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天下兵戈的明主了。”不能劝说李儒离开董卓,却不影响贾诩自己去寻明主。

  “不知文和先生打算去认谁为主?”听得贾诩要出山,李儒吓了跳,但很快也就平静了下来。“能止天下兵戈”,说明贾诩要去找的明主必是能最后争得天下的人,李儒对于贾诩眼中的这个人很是好奇。

  “文优觉得,在高陵城中与我想谈的那名少年如何?”贾诩虽是问李儒叶墨如何,但是意思却也是很明显了。

  李儒听贾诩的问题之后,第次想到的就是叶家争得天下的可能性,但是想到叶家之人已经在朝中为官,李儒就觉更觉得疑惑。“文和先生觉得叶家会替代刘氏威仪天下?”

  “不会,以老夫对于归的了解,他必定不会夺取刘氏的江山。”对于这点,贾诩很清楚,也不会妄图去改变什么。

  “那不知先生是何意?”

  “在还未见到归之前,老夫自认为对于天下大势看的还是很清楚,大汉气数已尽了。但是自从叶家进入洛阳之后,大汉不断外泄的气数却突然之间止住了,甚至还有回升的迹象。现如今,似乎又有人出来搅局了,这大势,老夫也是看不明白了。”

  虽然贾诩口中“气数”“大势”等词不断出现,但是李儒却不会认为贾诩是修道成仙之类的人物。在他们这些谋士中,都掌握着或多或少的情报,根据有限的情报,这些谋士能推出的消息也是游多有少,多的也就能推算出天下大势的变化。而这,也是划分谋士等级的标准。

  “又有人出来搅局”这话引起了李儒的重视,根据他所得到的情报,这个人若是没错的话,那有八成的把握是卫仲道。没想到卫仲道在贾诩的心中评价竟然如此之高,甚至达到了可以改变天下大势走向的地步。李儒心中对于卫仲道此人,也是产生了不少的兴趣。

  “可否再问文和先生句话?”李儒不在想之前提到的那些问题,毕竟那些问题最后终有被揭开答案的天。

  “文优还有何处不解,但问无妨。”对于李儒,贾诩也是将之视为自己的个莫逆,毕竟,在董卓帐下的时候,李儒对于贾诩还是很关照的。

  “文和先生选择叶家有没有私心?”关于贾诩选择叶家事,李儒总是觉得不止是叶家逆转天下大势那么简单。

  “桦儿曾今也是喜爱穿着白色和蓝色的衣服,为人平和,待人亲善。”想到自己的长子还在时的美好,贾诩嘴角微微向上翘起。

  第六十二章:陈留会盟

  ?卫仲道在向董卓献策之后,董卓很是痛快的就答应了,当日,大军开始收拾切物资,第二日,大军开拔,前往陈留。

  等董卓军到达陈留之后,已是新年农历的三月份了,再过不久就该是春播的季节,但是董卓此时却管不了那么多,直接便是准备发诏号令天下诸侯再度以“清君侧”之名,讨伐朝中新贵叶家。

  “将军既要发诏,何须急于时。须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等切准备完毕,在发诏伐叶也是不迟。”卫仲道见董卓想要直接发诏,连忙阻止。开玩笑,假诏之事只能做这次,若是不好好准备番,那岂不是浪费机会。

  董卓自从卫仲道给他提出了假诏之计之后,再加上李儒现在不在身边,便将卫仲道当作第谋士来对待了。现在卫仲道有事情需要补充,董卓自然不会提出反对。“不知道仲道需要准备些什么,董某这就让人去准备。”

  “也无需准备太多,只需要找名擅长写文章的世子便足矣。”便以为这擅长写文章的世子对这计不重要,若是檄文不能引起其他诸侯的共鸣,那这计就得宣告失败了。

  陈留那时什么地方,那可是蔡邕的故乡,汉光武帝时期陈留董宣也曾做过洛阳令。此地亦是个文风极佳之地,要找个擅长写文章的世子倒也不是太难。

  檄文写出来之后,虽达不到叶墨前世袁绍讨曹操时陈琳所写的那般效果,却也能让人直接就感受到叶家的恶行昭著。

  其檄文中列举了叶家几大罪名:

  其:目无圣上,惑乱朝纲;

  其二:暴行昭著,不尊法纪;

  其三:不尊先贤,数典忘祖;

  其四:结党营私,排除异己。

  仅仅是四大罪名,便将叶家说的无比罪恶,仿佛不诛九族无法平民愤般。言语之恳切,用词之犀利,直把董卓说的是蒙受天大委屈般。

  卫仲道拿起檄文,看了遍之后,笑道:“如此下,便可以借天子之名昭告天下,讨伐不臣叶缺。”也只能说讨伐叶缺了,毕竟现在只有叶缺在朝中为官,甚至还有很多不知情的人认为叶缺才是叶家的家主。

  诏令出,顿时天下震动。各地无数士族之人拿着诏令,大肆渲染叶家是如何的罪恶,果真使得不少的无知之人误以为叶家当真可恶至极。

  有些地方的官吏还忠心于汉室,便没有响应这诏令,同时还派出不少人去辟谣,例如幽州牧刘豫。还有些人选择了两不相帮,既不响应诏令,也不阻止诏令在治下流传,比如荆州牧刘表。

  但是不管如何,叶家提出的“教无类”触犯了所有世家的利益,而这些世家也正好缺少个“反叶”的借口。这个时候,董卓假诏伐叶,顿时给了全天下的士族个宣泄的出口,各地响应也是络绎不绝。

  幽州,公孙瓒军营中处独立的小营寨内,三人正端坐期间。

  “大哥,你说吧,我们要怎么做,要不要去相应这个劳什子诏令。”说话的人长得五大三粗,燕颌虎须,豹头环眼。此时大声说着话,像是讨论了许久的事还没有决定好般。

  “大哥,你说,我们兄弟都听你的。”这次开口的人语气则要平稳很多。只是此人也不寻常,身长九尺,髯长二尺;丹凤眼,卧蚕眉,面如重枣,唇若涂脂。

  当中人沉吟片刻,开口道:“我刘备生以匡扶汉式为己任,如今天子蒙羞,叶缺乱政,我又能如何置身事外。只是”说到这,刘备面露难色。刘备此人如何能不知道当今局势不是像董卓说讲的那样,但是他为了自己的进身,没有点破罢了。

  “大哥,你就别只是了,既然要响应诏令,那就尽快和公孙将军商量好这事才是。”张飞不愧是个暴脾气,听刘备似乎还要犹豫的样子,直接插话说道。

  沉吟片刻之后,刘备便点头答应了。其实刘备何尝不想单独应诏,只是自己如今仅有两百余士卒,就算他去应诏,怕是也不能引起他人的注意吧。

  公孙瓒本来不想去应诏,他军人出身,做事直来直往,在看透了董卓的把戏之后,公孙就打算不予以理会。却不曾想到,虽然他自己不想理会这件事,但是他的师弟刘备对这事却是很上心的样子。

  公孙瓒深知刘备打算响应董卓的诏令是有私心的,但是毕竟同学场,加上刘备求学时便将他当作兄长对待,如今小弟要帮忙,这叫公孙瓒如何会拒绝。

  冀州袁绍听闻董卓假诏伐叶之事,更是愉快的就响应了,不仅响应了,还利用着袁家的影响力号召其他人也来响应。河内太守王匡更是不惜提前征税,甚至冒着得罪之下所有士族的风险为袁绍军准备粮草。

  袁绍响应诏令,袁术自然也不会落于气候。不仅袁术自己响应,同时还要求乌程侯长沙太守孙坚同样出兵响应。

  就这样,借着董卓给出的借口,各地诸侯纷纷响应,前来陈留会盟:

  第镇:后将军南阳太守袁术;

  第二镇:冀州刺史韩馥;

  第三镇:兖州刺史刘岱;

  第四镇:河内郡太守王匡;

  第五镇:东郡太守乔瑁;

  第六镇:山阳太守袁遗;

  第七镇:济北相鲍信;

  第八镇:北海太守孔融;

  第九镇:西凉太守马腾;

  第十镇:上党太守张扬;

  第十镇:乌程侯长沙太守孙坚;

  第十二镇:渤海太守袁绍;

  第十三镇:平原县令刘备;

  再加上董卓自己的队伍,共计十四镇诸侯。

  刘岱虽为汉室宗亲,却早就不再对日渐衰微汉室放在眼中,他想的更多的是自己的利益能不能得到保障。

  至于韩馥王匡乔瑁鲍信孙坚五人加入则是因为袁家的原因,或是被袁家逼迫,或是袁家属吏,只是为了响应袁家而来。

  马腾的女儿在去年虽然被绑架,马腾也怀疑过是董卓干的,但是直没有证据。此时董卓发诏,他若是不来那就是相当于与董卓翻脸了。至于西凉的另个首领韩遂,由于没有汉室官职,只能算作是马腾的属下而来。

  张扬则是因为不满丁原将并州交给了吕布,按理来说,他才是并州的二把手,本想等到丁原死后他可以接受并州事宜。可是等到丁原死了,他还是只是二把手,吕布上位了。

  刘备则是因为公孙瓒边顾及到要和鲜卑开战在即,同时担心刘豫会在背后扯他的后腿,所以就直接给刘备按了个平原县令的职务,同时也给了刘备三千步军作为资本。要知道,孙坚也才带了五千人过来会盟而已。

  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孔融居然会参与会盟,要知道,孔融乃是孔子的后人。不过仔细想想也就不觉得什么了,孔融虽为圣人孔子之后,但孔融也是名士族子弟,虽然其无能,但是也要维护下士族的利益嘛。

  卫仲道站在陈留城的城墙之上,看着热闹喧嚣的陈留城,脸上露出的笑容丝毫不加以掩饰。

  第六十三章:将门虎子

  ?在到了十三镇诸侯之后,董卓觉得应该不会再有人过来了,便准备了宴席会见众诸侯,同时讨论盟军盟主之事。

  董卓人端坐于主位之上,其余人按照势力大小名望高低,袁绍袁术具有左右首席,孔融次之,刘岱韩馥袁遗紧随其后,再之后,测没有什么好争的了,反正最末席坐的是平原县令刘备。

  在场的所有人当中,以刘备官职最低,势力最小,同样声望也是几乎没有。若不是念在刘备乃是卢植的学生公孙瓒的师弟的份上,恐怕刘备无法列位其中。

  “诸位都是忠于大汉的忠臣,董某先敬各位杯。”说着,董卓拿起面前的酒樽,饮而尽。

  在坐的所有人都对于这个联军的性质心知肚明,所谓的“忠臣”不过是群只想着自身利益的诸侯罢了,但却不会有人主动去挑明。毕竟,这个时代无故朝着朝廷用兵,如何能得到天下百姓的支持。没看到就连张角的黄巾起义都打着“苍天已死,黄巾当立”的旗号么。

  “前将军所言极是,在下刘备字玄德,乃是中山靖王刘胜之后。眼见大汉朝被人所把持,自当要出份力气,尽自己所能。”借着董卓的话,刘备终于有了开口的机会,言辞中忠心可鉴,实际上自行不过是将自己介绍给其他人认识而已。

  听得刘备的话之后,众人为之侧目。“没想到玄德公竟是皇室宗亲,以后当多多亲近亲近。”说话之人乃是北海太守孔融。孔融此人极重名声,平素多与其他的名士饮酒赋词。此时竟听得刘备乃是皇室宗亲,自然不会放过这个交好的机会。

  “能得孔北海的邀请,在下改日自当拜会。”刘备心中窃喜,若能得到孔融的支持,以孔融的声望,他刘备的大名必将传遍中原各地。

  董卓见孔融都开口相邀刘备,自己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连皇室宗亲的人都来参加联军了,那自己这方就更加占据大义了。虽说有刘岱加入了,但多个皇室宗亲总归是没有坏处的。

  “既然玄德公是皇室宗亲,那还请将席位朝前移动几个位置。”董卓看着刘备,开口说道。虽是商量的语气,但是言语中不自然表现出的霸道却让排在刘备之前的那几位诸侯胆颤不已。于是乎,刘备的席位下便从末位移到了孙坚的身边。

  在接下去的欢声笑语中,众人都说着些不痛不痒的话。终于,在大家都尽兴了之后,董卓开始将话引入正题了。

  “俗话说,国不可日无君,家不可日无主。既然大家响应诏令,来陈留会盟伐叶。那么,我们总该药理个盟主吧。”放下了手中的酒樽,董卓开口道。

  “不知这盟主会如何管理我等?”既然要选盟主,那自然就要先确定盟主有哪些权利了。要不然,选了盟主之后,将自己的人马都给吞并了,那不是没事干给自己找大爷嘛。

  “既然是盟主,那自然其他人要听从盟主的调遣,粮草物资有盟主统分配。盟主之统领全局,不干涉其他人的具体行动。”董卓自然早就想好了要怎么说了,就算没人问,他也会将这些东西讲清楚的。

  听董卓说盟主不会干涉其他人的具体行动,那当然就没有异议了。至于说战场上听盟主调遣,那肯定的啊,要是都不听盟主的话,都各自为战,那和群乌合之众有什么区别。

  “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就开始选盟主吧。”董卓看到下面的人都没有异议,便说道。但是看着众人都没有起来说话的,又接着说道:“既然大家都不知道该选谁,那董某便提出人,渤海太守袁本初。”

  其实董卓是十分的想选自己的,但是之前卫仲道就和董卓说过,选谁都不能选自己,最好的办法就是选出人,让那个人来选自己。

  董卓提出选择袁绍担任盟主之位,立马引来阵附和。韩馥王匡袁遗鲍信皆是阵附和,同意让袁绍担任联军盟主。

  袁术和袁绍那是生死冤家般,本来他也知道自己无法担任盟主之职,但此时见袁绍呼声如此之高,这让袁术如何能甘心。但是袁术有不能说选则自己,只能朝着乔瑁使了个眼色。

  乔瑁见袁术朝自己使眼色,自然知道是什么事情,于是便站了出来。“袁家四世三公,袁家之人担任盟主之位柙然赞同。但是,袁公路才是袁家的嫡长子,为何各位不推举袁公路呢?瑁推举袁公路为盟主,不知袁本初你可有什么意见?”

  袁绍听得乔瑁的话之后,顿时连当场杀了乔瑁的心都有了。袁绍的能力要强过袁术的,所以他才能直得到家人的支持。但是就算袁家都支持袁绍,袁绍心中都有个梗,那就是他乃庶出。

  “在下自然担任不了盟主之位,绍推举人,此次会盟的发起人,前将军董仲颖。不知各位意下如何?”袁绍见乔瑁拿出身份的事来压他,自知无法得到盟主之位了。但是若让袁术得了此次盟主之位,那自己日后恐怕在家主之争上也会输上筹,干脆,推举董卓了事。

  原本支持袁绍的众人听袁绍这么说,在心中仔细想,也是明白了什么,纷纷转口支持董卓。

  董卓在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之后,也会死明白了此事已成。再三推辞之后,董卓担任盟主之职。在担任盟主之职之后,董卓便让袁绍来掌管整个盟军的后勤。

  其实说起来,军粮什么的大多是支持袁绍的系热带来的,若是让别人去掌管军粮兵器,说不得就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在这些事都商量完折后,众人便退出了董卓的中军帐之中。

  走到外面,众人便告辞,朝着自己的军营走去。但是却有两派人马没有离去。

  马超跟在马腾身后,也是参加了此次宴席。只是马超说到底还是个小孩,而且是个爱好武学的小孩,对于这些政治上的事也不会太感兴趣。同样,对于这些事不感兴趣的还有另方诸侯带来的小孩,那便是孙策。

  马超和孙策两人在宴席上因为不是坐在同侧,便没有太多的交流。只是两人居然隔空挑眉弄眼,到后来不知为何还相互挑衅上了。

  在退出中军帐的第时间,两名将门虎子便找上了对方。若不是因为还那些诸侯还没离开,两人说不得出营帐就会扭打起来。

  在除了马孙两家之外,所有的诸侯都离开之后,两人终于是要动手了。

  现在天气实在是太冷了,然后十二没注意就感冒了。所以十二将由原本们天晚上码两章改成白天码章,晚上码章,上传时间变成上午十点前和晚上十点前,请各位读者大大见谅,抱歉。

  第六十四章:君臣不负

  ?“董卓匹夫以朕的名义诏令天下,号召朕的大臣来反对朕,不知诸位爱卿有何看法?”朝堂之上,刘协此事是火冒三丈。

  殿中的诸臣面面相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董卓在陈留会盟,假诏“伐不臣清君侧”的消息他们自然早就听说了。但是,董卓借着司徒叶缺提出的建立教堂事来号召其他士族,甚至朝堂中就有大臣的家族参与到了其中。这让这些个大臣能说什么?

  “陛下,此事的起因不过是司徒大人引起的,讨伐的对象也只是司徒家,老臣恳请陛下早作决断啊。”前司徒袁槐这个时候站了出来,也不说要求惩办叶缺,只说董卓要讨伐的对象,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刘协何尝不知道此事的起因,只是刘协却不能无故惩办叶缺。不说叶缺是刘协的老师这条,只说惩办了叶缺就意味着向董卓妥协这点,刘协便不能动叶缺。若是惩办了叶缺,他身为天子的威仪何存?

  “陛下,常言道: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如今天下士族几乎全部都站在董卓那边,陛下难道还不能下定决心吗?”袁槐见刘协坐在龙椅上还不能拿主意,便决定加上把火。

  “还请陛下三思啊,以江山社稷为重,以天下百姓为重。”袁槐的话出,顿时陆陆续续又有许多大臣站了出来,跪在殿堂之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