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口说道:“某擅长的是统领骑兵攻击,不擅长守城。”

  这下,常林再次愣住了≡己知道不是这行的料,勉为其难的坐上这个位置,本想大不了死而已。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个统兵的,自己可以不死了,但来的人居然专业不对。这心情,简直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看到常林发愣,叶墨开口道:“无妨,我们只要暂时收住几日便成。圣上不日就会派遣援兵过来,叶家也还有人会来。”

  听叶墨这么说,常林总算是好受点了。“我们先去营中,商量下接下来来的对策吧。”

  “好。”叶墨也正有此意,便答应了下来。接着,叶墨又转头对着叶三说道:“你先去探探附近的地形,看看有没有什么小路能直接越过关口。”

  叶三领命而去,剩下的几人正要往营中走的时候,叶墨突然停了下来,看着常林,开口问道:“常先生的表字可是伯槐?”

  明后两天考试,上午更新取消。如果有时间,会在当天就补上,但如果没时间的话,会在以后补上。算是请假吧,首次请假,十二在此先向大家致歉。

  第六十七章:联军夜袭

  ?常林,字伯儒。河内郡温县人。190年因为联军伐董,因为常林的叔父得罪了王匡的门生,被押入大牢。后常林找到王匡同乡胡母彪,这才使得常林叔父出狱。之后,常林家避乱上党,直到后来投奔曹操。

  开始听到常林叶墨只是觉得熟悉,毕竟三国时期能力太多了,常林又是个文官,自然不那么出名。要不是因为常林有个牛人同乡,叶墨也不会了解常林这个人的。常林的同乡不是别人,乃是司马八达之的司马懿。

  在确认常林就是历史中的那个常林之后,叶墨就在思考如何让常林比历史中更早的出仕。若是原来,叶墨自然不会费着心思,但是现在,叶家已成众矢之的。暗地里推出个有叶系烙印的官吏总比培养名叶家之人来的好些。

  常林听叶墨叫出了他的表字也不以为意,虽然常家已经没落,但是自己在乡邻中还是有些名气的,常林也只当叶墨曾今路过过他的家乡,因此才知道他的表字。

  几人坐在中军帐内,叶墨正询问着常林汜水关的守备情况。

  听着常林的回到,叶墨也是知道了大概,汜水关有守军五千,倒也是经常操练,说不上是精锐,但是也比般的地方守备军强上筹。

  至于关内的军械,因为常年不用的原因,再加上没有好好保养,有些早就腐朽了。但是箭矢礌石滚木倒是还算齐备,只是原本关内有几架床弩,现在已经无法继续使用了。

  “对了,关内有个地下室,里面还有好些猛火油。”正在常林向叶墨通报的时候,旁的个中年统领开口道。

  “嗯?”叶墨有些吃惊,猛火油,那就是石油原油啊,有这东西的话,那么守住汜水关的把握就有大分了。“那东西有多少?”

  看叶墨对这东西似乎挺感兴趣的,那个中年统领也很高兴。“大概有三十来桶。”

  三十多桶猛火油,说多也不多,但是只要用到了地方,那还是能发挥出很大的作用的。这些东西看来定要好好保存,不能让别人知道了。“你是怎么知道的?还有,有多少人知道这些东西?”叶墨看着那名中年统领,冷冷的问道。

  看着叶墨的眼神,中年统领顿时觉得后背有些发凉。“大人,末将,末将是守备汜水关最久的个人了,所以,所以末将知道这些东西。除了末将之外,没,没有其他人知道了。”中年统领结结巴巴的将话说完,生怕哪里说错了会被叶墨干掉。

  “记住,这件事,除了我们现在在的这些人,不许透露出个字。这些东西关系到我们能不能守住汜水关,所以”说到这,叶墨眼光扫过在场的每个人。

  “末将明白,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的。”在场的人见到叶墨冰冷的眼神,哪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纷纷应和道。

  “带我吧。”看到这些人都纷纷表示不会将这事说出去,叶墨也就不再到这件事上纠结了。之前的恐吓,不过是想让这些人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而已,至于会不会被透露出去,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行人走到关墙靠东边的个角落,中年统领望四周看了看,发现没有人注意这边,就叫几个人帮忙推开了块看似嵌入山体的巨石。

  “你们几个,在这里看着,我和他进去。”叶墨走到露出来的洞口前面,没有闻到有刺鼻的气味,便知道那些猛火油保存还是很完好的。叶墨指着之前的那名中年统领,让他和自己起进入地下室中。

  进入洞口,中年统领拿出了支火折子,两人便就这这点点火光往下走去。石阶还是很平整的,说明当时修建这个地下室的人还是很用心的。看着火折子上的火光有些微微的摇晃,说明这个地下室的通风孔还没有被堵住,或者说通风孔修在很隐秘的地方,不会让人注意。

  只是玩下走了大概五六米的样子,就到了底了。也是,这里存放的毕竟是军用物资,要是地下室修建个几十米深,那等这些东西拿出来的时候,搬运的人差不多也得累趴下,而且还会耽误军情。

  整个地下室并不大,但是三十多桶的猛火油也只是占用了不到三分之的地方而已。

  叶墨用手敲了敲那些装着猛火油的木桶,敲击声很是沉闷,换了几个敲,依旧如此,说明这些猛火油还是保存的挺好的,没有出现泄露的情况。因为只有装满了东西的木桶敲击声才是沉闷的,否侧的话就会显得很清脆。

  “我们上去吧,这里你们几个每天在远处盯着就可以了。”叶墨看着这些猛火油,虽然还没想到用途,但是这些守城的东西多些还是好些的。

  两人回到地面上,也没多说,其他人也不敢问,但是看叶墨的样子他们也能猜出来里面的东西和之前说的应该不差了。

  在众人中随便安排了个人看着这个地下室的入口,之后几人便巡视了下关口,然后便重新回中军帐中讨论军情去了。

  因为还不知道董卓军的行动,所以叶墨等人也只能加强警戒。现在援军还没有来,总不能带着五千士兵去偷营吧。不说别的,就算成功了,面对着十四镇诸侯的联军,到时候谁能跑得出来?

  众人正在军帐中推测董卓军的行动的时候,之前的那个守卫带着探查地形的叶三进来了。

  “怎么样?”顾不得叶三身上的满身灰尘,叶墨直接便问道。

  “能怎么样?我们在这个地方守了这么久了,还不知道这个地方么?怎么可能还有小道能直接通过关后面去?”那个守卫还在因为之前叶墨对常林的态度耿耿于怀,现在看叶墨居然还想要找出条小道,顿时不屑道。

  没理会这名士兵,叶三喘了口气,说道:“有。”

  这个“有”字顿时吓了在场的所有人跳,他们在这个关口守卫了这么久,居然还有条他们不知道的小道。

  “怎么可能?”那名士兵直接便开口说道。

  叶墨没有说话,直接边将副汜水关周边的地图摆到了桌子上。不得不说,这个时期的地图还真是不好多说什么,至少叶墨这个曾今地理学的非常好的人看着这个地图也是很长时间才勉强看明白。

  叶三本身就是系统召出来的名战士,要是看不懂地图那不就完了嘛,虽然说看惯了叶话的地图再看这个恨得是很困难的说。

  食指点在地图上,然后路划过。很明显,这就是叶三发现的小道。

  其他人看这个图倒不会有什么困难,毕竟看多了嘛,而且还没有见过更好的货,便觉得这个已经很好了。看到叶三的手指划过的地方,众人顿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说不出话来。

  还是中年统领站了出来,说道:“这个应该算不上吧,毕竟,要走这条道就要爬个数丈高的悬崖,谁能有这本事呀?”

  “就是呀,那么高的悬崖,还没有抓手的地方,谁能爬上去呀?”众人附和道。

  “我能。”看着帐中的众人,叶三面不改色,平静的说道。

  “这里暂时有叶三带十个人守住,不要让敌人从这过就好。”叶墨看着这场面有些不对,便开口说道。确实,守住个悬崖,有这么点人也够了。

  叶墨开口了,其他人也就不好多说什么了,而且带走是个人对于整体也没有大的影响。

  “今天大家先回去休息吧,还有,注意敌人最近可能回来夜袭。”这个时候,这个气氛,也没什么好讨论的了。再加上天色确实已晚,叶墨便让这人人各自回去休息。

  听叶墨说要敌可能会夜袭,众人皆是不以为意,打算随便安排几个人糊弄糊弄算了。毕竟,谁能知道敌军的动向啊,而且这些人有不是穿越党,就算是穿越党,叶墨也还是不能肯定敌军就会来夜袭,毕竟,历史已经有大的改变了。

  虽然其统领不把叶墨的话当回事,但是常林却不同,他虽然是个文人,却也知道军令如上。如今叶墨过来了,虽然名义上叶墨不是汜水关的主官,但自己同样也不是,便打算听叶墨的安排。毕竟,就算敌军没来,那也没什么损失。

  常林要增加守夜的士卒,那些统领无奈了,毕竟常林在他们心中威望还是挺高的,于是便增加了七百士卒巡夜。

  其他人退出了中军帐,帐内就只剩下叶墨四人了。叶墨吩咐伙房给叶三弄点吃的之后,几人便在帐中讨论了下汜水关的情况。

  最后,众人得出了结论,若是就凭借这些人,在敌人不眠不休的情况下,最多也只能抵挡个三五日。虽然联军无法摆开大部队齐攻,同样,自己这边也只能上部分人,最后就成了双方拼消耗,只是自己这方有个关墙罢了。若是联军有攻城利器,那能守关的时间还要大肆缩短。

  讨论了阵,但没得到什么好办法之后,叶墨等人也就去睡觉了。

  半夜时分,外面突然传来阵鼓声和喊杀之声,顿时将叶墨等人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坐在床榻上,叶墨揉了揉脑袋,迷糊的睁开了眼,竖耳听着外面的声音,喃喃道:“还好早到了天,要不然这仗就难打了,搞不好董卓还真会打进洛阳去。”

  第六十八章:斩将擒敌

  ?叶墨在之前就有布置,因此,即使听到外面的喊杀声,却也不着急。

  不急不缓的穿好衣服,叶墨甚至还有时间想想是谁来夜袭。在历史中,本是袁绍派孙坚来攻击汜水关,而鲍信为了抢功,让他的弟弟鲍忠带着三千马步军抢先来偷袭,这次怕就是鲍忠带着的人马了。

  带叶墨切穿戴好之后,发现帐中只剩下叶福人了。至于叶三和叶真,却是不见了人影。

  叫醒叶福,叶墨问道:“诶,他们两个呢?还有,这时候你都还睡觉?”

  叶福揉了揉眼睛,看到是叶墨,便打了个哈欠,说道:“干嘛呀,还睡觉呢?他们两个去关墙上了吧,你也赶紧去吧。”说着,叶福翻了个身,又想继续去睡了。

  叶墨这下看傻了,看玩笑呢,虽然说敌军不可能会攻下汜水关,但像叶福这么淡定,这是缺心眼吧。“赶紧起来,和我起。”

  叶釜过身,白了叶墨眼,道:“我有不是武将,我去干嘛?”

  听叶福这么说,叶墨也是反应了过来,不过好像自己也不是武将的呀。于是,叶墨有准备去睡觉了,反正知道鲍忠的那点人肯定打不过已经有准备的汜水关守卫的。

  看到叶墨有准备去睡觉,叶福却突然来了句:“你身为汜水关目前的最高统帅,居然不去关墙上查看情况,这让将士们怎么看?”

  叶墨恍然,是啊,虽然叶墨没有任命说是汜水关主官,但是在汜水关守将已经逃走之后,叶墨的到来在其他的将士心中那就死汜水关的主官了。

  得到叶福的提醒,叶墨也是赶忙朝帐外走去∵出军帐,看到外面的士卒虽忙而不乱,看来也是有人在指挥。

  军营中,常林的身影在其间穿梭,指挥着士卒将捆捆的弓箭搬上关墙,同时又要安排被抬下来的受伤的士卒送去军医处救治。虽然说常林自己在军营中跑来跑去,却将这些琐事处理的井井有条。

  和常林打了个招呼之后,叶墨便朝着关墙上走去。上了关墙,却发现来犯的敌军此时已被消灭的七七八八了,而剩余的那数百人要么转身开始逃跑,要么靠着不多的几面盾牌龟缩在关墙和山体相连出的角落里。

  叶真此时真拿着他的那张射雕弓,在指挥其他士卒的时候还不忘随手点射几个人。而关墙上的那些弓箭手在叶真的指挥下,也是杀伤力大增。

  扫视圈下来,叶墨却没有发现叶三∵到叶真身边,了解了下之前的情况,发现与自己的猜测有了下出入,鲍忠因为见汜水关人少,居然仅带了千五百马步军。不过仔细想想还真是可能,毕竟叶墨所知道的那次鲍忠偷袭是在华雄已经带了人来增援汜水关的情况,带的人当然要多

  “那鲍忠何在?”叶墨问道。这可算得上是汜水关首战,打赢了虽然涨士气,但是直接能杀了鲍忠,那就更加完美了。

  叶真听叶墨问起,指了指关下那名被枝精铁长箭钉在地上的武将,道:“那将来便嚷嚷着要和我们守将战,叫嚣着说我守关众人无人能敌他,属下见过不,便箭将他射死了。”叶真本来在叶墨面前是不会自称“属下”的,但是在叶福的敦敦教导下,还是发现了叶墨的些许优点,便也改口了。

  听叶真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将鲍忠杀死了,叶墨默默的不说话了,只是伸出了大拇指。

  鲍忠不是什么大人物,大历史上也是只留下笔,那就是攻击汜水关的时候被华雄刀斩于马下。但也不能说鲍忠不厉害,能在三国史上留名的人,都不能说是简单的人物,只是相比之下不那么出众罢了。

  “叶三又何在?”在关楼转了圈,愣是没有发现叶三,倒是让叶墨有些担心了,该不是被流矢给射伤了吧?

  “叶三上悬崖了。”听叶墨问起叶三,叶真朝着悬崖处看了眼,然后便指着个方向说道。

  顺着叶真手指的方向,叶墨果然看到右侧的山崖上有数十人影在晃动。“要不是因为叶三带着人在那也能压制下下面的敌人,我们的损失可要大很多。”叶真突然说道。

  事实上,鲍忠带来的人虽然不多,但是弓箭手还是有不少的。若是只依靠关墙和对方对射,汜水关的损失真的会大很多,毕竟对方也是带了重盾过来的。而叶三带着人在山崖上压制敌人的弓箭手,使得这仗也容易不少。

  “敌人要投降了,准备下去接受俘虏吧。”听完叶真的话,叶墨也是点了点头。正此时,关下的敌军终于是受不了了,开始要投降了。

  待到战后的事情处理完之后,已经是四更天了。于是,诸位统领又聚集在中军帐中,开始报告这次联军夜袭的战损和收获。

  “这次受伤的士卒有百多,重伤的有三十多。箭矢损失倒是不多,加上战利品,物资倒是没什么损失。”常林首先开口,毕竟,直是他在统筹物资的数量和安排受伤士卒的问题。

  “受伤的那些士卒情况怎么样?”叶墨倒是不担心别的,只担心那些受伤的士卒。毕竟,在这个时期,军医还没有很系统的个说法,大部分的军医都是临时从乡下郎中里拉进来的。

  “轻伤的还好办,处理下就好。关键就是那些重伤的,伤到了重要部位,现在军队中的这些郎中根本就不会,要去最近的城里请大夫。”常林也是无语,之前他倒没发现这个问题,但是问题真来了那就是大问题啊。

  听常林这么说,叶墨也是沉默了。从二十世纪过来的他,对于这种事还是很有感慨的,终究是医学院出来的,尽管没学医,但是学校关于医德的教育却是不少。看样子教堂的建设必须要加快了,而且多赚钱召唤僧侣啊,这可是政委加军医,双重人才呀。

  “先派人去请大夫吧,多给些钱,兄弟们的命可不能因为点小伤给丢了。”叶墨感慨了句,却然给在场的几位统领听得是心里热乎乎的,什么时候做长官的会和他们这些吃皇粮的称兄道弟呀,还把他们的命看的这么重。

  “对了,今明两天之内定还有叛军过来,不要松懈。”看着就要散去的众人,叶墨突然想到什么,开口说道。

  果不其然,当天下午,马腾带大军杀到。孙坚因为还对皇室抱有忠心,故而并没有请战,倒是马腾名义上的下属韩遂却是积极了次,却将马腾也给扯了进来。

  “贤弟,这首战就看你的了。”马腾对于韩遂这么做很是不满,这个出头鸟可不好当,于是便有将这个问题抛回给了韩遂。

  “兄长既然这么说,那就看弟弟的。”韩遂豪迈笑,抱拳说道,心中却在暗骂马腾是老狐狸。

  “成宜,你去。”韩遂对着身旁的位骁将说道。成宜本来也是位军阀,但是实力太过弱小,被韩遂给兼备过来了。

  “主公,且看属下的。”成宜怎么说也做过军阀的头头,本身的智力不是太高,但是武力却也是达到了二流的巅峰的地步的。

  “上面的守将听着,要么纳关投降,要么下来受死。”打马到关下箭之地外,成宜的大嗓门便开始喊了起来。

  “成宜?有意思。”叶墨听到这个人是成宜,顿时来了兴趣了。若是自己培养他的话,不知道能培养到什么程度,还真是期待啊。

  想到这,叶墨转头看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