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种拿不住画戟的感觉。终于,随着赵云的用力,叶的手终于是松了开来,画戟随着赵云的长枪飞出了几丈远,随后枪尖又稳稳的停在了叶的脖子面前。

  “赵将军果然厉害,这份武艺,怕是天下难有人能胜过,不愧是少爷夸赞的当世第二武将。”叶被赵云制服,也是心服口服。叶也明白,若是这场是生死战的话,怕是三招之内,自己便要横尸当场了。

  “承让了。”赵云收回长枪,朝着叶回了个礼。

  “第二武将,那第是谁?”这个时候,严纲已经靠上来了,听到两人的对话,心中很是不服,便开口问道。严纲尽管不喜赵云,但要说起来,却不得不承认的是,赵云此时确实是幽州的第武将。

  “少爷曾言,这天下第武将,乃是当今的执金吾吕布吕将军,也是叶的师傅。可惜的是,叶学艺不精,给师傅丢脸了。”说起第,叶当然是满脸的骄傲,那可是他的师傅。当然,给吕布丢脸丢到幽州来,也是蛮不好意思的。

  “你这画戟,似乎有玄机?”赵云倒是没有管着排名之事,只是看着叶的画戟,问出了之前打斗的时候便看出的问题。

  叶听了赵云的文化,顿时看着自己的画戟也是感到十分的满意。“我的画戟比起寻常的画戟要轻上十多斤,乃是师傅见我力气不足以使用这种重兵器,便特意为我打造的。”

  “难怪,方才比斗之时,见你的画戟使用有点靠向轻灵的用法。”赵云此刻是恍然大悟,这么简单的事情,他刚才居然会没想明白。

  “此刻应该还是处于大战时期,不知叶将军为何来此?”严纲见叶和赵云讨论比斗之事,顿时脸红,连忙换了个话题。

  听严纲这么问,赵云也是十分的好奇。就这点人这点人!刚才还没注意,赵云现在却是发现问题了,叶带的这些骑兵在灭了胡人百余骑之后,竟无人死亡,只是有几个轻伤而已。震惊,异常的震惊!

  叶没有注意到赵云的脸色变化,看着严纲,叶再次行了个抱拳礼道:“叶此来,乃是来求援的。”

  第零七章:不欢而散

  ?“来求援?”严纲与赵云面面相觑,只觉得,这个叶,怕是来者不善。

  严纲定了定神,向前两步说道:“叶将军,你可知道,我家将军的同窗兼属下平原县令刘备刘玄德也去参加了陈留会盟?”公孙瓒赞助了刘备参加会盟,现在也已却来求援,这不是找茬吗?

  叶先是看两人错愕的表情,觉得此事不可为了。但是紧接着,严纲的番话确实让叶笑出了声来。“严将军说的可是那个自称中山靖王之后满嘴仁义的刘玄德?”

  “正是此人,不知叶将军为何发笑。”看到叶听了刘备之后便直在笑,赵云有点不快了。说起来,此时的赵云和刘备还不是很熟悉。但是,赵云对于刘备的“仁义”却是直很是钦佩,心中也有投靠之意,认为刘备才是他的明主。此时叶笑话刘备,赵云自然会心生不快。

  叶见对方表情不对了,立马止住笑容,答道:“还请赵将军勿怪,叶只是笑话那假仁假义的刘备,半点没有嘲笑公孙将军的意思。”此时的叶,还以为赵云生气是因为刘备属于公孙瓒的手下,嘲笑刘备有笑话公孙瓒的意思呢。

  “那就请叶将军说说玄德公哪里假仁假义了?”赵云听叶再三侮辱刘备,顿时更是沉着脸问道。

  此刻的叶哪里还听不出来赵云生气完全是因为自己说刘备的不是,但是事已至此,那边就说道说道吧。正欲要开口的时候,叶却是汀了。原来,在得知刘备也是镇诸侯之后,叶墨确实和他说过刘备这个假仁假义的人,但是,叶墨说的,可是叶墨那世对刘备的分析,这世这些事还没发生啊!

  “怎么,将军说不出来了?”严纲呢,完全是因为刘备属于公孙瓒的属下,为了维护公孙瓒的脸面,这才对哑口无言的叶逼问道。

  叶也没办法了,说就说吧。“这刘备自称是中山靖王之后,乃是汉室宗亲,此事可有?”看着两人,叶问道。

  “确有此事。”这事被刘备到哪都先宣传,谁能不知道这事啊。

  “此事真伪,暂且不辨。就算刘备真的是汉室宗亲,听闻董卓发诏反抗朝廷,为何响应?”既然话已说开了,要是没说出几个让赵云严纲信服的原因来,那求援之事多半是黄了。

  “董卓将军发诏,乃是清君侧之不臣。叶缺乱政,使得天子蒙羞。玄德公这才响应诏令,前往会盟。”赵云听叶这么问,自然将刘备说给公孙瓒听的原因说了出来。

  “哈哈哈哈”叶听了赵云的话之后,再度发笑。

  “赵某此话可有不妥,为何叶将军再度发笑?”赵云见叶大笑,顿时不解了≡己的话说的没错啊,怎么听在叶的耳中却引来阵大笑?

  “董卓之心,路人皆知。将军也认为董卓在杀了我家兄弟叶缺之后,便会乖乖退兵不曾?再者说,我家兄弟乱了哪门子的政,使天子蒙了哪门子的羞?”叶这个时候听赵云居然不顾是非,直说刘备这也是好的,那也是好的,也是动了肝火了。

  “董卓将军有何心?先前董卓将军欲以己之力清君侧之不臣,但是你叶家兄弟厉害,使得董卓将军不得不退往陈留,发诏昭告天下来讨伐不臣。至于叶缺,排除异己便是乱政;行事独断专行,便是让天子蒙羞。”赵云这个翩翩君子此刻也是火气上来了,偏要和叶来辨个子丑寅卯出来不可。

  “董卓初次进京,便杀城门尉,只因为城门尉阻挡董卓大军进城。入了皇宫,不卸佩剑,便要觐见圣上,守卫不许,便要拔剑杀人。入得宫中,只因圣上给的封赏不让董卓满意,这厮便敢拔剑指着圣上。这就是你说的,只为清君侧之不臣的董卓将军!”叶看着赵云,历数董卓不是。

  赵云愣,居然还有这种事,为何自己没有听说过?

  “此事不过是叶将军言之辞,怎能相信?”这个时候,在旁的严纲开口说话了。说实话,严纲不喜欢刘备,也不喜欢赵云,但是他就是觉得自己人不能在外人面前丢面,否则就是给公孙瓒丢面。

  叶看了眼严纲,沉声道:“董卓杀城门尉之时,可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觐见不卸佩剑,可有数十守卫能证。拔剑指向当今圣上,若非当时帝师王越在场,怕是皇帝已经换了人当了。”

  听了叶的话,赵云只觉得此事不似作伪,但是这件事毕竟没有传出来,天下之人被董卓蒙蔽,所以这刘备前去应诏也没有什么不对,更何况叶缺确实有过错才会使得天下诸侯前往应诏。

  “那叶缺排除异己,你可有话说?”赵云还不死心,直接便对着叶接着问道,但是其语气明显没有了刚才的强硬。

  “排除异己?”叶不觉的看了赵云眼,然后说道:“自叶缺为官之后,遭到贬官的只有袁槐人,那也是在圣上刚刚继位登基之时,袁槐反对导致。而弃官而走亦只有人,便是袁家袁绍。这二人贬官弃官,与我家兄弟何干?”

  “若非叶缺独断专行,袁绍怎会弃官?”这个时候,赵云原本弱下去的语气又变的强硬了起来。

  叶听赵云这话,仿若胡搅蛮缠般,便冷笑了声,反问道:“赵将军说我家兄弟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还请赵将军指出,我家兄弟哪里独断专行了?”

  赵云听到叶的问话也是愣了下,明显没有想到叶竟然会回问问题。在想了片刻之后,赵云便道:“叶缺提出‘修教堂’,乃是违背先古圣言,乱了尊卑之序。此举,便是独断专行。”

  赵云这么说,叶不乐意了,此举乃是少爷提出来的,怎么可能会错呢?“先圣孔子曾言:‘有教无类’,现在我家兄弟提出修建教堂,‘教无类’,怎么就有违圣言?所谓尊卑,不过是少数野心者践踏在大众身上的借口罢了这话真先进。况且少爷曾言,此举‘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赵云听了叶这番话,只觉得脑子不够使。敢说出这种话来,那可是与整个大汉的士族作对呀。“什么‘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不过是培植党羽的借口罢了。”赵云思索了阵之后,嘴上嘀咕道。

  叶听见赵云的话,顿时火气大盛,大喝道:“那刘备身为大汉官吏,竟然出兵对抗圣上,此为不忠;刘备身为汉室宗亲,出兵反抗汉室,此为不孝;刘备身居董营之中,却不反对董卓联络匈奴人南侵,使得无数百姓流离,此为不仁;刘备身为卢中郎学生,老师蒙难而不去营救,此为不义。”

  “叶原本以为,赵将军为天下第二的武将,自然是明辨是非之人。却没想到对这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百般辩护。”

  说罢,叶也不打算向他们求援了,这样的人,就算浪费时间大叫道,能成功么?就算成功,他们会出全力么?

  “所有人都听着,我叶此行未能请到援军,无颜再见少爷了。你们怕不怕死?”叶调转马头,看着那两百侦查骑兵,大声问道。

  “不怕!”

  “好。现在立马赶往并州,只要我们还有人活着,便不能让匈奴人逞凶,随意欺我大汉的百姓。驾!”说完,也不与赵云打招呼,直接便打马朝着来路跑了回去。

  赵云此时还处于极度的震惊当中,和叶的番话,让他将以往的认知全部推翻了,这让赵云不免要迷茫番。再看到叶带着那些骑兵走了之后,赵云也便浑浑噩噩的往回走了。

  “子龙,你刚才可听到了叶说的是什么?”严纲看着赵云的样子,难得叫了次赵云的表字。

  赵云听严纲问话,顿了下,不带丝感情的说道:“刘备是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人。”

  “不是这句,他好像说,匈奴人,南下了!”严纲仍然看着叶远去的方向,怔怔的说道。

  第零八章:设计夺粮

  ?赵云与严纲听叶最后说是匈奴人南侵,顿时觉得此事必定不简单。之前两人觉得叶来请援兵是无稽之谈,那时因为之前两人以为朝廷方面是挡不住董卓联军,但是现在看来,事情没那么简单。

  赵云与严纲二人前往去找公孙瓒禀告此事,此处暂且不表。只说王匡用三十万石粮草换了自己的性命,叶墨自然不放心放在外头。常言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由此可见,粮草的重要性。

  在叶离开虎牢关的第二日,叶墨便决定,要派大军去将那些粮草取回来。要知道,董卓也是知道了虎牢关南面联军已被破,万董卓也是想起了这粮草之事,那岂不是又会被董卓抢了回去。

  “王匡,你细说说,那粮草放在什么地方?有多少守军?守将是谁?”大帐当中,吕布看着座下的王匡,开口问道。在之前,叶墨已经和吕布通过风了,吕布自然也就知道叶墨的打算了。何况,此时虎牢关的主将乃是吕布,老是让叶墨开口,那岂不是显得主次不分了?

  “那些粮草屯在陈留以东五十里处的个山谷里,那里易守难攻,而且还不容易被发现。只是那粮草乃是袁绍负责,袁绍的外甥高干以及其属下将领朱灵负责守备,山谷之中有大军五千。”王匡也老实,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就看着些粮草了,自当五十地将知道的全部都说了出来。

  吕布听了之后,沉默了起来。那五千守军倒不是难事,就算那山谷易守难攻,最多多耗费些士卒的性命罢了。但最关键的是那里乃是处屯粮之地,若是谷中的守军见不能收,把火将那些粮草烧毁了,虽说这样董卓没有了这些粮草,但是她们呢同样也得不到这些粮草。

  若是正常情况之下,烧毁敌军粮草,乃是大功件。但这个时候偏偏就还烧不得了。董卓联军守在虎牢关北面,切断了虎牢关与洛阳方面的联系,使得虎牢关的守军得不到洛阳方面的粮草。如此来,这三十万石的粮草,不仅能让董卓联军乱,还能稳住虎牢关守军的心。

  “叶先生,可有主意,拿下这三十万石的粮草?”吕布思考了半天,还是想不出主意来。尽管吕布如今也是常常研习兵书,但是看归看,会不会用还两说。吕布这等武夫,能每天抽出时间来百万\小!说就很不错了,谁还能指望吕布成为个智勇双全的人呢?

  叶墨在听王匡介绍完情况之后,便开始思索这破敌之计。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目前虎牢关除了叶墨,那边只有叶福常林戏志才三位可以算得上是谋士的存在。但是叶福就不说了,叶墨能办的事他就绝对不会出手。常林呢,则是个治政高手,问他用兵谋略,确实是难为他了。戏志才是高手,但是戏志才现在压根就不开口。

  如此来,算来算去,这关中的谋士,竟只有叶墨人可用。这还不算,人就人吧,但是联军中至少有卫仲道李儒两位顶尖的谋士,其他的诸如辛评荀谌许攸之类,在董卓面前说不上话,那就不算了。便是这叶墨是穿越过来的,对抗这么多的谋士,也是觉得自己的智商有点不够用的感觉。

  叶墨在思考破敌之计时,却被吕布的问话给打断了。“啊?哦,破敌之计?墨有个大概的想法,但是到底能不能行,却还得再仔细推敲番。”

  “推敲?这是何意?”王匡听了叶墨的话,突然开口问道。原来,却是叶墨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将唐朝才出现的词句给搬了上来。倒是吕布等人不奇怪,似叶墨这等奇人,嘴里要是没几个怪词,你都会不习惯。更何况,汜水关之后,那些士卒将叶墨给传神了,直将当初叶墨在汜水关的外号传了过来:叶半仙。

  “哦,推敲就是说,此计还需在琢磨番,才知可行不可行。”叶墨也是反应了过来,简单解释了番。

  “那大人是想出何计策来了?说出来,大家起探讨番,说不定就能将这计策的缺漏之处给补充上。”王匡这个时候倒是没将自己当作是俘虏的觉悟,那时完全就将自己当作是虎牢关守军方了呀。这世的王匡,完全是因为为了响应袁绍的原因才出的兵,此时被俘,倒也没有多少要就义的觉悟,毕竟此人还是对着大汉朝有些忠心的。

  “此计,还需王太守配合才行。”看着王匡,叶墨缓缓说道。

  王匡听需要自己配合,也是爽快的问道:“不知道大人需要王匡做些什么,王匡必定全力配合大人。”

  “王太守只需要仿造袁绍的笔记写封书信,然后让方悦将军带着千人前去放置粮食的山谷调粮便可。”叶墨听王匡说会全力配合,边将这计策说了出来。

  “叶先生觉得此计可行吗?怎么布觉得此计漏洞颇多?”吕布听了叶墨的计策,不觉开口问道。

  “是啊,此计能行吗?”吕布的话出,其他人也是纷纷开口质疑。

  要说起来,这条计策,的确是漏洞百出。董卓让袁绍负责掌管粮食,怎么会让王匡的部下去调粮呢?此为漏洞之。

  方悦手持袁绍的信件,就算骗过了守将时,若是守将反应了过来,派兵出来追杀,那给如何?此为漏洞之二。

  就算守将被骗过了,但那是三十万石的粮草,怎么可能次就调完?此为最大的漏洞。

  看着周围人怀疑的目光,叶墨也是笑了笑,道:“此计还不太妥,有需要还请各位补充番。”叶墨自然不会有压力,毕竟在说出这条计策的时候叶墨就说过,此计还需推敲番。

  众人听了叶墨的话之后,这才放过叶墨,开始讨论起来。若说起来,想要拿到那三十万石粮草有几个关键的地方,那便是入谷运粮。叶墨的计策,解决了入谷的问题,但是运粮问题却是没法解决,谁也不敢保证在运粮的途中联军的人不会出现。

  众人讨论了半天,却依然讨论不出个结果,无非就是因为不知道联军到底会派出多少士卒来抢运这批粮草。

  “算了,没时间讨论了。”看着这些人讨论了半天没个结果,叶墨也是觉得烦了,顿时开口将众人的讨论打断了。

  “麴义,先登营还有多少人?”众人停下讨论,都看着叶墨,想要知道叶墨到底想要干什么,没想到叶墨居然就是问几个问题。

  麴义愣,明显没想到叶墨竟然会问他问题,但是他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回道:“还有五百。”麴义说的五百,指的是曹操的那只校园军,这些天的仗打下来,原本两千五百的西园军却是只剩下了五百了。

  “高顺将军,陷阵营还有多少可战之人?”在麴义那得到了答案之后,叶墨转头看向高顺,问道。

  众人皆知,高顺的陷阵营经过先前的战斗之后,加上受伤的也只是剩下了百余人了。“若是现在就要战,只有八十人。”高顺看着叶墨,开口回答道。

  “好,就这八十人。方悦听令。”叶墨也是感慨异常,八百陷阵,尽然现在可战的只有八十了。

  “方悦在。”方悦从叶墨开始说出这计策之后,便知定有自己的事,此时听叶墨叫到自己,也是直接便从王匡背后走了出来。

  “方悦将军,从降军中选出四百二十名愿意归降的精锐士卒,加上麴义的先登营以及高顺的陷阵营,凑齐千人,准备出发。”叶墨看着方悦,也不顾虎牢关的主将乃是吕布,直接越过发令道。

  吕布听叶墨居然如此果决的便下令要行动,顿时开口阻拦道:“此计尚未完善,如何能行?”

  “时间不多,我军若想得到这三十万石的粮草,此时必须要出兵了。计策还不完善,墨决定随军出战。”叶墨看着吕布,言辞坚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