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岛国大军还没有进入城墙上箭矢的程之前,法正站在了所有的人面前,冲着那些大汉的士卒说道。

  法正这话是用大汉的语言说的,大汉的那些士卒在听了法正的话之后,顿时士气震。便是那些岛国的民壮,看着大汉军士卒的样子,也是严肃了几分。

  这次,岛国士卒在登上城池之前,倒是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损失。有盾兵在前面掩护,些不大的石块也是被他们给挡了过去。

  算是最顺畅的次冲上城墙,岛国的那些士卒还来不及高兴,便是被城墙上的大汉军士卒给用刀枪给打了下去。

  只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云梯搭上了城墙,登上城墙的岛国士卒也是越来越多了。而登上城墙的岛国士卒越多,大汉士卒数量不足的弱势也就体现了出来。

  不过,这个时候,城墙上的那些民壮也就体现出了他们的作用3尽管没有配发刀枪,但是出于对家人的保护,同时也有那么丝丝的嗜血的渴望,他们要么捡起那些死去士卒的武器,要么就直接拿起块石头就冲了上去。

  双方士卒厮杀在起,战况下子变得无比的惨烈。尤其是攻城的岛国士卒还有大量的援军,但是城内的守军却是倒下个便少个。

  法正挥动手中的佩剑,将眼前的名敌军士卒击杀之后,环顾了下四周,却是发现城墙上岛国士卒的数量早已经是多过了守城的士卒。

  要不是城墙上有那些民壮的帮忙的话,说不得现在城池已经失守了。就在法正心中无限绝望的时候,却是发现那些准备爬上城墙的岛国士卒竟然退了回去了。

  “怎么回事?”

  时之间,发现了这个异状的所有人心中都是升起了这个疑问。

  不过,这个疑问没有存在多久,他们便是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城墙之外,突然出现了数千骑兵,冲向了城墙外岛国士卒的阵型。那些岛国士卒都是将视线放在了广岛城上,哪里会想到还会有支骑兵冲向他们呢?

  安倍永信看着有支骑兵冲向他们,简直就是不敢闲心他自己的眼睛。但是现实的情况就是如此,即便安倍永信再不相信,这也是事实。

  无奈之下,安倍永信也只能够撤兵了。若不然的话,让毫无准备的步卒在片旷野与骑兵遭遇,那就是自取灭亡了。

  岛国大军撤退,登上了城墙的岛国士卒下子也是没有了再战的勇气了。而城内的援军见到有骑兵杀到,顿时便是明白这是叶墨派来的援军。如此,城中的守军也是士气高涨,直接反转了形势,转而变成了压着岛国的士卒打。

  城外的骑兵将岛国的大军赶走之后,也便没有继续追击了。配合着城头的守军将没能离开的岛国士卒降之后,那些骑兵也就在法正与魏延他们的注视中从城门处走进了城中。

  这支骑兵不是别的,正是由张辽率领的并州狼骑。

  叶墨也是知道他们带着大军没有办法及时赶到广岛城,故而也是拜托张辽率领骑兵先行。

  而张辽也是及时赶到,没有让法正与魏延他们之前的努力与坚守成为白费。未完待续。内读唯网址:

  第五四三章:角力广岛

  ?张辽入城之后,看到城中的那些疲累的士卒,心中也是颇为感慨。

  三天的守城战,直接让三千多守军战死千多人。这其中固然是有岛国大军大军围城,不分主次四面齐攻有关。但是更为主要的,还是因为这些士卒没有办法得到充足的休息所导致的。

  身体的疲劳,这是思想上的精神所无法改变的。就算这些士卒的士卒再高,可是在举刀的时候却因为身体的疲累使得没能及时的架住敌人劈过来的刀剑。

  许多的英勇士卒便是因为这些原因,没能够在这场守城战中活下去。法正与魏延此时想着着剩下的那不足两千的士卒,那些死去士卒的脸庞,心中除了活下来的庆幸,便是对逝去的那些士卒的哀恸。

  张辽此时看着在他面前的两人,脸色都是略显悲伤。要不是因为张辽理解法正与魏延的这种情绪,还会认为这两人不欢迎他的到来呢。

  “文远将军,主公可又什么话让你带过来。”终于,等到法正他们两人终于是从悲痛中缓过来了之后,也是意识到还有个张辽存在。

  张辽对于两人之前忽略了他的存在,倒是没有什么在意。这会儿见法正问起叶墨的问题,也是立马开口答道:“太尉大人知道无法带着大军及时赶到,故而也是让张某先行出发。在张某出发之前,太尉大人只是说,要在城中空出处地建设其他的建筑。”

  张辽在说这话的时候,也是觉得无法理解。守城而已,这还要兴土木造建筑什么的,有必要吗?

  别说是张辽不解了,就连魏延,也是有些不甚了解。只是出于对叶墨的信任,魏延也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但是法正在听了张辽的话之后,却是立刻想到了些东西。

  法正在最初的时候是叶墨的敌人,之后才成为叶墨的属下1所以说起来。实际上在座的几人中,对于叶墨最为了解的,还真就是法正。

  之前叶墨在出现的时候,便是伴随着草原上的个大院子。这件事情张辽是了解的。但是当时吕布他们都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后来的洛阳城,尽管叶府是向别人购买的,但是却是离奇的发生过次失火事件,使得叶府最后还是重新建造的。

  加上城西军营,文院武院。洛家商会在各处建立的据点重重事情联系起来,法正突然发现叶墨非常热衷于在各处建设各种建筑。就好像,叶家的繁荣与那各处的建筑是密不可分的样。

  想到这点之后,法正也是被吓了跳。然后摇了摇自己的脑袋,将脑中那荒谬的想法给抛之脑外。再想下,凭借着叶墨以及叶家其他人的本事,要让叶家繁茂起来,那是何等简单的事情。

  至于那些建筑,法正则更能理解了。哪个家族在壮大了之后,不会希望自己的家族的产业能够庞大些呢?尽管叶家看上去也就那样。但是法正却是依稀了解,叶家与洛家商会的关系不简单。

  向来,只要叶墨有什么要求,那洛家商会的人必定会满足。而且,叶墨有所要求的事情,即便是再如何的艰险,洛家商会也没有推辞过。

  “这事情,我们也不清楚主公是在想什么。不过,既然主公有提出来,那我们照做便是。只是文远将军。不知道主公的大军什么时候会到达呢?”魏延在法正想事情的时候,却没有在那发呆,而是与张辽聊了起来。

  张辽听魏延问起,虽然也不是很确定。但还是想了想之后,道:“若是顺利的话,那太尉大人他们估计三两日便能到达了。若是有事情耽误的话,估计也仅需六七日的功夫。”

  张辽是仔细思考过的,他们骑兵的速度比起步卒来说,那是要快上许多倍的。但是叶墨他们行阵容庞大。路上又不会出现什么大的危急,所以就算有什么问题,也能够快速的解决2

  魏延在听了张辽这话之后,也是放心不少。

  城中有了张辽他们这支援军,可不仅仅是多了几千守城的士卒,更是多了张可以杀出城去与敌人交战的手牌。

  如此来,岛国大军在攻城的时候,也便多了丝顾忌。

  至于叶墨,此时与曹昂起,带着大军快速的朝着广岛城前行着。虽然不知道广岛城如今的情况如何,但是在叶墨的预想中,广岛城的情况该不会太好。

  他们能够在岛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便将广岛城以西基本上拿下来,已经算是很大的成就了。再者说,在回去的时候,路上叶墨也并没有将所有的障碍都扫清除。

  曹昂不明白叶墨为什么在派遣了张辽先行之后,还是需要如此大军如此快速的行军。曹昂听说过张辽的战绩,对张辽也是十分的佩服。在他看来,不过是防守座城池罢了,有张辽的数千狼骑,再加上城中原本就有三千多守军,如何会有失守的可能?

  对于曹昂的疑问,叶墨只是说了句:“当你以为场战争的胜负是由你指挥的军队强大与否决定的时候,你已经输了。”

  叶墨这句话,不但是让曹昂觉得受益匪浅。便是已经久经战阵的曹洪,也是将叶墨这话直放在心中,仔细的去体会着这句话的含义。

  叶墨也是知道要将三万士卒同时加快行军速度,赶往广岛城中,这是件极其不现实的事情。故而,叶墨也是让曹洪带着大军主力在后面缓行,他则是与曹昂带着五千精锐以及数百系统的士卒及农民先行步。

  因此,本来张辽预计叶墨需要三两天的时间才能赶到,也是被叶墨给硬生生的压缩到了天半的时间。

  再加上曹昂挑选的两万士卒本来就是青州军中的精锐,而这五千更是精锐中的精锐,在加快行军速度的同时,这些士卒也是随时做好了停下来与敌人交战的准备3

  只是在叶墨他们即将接近广岛城的同时,织田信长纸令下,岛中的精锐—织田信长召唤出来的士卒—正推着十数门铁炮,缓缓的朝着广岛城前行着。

  广岛熊城,即将成为大汉军与岛国精锐士卒的角力场所。未完待续。

  第五四四章:广岛炮战

  ?广岛城外,自从张辽带着骑兵进了城之后,安倍永信便是下令大军加强营寨的防御,之后竟再也没有攻击过广岛城了。

  安倍永信不主动进攻不说,还将他们的军营打造成个刺猬般的存在,这使得张辽也是没有偷营的兴趣。

  如此,时间广岛城倒是安静了下来,若不是城中那无数被拆了的房屋,以及城中为了在防守中死去的士卒和民壮挂着的白布,还真看不出这城中之前发生过什么。

  城外岛国大军停止了攻击,魏延与法正商议,将先前帮忙守城的民壮皆是集中了起来,让他们接受些正规的训练。

  虽然说是让他们接受正规的训练,可是在那些民壮组成的阵营周围,却是张辽的狼骑三两分布。而且,那些民壮看似漫不经心的样子,但是无论是魏延还是法正都清楚的明白,旦有变,并州狼骑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形成阵型。

  张辽这个时候站在广岛城的城墙上,目光却放在城内的军营处。尽管从张辽的距离看过去,并不能看的十分真切。

  当初在入城之后,张辽便是发现了那些民壮的不同之处。在那些民壮看向他们狼骑的时候,张辽可以感受到很明显的杀气。

  若是换了其他人,或许还不会感受的如此明显。但是狼骑却不同,这本来就是支极其嗜血的骑兵,从杀戮中训练出来的他们,本来就是时常与死亡为伴。所以,对于杀气,张辽是无比的敏感。

  将那些民壮集中起来,其中也是有张辽的主意。张辽并没有与这些民壮共同守城,故而,只要这些民壮稍稍有些异动,张辽绝对会毫不手软的将他们剿杀。

  不过,情况也是没有法正他们想想他们的那般糟糕。尽管那些民壮周围的狼骑经常引诱那些民壮散发他们的杀气,可是那些民壮终究没有到达失控的地步。

  或许是因为那些民壮的家人还在城中1他们与家人之间的感情使得他们压抑住了心中那嗜血的渴望。也可能,是他们看出来了他们只要失控,就会立刻被死亡包围

  但是不管怎么样,那些民壮终究是没有让嗜血的渴望蒙蔽了他们的内心。使得法正与魏延也是深深的松了口气。

  广岛城在有了天的平淡之后,叶墨终于在张辽到达了之后的第二天的晚上来到了广岛城之外。因为是从西门方向进入广岛城,所以叶墨也是没有发现任何岛国大军围城的迹象。

  这切,也是使得叶墨度认为他最初的猜测是错的,直到现在织田信长都没有发现广岛城已经失守了。当然了。等到叶墨进入了广岛城之后,也就没有继续怀疑自己了。

  当天晚上,叶墨在进入广岛城之后,见到了法正之后问的第件事情,便是询问城中哪处被拆掉了。知道之后,叶墨也就直接下令让魏延带着原本城中还剩下的那不到两千名士卒将那处地方给围了起来。

  法正与张辽虽然不知道叶墨想要做什么,但是见这个时候叶墨脸色挺急的,便也没有询问。

  至于叶墨,将那块地方围起来,那自然是要建立攻城器械厂。

  岛国大军现在看上去好像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样子。但是叶墨却知道,现在的岛国大军,大部分都是原本岛国的军队,只是经过番训练之后,便是与大汉的士卒战斗力相仿。

  真正的岛国大军精锐,则是当初随着岛国海军入侵了青州的那群人般。尽管曹仁带着的青州军是青州的精锐,但是在面对岛国精锐的时候,占据了人数优势的情况下依旧会被压制。

  所以,现在叶墨很明白,他的优势在于系统。而不是系统召唤的士卒。这就意味着,能够利用系统召唤那些战争利器,那就赶紧的吧,不用藏着掖着了。

  魏延虽然率领着城中的士卒轮番守在那块区域2可是那里发生的事情,魏延表示根本就不知道。他只是知道,在第二天天色大亮之后,原本跨废墟的地方,已经出现了座建筑了。

  虽然大家都明白,这座建筑是因为叶墨带来的人建造的。可是抛去其他的疑惑不谈,这座建筑的功能,大家都是不明白。

  在洛阳的城西军营,虽然叶墨也建立了几座攻城器械厂,但是这建筑外形却不是固定的。所以,现在展现在魏延他们眼前的建筑,从外面看上去也并不是很么特别的存在。

  广岛城城外的岛国大军的营寨中,在中午的时候,织田信长派来的精锐以及那十多门的火炮,也终于是到达了。

  安倍永信看着织田信长派来的援军,心中是无比的喜悦。当然了,脸上也是表现的相当的明显。“诸位辛苦,替我谢谢大将军。有了诸位的帮忙,我定会将广岛城拿下来。”

  安倍永信自认为表现的很友善,但是,当他的话说完之后,织田信长派来的士卒的统领脸色顿时大变。“安倍族长,你这话的意思,该不是你还没有拿下广岛城吧?”

  那名统领其实并不知道广岛城的情况是什么样子,同样也不知道之前广岛城的守军有多少。只是,在他前来支援的时候,丰臣秀吉便是指示过他,定要给安倍永信个下马威。

  那名统领尽管只是说了这么句话,安倍永信却是被吓得激灵。

  他带着五万大军,围攻座仅有三千守军的大城,结果城没有拿下来,最后却损失了万多士卒。虽然说,其中有近四千的损失是因为最后那支骑兵突然杀到。可是,他没有做任何警惕,这也是他们被偷袭的原因啊。

  “这位将军,您定要明察啊。并非是我不用心,实在是”虽然说安倍永信用兵有误,但是开口,安倍永信还是为他自己开始开脱。

  “实在是什么?是因为大将军派给你的士卒不够多不成?”那名统领原本并不是特别想为难安倍永信3毕竟,在他的印象中,广岛城乃是座大城,城高墙厚,本就不容易拿下。可是,听到安倍永信开口便是开脱之词,那名统领顿时对安倍永信也是无比的鄙视。

  见那名统领如此,安倍永信当即也是被吓的不敢开口辩解了,只是原原本本的将这几天的攻城战叙说了下。当然,城中仅有三千守军这件事情,被安倍永信给掩饰了过去。

  安倍永信说完之后,那名统领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下马威而已,既然已经做到了,就没有必要穷追猛打了。

  “给我们安排地方休息吧,明天,就该我们上场了。”那名统领瞥了眼有些胆颤心惊的安倍永信,淡淡的说了句。

  安倍永信在听了那名统领的话,顿时长舒了口大气。

  等到第二天早,广岛城内,那攻城器械厂已经是生产出了门火炮了。叶墨令魏延带人将那门火炮搬上了城头之后,笑着对周边人说道:“待会儿就让你们开开眼,什么叫做战争之神!”

  叶墨副笑呵呵的样子,无比的期待着城外的岛国大军前来攻城,然后好展示下火炮的威力。

  只是,还不等叶墨脸上的笑容消失,在城外,岛国的大军却是推着十多门火炮字排开,朝着广岛城的方向慢慢的前行着。

  看着那些火炮,叶墨顿时被吓出了头的冷汗。刚才他还想着展现火炮的威力,可是却忘了岛国也有火炮的存在。只是,叶墨直认为岛国的火炮只存在与舰船之上,而忽视了火炮可以放在地上移动这事实。

  吞了口口水,叶墨看着身边的火炮操作士卒,问道:“待会儿让你们瞄准对方的火炮打,有没有问题?”

  那火炮操作士卒也是系统召唤出来的,这会儿看着外面十多门的火炮,也是倒吸了口凉气。但是,这会儿还是硬着头皮答道:“打他们是没有问题,问题是打了他们之后,他们打我那该怎么办?”

  叶墨在听了这话之后,沉默了下,然后还是答道:“打吧,至少要将他们的注意力全部吸引过来。”

  说着,叶墨转头看向张辽,道:“文远将军,对方的火炮对于我们守城威胁极大。所以,我希望文远将军能够在我们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之后,率领骑兵过去将他们的火炮摧毁。”

  张辽见叶墨如此严肃,当即也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叶墨见张辽答应,也是让城墙上的士卒暂时先退到城墙下,免得遭受无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