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为侯成将军报仇!”

  其他的虎牢关士卒见叶华浑身浴血的样子,宛若血狱中杀出来的修罗般。原本统将身死,虎牢关的士卒士气有些低落,但是现在听了叶华这么说,个个顿时振奋了起来,口中大叫“为侯成将军报仇”,朝着联军冲去。

  联军的士卒也是受到穆顺的死的影响,只是并州军常年与异族交战,早就是群精兵了,所以才没有溃败。此时,见到虎牢关的将士在叶华的激励下不要命般的冲来,心中便有了怯意,再加上叶华这个血狱修罗,更是压垮这些联军的最后个稻草。

  联军撤退,叶华却不会放过。手中持着长剑,快步朝着溃退的联军杀去。凡是被叶华击杀的士卒,无不是被斩成两段。看着叶华的样子,就连己方的士卒都下意识与叶华拉开了距离。

  第九十七章:借头用

  ?叶华虽然长相秀气,但是杀起人来,却是点都不拖泥带水,直接就是剑将人劈成两半。干脆利落的程度,直叫敌人见了胆丧,己方见了也要颤三颤。

  也不知杀了多少人,此时的叶华身上的铠甲已经不知道原来是什么颜色了。层层的鲜血染在上面,使得铠甲的颜色红得发黑。

  联军三将,逃两死,士卒的士气早就降到了最低点了。更何况虎牢关军势大,除了叶华所在的左翼之外,中军和右翼皆是已经将联军击溃,开始受降。而叶华所在的左翼不是那些并州军有多么的威猛或者是心存死志,实在是因为叶华这种情况让他们不敢降啊,万投降了都被杀了,那不冤大了吗?

  高顺处理完中军的事之后,看到左翼还在疯狂的厮杀,或者说还在疯狂的追杀,便急忙带着陷阵营赶了过来。

  “叶将军,我来助你。”高顺只道是联军不肯降,便要与叶华道来追击这些联军士卒。

  那些联军的士卒看是高顺来了,自己人啊。顿时就有已经支持不住了的并州军士卒停了下来,冲着高顺大叫道:“高将军,我们投降啊!我们投降啊!”

  看着眼前的情形,高顺表示有点看不明白。联军的败局是肯定的,为什么这些人之前不降,反而看到自己来了立马投降。是因为这些并州军士卒比较有骨气,所以只投降自己人么?

  叶华呢,则是听到了联军说要投降之后,便停止了追击。虽说他之前提出为侯成报仇,但是那也不过是激励军队士卒士气的手段罢了。毕竟,击杀了侯成的穆顺已经被自己分尸了,还要找谁去报仇呢?

  联军既然已降,叶华自然不会继续追杀,叫了些人,默默的走开了,将这里都交给了高顺来处理。

  联军的那些并州军看见叶华听到投降便不再追杀之后,个个的也是心有余悸啊。但是片刻之后,就在心中暗骂:“你早说你受降啊,这么副血狱修罗的模样,还以为你要将所有人杀光呢。”

  叶华带了百余人离开之后,便径直去了联军的营寨。虽说联军部队以溃,但是那几名诸侯不是还没死么?要是这几人逃了还好,要是没逃,只是因为自己没去抓,那不是要后悔辈子。

  此时的营寨,王匡和张扬都已经到了孔融的帐中,要求在亲兵的保护下起撤退,但是孔融此刻怎么会撤退呢?作为孔子的二十世孙,临阵脱逃怎么可能是他这个大儒能做的事。因此,孔融不但不撤,反而劝说二人留下来。

  张扬不可能听孔融的,但是王匡听啊。张扬想,自己若是只有百余亲兵保护,必定是逃不出的。不如就在这里呆着,虎牢关的认识必定不可能杀孔融的,要不然必定会惹怒整个大汉的儒生。若是自己能沾点光,只要不死就好。

  打定了主意,张扬也就安静了下来,静静的坐在孔融的帐中。

  联军营寨中尚有千余三位诸侯的亲兵,其中以孔融的最多,有六百之数,这也是其他两位诸侯撤退时要来找孔融的原因了。

  当叶华到了联军营寨门口的时候,却发现营门大开,千余联军士卒手持兵刃,分列两旁。这些士卒看着浑身是血的叶华,那些胆小的双腿已经开始在发抖了。

  “咚,咚,咚”叶华仅带百余人,但是面对这些人却是毫无惧色。步步的朝着营寨走去,那并不沉重的脚印留下的个个淡淡的血痕,却宛如个个重锤砸在了联军士卒的心头上样。

  叶华就这样慢慢的朝里面走,对于那些联军士卒来说,却是个无比漫长的煎熬。“啊”终于,有人忍不住了,挥舞着手中的大刀便大叫着朝着叶华砍去。

  虽然这些人是军中的精锐,但是对上叶华却是不够看的。三国时期,除了张飞和典韦这两个倒霉蛋,好像没有流武将是死于小兵之手吧。如果说这些精锐士卒是绵羊中的公羊的话,那这些流武将就是猛虎,是雄狮,双方的差距不是心半曾经乌江边的项羽,虽遭无数士卒的围杀,但是也只是死于自己之手,而不是他人。

  路前行,路厮杀,非但没有将叶华前进的脚步阻挡下来,反而是让叶华看起来更加的凶神恶煞。路上,不断有人倒下,联军士卒,自己人。叶华带来的百余人自然不会让叶华个人冒险,个个保护着叶华的两翼和背后。但是终究是人少,而且之前的战斗已经消耗了不少的体力了。

  路杀过去,直杀得联军士卒胆颤。到最后,杀到了孔融营帐门口的时候,叶华身上也是带着几处刀伤和枪伤,而自己的身后,仅剩下三个人,也是个个带伤。

  叶华个人闯进了孔融的营帐,帐内除了孔融等三位诸侯在,还有数位孔融的酒肉朋友。此时此处全然没有大战降临的慌张,个个饮酒作乐,好不快活。

  孔融看到有人闯了进来,抬头看,却是个浑身浴血的人。“混帐东西,不经通报,也敢闯进来?看你的样子,也不知先去洗浴番,不知礼数,与畜牲无异!”

  孔融的番话,直将那些个好友逗得哈哈大笑,但是张扬和王匡看着这情景,却是满脸紧张,浑身发颤,直后悔没有先行撤退。这孔融就算是孔子的二十世孙,就算是当时大儒别人不杀你,也没必要作死吧!

  叶华听了孔融的话,面不改色,只当孔融是在放屁。“你就是孔融?”

  “正是本相。”孔融看着叶华,面不改色,反而继续出言讥讽道:“也不知道你是哪家的武将,吕布那莽夫还是叶缺那个残疾废物?见了本相,竟然如此无礼!”

  叶华没有理会孔融,看着周围的人,开口问道:“谁是王匡?”在来之前,他早就问过降卒,自然知道了这里是哪三位诸侯。

  王匡本不欲承认自己,但是见其他人的目光都看着自己,也只能无奈的站了起来,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我就是王王匡。”

  看着王匡站了起来,叶华点了点头,表示认识了。然后叶华又接着说道:“张扬是谁?”

  张杨见之前叶华都没有为难王匡,至死叫起来认识番,便整了整衣服,站了起来,毕恭毕敬的回到道:“某便是张扬。”

  叶华走到张扬面前,细细打量了番,然后笑着说道:“原来你就是张扬。我有事要办,但是缺件东西,不知张扬张太守能不能借给在下呢?”

  张扬听了,也没觉的什么不对,开口说道:“不知将军要接的是什么东西?若是某这里有。必定二话不说便借给将军。只是若是某这里没有,如何能借给将军?”

  “放心吧,张太守肯定有我要借的东西。”

  “哦?不知将军要办的是何事?借的是何物?”张扬这个时候不解了,却依旧没有意识到什么不对的地方,反倒是王匡在旁直擦冷汗。

  “办场葬礼,借张太守的头来祭祀番。此物,张太守必定是有的吧?”看着脸不解的张扬,叶华继续笑着说道。只是满脸鲜血的叶华,无论笑的多么的和蔼,也只会让人产生无限的恐惧。

  张扬听了叶华的话,满脸的震惊恐惧之色,转身便要逃走,但是又怎么能逃过早就准备好了取他人头的叶华。

  叶华手中长剑个挥斩,顿时,飞起了颗大好头颅。

  第九十八章:攻守易势

  ?孔融看着叶华竟然敢当众杀人,顿时惊恐不已。惊的是叶华居然敢不经过上面的意见,私自杀人,要知道,作为方太守的存在,没有上面的意思,谁敢处死?至于恐,自然是害怕自己被叶华也这么来下。

  强忍住心中的恐惧,孔融怒视着叶华,继续呵斥道:“竖子也敢如此,吾必昭告天下,呵斥汝之暴行。汝之暴行,人神共愤!”

  看着暴怒的孔融,叶华不屑的笑了笑。“你,也想跟随张太守而去?”右手持剑,指着孔融,叶华语气中不带丝的情感。

  被叶华这么吓,孔融只觉得自己的膀胱肌阵收缩。霎时之间,整个营帐中弥漫着股尿马蚤味。

  正当孔融无比尴尬的时候,叶华却毫不掩饰的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冲着孔融不屑的说道:“真是个废物,就这副怂样,也敢和少爷作对。”说着,不理会脸色铁青的孔融,叶华转头对着别人说道:“诸位,是你们自己走,还是我提着你们走?”说着,叶华便提起了地上张扬的头颅。

  王匡看自己不用死,自然赶忙起身。而其他人都是些名声在外之人,怎么肯被叶华这么威胁,但是看着叶华手上张扬的头颅尚在滴血,也是咽了口唾沫,乖乖就范了。

  孔融虽然被吓尿了,哦,不对,是惊恐之急,泗流而下。但是读书人的气节还是不能丢的:“哼!待某先去沐浴换洗番,再随你去。”言语之间,展现了孔子二十世孙的尊严;语气之中尽显读书人的骨气。

  “你的意思,是让我提着你走?”叶华完全不管孔融的要求,直接眯着眼睛,看着孔融,开口道。

  孔融看着叶华,只觉得愤怒不已,只手指着叶华,气的说不出句话来后,孔融冷哼了声,还是走了出去。

  虎牢关中,激战正酣。虎牢关守军借着吕布等武将的个人武力,以及麴义的先登营悍不畏死,勉强和连绵不绝的冲上来的董卓联军打成了平手,甚至有了些微的优势。只是苦于联军士卒络绎不绝的冲上来,根本不给虎牢关守卒喘息的时间。

  “叶先生,现在可有主意?照这么下去,只要联军持续这种强度的攻击,最多两个时辰,虎牢必失!”看着眼前的情景,吕布是万分的焦急。现在,并州铁骑都已经上了城墙。拿骑兵当作步兵使,吕布的心都在滴血呀。

  叶墨看着脸色发苦的吕布,也是无奈。此时,就连叶福都拿着剑上了城墙了,当然,叶福也是个很厉害的角色的,最初的时候能在叶墨这个小白的帮助下击败戴尔,其实力可见斑。

  “没有办法,只能撑下去了,谁撑不住,谁就输。但是,联军若是输了,只不过是损失这些士卒罢了,有个几个月,便又可以恢复实力。但是我们,输不起。”叶墨感叹了声,只能无奈的说道。

  吕布听了,手上的动作也是顿了下,然后看着叶墨,也是无奈的苦笑了声。

  “小心!”正当吕布分心的时候,联军的名士卒抓住机会,趁机偷袭了过来。叶墨看到那名士卒的动作,连忙大叫了声提醒吕布,同是将手中的长剑掷向那名士卒。

  吕布听到叶墨提醒他小心,连忙回头看,却发现名士卒死在了叶墨的剑下,而那名士卒手中的长矛,离他的后心窝却不过尺余。吕布也是暗自庆幸,向叶墨点头示意了下之后,便重新打起了精神。

  虽说吕布被那击不大可能会要了他的命,但是旦受伤,在这个战场上就意味这战斗力下降,死亡的可能性便会增大分。

  重新认真起来的吕布又是掀起阵血雨腥风,四周的联军士卒被其扫而空。看着重振雄风的吕布,联军士卒那时万分的心肝脾肺肾胆胃都在颤啊。果然,对于吕布这种男人,就是没有“不行”这两个字,关键只是认不认真而已。

  吕布再怎么行,毕竟是个人,关墙之上,处处都是两军的战场。不得不庆幸,若是没有当初那两军武将交锋的那场,此刻怕是虎牢关已被联军攻破了。毕竟,当初那战,使得联军中十数将领死伤。

  但是,若是没有那战,联军还真不会这么贸然的进攻,怕是会使出另个计谋。究竟那战是带来什么结果,还真不好说。

  两军相持不下的时候,早上出发去攻击虎牢关南面的那只队伍押着万余的俘虏进来了。

  虎牢关的军队自然是知道那些人出去是干什么的,现在,看着这些人又重新回来了,还押着这么多的俘虏。时之间,士气大振。

  叶华带头走进了虎牢关,看到北面关墙上两军交战正酣,顿时便叫起高顺,带着陷阵营便直接冲了过去。

  陷阵营因为将铠甲留在了关内,导致了在南面战中死了百余人,受伤两百余,直接便减员半。这个时候,看到北面城墙的激战,这些陷阵营的士卒顾不得先前战的疲惫,跟着叶华高顺便冲上了关墙。

  原本,关墙上的守军看到己方军队回来,便士气大振,打了联军个措手不及。现在,陷阵营的加入,更是让联军的败退速度加快。

  四百陷阵,没有铠甲的防护,只是靠着往无前的勇气,虽然其个人配合武艺都要超过对面的联军士卒,但是毕竟是人数有限,每次前进都会倒下数人甚至是数十人。

  看着陷阵营士卒因为缺乏防护而不断的倒下,吕布也是双眼蒙雾。不光是他如此,那些穿着陷阵营铠甲的士卒更是如此,其他的虎牢关守军皆是如此。

  “杀!”吕布此时,将无尽的悲伤化作对联军士卒的怒火,战斗力顿时爆表。看到吕布如此,其他的虎牢关守军也是奋勇争先,悍不畏死。

  虎牢关下,卫仲道看着关墙上的联军士卒不断被被打退了下来,顿时也是察觉到了什么,只能是用沉闷的声音对着董卓说道:“将军,下令撤军吧。孔融他们,怕是完了。”

  董卓本来看着联军不断的冲上虎牢关的关墙,不断的扩大在虎牢关的优势,脸上笑意浓烈,但是,突然听卫仲道这么说,董卓的脸色下子便僵住了。“你你说什么?”

  卫仲道看董卓这副反应,也不说话,摇摇头便离开了。“岳父,撤军吧。”这个时候,旁的李儒说话了,言语中也是无限落寞。若是能在点识破吕布的计谋,那现在,也不会是这幅局面了吧?不知道虎牢关中是谁在出谋划策,自己和卫仲道加起来,却还是逊色段啊。

  董卓沉默了,但是看着这幅场景,已经死伤了四五万的士卒了。董卓也是明白,今日无论如何,也拿虎牢关不下了。“撤吧!”说完之后,董卓便垂头走了,夕阳下,董卓的背阴无限落寞。

  看着联军退军,虎牢关中顿时响起了阵欢呼。

  “将军,陷阵营不负众望,完成了破围之战的任务。只是,曹性将军重伤,侯成将军以身殉国。”高顺这个时候走到吕布面前,交付之前的任务,并向吕布报告战况。

  吕布听了高顺的报告,看着高顺,再看着其身后剩下不到百人的陷阵营,吕布这个铮铮硬汉,却是哽咽了起来。

  叶墨看着此景,虽然心中也是无限感伤,却也是明白,自此之后,两军攻守易势了。

  第九十九章:留之何用

  ?“少爷,叶华回来了。”之前,叶华特意留出时间让高顺给吕布报告之前的战况,等高顺说完之后,叶华这才走到叶墨身边,轻声说道。

  叶墨愣,回头看,却看见个浑身浴血的叶华,还以为叶华身上的血都是他自己的,顿时大惊失色。“你哪受伤了?”边说着,叶墨的手在叶华的身上不断的摸索,希望能看出叶华受伤的部位。

  “少爷,这些血是别人的。”叶华虽然说不希望个大男人在身上摸来摸去,但是这次却没有动,只是依旧轻声的对叶墨说道。

  叶墨听叶华这么说,顿时大松了口气。“即然无事,那就先去梳洗番,将身上的血迹洗掉。”

  叶华听了叶墨的话,却依然不动,只是站在叶墨面前,神色黯淡。

  叶墨看着叶华动不动的站在原地,顿感十分诧异,便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少爷,叶华是不是很没有用?”叶华之前深陷在侯成身死的自责中不能自拔,之前还有仗打还好,可以讲腔的怨气和怒火发泄到敌人身上。但是,当敌军撤退之后,叶华得不到发泄,顿时,心中的自责便将叶华深深的淹没。

  叶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叶华的这句话却让他措手不及。“为为何,这么说?”

  叶华见叶墨问起,便将之前的事点点的说给叶墨听。说完这后,叶墨明白了,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侯成身死,虽说叶华救援不及时,但是战场上的事,局势变幻莫测,谁能预料?

  若是叶华先去救援侯成,那曹性必死无疑。要知道,叶华去救曹性的时候,方悦已经将曹性打的重伤,只差最后击了。而叶华若是在击败了武安国便去两翼的话,那队伍好不容易提升的士气都有可能会泄掉,因为大家可能会认为叶华要逃走了。更何况,两翼的出动是在中军之后。

  “侯成的死,与你无关。”这个时候,旁边听见动静的吕布却是走了过来,对着叶华劝慰道。

  听见吕布这么说,叶墨倒是惊,没想到吕布会过来开解叶华。至于叶华,虽然听见吕布这么说,但是却依旧没有从自责中爬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