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无奇不有。既然不是从其他的时空穿越过来的人物,那叶墨也就不在担心了。

  至于说马超他们为什么会得不到这个消息,想来是那精绝国中也只有少部分的人才知道其中的内情。而且,马超他们也没有办法派人潜入精绝国中去打探消息不是,西域人与汉人和羌人的长相还是有差别的。

  而这个问题,对于系统来说,是问题吗?所以说,叶福能够知道这个事情,叶墨也不会觉得奇怪。

  在叶墨了解完了匈奴的事情以及西北发生的事情之后,恰好这时刘协也是叫到了叶墨。

  “归先生,今天你与吕将军才是主角,为何要坐在角落里啊?来来来,我们君臣三人,今日同坐桌。”未完待续。

  第五七四章:美景

  酒宴直进行到了深夜才散,虽说是此战损失极大,但也是场大胜。所以,这次酒宴倒也是君臣尽欢。

  回到叶府之后,家中的些下人也是已经沉沉睡去。只是当叶墨走到他的房间门口的时候,却是发现房中还是灯火通明。

  看到这情况,叶墨顿时停下了脚步。现在还这呆在他房间里的人,想来也只有蔡琬了。叶墨没有想到,都已经是这个时辰了,蔡琬竟然还没有睡,而是坐在房间里等他。

  调整了下心情之后,叶墨这才推门而入。

  而听到门开的声音,蔡琬也是第时间抬起了脑袋,望向了门口的方向。“夫君,你回来了。”

  “已经这么晚了,你怎么不早点休息呢?”看着蔡琬略显憔悴的脸色,叶墨心中也是阵心疼。

  蔡琬这会儿却只是笑着迎向了叶墨,然后顺手将缝制的件小衣服提在了手上。“夫君,我不困。夫君你看,这是我为我们的孩子准备的衣服,你看好不好看?”

  “嗯,好看。”看着蔡琬手中的小孩的衣服,叶墨顿时愣神了。他直为大汉的崛起而努力着,可是对于家人,叶墨却总是不自觉的就忽视了。

  在先前,是因为家人只有系统召唤出来的那些,再加上王越等人,也不用叶墨去费什么心。可是,在叶墨结婚之后,也是直没有好好的照顾蔡琬。

  倒不是说心为了大汉就是错的,可是直忽视了家人的感受,这点叶墨绝对是做错了。

  “琬儿,我们明日去江南散心好不好?”看着脸幸福模样的蔡琬,叶墨突然鬼使神差的说出了这么句话。

  听到要这话之后,蔡琬顿时又喜又惊。喜的是叶墨会有带她出去散心的想法。这说明叶墨将她放在了心里。可是惊的,却是叶墨说出这话的时机。

  蔡琬知道叶墨对于这个大汉付出了多少,可以说。让叶墨与刘协换个位置,叶墨绝对能够做的更好。对于大汉朝。叶墨是投入了太多太多的精力了。

  况且,这个时候北方匈奴的祸害还没有解除,叶墨又怎么能在这个时候为了个女子而去江南游玩呢?

  “夫君,在父亲生前,我常听他说起过,若是名臣子功高盖主,必定会遭君主猜忌。若是夫君这个时候离开洛阳,那岂不是就会让夫君陷入危险之中?”蔡琬也是个聪明的女子。立马就想到了叶墨离开洛阳,会不会因此而遭到刘协的针对。

  先前叶墨的确也离开过洛阳几次,但是之前,大汉还是处于诸侯并立的局面,刘协有求于叶墨。而去岛国的这次,则是因为叶墨身边有太多的士卒,刘协也会顾及叶墨会不会被直接逼反。

  可是这个时候,叶墨大胜而归的消息蔡琬也是听过了。没有了内忧,外患也仅有匈奴人,便是没有叶墨。大汉依旧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蔡琬也是担心叶墨只要离开洛阳,刘协便会开始对着叶家发难。

  虽说叶家还有叶缺与叶福二人在朝堂之中。可是主心骨却是叶墨,这点是谁都能看的出来的。

  叶墨见蔡琬如此担心自己,心中也是倍感温暖。伸出手将蔡琬的双手握在了手中,然后叶墨才说道:“莫说刘协不会对我怎么样,就是他想要对我怎么样,他敢有什么行动吗?”

  “若不是因为当皇帝需要处理诸多的杂事,还要兼顾各种平衡的话,这天下早已经不是刘氏的江山。”如今身在叶府,而且眼前只有蔡琬。叶墨说起话来,倒是没有什么顾忌。

  不过。叶墨这番霸气的话也是有道理的。

  这天下,虽然还是刘氏的江山。可是叶墨的声望却早已经超出了刘协了。再者说,叶墨手中掌控的明面上的兵权,也已经超过了刘氏皇族掌控的兵权了。若是叶墨想要夺权,怕是天下都不会有大的震动。

  见到自己的夫君如此的霸气,蔡琬的心跳也是不由的漏了拍。这刻,在蔡琬的眼中,天下间仅有叶墨人屹立在这寰宇之内。

  说完了那番话之后,叶墨见到蔡琬副呆愣的神情,还以为蔡琬被那番言论给吓到了呢。“好了,放心吧,我才不会去当那劳什子的皇帝呢。要不然,我我哪有时间陪琬儿去江南散心呢?”

  听到叶墨这话,蔡琬顿时心中有如小鹿乱撞,脸上也是生出了两片绯红。

  见蔡琬如此动人,叶墨霎那间也是看的呆了。右手想要去抚摸蔡琬的脸颊,却又不敢用力,唯恐会让蔡琬的皮肤受到伤害。

  蔡琬低着头许久,也不见叶墨有什么动作。抬头看,却是让蔡琬给看笑了。原来,在别人面前威风凛凛的叶太尉,还有如此呆傻的面。

  “扑哧。”

  因为蔡琬的笑声,叶墨也是瞬间回过了神来。再看蔡琬这巧笑嫣然的模样,叶墨也是觉得颇为惊艳。

  之前叶墨虽然娶了蔡琬为妻,可是当时蔡琬毕竟还没有成年,两人平日里也是相处也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这个时候,蔡琬发育也是成熟了,两人也不用再去顾及蔡邕丧期之事。

  可以说,这是叶墨第次如此细致的打探蔡琬的面孔。

  “夫君,你看什么呢?”被叶墨这么打量,蔡琬却是有点承受不了这炽热的目光了。

  “琬儿,让我来为你宽衣。”

  “嗯。”蔡琬听见叶墨说的话之后,顿时脑袋低了下去,声若蚊蝇般细小。

  叶墨见蔡琬应允,顿时吹熄了房中的烛火,将蔡琬横抱至床上,放下了床上的帷幔。

  透过帷幔,只见床上是“轻解罗裳慢解衣,薄汗沾湿玉藕臂。良辰美景好风情,贪欢晌胜千金”。

  待到第二日叶墨醒来,看着躺在身边的蔡琬还在熟睡,眼中也是闪过丝疼惜的神色。

  不过,这个时候叶墨却是需要起来。他与蔡琬说过,今日要带她去江南,那这个时候叶墨就须去朝堂,辞去现在的官职。

  只是,叶墨刚刚起来穿衣服,却是惊醒了还在睡梦中的蔡琬。蔡琬见叶墨起来,也是想要起床为叶墨整理。可是蔡琬昨夜才破瓜,这个时候撑起身子,还隐隐觉得有些疼痛感。

  “琬儿,你先接着睡会。我现在如朝辞官,等到下午了,我就可以带你去江南了。”见蔡琬想要起来,叶墨也是轻轻的按住了蔡琬的肩膀,轻声的对着蔡琬说道。

  等蔡琬点头了,叶墨才扶着蔡琬躺下,掖好被子之后,又轻轻的出了房间,脸笑容地朝着皇宫走去。未完待续。

  第五七五章:遇步练师

  叶墨在朝堂中提出要辞官,顿时满朝皆惊。此时的叶墨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为何会选择退出朝堂,难不成是想要做陶朱公不成?

  “叶爱卿,如今我大汉方刚统,正是用人之际。再者说,北方匈奴之患尚未解决,为何爱卿今日会提出辞官?”沉默了会儿,刘协还是决定先问清楚叶墨辞官的理由,再做决定是否挽留。

  “如今朝堂之中也算是人才济济,多我个也不多,少个也不少。至于匈奴人,陛下请放心,他们的举动,尽在我们的掌控之中。”

  听了叶墨的话之后,刘协也就不担心什么了。既然叶墨这么说,那就说明等到真的有什么事情他们解决不聊了,叶默还是会重新出山的。

  “既然如此,那朕也就不多加挽留了。待到散朝之后,我们去御花园喝杯。”既然不用担心什么,刘协这会儿脸上也是恢复了笑容,并且还邀请叶墨再去起喝酒。

  只是,想着家中的蔡琬,叶墨哪里还有心思和刘协这么个爷们起吃饭。“多谢陛下的好意,只是,拙内还在家中等候。”

  “哦”

  听叶墨这么说,顿时朝堂上众人都是露出了种“懂你”的眼神和表情。

  “既然如此,那朕就不留你了。”虽然说叶墨拒绝了刘协的邀请,但是刘协却也不恼,反倒是让叶墨不用等到退朝,这个时候就可以离开。虽说刘协年岁要比叶墨小,但是刘协十五岁就纳了第批妃子,却不是叶墨能够比的。

  叶墨听刘协这么说,也不矫情,告了声便是退出了未央殿。

  等到叶墨回到叶府的时候。蔡琬这个时候才刚刚起来。叶家并没有什么长辈需要蔡琬每日去请安,至于蔡夫人,怜惜她的女儿还来不及呢。更不会要她的女儿每天早上去请安奉茶。

  尤其是蔡琰住进了叶家之后,蔡夫人更是与蔡琰单独住进了个小院。平日里也就个念经,个修书,除了丫鬟之外,根本就不让其他人接近。

  蔡琬见到叶墨这么早就回来,也便明白叶墨辞官定是成功了。若不然的话,叶墨就该与叶福和叶缺起回来了。“夫君,陛下没有为此为难于你吧?”

  “放心吧,他并没有为难我。你先吃点东西。我看看需要准备哪些行礼。”在经历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后,两人有了夫妻之实,叶墨对蔡琬也就更加的疼爱了。

  以前叶墨虽然也关心蔡琬,但却不会太细节。这个时候,叶墨真是恨不能每件事情都替蔡琬安排好。两人虽是好几年的夫妻,却是宛如在热恋之中般。

  等到正午时分,叶福他们回来之后,家人用过了午饭,叶墨与蔡琬便是带着几名家丁,坐着马车朝着宜春城的方向而去。

  在叶墨离开之后。叶福却又担心叶墨他们的安全问题。虽说大汉已经统了,但是说不准哪个地方就会冒出几名山贼土匪,叶墨的安全问题。谁又敢大意呢?

  想了下,叶福也就让典韦与叶青池带了些士卒在暗中跟着叶墨,保护叶墨的安全。典韦乃是叶墨的亲卫将领,叶青池在朝中又没有官职,去保护叶墨也不会耽误什么功夫。

  叶墨与蔡琬却是没有考虑这么多,毕竟叶墨自己的武艺也还说得过去。而那些家丁也都是系统召唤出来的士卒,遇上了山贼,只要不是人数太多,自保还是没有问题的。

  至于说会遇上大批的山贼土匪。叶墨则是没有想这么多。大汉都已经平定了,若还能遇上大批的山贼土匪。除了说叶墨倒霉之外,就是当地的官员不作为了。

  这路之上。叶墨行也没有太过于招摇,所以也不至于招惹到有心人的特殊照顾。路上游山玩水,轻松自在,叶墨与蔡琬的感情也是直保持着高温状态,两人都是恨不得能融化在了起。

  就这么走走停停,行人竟然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这才到了宜春城。

  此时的宜春城,与先前叶墨见过的宜春城已经是大不样了。先前因为交通闭塞,宜春城中商业落后,也并没有太多的行人。

  但是现在却不样了,因为洛家商会的入驻,以及阿兹特克文明建在这里,使得宜春城的商业顿时发展了起来,同时还足够的安全,也是吸引的大批的文人学子来这里定居。

  叶墨进了城之后,看着城中来来往往的行人,再听到街边传来的叫卖声和路边学子经过时与友人的探讨声,时间也是感慨莫名。

  而就在这时,叶墨却是在打量四周变化的时候,不小心在后退的时候撞到了个人。

  “啊!”就在叶墨撞到身后那人的同时,也是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女子的娇嗔。

  待叶墨回过头去,顿时发现名女子倒在了地上。“抱歉,十分抱歉,你没事吧?”

  那名女子本来是上街采购点东西,见到街边买的小玩意,顿时心喜,没有防备会被人撞到,这才会摔倒在地。但是,这女子并不是无理取闹之人,听到那撞她的人略显着急的道歉声之后,也就明白了叶墨也是无心的。

  “我没事。”那女子听见叶墨的道歉声之后,仅仅是在低头的时候皱了皱眉头,然后又在叶墨的帮助下站了起来。当然,叶墨将那女子从地上拉起来的时候,还隔着层衣服,并没有去触碰那女子的小手。

  “原来是你!”

  待那女子站起来之后,两人对视了眼,顿时发现,原来两人之间还见过。

  这名女子不是别人,乃是叶墨当初被文钦给抓到鄱阳湖上个岛上之后,见到的步练师。

  当初见到步练师的时候,叶墨因为此人与他前世的初恋女友长相极为相似,度想要在这世迎娶步练师。

  只可惜,在叶墨离开了那个岛之后,也就没有了步练师的消息了。却没有想到,如今叶墨已经娶了蔡琬为妻,却是在宜春城见到了步练师。

  “当初别,没想到会在这里相见。不知道子山兄是否与姑娘起在这宜春城中生活呢?”叶墨并不好问步练师是否结婚,但是想到大汉的女子结婚都挺早的,也就只好询问关于步骘的情况。

  “兄长之前得到了琉球王的推荐,在这城中任职。若是有时间的话,大人可以去找兄长起饮酒。”步练师在之后也是明白了叶墨的身份,对于叶墨还记得他们兄妹二人,也是心中颇为感动。

  至于琉球王,则是孙策如今的册封。孙策虽然可以将九越之地打下来,但是依旧毗邻大汉领土。为了能逍遥自在的称王称帝,孙策也是花费些精力,夺取了琉球岛。故而,朝廷也是册封孙策为琉球王,将琉球作为了孙策的封地。

  “若有时间,那时自然。”

  “夫君,发生了什么事情嘛?”就在这个时候,马车上的蔡琬见叶墨下车的世家太长了,也是撩开了车窗上的帘子,对着叶墨轻声的问了句。

  步练师在听见了蔡琬对叶墨的称呼之后,脸色顿时变了变,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先前的神色。只是,步练师的脸色却是被蔡琬看的真切。

  听见蔡琬的询问之后,叶墨也是会过头去,轻声安慰了几声,只说是遇见了许久不见的朋友,所以闲聊了两句。

  而在蔡琬放下了车帘之后,叶墨也是冲着步练师行了礼,然后说道:“在下与拙内刚到宜春城,暂时先去安顿了。若有时间,我定去寻子山兄小酌两杯。”

  步练师听叶墨这么说,也是笑着点了点头。却见叶墨满脸微笑的坐上了马车,脸上却又浮现出了丝莫名的情绪。未完待续。

  第五七六章:还我儿子

  步练师看着叶墨离开,心里却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在第见到叶墨的时候,步练师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但是那几天叶墨却是每天都会在远处默默地看着步练师,这却是步练师知道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如此,步练师从那个时候开始关注叶墨的消息。尤其是到了宜春城之后,更是听说了叶墨的事情,使得步练师对于叶墨也是产生了丝的好奇。

  若仅仅是如此的话,那倒没有什么。毕竟,生活不是小说,只有爱上个人才会对他产生好奇。

  步练师之所以会对叶墨有感觉,乃是因为孙家的缘故。步骘兄妹在离开了鄱阳湖上的那个岛之后,便是去了建邺城。孙策在举荐步骘到宜春城述职的同时,还看上了步练师。

  不过,步练师却是对孙策没有什么好感。尤其是当时孙策还在服丧期间,便是提出了要与步练师定亲的请求。步骘这世也没有定要投奔孙策的意思,所以在询问了步练师的意见之后,便是将这提议给拒绝了。

  等到步骘兄妹到了宜春城之后,步练师却是在次外出的时候,意外的遇见了个人——孙坚。

  在所有人看来,孙坚此刻应该死了才对,但是步练师却偏偏就遇上了个活的。若不是因为步练师在建邺城孙府见过孙坚的画像,也不会认为那人是孙坚。

  总之,在遇见了孙坚之后,孙坚也是与步练师聊了番。期间,听步练师说与叶墨认识,当即对叶墨是赞扬有加。尽管那个时候叶墨已经娶了蔡琬为妻了,但是孙坚却依旧戏称可以做步练师与叶墨的媒人。让步练师做叶墨的平妻。

  步练师与孙坚阴差阳错的成为了忘年之交,而孙坚也是每次都用做媒人这个梗来戏弄步练师。久而久之,步练师也就对叶墨有了丝的好感。甚至也有做叶墨平妻的想法。

  可是,这个时候见到叶墨与蔡琬夫妻恩爱。步练师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敢有那个想法了。

  “也是,切不过都是我自己的想法罢了。”看着叶墨他们离开之后,步练师在原地伫立了会儿,也就转身准备回去了。不过,步练师脸上的失落,却是显而易见。

  就在步练师要离开的时候,却是突然发现地上有块破碎了的玉片。想来这应该是从叶墨身上掉落的,步练师也就将它捡了回去。

  叶墨在告别了步练师之后。也就朝着阿兹特克文明的城镇中心而去。城镇中心中,仅有洛天人是常住在此,所以里面多余的房子倒是还有很多。反倒是宜春城叶家,却是真的没有叶墨的房间。

  到了城镇中心的门口,叶墨这才蔡琬从马车上接下来。“来,琬儿,小心点。这就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