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却被叶墨给拦住了。

  “徐将军果然厉害呀,那不知徐将军是欲回去找董卓呢?还是投向墨或是吕将军?”叶墨看着得胜的徐荣,开口说道。

  徐荣发现自己得胜之后,周围的人没有丝惊讶,至于叶墨身边的那几个人,更是脸色没有丝毫变化,仿佛他这胜,在那些人的眼中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此时有听到叶墨的话,徐荣顿时便陷入深思中。

  董卓如今帐下几乎没有可用之将,若是自己回去,不定能得到董卓的重用。只是自己真的希望继续回去跟着董卓么?董卓此人,起兵反汉,更是联军的盟主,日后就算不死,也无再出头之日≡己更随董卓东征西战,最后留下来断后被俘,也总算没有辜负董卓的片恩情,还回去做什么?

  先前叶墨对自己出言不逊,此时就算自己战胜了叶三,可是叶墨对于他却没有丝毫的更加重视。

  再看吕布,其本身便是无敌武将,手下练兵统兵的将领皆全。就算自己投了吕布,也不过时锦上添花,出头之日却不知要等到何时。但是这三条路都不选的话,估计叶墨是不会让自己完好离开的了。

  思虑再三,徐荣此人却是犯了犟脾气了,叶墨不是瞧不上自己嘛,那自己偏要投到叶家之中,必定要让叶墨改变看法。想到这里,徐荣直接跪到叶墨面前,道:“属下徐荣,见过主公。”只是,徐荣的语气怎么也听不出丝毫的敬意,反倒是受了天大般的委屈样。

  叶墨也不在意徐荣的态度,等他认识自己叶家之人,也就是召唤出来的这些人,他自然会改变自己的态度。

  这些事既然已经解决了,叶墨便冲着吕布道:“吕将军,匈奴人南下,我军势必不能在此久留。墨认为,大军休整日之后,留下人马处理降卒之事。将军须得亲自带领并州狼骑,前往并州。”

  吕布也是知道匈奴人南下之事,但是去直没有特别在意,就是因为有张绣这个后手。但是现在听叶墨这么说,吕布明显意识到匈奴人的事或许有变动了。“叶先生可曾得到什么消息?”

  “张绣带兵赶到并州之时,在晋阳打退了匈奴人的进攻。只是,张绣前些日子传来消息,乌丸鲜卑皆有异动,而刘豹似乎也曾派人去往这两族谈论些什么事情。”先前,叶墨隐瞒消息,是因为虎牢关这边大战在即,不便影响大军士气,现在,却是必须要说的时候了。

  吕布听叶墨的话,顿时惊呆了。若是果真如叶墨所言,那三族组成的军队怕不是有十万之众,而且,还全部是骑兵。

  “传我命令,大军休整。明日,并州狼骑,随我回援家乡!”

  第二零章:波未平

  ?张绣整合了两万西凉降卒之后,他手中的骑兵便达到了两万八千名,再加上万步军,手中的士卒足足有三万八千人。等张绣带着这三万八千人赶到并州晋阳的时候,匈奴人也正好杀到。

  原本,张绣以为匈奴人出兵必定会有十万余众,否者,以匈奴人的胆子,没有这个数怎敢侵州掠地?但是,张绣没料到这刘豹虽然是个匈奴人,却是从小学习汉人的文化,深知死道友不死贫道的道理,于是,邀请了鲜卑人和乌丸人共同出兵。

  只是,刘豹见并州兵力空虚,便欲先性进攻,多掠夺些粮草兵器。但是,刘宝没想到还没出兵的时候,消息便已经被叶墨得知了。所以,刘豹的人才会在晋阳遇见张绣带着的西凉铁骑。

  两军相遇,尽管都没有准备,但是匈奴人是以为并州无兵,自然什么准备都没有。而张绣毕竟受命是来并州抵御匈奴人的,所以尽管没想到就会遇见,但是终究是有些心理准备。

  张绣眼见匈奴人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多,顿时便有了直接干他把的心思。于是,五千重骑兵往中间摆,两万三千铁骑左右包抄,冲着那些匈奴骑兵便杀了过去。

  那些匈奴人本来就是来劫掠的,哪里会料到这种情况,时之间,往前冲的有,朝后退的也有,顿时就乱成了锅粥。刘豹大急,如此情况,若是不能将这些骑兵组织起来,怕是会全军覆没于此。

  没办法,胡人确实个个弓马娴熟,全民皆兵。但是,胡人人也是个个崇尚自由,打顺风仗还行,个个奋勇争先,但是旦战局不利,这些胡人也就会乱成窝蜂。

  刘豹好不容易利用自己的滛威稳住了这些匈奴骑兵,朝着张绣带来的并州铁骑发起了进攻,好歹自己带来的人比对面这突然出现的骑兵多了万多人,现在却乱成这样,像什么话?

  只是,乌合之众终究是乌合之众,平时欺负下大汉的步军还算可以,旦对上了骑兵,那差距就立刻显现了出来。尽管这些西凉铁骑也多有羌族的勇士,但是毕竟是被董卓了这么多年,也算是军纪严明。

  两军方交手,差距立显。事实证明,窝蜂的骑兵,对上锥形阵的骑兵,明显是打不过,哪怕人数更多。这也就算了,都是轻骑对轻骑,就算是多死点人,那也能将你也打的心疼吧。

  可是,当五千重装骑兵冲到这些匈奴骑兵面前的时候,这些人是欲哭无泪。这些钢铁怪物,光是冲撞便使得无数人丧命,最为关键的是,刀剑砍在这些人的铠甲上压根对他们没影响。而且,这些重装骑兵会就这么任你砍么?

  这下,这些匈奴人再次崩溃了,而且这次连刘豹也约束不住了。刘豹见事不可为,也是带着族中的些重要人物转身逃走了。

  经此役,张绣的西凉铁骑不过损失千余人,却斩杀了过万的匈奴人,而这些人中,有近半是被张绣带着轻骑追杀杀死的。

  刘豹带着匈奴人劫掠并州,却是狼狈的被张绣打了出去,而派去联络乌丸人的那些人却是好死不死的被赵云带着白马义从冲杀番,再被叶带人杀掉百余,使得三支胡人部队的会和时间被拖后,也算是间接为虎牢关的军队争取了时间吧。

  总之,张绣打退了刘豹单独的侵夺,然后乌丸人接到刘豹起出兵的通知晚了点,使得叶墨有时间用计击败了董卓联军。董卓联军败,吕布的并州狼骑便得以抽身,可以回援并州了。

  切看起来很美好,但是,就如同句话样:前天很残酷,昨天很残酷,今天很残酷,明天很美好,能不能活到明天,今天晚上很关键。

  这个时候,明显还不是很美好的时候,而这不美好的原因,却是因为个人,个叶墨认为现在没有威胁的人。

  刘备在逃回去的路上,却是正好遇见了奉公孙瓒命令前往并州援助的单经。话说当初赵云知道叶来求援是因为匈奴人南侵的消息,便赶忙与严纲起回去报告给了公孙瓒。

  公孙瓒那是什么人啊,那是向来认为死了的胡人才是好胡人的人,会坐看匈奴人南侵大汉么?若是公孙瓒不知道也就罢了,但是现在人都到自己门前求援来了,怎么着也要去帮上帮啊。

  于是,赵云便奉了公孙瓒的命令,带着白马义从先行。而后,公孙瓒便集结了万骑兵让单经接着带往并州。

  单经遇见刘备,也没想过刘备是在逃亡,直道刘备是临时回幽州找公孙瓒有要事。没见到连张飞都不在么,这三兄弟平日里可是寸步都不离开彼此的。

  刘备听了单经的话,便说自己正是因为董卓联络匈奴人,于是自己便脱离了联盟。此行,正是应了吕布的命令,去向公孙瓒请求增派援军。单经平日里与刘备最为合拍,此时自然不会怀疑刘备的话的真实性,于是,这万骑兵,单经当真就交给了刘备,由刘备带着前往并州,而他自己,则是听了刘备的话回去防备刘虞去了。

  而刘备呢,带着这万骑兵也当真是去并州了。只是,在刘备去并州的途中,却也派人去联络了塞外的刘豹。

  刘备带着这万骑兵到了并州晋阳,会和张绣赵云叶于处。张绣和赵云还以为刘备所言为真,设宴款待了刘备。尤其是赵云,之前与叶交手之后,叶言语中多有讽刺刘备,此时刘备到来,更是坚定了赵云投奔刘备的决心。

  在赵云心中,只待击败了胡人的侵袭,回去复了公孙瓒的军令,便打算跟着刘备干了。而刘备之前在公孙瓒手下任职的时候,也是知道赵云的本是,于是多有结交之意。两人来二去,也是交谈甚欢,相见恨晚。

  叶虽然对于刘备的到来极为怀疑,但是他毕竟是带着万幽州的骑兵过来的。之前赵云也是提到过,公孙瓒在之后必定还会有援兵派出。叶此时不好多说什么,只是让部下对刘备兄弟的行动多多注意。

  只是,,直等到胡人的大军到来的时候,叶也没有发现刘备兄弟二人的行动有何不同寻常的地方。

  忽然大军到来,共计十二万大军,列于晋阳城下,无边无际。若是只有张绣人,他自然不敢领兵出战。但是,现在有了幽州的万三千援军,其中更有当今天下第轻骑白马义从的存在,他自然不会怯战。

  其实,大汉的三大轻骑白马义从并州狼骑西凉铁骑,皆是强大无匹,但是这“第轻骑”的名头却是让这白马义从给摘取了,其他两大骑兵自然不会甘于人后。若是平时没有在起也就算了,如今白马义从与西凉铁骑同聚晋阳城,谁又会怯战呢?

  张绣的安排和之前样,五千重装骑兵居于正中,两万二千铁骑左右包抄。与之前不同的是,在中军中,还有赵云率领的三千白马义从,以及叶的两百侦查骑兵。在大军后面,有刘备带着的万幽州骑兵。而他的万步卒,却是留在了晋阳城内。

  列阵就绪,赵云带着的白马义从马当先,冲在了大军的最前面。张绣见赵云出动了,自然也不甘落后,两翼的西凉铁骑也是朝着胡人大军席转而去。中间的重装骑兵见大军动了,也是开始缓缓起步,慢慢朝着胡人军队冲了过去。

  在最后的刘备看着大军动了,却是个劲的冷笑。等到大军与胡人开始交手之后,也是向前冲了过去。只不过,他们挥刀的对手不是胡人,而是那些西凉铁骑。这些幽州骑兵也是知道刘备与公孙瓒是同窗,因此,对于这个他们不明白的命令却也是执行了。

  张绣看到刘备带着万幽州军朝着自己的部下挥刀,顿时亡魂大冒。刘备这厮,竟然朝着自己人动手。赵云这个时候已经杀入胡人军中,看不得后面的情况,但是也知道后面必定发生了什么变化。他却不知是刘备已经联络了胡人,却是在祈祷刘备不要受到伤害。

  叶看着刘备的举动,脸色也是阴沉。但是现在大军以动,和胡人交上了手,如何能挡住刘备的突然偷袭?而此时,大军中能够自如活动的,也只剩下他和两百侦查骑兵了。

  “侦察骑兵,随我调转马头,杀了那汉贼!”叶看着刘备带着那写幽州骑兵在大肆屠杀着西凉铁骑,顿时怒目圆睁,带着两百侦察骑兵便朝着刘备杀将过去。

  第二章:波又起

  ?刘备见叶居然敢带着两百人便朝自己这边冲来,顿时大笑:“这世上,竟有如此不自量力之人!”刘备见到这些人,便挥手让两百人冲了过去,也是想要看看这些人到底是有多少实力,竟然敢朝着有万大军的自己冲锋而来。

  只是让刘备惊讶道下巴都要掉的是,这些人不过片刻,便将刘备派去的两百人杀了个干干静静。而如果刚才他没有眼花的话,那叶带着的来两百人,掉落马下的不过十余人。

  “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刘备看着这些人,也是有些惊讶。精锐士卒他不是没见过,但是像这些人样悍不畏死的却是没有见过。刚刚的两方的交手,他看的明明白白。这些人之所以能这么快的解决自己派去的两百人,那是因为这些人的打法竟然都是以伤换伤的打法,这让这些普通的幽州骑兵如何能不畏缩。

  “再去两百人,我倒是想看看这些人到底是不是真的不怕死。”刘备下子脾气上来了,又是大手挥,派了两百人杀过去。

  刘备没有想到的是,他现在的举动非但不能打击到这两百人的士气,反而是在不断的让这些人的战斗力里提高。但是叶此刻却是心急万分,他还不知道虎牢关已经解围的消息,只是心想着早点杀到刘备面前,让刘备将大军撤回来,给张绣的西凉铁骑提供撤退的空间。

  叶心中焦急,带着人路朝着刘备那里冲杀过去,而刘备呢,却是小人得志般,每每都是两百人两百人的排上去。若是情况没有这么危急,叶自然会欣喜不已,毕竟这种机会可不是那么好得到的。只是现在,叶也只能不顾伤亡的朝前直冲过去。

  叶如此做,直在关注后面战况的张绣自然是注意到了。张绣知道,若是自己等人全部战死于此处,那晋阳城光靠着那万步卒,必不能久守。“传我命令,飞熊军向前,拖住胡人,由我亲自率五千骑兵,抵住刘备那厮,其余人,撤入晋阳城!”

  张绣知道,此刻留下来的人十有八九是活不成了。但是,不这么做的话,面对数倍与自己的胡人与刘备的联合,还是前后夹击,必定会全军覆没于此。

  “将军,你带人撤入城内,末将来拖住幽州军。”听了张绣的命令,旁边个小将却是大呼声,带着五千人便朝着刘备带来的那万幽州军杀了过去。张绣定睛看,那小将使的两个大铁锤,却是胡车儿。

  张绣看着胡车儿朝着刘备军杀去,也是知道此去必定是凶多吉少,但是也只能强忍着眼泪,带着大部的西凉铁骑朝着城内撤去。

  那些重装骑兵本来有些迷茫,前后都是敌军,却不知到底该杀向哪边。若是按照开始的安排,那必定是朝着胡人杀去。可是现在情况突变,杀回去,才能获得条生路,就在这支大军踟蹰不前的时候,命令却是到了:“飞熊军,向前冲击,为大军争取退路。”

  本来,对于直原本就被俘虏过的军队而言,发布这样的命令,简直就是在让这支军队哗变。但是,这些重装铁骑听到命令之后,却是选择了毫不犹豫的执行。原因无它,只为了“飞熊军”这个名字,这个曾经的荣耀。

  此时此刻,赵云带着的白马义从却是遇到了烦。原本,赵云的白马义从冲入敌阵,打乱胡人的阵脚,紧接着西凉铁骑从两翼包抄,那支重装骑兵从正面紧跟着冲击胡人的阵脚,然后刘备带着万幽州骑兵紧随其后,必定能再送胡人场溃败。

  可是,因为刘备的临阵反戈,使西凉铁骑没有及时跟上行动,那支重装骑兵也是迟疑了许久,这便导致了赵云带着的三千白马义从直接陷入十二万胡人的包围之中。

  纵当赵云有万夫不当之勇,尽管白马义从有天下第轻骑的美誉。面对源源不断涌上来的胡人,这些白马义从又不是叶带着的侦查骑兵,如何能够应对。他们能够做的,就是不断的朝着涌上来的胡人挥刀,用自己的身体去挡住攻向自己伙伴的利刃,用自己的骨头去磨钝敌人的弯刀。

  叶还在朝着刘备所在不断的冲杀过去,身边的侦查骑兵却个个的在减少;胡车儿双锤不断的挥舞,将个个幽州骑兵的脑袋砸成血浆;飞熊军不断的朝前冲击,为了提升冲击力,也只能狠心的用利刃刺伤胯下心爱的战马;白马还在奋战冲杀,在片血色中显眼异常

  张绣乘着那些人用生命换取来的空间,带着不足万的西凉铁骑冲出了战场范围。看着被胡人和刘备夹在中间的那些人,张绣异常心痛。但是没有办法,晋阳定不能丢,晋阳若失,并州将无处可守。

  “回城!”看着战场上的厮杀,张绣纵然心在滴血,也只能让冲出来的这些人随自己先回城内,切等薄晋阳再说。下完了命令,张绣首先调转马头,绕到晋阳城西门去了。

  回到城内,张绣刻不曾停留,直接便上了城墙,到晋阳城北面去了。在城墙之上,张绣清晰的看到,随着胡人大军和刘备两支军队的不断接近,中间那些在奋力搏杀的士卒人数在不断的减少。

  “汉贼刘备,有朝日,我张绣必取你狗头!”城墙之上,张绣看着战场上的情形,只能无奈大声呼喊。

  “将军,你看那!”突然,张绣旁边名士卒惊喜的对着张绣叫喊道。

  张绣回过神,顺着那名士卒的手指,看到了晋阳城南面有道冲天的尘土朝着这边迅速接近。张绣大喜,如此多的尘土,可见定是有大军到来;速度之快,必定是骑兵;南面而来,汉人无疑。

  “西凉铁骑,集结于北门,准备出战!”张绣随即便下令道。

  很快,那些西凉铁骑便集结于本门处。原来,这些骑兵虽然撤了回来,但是想着还在城外厮杀的袍泽,个个都是衣不解甲,马不离鞍。听到张绣集结的命令,所有人便立刻起身,朝着北门处赶来。

  张绣尽管集结了大军,但是轻易还是不敢出战。若是这些人如刘备般,那岂不是将晋阳城拱手送人吗?等到那支大军靠近,杆“吕”字大旗映入了张绣的眼中,吕布,终于是杀到了。

  “全军,随我出战,必杀刘备那汉贼。”张绣见是吕布的大军杀到,便走下城墙,看着这些西凉铁骑,大声说道。

  “杀刘备!杀刘备!”听了张绣的话,这些西凉铁骑也是激动万分,手中兵器高举,口中不断喊着“杀刘备”。若不是刘备的突然反戈击,他们怎么会落得如此下场呢?随着大门轰然打开,张绣马当先,冲出了城门,朝着刘备冲杀了过去。

  吕布大军到来,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