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其他诸侯们问道:“各位以前可听说过有那个大家族叫做叶家?”

  议事帐中的诸位面面相觑,却又纷纷摇头,表示没有听说过有呢个家族是姓“叶”。

  “莫非叶家乃是先秦遗民?”之前卫仲道说的话她们呢也都听清了。这时,董卓问大家有没有听说过叶家,却没有人听说过。登时,刘岱站了出来,猜测道。

  听到刘岱的猜测,其他的人也是相互对视了几眼,纷纷表示赞同。

  个家族,能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却不为人所知,再加上居住的地方居然是在南匈奴的地盘上,这就更让人怀疑了。

  而所谓的先秦遗民,有个统的名字称呼他们——老秦人。所谓的老秦人指的就是曾经在春秋战国时期,处于秦国统治下的那批百姓的称呼。

  由于秦国的商鞅变法,使得秦国的百姓相较与六国的百姓更加的好战善战,这也使得天下之人将这批人和其他汉人分开来,称呼他们为老秦人。

  “老秦人?”董卓听完刘岱的解释,仿佛也是觉得很有道理。若非如此,有哪个家族会不为这在坐的诸侯所知晓的呢?

  “将军,属下在从西凉过来的时候,听到了个很有意思的说法,不知将军想不想听?”就在这个时候,李儒像是想到了什么,对着董卓说道。

  董卓在认定叶家乃是老秦人之后,心情顿时晴朗了很多,便冲着李儒说道:“文优听到了什么有趣的说法,还不说来听听?”

  “属下听说,叶家的祖先乃是五帝之的瑞琐,叶家真是五帝瑞琐叶子高所传下来的古老家族。将军,您说这个消息是不是很有趣呢?”说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李儒满脸笑容。

  董卓在刚刚听李儒将这个消息的时候,顿时觉得李儒是在耍他,但是仔细想了想,却发现,这个传言还真是个好消息。

  “文优啊,你派人,去将叶家乃是老秦人的消息和这个叶家乃是叶子高后人的消息都好好的宣传出去。不能让个这么重要的消息流通这么慢呀,毕竟这个消息可是非常有趣的!”董卓说完之后,哈哈大笑。

  卫仲道最初还不知道李儒说那个消息的用意,但是在董卓发完命令之后,他顿时明白了。这可是招釜底抽薪之计呀,只此计,便能让朝廷后院起火,无暇他顾。

  原本卫仲道还以为李儒不过如此,但是此时,他发现自己终究是托大了,小视了天下英豪。想到这,卫仲道的眼中的瞳孔微微收缩阵。

  第七十二章:后院起火

  ?在之前,关于叶家的由来的消息虽然在西凉地区开始传播开来,但是流传的速度并不快,范围也说不上广。

  但是,在董卓的示意下,十四镇诸侯所管辖的地方都开始流传叶家乃是老秦人以及是外地颛琐前章出现错误,十二道歉,不过还好不影响阅读。后代的流言。而在司隶地区,有卫仲道和李儒这两名天下顶尖智者的指挥下,这个流言的传播速度更是迅速。

  洛阳城内,家客栈内。好吧,还是那家和叶墨很有缘的客栈,以后就叫这家客栈有缘客栈好了。

  “你听说了吗?当朝司徒叶缺大人竟然是老秦人啊。”名食客神秘兮兮的冲着旁边个人说道。

  “什么呀,你的消息早就过时了。”这名食客看了看四周的情况,靠到之前的那名食客耳边,说道:“我听说呀,叶家乃是颛琐的后代。颛顼那可是皇帝的孙子,真正的神族后裔呀。”

  “有你说的那么神吗?”第名食客听第二个食客这么说,显得很是怀疑。神族后裔,那不就是神仙吗?

  看第个食客说话声音大了,第二名食客连忙用手往下压了压,示意那人声音不要太大◇右看看,见没有人注意到他这边之后,这名食客才说道:“当年汉高祖乃是赤帝化身,斩白帝而建立大汉朝。如今叶家乃是颛顼后裔,据说这颛顼是黄帝之孙,又曾辅佐水神少昊。这大汉朝啊,怕是”

  说道这里,第二名食客摇了摇头,满脸的叹息之色。

  “照你这么说,拿着大汉朝岂不是”第名食客听第二名食客这么说,顿时满脸诧异的问道。

  “慎言!”第二名食客听第名食客这么说,顿时打断了他的问话。“上面的事情,咱们还是慎言,听听就算了。”

  “两位兄台,在向刚听你们讨论叶家的事情,能不能细细给在下讲讲?”突然,有名书生打扮的人走到两人面前,行礼问道。

  第二名食客看到个不认识的人过来,连忙还礼,说道:“兄台可能听错了,在下刚才只是和朋友讨论了下周礼而已,并未谈论叶家。”

  “那打扰了。”书生见这人不原和他说起,便说了声,直接离去了。

  “为什么不能和他说?”第名食客见第二名食客将那书生赶走了,便开口问道。

  第二名食客白了第名食客眼,然后夹起筷子的菜,边吃便说道:“慎言!刚和你说,你就不记得。”没理会第名食客接下去的反应,第二名食客直接便大口吃了起来。

  在第二楼的雅间,有人正在里面交谈。而交谈的内容不是别的,正是关于叶家流言的这件事。

  “奉孝,你说这个传言会不是真的?”房间内的其中人问道。

  郭嘉喝了口酒,然后才看着问问题的那人,笑着说道:“不管是不是真的,总之肯定是针对叶家的出阴谋。呃”说到这,郭嘉美美的打了个酒嗝,然后继续说道:“果然是好酒啊!”

  另名稍长些的人看着郭嘉如此放荡,简直将读书人的面子都给丢尽了,微皱眉头,此人说道:“奉孝,你就不能不要在我们讨论事情的时候喝酒?”

  “酒,乃是世间美味,提升醒脑,不喝酒,怎么和你们聊天?”郭嘉看着那人脸的郁郁之色,全然不在意,继续打着哈哈说道。

  “唉。”叹了口气,每次说郭嘉郭嘉都会这么说,真是死性不改。不再理会郭嘉,这人就流言之事说道:“叶家此次难免会被汉室打压,此次叶家怕是躲不过去了。”

  “仲德言之有理,叶家此次怕是在劫难逃。这事恐怕背后有高人在推动啊。”原来,之前那呵斥郭嘉之人竟是程昱。

  “我说元直,你就不能有点自己的见解么?怎么仲德说什么你就觉得什么是对的?”郭嘉听徐庶这么说,有些不满了,顿时开口说道。

  徐庶听郭嘉这么讽刺自己,也不生气,只是笑着说道:“仲德说的有力,我赞他的观点,怎么就说没有自己的见解?”俨然,徐庶是早就习惯郭嘉的嘲讽。

  “我说奉孝,你说元直没有自己的见解,那就将你的见解拿出来,让大家看看如何?”这个时候,又人说话了,说话的这人却是姓荀名彧字文若。

  看着荀彧,郭嘉先是笑了笑,然后才说道:“此时说不定会让叶家因祸得福也不定。”说完之后,也不理会其他人的错愕与不解,再次拿起酒壶,又是大灌了口。

  “陛下,关于城中的流言,不知到陛下有没有听说过?”朝会上,老臣杨彪站了出来,对着刘协说道。

  刘协听杨彪这么说,顿时眼睛朝着叶缺的方向看了眼,然后才说道:“爱卿说的是关于叶家的流言吧,此时朕已知晓。”

  杨彪见刘协没有生气,而叶缺也是没有反应,便大着胆子继续说道:“不知道陛下打算如何处理这条流言?”

  “无非是些市井之民的闲谈而已,何须关注?”刘协自然是不在意这些东西。

  “陛下,须知无风不起浪啊!”这时候,又人站了出来,却是王允。见刘协不打算处理这件事,王允这个汉室忠臣自然要出来提醒刘协。

  刘协看着王允,也知道此人乃是朝廷忠臣,所以也就没有发作,依旧是平心静气的说道:“市井流言而已,爱卿何须担心?”

  “陛下可曾听过‘流言止于智者’之说?”又是人站了出来,乃是太医吉平之子吉邈。

  “此话出自荀子·大略,朕自然听过。”刘协想要看看吉邈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也就笑了笑,回答道。

  “既然陛下知道流言止于智者,但如今这个消息在洛阳城中是愈演愈烈,期间不知经历过多少智者之耳,却依旧没有丝毫要停止的意思。陛下,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吗?”吉邈虽然也是名忠君之臣,只可惜以他的智商还看不透这个局。

  吉邈声泪俱下要求刘协处理这个流言,而吉穆身为吉邈的弟弟,自然挺身而出,要支援吉邈。至于其他的大臣,虽也有人看出了这个局,但是所谓三人成虎众口铄金。在整个洛阳甚至是天下之民都这么说之后,那这事就算没有也变成有了,所以,个个也是不开口为叶缺辩解,只是选择了沉默。

  看着殿下之人无人为支持叶缺,而叶缺也仿佛是认命了般,只是站在那不说话。刘协脸色阴沉,道:“叶缺留下,随朕去御书房。其余人,若无其他事,便退朝吧。”

  第七十三章:大才来投

  ?“大人不担心会被圣上猜忌吗?”看着和之前依旧没有什么变化的叶墨等人,常林不解的问道。

  流言在叶墨两次料中敌人来袭,然后叶真击败敌军之后产生。尽管常林的智力在三国众多的谋士文臣当中只属于二流行列,但是流言产生的时间不早不晚,自然让常林看出了丝猫腻。

  叶墨听常林这么问他,却也没有太过理会,继续将大口肉放进口中。这个时候,叶墨总算是放下了筷子,看着常林,叶墨问道:“流言产生之后,关中将士可有军心浮动?”

  “士气高昂,未见军心浮动。”常林如实说道。

  “那可有将士不听号令?”叶墨继续淡淡的问道。只是再问常林这话时,叶墨有拿起了搁置吓得筷子,又是夹了大块肉。

  “令行禁止,未发现将士不听号令。”回答这话的时候,常林咽了口唾沫,然后才用无比郁闷的语气回答道。

  自己在找叶墨聊天,可叶墨居然边吃饭边和他交谈,这让还没吃饭的常林如何受得了。好吧,叶墨个吃就算了,忍忍就好了。但是叶福叶真以及叶三在边吃饭不说,还在抢肉啊,简直不能好好玩耍了。

  “将士们士气高昂,且又令行禁止,那你还担心什么?”听着常林的回答,叶墨觉得很是无语,便说道。

  常林听叶墨这么说,也是下就反应了过来:对呀,自己只管守住汜水关而已,其他的切都与自己无关啊。

  常林也不是个磨叽的人,见叶墨都不担心他自己得事,那自己又何必要凑这个热闹呢?当下,常林便朝着叶墨行了礼,然后便退出去了。

  看到常林退出去之后,叶墨等人瞬间就恢复了正常。原来,之前看到了切只是为了让常林推出军帐,在常林未到中军帐的时候,叶墨行人便已经开始了这个问题的讨论,只是常林的突然到来,这才使得开头那幕出现。

  “少爷,你说刘协这次还会选择相信我们吗?”叶三看着叶墨,问道。只是在叶三的话语中,却不能感到多少的担心之意。

  “他爱信不信,要我说为什么要选则扶持刘协,少爷你自己当皇帝不是挺好的么?”叶墨还没说话,旁的叶真便抢先说道。叶真崇尚的就是弱肉强食的草原规则,刘协此人说起来也是没有什么大的能量,如何能比得上带着帝国系统回来的叶墨。

  叶墨看着叶真,也不去反驳,只是笑了笑,看着叶福,道:“你觉得我们接下来该如何计划?”

  叶福算是躺着中枪了,本以为自己只要呆在个角落就可以被其他人所忽视,没想到,还是被叶墨扯了进来。

  “少爷既然不打算当皇帝,为何不选择扶持个好掌控的人,而要选择这个没事都能搞出点事的人来当皇帝?”叶福也很是不解,有这么更大的能力,不自己称皇就算了,但是选择刘辩当皇帝也总要比刘协好控制些的吧。

  “若是扶持刘辩,那还不如我自己来当呢。”白了眼叶福,叶墨说道。诚然,刘辩要比刘协好控制,但是,刘辩真的不适合当皇帝,还是安心当他的王爷好了。

  叶墨心不想当皇帝,而是选择扶持个很难控制的刘协。叶福等人曾多次提出要求,让刘协让位给个好控制的人,或者是直接自己上,但是叶墨也是每次都拒绝了。

  至于说那个不好控制的小皇帝刘协,说实话,叶墨之所以扶持他是因为汉室没人了,而刘协也算还有点小智慧,这才让刘协得到机会,下便成了大汉的最高掌权者。

  叶墨既然能够扶持起来个人,那自然就有可以这个人下台的能力。所以,叶墨从来不算很担心刘协会对叶家怎么样。若是刘协真的起了这个心思,那叶墨保证刘协会死在自己前面。

  “你们说,我们使用老秦人的身份,可以吗?”沉默了片刻之后,叶墨看着其他三人,问道。

  叶福听了叶墨这话之后愣,在最初了解了这个世界所处的时代背景之后,叶墨便强烈要求让所有被召唤出来的人都有汉人的血统,但是现在,叶墨居然说要变成老秦人。

  “为何?”叶真看着叶墨,冷冷的问道。

  “既然全天下都认为我们是老秦人,那为何不顺应他们下呢?”当然,叶墨虽然嘴上只是这么说,但是想到的却不止这

  叶墨既然说了,其他人般也不会反对他的意见。好吧,系统召唤出来的人是不会反驳叶墨意见的。于是,叶家也就正式成为了老秦人留下的后裔。

  正当几人聊完了这事,然后再闲聊的时候,有名传令兵突然走了进啦,说道:“门外有个青年书生想要见叶真将军,不知道叶真将军是不是有时间?”

  “嗯?”叶真发出了声诧异的声音,然后才对着传令兵说道带那名青年书生进来中军帐。

  青年书生走进中军帐,首先映入叶墨等人眼中的便是这名青年书生脸色白的吓人,像是久病未愈般,那种病态的白的十分明显。

  头上的头发虽然已经盘了起来,但是还是能看得出这人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清洗过自己的头发。

  “就是你想见我?”看着眼前的这个人,叶真问道。

  “真是草民想见叶将军。”青年书生不卑不亢,直视着叶真,眼神丝毫没有慌乱之色。

  “那你想见我确实为何?”看着此人,叶真也是起了兴趣,好吧,就算叶真没起兴趣,但是叶墨还好说会让叶真探探来人的底的。

  青年书生的眼神扫过叶墨三人,却不说话,但是意思已经十分明显,那就是让叶墨暂时回避下。

  看着青年书生的眼神,叶真却是笑了笑,说道:“无妨,这几人乃是本将军的家人,有何事但说无妨。

  听叶真这么说,这名青年书生也就不再卖关子,直接便说道:“叶家流言,想必叶将军听过。但是,不知道叶将军可否想过应该怎么应对这些留言对叶家的影响和会给叶家带来的灾难。”

  “难不成你与办法?”看着这名青年男子,叶真饶有兴趣的问道。

  “草民不才,或许有那么点想法。”青年男子这个时候口中虽然说有办法应对此次事件,倒是让叶墨等人吓了跳。

  “你叫什么名字?”叶墨这个时候忍不住了,终于开口说道。

  “在下戏志才。”原来戏志才因为身为贱民滞后,所以朝廷不给于他重用,就连其他的地方诸侯,也是见他出身不善,不能接纳他。

  戏志才怀才不遇,只能徒叹老天不公。正好这个时候,叶真在汜水关击败联军的进攻,而与此同时,董卓开始大肆宣扬关于叶家的流言,这便让戏志才看到了自己的希望。

  第七十四章:援军到来

  ?“在下叶墨,表字归。久闻先生有鬼神莫测之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先生来此,不知有何指教?”听到青年书生自戏志才,叶墨顿时震惊了呀。顾不得戏志才此行是来找叶真的,叶墨直接便站起了身,冲着戏志才行了个躬身礼。

  戏志才看到叶墨冲着自己行礼,虽不知叶墨为何人,但是能待在叶真身边,想必是叶真极为信任的人。想到这里,戏志才连忙移到旁,不敢受叶墨如此大礼。

  “归先生何须如此,草民不过是落魄书生。”戏志才听叶墨赞叹自己,心中十分高兴。暗道:此人莫非是颍川派士子,否则如何能知道我的名字?不过,也算他有眼光,或许可以结交番。

  叶墨自然不知道戏志才心中所想,听戏志才只是说自己为个落魄书生,而且从戏志才的语气中听出了他的丝丝不满,想必是对于现在士族与其他百姓之间不平的不满,甚至是受了什么气才会这样。

  “先生何须自轻?以先生之才,就算是任三公之职,又有何不可?”叶墨对于戏志才也不算是很了解,历史上对于戏志才的描写实在是太少,只是知道郭嘉乃是戏志才的接班人。

  “草民不过是贱民,依先生之见,如何做三公?”戏志才听了叶墨的话,误以为是在暗讽自己,顿时也是出言不逊。

  戏志才此人也是桀骜不驯之人,若是别人对他以礼相待,他自然以礼相回。但是,谁要是看不起他的身份,他自然不会再对那人青眼相待。

  听出了戏志才言语中的嘲讽,叶墨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所说的话的不妥之处。“墨并无讽刺先生之意,还请先生见谅则个。”叶墨连忙对着戏志才在读行了礼,带着歉意说道。

  “哼!若非叶司徒先前所提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