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五八四章:叶墨逼宫

  叶墨回到洛阳的消息并没有被隐瞒,袁遗等人也是第时间便得知了此消息。

  不过,对于叶墨回来,那些保守派的势力反倒是持着松了口气的态度。在他们看来,叶墨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完全是因为叶福提出的变法的原因。

  当初叶福提出变法,叶缺却不知晓其中的情况。那也就是说,叶福完全是擅自提出来的。叶墨这个时候回来,完全就是因为要收拾叶福留下来的烂摊子。

  至于说为什么都过了几个月了叶墨才回来,那些人也是猜测叶墨陷入了蔡琬的温柔乡中,所以才没有第时间获得叶福在朝堂上提出过变法的消息。

  只是,在叶墨回了叶府之后,那些保守派派到叶府周围的眼线却是直没有听到里面传出的争吵之声。此点,颇为令人觉得生疑。但那些保守派势力也没有多想,只道是叶墨回归,叶福自动认错。

  而等到第二天早,已经辞了官的叶墨果然是出现了未央殿的旁殿之中。

  看到了叶墨之后,袁遗也是直接上前去打了个招呼。“叶家主,可是因为变法之事而回?”

  “不错,真是因为此事。”叶墨见是袁遗前来,也是颇为客气。

  袁遗见叶墨并没有因为他提出来的这个问题发怒,反倒是颇为平静,也是认为叶墨是来向刘协告错的。毕竟,当初叶福的举动,有些太过于无礼。

  两人只是稍微的聊了几句,袁遗便是找了个借口,回到了那些保守派当中,然后将他的猜测给说了遍。那些保守派的势力得了袁遗的话之后,顿时个个都长长的松了口气。

  虽然说他们之前就有猜测。叶墨这次回来不会对付他们,但是那终究只是猜测。现在袁遗与叶墨接触过之后,还说出了这么番话来。那就说明叶墨这次回来,他们是不会有任何的危险了。

  不过。在这些保守派势力暗自庆幸的时候,叶墨却是找上了吕布了。

  吕布虽说如今已近是独臂,但是实力却是不降反升。再者说,吕布立下了如此大的功劳,朝廷也不可能因为吕布丢了条胳膊而让吕布告老还乡。何况,朝中独臂的又不止吕布人。

  本来见到叶墨之后,吕布也要过来打招呼。只不过,让袁遗抢了个先。所以吕布也是不好过来。当袁遗已离开,吕布也就立马凑了上来。

  “我说归先生,之前我们可是说好了,只要回来就让小女与叶成婚。谁曾想,回来你就陪着你的小妻子跑了。这下,你可不能再跑了。”吕布走到叶墨身边,顿时也是拿出两人回大汉时在海上说的那些话来挤兑叶墨。

  叶墨也不曾想到吕布走上来居然会说这么些话,下子也是闹的哭笑不得。“吕将军且放宽心,这次叶墨绝对不走了。”

  “好好好,下朝之后。我们去喝上两杯。”吕布见叶墨答应不走,也不管这并不是答应了吕绮玲和叶之间的婚事,反正就是觉得开心。便开口邀叶墨去喝酒。甚至可以说,若不是因为这是叶墨回来之后第次上朝,吕布当场就该抓着叶墨的手离开了。

  “好说好说,这些事情,还是等早朝之后再说。”叶墨见吕布如此,也不去搅了他的兴致。不过,这说完这话之后,叶墨却是不动神色的往四周看了看。

  吕布见叶墨这样,顿时明白叶墨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所以也是小声的问道:“归先生,这次回来。怕是要闹出不小的动静了吧?”

  叶墨听吕布这么说,也是点了点头。并不否认这个。“吕将军,待会在朝堂之上,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还请将军不要慌乱。”

  听叶墨这么说,吕布顿时愣住了。叶墨说让他不要慌乱,这是什么意思?

  只是,还不等吕布向叶墨问清楚其中的缘由,便有太监过来宣早朝开始,让百官进入未央殿中。

  虽说叶墨如今是没了官职,但是百官依旧是敬重叶墨,让叶墨走在了最前头。吕布虽然也是武将之首,却是正好和叶墨分了开来,更是没有办法询问叶墨那句话的意思了。

  百官进入了未央殿之后,只是等了会儿,刘协也就到了。

  在刘协进入未央殿之前,虽然也有太监告诉了他叶墨回来了,可是这个时候见到,刘协还是止不住的激动了阵。不管怎么说,刘协如今在史书上与汉光武帝有了相同的地位,这期间叶墨可是功不可没。

  “归先生回来了,还不赶紧赐座!”刘协在受过了百官的拜礼之后,也是立马要太监给叶墨赐座。

  般来说,在朝堂上能够被赐座的,要么就是老的站不住了,要么就是与天下和朝廷有莫大的功劳。很明显,叶墨是属于第二种。

  不过,叶墨在太监将椅子搬来之后,却依旧没有做上去。“陛下,草民今日回到这殿中,乃是有件事,请陛下成全。”

  叶墨这话说出口,还不等刘协有所反应,百官却是首先炸开了锅了。

  刘协赐座而不坐,在百官看来,这乃是叶墨自觉有愧,所以才会如此。而会让叶墨觉得有愧的事情,除了之前叶福的变法,那就没有旁的事情了。

  保守派这个时候个个脸上笑容洋溢,叶墨低头,那就是说他们这些人在这次变法中获得了胜利。既然不变法了,那他们的利益也就保住了。而且,叶墨这个时候能低次头,之后有别的事情,低第二次头还远吗?

  至于那些拥护变法的官员,这个时候要么就是目瞪口呆,要么就是闭上了眼睛,脸的听天由命的感觉。

  总之,朝中的官员都觉得叶墨这下肯定是要低头了。再者说,现在的处境看上去,叶墨除了低头之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要不然,等到以后大汉的局势稳定了,朝中的官员将这段事情给翻出来,那叶福的处境就难了,跟着叶家的地位肯定也会落千丈。

  “归先生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朕自当满足归先生的要求。”刘协自然不会认为叶墨是要低头,他很清楚,叶墨的能量远比那些官员想象中的要大得多。尤其是叶缺是刘协的老师,也曾不经意透露过叶墨的底细不是那么简单的。

  听了刘协的话之后,叶墨也不管朝中百官的反应,直接便是走到了刘协的身边,站在龙椅旁边,然后对着刘协说道;“既然如此,还请陛下将屁股下面的椅子给让出来。”

  言既出,举朝皆惊。未完待续。

  第五八五章:取缔帝制

  叶墨在未央殿中直接逼宫,满朝文武顿时惊呆了。在叶墨说出这番话之前,所有人都觉得叶墨会向刘协低头。

  可是现在,还没有等到大家起眨眼呢,叶墨就向刘协逼宫,要让刘协让出座下的龙椅了。

  尤其是以袁遗为首的保守派势力,之前完全是认为叶墨这次回来是为了叶福的事情来求情的。而且,在早朝开始之前,袁遗还去探过口风,当时袁遗就认为叶墨不会有什么过激的表现。

  可是谁能想到,叶墨语气的确是没有多么的过激,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比平白炸起的雷霆还要吓人。

  不过,刘协这个时候却是没有慌张。只是看着走到了近前的叶墨,颇为冷静的问道:“归先生,你可是想要我现在的这个位置?”

  刘协之前不是没有想过叶墨会夺权的可能性,之前刘协直想着,当这天到了的时候,他能够怎么办。而现如今,这天终于到了,刘协却是发现他原来的担忧都是不切实际的。

  真到了这个时候,刘协发现他除了认命之外,就没有丁点反抗的余地了。就连皇宫之内的禁卫军,在这个时候,都指不定会帮助叶墨还是刘协。

  尤其是如今朝廷中的禁军统领还是许褚,那刘协就更加的没有把握了。

  刘协靠着叶墨以及叶墨举荐的些人才,让大汉的疆域和声望达到了史无前例的壮大。可是,正因为如此,当叶墨要夺权逼宫的时候,刘协没有丝的反抗余地。

  不过,叶墨在听了刘协这话之后,却是摇了摇头。“陛下。你还是继续住在这皇宫之中,只是以后这大汉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刘协见叶墨这么说。却是颇显诧异。历朝历代谋权篡位者,就没有哪个不是恨不得将前朝统治者杀光的。唯独到了叶墨这里。却是出了个意外。

  “归先生,你确定让朕继续住在这皇宫之中?”刘协看着叶墨,也是颇感意外。其实,就算叶墨要将他们刘氏皇族全部杀光,刘协也算是死无遗憾了。毕竟,叶墨让刘协成为了汉朝历代皇帝中,可以比肩汉光武帝的存在。

  所以,在听到了叶墨的话之后。刘协才会这般的诧异。

  叶墨也不管刘协的疑问,直接便是走到了龙椅之前,看着殿中的百官,将前世的那些三权分立的制度给提了出来。

  “新法要推行,在下作为新法的制定者,自当身居要位。在下虽然不才,却也想要自任总统职。诸位大臣,可有意见?”

  先前次,叶福说要变法,好歹还提出过要保留皇帝制度。可是叶墨这次。却是更加的绝了,直接将皇帝给提到了边。

  现在刘协是因为刚刚从皇位上退下来,所以叶墨决定要养着他。可是等到刘协死了之后。刘氏皇族还能不能安心的在皇宫之中生存呢?

  “叶墨,你这是欺宗忘祖,你要是这么做的话,你不得好死!”袁遗这个时候可顾不上先前叶墨有饶过他次,如今叶墨势如中天。直接便是站在朝堂之中,指着叶墨便是破口大骂。

  叶墨这个时候已经将他的变法要领都给说了遍,当即看着袁遗在那大骂,也是颇觉有趣。

  不过,想想袁家毕竟是四世三公的家族。虽然被叶家压了头,而且也是除了袁绍和袁术两名枭雄。但还是有很多的袁家人心向大汉的。尤其是在这个时候,叶墨直接提出了要废除帝制。

  “袁大人果然忠义。不过在下却不是很先听袁大人的逆耳忠言呀!所以袁大人,你是自己去天牢当中呢,还是让在下押着你去呢?”看着袁遗那副激愤的样子,叶墨却是没有丝毫的怒火。

  只是,当叶墨这话说完之后,朝中的百官再度震惊当场。

  时之间,朝中官员也是没有了其他的声音。倒不是说叶墨要变法的举措深的人心,而是因为现如今大家都是没有丝毫的主意,没有丝毫和叶墨硬碰硬的资本。

  至于吕布,因为准备佩剑上朝,所以还有反抗的能力。

  只是,吕布这个时候想起了在早朝的时候叶墨说过的话,这会儿尽管心中大惊,却也是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那里没有丝毫的要表态的想法。

  在袁遗被人带入天牢之后,叶墨也就让百官退散了。这个时候,将这些官吏留在这里,也是没有丝毫的用处。既然变法,那自然还是需要百官的配合才是。

  待百官退出未央殿之后,叶墨这才转过身来,看着依旧坐在龙椅上的刘协,道:“陛下,臣想,如今我们可以好好的聊聊了。”

  刘协虽然不明白叶墨为什么要找他,但是也是猜到了应该是有什么隐情才对。故而,将身边那几名忠心耿耿的太监给打发出去之后,这才对着叶墨说道:“归先生可是要与朕聊聊变法之事?”

  “的确。”

  在未央殿中,叶墨与刘协也是聊了颇长段时间,至于聊天的内容,却是没有人知道。

  只是,在离开了未央殿之后,刘协却是很安心的呆在皇宫之中,不再见任何的官吏。虽然说有些官吏想办法见到了刘协,刘协对于叶墨变法之事,却是字不提。

  刘协不表态度,朝中的那些官吏也是颇为无奈。不过,保守派依旧是没有改变他们最初的想法,就是要保持帝制。

  而与此同时,那些之前在叶府提出变法的时候,好保持着观望态度的世家大族,这个时候也是站了出来。对于那些家族来说,新的体制未必就不能让他们家族继续强大下去,当时他们却不愿意赌。

  尤其是新法当中,将会重新分配土地,那些世家大族更加不会同意这新法的实施。

  如此,除了少数几个能够看的透彻的家族之外,大汉绝大多数的保守派世家大族都有了用武力推翻叶墨新统治的想法。

  对于这些家族的举动,叶墨却是浑不在意。对于他来说,这不就是他想要的结果么?未完待续。

  第五八六章:劝说袁遗

  大汉的那些世家大族因为觉得叶墨提出的新法实在是有悖他们的家族利益,故而,也是偷偷的联合了起来,打算组建支部队,以武力来推翻叶墨的统治。

  虽说那些家族做事都比较隐蔽,但是叶家可不仅仅是表面上大家看到的那样。别的不说,些地方上的世家甚至想将洛家商会在各地的驻地给拉进他们的联盟当中,这不是就相当于那些人直接将脖子往叶墨他们手上的刀刃送么。

  而且,这些人也没有想到,他们现在做的事情,却是正好合了叶墨的心意。

  想要变法,那势必要侵犯些人的利益。若是这些人在变法之初并没有暴露出来,但是在变法的实施过程中,拿着鸡毛当令箭,反倒是横征暴敛,那就悲催了。

  所以,在看到这些人主动跳了出来之后,叶墨便是十分的开心。

  现在让那些人先蹦跶着,等到这些人真的将军队组织了起来之后,叶墨才好定他们个叛国之罪。若是现在就出手的话,未免落人口实。

  毕竟,叶墨如今刚自封为总统还没多久,若是这个时候便大动刀兵,难免会对变法之事造成影响。尤其是如今还有批保守派的存在,他们只要稍加引导下舆论,便能让大汉的百姓对新法产生抗拒。

  这点,是叶墨最不愿意到的。要是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那叶家之前做的那么多事情,岂不是都白做了?

  可以说,如是可以的话,叶墨恨不得亲自将些人组织起来,然后尽快将这支军队给拉扯起来。

  不过。那些世家大族也是没有让叶墨失望,在经历了两个多月的利益划分之后,各地反对新法的世家大族终于是结成了联盟。在同天起兵要“入京勤王,清君之侧”。

  这支军队在城里之后。立刻占领了大汉大部分的县衙州牧府。还有些本来就是军事重镇,同时又是叶墨的手下或者是与叶墨想熟的人驻守的城池,则是得以幸免于难。

  毕竟,那些和叶墨不是很熟的,大多数也是加入了这平逆大军之中了。

  就在得到了这支军队行动了的消息之后,叶墨则是再次进入了皇宫之中。这个时候,叶墨需要刘协帮助他去说服个人。而那个人,则是叶墨计划中极为关键的个人。

  叶墨进入皇宫的时候。刘协正好在和他的妃子游园。在见到叶墨之后,刘协也是让他的妃子先回寝宫去了。

  只是,刘协那妃子却是颇具个性,见到叶墨之后,不但没有施礼,反倒是瞪了叶墨眼,然后才起身离开。

  刘协见此,也是颇觉无奈,露出了个无可奈何的神色,开口道:“归先生莫要和她般见识。她介女辈,没什么见识。”

  “陛下都这么说了,那我还能说什么呢?”叶墨听了刘协这貌似是责骂。实则是袒护的话语,也是打趣了番。

  刘协听叶墨这么说,也只是笑了笑,却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了。“归先生此次来皇宫之中,可是有事情需要我相助?”

  “不错,现在切都还在我的掌控之中。现在,就是需要陛下去说服个人,若是没有那人的加入,这个计划的效果怕是会打上几分折扣。”叶墨见刘协开口问正事。也是将自己的来意给说了遍。

  刘协在听完了叶墨的话之后,欣然答应了下来。当初。叶墨逼宫的那天,刘协在未央殿中长谈了番。刘协也是知道了叶墨的夙愿。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只要叶墨有事情需要刘协帮忙,刘协无不应允。

  刘协答应了叶墨的请求之后,两人也是并肩走出了皇宫,朝着京城天牢的方向走去。

  众人见此情景,因为不知其中的缘由,个个吓得是亡魂大冒,只觉得洛阳要变天了。

  想来也是,在外人看来,叶墨与刘协该是互相敌视的存在。不过,叶墨曾经在未央殿中表示,会让刘协继续居住在皇宫之中,只是不让刘协干政罢了。

  此时此刻,两人居然毕竟朝着天牢的方向走去。这在外人看来,不是叶墨出尔反尔,要将刘协打入天牢之中。要么,就是刘协突然得到什么臂助,将叶墨的势力给压制住了,所以要将叶墨给打入天牢之中。

  旁边的人是看的心惊胆颤的,可是当事的两人却是有说有笑,丝毫没有顾及旁人的眼光。

  到了天牢之后,两人也是走到了袁遗的牢房面前。

  天牢之中光线昏暗,再加上刘协这个时候走在了叶墨的身后,所以袁遗下子也是没有将刘协给认出来。

  “嗯,原来是叶大人呀。怎么,想来看看我是不是已经死在这牢中了呀?”袁遗见到叶墨之后,顿时番冷嘲热讽。

  见袁遗如此,叶墨却是不恼也不气。袁遗之所以情绪会如此激动,那完全是因为性格使然。

  叶墨从入朝做官开始,给人的便是为了大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形象。可是到了如今,叶墨却是来了个大反转,令袁遗为首的保守派势力对叶墨是无比痛恨。

  待到袁遗发泄完了之后,叶墨这才开口道:“今日叶某来找袁大人,乃是有件事情,须得袁大人出面才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