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先登营,拔刀!”麴义看着正在大肆击杀并州军的飞熊军,声大喝,便将身上的刀拔了出来。其身后,仅有两百来人拔出佩刀,正是麴义原先的私兵。麴义带过来的这些士卒,也就只有他原先的营私兵才是名为先登营。

  “出阵!”又是声大喝,盾墙顿时分开几道口子,麴义马当先,率先走出弩阵,随后,便是两百先登营士卒。

  “先登死士!”麴义举刀,高喊。

  “有我无敌!”士卒应和,当要喊出这口号时,说明接下来就是九死生的战斗了。

  “赴汤蹈火!”

  “死不旋踵!”

  “杀!”麴义带着两百多人,带着必死的信念,杀入飞熊军当中。

  第五十二章:张绣归顺

  ?看着麴义带着两百余先登死士朝着飞熊军杀去,弩阵中的众人顿时看傻眼了。在他们看来,麴义能出支克制骑兵的步军,已经是件十分伟大的事情了,此时麴义却带人朝着重骑兵杀去,那时找死啊。

  麴义能练出支克制骑兵的步军,自然不是傻子。他也知道,自己拿着刀去砍重骑,那是几乎没什么用的,不过,他和先登死士也没想过要直接去砍那些重骑兵。

  冲到重骑面前,直接就是在地上个打滚,躲过马上的骑兵刺过来的长枪,接着就是提到挥向马腿。这些马匹虽然身上皮甲,但终究是没有办法讲马腿也给穿上铠甲。

  马腿受伤甚至是直接被砍断,顿时使得马匹要么就直接倒在地上,要么就是将背上的骑兵甩飞后倒在地上。不管怎么样,他们的方法是见效了。

  随着被砍到的重骑兵越来越多,其他的重骑兵便开始注意起他们来了,看见有先登死士靠近就死枪直接刺过去。而且,倒下的骑兵越多,给先登死士留下的躲闪空间也是越来越小。

  往往,名先登死士会被几只长枪同时刺入体内,在还未死的时候便被长枪挑飞,然后此人的内脏便会掉落地,当真是残忍无比。可即便如此,其他的先登死士依然没有丝毫的退意。

  眼见着先登死士的伤亡在不断增大,并州军也开始拼命的向着飞熊军攻击,与此同时,吕布也击溃了董卓军的左翼,带着部并州军杀了过来。而本来在旁看着并时不时射出波弩箭的西园军也是参与了进来。

  在这种情况下李傕当真是感到绝望了,张绣已经逃了,飞熊军的大部被并州军引开了,自己这剩下的千多人恐怕死全部要死在此处吧。

  可是李傕不甘心啊,作为飞熊军的统帅,八千飞熊,八千重骑,居然就这么完了。看着正在拼杀的麴义,李傕愤怒了。

  如果没有麴义,那自己就不会输。李傕心中越是想越是气,提刀便朝着麴义冲过去了。

  麴义本来正在被几名飞熊军围杀,几次都是险而险之的躲了过去。正当麴义快要力竭之时,几名飞熊军却退了开来。麴义抬头望,原来是敌军主将杀到了。

  “还真是给我麴义面子,居然能劳动敌军主将来杀我。”看着李傕不断的接近,麴义自言自语道。

  “你害我战败,陷入到如今这地步,我李傕定要在死之前拉你垫背。”骑马走到麴义面前,李傕眼中冒火,恶狠狠的说道。

  “废话少说,谁取谁人头还说不定呢!”麴义虽然十分的累了,但他又怎会轻易的低头。

  李傕看着麴义,不屑的笑了笑,这人连走路的力气恐怕都没有了,居然还敢说此大话。

  刀直接便朝着麴义劈过去,麴义见这刀势大力猛,在地上个驴打滚躲了过去。却看原地,竟有刀寸许神的刀痕。

  见状,麴义倒吸了口凉气,打起了精神,心中的谨慎再度提升了几分。

  李傕不断的朝着麴义攻击,麴义本身就不是个以武艺见长的武将,再加上之前搏杀阵耗费了力气,此时躲李傕的攻击便躲得格外吃力。

  终于,次躲闪就因为身体太过劳累跟不上意识的动作,麴义的后背便被李傕的刀划出了道近三寸长的伤口。顿时,本来就劳累的麴义这下后背有些发麻,动作更慢了。

  “这下看你怎么躲?”被麴义多过那么次攻击,这下,李傕冷笑着看着麴义,提刀便要看下去。

  “噗”,刀划过肉体的声音,沉闷,压抑。看着躺倒在自己身上的名先登死士,麴义两眼发直,脸的惊讶与茫然。本来以为这下自己会死去,却没想到在旁边的名先登死士扑了过来,替他挡了那致命的刀。

  没能杀死麴义,李傕本欲再次挥刀,可这时吕布已经杀到,个挑击,直接便将李傕拿刀的右臂整条斩断。

  李傕神经控制着自己的手臂朝着麴义砍去,却惊讶的发现并没有看到刀锋按照自己的想法砍在麴义的身上,转头看,却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右臂既然没了。

  就在李傕还在愣神的时候,吕布的画戟再次挥砍了过来,直接将李傕的头颅送上了空中。

  李傕郭汜身死,张济身死,张绣带领部下逃走,现在仅剩下了不到八百人的飞熊军,吕布没有手软,直接带着并州狼骑将这八百飞熊军全部杀死。

  而另边,张辽带着两千狼骑遛着五千多飞熊军,最后,飞熊军终于是累垮了,被全部俘虏。

  最后,统计伤亡,发现并州军这次居然死伤了有近万人,西园军死伤不过数百,而麴义的先登死士活过来了不到四十人。至于董卓军,飞熊军全军覆没,逃回去的也不过只有张绣的八千骑兵,以及差不多五千的步军。

  看着死伤统计,吕布等人全都安静了下来。

  张绣逃回去之后,没有去见董卓,反倒是直接回了自己的营寨。

  “张将军此次出战,似有不利呀。”看着张绣回来,却没有看见张济,贾诩开口对着张绣道。

  看到贾诩,张绣原本无神的眼睛顿时亮,紧走了两步,走到贾诩面前,抓住贾诩的衣袖,激动的说道:“文和先生救我。”别人不知道贾诩的本是,张绣确实很明白,虽然贾诩没给张济出过什么奇谋,但起码每次都能帮张济化险为夷。

  贾诩看张绣扯住自己的衣袖,挣扎乐极次,去没有让张绣松开,也随让他去了。“张将军还未和老夫说发生可何时,老夫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知如何救将军呀。”

  听贾诩这么说起,张绣也是反应了过来,忙将自己在战场上所做的切告诉贾诩。

  贾诩听完张绣的番话之后,顿时明白了,张绣是怕董卓怪罪于他,若是李傕逃了回来,必定会说张绣的坏话;若是李傕没能回来,那就只有张绣人逃回来了,这样也不必别人说张绣的坏话了。这样来,不管李傕能不能逃回来,张绣都是难逃其罪。

  “既然如此,张将军何不离开董卓,不投奔其他人呢?”贾诩看张绣这番处境,不但没有担心,反而面上带着微微笑容。

  “投奔他人?这天下有谁能投奔,又有谁能收留我张绣呢?”张绣听完贾诩的话,苦笑声,道。

  “你觉得叶家如何?”贾诩再次出言,竟是要为叶家招揽张绣。

  张绣想了会儿,说道:“我之前在战场上伤了叶,怕是叶家不会容我吧。”

  “将军的叔父在战场上被叶家之人射杀,将军是否会因此对叶家心存不满?”贾诩继续追问。

  “叔父在战场是被杀,是叔父自己武艺不行,绣不怪叶家之人。”张绣说道。在他看来,战场上死人,那就只有在战场上报仇。本事不行,那死了就怨不得别人。

  “张将军的叔父身死,将军都不会对叶家心存芥蒂。怎么将军还会怕叶家因为叶受伤为难将军?”

  张绣听贾诩这么说,也是觉得有几分道理,大不了自己倒是后再走就是了。

  “老夫写封书信,将军到时候交给叶家家主,叶家到时候就算是再怎么小气也不会为难将军了。”贾诩说完,便伏案写了封书信,吹干之后,夹入信封之中,交给张绣。

  “多谢先生。”拿着书信,张绣感动到无以复加啊。

  “将军这便让大军收拾东西离开吧,否则董卓得到消息,将军就走不了了。”看着还在磨磨唧唧的张绣,贾诩催促道。

  听贾诩这么说,张绣也是幡然醒悟。顿时,走出营帐,吩咐大军收拾东西准备开拔。待切准备完毕,张绣便带着大军朝着并州军方向而去了。

  第五十三章:收买吕布

  ?“张绣,你居然还敢回来?”看着带着大军过来的张绣,张辽立马挺枪,喝道。

  并州军刚刚打扫完战场,没想到就有探子回报说张绣居然带着大军重新杀过来了。吕布刚刚离开军营回洛阳城向丁原报告战况,而叶受伤,大军也还未得到休息。无奈之下,张辽便带着原本守卫军营的并州狼骑以及陷阵营出来应战了。

  “你不要误会,我不是来和你军交战的。”张绣听张辽这么说,连忙辩解。

  “那你是来干什么的?你总不会告诉我说你带着万大军过来时来投降的吧?”张辽自然不信张绣的话,只认为张绣是有什么阴谋。

  张绣听了张辽的话后,面色也是浮现出丝的尴尬,道:“绣正是来投降的。”

  听张绣说自己是来投降的,张辽下子还没反应过来,这货真的是来投降的,怎么可能嘛,定是诈降。甩了甩自己的脑袋,看着张绣,张辽长枪指,道:“莫非你以为诈降就可以骗过我等?别做梦了,要战便战!”

  张绣也是无奈呀,自己过来投降,张辽居然还不信。不过张绣也不管张辽了,反正自己投降的对象又不是并州军,便冲着张辽喊道:“我这有封书信,你交给叶,让他转交给叶家家主,他自然会清楚的。”

  看着张绣真的掏出了封书信,张辽也是愣住了。但为了防止有诈,便让自己身后的名骑兵上去将书信取了回来。张辽拿到书信也不看,直接便让人去营内交给叶。

  张绣看并州军中有人拿着他的书信走了,便知是去给叶了。而他也知道此事暂时无法让并州军相信,便直接下令让部下原地休整。

  看到张绣的大军在原地休整,张辽依旧没有放松警惕,带着大军会军营之后,便让人开始戒严,以防张绣部生变。

  叶拿到书信,本欲自己去将书信交给叶墨,但自己身上还有伤,不便行动,就让叶真去跑这趟了。

  叶真作为吕布的亲兵,本该随吕布起行动的。但是吕布此次是去见丁原,而丁原不知为何对叶家之人抱有偏见。因此,吕布便没让叶真同行,同时,也可以让叶真照顾下叶。

  叶真本来就因为没仗打而无聊,这下有事了,也就不废话,直接拿着信就朝着洛阳城的方向骑绝尘而去。

  丁原的院中,吕布正将今日的战况报告给了丁原。

  丁原听完吕布的报告之后,顿时有时怒了,将手中的茶杯往地上摔,骂道:“叶家之人果然无能,阵前失败,损我军士气,至有此大伤亡。”

  吕布本就料到丁原会生气,毕竟并州军损失太大了,但没想到丁原居然又将怒火发泄到叶身上。要知道,叶并非并州军中之人,虽为吕布亲兵,却也没有真正的加入军籍之中。也就是说,叶当时完全可以不出战的。

  可是叶若是不出战,并州军士气那才会真正的大损,更何况,叶因为这战差点打上了自己的性命。丁原不出言安慰鼓励就算了,居然还要将这战的大损归于叶身上。

  “义父,此战得胜,还得多亏了叶真。若不是叶真射杀张济,射伤张绣郭汜,恐怕此战我军未必能赢。”丁原怪罪于叶,那吕布也不好为叶说话,只说叶真此战功不可没,想以此来让丁原减轻对叶家的偏见。

  “哼!”听吕布居然为叶家辩解,丁原也是怒哼声,道:“叶犯下的错,叶家其他人来弥补,这不应该吗?奉先,你莫非是让叶家之人的花言巧语给迷了心了?”

  听出了丁原语气中对自己的不满,吕布连说“不敢”。接下来的谈话中,吕布也只是应和着丁原的话,不在多说些什么了。

  看到吕布心不在焉的敷衍着自己的话,丁原虽有不满,但也不便多说些什么。“奉先啊,今日我就随你去军营,犒赏下将士们。”

  “是,全凭义父决定。”

  叶府之中,叶墨拿着贾诩给自己的信,也是明白了张绣投降的原因。

  在前世,贾诩也曾劝说张绣投降曹操,不过那只是贾诩为自己进身曹操方的阶梯罢了,而这次却是为他叶墨积累资本。

  “走,我们去并州军营趟。”看着叶真,叶墨说道。

  董卓军营内,董卓已经听逃回来的士卒说了此战的情况,再加上张绣的叛逃,端的是恼火异常。

  “先是华雄战败,然后李傕郭汜张济被杀,张绣叛逃。我军实力大损,诸位可有主意?”看着帐中的文官武将,董卓虽是恼火,却也无比的落寞。

  帐中的华雄听了董卓这番话,脸色被羞得通红,直把头埋到了桌子底下。

  “将军,此战我军战败,无非是那吕布武力超绝。若是能将这吕布劝说归于将军,将军何愁大事不成。”突然,名文官站了出来,说道。

  本来还十分落寞的董卓看见这人出来献策,顿时眼中浮现出了丝希望,道:“原来是伟恭,可有计教我?”

  “属下与吕布乃是发小,此人勇而无谋,见利忘义,若是将军肯费重金,属下定能为将军说服吕布归顺将军。而且丁原此人长期私吞吕布功劳,使吕布对其早就心生不满。”此人原来是吕布的同乡发小李肃,而伟恭正是李肃的字。

  “若能使得吕布归顺与我,便是万金我亦愿出。”董卓马上便回答道。要是吕布归顺,那并州军之威胁也就不复存在了。两军合于处,自己便能代替天子,号令天下,到那时别说万金,就是十万金也能有了。

  “若是要吕布归顺与将军,光靠金钱恐怕无法打动吕布。”李肃这时稍显为难的说道。若是董卓只肯出钱,那他这趟差事恐怕还真不好完成。

  “伟恭还需要何物?”董卓现在只要吕布能归顺,那当真是什么都能拿出来。

  “属下听闻将军有匹宝马,若能将这匹马送给吕布,想必吕布必定会归顺于将军。”李肃深知英雄皆爱宝马,而吕布作为名当世猛将,却没有匹好的坐骑,以宝马为引,不怕吕布不接受。

  李肃口中的宝马正是赤兔马,乃是不久之前在草原上捉到的匹马王,董卓本打算驯熟之后便作为自己的坐骑的。但此时的董卓仍有枭雄之资,思考片刻之后,便说道:“本将军干脆再加点东西,府库中那套铠甲,另取千金并送去。”

  听到董卓居然下这么重的本,李肃连忙跪地,道:“属下定不负将军所托,必令吕布归于将军。”

  带着宝马宝甲和千金,李肃便朝着并州军军营过去了。

  “站住,什么人?”在并州军的军营门口,李肃被守卫拦了下来。

  “在下是你们吕将军的同乡,名叫李肃,你还不速速去通报?”李肃看着有人拦下自己,便趾高气扬的说道。

  说来也巧,两名守卫居然是之前拦下过叶墨等人的那两人。这两人因为之前的事情吃了亏,这次倒也不敢索要钱财,直接就让人去吕布那通报消息了。这人边走还边嘀咕道:“今天什么日子?大人过来了,叶将军的族人也过来了,这下又来个吕将军的老乡。’

  吕布在陪丁原犒劳完将士之后,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营帐内了。过不多久,叶真带着名守卫进来说有自己的老乡来见,听是李肃,也就让守卫去将李肃带进来。

  叶真作为吕布的亲兵,今晚正好轮到他和叶守夜,但叶受伤,便只有他人在此。

  李肃很快就被带到吕布的营帐之内,进帐内,李肃便开口说道:“吕奉先,你可还记得我?”

  “李伟恭,我怎么可能忘记呢?坐。”在这看见发小,吕布也是十分的高兴。

  “我今天老找你可不是叙旧的,而是有事情。”李肃说着,眼睛还朝着叶真那看了两眼。

  吕布发现李肃的眼神不是的瞟下叶真,便对着叶真说道:“叶真,你先回去吧,今夜就不用你值夜了。”

  叶真听吕布这么说,也就退了出去,出去之后却发现,帐外团辆马车。

  第五十四章:卫家择主

  ?“叶真,你怎么就回来了?”看着叶真走进帐内,叶墨问道。

  叶墨在下午之时去了张绣临时的驻地,与张绣交谈了段时间,安抚住了张绣焦躁不安的心情。之后,叶墨也没回城内,直接就在并州军的军营了住下了,也会死探望下叶的伤势。

  “吕布有客来访,他让我回来了。”叶真回来之后便直接倒在床上准备睡觉,见叶墨问起,便回答道。

  “这么晚了,居然还有人来探访吕布?这人叫什么名字?”叶墨细细思量了会儿,又问道。

  “李肃。”叶真此时也是累了天,这时倒在床上自然想睡了,可叶墨问问题,那想必可能有些干系,被便无力的回答道。

  “居然会是李肃。”原本以为,这世吕布并未向前世那般仗便打出了名,董卓不会再来收买吕布了,没想到还是来了。叶墨转头便对着叶真说道:“别睡了,随我去办点事。”

  叶真这下是真的累了,只不过这么会儿的功夫,便已经睡死了。叶墨看着叶真,满脸无奈啊,这货居然是名英雄,怎么也不信啊。

  叶真睡死了,叶受伤,无奈之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