了矢野三的脖子完这切之后,魏延顿时闪身出了城主府的卧房。

  城主夫人端着参汤回来,推门进去要将参汤放在城主办公的公案上。只是,城主夫人刚刚走近矢野三,顿时发现矢野三仰头倒在公案面前。

  “啊!”发现这幕,城主夫人顿时手松,双手抱着脑袋顿时不能自己,参汤连碗便起掉在了地上。

  听见城主夫人惊恐的喊声,府中的那些士卒也是在第时间赶了过来。在发现城主被杀之后,那些士卒也是被吓呆了。

  保卫城主府的安危,是他们的责任。可是,现在城主就死在这城主府中,他们自是难逃其咎。

  “是野藤熊志,定是野藤熊志!”城主夫人此时已经从震惊中醒悟了过来,但是口中却总是翻转着野藤熊志这个名字。在城主夫人看来,只有野藤熊志才能作出这等事情来。

  更何况,在今天矢野三回来的时候,也是说过野藤熊志对他颇有微词。

  城主府中的士卒乃是城主夫人带过来的,在乍听到听城主夫人说道野藤熊志,个个虽然平日里害怕他。可是这个时候了,他们本就没有尽到护主的职责,那他们接下来的生活目标,也就只剩下报仇了。

  在仇恨的指使下,别说是野藤熊志,就算是织田信长,他们也不怵。

  没等到天亮,只是因为城主夫人说除了这个名字,城主府中的那些士卒便齐朝着城中驻军军营杀去。在那些人杀向军营之后,又有几道影子出现在了城主夫人身周。

  “不用管我,你们也去,定要为夫君报仇!”城主夫人好像知道城主府中有那些人样,在那些人出现之后,立刻下令让那些人去为矢野三报仇。

  那些人皆是身黑衣,浑身只是露出了双眼睛。看那样子,却是岛国传说中的忍者。

  魏延他们潜入之后,直到杀死矢野三退出城主府。能够不被发现,除了他们自身实力不凡之外,也不无运气成份。同时,也只能说山口这段时间太安逸了,哪怕是起义事件,对于山口也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

  重重原因之下,使得魏延他们能够潜入城主府中,将城主击杀之后安然的离开。只是在这之后,魏延他们想要在这山口城中继续这般轻松的过下去,怕是不易了。未完待续。

  第五二章:法正入城

  ?

  魏延他们虽然不知道忍者出现了,但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他也没有什么行动,只是看着城主派与驻军派打了起来。

  在这段时间里,武院的学子扮演的角色,只不过是引导下城中的舆论而已,并没有什么危险。

  同时,在这段时间里面,魏延也是发现了那些忍者的存在。

  那些忍者没有高超的武艺,但是他们精巧的隐匿身形的手段却是令人防不胜防。可以说,那些忍者到了战场之上,甚至连普通的士卒还不如,因为他们不会阵法。

  但是,若是说起暗杀或者是护卫,他们却是最好的人选。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因为织田信长的金手指没有办法召唤忍者,故而在织田信长的身边直没有忍者的存在。再加上忍者在战场上的作用是在是太小,故而织田信长也是直没有重视过这种力量。

  织田信长不重视忍者,那织田信长的那些个属下又有几个会对他们抱有重视的态度呢?尤其是织田信长在岛国从未遇到过什么麻烦,更不会对所谓的忍者上心了。

  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