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吕布,这会儿还真的就在考虑着叶墨所说的叶与吕绮玲的婚事。

  吕绮玲喜欢叶,吕布早就知道。知女莫若父,只是不知道叶为何,就是个榆木脑袋,怎么都不能开窍。

  “只是不知道,这仗要打到什么时候,我们才能够赢呐。”见吕布这会儿没有再去想他失败的事情,叶墨也是突然的发出了这么声感慨。

  虽然之前叶墨说过此战必胜,但是叶墨可是没有说着仗要打多久。若是打上个十年八年的,便是胜了,等他们回到大汉之后,很多的事情也已经变了。

  “归先生觉得,如何才能够快速的结束战斗呢?”吕布对于叶墨的话,倒是无比的相信。只要叶墨说此战必胜,那就必胜,只是时间上会有长短罢了。

  叶墨这会儿听吕布这么问,顿时双眼睛极其认真的看着吕布,道:“若要尽快的获得战争的胜利,那织田信长的实力,是我们必须要尽快了解件大事。”

  听叶墨这么说,吕布再次沉默了。未完待续。

  第五六五章:复仇先锋

  吕布在以前也不是没有输过,在他成名之前,打过的败仗也是不止五指之数。尤其是面对匈奴人的时候,随时会被匈奴骑兵以大兵力的优势包围。

  虽然叶墨在进入大汉朝堂之后,每每匈奴人对大汉有想法,叶墨总能让匈奴人吃不了兜着走。可是实际上,匈奴人的战斗力却是相当的不错的。

  在汉武帝时期,飞将军李广同样是凶猛无双,更兼打仗颇有谋略。但是,在面对着匈奴人大兵力包围的时候,也常常是不得不含恨吞败仗,以至于到了最后都无法得以封侯。

  但是对于李广在抗击匈奴人上的贡献,又有谁能够否认呢?

  不过,这次吕布输的时候,却是在吕布被叶墨称为“大汉第武将”之后,还是被人在武艺上给轻松击败了。

  迟疑了阵之后,吕布还是开口了。“那人的实力,我只能说深不可测。我在武艺突破流武将层次的时候,曾经与剑圣王越有过次交手。当时我被王越剑圣轻松击败。这次,我再次感受到了那次的无助感。”

  叶墨听了吕布这么说,脸上的神色更是凝重了。

  叶墨与王越相处的时间很长,所以叶墨也是知道,王越在武道途天赋极高。所以,在吕布突破流武将层次的时候,王越那个时候起码也是流武将顶尖的水准。

  这两个层次的差别,叶墨也是极为清楚的。毕竟,叶墨接触过的流武将也不是少数。名流武将顶尖层次的武将,起码可以同时对付三名以上刚刚突破的流武将。

  可是现在,吕布已经是流武将巅峰的层次,随时可以窥视到另个层次了。却依旧会有那种无助的感觉。如此,便只能够说明织田信长已经到达了那种层次了。

  “人之力即便是再强,终究无法左右整个战场的战局。”叶墨在沉思了会儿。最后也只冒出了这么句话。

  吕布听叶墨这么说,似是赞同般的点了点头。但是又很快的摇了摇头,似乎又不是那么赞同叶墨的说法般。

  虽然叶墨的话都极为有道理,但是吕布在之前便是直坚信他的实力能够打破切阴谋诡计的人,现在让吕布下子将他之前的切都给否认掉,吕布自然是不可能办得到的。

  “织田信长便是再如何厉害,也不过是人而已。吕将军,只要你们能够牵制住织田信长,那叶某便能保证击败岛国大军。”叶墨这会儿不待吕布提出什么疑问。直接便是向吕布提出了请求。

  吕布听叶墨这么说,本来想要拒绝叶墨的这个提议,毕竟吕布与织田信长打过场,自知实力不如人。

  但是想了想,吕布发现想要牵制住织田信长,他吕布还真是个不能缺少的角色。

  黄忠与典韦虽然实力同样不俗,但是想要发挥其最大的作用,那便是旁辅助。黄忠的监视,以及典韦的飞戟,对于织田信长来说都是个不小的威胁。让这两人去正面相抗织田信长。却是有点以己之短,击人之长了。

  许褚这个天生神力的将领或许能够与织田信长对上几招,但是许褚在拥有他人没有的神力的同时。却是没能再得天之眷顾,获得超于常人的速度。织田信长若是不想与许褚相斗,轻易便能摆脱。

  闭着眼睛想了想,吕布才长叹了口气,道:“可以,不过光凭借我与汉升将军洪飞将军,无法拖住对方主将太长的时间。”

  “若是再加上叶青池,吕将军以为如何?”叶墨见吕布这般“视死如归”,也是忍不住的有些发笑。不过。想着吕布明明想到可能会用生命去拖住织田信长,吕布却依旧接下了这个任务。叶墨又笑不出来了。

  吕布倒是没有察觉到叶墨的神情变化,这个时候的吕布。却是在想着将叶青池加入其中,能否将织田信长给彻底的牵制住。

  叶青池的实力,吕布也是略有了解。但是,两人却从来没有好好的比试场。以前吕布认为叶青池的实力最多和王越差不多,马战吕布占优,步战叶青池占优。但是这个时候,吕布却是在想着马战他到底能不能赢叶青池。

  叶青池在那场战斗中,也是展现出了非凡的实力。不过吕布对叶青池关注不多,所以这个时候也仅能够猜测两分。

  但是不管叶青池实力有没有超过吕布,只要能够达到吕布的这个水准,那四人想要牵制住织田信长,还是件很有可能的事情。

  “若是加上叶青池,可行。不过,若是再战,我想要率领那些士卒,做大军先锋。”吕布虽说败了场,但是心中的那份骄傲还在。再者说,那场失败,只是吕布考虑矢量,他需要为那些大汉的士卒正名。

  叶墨见吕布如此正式的提出这个要求,当即也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两人又聊了会儿之后的大仗之后,吕布也便辞了叶墨,回到军营中将那些士卒再度整合了起来。同时,吕布也向那些士卒说出了先锋事。

  吕布话出,军中顿时噤声。

  见此情景,吕布也是明白为何。刚经历场败仗,先前的战友已经死去七八了,这会儿又做先锋,难道他们就天生是这炮灰的命运不成?

  “我吕布知道,你们不想去当着先锋。现在外面的敌军人数尚有七八万之多,而且我们上仗也是死了七八万的兄弟。”吕布没有继续站在操场中的点将台上,而是走进了那些士卒的中间,大声的对着那些士卒吼着。

  “那些兄弟们因为我吕布的个错误而死,我吕布不能够让那些兄弟们白死,我需要去为他们复仇。”

  “同样,你们也不必再去遭人的指指点点。当初遭到敌军的前后夹击,逃跑是唯的出路,若不然,只能全部丧命。这切,都是因为我吕布的错。”

  “现在,我向叶归要了个机会,个可以洗清我们抛弃袍泽无胆无能这些污名的机会。你们愿意来,我在城外等着你们。你们不来,我个人也要搅他个天翻地覆。”

  “记住了,东门之外,我只等刻钟。想要与我起的,便拿起你们手中的刀枪,跟着我走!”

  “刀枪在手,人跟我走!”

  吕布的番话,也是让士卒们心动了。他们败退回广岛城之后,也是经受了其他士卒无数的背后指点。他们十万人出征,却仅有两万多士卒回来了,不是惨胜了,那就是败逃了。

  抛弃同袍,是所有士卒最为唾弃的行为。如此相比,全部死在广岛城外的那三万岛国大军,反倒是让大汉的士卒颇为敬重。

  想到这些,便是有那么两个士卒走到所有士卒前面的空地上,拿起柄钢刀,便是朝着东门走了过去。

  有了第个,那便有了第二个,第三个,以及第无数个。这些士卒这些天来,也是背负了无比沉重的压力,此时,他们在将兵器握在手中的同时,也是扔掉了所有的压力,担起了必死的意志。

  若不能为那些死去的袍泽复仇,那便共赴死。

  广岛城东门之外,支心怀着复仇火炎的大军,慢慢的集结了起来。未完待续。

  第五六六章:冲进大营

  吕布他们从广岛城出发,织田信长也是很快便得到了消息。

  只不过织田信长有些不是很理解,为什么汉朝的大军在吃了场大败之后,居然还敢主动出击,而且还是在这大白天的。

  织田信长他们的岛国大军离广岛城也不过三十多里地,所以在织田信长得到了消息之后,也没有办法仔细思考汉朝军队到底是打着什么主意,只能够开始着手布置防御。

  上次吕布因为有偷袭的缘故,所以直到吕布他们靠近了,岛国大军才发现了大汉军队的行踪。但是这次吕布他们还刚刚离开广岛城东门的时候,岛国大军便是已经发现了。

  所以,这次织田信长也是将剩余的五十多门火炮全部都准备好,只待吕布他们杀到,便利用火炮好好的招待番大汉的军队。毕竟,经过之前的战,织田信长也是知道了大汉军队的战斗力。

  若是真的让相同数量的大汉军队与岛队厮杀,胜利的方定是大汉军队。即便是让织田信长召唤出来的那些精锐士卒上,那也会损失惨重。

  织田信长不笨,既然能够有更好的手段能够击败大汉军队的进攻,那为什么还要搭上士卒们的性命。

  吕布他们到了岛国大军营寨之外之后,却是点停下来整顿阵型的意思都没有。当初他们从广岛城东门朝着岛国大军营寨开始行军的时候,便没有布置任何的阵型。

  现在的这些先锋,就如同是盆散沙般,就这么大咧咧的朝着岛国的营寨冲了过去。

  织田信长看着这些如同散沙般的敌人,脸上的表情却是如同吃了只苍蝇般。

  他准备了五十多门的火炮,本来想要对付大汉军队的。结果这些大汉军队更本就没有形成阵型。散乱的跟什么似的,这要是还用火炮攻击,那只能是浪费弹药。

  不过。既然已经准备了,那浪费点炮弹也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在织田信长的命令之下。岛国的那些火炮也是进行了两轮齐射。声势看上去很厉害,但是战果却是实在有些看不下去。

  而且,在吕布的率领之下,那些大汉的士卒根本就不畏生死。区区火炮,如何能够阻止这些士卒前进的脚步?

  织田信长也是没有想到火炮不起作用,在岛国大军的营寨之外,则是五千持刀的岛国士卒。本来,织田信长安排这些士卒的目的。便是在大汉军队被火炮击散之后冲杀的。

  可是因为没有想到吕布竟然不摆阵型,使得织田信长的准备全部成为了无用之功。不但如此,在营寨外头的那五千岛士卒,见到大汉军士卒如此疯狂之后,心中竟然生出了股不可与之为敌的念头。

  吕布这会儿可不会管眼前的岛士卒心中是怎么想的,反正他只有个念头,那便是将眼前的这些岛士卒给撕碎了。

  他只不过是率领了两万多士卒就杀过来,而岛国大军却是有七八万。再加上岛国营寨中还有织田信长这么个无解的将领存在,吕布深知他带来的这两万人活不下多少。

  但是就算是如此,他也要先将岛国大军给冲散。让岛国大军无法形成阵型。吕布很明白,他既然已经杀到岛国大军营寨之外了,那么广岛城中的叶墨此时此刻也必定已经集结好了大军。

  织田信长这会儿看着营寨之外那五千士卒被大汉军士卒虐杀。却是陷入了迷茫了。他这会儿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救那五千士卒。

  前世的织田信长,之所以会在如日中天的时候死亡,然后穿越到了这个时代,就是因为被人背叛。因为如此,在突然出现了个叫做丰臣秀吉的人之后,织田信长会如此的信任他。

  因为,织田信长的前世,有名名叫丰臣秀吉的将领便是直忠心于他。也真是因为如此。织田信长会放心的将五千召唤来的士卒交到丰臣秀吉的手中。

  但凡是织田信长召唤出来的士卒,只有交给其他的将领统领。才能够让那些士卒获得成长。不过,那些士卒的指挥权旦交出去。那么连织田信长都无法指挥那些士卒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除了丰臣秀吉统帅的那五千士卒之外,其余的织田信长召唤出来的士卒,都直都是织田信长亲自指挥。即便是让他人代理指挥,织田信长也不会交出指挥权。哪怕因为如此,那些士卒的实力永远无法得到成长。

  经历过世,织田信长对于背叛,无疑是最为痛恨的。可是现在在织田信长的面前,却是摆出了这么个选择题。

  若是不救那些士卒,织田信长就成为了自己最为痛恨的那种人了。可是救了,吕布他们却是极有可能趁机攻入营寨之中,那样的话将对营寨的防御造成极大的影响。

  就在织田信长不知该做出何种选择的时候,旁的丰臣秀吉却是行动了。

  “火枪手,弓箭手,到寨墙后面,准备攻击敌人。所有武士,集结到营寨门口,准备拦截攻入营寨的敌人。打开营寨大门,让外面的兄弟从两侧进来!”

  丰臣秀吉的命令,顿时让营寨中的士卒们找到了主心骨般。大汉的士卒因为放弃了袍泽而备受煎熬,他们又如何会安心的看着之前还在起吃饭训练的兄弟就这么倒在眼前呢?

  织田信长在听到丰臣秀吉的命令之后,也是眼前亮。按照丰臣秀吉的命令,那他们不仅能够将大汉军队阻于营寨之外,还能够将外面的五千士卒给救回来。而只要等到他们形成了战阵,还怕不能解决外面的大汉军先锋么?

  想到这里,织田信长也是马上喝令大军按照丰臣秀吉的命令行事。

  只是,营寨中的岛国大军还能思考,可是营寨外的那些岛士卒却是只能按照着他们的本能行事。

  本来,营寨门不开,那么营寨外的这些士卒还能够死战。毕竟,在他们的身后,已经没有退路,而他们的眼前,大汉军士卒却是如死神般步步逼近,逼的他们只能拼死战。

  可是他们身后的营寨大门开,营寨外的这些岛士卒有了生路,那里还肯死战呢?

  时之间,岛士卒便是从营寨大门涌进了营寨里面。进来之后,他们也顾不上什么要从两侧绕过那些武士,而是直接冲进了那些武士组成的防御阵型之中。

  那些武士也不曾料到外头的这些士卒竟然会冲击他们的阵型,等到事情发生之后,这些武士已经被那些冲进来的岛士卒给裹挟远离了营寨大门了。

  跟随着那些岛国士卒起,大汉军先锋也是冲进了岛营寨之中。见大汉军冲进了营寨,本来打算利用寨墙阻击大汉军的岛国火枪手弓箭手,顿时也是朝着大汉军发起了攻击。

  不过,这些本该是站在盾兵枪兵后的远程士卒,在发动了轮的攻击之后,也是惹得大汉军的士卒朝他们挥动手中的兵器。当然,便是这些岛国士卒不攻击吕布率领的先锋,他们也不可能会放过这些岛国士卒的。

  让这些火枪手与弓箭手去与刀兵枪兵近身搏杀,那结果只能是面倒的屠杀。

  在大军背后的织田信长,在看到他手下的那些火枪兵与弓箭手被屠杀之后,顿时气急,右手按照腰中的佩刀上,手上已是青筋暴起。

  这会儿,织田信长看着裹挟着武士的那些岛国士卒,眼中杀意盎然。若不是这些士卒贪生怕死,在冲进来之后将那些武士给裹挟到了大军之后,那大汉的士卒如何能够冲进这营寨中来?

  “贪生怕死的无能之徒,累我大军,你们也配称为‘兵’?!”看着那些将武士给冲散了的士卒,织田信长此时是无比的愤怒。要不是现在还在交战,织田信长能够直接将他们的脑袋给砍了。

  即便织田信长压抑住了心中杀人的,看着火枪手与弓箭手被屠杀,他还是忍不住对着那些士卒破口大骂。

  丰臣秀吉在见到织田信长如此之后,也是走到的织田信长的面前,行了个军礼,然后请命道:“大将军,属下恳请率领手下士卒去阻击汉军,大将军可趁机整顿士卒,然后反击。”

  见丰臣秀吉如此忠心耿耿,织田信长更是感动的无以复加。“好,丰臣君只要挡住汉军三刻钟的时间,我便能整顿好士卒,将这些汉军全部击杀!”未完待续。

  第五六七章:准备决战

  织田信长率领着他的那些部卒开始反攻之后,虽然时之间无法将所有的大汉军士卒给赶出营寨,却也是激起了旁边岛士卒的勇气。

  被织田信长这么搅局,顿时大汉这支先锋伤亡也是急剧上升。

  但是吕布没有办法,这支大军之所以敢冲过来,便是因为心中的那口气。此时,这些士卒可以战死,但是绝对不能撤退。不然的话,那这支先锋军的心气可就真的散了。

  可是不退,吕布却要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士卒个个的在他的眼前倒下。

  虽然心中气愤,吕布却是实在没有办法下达撤退的命令,只能是将满腔的愤怒,发泄到眼前的岛国大军身上。

  就在吕布以为这次带来的所有人都要殒命在此的时候,突然在岛国大军营寨之外,队骑兵冲了进来。

  在听到身后的马蹄声之后,这些先锋军士卒心神震,觉得退路已绝。但是再想,他们本来就没有活下去的打算,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但是,等到他们感觉到身后的那支骑兵已经到了身后的时候,回头却发现来的人竟然是大汉的骑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