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说了遍。“若是琬儿喜欢,那这玉环便送与琬儿了。”

  蔡琬听了这玉环的来历,哪里还会要呢?“才不要呢。不过,夫君,我看那女子对夫君似乎有意思的样子啊。”

  “琬儿莫要乱说,若是让旁的人听去了,岂不是要坏了步练师姑娘的名声。”叶墨见蔡琬这么说,也是连忙制止。既然他已经娶了蔡琬了,又怎么可能去娶步练师。

  虽说男人都是个样子,但是叶墨还算是自制力比较不错的了。要不然的话,叶墨早就利用系统的能力,召唤出无数的美女来,哪里还轮得到蔡琬嫁给叶墨呢。

  “夫君,我是说真的。这事夫君不用管了,我定为夫君办好,夫君只需等着当新郎就好了。”

  叶墨见蔡琬这本正经的样子,也是哭笑不得。别人都是担心自己的丈夫多找女人,蔡琬倒好,居然还要主动介绍。这算什么,另类的包办婚姻么?未完待续。

  第五七九章:步骘心思

  在回去的路上,叶墨是好说歹说,终于是打消了蔡琬要为他做媒的心思。

  虽说叶墨如今在大汉的身份不般,势力也是非同小可。但是,叶墨并没有像他前世看过的那些小说的那主角样,某方面能力得到非人般的加强,个人满足不了他的需求。

  叶墨和蔡琬在那个方面还是很和谐的,所以也就用不着去找第二个人。

  至于所谓的家花不如野花香,那纯粹是帮没有自制能力的渣男为他们的行为找的借口罢了。甚至叶墨有种猜想,他之所以能得到这个系统,是不是因为他能自制的缘故。

  假如穿越的是个没有自制力的人,然后他得到了系统这个金手指。那他想必只会利用这个系统为他奢靡的生活服务,哪里会去管天下苍生的死活呢?

  不过想到这里,叶墨就打住了不知道飞哪里去了的思绪了。如今叶墨从朝中辞官,与蔡琬起隐居到了宜春城中,不正是仗着什么事情都有系统给解决么。

  等两人回到宜春城的时候,在城门口正好遇见了刚刚回来的步骘。

  “子山兄,好巧,竟然在这里遇上了。本来我还打算过几天去找子山兄喝酒,既然现在遇到了,不如就现在就起去寒舍喝两杯?”叶墨见到步骘之后,顿时也是打了个招呼。其实要说起来,叶墨与步骘的关系也还不错,尽管认识的时间不长。

  而步骘在见到叶墨之后,先是觉得阵奇怪,然后马上就回过了神来。“归兄你原来在这啊,我刚打算去找你呢。你的亲兵直接让他们驻扎进城内就行,无需再城外扎营。”

  原来。步骘这次出去的原因,是因为有士卒发现了典韦带来的那批人。开始,那人还以为典韦他们是贼寇。于是马上通知了步骘。步骘今天是去了解了下情况,在城门口也是没有想到会碰到叶墨。

  只是。叶墨听了步骘的话之后,先是阵诧异,然后才想到,应该是叶福不放心他的安全,偷偷派来的士卒。“多谢子山兄,现在已经这么晚了,就让他们在外头再待天吧。”

  叶墨虽然是那么想,但是他却不能够保证是不是有人借用了他的亲兵的名声。若真是如此。倒是宜春城被劫掠的话,那罪过可就大了。

  步骘则是在听了叶墨的话之后,也觉得颇有道理。这么晚了,又有那么多人,下子涌进城来,也是没有住的地方。不如多等天,到时候也就能够准备好地方了。

  “如此也好,果然还是归兄考虑的周到些。既然如此,那我先回去准备番,之后再去府上喝酒。”步骘听叶墨这么说。也就不再说什么了。至于去叶墨府上喝酒,步骘也是没有什么意见。

  得到了步骘的承诺之后,叶墨也就带着蔡琬起回去。为接下来步骘做客做些准备了。

  回家之后,叶墨也是亲自下厨,做了几样下酒的小菜。见叶墨下厨,洛天也是跟长了狗鼻子似的,竟然没有和府中其他人吃在起,非要到叶墨这桌上来蹭餐。

  等叶墨准备的差不多了的时候,步骘也是已经到了。不过,步骘却不是个人来的,而是将他的妹妹步练师起带了过来。

  见到步练师的时候。叶墨也是很诧异,但是很快叶墨便回过了神来。而且。在叶墨看来,步练师来了反而更好。

  当然。不是因为叶墨对步练师有什么非分之想,而是因为有步练师的话,蔡琬在饭桌上也就有个说话的人了。

  “归兄,我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拿出手,但是这坛酒,却是我珍藏了好几年的。若不是你呀,我还真不舍得拿出来。”步骘看着叶墨,也是满脸微笑着将手中的酒坛给提到了叶墨的额眼前。

  叶墨接过酒坛之后,只是闻了闻,便不由的赞道:“好酒,果然是好酒。便是我这个不好这口的人,今天也是要多喝两杯。”

  “多喝两杯怎么行,得多喝两碗才可以。”

  “哈哈哈哈好,那就多喝两碗,不醉不归。”

  “不醉不归。”

  两人此刻看起来,就如同是多年未见的老友般。谁能想到,他们仅仅是在数年前的鄱阳湖的个小岛上,共同待了段时间。可是就是那段时间,让两人都彼此欣赏。

  叶墨是因为知道步骘的能力,所以对步骘直是很欣赏,甚至想要招揽的。至于步骘,则是在之后慢慢的了解了越来越多的关于叶墨的事情,所以对叶墨也就越来越尊崇。

  “步大人来了,赶紧,里边请,里边请。”就在叶墨和步骘聊的正开心的时候,洛天却是从里面走了出来。有蔡琬在大厅看着,洛天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偷吃。再加上这次是步骘上门,他不出去招待下,也有点说不过去。

  洛天在宜春城也算是赫赫有名,如此大的个宅子,就是什么都不干,也不可能会有人将它的主人给忽视掉。

  “原来是洛家主,久仰久仰。”步骘见到洛天之后,也是连连施礼,丝毫没有乱了礼数。就连步骘身后的步练师,也是朝着洛天施了个万福。

  不过洛天可是当不起“家主”这个称号,连连摆手,道:“家主我可是担不起,我不过就是个管家罢了。”说着,洛天还朝着叶墨瞟了两眼。

  步骘见到了洛天的眼色之后,也是明白这房子该是叶墨的。当即,步骘对于叶墨的尊崇,又加深了分。

  步骘可不会觉得,这么大的家业是叶墨贪腐得来的。要知道叶墨那么大的个官说辞就辞了,而且也没有听过别人说叶墨有什么不是的。

  尽管,实际上的情况是叶墨他们自己得到的资源是自己的,国库的资源他们依旧是可以动用的。这可是比贪来的还容易,叶墨又怎么会给别人留把柄呢?

  几人客气了套之后,也便朝着大厅走去。此时蔡琬就在大厅门口等着,看到了叶墨他们之后,也是马上迎了上来,礼数也还算是周到。只是在行了礼之后,蔡琬便是走到了步练师的身边,与步练师轻声的聊了起来。

  总共五人,围坐在张桌子上,三个大男人喝着酒。两个女的就在旁吃着菜的同时,也是从发型聊到了桌子上的菜有多好吃,又从菜好吃料到了鞋子,反正话题就是没有断过。

  这次,叶墨也没有与步骘聊什么太过于深刻的话题,只是到了后面步骘喝醉了的时候,却是提了句:“我呀,什么都不担心,就是担心我的这个妹妹。到现在了都没有嫁出去,我愁啊!”

  步骘这话说完,顿时便倒在了桌子上。而步练师听到了步骘这么说之后,顿时羞了个大红脸,同时还悄悄的看了眼叶墨。

  步骘会冒出这么句话来,显然不是醉话那么简单了。只是让步骘直接来这么和叶墨说,步骘也是说不出口。可是步练师的心思,步骘又怎么会不明白了?步练师介女辈,更是脸皮薄,所以也就只有步骘将这话说出来了。

  而且,在步骘看来,让步练师嫁给叶墨,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叶墨又能说什么呢?只能是装作没有听清,然后也是下子倒在了桌子上。未完待续。

  第五八零章:变法之议

  在叶墨与步骘喝了酒之后,叶墨也是有了去别的地方游玩的打算。若不然的话,他可能还真的要将步练师给娶进家门。

  要娶步练师叶墨倒不怕,叶墨怕的是会让蔡琬受到委屈。毕竟,当个家里有两个女主人的时候,他们带来的那些丫鬟总是会有个攀比的,总是希望自己的女主人能够过得好些。

  而且,到时候叶墨陪着蔡琬的时间肯定会减少。

  而在叶墨看来,若是不能让自己的女人幸福,那干脆不要结婚了,出家吧。至于步练师,叶墨就只能说声“对不起”了。

  叶墨他们离开宜春城的时间是在那天喝酒之后的第二天,叶墨没有和孙坚或是步骘打招呼,大早的时候,便是带着蔡琬和典韦以及五十名士卒出了城。至于叶青池,自然是回了叶家了。

  “夫君,我们不打招呼就离开,真的好么?而且,我真的挺喜欢这里的。”蔡琬大早就被叶墨叫了起来,虽然不会有什么抱怨,但是见叶墨要离开,心中还是有些不舍的。

  毕竟,宜春城的那个院子蔡琬还是很喜欢的。而且,还新结交了步练师这样的朋友,蔡琬就更加的不愿离开了。谁知道离开之后,叶墨会不会又回到朝堂,到时候就没有这么多的时间陪她了。

  叶墨看出了蔡琬脸上的不情愿之后,也不管为什么他要离开,直接便是用出了“哄”字诀。“琬儿,虽然说这里很好。但是,老呆在这里,总是会呆腻的,我们不如每个地方都。也见识个每个地方不同的风景。至于打招呼,这么大早,他们肯定还没有醒呢。”

  蔡琬听了叶墨这解释之后。白了叶墨眼,又笑眯眯的抱住了叶墨的手臂。

  蔡琬如何不懂。叶墨之所以会离开宜春城,就是不想和步练师有更多的交集。而这切,都是因为她蔡琬。想到这里,蔡琬心中就甜蜜蜜的。

  “主公,我们要去哪?”在出了宜春城之后,赶着马车的典韦也是回过头冲着马车内的叶墨问了句。

  “去成都吧。”这是在叶墨出来之间便想好了的答案。蜀川作为天府之国,环境自然不用多说。再加上那里还有种华夏特有的动物——熊猫,叶墨觉得蔡琬应该会喜欢的。

  就在叶墨他们离开宜春城。朝着成都而去的时候,朝廷却是发生了件大事。

  在叶墨入朝为官不久之后,便有想要变法的想法。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叶墨或者说如今的叶家利用系统的能力,在各地办报纸开学堂,以此达到开民智的目的。

  期间,虽然多有地方的士族跳出来阻挠,都被叶家利用系统的能力或者在朝廷的势力,强硬的将方队的声音给铲除了。

  到了现在,叶福终于是觉得变法的最佳时机到来了。

  首先。叶墨的回归,使得所有变法的派都有了主心骨了,哪怕叶墨不在洛阳呆着。也足够震慑住那些守旧派。要知道,曾经有次叶墨出去之后,回来之后便是大开了杀戒。

  其次,大汉百姓民智已开,变法的话,将会收获到足够的群众基础。要知道,只要变法,那百姓就定能够受益。

  最后,在叶墨回来之后。叶福收到了指示,运送了大批的火炮去支援西北战场。那些令徐庶郭嘉诸葛亮三人无比头疼的西域联军。在火炮的攻击下,直接溃败。精绝王国的国师在炮击中身亡。哪里还能够拿出香来操纵尸体。

  在叶福看来,有了主心骨,有了群众基础,有了武力威慑,变法哪有不成功的道理。

  至于皇室的意见,叶福又不要将刘协从皇位上赶下来,所以他默认刘协是不会有任何的意见的。就算有意见,那也藏在肚子里,带到棺材里。若是敢多说半分,那就直接将他从皇位上赶下来。

  所以,叶福在准备好了变法的奏章之后,直接便是在早朝的时候带到了朝堂之上。

  面对着刘协与文武百官,叶福直接便是在刘协宣布早朝之后将奏折递给了刘协。

  刘协听叶福说是变法奏折,也是颇为感兴趣。历史之上的变法,虽然说会损害些当权者的利益,但是总能够让这个朝代更加的昌盛,个很有名的例子便是商鞅变法。

  刘协开始的时候,想要像汉光武帝那样,拯救大汉于危难之间。在叶墨及其他人的帮助下,刘协很荣幸的做到了。

  之后,刘协的心也就越来越大。他想要超过汉武帝,超过汉高祖,成为大汉最为杰出的个皇帝。为此,他不惜放权给叶家。而事实证明,刘协再次成功了,在叶墨的系列的手段下,如今大汉的疆土远超其他时期。

  现在,刘协有了更大的野心,他要当千古第皇帝!

  秦始皇结束诸侯割据的局面,统六国,使秦始皇成了千古第皇帝。但是刘协想要将这个名头抢过来,那就需要作出些其他人没有做到的事情。

  可是,刘协他本身并没有这个能力,那就只能够借助叶家的势力。叶家顶住了大汉的半边天,这可不是说着玩的。

  不过,在看完了奏折之后,刘协却沉默了。“这个奏折,你们都看看吧。”

  刘协说完之后,他身边的太监便捧着那奏折走到了大殿中,将奏折给了大殿中的官员。其中第个看到奏折的,便是叶缺。叶福之前并没有和叶缺说这事,所以叶缺也是不知道这奏折中的内容。

  可是,即便是叶缺看到了奏折的内容之后,也是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叶缺之后,便是将奏折传到了后面袁遗的手上。袁遗看完之后,顿时将那奏折朝着叶福扔了过去,然后指着叶缺便是大声喝骂道:“叶福匹夫,你是要逼宫不成!”

  朝中有官员不解,便去将那奏折建起来查看。翻开之后,上面赫然写着:

  在变法之后,保留皇帝,但皇帝仅有荣誉授予权,律法发布权。同时,皇帝可以掌握部分士卒,但是人数不得超过五千。

  增加监国大臣职,监国大臣可以自己组建班底,有修订律法的权利。但是修订的律法需要在朝议上通过,才能交给皇帝签发。

  增加护国大臣职,护国大臣不可以自己组建班底,但统帅全国士卒。不过,护国大臣若是想要调动士卒,需要经过朝议同意。在特殊情况下,可以直接经过皇帝授意,调动不超过三万士卒。

  增加科举制度,以此来考校地方人才。科举要考察的科目,则由不同的岗位发布不同的应试题目。

  同时发布选举制度,地方官员由百姓推举,再经过朝廷考察之后可以上任。但当个地方官被百姓举报到定数量之后,则须停职待审,若是没有过错可继续为官。若是有过错,则依法处置。

  每州官员,则是由监国大臣与护国大臣举荐,由皇帝同意之后,才可上任。

  如此种种,也就难怪袁遗要说叶墨是想要逼宫了。如此来的话,皇帝的权力可以说是小的吓人。

  “既然变法,那自然是以强国为目的。至于侵犯了圣上的权益,却不会动摇圣上的地位。只要能够强国,些许的权利算得了什么?”叶福在等到朝中的官员都看完了奏折之后,这才环视了圈众人,冷冷的说道。

  “这决计是不能同意呀!”

  “变法强国,势在必行!”

  “若能强国,或许可以试的呀!只是下子在整个大汉推行,遭到的抵触怕是不会少啊。”

  朝中的百官,此时议论纷纷。有人坚决反对变法,同样也有人同意如此做法,还有的人虽然同意,但是觉得太过于迅速,到时候出现了不好的局面会不太好控制。

  听着百官的议论声,叶福皱了皱眉头。如今系统的势力在大汉来说,虽然不是很恐怖。但是叶福觉得肯定足够多的人支持叶墨,那变法即便有再大的阻力,也定可以施行。

  “变法利国利民,圣上定会同意如此去做。臣现在便去通知汉报,发布变法的专栏。”向比较淡定的叶福这会儿却不管大家怎么议论,反正就是决定定要变法。

  当即,也不管殿中的刘协与百官反映如何,抬脚便是往殿外走去。

  “陛下,叶福这是要造反呐,陛下!”

  “今天叶福如此不将陛下放在眼中,那明天叶福就敢来逼宫啊!”

  叶福出去之后,朝中那些反对变法的官员顿时朝着刘协连连说着叶福的不是,希望刘协能够下令家叶福直接缉拿斩杀。

  便是刘协,这个时候心中也是有些火气。叶福这么做,实在是太不将他放在眼中。未完待续。

  第五八章:法正猜测

  对于叶福的自作主张,刘协终究还是没有发声。只是,刘协这种不表态的态度,却是让朝中的官员有不同的理解。

  守旧派认为刘协对叶福不满,故而处处阻挠变法的进行。就连被叶福视为变法前沿阵地的汉报,在发行上也是受到了颇多的刁难。

  接着审核汉报内容的名义,守旧派不知道拖了多少的时间。就算这些报纸印好了,派送到地方也不定能够放到老百姓的手中。

  毕竟,这变法的打击面实在是太大了。可以说,各地的世族豪强地主富农,甚至不少的官员都会受到变法的影响。而此时大汉的通讯有无法让身处洛阳的叶福及时的掌控各地的局势,也就给了守旧派可趁之机。

  再有,就是变法之前并没有造势,也就使得许多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