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厕所。

  看着常林和叶真起走了出去,叶墨和叶福相视笑,也是佝偻着站起了身,朝着茅房的方向跑去。

  第七十七章:士气跌落

  ?这边常林认叶墨为主,群人是欢天喜地。而另边,冯芳则是焦躁不已。

  随着约定的日期越来越靠近,冯芳越是觉得不安。因为夏牟的原因,冯芳原本准备接收汜水关原本的守军的愿望落空,使得自己手下依旧只有两千五百人,还不得不听从叶墨的安排,每天都要调些人出去值哨。

  想着目前的这个情况,冯芳真心是想哭的心都有了≡己要是不按照之前那个神秘人的说法去办,想必自己的命随时都会没有,毕竟身手不如人啊。但要是那样办的话,自己的命估计还是可能会丢啊。

  思来想去,个是可能会丢命,个是定会丢名,还是得赌把。“妈的,拼了。要是这次能活着,那下半辈子的荣华富贵就不用愁了。”冯芳下定决心,终于决定要赌把了。毕竟,不拼不博,人生白活嘛。

  在下定决心之后,冯芳就开始的经常陪自己的部下起吹牛打屁,交流感情,收买人心,用心不古,居心叵测总之,就是在和部下联络感情,别到时候自己行动的时候指挥不动自己的这些个部下。

  在联军士兵没有攻击汜水的时候,日子还是很平静的。

  好的天气,晴空万里;好的季节,春风如絮;好的地点,繁花点缀。只可惜,没碰上好年景。

  “大人,关外联军大部队正在朝这我们这过来。”中军帐内,名斥候冲进了帐内,朝着叶墨说道。

  果然,联军还是会像历史样首先攻击汜水关。在历史上,袁绍会在即将攻下汜水关的时候转而进攻虎牢关是因为袁槐被董卓杀死了,从而激怒了袁绍。但是这世,袁绍不是联军的盟主,杀袁槐能让盟军去进攻更加坚固的虎牢么?

  “大人,大人?”

  叶墨听了斥候的话之后,便陷入了沉思。只是斥候还在帐中等着叶墨的命令,但是却不见反应,抬头看,叶墨此刻正在发呆,便叫了几声将叶墨拉回现实。

  “啊,啊,那个,你还有事吗?”被拉回现实的叶墨明显思绪还没跟上,看着还单膝跪在帐中的斥候,居然问别人还有没有事。

  “小人在等大人下步指令。”这名斥候的职业素质还是很高的,居然没有怪叶墨让他多跪了这么久。当然,心中怎么想的不知道,但是表情和言语还是很恭敬的。

  “没事了,你先下去吧。继续监视联军的动向,发现什么么情况,立即回来报告。”俗话说的好,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为汜水关的主官,若是连敌军动向都弄不清楚,那这仗也就不用打了。

  “是,大人。”接令之后,斥候便起身退出了营帐。

  “刚才那斥候所说诸位都听到了,那诸位就都说说吧,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的对策。人智短,两人计长嘛。”斥候退出之后,看着帐中的众人,叶墨开口说道到。

  “这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大人怎么说,属下怎么做便是。”说这话的乃是原本汜水关守关将士中的名统领,早在之前的两战之后就被叶墨的能力深深的折服了。叶墨当初两料联军先机,更是身先士卒,杀向敌军,使得汜水关最初的那些个守关士卒对于叶墨皆是佩服加崇拜。

  此人开口,帐中的其余汜水关原先的统领皆是出言附和。至于夏牟,此人虽然忠心有加,却无长智,对于这种事情更是不会开口说什么,见别人都同意叶墨言堂说了算,他就更不会去开口反对了。

  至于说冯芳,他本来打算开口要求将自己的部下全数收回来,不再摆到关内各处。但是,在看到军帐中所有人都赞同以叶墨为主的时候,他这个副将就更不好说什么了,只能点头应合。

  “好,既然如此,那现在我就作出安排。”既然所有人都表示听话,叶墨自然不会推辞说要求大家起做决定,开玩笑么,这是打仗,不是过家家。

  “属下听令。”叶墨的话刚说完,帐中的将军统领皆是站起身来,行礼答道。

  “从现在开始,斥候营每天十二个时辰不间断的监视着联军动向,有情况,马上汇报;关内加强警戒,尤其是粮库武库,还请各位将军亲自带人驻守;关墙上的守军增加到千人,关门必须要有两百人以上日夜看守,此事交给冯芳将军和夏牟将军。”说完之后,看着帐中众人的反应,叶墨却是有些明白了。

  先前众人都曾言以叶墨为主,这时候叶墨的命令他们不可能不听,自然就全都答应了下来。

  当日,联军到达汜水关下,开始安营扎寨。

  第二日,联军没有动作。但就是因为联军没有动作,守关的将士反而更加紧张了。头猛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知道这头猛虎什么时候会扑向你。

  第三日,联军仍然没有动作,但是守关的将士心中却有些害怕了。场战争若是直接到来,那么人们多半会鼓起勇气,和进攻的敌人拼个你死我活。但是,若是让人们有了思考死亡的时间,人们心中那丝丝鼓起的勇气便会在不知不觉间散去。

  第四日,联军还无动静,汜水关的将士们神经差不多已经绷到了极限了。原本汜水关的那五千守军还好,有两场胜仗在前,什么时候士气也不会掉落到低谷,但是援军可是没有打过仗的新兵,恐惧可是个会传染的东西。

  第五日,若不是斥候回报说联军部队依旧在营寨中,关内的将士甚至会以为那是座空营。

  “大人,在这么下去的话,这仗不用打了,我们可就直接输了。”叶墨的营帐内,名统领冲着叶墨叫嚷道。

  叶墨抬头看,这人正是当初带他去地下室查看猛火油的那名统领。“你叫什么名字?”

  “末将刑柏,大人若是要处罚末将,那也请大人先解决军中的问题再说。”刑柏见叶墨问起他名字,还以为是叶墨要处罚他,但他仍是不怵,依旧要求叶墨出面处理军中士气开始跌落的问题。

  “你怕死吗?”叶墨没理会刑柏的话,接着问道。

  刑柏听了叶墨的话,惊,却依旧开口说道:“末将不怕死,但大人不能杀了末将,末将的命是用来上战场杀敌的。”

  叶墨笑了下,接着说道:“嗯,我不杀你。好了,现在随我出去处理军中将士士气跌落的问题吧。”

  读者极端人情大大,你的龙套来了,让你久等了。

  第七十八章:主动弃关

  ?叶墨与邢柏二人走出中军帐篷,看到外面的士卒虽然仍在兢兢业业的值哨巡逻,但是在每个人的脸上都看不到希望之色。

  “大人,再不想办法,咱们的士气就都没了。”邢柏站在叶墨的侧后,低声朝着叶墨说道,言语中显得着急万分。

  “何须着急?”叶墨这个时候却是笑,切仿佛尽在掌握之中。

  这时,正好有队巡逻队伍从两人面前走过。“诶,你过来下。”叶墨突然冲着巡逻队中的人叫道。

  “大人有何吩咐?”那人是名伍长,也是这巡逻队的队长,也是最初在汜水关的守军。这个时候这名伍长见叶墨叫他,立即停下来问道。

  “你去伙房问问,咱们还有多少肉?让火头军的兄弟们给大伙熬个肉汤。这季节,要是到了晚上,气温降的厉害,说啥都抵不过碗肉汤。”那名伍长听叶墨这么说,顿时屁颠屁颠就跑伙房去了。

  这名伍长之所以这么痛快的就跑伙房去的原因除了晚上有肉汤喝之外,还有对叶墨盲目的信任。在他原本就不渊博的认知里,他认为:凡是叶墨大人说的话那就肯定是对的,凡是叶墨大人做的事那肯定是有用的。

  “大人,您您您出来,就就为喝个肉汤?”旁的邢柏原本以为叶墨叫住那名伍长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吩咐,结果就是为了要伙房准备肉汤,顿时世界观什么的碎了地呀。

  叶墨转头看着错愕的邢柏,却依旧带着笑容说道:“不过是敌军的攻心之计,你好歹也是名牙门将,连这也没看出来么?”

  邢柏脸苦色,说道:“末将看出来了,但是手下的士卒看不出来,末将也是无奈呀。”

  叶墨听了,也不做声,只是笑笑。确实,这等攻心之计看似容易,但是真的在这种环境下,面对这等压力,这计谋却也是最有效的。就算有人能识破,却也会无从下手,总不能带人杀出去吧。

  “无需多想,你陪我在这汜水关走走便好。”叶墨袭白衣,外面套着层蓝色的罩衣。再加上叶墨此时脸上带着轻松的笑容,看上去,真若是翩翩君子,要是再加把山河扇那就更加完美了。

  邢柏看着叶墨,摇了摇头,表示看不懂。叶墨这副打扮,看上去真像是去郊游的而不是临阵打仗的。不过看到叶墨如此,邢柏也是不知不觉间,心态不再像之前那么紧张了。

  叶墨和邢柏路走走停停,路说说笑笑。就这样,原本紧张的汜水关守军见汜水关的主官都这么的轻松,也是变得轻松起来。虽说紧张会传染,但同样的,轻松也是会传染。

  “诶,那边原本是谁的部下?”突然,叶墨停了下来,指着群正在太阳底下休息的士卒,朝着邢柏问道。

  邢柏看了下,说:“那是冯芳将军的部下,这片是冯芳将军部下的驻地。”

  叶墨脸上的表情微微的变了下,眼中的厉色也是闪而过,却很好的没有被别人发现。

  “我们走吧,或许是冯将军的部下昨晚值哨太累了,不要打扰了他们的休息。”叶墨说了这么句,便转身走了。邢柏见状,也是跟了上去。

  不多久,两人便绕着汜水关走了圈。回到中军帐前,叶墨却未直接撩开门帘进去,而是转身看着邢柏,脸色严肃的说道:“你现在去将知晓猛火油存在的那些人全部叫来。记住,不要惊动别人。”

  邢柏看叶墨脸色如此严肃,也是吃了惊。毕竟,就在之前他和叶墨巡视汜水关的时候叶墨还是脸笑容。但是邢柏也没想是什么原因,只是觉得肯定是有大事要发生。“末将这就去。”

  看着邢柏离去之后,叶墨这才进了军帐之中。

  “这下有什么发现了?”刚进去,叶福的问题便跟着来了。

  叶墨定睛看去,帐内除了叶福之外,本应在外面忙的叶真和叶三也是在其间。除了叶家之人,常林也是在这里。至于戏志才,他只是呆在自己的军帐之中,罕见他会走出来。

  “果然是他,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今天晚上他就会动手。”在最初接风宴的时候,叶墨就看出来冯芳不像是个会愿意屈居人下的人。再之后,冯芳突然与士兵接触增多,怎么看怎么奇怪。

  “今晚?那也不算是奇怪。”叶福稍沉思,便也就想明白了。确实,之前的攻心之计有五天的时间,若是没有办法的话,军中的士气已经被瓦解的差不多了。只是,联军中的人千算万算,没料到叶墨居然在第五天破解了这个攻心之计,而且还是如此简单就破解了。

  “少爷打算怎么办?”这个时候,叶三拿着他的那张劲弩,站起身来问道。叶三的意思很明白,如果现在叶墨只要点头了,那冯芳就必定小命不保了。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没听明白?”边的常林听着几人的对话,显得头的雾水。

  看着常林,叶墨却也没有解释什么,毕竟,这事要是说出来那可不是时半会能说的完的。更何况,些没发生的事情,说出来别人也不定会信,所以还不如不说。

  没理会头雾水的常林,叶墨看着叶三说道:“今天晚上,我们弃关。”

  “弃关?”常林听到这两个字,顿时大声叫了出来,自己却又很快的在叶墨四人的注视下将自己的嘴巴捂了起来。过了会儿,听着帐外没什么动静,说明还好没人听到。

  放开自己捂在嘴巴上的双手,常林这才接着小声说道:“为什么弃关?大汉律例,临阵脱逃,死罪啊!”说着,常林的右手还在自己的脖子上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事出有因,以后再和你解释。”叶墨见常林只是关心自己会因为弃关而犯大汉的律例,也是心中暖,心中暗暗说道:我叶墨必定要给你个比前世更辉煌的未来。

  就在这个时候,邢柏也是将那些知道地下室的统领带了过来。

  “你们怕死吗?”看着自己眼前的这排人,叶墨说道。

  “不怕!”所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说实话,这里没人会笑话你们。”叶墨看着这些人,再次轻声说道。

  这些人看叶墨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个个也是变得扭捏起来了。半天过后,才有个人小声回答道:“怕。”说完,这个人的头便低了下去,脸也是涨得通红。

  “说说,为什么怕死?”叶墨看着这个看年岁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问道。

  “俺俺娘给俺说了房媳妇,俺俺还没娶媳妇呢。”说这个的时候,原本铁骨铮铮的个男子汉顿时变成了个小男人了。这人说完,其他人便被逗得笑出了声来,个个的也没那么的拘谨了。

  “那你们其他人呢?”叶墨也是被逗得笑了声,重新将表情表现的很严肃之后,这才看着其他人继续问道。

  “怕。”

  “我也怕。”

  看着个个低下头来的铮铮铁汉,叶墨这个时候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我也怕,我们谁都怕,但是这次必须有人要死,所以我只能将你们叫来,其他人我信不过。”

  听叶墨这么说,其他人皆是震惊了,原来这次真的可能会死。但是听叶墨这么说,其他人虽然对死亡是极其恐惧,但是听了叶墨这么说,也是心中好受了

  “大人,若是我等死后,大人可否替我等照看我等的家人。”这个时候,邢柏突然站出来说道。

  “你们都去登记下你们家人的记录吧,你们死后,我们必定会好好善待你们的家人,将你们的家人当作是自己的亲人般。”叶墨轻轻说道。

  ————————————————————————————————

  推荐本朋友的小说,也是新人,有兴趣的读者大大可以去看下。

  类型:玄幻

  书名:最强公会之妖精的翅翼

  作者:冰糖玄宇

  书号:9

  第七十九章:请君入瓮

  ?所有人家中的信息都写在张纸上,之后这张纸交给了叶墨,由叶墨亲自保存着。

  这张纸,不仅仅是叶墨的个责任,也是这些统领的个枷锁。若是这些统领能够按照叶墨所说的去做,那么他们的家人自然就会受到叶墨的善待:如若不然,这张纸,就是他们家人的催命符了。

  叶墨知道自己这么做很残忍,却不得不这样做。谁都是自私的,谁不希望活命。但是,这些人要是因为没有牵绊而最终选择投敌的话,那死的人就不止这么多了。

  “大人,我们该怎么做?”所有的人都写完了自己家的信息,便又重新站到了叶墨的面前。邢柏看着叶墨,脸的坚定。

  叶墨看着这些人,每个每个都是仔仔细细的看过去,每个都是看最后面啊。在走到最后个人面前之后,仔细的打量了眼,叶墨还是没有说话,停留了下之后便是直接走过去了。

  叶墨背着这些统领,这些统领也是背着叶墨,双方就这样陷入了沉默。

  “你们都跟我来吧。”这个时候,叶福开口说话了,这件事情他也是知道的,此时见叶墨背着大家不说话,便主动将这事情揽了下来。

  “你没事吧?”在叶福带着那二十多个人走了之后,叶真看着叶墨,开口问道。

  叶墨双手在脸上胡搓了阵,之后才转过身来,带着脸牵强的笑说道:“没事啊,天气这么好,我怎么可能会有事?”

  “都开始说胡话了还说没事。”叶真嘴上嘟囔了句,之后继续说道:“那我去将冯芳和夏牟两位叫过来。”

  “嗯,去吧。”叶墨再次抬起右手,用手背在脸上偷偷擦了两下,说道。

  “主公既然不忍这些人送死,那为何不想个其他的办法呢?”常林看着叶墨,心中不忍的说道。

  叶墨摆了摆手,说道:“但凡还有其他的办法,我也不会定下这个计策。可惜啊,他们以为我说的话都是对的,我什么都知道。可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其实是什么都不知道啊。”语气中,却是多有自嘲之意。

  常林听叶墨如此说自己,本欲出言继续相劝,但是这个时候冯芳二人过来了,只能作罢。

  “不知大人找我二人来所谓何事?”两人进入帐中,便朝着叶墨行礼问道。同时,看常林在此,也是冲着他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叶墨在受过两人的行礼之后,这才站起来,说道:“今日请两位将军来此,乃是为了应付关外董卓联军之事。”

  冯芳听叶墨这么说,脸色微转,说道:“哦?莫非大人已经有了计较?”

  叶墨看着冯芳的脸色变化,也不点破,直接便说道:“敌军势大,我哪有什么计较,只不过有些细节还是可以拿拿注意的。至于说上阵杀敌建功,那时将军做的事啊。”

  叶墨先是说自己没注意,那冯芳平静下来,有小小的不露声色的拍了个他的马屁,顿时让冯芳有点飘忽的感觉。

  夏牟这个时候表现到还正常,倒不是说夏牟此人稳重,而是,这货还没反应过来叶墨在夸他。“那不知大人有何注意了?”夏牟作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