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驳,有心让叶墨也出次糗。

  叶墨听了宋宪的话,也不反对,只是微微笑。古代攻城攻关之战,确实如此,只消有千余人,得善守之将,拦住十万大军又如何?郝昭便在陈仓以千余士卒,挡住了诸葛亮十万北伐大军。

  “我与宋将军赌上睹如何?”叶墨看着宋宪,笑着说道。

  宋宪看着叶墨此时竟然还能发笑,心中也是忐忑,但是先前话已说出,怎能认怂。于是,宋宪便壮起胆子,大声问道:“那好,叶大人说说,赌什么?”

  “墨便于宋将军赌赌能不能拿下汜水关。”叶墨此刻,依旧是自信无比。废话,自己早就有了夺下汜水关的计划,能不自信吗?

  宋宪看着叶墨居然如此自信,反倒是心中打鼓了。但是,宋宪又想了想,若是自己领兵能否夺回汜水?想了半天,答案是不能。就算是吕布领兵,怕也不能拿下汜水。尽管吕布武艺高强,但是上不了关墙,那武艺再高,又有何用?

  心中判定叶墨乃是强装镇定,实际上是为了让他宋宪不敢接这个赌注。于是,宋宪这下也是十分自信,道:“好,那叶大人说说怎么个赌法。”

  叶墨见宋宪真敢接这个赌,也是愣,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叶墨提出打赌,甚至表现的十分自信,只是想让宋宪暂退步而已。只是叶墨这愣,却让宋宪觉得自己先前的猜测乃是对的,顿时更加高兴。

  “也罢,既然宋将军有心和墨打这个赌,那便加点赌注。若是墨失败了,便给高顺将军补足千精锐士卒,如何?”叶墨看着宋宪,叹了口气,但是赌注却是和宋宪点关系都没有。

  宋宪听叶墨的赌注竟然只是以前精锐士卒,顿时有些不喜。但是,想到高顺的陷阵营加上伤员,此时也只剩下这百余号人,也便点头答应了。叶家既然能培养出如此多的猛将,那想必士卒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了。

  “既然叶大人说了赌注,那若是叶大人成功的攻下了汜水关,那那”宋宪想了半天,却是依旧没有想出什么好的赌注来。

  “若是墨赢了,那便请宋将军在等击败董卓联军,圣上来犒赏三军的时候,在众将士的面前唱支歌如何?”叶墨也不难为宋宪,便随口说道。

  宋宪那是老脸红,想到在数万将士面前唱歌,作为个大男人怎么可能拉得下这个脸?但是,再想想也没什么,不过是唱支歌罢了,更何况自己还不定会输,也便点头答应了。

  “既然如此,将军便随我同前去汜水关,看看墨是如何夺下汜水的。”既然宋宪答应了打赌,也下了赌注,叶墨便不再废话,当即便要点齐兵马,杀奔汜水关。

  叶墨也没有带别的人,只是带着夏牟叶三两位算是将领的人物,加上常林这个汜水关仓曹掾吏。所带士卒,不过是汜水关原先守将加上夏牟的部下,如今合计,剩下不过三千人。

  众人直到里汜水关还有五里地的地方停了下来,之后,叶墨却是完全没了动静了,只是让士卒们原地休息,埋锅造饭。

  叶墨能静得下心,但是夏牟如何能静得下来。守关之人,乃是冯芳,自从冯芳叛敌之后,夏牟视之为生当中,必杀之人。

  “叶大人,为何此时来了,还不攻关?”夏牟急匆匆的冲进了叶墨的营帐当中,开口便是不客气的质问。

  叶墨睁开眼睛看,原来是夏牟闯了进来,便强自睁开双眼,伸了个懒腰,道:“夏将军何必心急?我军不过三千人,守关有两千人,就这么攻关,岂不是送死?”

  “那大人口口声声说有夺下汜水关的良计,现在却是让将士们原地休息,难不成是来狩猎不成?”夏牟看叶墨的样子,心中本就焦急,此刻更是火冒三丈。

  叶墨听了夏牟的话,顿时双目圆睁,大声叫道:“夏将军,你可别冤枉我啊!”

  夏牟听叶墨的话,觉得有戏,叶墨必是在策划什么大的计谋,自己先前倒是冤枉他了。但是还不待夏牟开口道歉,叶墨的话顿时让夏牟有了杀死叶墨的冲动。

  “我几时说过有夺下汜水关的良计?这只不过是和宋将军打的个赌而已。既然打了赌,那墨自然要来看看情况,说不得就有夺关的时机出现。”

  夏牟看着叶墨,顿时气的脸色铁青,指着叶墨,半天没有说话,便冲了出去。

  夏牟出去之后,叶墨反而是平静了下来,就直坐在帐中,拿出先前在汜水关时画的地图,就这么直看着,好像能盯出个汜水关不设防的地方般。

  等到戌时,叶墨从自己临时的帐中走了出来,便开始集合已经休息了的将士。这些将士本来都已经休息了,此刻被叶墨从被窝当然,没有被窝,只有群人围在起以取暖,再加个围毯之类的中拉出来,个个是睡眼朦胧。

  叶墨站在这些人的前面,也不做声,只等这些人自行列队完毕。“都起来了,好,出发,准备夺关。”说完,叶墨便转身走在前头。

  众将士听了叶墨这段不明不白的命令,顿感好奇。这个点去夺关,难不成想要依靠夜袭不成?可是,这也没带云梯呀。

  至于宋宪,那心情就更复杂了。若是夺下了汜水,那便可以尽早打败董卓,起兵回援并州。若是没打下来,高顺便能得到千可以培养成陷阵兵的精锐士卒。

  三千士卒不明不白的跟着叶墨走到汜水关前,却发现关墙之上戒备森严。原来,冯芳已经得知这三千士卒就停留在汜水关外五里处,便严令将士加强戒备,尤其是夜晚。

  叶墨在汜水关守军视线之外汀,就直在这等着,也不解释什么。众将士也是十分不解,但是主将不说话,他们又怎么敢说呢?

  就在众将等的快不耐烦的时候,汜水关内,道道冲天大火映红天际。关墙上的冯芳看着关内的大火,大呼上当。三千士卒,不过是吸引他注意的罢了。于是,便又令关墙上的大部分收兵前去救火,关墙之上,只留下百余人巡守。

  “全军听令,给我杀!”叶墨见此情形,拔出长剑,便朝着汜水关冲了过去。大军见状,不明就里,没有云梯,如何登上关墙?待大军冲到汜水关近前,关门却在缓缓打开,定睛看,关内开门的人,便有叶三的身影。

  第六章:决战虎牢

  ?汜水关内,堆巨大的篝火旁,冯芳双手被反剪缚住,跪在地上。

  “冯芳,当日你弃汉投董,可曾料到,会有今天?”叶墨目光冰冷的看着跪伏在地上的冯芳,开口说道。

  冯芳虽是跪在地上,但是脸上却全是不甘之色,这哪里有丝毫的悔意?“哼!老子承认,你叶大人棋高着。老子今天落在你的手上,你想杀便杀,废什么话!”冯芳自知叛了大汉,这条命是活不成了,嘴上自然不会留情。

  夏牟看着冯芳,眼中神色复杂。之前因为冯芳的叛变,导致汜水关失守,他夏牟的部将也是多有死伤,自然对冯芳是恨之入骨。但是现在,看着冯芳现在的样子,再想想之前同朝为官的情形,又对冯芳抱以极大的同情。

  “叛国之罪,自然是罪无可恕。但是你若心存悔意,替我办件事,我便让你家人活命。你可要知道,叛国之罪,诛九族!”叶墨此时虽然也是极度气愤冯芳之前叛敌的事情,但是此时计较这个,又有何用?

  冯芳自己不怕死,自他走上这条路的时候,便知道可能会有这么天。他贪慕荣华富贵不假,但是他个人又能用多少呢?不都是为了家人后辈么?“你说的话,可是当真,能保我家人无事?”听了叶墨的话,冯芳心中阵激荡。

  “自然当真!”叶墨也不解释,只留下这四个字,至于冯芳信与不信,全凭他自己了。

  冯芳思虑了半天,却是难以下定主意。这叶墨光是口中说说,却也不说怎么做,这让他如何敢信?

  “冯芳,你还考虑什么,你有选择么?”夏牟看冯芳犹犹豫豫,半天下不了决定,顿时冲着冯芳便大声说道。

  冯芳听,顿时也是明白了,这个时候了,还敢说能保他家人无事的,除了眼前的叶墨,怕是没有其他人了。当下,冯芳也不再犹豫,端正的跪在叶墨面前,道:“若是大人真能替我保全家人性命,莫说让罪将给大恩做件事,就是千件万件又何妨?”

  “做完这件事,世上便没有冯芳这个人了,你去哪里做这千件万件事?”瞥了眼冯芳,叶墨不屑的说道。接着,叶墨看向旁边的人,道:“给冯将军松绑。”

  待冯芳手上的绳子被解开了,叶墨便看着冯芳道:“现在,你便去指挥灭火。董卓见到此处发生大火,必定会派人来询问,你知道该怎么说嘛?”

  冯芳听了叶墨的话,顿时也是明白叶墨要他干的是什么事了。“军中士卒喝酒闹事,误将粮草点着。”

  叶墨听冯芳这么说,顿时点了点头,径直去找了个没有火的角落,将叶三等人全数带了过去。宋宪业余跟上,但是叶墨确突然停下脚步,回头对宋宪说道:“劳烦宋将军跑趟,让张辽将军带半数并州狼骑前来此处。还有,通知吕将军,明日便是日升之后,便可率关中守军出关与董卓联军决战。”

  宋宪看叶墨不似说笑,也知此事干系重大,若是随意派遣名士卒恐会误事,便直接接令出关而去。

  在宋宪离开虎牢关之后,不过个时辰不到的时间,便有匹快马自董卓大营而来,果然是询问关中大火之事。冯芳按照之前和叶墨说好的理由,重新给那名来使说了遍,同时还领他看了那些因为“持械斗殴”而死的士卒的尸体,这才是来使相信了他的话。

  那来使走后,冯芳便找到叶墨叶三以及常林呆着的角落。“叶大人,我已经按大人的吩咐和那来使说了。大人可定要遵守诺言,保全我的家人。”站到叶墨面前,冯芳再次提醒叶墨之前说过的话。

  叶墨看着冯芳,眉头微皱。此人虽然叛敌投董,使得汜水关沦陷,但是也算不得是大大恶之人。“从今天开始,这世上便没有个叫做冯芳的人了。”说完,叶墨丢了件东西到冯芳手中。

  冯芳拿起那件东西看,却是个黑色头罩,只是在双眼处有两个窟窿,冯芳这下彻底震住了。这事,往大了说,那可是勾结帝国叛逆,等同叛国,往小了说,那也是个欺君之罪。

  “大大人,这”冯芳拿着面罩,呆立在叶墨面前,半天说不出话来。

  “我叶家,可不养闲人。从今往后,你便叫做影,等这事了,我会安排你离开大汉。记住,这个世上,没有了叫冯芳的人。”看着冯芳,也就是现在的影,叶墨说道后句,叶墨更是加重了语气。

  冯芳,哦不,影自然知道叶墨为什么会这么说,当即便跪了下来:“影明白大人的话,从今天开始,冯芳已经死了。”

  等冯芳带着面罩出去的时候,夏牟已经将冯芳的部下给整顿好了,就等着叶墨的命令。突然,看到个蒙着头罩的人从叶墨休息的营帐中走出来,顿时大惊失色,还以为叶墨被人行刺了。但是想到叶三的武艺高超,之前那帐中也没有什么动静,除了冯芳进去了。想到这,夏牟整个人怔,但是很快便掩饰了过去,就好像什么都没看到过般。

  等到寅时,张辽带着八千并州铁骑赶到汜水关,叶墨亲自到关门出相迎。

  “张辽将军路辛苦,还请将士们先去关内休息会儿。等到卯时,再让将士们起来吃饭,之后便杀奔董卓联军大营。”看着张辽及这八千骑兵,叶墨心中阵感慨。当初丁原带着三万并州铁骑进京,可是现在,却仅剩下万六千余人。

  “无需休息,现在便可杀向董卓的联军大营去。”张辽直接便拒绝了叶墨要求他们休息的话。想当初,在草原上,他们为了追杀那些杀害了汉民的鲜卑人,曾经三天三夜没有休息过。否则,他们又怎么会得到这个“狼骑”的名号呢?

  叶墨知道这些狼骑们都骄傲无比,便开口解释道:“墨与吕将军约好,待明日日升时分攻击董卓大军,怎可现在便杀过去?”

  张辽听叶墨这么说了,也便不再多说什么了,带着八千狼骑进了关,便找地方休息去了。

  第二日日升时分,吕布率虎牢关内全部守军,加上朱灵的五千降军,共计三万大军,列阵于董卓大军营外。

  董卓联军前日才走了四位诸侯,而剩下的七路诸侯中,刘备与乔瑁只是光杆司令了,手下却是无兵。这两路诸侯加起来也不过只有关羽将,算不得什么了。

  但是还有董卓袁绍袁遗马腾鲍信五人手中有兵,加起来也有接近六万兵马。若是是昨日走了袁术与韩馥,那便是再多六万兵马也有。只可惜,这两个兵多的大户看出形势不对,已经溜走了。

  但就算这样,董卓手中的兵马也超过了虎牢关守军的倍。若是这些人据虎牢关而守,董卓自然是没有办法。但是,这些人出来了,自然是让董卓极度兴奋。顿时,董卓也便叫齐其他的几位诸侯,齐领兵列阵出战。

  吕布看见董营中有兵杀出,顿时单人匹马走到了两军中间,冲着联军大叫道:“某乃吕布,对面可有人胆敢出来与我战?”

  看见吕布,联军这边的将领便齐齐后退了步。当初虎牢关下,联军终将激斗虎牢关三将,非但无功,反而是多有折损。

  董卓也是明白此时若无人出战,那势必会让己方的士卒士气下降。两倍于敌军,现在敌将都上来搦战了,可己方却无将领敢出去与之战,这不是怕是什么?如何会不让己方的士气下降?

  “华雄,出去斩了那厮。”看着实在无人敢出去迎战,董卓只好点名了。可是自己手下的将领早已折损多人,实在是没有人了,这才将之前败于叶之手是打平,而且还是华雄占上风,但是大军输了,也便是输了的华雄叫出去迎敌。

  华雄心知自己不是吕布的对手,但是现如今的情形,已经没有给他更多的选择了。“末将领命!”华雄此话,丝毫听不出什么壮志,反倒是和临死赴义般。

  华雄本就不是吕布的对手,这番心情,如何能敌,果不其然,冲过去,只不过交手合,便被吕布斩于马下。

  吕布看着对方士卒心中胆怯,顿时嘴角露出丝笑容。手中方天画戟朝前指:“给我杀!”

  第七章:义释张飞

  ?虎牢关的守军见吕布如此勇猛,只是合便斩华雄于马下,顿时士气高涨。听到吕布攻击的命令,便在各自将领的命令下,朝着董卓联军杀去。当先那支队伍,便是陷阵营与先登营合起来的六百人。

  而董卓军中呢,其他人也是知道,华雄并非庸才。原来乃是李傕郭汜之下第三号武将,想在更是董卓帐下的头号武将。但是,就是这样名武将,却在吕布手中个回合都走不下,怎能不让士卒吓破苦胆?

  “不要乱,我们人数比敌军多了倍,不要乱,给我杀!”董卓看着四周慌乱的士卒,口中大声喊道。只是,董卓人的叫喊声,又能传多远呢?正在董卓慌神之际,却是突然瞥见了旁的袁绍,顿时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

  “本初,快快让你帐下的文丑将军出战,灭了吕布那厮的威风。”看到袁绍旁边的文丑,董卓自当是大喜,自己这边,还是有些将领的嘛。

  而袁绍呢,听到董卓忽然叫自己让文丑出战,顿时脸的苦色。先前那么多将领围攻虎牢关三将,结果多有折损,就是自己帐下,也是折了个颜良。如果这个时候再将文丑排上去,那自己身边,还有可用之人么?但是不排上去,接下来如何面对董卓这个盟主呢?

  就在袁绍苦恼之际,袁绍却是看见了真在旁观战的刘备,便对董卓说道:“盟主,先前斗将,刘玄德三兄弟能压制吕布那厮,若不是敌将暗箭伤人,玄德公早就立功了。现在何不让玄德公再带着他帐下的关羽将军去迎击吕布呢?”

  董卓听袁绍的话,这个时候也没法多想,当即便令刘备与关羽去挡住吕布,给己方军队增点士气。

  刘备这时同样脸的苦色,当初自己三兄弟对战吕布便落入下风,如今少了张飞,关羽的伤也尚未好透,如何能战?但是若不出战,如何面对董卓?无奈之下,刘备只好带着关羽朝着吕布杀去。

  董卓联军的士卒本是已经吓破了胆,面对步步逼近的虎牢关军队更是有逃跑的迹象。这个时候,却突然发现本阵之中,杀出两将,朝着吕布冲去,顿时个个也是压制下心中的恐惧,齐声为两人加油鼓劲。

  刘备自知二人不敌吕布,也没有去和吕布拼命的心思。若是自己手中还有士卒,那刘备这个时候自然会去拼杀上番。但是,自己连士卒都没有了,劝说董卓定要与虎牢关死战到底只是因为张飞的缘故。如今局势糜烂,别说就会张飞,便是自己都可能搭进去,刘备如何还会去与吕布拼命?

  两人冲到吕布跟前尚还有三十余步的时候,刘备冲着叫到:“二弟,我们走!”说着,便直接朝着幽州方向逃了。关羽自当不会忤逆刘备的意思,若是他身上的伤势已经痊愈了,自当会与吕布捉对厮杀番。但是,这个时候伤未好,再加上刘备说撤退,自然也就跟在刘备身后,跑了。

  那联军士卒本以为冲出的两将会与吕布来场大战,哪怕最后死了,那也是死得其所,勇气可嘉,也会激励联军的士气。但是没想到的是,刘备居然跑了,这下联军的士气更是降到了冰点了。

  边是气势如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