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交给他,顿时也是感到是十分的诧异。要知道,被俘的西凉军中,多为骑兵,而且其中还有五千完整的飞熊军。飞熊军可是重甲骑兵啊,西凉军的精锐,这可是战略级的部队啊。

  “大人,就不怕我再度反叛吗?还有,就算我不反叛,但我们撤走,无人能镇住白波贼,白波贼若是出动,该如何解决?”张绣看叶的话不死作伪,便开口问道。

  谁知道叶听了张绣的问话非但没有觉得奇怪或是惊讶,反而觉得这是意料之中的般。“少爷有言,若是张绣将军反叛或是白波贼乘此时机出兵,不过是个王朝更替罢了。但是,若是匈奴人长驱直入,无人去阻,则是百姓遭殃,汉人蒙难,天下不幸。”

  张绣彻底震惊了,谁都知道,匈奴人南下,劫掠番,杀戮番便会退去,所以董卓才敢邀请匈奴人南下。但是叶墨为了维护汉人的利益,尽然连大汉王朝都可以舍弃,尽管这个大汉朝不是叶家的。但所谓朝天子朝臣,更何况是换了王朝呢?这是拿叶家的未来在赌啊。若是王朝更替,叶家,还有容身之处么?

  “请大恩放心,张绣必不辱使命!”张绣也是下定决心拼了。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叶墨能让他掌控四万大军,哪怕不是因为信任,也足以让人感动。

  叶也不管张绣日后会不会反,但是此刻,叶没有别的选择。叶将身上吕布的书信拿出来,交到张绣的手上。“这是吕布将军的亲笔文书,拿着它,便可以去交接那些西凉降军。叶还有任务在身,先行告辞。”

  张绣接过信,看着转身而去的叶,也是感慨万分。在叶和那两百侦查骑兵的身影消失之后,张绣转过身,看着身后的将领们,大声说道:“大军现在开始收拾东西,待食过午饭,便全军开拔,前往并州。”

  第零二章:叶感悟

  ?告别了张绣之后,叶便又带着两百白马义从马不停蹄的朝着幽州赶去。此去幽州,不比从虎牢关来此处。去幽州途中,还要经过韩馥的治下冀州,到底会出现什么状况,谁都难以预料。

  不过还好,韩馥不在冀州,而且董卓联军不知道叶已经出了虎牢,估计会省去不少的麻烦。

  “统领,在这么跑下去,马都会受不了的。”就在叶带着这只骑兵连续赶了两三天的路之后,其身后的米高骑兵突然冲上前来,对着叶说道。

  叶听了,顿时勒住白马。看着身后的这些骑兵,个个已经是累的气喘吁吁,胯下的战马也是不断的呼出白气,更严重的甚至有好几匹马咱口吐白沫。得亏这是系统召唤出来的马匹,这要是是现实中的话,估计早就全部累死了。

  叶虽然心中着急,但是也知道此去路远,要是这些马都跑死了,那估计就要花更多的时间了。“就在这休息两个时辰,歇会儿马。记得让几个人去弄点吃的,大家也趁此机会吃点热食。”

  “是,谢统领。”那名骑兵听叶这么说,顿时眉开眼笑的去传令了。这些日子,为了赶路,吃的都是早就备好的干粮,那滋味,确实不是很好受。

  叶下了马,找了处可以晒到太阳的地方坐了下来。这时节还是处于春季,正是播种的季节。可是,看着远处已经长满了野草的土地,却只有几个老人和妇孺正在田间劳作。大片的土地荒芜,壮丁却正在厮杀。

  看着这荒野的田地,叶是感触颇多。若是能早点结束这场战争,那么百姓也就能少受点苦了。想到这里,叶又想到并州的匈奴之祸,内战尚且如此,那和外族的战争,怕是比这要惨烈十倍吧。毕竟,叶也算是经历过与匈奴人的战斗,那场面,至今不能忘。

  “统领,抓到了头野猪,咱们待会吃烤野猪。”正当叶回想着这些事的时候,名骑兵冲着叶大喊道。叶回头看,四五名骑兵正扛着头大野猪朝着自己这边过来呢。

  叶看着这些人,也是笑了下笑。是啊,尽管之前与匈奴人战,那时就剩下自己和叶缺两个人,但是只要有系统在,早晚有天,少爷会屠尽匈奴人,为死去的那些人报仇。

  叶不在多想,自己也是累了,便重新在棵树下找了个位置,闭上眼睛小憩。毕竟接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赶。

  等到叶觉醒来,那头野猪也是早就被这些侦查骑兵们鼓弄干净烤熟了。叶抽动两下鼻子,便闻到了股浓郁的肉香味。看着味道传来的方向,那些骑兵正蹲在那烤好的野猪肉旁边眼巴巴的看着呢。

  “你们怎么不吃啊?”看着这些骑兵,叶开口问道。

  这个时候,名骑兵笑嘻嘻的走到叶面前说道:“统领都还没吃,我们怎么能吃?”说着,便将叶扶了起来,推到那堆野猪肉旁边。没错,是堆野猪肉,毕竟,没人见过有人将整只野猪架起来烤吧?除掉内脏什么也是四五百斤的东西,还是切成条比较方便,不尽容易熟,还方便将没吃完的带走。

  叶随手拿起条已经烤熟的肉条,送进了嘴里,边嚼便用含糊不清的话让其他人也赶紧吃。其他人见叶已经开吃了,那还客气什么,纷纷抄起自己早就看中意的肉条送进嘴巴里。

  不得不说,这野猪肉就是比那些干粮好吃,尽管众人身上也没有盐巴之类的调料。但是这野猪本来就是吃着些无公害的植物什么的,要是兴致来了也开开荤吃点小蛇啊什么的,所以这肉质有嚼劲不说,还有种甜甜的感觉,越嚼越带劲,根本就停不下来。

  其实这头野猪的肉也就只有四五百斤,每人分下来也没有多少,不过两斤多个成年人每天需要吃掉的粮食也得有个斤左右,而名需要高强度训练或者作战的士兵需要维持体能的食物则需要更多,这两斤肉,食量大的,不过是顿的饭量罢了。

  举个更简单的例子,老将廉颇,饭斗米,肉十斤。当然,那时候的“斤”没有现在这么多。但也能说明,别看这些骑兵吃的是津津有味,其实也就是过个嘴瘾而已。

  正当这些人吃的正欢的时候,却有些附近的胆大的小孩闻见肉香便跑了过来,眼巴巴的看着叶这些人在这里大口吃肉。当然,在小孩们的眼中是在大口偶吃肉。

  叶看着周围的这几个小孩直盯着他们手中的肉在流口水,便将人叫到身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跑到这里来家里人不担心么?”

  那小孩走到叶近前,却也不怕。只是叶问他的话,他也是不答,只是个劲地盯着叶手中的那块肉看着。

  叶看着这孩子的目光死死的盯住自己手中的肉,便将这肉递给了孩子。那孩子也不顾手脏,拿起那块肉就往嘴里塞。其他的骑兵见叶如此,也是给这几个小孩每人拿了块肉。

  “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人在哪?”叶看那名小孩吃着肉,便接着问道。

  那小孩也是吃人家的嘴软,先前没有回答叶的话,这时候却是问句便答了。“俺俺叫李狗蛋,俺俺老娘娘第四声,奶奶的意思在在那里干活。”说着,致命小孩指了指正在田地间干活的名老人家。

  叶看了看那远处背影佝偻的老人,便接着问道:“那你的爹娘呢?”

  “俺没见过俺娘,俺爹打仗去了,老娘娘说了,等俺爹回来,就可以给俺买买肉吃了。”说着,小孩眼中发出些许的期翼。

  看着这孩子眼中的神色,叶顿时沉默了。此地乃是冀州范围,李狗蛋的爹必定是韩馥的手下。此刻,他或许还在盼望着战争结束回到家中家团圆,或许,已经成为了虎牢关关墙下众多尸体的具。

  “如果,你爹没回来呢?”虽然不忍心,但是叶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李狗蛋显然不能明白叶的意思:“俺爹为什么不能回来,俺爹犯了王法么,县里的捕快要抓俺爹么?”

  叶沉默了,此刻,他才明白,为什么少爷会说:战争,没有胜利者。

  第零三章:霸气狗蛋

  ?“将军,孩子他还不懂事,冲撞了将军,可他们毕竟还是个孩子呀!求求您放过孩子们吧!”就在叶正在想事的时候,突然被这么声哭喊给拉回了现实。

  原来,叶在想问题,而李狗蛋却因为叶之前问他的问题不解而摇着叶的手臂。这些孩子的家长见孩子们不见了,便赶紧去找,有眼尖的看见孩子们在叶这边,他们这才壮着胆子跑过来。看到这边的情形,还以为叶要对孩子们怎么样,便开口向叶求饶。

  “老娘娘!”李狗蛋看见自己的奶奶也过来了,便欢笑着朝着奶奶跑了过去。

  那名老大娘见狗蛋跑回自己的身边,连忙用身子护住李狗蛋,生怕叶等人还会对李狗蛋做什么。“狗蛋,没事吧?将军们没对你做什么吧?”尽管还在这地方,但是出于老人对于孙子的关心,老大娘还是直接便问出了声来。

  李狗蛋抬起了头,露出个油乎乎的笑容,道:“叔叔给了狗蛋肉吃,好甜好甜的肉。”

  其他的乡亲们听李狗蛋这么说,纷纷看向自己的孩子,却发现自己家的孩子也是个个嘴上油光泛滥,顿时个个便心安了。

  “多谢将军,多谢将军”那李狗蛋的奶奶见自己家的孙子没有受到伤害,反而在这吃了自己家过年才会舍得买点的肉,顿时便朝着叶等人跪下,不断磕头致谢。而老大娘下跪,顿时那些其他的乡亲也是不断的跪下。

  “老大娘,不必如此。”叶见长辈居然向自己这个晚辈后生下跪,顿时慌了神了。若是本是这个世界的将领,受这些老百姓跪,那自然是心安理得。但是,叶不是这个世界的啊,他是被系统召唤出来的,又不属于英雄人物,自然就带上了叶墨的性格。

  叶墨是二十世纪的人,自然知道人人平等尊老爱幼五讲四美三热爱“四有”新青年等等。有谁见过这个时代的人会让老人家给自己个晚辈后生下跪的呢?当然,有些畜牲除外。

  “大家都起来吧,这可使不得啊。”叶口中不断说着,人也是走到老大娘身前,双手将老大娘扶起。

  那老大娘的力气哪里会有叶的大,自然就被叶扶了起来。而叶扶起了老大娘,其他的骑兵也是将其他人扶了起来。

  “老娘娘,刚才这位叔叔说俺爹可能回不来了?俺爹犯了王法了吗,怎么就回不来了?”就在这个时候,李狗蛋突然冲着老大娘问道。

  那名老大娘听了李狗蛋的话,突遭雷劈,整个人立在那,半天不能说话。而其他的小孩见李狗蛋说他爹不能回来,也是纷纷问向自己的家人。在他么的眼中,李狗蛋是玩伴,是朋友,那朋友的爹不能回家,他们自然要关心下。

  但是,其他的家长听了自家孩子的话之后,也是沉默当场,久久不能说话。他们不再是这些无忧无虑的小孩,他们知道战争的残酷。黄巾之祸刚过不久,人们还记忆犹新。

  “将军知道孩子的爹在哪吗?”那名老大娘突然朝着叶开口问道。尽管虎牢关之战已经打了很久了,但是对于这些处于偏远山村的人来说,这些消息还传不到这里。

  “司隶,虎牢关。”叶看着老大娘,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但是还是说了出来。

  “将军是从那来的吗?能给我们讲讲那里的战况吗?”老大娘接着用带着哀伤的语气问道,她也是知道,自己的孩子,怕是真的回不来了。这时候,周围其他的相亲也是满怀着期翼,看着叶,希望叶能讲讲哪里的情况,毕竟,那里有他们的孩子,他们的爱人,他们的父亲。

  看着周围人的目光,叶怎忍拒绝,便将自己知道的虎牢关的战况五十地告诉这些乡亲。听得虎牢关的惨况,乡亲们个个偷偷的抹泪,或许,在那些倒下的士兵当中,就有他们的家人。

  “将军也是联军的么?”就在众乡亲抹泪的时候,个怯生生的声音响了起来。听到这句话,顿时那些乡亲们也是醒悟过来般,用满怀警惕的目光看着叶。

  “不是。”叶面露苦笑,但是还是坚定的回答道≡己乃是他们家人的敌人,可是,现在却在敌人的家属面前给他们讲关于敌人的情况。

  叶的话出,顿时所有的大人都对叶这支部队带着深深的警惕,而且,这些警惕丝毫不掩饰的就表现了出来。

  看着这个情形,叶也知能苦笑声。“都歇够了,收拾下,刻钟之后准备出发。”

  “是!”众骑兵听了叶的话,顿时都起身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

  “这些肉就留下吧,不用收拾了。”众人正打算将那些肉也带走的时候,叶却突然开口说道。叶知道,这些乡亲应该很久都没吃过肉了,尽管是敌人的家属,但是他还是决定将这些肉留给这些乡亲,毕竟,百姓是战争中最大的受害者。

  “敢问句,将军名讳?”就在叶等人都上马之后,那名老大娘却突然开口问道。

  “在下叶。”叶朝着老大娘拱了拱手,回答道,说完,便策马扬鞭,行人朝着幽州,继续前行。

  叶等人走,那些个乡亲便急忙跑到放肉的篝火旁边,死命的将那些肉抢在手里。更有甚者,将块肉塞进了自己的最终,手上却抄起了块石头,朝着刚走不远的叶等人扔了出去,嘴中还嚷嚷道:“去你妈的,赶紧滚吧!你们死了,我的孩子就可以活了!”

  叶等人本就没跑远,又人回头看情况,便看见有人朝着他们在扔石头。看到这情形,那人也是怒了:将肉留给他们,也不曾向他们索取什么东西,可是换来的,却是这么个结果。

  “统领,他们这么做太可气了,不如回去将那人杀了。”这人跑到叶身边,想叶报告了之前那事,然后急着提议道。

  “多事不如少事,还是赶路要紧。”叶听了这名骑兵的话,虽然也是觉得气愤,但是更多的确实悲哀,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从心底冒出的种情绪。

  众骑兵听叶这么说,也便不说什么了。他们虽然觉得可气,但是毕竟是件小事,过去了也便过去了。

  就在众乡亲哄抢那些肉的时候,那名老大娘却没有参与,不光她没有参与,连她的孙子也被她拉住了。

  “狗蛋,记住刚才那个人了吗?”老人家看着远去的叶等人,开口冲着李狗蛋问道。

  李狗蛋听奶奶问话,便艰难的将自己的目光从那些肉中转移了过来,脸天真的问道:“老娘娘是说那个给狗蛋肉吃的叔叔吗?”

  “嗯。”老人家点了点头。

  “狗蛋记住那位叔叔了,那位叔叔给了狗蛋肉吃。”小孩子眼中的世界,没有那些大人复杂,他们只知道,对自己好的人,就是好人。

  “记住那位将军,如果你爹死了,你就去找他。”老人家蹲下身子,慈爱的看着李狗蛋,说道:“你找到他,就跟着他学本事,到时候杀了韩馥,为你爹报仇。”

  “爹死了吗?”李狗蛋很不解,为什么自己的老娘娘会让他杀了韩馥为他爹报仇。

  “狗蛋你记住了,如果你爹死了,就是个叫韩馥的人害死的,你就去找个叫叶的将军学本事,到时候杀了韩馥报仇。”老人家也知道李狗蛋现在理解不了这些话,但是还是却让李狗蛋死死的记住这些话。

  “狗蛋记住了,爹死了,就找叶将军学本事,到时候杀韩馥报仇。”李狗蛋本正经的说道。

  “记住就好,老娘娘明天去县城给你买糖吃。”看李狗蛋记住了自己的话,老人家也是满脸欣慰。

  “嗯。”尽管李狗蛋十分的想吃肉,但是也知道自己家里的状况,听到自己能吃糖,就十分的高兴了。

  第零四章:白马义从

  ?幽州形势极为复杂,刘虞虽然为幽州牧,但是其属下公孙瓒确实不听其命令。而导致这上下级不和的原因呢,则是因为对待鲜卑和乌丸人的态度上产生了极大的分歧。

  作为幽州的主要领导刘虞认为,这些胡人经常来侵袭汉人,只是因为缺乏教化,只要汉人也用爱心去对待这些胡人,那么这些胡人也会回报以爱心之,大概意思就是这样。

  而且,刘虞这个想法的效果很明显,他现在的手下,就有批胡人为他卖命。甚至在叶墨前世的时候,公孙瓒杀了刘虞,这些胡人则是不顾切的为刘虞报仇,最后借助袁绍的力量灭了公孙瓒。

  而公孙瓒的想法则简单很多,公孙瓒认为,只有死了的胡人才是好胡人。在她的思想下,也是集结了批英勇的汉人。其中将领中赵云最为后人所知,当然,现在还名声不显。而士卒则有天下第轻骑——白马义从。顺便说下,白马义从名义上的将领是严纲,但是真正率领白马义从的是赵云。

  这种情况,自然幽州牧刘虞和中郎将公孙瓒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差,发展到了相互攻伐的地步了。当然,现在还没闹到这个地步,但是也差不多了。

  而叶墨要叶要搬的救兵就是白马将军公孙瓒。若是说,在大汉还有个诸侯肯为朝廷出兵去对付匈奴人的话,那必定是公孙瓒无疑了。

  “统领,都跑这么多天了,我们究竟要去哪啊?”在路上,两百零骑扬起黄沙,名骑兵冲着叶问道。从离开张绣处已经四五天了,每天除了固定的几个时辰的休息和实在太累的要歇马,这些人便直是在马上。

  已经快到目的地了,叶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