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

  叶墨哈哈笑,却是卖起了关子:“这个,你随后便知。”紧接着,叶墨看向朱灵,问道:“此处除了这个山谷之外,可有其他的地方可以暂时屯放这些粮草?”

  朱灵见叶墨问起,便想了会儿,回答道:“确实有处这样的地方,只是不够隐秘。此处向北两里地之外,也有处山谷。但是若是有心查看的话,很快便能发现那出地方,且防御无地利优势。”

  叶墨倒是不以为意,能很快被发现怎么了?无防守地利优势又怎么了?“还请朱将军先安抚下这谷中的士卒,今夜便将这些粮草悉数转移到那处山谷中去。只是不知道,这些士卒能否听从将军的话?”

  “主公放心,这些士卒,皆是我手练成。只是先前那袁绍贪我这些士卒,是故让高干那厮来夺我兵权。”朱灵看着叶墨,回答道。回答这话的同时,朱灵也是想看叶墨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要知道,凡是上位者,最为忌讳手下将领拥兵自重,此刻朱灵刚刚认叶墨为主,自然是想要试探叶墨的为人。

  “如此便好,将军还是早些行动的好,若是迟了,怕有变化。”叶墨倒是对于朱灵这五千士卒没什么感觉。别说他这五千步军了,就是当初张绣万余西凉骑兵,以及那两万余俘虏,不都是尽归张绣了嘛。

  朱灵看叶墨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也是拿不准叶墨的态度,不知叶墨是真的不在意还是上位太久,已经喜怒不形于色。但是,叶墨也没有表示出反感不是么,那就够了。

  “是,末将这就去办。”说着,朱灵便让人去将那些士卒叫醒,连夜开始搬运这谷中的粮草了。

  “方悦听令。”叶墨看着朱灵已经去召集士卒,也不怕朱灵是假意认他为主,只要叶华和高顺的陷阵营在,带着他杀出去还是不成问题的。拨弄着眼前的篝火,叶墨突然开口说道。

  方悦还在想着叶墨为什么要让朱灵去搬走这些粮草,却不直接运走。突然听到叶墨的话,直将方悦吓得阵激灵。“方悦在,大人有何吩咐?”

  “你让你的士卒去找些干柴干草,等朱灵将这些粮草运走之后,便将这些干柴干草铺在谷中。但是要注意,尽量做好伪装,可以用装粮草的袋子装着之不能让人在谷外看出来。”叶墨边说着,脑中还在边完善这计策,眉头却是直紧皱着。

  方悦愣,这是干嘛呢?难道还想用这些干柴干草骗过联军的军队不成。想不明白,那干脆就不想,直接去做事便好了。

  方悦走了,叶墨继续在篝火前思考着还有哪里需要注意的地方。“对了,麴义。”

  “主公有何吩咐?”麴义当初跟随叶墨是因为觉得叶墨能够给他带来高官厚禄,荣华富贵。跟着叶墨之后,果然如此,先是曹操将那只校尉军交给他来操练,然后练成了自己的部队了,曹操也不管了。这时又是连接几场大仗,之后必定会有封赏。

  “你找人,骑我的那匹马,赶去虎牢关报信。就说若发现联军来此,不用阻拦,只需在后面跟着便是,切记切记。”看着麴义,叶墨这话说的极为认真。这乃是此计成败的关键,若是没有敌军过来,那他在这里鼓弄,不是瞎干么?

  “是,末将这就去办。”说着,麴义便起身要去找人送信。

  “等等。”就这时,叶墨又叫住麴义。

  麴义停了下来,又坐回那篝火旁边,问道:“主公还有何事?”

  “让你的士卒去远些的地方,找些巨木巨石,摆在山谷两侧的山崖上意,不能让人发现。”叶墨看着麴义回来,便对他说道。

  “完了?”麴义看着叶墨,本以为叶墨会说很多,但是叶墨说了那些话之后便不说话了。

  “嗯,完了,去办吧。”叶墨看着麴义,拍了拍他的肩膀,点了点头。

  麴义瞥了叶墨眼,起身便去准备叶墨安排的事务了。

  等着切都安排好,叶墨脑中再次细细的将切过了遍,确实没有发现什么大的漏洞,嘴角便扬起了丝微微的笑容。

  等到第二日天已大亮的时候,这些粮草已经只搬运的剩下最后批了。叶墨走到朱灵的身边,看着这剩下的粮草,道:“留下十车,其余的全部搬走。等这些粮草搬完之后,立刻带着将士们在山上埋伏起来,注意不能泄露身形。”

  “是。”这个时候,朱灵貌似知道叶墨想要干什么了,便也没有多问,直接便答应了下来。

  叶墨见朱灵这边的事差不多完了,便走到方悦身边,让他开始布置山谷。对于该怎么布置,叶墨到没说什么。这些将领自然应该会布置,叶墨乃是外行,让他来,说不好就会露出马脚。因此,叶墨难得没有对方悦多说什么,只是说高干的尸体定要摆在谷中易看见的地方。

  等到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完毕之后,叶墨便让麴义将夜晚搬运粮草所露出来的痕迹打扫干净,然后便让所有人都上山了。

  就在叶墨等人将切都布置完毕之后,山谷以西不过十余里地,出现了直万余人的部队,打着“董”“刘”的旗号,将旗却是“牛”“张”二字。原来,竟是董卓和刘备的部将,分别由牛辅和张飞统领着。

  “张将军,你来说说,那卫仲道出的什么破主意呀?还说只要我们晚来片刻,便能拦住虎牢关中去搬运粮草的部队。你说说,那个地方,除了我们自己知道,他们虎牢关的怎么知道嘛。”说着这话,牛辅是脸的委屈。

  张飞听牛辅这么说,直接便道:“你废什么话呀,盟主怎么安排,我们怎么做便是了。等回去之后,俺老张请你喝酒。”

  “这可是你说的,不能耍赖!”听到喝酒,牛辅精神了。原来,这两人竟是喝出来的交情。只是牛辅酒量比不过张飞,武艺也比不过张飞。所以在和张飞说话的时候,他这个统领八千大军的将军反而像个小弟般。

  就这样,两人路聊着,聊到了山谷的谷口。

  “等等。”就在牛辅要进去山谷的时候,张飞却叫住了他。

  牛辅不解,这都到了,还等什么呀?“怎么了?”

  “不对劲,里面怎么这么安静?”按理来说,里面可有五千守军呢,怎么可能会这么安静呢?

  牛辅听张飞这么说,顿时也是明白了过来。这里,怕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正在两人踟蹰这不敢进山谷的时候,旁边名小将指着山谷里面说道:“将军,看那里,好像有人躺在地上。”

  牛辅张飞二人顺着那名小将的手指看过去,发现了已经死了的高干。“你进,是什么情况?”牛辅指着那名小将,下令道。

  那名小将恨不得扇自己嘴巴,让你嘴多,这下好了,该去送死了。但是这小将也不敢违抗军令,便小心翼翼的朝着那具尸体走了过去。待走到旁边的时候,发现这人除了身中剑之外,没有其他的伤口。而且四周,也没有再见到其他的尸体。打开旁边的装粮食的袋子,也美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

  “将军,除了这具尸体,没有发现别的。这满地的粮草,都是真的。”那小将扯着嗓子对谷外的牛辅喊道,同时还扬了扬手中的麦粒。

  牛辅听那小将说没有问题,就没有再管这里的情况了。毕竟,他的首要任务乃是将这些粮草运回去,来之前,董卓可不止次向他申明了这匹粮草的重要性。

  张飞见牛辅定要进去,但是他内心却还是透漏出隐隐的不安,这里,太过蹊跷了。“牛将军进去,我便留在外面,若是里面真有埋伏,我也能及时应变。”

  牛辅听,张飞说的也有些道理,便又给张飞留下了千士卒,自己只带了七千士卒进入山谷之中。待到牛辅带着大军进入山谷之中,谷口便落下了大堆的巨石巨木,将谷口堵了个严严实实。

  牛辅见谷口被堵,便知是中计了,还不等牛辅下令搬开巨石巨木,批火箭便从天而降。要说起来,这山谷之中,箭矢的储量还真不小,三千张弓,六万箭矢,足够让牛辅这些人死上好几遍的了。

  谷外的张飞见谷口被堵,谷内又冒出了浓烟,便知里面的人是九死生了。心知中计的张飞便于要离去,但是谷口上方,个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不愧是张将军,粗中有细,今日见,果然如此。”

  “你是什么人,还听过俺张飞不成?”张飞看着谷口上的人,顿时便开口问道。

  叶墨看张飞问他,便笑了笑,道:“桃园三兄弟,依我之见,唯独张将军乃是真正的英豪。”

  张飞见那人竟然知道他们三兄弟桃园结义的事,想必对他们也是颇为熟悉的人,但是想了半天,却也不记得见过此人。要知道,但凡是有点才能之人,刘备必定会去结交番,但是此人,实在是没有印象。

  “俺大哥仁义无匹,二哥勇猛难当。俺张飞能算什么英豪?”张飞尽管不知道此人是谁,但是还是出口替大哥二哥辩解。

  “哈哈哈哈哈”叶墨大笑阵,道:“假仁假义也是仁?匹夫之勇可称勇?张将军且去吧,相信以张将军的能力,还是能够逃回去的。”

  张飞听了叶墨的话,顾不得还嘴反击,只是心中震惊无比,难道还有后招?“你是何人,俺张飞为何要听你的?”

  “在下叶家家主叶墨,听与不听。全在将军。”说完,叶墨也不说话了,直接退后几步,让张飞看他不着。

  张飞在谷外打马绕了两圈,还是听了叶墨的话,带着人便走了。叶墨见张飞走了,也是松了口气。若是张飞带人攻山,那他们还未必真的能挡住。只是这张飞走了,碰上虎牢关的援军,能否逃走还真的未可知。

  第二章:爆发内讧

  ?张飞被叶墨吓,没有理会被困山谷中的牛辅,转身便要撤回去。只是,若是这山谷外全是刘备的部下还好说,起码会听张飞的话。但是别忘了,牛辅进山谷之前留了千士卒。来是怕自己中计,留下后手,二来,谁说不是牛辅留下来监视张飞的呢?

  “张将军,牛将军就在山谷里,你就打算这么撤走不成?”牛辅留下来的那只部队中,名小将站了出来,拿着长剑指着张飞说道。

  张飞的部下见那名小将居然敢拿着剑指着张飞,顿时大怒,也是纷纷拔出了兵器,指着那名小将说道:“竟然敢如此对将军说话,你活腻了了不成?”

  那名小将见张飞的部下也是拔出兵器,顿时怒极反笑,指着那人道:“怎么?就你也敢与本将交手不成?”

  张飞本来看到那名小将拿剑指着自己便心中不快,这个时候这名小将居然在他的面前对他的部下这么嚣张的说话,顿时更是气极。“你打算和我交手?”看着眼前的这名小将,要不是因为现在还处于危险之中,张飞早就将这人身上捅了十七八个窟窿出来了。

  “张将军要弃我家将军于不顾,等某将回去,必定是活不成了,倒不如在这里与将军拼上拼。”那名小将也是知道张飞的厉害,但是西凉军中,军规严厉,若是弃主将于不顾,那他回去肯定是活不成了。与其回去呗安个“临阵脱逃”的罪名,倒不如死在这里实在,起码还能给家里弄点抚恤金之类的。

  “你是铁了心不让?”张飞看着眼前的这名小将,握住丈八蛇矛的手紧了紧。

  “兄弟们,你们的父子兄弟就在里面,可是这张将军这个时候却想逃跑。你们说,该怎么办?”那小将知道自己不是张飞的对手,便开始发动身后的西凉军。

  要说这个时候,兄弟父子同时在军中服役的情况还真是不少见。这些西凉的士卒听了小将的话,想到自己的父亲或是儿子兄弟还被困在山谷中,顿时个个的也将兵刃指向张飞。就算那些没有家人被困住的,也是有感于袍泽之情,纷纷将长枪大刀指向张飞的部下。

  张飞本就是个轻士卒之人,要知道,他就是因为死在手下的士卒不满其长期鞭打和威胁杀死完不成任务就杀死,但是真的是完不成的任务之下的。此时见到那些西凉军居然敢如此,顿时二话不说,纵马便杀了过去。

  那名小将也是没有料想到张飞居然真的敢杀过来,个不防,被张飞直接矛给斩下了胳膊,这还是这小将躲得快的结果。

  “张飞,你居然真的敢出手。兄弟们,张飞这厮不顾咱们西凉军的死活,咱们跟他们拼了。”那小将冲着张飞喊了句话之后,便开始煽动其他的西凉军动手。

  其实何止是那小将没有料想到张飞会动手,就是张飞的部下也没有料想到。等小将煽动西凉军动手,张飞的部下顿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张飞本来想出其不意,直接杀了这名小将,但是怎料得到,这名小将居然在最后时刻躲过去了。而且,这小将居然真的敢这么拼,鼓动两军动武。

  “兀那小子,你张爷爷我今天势必杀你,在你身上捅出十七八个窟窿才善罢干休。”张飞这时候更是气啊,自己这方因为没有准备,交手便死伤了几十人。尽管张飞轻士卒,但是现下刘备的老底就这么多,怎么浪费的起?

  那小将也是聪明,知道张飞必定会追着他不放,便往张飞部下的那些普通士卒中杀过去。尽管现下他断了臂,疼痛难忍,但是为了小命考虑,还是不断的挥剑斩杀这身边这些张飞军中的小卒。

  那张飞虽然气,但是没有办法,总不能将手中的丈八蛇矛挥向自己人吧。无奈之下,张飞便将心中的气都撒在了那些西凉士卒身上。

  那些西凉士卒见张飞如此威猛,便有些欲要投降,只是此时的张飞已经杀出了火气,两个降卒,杀了也便杀了。只是这杀不要紧,直接将那些其他本欲投降的士卒杀的是英武非凡。

  本来嘛,这就不是什么死敌交手,现下看你张飞厉害,便降于你,听你号令便是。但是你居然连条活路都不给,那就只有拼死战了。赢了,那便活了。要是死了,反正会死,拉几个垫背的再说。

  就这样,西凉军心存死志,而张飞的部下却是畏畏缩缩,毕竟还是联盟是友军啊。结果,两千刘备的幽州兵反倒是被千西凉军打的节节后退。

  张飞见此情形,更是满肚子的怒火没地发泄,大叫道:“全都给我上,怕什么,出了事,俺张飞蹬呢!”

  那些幽州的士卒听了张飞的话,加上之前被不断的压着打的火气,顿时爆发出了十二分的能量,开始将这些西凉的疯子打了个平手,堪堪维持住阵脚。

  那名小将呢,则是杀入幽州兵内部。只是,这名小将尽管也是有些武勇,但是面对多数的敌军包围,终于是逃不过死的结局。只是,这个时候小将死了又能怎样,西凉军已经心存必死之志了,其实个小将的死能瓦解的了的?

  两军便是这样,方是人多势众,方是悍不畏死,就这样,打成了个平手的局面。只是,西凉军已经出了全力,无法瓦解这局面,但是幽州兵能啊,有张飞这种高手在,打破局面扭转局势,又有何难?

  张飞左冲右突,柄蛇矛不断的翻飞,挑起只只断臂残肢,划过个个脖颈。在张飞的帮助之下幽州兵终于是慢慢扭转战局,将那些西凉的士卒打的不断后撤。

  “想杀我,给我起死吧!”名西凉军士卒看着胸前的钢刀,嘴角露出丝狰狞的笑容,手中大刀扬,用尽最后点力气将那幽州兵的脑袋也砍了下来。

  等到张飞用手中的蛇矛将最后个西凉军士卒的脑袋砍下来的时候,那些幽州兵还能站着的也是只剩下了六百余人了。“哼!就你们,也敢和俺张飞打,你们还嫩着呢!”张飞气喘吁吁,看着满地的尸体,脸上却是脸的得色。

  “撤!”张飞也不敢休整,直接便下令撤退,甚至连伤员也是弃之不顾了。毕竟,叶墨之前跟他说过,这其中,还有张网在等着他。

  等到这些幽州兵整队完成,打算撤走的时候,张飞却发现,在来的路上,支军队已经列阵完毕了。

  第三章:张飞受俘

  ?张飞刚刚整理好队伍,却发现早有数千敌军已经列好阵型,挡在他们来时的路上。

  “直娘贼的,跟他们拼了!”张飞看着虎牢关的守军,大骂声,便冲了上去,打算依靠自己的武勇杀出条血路来。可惜的是,这虎牢关的队伍里,可是有典韦叶真两名流武将的存在,岂是之前那群西凉军能比的?

  山谷外面的战况,暂且不提。且说山谷之内,牛辅带着七千大军进入了山谷,却发现自己中计,便欲要派人去将谷口的巨石巨木搬开。只是,叶墨能定下计策,怎么会不注意到谷口的防备呢?

  麴义带着五百先登营,躲在山谷入口的两侧,见牛辅想要将堵住谷口的杂物清空,阵箭雨下去,杀死百余人。这谷口能有多宽?本就是易守难攻的地形,只是这下,却让谷中的西凉军叫苦不迭。

  再加上阵火箭倾盆而下,顿时将这山谷中的干柴干草给引燃了。西凉军士卒想要灭火,可是这本就是干燥的地方,又被叶墨安排方悦在山谷中铺了大量的易燃物,这火怎么可能灭的了呢?

  “给我冲到山上去,杀上去!想活命的,就随我杀!”牛辅看着打乱的西凉军士卒,大声的冲着这些乱军叫道。

  那些西凉军士卒本来因为大火烧起而混乱不堪,但是听到牛辅的话之后,个个的看着山上,顿时明白了过来。尽管是从下往上进攻,但是总有个活命的机会不是么。

  “我不想死,杀啊!”名西凉军的士卒边大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