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等到魏延带着两万士卒从广岛城出发之后,遇到丰臣秀吉带着已经列好了阵的五万士卒,顿时傻眼了。

  魏延在见到丰臣秀吉率领的大军列下的军阵之后,他的内心是崩溃的。有病么这不是?北营那么难啃的块骨头,这些岛国士卒不去那边战斗,居然跑到广岛城外来结阵防御广岛城的援军。

  要知道,广岛城与北营之间,不过是相隔了五里。这点距离,只要广岛城中的守将愿意的话,随时可以过来支援。五里地,实在不是个什么很远的距离。

  但是,丰臣秀吉还就这么做了。或者说,织田信长的胆子还真不小。竟然敢粪排出三分之的士卒来拦阻广岛城的援军。

  魏延没有想到岛队会这么大胆,所以,他败了。

  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无论是战前的准备,还是士卒的数量。魏延率领的援军都不占优势。

  不过,魏延倒也不是个死心眼的人,在见到自己方全占劣势之后,只是乍接触,他便下令全军撤退。丰臣秀吉也不追击,反正他没有让魏延带着援军赶到北营,那他的任务便算是完成了。

  魏延在撤走之后,也是迅速的清点了下损失。发现只不过是战斗了不到刻钟的时间,他们便是已经损失了三百多人。

  这还是丰臣秀吉没有追击的结果,若是丰臣秀吉追击了,那保守估计等到魏延他们逃回广岛城之前,至少会有三千士卒会倒在逃跑的路上。

  这个时候,魏延终于是明白点东西了。当初叶墨与织田信长会面的时候,叶墨之所以没有让众人动手,估计正是因为拦阻他的那名将领给的提示。

  “将军,我们现在回去吗?”魏延他们虽然说撤退了,但是并没有撤回广岛城去。当时他在法正面前说的多么澎湃。这会儿魏延怎么可以如此狼狈的逃回去呢?

  看着身边的这些士卒,还有不少是身上已经带着伤的。虽然说败了场,但是将士们的士气却依旧高昂。毕竟。魏延在将士们的心目中,还是颇有地位的。尤其是魏延擅长奇谋,每每总能在死地中找到条生路。

  而这次也不例外,在看了眼周围的士卒之后,魏延便是说道:“受伤了的全部回去,其余的跟着我走另条路,我们就是要在敌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

  魏延这番话,不仅将之前的失利造成的影响给抹消了,反倒是给人种他故意如此。就是为了要让敌人猜不到他的行踪的样子。

  众士卒听魏延这话,个个嗷嗷叫的就要跟着起。哪有个愿意退出呢?

  那些士卒都愿意跟着魏延道,但是魏延却不可能将他们所有人都带上。且不说有些士卒伤还挺严重的。这要是人多了,还容易暴露踪迹。

  随意的走到几名士卒面前,魏延脸嫌弃的看着那些受伤了的士卒:“手上还在冒血呢你,还有你,走路的时候怎么还拐拐的?看什么看,你的头皮的破了你不知道”

  虽然魏延对着个个的士卒看上去像是挺凶的,但是魏延对于这些士卒的关心,却是实打实的。

  直到最后,魏延也是挑出了两千三百七十二人。其实,在魏延的想法中,带两千人就是最多了。不过,这些人魏延也实在是挑不出什么了,连皮都没破块。

  就带着这么些人,打发了被筛下去的那些士卒,然后就在那些真的只是不小心蹭破了点表皮的士卒的幽怨的眼神中,直奔城南而去。

  魏延自然不可能带着那些士卒去城南军营,但是现在要是他们就这么换个路朝着北营去的话,丰臣秀吉肯定能够得到魏延他们的消息。

  但是现在魏延虚晃枪,不但没有继续朝着北营出发,而是往南营去了。这下子,就算是丰臣秀吉打探到了魏延他们的消息了,也会因为闹不清形势,而不敢贸然出动。

  至于其余的那些士卒,则是在魏延他们离开之后,脸颓废的回到了广岛城中。

  在他们回去的时候,叶墨与法正此时却是正在城头上看着。

  “主公,你虽然猜到了文长将军会败,现在虽然实现了,那主公可有什么其他的计策?”法正看着城墙下败退回来的士卒,脸的忧心忡忡的样子。看那些士卒的状态,明显是遭遇了场大败的样子。

  只是,叶墨在听到法正这么说之后,却是笑了笑,然后道:“你看这些士卒当中,可有魏延的身影?”

  “没有。”这会儿都不必再看次,法正便是斩钉截铁的回应道。要是魏延回来了,那怎么可能会如此平静的入城?

  这话说完之后,法正又是愣了下。按照魏延的贯脾性来说,要这么简单的放弃,那实在是不可能的。

  法正与魏延也是相处过很长的段时间,虽然魏延经常不按照常理出牌,可是也不失为位名将。不过是简单的次支援,按理来说便是魏延失败了,也不会败的如此之惨。

  “主公的意思,是文长将军有其他的准备?”法正看着城墙下的士卒脸颓废的样子进城,再看了看叶墨,倒是颇显惊诧的问道。

  叶墨这会儿倒是没有继续站在城墙上了,便往城下走便说道:“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知道魏延会失败还令他统兵呢?不过,这会儿也该我们行动了。要是只有魏延个人,怕他还真的招架不住。”

  叶墨这番话,让法正再次受惊了。感情这切,都在叶墨的掌控之中。只是,这要怎样的妖孽,才能够做到如此呢?未完待续。

  第五五七章:获取情报

  丰臣秀吉在击败了魏延之后,他身边的那些副将顿时个个谄媚的迎了上去。看着那些将领的样子,丰臣秀吉脸的嫌弃之意毫不掩饰。

  不仅仅是丰臣秀吉对那些将领没有个好的脸色,就连丰臣秀吉手下的那些士卒也是看那些将领不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那些士卒在被织田信长召唤出来之后,便是直跟着丰臣秀吉了。

  可以说,岛国所有的士卒中,最为精锐的便是他们这批了。比之织田信长的亲兵,他们都不差分毫,甚至在同样的兵器,同样的数量下,他们在岛国无人能敌。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们才产生了这么股傲气。不过,他们倒是有高傲的资本。

  此次将魏延击败,在他们那些士卒看来,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场交战了。毕竟,当初他们跟随丰臣秀吉纵横九州岛的时候,什么样的仗没有打过?

  当初他们不过五千士卒,却平定了岛之地的叛乱而且,九州岛还是当时岛国叛乱最为严重的岛屿,也是叛乱的发起地点。

  在丰臣秀吉身边的那些副将在感受到身边的那些白眼之后,也是心中有些不忿。但是没有办法,如今丰臣秀吉乃是织田信长身边的重臣,便是再给他们甩脸色,那他们也只能够生生的受着。形势比人强,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只不过,在魏延他们退走之后,那些败兵回城之后,叶墨便是引了两万大军从广岛城大摇大摆的朝着丰臣秀吉他们而去。

  在叶墨他们出城的第时间,丰臣秀吉他们也是得到了消息了。本来岛中还有些将领觉得惊恐,以为广岛城要派大军出来围剿他们。时之间。众人战战兢兢。

  但是,等到他们知道广岛城之时出来了两万人之后,个个就差没有直接笑的在地上打滚了。他们刚刚才击败魏延率领的两万士卒。现在广岛城就又派了两万士卒过来,这不是故意找死的么?

  那些副将觉得叶墨他们是在找死。可是丰臣秀吉却没有任何轻敌的意思。

  哪怕丰臣秀吉是叶墨派遣到织田信长身边的卧底,可是丰臣秀吉有他自己的骄傲。他不会因为魏延是叶墨的下属,便在与魏延交战的时候手下留情。尽管,丰臣秀吉确实手下留情了。

  丰臣秀吉并不知道此次广岛城领兵的人是谁,但是对方能够在知道魏延失败之后,还能只领着两万士卒出战,那就说明对方定有必胜的把握。即便没有,那对方也定有充足的信心。

  虽然明白对方定有所准备。但是丰臣秀吉自认为本事也不差。尤其是他的那近四千亲兵,更是精锐中的精锐,给了丰臣秀吉无限的底气。

  就在丰臣秀吉率领的岛国大军将注意力都放在叶墨他们身上的时候,魏延他们却是绕过广岛城,换了另外条比较难走的路朝着北营而去。

  等到魏延他们到了北营外围的时候,织田信长已经带着大军离开了北营了。北营当中的众士卒,这个时候正在收拾着烂摊子,也没有注意到在他们的侧面,居然出现了这么支两千多人的队伍。

  而且,魏延他们到了之后。也没有立刻就去北营中找张辽他们。毕竟,北营之中可不缺他们这两千守军士卒。

  但是,要是等到他们打起来之后。魏延再带人杀出,那魏延他们的作用可就要大多了。最为主要的,是魏延他知道,当初张辽会将狼骑带出现在北营之外,绝对不仅仅是因为从北营外杀出会给敌人造成更大的杀伤力。

  北营的火力配备,可不仅仅是北营里面有数十门的火炮而已。在北营的外围,更是有个火炮阵地,这个火炮阵地,才是叶墨真正的底气所在。

  织田信长当时见张辽从这个地方杀出。只当这里有伏兵,却不会再去想其他的。所以。尽管在张辽他们离开之后,这个火炮阵地没有个人看守。只要岛国士卒发现了,便能够覆盖整个北营,织田信长还是没有派人过来查看下。

  若是在北营的第场交战中,张辽并没有带人从这里杀出去,那织田信长自然会想办法将这个小山丘给占了。毕竟,拥有个坡度的优势,在冷兵器时代,甚至是在热兵器时代初期都是个极大的优势。

  但是现在这个山丘却是无人问津,这就好比是个掀开来了的底牌,别人知道你有个大王,那这个大王也就失去了他的很大部分作用了。

  在叶墨与丰臣秀吉率领的大军碰着了面的时候,却已经是日暮西山的时候了。这个时候,即便是叶墨他带来的士卒人数再少上万,双方也不可能会打起来。

  毕竟,只要再过会儿,那就成了黑灯瞎火的。到时候人都分不清了,还怎么打?

  所以,这个时候见面,双方都知道,只不过是互相之间唠唠嗑,或者说是涣散对方军心的见面罢了。

  叶墨在军阵前与丰臣秀吉相遇的时候,两人却是任何的敌意,就好像两名许久未曾相见的老友般。若是在两人中间摆上个茶座,再加上两杯清茶,那来两人真的就像是两个老友了。

  “叶墨君,还好你是这个时候才到。若是早了几个时辰的话,那你就该与你的那名下属下,灰溜溜的回到广岛城了。”虽然两方之间没有摆什么臭脸,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十分的冲人。

  叶墨在听了丰臣秀吉的话之后,也没有什么怒火。“丰臣君,你就这么确定,之前被你击败过的人,现在已经灰溜溜的回去了?”

  对于丰臣秀吉的话,叶墨这会儿也没有上心。不过是要涣散对方的军心,这点叶墨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而对于叶墨这话,丰臣秀吉也是点反应都没有。魏延是不是真的逃回了广岛城,丰臣秀吉是点都不关心,反正又不是从他的布防线逃过去的,那自然就是爱谁谁了。

  “叶墨君,你不过是带来两万士卒,真的有把握突破我五万大军的防线么?”两人只不过是说了两句话,丰臣秀吉拜年直接透露了他们的士卒数量。要知道,丰臣秀吉他们的防守士卒可不仅仅是就站在那里让其他人数,自然不会暴露数量。

  但是,就这么溜嘴的功夫,丰臣秀吉相当于就告诉了叶墨,在北营的外围,织田信长带了多少士卒在围攻北营,而北营的士卒又能够坚持多久。

  叶墨在听了丰臣秀吉不经意透露的这点情报的时候,也是点了点头。才十万士卒围攻,好像北营的士卒还能够坚持下的,那就不着急了。

  “那你可知道,只要天的时间,你们就会遭受到广岛城与南营士卒的攻击,你可有把握能够坚守得住?”叶墨这个时候,依旧是在打击着对方的士气,毕竟,叶墨又不需要透露什么情报给丰臣秀吉。

  “能不能守住,那明天我们就好好的较量场。不过,今天晚上叶墨君定要睡好。”事情已经说清楚了,丰臣秀吉也就懒得继续装了。万再装下去,该露馅了都。

  “你也样。”

  两人都是在面带微笑留了些狠话之后,也便就此散去。只不过,晚上到底谁会睡不着觉,那就不好说了。未完待续。

  第五五八章:惊天计谋

  两人相互之间撂下了些狠话,在旁人听来,那是要在晚上进行夜袭的节奏。

  只是叶墨很清楚,丰臣秀吉说的这话的意思,可不是要在晚上袭城。广岛城城高墙厚,若是有人想在夜晚能够趁着夜色袭城,那完全就是找死的节奏。

  但是,丰臣秀吉这话也绝对不会是无的放矢。既然丰臣秀吉这么说了,那就定有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叶墨在回去的路上,直在想着丰臣秀吉想要表达的问题。只是,丰臣秀吉统帅大军袭城的可能性几乎为零,那就说明,今天晚上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而且,这件事情甚至可以影响广岛战役的局势。

  叶墨直在想着丰臣秀吉那话的意思,法正在旁看着,也是万分的不解。只是,法正也没有去打扰叶墨,毕竟叶墨看上去也是在想很重要的事情的样子。

  直到回到广岛城之后,叶墨这才与法正说起了他的想法。

  法正在听了叶墨的话之后,也是有些疑惑。但是很快,法正便是有了个猜想了。

  既然丰臣秀吉不会袭城,却又似乎很明确的指出过将会在晚上有所行动。那么,丰臣秀吉他们行动的目标,似乎下子就明确了起来——北营。

  只不过是让法正稍稍的点拨,叶墨顿时惊觉。原来,织田信长的胃口居然这么大。若是织田信长在开始的时候便是打了这么个主意,那么织田信长绝对比叶墨想象的要更加可怕的多。

  “叔父,你又去打胜仗了吗?”在叶墨刚刚京城之后不久,曹昂便是跑了过来。在曹昂的脑子里面,叶墨只要带兵出去了,那就定是打胜仗去了。

  在叶墨见到曹昂的时候。脑中却是突然冒出了个想法。或许,按照他的这个想法去办的话,不仅织田信长想要拿下北营的愿望得落空。甚至还需要搭上几万条士卒的性命才行。

  “子修,你想不想参与这场胜仗?”叶墨这个时候看着曹昂。觉得让曹昂才与下,好像也是件挺好的事情。再者说,这次叶墨将会交给曹昂的任务也没什么危险,只是会让曹昂参与其中,然后让曹昂知道,些胜仗需要很多其他的准备。

  曹昂在听见叶墨这么说之后,顿时大喜,就差没有直接跳起来了。曹昂虽然直被称赞着。但是他却从来没有独立领兵的经验。“叔父,你的意思是,让我单独领兵上阵?”

  听见曹昂这么说话,曹洪可是被吓了跳。

  要知道,如今曹操的那几个儿子中,就数曹昂最为出息,曹操也是最为疼爱曹昂。也正是因为如此,曹操会同意曹昂来到广岛,但是同时又派了许多的心腹来保护他。

  所以,听到叶墨可能会让曹昂单独领兵。曹洪怎么可能不被吓坏?

  不过还好,很快叶墨的话便是打消了曹昂的顾虑。

  “我不会这么早就让你单独领兵,但是。这次的行动,我可以让你独自负责。”叶墨看着曹昂,很明确的表示不会给曹昂领兵上阵的机会。因为,叶墨确信,如今的曹昂不会是织田信长或者丰臣秀吉的对手。

  虽然不能领兵上阵,但是有单独领兵的机会,曹昂依旧是无比的兴奋。

  叶墨见曹昂同意,也是将自己的计划给从曹昂说了遍。

  等到夜半子时,夜色深沉的时候。曹昂率领了五百人出城了。不过,这五百人却没有带着兵甲。叶墨也担心曹昂会受不了心中的那份刺激。带着五百人便冲进敌人的包围圈。

  曹昂他们在出城三里半之后,便开始点起了火把。只不过。他们每个人都是点起了五支火把,以显示他们的军力旺盛。

  他们的行为,也是很快便引起了岛的注意。不过是里半的距离,远远的打着火把,便是让那些阻拦广岛城援军的岛国大军不发现也难。

  在离岛队里地的距离的时候,曹昂他们便是敲响了带来的军鼓。

  鼓声响,顿时岛国的守军大惊。尽管,他们知道他们已经设下了埋伏,但是听见这么密集的鼓声,他们却是很怀疑他们设下的埋伏圈到底能不能装下这么多的士卒。

  只是,在鼓声想了盏茶的时间之后,却又嘎然而止了。

  随着鼓声的停止,岛国的那些士卒非但没有减少心中的忧虑,反倒是更加的提心吊胆起来了。

  在等了大概刻钟的时候,在当初鼓声响起的地方左右各五里的地方,又是阵密集的鼓声响了起来。又是盏茶的功夫,鼓声继续消停了下去。

  岛国的士卒这个时候听着那些鼓声,却是没了开始的那种忧虑了。像这种把戏,他们之前已经见识过了,尽管,那是在织田信长训练他的精锐士卒的时候见识到了的。

  在他们看来,广岛城的这种小把戏,只不过种疲敌之计。

  而且,他们已经设下了埋伏圈,他们这个时候不仅不担心大汉军的这种计谋,反倒是害怕广岛城的士卒不会前来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