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再次开口,加上吕布的心意如此,更是不会作出食言之事。

  只见吕布倒提着方天画戟。赶着赤兔马,慢慢的朝着织田信长走去。

  吕布速度不快,倒不是因为吕布害怕。更重要的,是吕布要趁着这点时间来讲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同时,也是趁着这个时间好好的观察下织田信长的武艺。

  先前次的交手,毕竟是很快就分出了胜负,同时吕布当时被压着打,也没有办法分心去观察织田信长。

  这次,织田信长因为心中愤怒。所以出手也是没有余地,直接将浑身的本是都使了出来。吕布这观察不打紧,只是看到的越多。脸色就越是难看。

  这吕布自负力大无穷,也就和许褚这么个天生神力的怪物比起来要差上那么分。可是,看织田信长出手,却是让吕布觉得此人力气不比许褚小,甚至还要胜出筹。

  再说速度,赤兔马的名声可不是他自己夸出来的。尽管这世的赤兔马名声并没有叶墨前世的响亮,因为多了叶真胯下的那匹要比赤兔还要强上点的龙驹。

  而织田信长胯下的战马,虽然说比不上龙驹,却也不必赤兔马差到哪里去。

  可以说。织田信长就是个强化般的吕布,这让吕布很是无奈。真的无奈。这就相当于让十岁的吕布去和二十岁的吕布打,然后结果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了。

  魏延在吕布朝着织田信长走去的同时。也是看出了织田信长的恐怖实力。“主公,吕将军虽然实力不斐,但是主公,让我与吕将军起去拖住那人。”

  魏延虽然说武艺并没有吕布那般厉害,但是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只不过,魏延没有见过吕布与织田信长交手的那幕,故而对于织田信长的实力也并不是很了解。但是,织田信长要强于吕布,这点魏延还是看出来了的。

  叶墨听了魏延的话之后,也是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广岛城中的那些就爱那个令还未到,若是只让吕布去拖住织田信长,这无疑是将吕布往火坑里推。

  魏延平日里对吕布也是仰慕得紧,但是吕布身居高位,自然不会轻易出手。便是到了岛国,两人也不常碰面。这会儿魏延将要与吕布并肩作战,心中也是颇为兴奋。

  吕布在观察的差不多之后,便是先是箭射向织田信长。待到织田信长看向吕布的时候,吕布便冲着织田信长喊道:“屠杀普通士卒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就来和我打!”

  织田信长也不是个傻子,不会因为吕布的这么句话就真的跑出去和吕布打。环视了下战场,织田信长发现如今战场上占据上风的是岛国大军,也就打马除了战场,朝着织田信长走去。

  至于吕布是故意将他引出去这点,织田信长也不是没有想过。只是,凭着吕布个人,又能拖多久呢?若是大汉所有的将领都来围杀他,织田信长更是巴不得这样。

  若是任由战场上的形势这么发展下去,赢得可是他们岛国。就算广岛城大军最后赶到了,那织田信长就算失败,也算是败的有点尊严了。

  在织田信长与吕布交手不过三个回合,魏延便是杀了进来。而这点,更是佐证了织田信长之前的想法,让织田信长更加的放开了手脚。

  吕布却是没有想到魏延会参与进来,但是这个时候,也不是讨论为什么会有魏延的时候。毕竟,魏延的加入,也是让吕布的压力减轻了很多。

  在加入两人的战圈之前,魏延还以为可以与吕布合力压制住织田信长。但是交手不过五合,魏延却是觉得无比的别扭。魏延与吕布二人,不知为何,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阻碍对方的攻势。

  没得办法,魏延也只能是暂时的退出了战圈,在旁施放暗器。这个时候,魏延也只能够庆幸,好在在武院的时候,学了手好暗器。要不然,此时就没他什么事了。

  魏延退出战圈,反倒是织田信长郁闷的开始。

  魏延释放暗器,见织田信产每次都能及时躲开之后,便每次都只将暗器射向织田信长胯下的战马。如此来,也是逼的织田信长不得不分心去盯着魏延的动作。

  而大军交战出,于禁却是趁着织田信长离开,赶紧将身边的士卒给重新组织了起来。这次,大军却是摆出了个箭矢阵。

  这个箭矢阵在大军中左冲右突,给岛国大军带来巨大杀伤的同时,也是将越来越多的大汉军士卒给组织了起来。

  丰臣秀吉看着岛士卒个个死去,虽然那有些不忍,却也没有其他的动作。这个时候,丰臣秀吉又如何不知道,这是岛国与大汉的最后战呢?

  织田信长虽然被吕布与魏延二人牵制着,但也是抽空看了眼战场上的情况。只是,看到的局面却是令织田信长呆愣住了,甚至差点被吕布用方天画戟给击中了胸口要害。不过最后织田信长虽然多开了,可是手臂山个还是多出了道伤口。

  织田信长之所以分心,不仅是看到了大汉军重新占据了上风,更是因为丰臣秀吉的原因。

  此时,丰臣秀吉就在岛国大军背后站着,看着大军被屠戮,却没有任何的举动。

  织田信长想不明白,丰臣秀吉为何会如此?便是这个时候,织田信长通过他的金手指,去看丰臣秀吉也没有任何敌人的显示。这也就是说,丰臣秀吉并没有叛变。可是丰臣秀吉的举动,却是让织田信长觉得阵心神晃动。

  织田信长的前世,便是因为别人的叛变,这才导致了身亡。所以,这世的织田信长,除了丰臣秀吉之外,谁都没有相信。而且,他拥有的金手指也告诉他,丰臣秀吉是自己人。

  此刻,偏偏就是这个自己人,坐视岛被杀戮却是没有任何的举动。

  织田信长这个时候不知道到底该相信他的金手指,还是他的眼睛。此时的织田信长心神极度的不平静,就和当初许定中毒之后,叶墨听系统的道士说没办法解毒样,开始怀疑人生了。

  可是此时织田信长与当初的叶墨却有不同,如今的织田信长,可是还在与吕布和魏延交战。

  在又过了刻多钟的时间之后,黄忠典韦叶青池却是率先赶到了战场之上。和叶墨打了个招呼之后,便是同时朝着织田信长围了过去。

  下子,便是成了五人围攻织田信长人了。尽管织田信长武艺高超,大妈此时他却心中想着其他,手臂上又有伤,如何逃的了?未完待续。

  第五七零章:战局终定

  织田信长在众人的围攻之下,虽逃不脱,却也不愿束手就擒。至于大军那边,织田信长已经不去管了。黄忠等人都到了,那广岛城的大军还会远吗?

  虽知必败,但是织田信长却愿意在失败之前,将身的武艺好好的展示出来,也不负重生回,以及得到的金手指。

  叶墨在看到了黄忠等人朝着织田信长围过去之后,却不再担心吕布那边的战场,转而专心致志的看着于禁指挥着大汉的士卒剿杀岛国士卒。

  看过去之后,叶墨也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不得不承认,织田信长召唤出来的那些士卒,以及那些岛国武士,端的是武艺非凡,生死无惧。尽管这个时候大局上大汉已经占据了上风了,但是那些岛国士卒给大汉军造成的杀伤也是不少。

  张辽先前要追击丰臣秀吉率领的败军,结果却被狠狠的收拾了顿。这个时候,张辽在看到丰臣秀吉只是带着部分士卒守在战场之后,却不做任何举动,心中也是万分的疑虑。

  可是疑虑归疑虑,张辽却不能不提防着丰臣秀吉以及他身后的那些士卒。

  如此来,因为张辽心中的担忧,使得所有的并州轻骑这个时候都在丰臣秀吉等人的左侧待着,却没有去帮助于禁剿杀战场上的那些岛士卒。

  叶墨见张辽如此,还以为张辽有什么其他的打算,也就不去管他。反正,就算没有张辽率领的并州铁骑的参与,于禁也是能够将战场中的岛士卒击败。只不过,多付出些代价罢了。

  只要能够获胜,叶墨还会担心要付出什么代价吗?

  倒不是说叶墨心狠。而是叶墨清楚,若是今天不将眼前的这些岛士卒尽数灭杀,那后患更是无穷。要知道。眼前的这些岛士卒,可不是全部的数量。还有相当的部分在突围的时候朝着别的方向去了。

  现在这这里将织田信长以及织田信长的亲信部队给剿灭了,那逃走的那些岛士卒也只能够各自为战,留在后面慢慢清剿也就是了。

  若是那些士卒被人给组织了起来,那将来给大汉军士卒造成的威胁和损失,可就大多了。

  丰臣秀吉倒是明白张辽为何会在侧等待,但是没有办法,他总不能够跑到张辽面前去告诉他:“你放心的打吧,我就在旁边看看。不动手。”

  恐怕还不等丰臣秀吉说话呢,那边并州狼骑便会首先射出波箭雨。索性,丰臣秀吉也是能看出来大汉军已经占据了上风了,也就懒得继续去看那张辽,而是将目光转向了织田信长这边。

  织田信长在将心思全部用在和吕布等人的交手上之后,吕布等众人也是觉得压力大增。

  至于魏延,这个时候已经自觉的拿出了兵器,只是围着战场不同的转着圈圈。在织田信长投入了百分之百的心神之后,魏延的那手暗器已经是彻底的没有用了。

  再者说,有了黄忠与典韦二人。魏延那手暗器功夫与之比,黯然失色啊。

  且说黄忠,手箭术使得是精妙无双。更是与吕布配合默契。每当吕布的防守有空隙的时候,黄忠射出的箭矢总能够攻敌所必救,让织田信长无暇去攻击吕布。

  至于典韦,投出的短戟虽然不如黄忠那般有威胁,配合起来却是与黄忠相得益彰。两人左右,护着吕布叶青池在中间与织田信长缠斗。

  吕布四人当中,虽然说叶青池武艺最强,但是叶青池使得毕竟是短兵器。还未交锋,叶青池便是要输上筹。尽管说寸短。寸险,但是织田信长会给叶青池近身的机会么?

  就算是叶青池瞅准了机会靠近织田信长。但每次都在还没有攻上几招的情况下,便会被织田信长拉开距离。

  而就是那么几次机会。却是让叶青池在织田信长的身上添上了几道伤口。要知道,叶青池在开始的时候,可是在王越的教导下训练的。王越是什么人,那可是训练出了史阿等无数刺客的人物。

  因此,叶青池也是被王越教导,只要抓住机会,就定要在敌人身上留下点东西,或者取下点东西。所以,这个时候,织田信长的身上,也是添了好几条的伤口。

  只不过,作为代价,这个时候吕布双手的虎口已经裂开了,左臂上也是多了个血洞。不过,好在伤口也不是特别影响吕布的动作,所以吕布倒也是还能够撑会。

  双方激战,虽说织田信长武艺超群,但是猛虎还架不住群狼,尤其是吕布等人起码还是比较厉害的老虎类的猛兽,可比狼群要厉害多了。

  随着众人的继续交锋,广岛城的大军也终于是赶到了,将战场之中的岛国大军给团团的围住,便要举将之歼灭。

  丰臣秀吉也是在广岛城的大军到了之后,扔掉了自己手中过的兵器,坐在战马身上缓缓的朝着叶墨走去。

  张辽见丰臣秀吉扔掉兵器,也是闹不明白丰臣秀吉到底要干什么。但是见到丰臣秀吉朝着叶墨走去,张辽也是阵慌张。

  自始至终,丰臣秀吉都没有与大汉这边的任何位将领有过交手的记录,看丰臣秀吉战场杀敌的时候,表现出来的武艺也是中规中矩的样子。但是,张辽敢相信丰臣秀吉就这点本事吗?

  作为织田信长最为信任的将领,若是只有这么点本事的话,张辽第个不信。

  所以,在丰臣秀吉走到叶墨眼前之前,张辽便是首先回到了叶墨的身边。

  这下,叶墨终于是明白张辽为什么直带着并州狼骑看着战场上的厮杀,却不加入战场之中了。想明白了这个问题,叶墨却是脸的哭笑不得,不过,这事还真不能怨别人。

  “少爷,丰臣秀吉今天终于完成了少爷交代任务,回来了。”丰臣秀吉开口,原本还挡在叶墨身前的张辽顿时呆了。原来,战争还能够这么玩。

  就在丰臣秀吉回到叶墨身边,朝着叶墨行礼的时候,却是被织田信长给看到了。织田信长并不知道丰臣秀吉是叶墨派过来的人,但是最为信任的手下却投降了,这让织田信长心如刀割。

  而就在织田信长分神的这刻,黄忠却是抓住了机会,三支箭矢搭上了手中的硬弓,继而如毒蛇般朝着织田信长飞去,封锁住了织田信长闪避的方向。

  感知到危险的降临,织田信长也是快速的作出了躲避的动作。但是终究是已经晚了,被其中的枝箭矢给射中了胸口位置。

  叶青池见状,顿觉机不可失,便是握紧了手中的配剑,朝着织田信长便是冲了过去。

  织田信长见叶青池冲来,本有机会与叶青池拉开距离。但是想着丰臣秀吉的背叛,与他的失败,顿时眼中厉色闪,也不躲避,就这么让叶青池杀过来。

  在叶青池手中的佩剑刺进了织田信长胸口的时候,织田信长使尽浑身的力气,手中的长枪从背后划过道弧形,便是要当头将叶青池的脑袋开瓢。

  好在叶青池也是反应迅速,在被织田信长手中的枪尾划伤了手臂之后,便是松开了剑柄,朝后跃。

  在叶青池跃开的同时,织田信长手中长枪的枪身也是狠狠的击在了叶青池的战马上。

  那战马只是发出了声惨叫,便是四肢突然跪下。可见,尽管织田信长身受致命伤,但是在没死之前依旧不可小觑。

  在将那战马给打的跪下之后,织田信长手中长枪便是朝前松,依旧是要取叶青池的性命,让叶青池在黄泉路上给他做个垫背的。

  还在空中的叶青池看着那长枪离他越来越近,却是没有丝毫的办法。但是想着已经给织田信长造成了致命击了,叶青池这个时候倒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值。只是不能衣锦还乡,重振叶家的荣光,倒是让叶青池颇为遗憾。

  可就在叶青池以为自己必死的时候,却是突然有股力气从侧面袭来,将叶青池给推向了边。

  “啊!”

  就在叶青池倍感诧异的时候,声惨叫也是传到了叶青池的耳中。

  原来,吕布在见到叶青池突袭织田信长的时候,便是起跟了上去。但是终究,还是叶青池快了步。不过,在叶青池将要被织田信长给击杀的时候,吕布也是赶到了,来不及多想,便是左手推,救了叶青池名。

  可是,救叶青池的代价,却是吕布的左右彻底的报废了。

  织田信长的长枪正好将吕布左臂上的肱骨给打断了,同时,枪头上的枪刃也是将吕布左臂上的肌肉给撕裂了。此时,吕布的左臂完全就是靠着上下两块皮连着,没有让它掉在地上。

  吕布手臂中枪的同时,也是感受到织田信长的那股气势,竟然在此时武艺有了突破。强忍住疼痛,吕布的右臂也是将方天画戟刺进了织田信长的心口。

  见吕布手臂断了,叶青池顿时从地上爬起来,就要去查看吕布的伤情。

  此时,只见吕布因为左臂断了,钻心的疼痛是吕布的身上冒出了豆大的汗滴,同时也是止不住的颤抖。但是在吕布的眼神中,却因为武艺的突破以及杀死了织田信长,而冒出了丝丝精光。

  “岛国,战事已了。”在叶青池走到吕布的身边的时候,却是听见双唇泛白的吕布,轻声的说出了这句话。未完待续。

  第五七章:重返大汉

  见到吕布受伤,叶墨同样是无比的担心。尤其是对于吕布这样的名武将来说,手臂受伤可是意味着实力下降。

  顾不得和刚刚回来的丰臣秀吉说些什么,叶墨便是赶紧朝着吕布所在的地方跑去。尤其是这个时候织田信长看上去已经被吕布给斩杀了,那叶墨更是需要去表示个关心。

  倒不是说叶墨是在装样子,而是织田信长要是没死的话,叶墨过去完全就是当卧底的。

  见叶墨突然离开,张辽也是朝着吕布所在看了过去。这看不要紧,只见吕布的左臂完全就是耷拉了下来,简直就是刷新了张辽的世界观。吕布之前不是没有败过,但什么时候会将自己的手臂给搭上?

  见到吕布受伤,张辽也是跟在叶墨的身后,朝着吕布快速的跑去。

  倒是吕布,这个时候却并不觉得有什么好悲伤的。条手臂而已,换得武艺突破到个全新的境界,同时还能够亲手斩杀强敌,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吕将军,你的左臂!”开始叶墨还以为吕布的左臂只不过是骨折了,但是走进了看,这才发现了吕布的伤势远比他想到的要重的多。

  吕布在听到了叶墨的声音之后,脸苍白了看了眼叶墨,微笑道:“归先生不用担心,我没事。还有,织田信长也已经死了,我们赢了。”

  “对,我们赢了。”听了吕布的话,叶墨顿时也点了点头,没了之前的那种火急火燎的情绪了。

  而马上,张辽赶到了之后,看到吕布的左臂。顿时整个人都傻了。“主公,你的手臂!”

  “没事,小伤罢了。”

  虽然吕布口中直声称左臂丢了是小伤。其中却未必没有安慰人的因素。就算吕布再不在意左臂断了,那流血也是可能会死人的啊。

  叶墨让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