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回道:“若是我家兄长在此,那箭恐怕就要了你的命了,哪还有你继续开口说话的机会。哥哥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叶三便是。”

  关羽见叶三如此轻视于他,便欲要再度挥舞手中的青龙偃月刀。但是左臂隐隐传来的疼痛却让他清醒不少,若是对方还能射出这样的箭来,那自己恐怕真的要殒命于此了。

  正当关羽进退两难的时候,叶三再次开口了:“若是你还想继续战下去,我等虽然必败,但是拉你垫背还是能做到了。是战是退,你自己做决定吧。”

  关羽听叶三的话,便知叶三所说的都是实情。但是让他就这么退兵,却无论如何也是不甘。

  “将军你看后面!”关羽为难,叶三自然不会主动进攻,要知道,殿后的部队只是为前面的部队后撤争取时间,若是激怒关羽,使得关羽击败自己后继续追击,那岂不是功亏篑了。正此时,关羽部下的名士卒喊道。

  关羽回头看,却见汜水关头燃起熊熊大火。再回头看看叶三,关羽这个时候自然不会继续与叶三纠缠下去。“敌军有埋伏,撤退!”

  看着关羽撤退,也是那也是松了口气。之前射出的那箭,极耗精神,自己能再射出两箭就不错了,还好弧了关羽,再加上邢柏等人成功在汜水关点起大火,这才让自己等人躲过劫。

  关羽的人撤退,剩下的不到五百人便齐齐看着叶三,等值叶三下达命令。只刚刚交手不过刻钟的时间,自己这方便损失了百余人,而其中竟有四五十人死于关羽之手。

  “我和弓箭手留下接应后面的人,其他人先退。”尽管杀败了关羽,但是夏牟留下的五百人尽然下便死了五分之了,众人还是没有什么劫后余生的喜悦感。看着这些人,叶三开口说道。

  “什么?后面还有部队?”本来夏牟留下五百人的时候,这些人便以为自己是弃子,但是想到是掩护自己的袍泽撤退,也就留下来了。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只是过了会儿,叶三便带着百余弓箭手过来了。此刻听叶三的话,好像后面还有其他的断后部队,众人怎能不吃惊。

  “我们与将军起在此等候。”这个时候,夏牟留下的名中郎将站了出来,开口说道。

  叶三看了看这些人,惊讶过后,已不复之前的颓色,便点头答应了下来。“个时辰后,若是不见那些人过来,我们撤退。”

  叶墨等人在小高地上看着汜水关大火燃起,个个的唏嘘不已,直叹叶墨计谋高绝。叶墨却是沉默不语,想着被他亲手推向死亡的那些人,叶墨右手摸了摸胸口出的那张纸,心才渐渐平静下来。

  戏志才看到大火,也是震惊不已。此时乃是春季,正是露水正重的时刻,加上这个时辰,叶墨居然敢使用火攻之计,就不怕此计没能得逞么?

  不多时,夏牟带着自己的部下狼狈不堪的从此经过。

  “夏将军,带着你的人,立即朝虎牢关方向退去。”看见夏牟,叶墨便大声喊道。

  夏牟听到叶墨的声音,想起了叶墨居然没有提前和他打招呼,顿时气愤不已,再加上叶三之前的表现,更是怒火中烧。“原来是叶墨大人,难得大人还记得夏某,还让自己的亲兵冒险去通知夏某撤离。能不能让我见见大人的亲兵叶三,当面感谢番?”

  “叶三带人在后面断后,将军此刻怕是见不到他了,还是先行撤离吧。”叶墨自然不会被夏牟的话给激怒了,夏牟有这个反应再正常不过了,是谁被同伴抛弃都会这样吧。

  夏牟自然不信叶墨的话,但是叶墨不交人出来,他也无奈,只能愤愤的带人朝着虎劳关而去。

  叶墨等人继续在等待着,直等到天微微亮的时候,叶三却还没能撤回来。

  “主公,我们也该撤了,叶三将军此刻还未回来,或许”后面的话,常林不说叶墨也是知道什么意思。

  “不会,他是叶三。”叶墨众人只知道叶墨再次等候叶三,但叶墨才知道,或许还在等别人。

  “畜牲,哪里跑!”就在众人继续等待的时候,树林间传来声大喝。众人皆惊,连忙拿起手中的武器,围在叶墨身边。

  不多时,树林中跑出了只吊睛大虫,只是看样子还有些受伤。正当众人惊奇的时候,又大汉从树林中钻了出来,生的是面目丑陋,却是身高八尺,膀大腰圆。

  “看此人面目丑陋,却实力惊人,莫非就是‘古之恶来’典韦?”叶墨心中震惊不已。

  第八十二章:招得猛将

  ?“这位壮士可是典韦典洪飞?”待那名壮汉仅用双铁拳便将那猛虎活活打死之后,叶墨便从众人当中走了出来。

  典韦放下被打死的老虎,眼警惕的看着叶墨身边的人。“你们是谁?”

  被典韦这么看,叶墨身边的人顿时紧张起来。叶墨这个时候却很开心,因为可以确定这个人就是典韦。

  “在下并无恶意,否则的话,早就动手了,也不会等到现在。”叶墨看着紧张的典韦,轻声的说道。

  典韦并没有因为叶墨的话放松警惕,目光反而更加的凌厉了,整个人都紧绷起来,随时准备发难。典韦很清楚,叶墨既然能说出那样的话,说明叶墨肯定知道些什么。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典韦阴沉着脸,冲着叶墨问道。

  叶墨向着典韦所在的方向靠近了点,说道:“我乃汜水关主将叶墨,这下你只该明白我对你并无恶意了吧?”

  典韦看了看叶墨,有看了看叶墨身后的那些人,个个皆是大汉军队的制式铠甲,便信了七八分。“汜水关主将,怎么会跑到这里来?而且,汜水关的大火烧了夜,你们是溃军?”

  “哈哈哈哈若是溃军,如何还在此有时间和你聊天?”看着脸疑惑的典韦,叶墨不由的笑着说道。

  典韦此时更加的不解了,都说好奇心害死猫,其实也能害死人。典韦乃是个武痴,本就期望着能够在军中立下番功业。只是自己此刻属于名被通缉的逃犯,此刻乃是藏在此处,怎么敢去军中呢?

  “既然不是溃军,那如何关中大火烧了夜?”典韦见叶墨对他当真是无恶意,虽不说完全放下警惕,但是却也能和叶墨交谈了。

  “那大火,不过是送给董卓联军的份大礼罢了。可惜的是,为了这份大礼,折损我二十多名精锐统领。”说着,叶墨的语气中虽有豪迈,却也带着丝哀伤。

  典韦看着叶墨,却不知说何是好。典韦不笨,他能听出来叶墨语气中的那份哀伤,此刻虽是两人初见,典韦却能陪在叶墨身边,陪他起感受那份伤痛,只因为这是份属于血性男儿共有的情感。

  看着沉默的典韦,叶墨再回头看看自己身后的那些人,顿时又开口道:“此刻,说不得我们真是溃军啊,群连兄弟都保不住的丧家之犬啊!”语气中,包含了多少落寞。

  典韦听了此言,顿时指着叶墨骂道:“男子汉大丈夫,本就该驰骋血沙场,马革裹尸还。若我大汉所有的将军统帅都如你这般,那我大汉的军士如何才能保家卫国?”

  叶墨身后的那些人听典韦这么指着叶墨骂,便作势要将典韦拿下。“居然敢侮辱大人,真该死。”

  “就是,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这么说大人。”

  “敢侮辱大人,你找死。”

  若不是忌惮之前典韦吃手空拳打虎的壮举,若不是那头老虎还倒在旁边,说不定真的有人就这么冲上去。

  “好了,退下吧。”看着打算将典韦围起来的众人,叶墨终于开口说话了。“他说的对,我要是在这样下去,兄弟们的仇还怎么报?我亲手将他们推向死亡,我就该亲自为他们报仇。”

  叶墨的语气很平静,但是话语却很震撼。

  “主公,这件事,乃是无奈之举,如何能算得上是主公的过错?”常林听叶墨这么说,沉默片刻之后,开口说道。

  叶墨看着常林。知道常林是为了他好,却只是嘴角抽搐了次,然后说道:“不管怎么说,这终究是我定下的计谋。可是我还活着,他们却死了,我理应背负着这个责任。”

  常林不说话了,叶墨太过执着,太喜欢将不属于自己的包袱背上。但常林会跟着叶墨,不也是有这样的原么。

  戏志才听了叶墨的话,内心也是有些震撼。但是想到之前和叶墨等人的交谈,戏志才的脚动了动,却还是没有走出去。

  说服常林之后,叶墨继续转头看着典韦,问道:“你既然能说出这么番话来,为何不去从军,立下番功业?”

  典韦苦笑了声,说道:“我杀人而逃,躲在此处,连出都不敢出去,怎么还敢去军中?”

  叶墨盯着典韦,半晌之后,笑道:“不过杀泼皮无赖,能算的上是什么过错?你现在是人居于此处还是和你家住在此处?”

  典韦听了叶墨之后,顿时愣住了,道:“你听说过我?”说这话时却没想到之前叶墨连他的表字都说出来了。

  叶墨看着脸震惊的典韦,心情也算是好上了几分,顿时也是开玩笑的说道:“不过区区小事,我怎么会不知道,我是谁啊?‘叶半仙’便是在下。我还只知道,当初你为好友刘氏杀李永以及李永妻,杀完而走,无人敢挡。”

  有句话叫做说着无意,听者有心。汜水关的那些个士卒听了,再想到之前叶墨连料敌军两次来袭,再加上料得冯芳已反,顿时便信了,更是将叶墨当作神仙般的人物。

  而戏志才听了,顿时觉得叶墨此人是在太可怕,只不过随便遇见的个人,他居然能知道对方的底细。再想起叶墨招揽自己,最后招揽不成出言挽留,也是仿似自己出现就被对方看穿了般。

  而典韦听了叶墨的话,只当作叶墨对他早就开始关注,着实有了丝感动。

  典韦看着叶墨,道:“若我去当兵,真能不被计较以往的杀人之事?”言语中,严肃不已。

  看着严肃的典韦,叶墨也是变得严肃起来,双眼看着典韦的眼睛,说道:“你来我的帐下,日后便是当今圣上,我也保证他不能拿你之前杀人之事来说你。”

  典韦听叶墨语气不似作伪,便纳头便拜:“典韦拜见主公,愿为主公鞍前马后,出生入死!”

  见到典韦拜自己为主,叶墨也是松了口气,自己还是有几分魅力的。虽然戏志才没有拜自己为主,但是得了个典韦,那也是件大喜事啊。

  “禀大人,叶三将军到了。”正在叶墨高兴的时候,山下有名士卒跑了过来。

  “好,典韦若无需要收拾的东西,便随我起,前往汜水关。”

  第八十三章:小鬼难缠

  ?前文中有提到过,汜水关若失,虎牢关必不能久守。同样,虎牢关不破,联军也不敢轻易便朝洛阳进发。

  虎牢关中,吕布已带人进驻期间,加上陷阵营先登营,虽有连军在此佯攻了不少阵,却没对虎牢造成过哪怕丝丝的威胁。而吕布呢,则是听取了叶墨的意见,没有出关去搦战,其实,关外现在也没有什么厉害的武将,不过都是些虾兵蟹将留下来吸引虎牢关的注意力罢了。

  待到叶墨撤回到虎牢关之后,先前撤离的人却全部被吕布阻在关外,进去不得。

  看着叶墨等人到来,关下之人自动让出了条道路。当然,凡事都有例外,比如夏牟就站在这让出来的路中间。

  “敢问大人为何不提前通知夏某冯芳叛变的消息?为何只让夏某的部下断后?为何撤离之后没能提前通知虎牢关守将我等撤退的消息?”三个问题,直把旁边的士卒的心声说了出来,顿时个个都是冷眼看着叶墨。

  正此时,夏牟部下的那名中郎将站了出来。“末将拜见将军,现完成断后任务,请求归营。”

  看着这名中郎将,夏牟心中也是颤。“回来就好,还剩多少人?”夏牟虽然问那中郎将还带回了多少人,但是心中却在滴血,按照他的预计,那些人全都回不来了,此时能回来人,已是得上天庇佑了。

  “只剩下不到四百人了。”说这话时,那名中郎将脑袋低垂,语气凝重。

  夏牟听到这中郎将的话之后,顿时有些呆住了。按理说,联军若是派出人马追击,怎么也不会只让这断后的部队损失百余人啊。“什么情况,你仔细说说。”想到这里,夏牟便追问道。

  “某将带人到了关口不久,叶三将军便带了只弓箭手部队前来会合。就是在叶三将军的指挥下,这才打退了敌军的进攻。只是敌方名叫做关羽的将领太过于勇猛,这才导致了我们百余人的伤亡。”早在之前,这名中郎将就被叶三折服,因此,话语中不免有为叶三开脱之词。

  夏牟之所以这么愤怒,不过是因为叶墨直接带人走了,而且断后的部队还是他留下的。如今,听到自己手下的中郎将的话,顿时明白那时叶三离开或许是真的有事要做。

  “某将不查,还望大人恕罪。”夏牟也是个知错能认的端正汉子,此刻意识到是自己的错误,立马变向着叶墨认错。

  “夏将军不必多礼,此时墨先有瞒着将军的地方,墨之错在先。”叶墨也不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人,此刻见夏牟认错,也乐得给对方个台阶下。

  夏牟见叶墨不计较,也就放心了。之后,才转头看向那名中郎将,继续问道:“既然你们完成了断后任务,为何此刻才回来,可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那名中郎将听到夏牟这么问,顿时神色更显哀伤,缓缓道:“击退敌军追兵之后,我等主动要求和叶三将军道,继续在那里接应汜水关的将士。只是”说到这,这名铮铮铁汉脸上却是布满了泪水。

  夏牟这是个时候更加的感到讶异了,没想到啊。“末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望大人惩罚。”夏牟直接便是跪在了叶墨面前,只因为自己对叶墨的无端猜忌。

  “夏将军还是快快请起吧,此时墨确有不对。”叶墨连忙扶起夏牟,不敢受着拜。夏牟跪下认罪,无非是因为夏牟因为无端猜疑上官罢了,但是却任然执行了自己的命令。

  关墙下的动静,早就有守关的人去报告给自己的上司去了。只是,此地算是后方,所以驻守这面关墙的武将并不是很认真。若不是因为突然出现的这六七千大军,估计这面关墙的防御将会更加松懈。

  “关下何人,报上名来。”正在叶墨和夏牟两人交谈的时候,关墙之上,匿名守将到来,看着下面的情形大声喝问道。

  “在下叶墨,请放我等进入关中,并去禀告吕将军,就说有大事发生。”叶墨看着关头上的守将,大声回道。

  那名守将本是这汜水关的守将,见吕布大军到,便夺了他的兵权,并将他安置到后方,所以对于吕布心中有些怒火。此时听叶墨说有事要去禀告吕布,顿时便不想搭理。再加上,叶墨此人交际范围不广,因此,这名守将却是没听过这个名字。

  “叶墨是谁,本将孤陋寡闻,没有听说过。”守将屑的嘲笑道。开玩笑,就算他对吕布心中没有怨念,也不会随便放这么多人进入虎牢关中,又没有旨意,这么做谁能说什么。

  叶墨见这人没听过自己,也不恼,毕竟自己的名声是真的不显。

  “某乃叶真,关墙上的将军速去禀告吕布将军。”这个时候,名声比较大的叶真站了出来,冲着关墙上的守将喊道。

  只是叶真的语气中多有高高在上之感,让这守将听着很是不舒服。这守将俯身探过女墙往下面看了看,便又说道:“叶真将军是什么人,就凭你也敢自称是叶真将军?”

  完了,名声不大的叶墨对方没听说过,名声大的叶真对方不相信,这下无论如何都进不了关了。

  “还请这位将军去吕将军那通报声,只说是叶墨到来,吕将军自然明白。”叶墨无奈,只能降低身份来求这位守将了。

  那名守将听叶墨这么说,差不多可以肯定这些人确实和吕布相识。但是吕布还在前关,自己这边发生的事情吕布又不知道,自然也就不会怵他。“吕将军很忙,其实随便个人说见就见。”

  关下之人听到楼上的守将如此无礼,便欲要发作,个个摩拳擦掌,纷纷亮出兵器。

  守将看,顿时大声喊道:“关下的乃是叛军,弓箭手准备。”

  守关将士本来听两方对话,只觉得是自己这边的守将无理取闹。但是,此时关下的人已经亮出了兵器,自己的将军也已经下了命令,顿时,枝枝箭矢便对准关下的部队。

  叶墨等人只当是楼上的守将是在开玩笑,却也不当作回事。

  “放!”守将声令下,那些守关士卒迟疑片刻,还是松开了手指。顿时,枝枝长箭便冲着关下的士卒而去。关下的士卒哪里会料到自己人真的会放箭,所以个个都不曾防备。

  “撤!”看着楼上的士卒真的敢放箭,叶墨顿时也是怒了,但是无奈,他现在只能瞪着双眼嘶喊着撤退。

  第八十四章:困守虎牢

  ?叶墨等人如何能料到虎牢关的这个守将居然真的敢下令让守军放箭,个不查,竟然因此有百多士卒伤亡。

  众人退到关墙上的守军的射程之外后,个个口中不由的咒骂起来。

  “叶三,有没有办法给他们点回礼?”叶墨显然是被守军给弄火了,看着叶三带着的弓箭手部队,问道。

  叶三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不行。对方居高临下,无论是射程还是射出的箭矢的力度我们都比不了。而且,对方有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