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能说是迟早的事情。

  让那名使者厌恶联军的理由,尽是因为拥有十倍于敌人的兵力,可是他们却依旧折损了九成的兵力。这些人,只是辱没了“战士”这个词语的乌合之众罢了。

  吕布的帐下,哪个不是铁骨铮铮的好男儿?尤其那些跟随吕布去了岛国的士卒,更是个个用鲜血浸过身子,看联军的士卒就如同鸡仔般。而碰巧的是,这名使者就是那些用鲜血浸过身子中的员。

  在传达了命令之后。那名使者也不管联军中那些世家大族的子弟是什么样的反应,自顾自的往洛阳城中去了。

  而在那使者离开之后,联军中的那些世家大族的子弟顿时欣喜若狂。没有丝被人轻视之后的愤怒感。此时的他们,只是想到可以进入洛阳城。就止不住露出满脸兴奋的笑容。

  可是他们却没有想过,为什么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直没有认告诉他们,只要人数少于万,他们便可以进入洛阳城。为什么在他们和叶真率领的士卒交战完毕之后,就立刻有人过来告诉他们这个消息。

  在那名使者离开之后,那些世家大族的子弟依旧没有忘记将叶真的头颅给砍下来,然后挂在长枪之上。如此招摇的朝着洛阳城城门的方向走去。

  联军的如此举动,自然是被洛阳城城墙上的士卒给看在了眼里。若不是有吕布的命令压制着,怕是这些士卒立刻就会冲出去,给那些联军来上记当头闷棍。

  不过尽管如此,在那些联军入城的时候,这些守城的士卒的眼神,依旧是如同在看群死人般。

  守城的士卒虽然不待见这群联军士卒,但是城中的普通百姓却没有这么好的分辨能力。在他们看来,不管是什么士卒,就是比他们厉害。而且。这些人在进城的时候,居然还举着枚人头。

  联军的进城,在让城中百姓感觉到阵阵不安的同时。也是让城中的保守派势力士气大振。

  保守派势力在得到了联军进城的消息之后,立刻就偷偷的聚集到了处,商议着与联军联合的可能性,以及联合之后的各种问题。

  只是,保守派势力的人却没有想到,联军虽然也是不满叶墨的举措,甚至因为杀死并砍下了叶真的人头,使得联军与叶家成为了水火不相融的存在。但是,那些世家大族的子弟怎么可能会没有自己的想法?

  保守派的人在讨论要与联军联合的时候。那些世家大族的子弟却是带着联军将叶府给团团包围住了。

  虽然说在联军进城之前,吕布便曾遣人警告过他们。但是这些人在进了城之后。却发现城中的百姓畏惧他们如同虎狼般。如此来,他们也就不再将先前的警告当作回事了。

  联军将叶府团团围住之后。那些世家大族的子弟却没有立刻下令发起攻击。

  在他们看来,叶府中的人如今已经是瓮中之鳖了。叶家之人的生死,死亡的时间,已经全部掌控在了联军的手中了。

  故而,那些世家大族的子弟在复仇之前,还想看着叶家之人跪在他们的面前,用卑微的面孔要祈求他们的饶恕。而在做着这个美梦的他们却选择性的忘记了,刚才叶真带给他们的恐惧。

  叶墨此时就在叶府之中,尽管知道外面已经被联军包围了,但是他却依旧没有任何慌张的神色。

  在叶墨的计划中,虽然会将联军士卒放进来,却绝对不允许他们如此嚣张。

  既然如此,那叶墨自然也就有这些人会乱来的打算。所以,即便这个时候叶府中的下人们已经全部那好了武器聚集在了处,以防备着联军会突然发动攻击的时候,叶墨却在和王越讨论着另外件事情。

  卫仲道如今身在匈奴人的聚集地,他的存在让叶墨很是不安。

  从开始,因为草原上的那件事情,使得叶家于卫家形同水火,卫仲道也是给叶墨带去了很多无比麻烦的事情。

  如今叶墨的计划即将要收尾了,但待在匈奴人聚集地的卫仲道却是被叶墨给意外的遗忘了。

  不过,还在叶墨之前就有个后手。卫仲道身边的洛弋,便是王越的个徒弟。最初叶墨也是想到需要在卫仲道身边安插个眼睛,这才有了之后卫仲道雪地救洛弋事。

  “主公,此事虽然需要搭上洛弋那小子的性命,但也算是值得呀。男子汉大丈夫,做决定和需要犹豫?”王越在与叶墨聊了阵之后,却是突然站了起来,皱着眉头对着叶墨吼了句。

  而叶墨见王越如此,顿时如盆水浇在了头上。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只要计划能够完成,任何人的牺牲也是值得的。或许那些人可能不会这么觉得,但是是非功过,后人自会有评说。

  “既然如此,那便按照之前我们说的去做吧。”

  就在叶墨与王越商议好了事情之后,许褚也是带着皇宫中的禁卫军出现在了围在叶府外面的联军身后。二话不说,许褚便是指挥着那些禁卫军朝联军杀了过去。

  与此同时,也有部分保守派的势力组织了百多名的家兵,杀到了天牢之中,将袁遗给救了出来。

  洛阳城中,再度陷入片混乱之中。未完待续。

  第五九零章:计划展开

  许褚虽然没有认叶墨为主,但是对于叶墨的知遇之恩,却是始终不敢忘记。这个时候有人想要围攻叶府,得到了消息的许褚自然不会放过他们。

  只是,在许褚他们与联军厮杀正酣的时候,吕布却是带着城卫军过来了。

  吕布过来之后,也是强势将连群人给分了开来。当然,所谓的强势,就是将联军方不听呵斥的士卒给斩杀了。

  联军本来就不是禁卫军的对手,加上又来了吕布的城卫军,那更加没有了反抗的余地。这个时候,联军中的那些世家大族的子弟个个是心头在滴血,好不容易保存了近万的士卒进城,这会儿又倒下了千多。

  “吕将军,这是什么意思?”看着这满地的尸体,人从联军中走了出来,看着吕布那是浑身发抖。当然,这不是被吓的,而是气的。

  吕布对于这人的逼问是点都不放在心上,本来就不是个层面上的人物,若不是叶墨说要让这些人进城,吕布早就将这些人给解决了。

  “你们进城的时候,本将军应该派人告诉了你们,进城之后哪些事情不能做吧?”虽然吕布不会将这些人放在心上,却不代表吕布会给他们什么好脸色。

  在听了吕布的话之后,联军中的那些将领统帅顿时个个脸色如同猪肝般涨红,当然,这是气的。

  他们虽然听了吕布派去的使者的警告,但是谁能想到吕布居然真的会这么做,而且事先点警告都没有。

  就在那些世家大族的子弟下不了台的时候,袁遗却是带着部分保守派的官员匆匆忙忙的赶到了。

  在见到双方剑拔弩张的场景之后,袁遗马上走到了两波人的中间,然后对着吕布施了礼。道:“吕将军,还请看在老夫的面子上,放过他们这次吧。”

  许褚看着袁遗居然从天牢中出来了。而且还来调停吕布与联军的纷争,顿时被惊的目瞪口呆。难道说。保守派如今已经得势,叶家要从此没落了不成?

  只是吕布对于袁遗的出现点都不觉得意外,毕竟叶墨已经和吕布打过招呼,让吕布之后尽量协助袁遗。虽然说吕布不知道叶墨的整体计划以及这计划的目的,但是却并不妨碍吕布按照叶墨说的去做。

  “袁大人既然这么说了,吕某若是再纠缠下去,那就显得小气了”吕布虽然会按照叶墨说的去做,却也不会太明显。不管怎么说。袁遗乃是保守派势力的头领,吕布总归是要保持中立点的身份的。

  只不过,还不等吕布将话说完,那些世家大族的子弟便有人认为吕布是服软了。想着袁遗来之前吕布那嚣张的样子,便有些人气不过,想要从言语上找回点面子。

  “哼,这会儿知道不该继续纠缠下去了?若不是袁大人来了,我必不能轻易将此事了了。”那人也知道这会儿吕布不追究他们完全是看在袁遗的面子上,故而他在逞口舌之利的时候,也不忘将袁遗给扯上。

  可惜。吕布之所以不与联军追究,可不是因为袁遗的面子。“只不过,让他们离开可以。但是惩罚却不能少。留下二十颗人头,此事我不追究。而且,此人的人头必须要留下。”说着,吕布也是指了指刚才说话的那人。

  那人见吕布这么说,顿时心中慌。但是看向站在眼前的袁遗,那人的胆子又鼓了起来。“姓吕的,你以为你是谁,你想杀谁就杀谁”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吕将军说的办吧。”那人本来仗着袁遗在场。指着吕布便是开始骂了起来。却不曾想到,刚骂了几句之后。袁遗却是说出了这么句话。

  “袁大人?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你同意就要让我们兄弟去死?你去死吧。大不了继续打下去好了!”那人本来还将希望寄托在袁遗身上。眼见着没有指望了,这会让他又连袁遗块骂上了。

  只是可惜的是,他虽然不同意吕布提出来的方案,但是他的同伴却是没有意见。在另外从普通的士卒中挑出了十九个倒霉蛋之后,联军也就将他们连同那骂骂咧咧的人同留在了吕布面前。

  至于联军,则是跟着袁遗去军营去了。

  在城外的时候,联军可以在野外安营扎寨。可是到了城内了,总不可能拆掉些房屋给联军扎寨吧。若是住客栈的话,且不说这么多人能不能够住的下,就是住宿费也是笔不小的花费。

  袁遗在将那些人带往军营的路上,便对着那些人说道:“洛阳城不比其他地方,毕竟是天子脚下。如今叶墨虽然自任总统,并将取消了帝制。可是,叶墨终究没有对圣上做什么,所以百姓对叶墨也就还算认可。”

  联军中的那些世家子弟听了袁遗的话之后,有几人顿时皱起了眉头。

  他们打的旗号是清君之侧,可是实际目的还有要阻止叶墨变法之意。如今洛阳城中虽然已经施行了新法,但是城中的百姓却并不反感新法,甚至都不反感叶墨的统治,这让他们觉得事情比他们想的要难了。

  不过,袁遗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们看到了起码是可以报仇的希望。

  “不过,新法对百姓有礼,所以百姓会拥护新法。若是我们只是推翻叶墨如今的体制,迎回圣上的话,想必百姓不仅不会反对,反而会支持我们。”

  “只是,叶家毕竟掌握了太多的权利,若是不想引起太大变故的话,我们的行动最好有个度。”

  袁遗路说着,而那些世家子弟也是路听着。等到了军营门口的时候,袁遗也差不多和他们传授完了不能乱来这个主题了。

  而且,袁遗这么说,也是比较有说服力的。毕竟袁遗本身就是保守派的领头人物,而且袁遗刚刚帮他们解了次围。尽管,他们也是平白的就付出了二十条命作为交换。

  直等到了军营里面,袁遗要离开的时候,才突然装作想到了什么。“你们就暂时待在军营里面吧,最近肯定会有些事情发生,到时候老夫会派人来通知你们。”未完待续。

  第五九章:以身定计,天下太平大结局

  袁遗在将联军安抚住了之后,立马又将所有的保守派势力给聚集了起来。

  本来,有些保守派官员另外结了山头,可是袁遗将联军搬出来,那些人顿时没有话说了。没办法,谁让袁遗是他们这些人中与联军走的最近的呢?

  将所有人叫齐之后,袁遗也是定下了这次会晤的基调,那就是:趁着现如今手上能够有点军队,而吕布态度不明的时候,推翻叶墨的统治,重新迎回刘协。

  袁遗将这基调提出来,这些与会的官员顿时情绪高涨。他们这些人之所以会走到起,不就是想要延续帝制么?现在袁遗将这件事正式的提出来了,而且还争取了支军队的支持,众人能不开心么。

  “袁大人,该怎么办,还请您吩咐。”在袁遗说明了目的之后,顿时便有人站了出来,希望袁遗将他的计划给说遍。

  袁遗环视了下四周,发现众人要么不说话,要么就是眼巴巴的望着他,希望他能说出个梗概来。“既然如此,那老夫便说了。若是大伙儿觉得有什么不对,还请指正。”

  丑话先说在了前头,袁遗见众人没有什么意见,便接着说道:“老夫这段时间虽然在天牢里面,但是外头的事情也还能听到些。虽然说叶墨自领总统取消帝制事大逆不道,不过叶墨提出的新法却是颇得人心。”

  说到这里,袁遗见有人想要说话,却是用手虚空压了压,示意那人有话待会再说。“诸位都是朝廷的重臣,也该明白民意不可违。新法于百姓于大汉而言,皆是利大于弊之事。”

  “所以。关于新法,老夫还望大家能够抛弃掉成见去看待它。”说到这里,袁遗也终于是停了下来。然后看向了最初想说话的那人。

  那官员见袁遗看向他,顿时开口问道:“袁大人。新法虽好,却会得罪太多的世家大族。大汉朝的根基,不在于那些普通的百姓,而是那些豪族啊!”

  那官员话音落,顿时引起了无数的共鸣。若是那些豪族不肯支持朝廷的话,大汉也就难以立足了。毕竟,那些豪族掌控了大汉相当部分的经济,甚至在叶墨推广学堂报纸之前。那些豪族还垄断了大汉的文化。

  只是,袁遗听了那官员的话之后,只反问了句,便让众人哑口无言了。“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现在还有反对新法的豪族吗?”

  只此句,不仅让人无话可说,更是让众人没来由的感到阵发冷。

  要说起来,现如今大汉的确是没有了反对新法的豪族了,有的话,在之前就已经被杀光了。除了如今洛阳城中还有些余孽。只是谁知道,那些余孽能够活多久呢?

  “既然那如此,那不知道袁大人是怎么个意思?”袁遗说的那番话。不仅将之前那官员的问题给堵回去了,更是让众人都不敢大声说话了。不过,不敢大声说话也还是要说话,要不然做错了事情的话,那就更麻烦了。

  袁遗在听了那人的话之后,佯装考虑番,然后说道:“叶墨虽然让圣上让出了皇位,当时在对待圣上的时候,终究没有什么过分举动。既然如此。我们先将叶府中的人抓起来,至于如何处置。就看圣上的意思了。”

  众人听袁遗这么说,皆言大善。叶墨不管怎么样。于朝廷于大汉都是有大贡献的人,若是他们私自处理了的话,难免会在日后引起刘协的不快。索性,就按照袁遗说所,他们只要能够控制住局面,让刘协重新坐上皇位,他们就前程无量了。

  “如此说定了,那大家就散去吧。老夫要去找吕将军聊聊,若是能说动吕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