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的,我愿意跟随将军!”叶墨开口之后,那也士卒沉默了阵,终于是有人站了出来,要和叶墨起前往广岛。

  随着第个人站出来。后面的人也便陆陆续续的站了出来。他们原本的将军野藤熊志已经死了,所以即便是没有叶墨的话,他们也会来找上叶墨的。现在叶墨开口了,他们还有什么犹豫的呢?

  到最后,仅有五十来人选择了继续留下驻守山口城。他们先前都是野藤熊志的亲兵。现在虽然说野藤熊志死了,但是他们却依旧不愿意跟着其他的将军1

  对于那些士卒,叶墨也没有勉强,而是在他们之中提拔了人作为临时的管事。

  山口城那些原本的驻军,不管是选择跟随叶墨的还是选择留下的,见到叶墨这番举动。皆是感动不已。

  那五十来人此时根本算不上是支驻军,该被撤销他们的名号了。但是叶墨此举,却是让他们有名正言顺的重整旗鼓的机会了。虽然说,叶墨实际上的用意只不过是想要那些人安分的呆在山口城中,不要乱在外面跑。

  整合了新加入的五百多士卒。在第二天的早叶墨便带着他们踏上了前往广岛的路上。

  在此之前,叶墨也是偷偷的联系了侦查骑兵部队。先前这支部队探查消息做的十分的好,而现在叶墨给了他们新的任务,阻断广岛城与广岛城以西的城池之间的联系。

  广岛城作为个大城,那自然会和其他的城池有诸多的联系。但是他们的联系再多,也只能够派人互相通传消息。

  叶墨也是知道这个任务有些艰巨,但是这件事情不做好的话,那广岛城就不可能会上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件事情。

  所以,为了让侦查骑兵能够顺利的完成任务,叶墨也是给予了他们调动还在城镇中心的武院学子的权利。

  武院学子从开始培训。就是偷袭埋伏等各种在以后才会出现的算是特种的作战的手段。虽然说手中的武器有点跟不上,但是能力却是毋庸置疑的。有了他们的帮助,侦查骑兵要伏杀些岛国的传令兵,还是很简单的。

  有了准备,叶墨心中的信心也便更加的充足了。甚至在这路之上,叶墨他们还将几支准备前往山口的援军给弄到了起。那些援军都是被伊贺家族给拖住了步伐。导致没有办法赶往山口城救援。

  这个时候叶墨只是隐隐的表露出了阻拦他们的那些人的背景,同时又不小心的暗示了广岛城有伊贺家族的分部2那些士卒便是哭着喊着要起去广岛城要个说法。

  不仅如此,那些被伏击过的士卒还将信息传回了他们所在的城池。使得叶墨他们的队伍进步的壮大了。

  这样的直混乱编制的队伍,其中的隐患自然是不小,尤其是叶墨他们暴露的可能性也越来越高。

  不过没有关系,叶墨压根就没有指望这些人能够干嘛。而且人数越多,就越能够搅乱岛国的视线,何乐而不为呢?

  就在叶墨他们的队伍越来越壮大的时候,魏延他们在广岛城也终于是找到了机会,可以在广岛城小闹番。

  倒不是说魏延与法正知道了援军到达的消息,而是广岛海军到关门海峡去巡逻去了,使得广岛城的兵力暂时处于个较为空虚的状态,当然了,只是较为空虚。

  魏延抓住这个机会,不管法正说的这其中必有蹊跷,直接便是发动了对广岛城高层的袭击。然而,广岛城的防御终归是要高上那么个层次的,所以,魏延他们的战绩也不出众,只是击杀了广岛城城主的名小妾。

  便是如此,也是让广岛城城主勃然大怒,下令大肆搜查城内的刺客。

  魏延他们本来还以为他们能够躲过搜查,可是没有想到,在第天之后,城内便有好几十名叛逆势力埋下的暗线被发掘了。这个消息让魏延他们是如坐针毡,当天晚上他们想要从城墙上爬出去,却又发现城墙上的防御太严密了,根本就是不给机会啊。

  第二天,魏延他们已经做好了冲出去的准备,但是在他们动手之前,却是发现叛逆势力的暗线居然比他们还坐不住,在他们前面动手了,使得魏延他们得以趁乱逃出广岛城。

  “哈哈,孝直,这次还真是惊险啊!”等魏延他们到了安全的地方之后,魏延看着累的气喘吁吁的法正,也是忍不住的阵发笑3

  法正在听了魏延的话之后,也是忍不住阵白眼。“魏文长,要是再有下次,看我不弄死你。广岛城定是有什么变故,他们的防御加强了。”

  虽然说法正现在恨不得掐死魏延,但是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魏延本来对法正这么说很不在意,但是仔细想,好像还真的很有道理的样子。在魏延他们动手之前,广岛城的防御便是加强了次,只不过,但是魏延他们没有在意,只是当作抽调了兵力之后的加强戒备而已。

  可是,现在重新回想下,当初广岛城加强防御可是有重点的。

  “孝直,敢不敢再回广岛城?”这会儿魏延看着法正,却是无比的正经。魏延他们来广岛城的时候本来就没有经过叶墨的同意,他可不想最后不仅没有丝毫的功劳,反而是被人赶了回去。

  法正瞥了眼魏延,道:“没有我,光你文长回去能看出什么问题吗?”说完,两人阵哈哈大笑。未完待续

  第五二零章:黄忠神射

  ?

  魏延与法正在从广岛城逃出去的当天,便又偷偷摸摸的混进了广岛城中。

  不过,魏延他们是回去了广岛城,但是广岛城还是有些逃难的灾民在察觉到广岛城的变化之后,如同惊弓之鸟般逃离了广岛城。

  逃离的灾民中,就有些选择逃亡本州岛的西部。毕竟,如果广岛城真的有惊天的变化发生,那就算是他们逃亡了京都,也是免不了遇上其他的变故,索性,还不如逃往已经发生了变故的西部,没准还能够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广岛城逃往山口城方向的灾民很简单的就遇上了叶墨他们那支队伍,而叶墨在遇见那些灾民

  之后,也是打探到了部分消息。

  而叶墨他们打探到的那点消息除了有点出乎叶墨的意料之外,更多的却是份意外之喜。

  有了那些灾民的话语,那这些新加入进队伍中的士卒也就更加的会相信叶墨的话了。只有让他们都在内心里接受广岛城真的有变故,那他们才会真正的听叶墨的指挥,毕竟,最初说出广岛会有变故的就是叶墨。

  这个其实也很好理解,当个人告诉另外个人的时候件事情的之后,那被告知的人总是会在心中保有丝怀疑的情绪的。只有当告知者说的那件事情得到证实了,那被告知者才会将那丝疑虑给去掉。

  现在,叶墨成功的让那些人对他有了丝的信任了。他们终于是开始相信,叶墨是织田信长身边的军队,他们肩负着些神秘的任务,同时了解些别人所不了解的东西。

  带着那群人靠近了广岛城之后。叶墨只是让那些士卒在离广岛城大约十五里的地方安营扎寨,却是没有带着他们进城的打算。

  不过,这也不奇怪,要是带着那些士卒进城了,那可就是真的出问题了1

  叶墨安置好了那些士卒之后。便是带着十来名武院的学子前往广岛城打探消息。同时,叶墨的目的也是要让广岛城注意到他们的存在。

  到了广岛城外,叶墨他们也是发现广岛城的盘查格外的严格。

  “看来,广岛城的确是出了些问题。”看着城门口等着被搜查的进城队伍,以及城墙上严阵以待的岛国士卒,叶墨的表情却是有些轻松。

  黄忠此次也是跟随了叶墨道。此时在听见叶墨这话之后,顿时呵呵笑,然后紧接着说道:“主公,这广岛城的防守看似严密,但是实际上这城中的兵力却是严重不足。”

  听黄忠这么说。叶墨顿时来兴趣了。“哦?还请黄将军讲讲,这如何看出来城中的兵力不足?”

  “这守城门的士卒看上去尽职尽守,可是实际上,他们的动作却是因为休息不足,比般的士卒都还要缓慢。而城墙上的那些士卒,虽然他们的脑袋不断的在左右转动,看上去是在认真巡视,可是看他们的手”说着。黄忠便是用右手指了指城墙上的士卒。

  随着黄忠手指指着的方向看过去,叶墨果然是发现了丝不对劲的地方。

  那些士卒虽然说受手上然拿着兵器,但是却有些士卒用另只手捂着他们的肚子。看样子,他们是饿得不轻。而名戍城的士卒会饿到有这样的表现,无疑是个特别反常的事情。

  戍城的士卒待在个和平的城内,每天的有充足的伙食,又没有什么大的行动,却能够饿到这种地步。那就真的很说明问题了。

  要么就是城内缺粮了,要么。那就是城内真的缺少兵力到定程度了。可是,广岛城却是必须要摆出副严密防守的的样子。如此来,那城内的士卒必须就要加班了。如此来,也就怪不得那些士卒会有这么副反应了2

  “黄将军,那有没有什么办法吓吓这城里的驻军?”发现了不对劲之后,叶墨顿时看向黄忠,摆出副你肯定有办法的笑脸出来。

  黄忠在听了叶墨这话之后,也是无奈的笑了下。不过紧接着,黄忠便是取下肩头上的宝弓,然后对准城墙上的名士卒。只是,想了想,黄忠却又将手上的箭矢收了回去。

  看到黄忠如此,叶墨只觉得阵疑惑,却也没有说什么。

  只见黄忠在取下了那枝箭矢之后,却又是被箭囊中掏出了八枝,加上最初的那枝箭矢,黄忠竟然想要次射出九枝剪。

  见黄忠如此,这下不光是叶墨觉得诧异了,旁的叶三更是看呆了眼。九枝箭,简直就是神迹了。以叶三如今这流箭术的水准,最多也只敢次玩三枝箭,多枝都不成。

  黄忠这会儿九枝箭在手,把拉开宝弓,却是点都颤抖抖没有。

  “咻!”

  九枝箭同时飞出,朝着城墙上九名岛国士卒分别飞去。那九名岛国士卒还未反应过来,便被这突如其来的箭矢给射杀,甚至有几人跌倒了城墙之下。

  “嘭!”

  那几人跌落下城墙之后,顿时让岛国的士卒警戒了起来。

  黄忠想要射杀那些岛国士卒也是不易,原本他们隐藏起来了,可是想要射杀岛国的那些士卒,黄忠也只能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开始岛国的士卒没有发现,那是因为岛国士卒没有认真的在巡查。

  可是现在都有人死了,他们自然也就打起精神了,也就在第二时间发现了黄忠他们的位置,第时间他们是去看死去的那些士卒了,尤其是掉城墙下的那几个。

  “黄将军果然不愧是大汉第神射,就凭这箭,足矣载入史册了3”叶墨在见到黄忠的战果之后,顿时忍不住惊叹了起来。而与叶墨起来的那些人,也无不是对黄忠露出了钦佩的目光。

  黄忠听了叶墨的夸赞,只是将宝弓重新背到了肩上,然后摆了摆手,道:“哪里哪里,主公的叶家也是有几名善射之人,射术不在黄某之下呀。主公,他们要追出来了,我们还是快走吧!”

  黄忠他们在射杀了人之后,也是马上就离开了,不做任何的停留。叶墨的目的,可不是带着这几十个人要将这广岛城打下来,而是让广岛城的人注意到他们而已。

  广岛城的人在发现了叶墨他们的行踪之后,城门处的士卒也是立刻就朝着叶墨他们追了过去。只不过,以叶墨他们的本事,那广岛城的士卒如何能够追的上呢?

  在追丢了叶墨他们之后,广岛城也是派遣了大量的斥候朝着叶墨他们离开的方向搜索。然后,他们很是容易便找到了叶墨丝毫没有想要隐藏的那个临时搭建的军事营寨。

  那个营寨在叶墨的指导下,却是建成了个十万人规模的。他们不过区区不到五千人,却建个如此巨大的营寨,就好像是后面有千军万马要过来般。这按照叶墨的话说,就是要让引发广岛城变故的人感受到压力。

  广岛城的斥候将发现了这个巨大的营寨的消息传回去之后,有没有引起反叛实力或是魏延的压力没人知道,但是广岛城的城主却是表示压力很大。

  作为广岛城这个个大城的城主,他也是知道大汉有数十万援军登陆了九州岛这么个消息的。可是,现在距广岛城不过十五里地的个地方,却是发现了个足够十万人扎寨的营寨,这能不压力大吗?

  “派出斥候,往西边去打探消息,我要那边所有的可以的消息。”广岛城的城主强忍住心中的恐惧,没有首先选择向上头报告,而是指派了无数的斥候去本州岛西部打探消息。

  只是,有侦查骑兵与武院的部分学子拦住了从广岛城道西部去的每条路,注定了广岛城城主想要打探消息的计划落空了。

  果不其然,在等了四五天没有丝毫的消息传回来,但是那个可疑的营寨里面“粮食”越堆越多的时候,广岛城的城主慌了。

  “去,去将这东西交给大将军。我需要撤回广岛的军队,我要将这附近所有的军队都集合起来,我要”广岛城的城主在将快写了东西的布匹交给手下的心腹之后,便不停的念叨着要召回士卒。看样子,这城主是被吓得不轻。未完待续

  第五二章:渡海机会

  ?广岛城的城主其实也不是个普通人,他的家族在岛国也是个赫赫有名的大家族——安倍家族。【//////】

  安倍家族与伊贺家族不同,伊贺家族在织田信长与岛国天皇的争斗中选择了中立,并没有投靠哪边。但是安倍家族却是很明确的选择了织田信长这条大腿,而在织田信长出现之间,安倍家族是天皇的忠犬。

  可以说,若果不是安倍家族的叛变,岛国的天皇也不会在这场斗争中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只能做个傀儡。

  广岛城的城主便是安倍家族当代族长的孙子,虽然有些能力,但终究是过于年轻,心性还是不过关。而广岛海军的指挥,则是广岛城城主的叔父,现在城主觉得生命受到了威胁,那脑海中的第个想法自然是向他的叔父求救。

  “城主大人,根据传回来的消息,敌军主力目前尚未到达,不如我们首先出击,将他们的粮草给毁了。”就在广岛城城主急的火烧火燎的时候,旁的谋士适时的站了出来,向城主出了策。

  城主听了手下谋士的话之后,也是恍然大悟般。他之前直被那可容纳十万大军的营寨给下到了,但是现在静下来仔细的想想,那营寨大部分都是空的呀。

  “有道理有道理,你说说,城内如今有多少士卒?”城主在冷静下来之后,也便回复了往日的判断力了。只要城内有足够的士卒,那个军营即便建成了个二十万人的规模又如何,不过是个空营罢了。

  那谋士见城主恢复了往日的英姿,心中也是喜。到时候城主击败了城外的敌军,立了大功,那他这名提点了城主的幕僚,自然不会受到亏待呀。

  到时候只要被安倍家族给看上了,日后可就算的上是走上人生巅峰,可以去迎娶白富美了。

  现在被安倍家家主的孙子问,那名谋士也是很快就回答道:“因为大人之前的命令1所以附近些零散的士卒最近也是进驻到了城内。现在城内的士卒虽然不多,却也有六千多。”

  城主听了谋士的汇报之后,点了点头。

  六千多士卒,可不是个小数字了。丰臣秀吉平定九州岛的叛乱。也只不过是带了五千的士卒而已,回来之后还剩下了四千三百多。

  虽说城内的这些士卒比不得丰臣秀吉从织田信长身边带走的精锐,但是这个数字摆在这里,那就由不得别人小视了。“那现在敌军聚集了多少人了?”

  “敌军太过于分散,但是初步估计。人数应该在五千左右,最多不会超过万。”在被问到敌军人数的时候,那名谋士顿了下,然后小心的说出了个范围。

  “嘭!”

  在那谋士话音刚落的时候,个茶碗便是落在了那名谋士的头上。五千左右,到万不到,这个数字相差的,那不是般的大,也难怪城主这个时候会突然发怒了。

  “我们只有六千人,若是利用广岛城的坚固。固守待援还有机会。若是按你所说的去做,岂不是白白将这大好的优势拱手让人?说,你到底是什么人派来的?安的什么心?”这个时候,城主是直接怀疑那名谋士的用心了。

  那名谋士被打了,本来就有点没有反应过来。这个时候再听到城主的这么番话,那谋士顿时就懵了。他想过这个回答可能会糟,但是他没有想过,居然会是这么个结果。

  “大人,大人,您听我解释”此时。那谋士心中恐惧不已,直接便是跪伏在了地上,祈求个解释的机会。

  只是,广岛城城主这个时候都要气疯了。又怎么会给那名谋士解释的机会。“来人,把他拖下去,本大人不想再看见到他了!”

  没有让那名谋士解释,门外便是冲进来两名护卫,将这名谋士给拖了出去2

  刚才城主和这名谋士的对话,他们在门外也是听得清清楚楚。要知道。他们今天虽然来城主府值哨,但是旦有大的战事,他们还是要上战场的。

  身为军人,上战场也没有什么,要是不上战场哪来功勋呢?

  可是,城外的那个营寨可是能够容纳十万人的啊,现在也是有大致五千人到万人之间啊。城内除去要留下的值少两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