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为自己先前的行为感到愧疚。“叶大人言重了,先前志才言语中多有顶撞大人,还望大人不要见怪。”

  “哈哈哈哈”叶墨听了戏志才的话,顿时阵大笑,然后接着说道:“先生从未得罪过叶某,何来见怪?”

  戏志才更加感动了,此人大度如斯,且兼有救国救民之志。若是原来,大汉朝堂腐朽不堪,戏志才对于终于大汉的人是瞧也不会瞧上眼。可是如今叶缺辅佐刘协,君臣齐心,使得大汉朝呈现出了枯木逢春之象。戏志才寒门子弟出身,自然知道百姓疾苦,也知道这天下大势走向,便愈加认为叶墨乃是他的明主。

  “今日既然大家都在,那便去小酌几杯,如何?”看着眼前的这些人,叶墨也是高兴,便开口提议道。

  叶墨先前并不喝酒,今日却突然想要喝酒,顿时让其他的人都觉得诧异不已。但是很快,众人便反应了过来:戏志才明显有心投靠少爷,难怪少爷会高兴。“但凭少爷决定。”

  见众人皆不反对,叶墨也是笑,便当先朝着那家“有缘客栈”走去。

  “少爷这是要去哪?”看到叶墨走的方向,叶缺开口叫住叶墨。

  叶墨听到叶缺的叫喊,便停了下来,回过身好奇的说道:“不是去原来的那家客栈吗?”

  叶缺听叶墨这么说,顿时便笑了,说道:“少爷有所不知,在少爷离开之后的这段时间里,洛家商会将城南区打造成了洛阳城最为繁华的区域。若是大人想要请别人吃饭,还是去城南的好。”

  叶墨愣,洛家商会居然将城南那片贫民窟改造成了洛阳城最为富裕的地方了,而且时间还这么短,简直是神迹呀。“既然如此,那你便前头带路,我们去那里吃饭。”

  于是,行人便在叶缺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杀向了城南区去吃饭了。到了地方,叶墨他抬头看招牌,口口水吞下差点没把自己噎死。那招牌上,明晃晃四个大字:庆丰包子。

  “这我们就到这吃包子?”叶墨汉室不解,这不是早点么,怎么现在正餐还来吃这个。

  戏志才这个时候站出来了,看着这个宾客络绎不绝的饭店,开口说道:“在之前,叶缺大人曾带某来吃过这得包子,那可真是美味呀。叶墨大人可能不知,这里的包子,乃是用面粉揉好之后再包上各种各样的馅料,款式各样。再佐以两样小菜,碗豆浆或者是豆腐脑,那可真是美味无比呀。”就这句话,戏志才竟然说了两个美味,更是期间还偷偷吞了口唾沫,看样子是馋这个包子很久了。

  戏志才极为推崇包子让叶墨很难理解,他前世是被学校的包子给折磨够了,没想到这世因为还没有包子这东西出现,倒使得包子还成了美味了。“既然先生如此推崇,那我们便到这吃吧。”说着,叶墨便率先走进了这个饭店。

  “几位客官,本店已经坐满,还请几位多多包涵,打包带走如何?”名小二见下子竟然进来这么多人,立刻便迎了上来,对着叶墨说道。

  叶墨听小二这么说,顿时便朝着四周打量了番。果然,这偌大的大厅内竟没有张空置的桌子。“若是我们等的话,需要等多久?”叶墨还想做下最后的挣扎,若是都是叶家人便罢了,但此时不是还有个戏志才么。

  那小二听叶墨这么问,顿时便笑得更加灿烂了:“承蒙诸位客官的厚爱,若是客官愿等的话,还有十三桌客人排在客官的前面。”

  叶墨听,顿时傻眼了,生意可不可以不要这么火爆。看来,自己今天势必不能在这里请戏志才吃包子了。就在叶墨准备要小二打包些包子的时候,门口却进来了个人。

  那人见到叶墨,顿时眼睛亮,但是很快就被他掩饰过去了。“这位客人若是不嫌弃,与我起去三楼用餐如何?”

  叶墨回头看,竟是洛知秋。没想到,还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村。“既然是这位小哥相邀,在下自当是恭敬不如从命。”

  “老板”那小二见洛知秋竟然要邀请叶墨行人去三楼吃饭,顿时便开口叫了句。

  “这里没你事了,你去忙吧。”洛知秋自然是知道那小二为何会这么叫句,自打这个点开业之后,他就没有邀请过其他人起吃饭,这个时候邀请叶墨行人,不知情的小二自然会觉得奇怪。

  行人这个时候随着洛知秋上了三楼,关上房间的大门,洛知秋便冲叶墨行了礼:“属下见过少爷。”

  “好了,不必多礼。商会的事情怎么样了?还有,这南城的建设是谁的主意?”叶墨对着洛知秋摆了摆手,示意洛知秋站起身,然后问道。

  洛知秋听叶墨问起,便将之南城的建设之事说与叶墨听。原来,这南城的建设是洛知秋与叶喜共同的主意,就因为叶墨说过要洛知秋尽快让商会运作起来。叶喜此人,不似叶福那般智勇双全,但是论赚钱的本是,那可是流的。整个南城区,那可是吃喝玩乐条街,典型的人无我有,人有我精。

  对于南城的消息,叶墨倒不是特别在意,毕竟,若是靠着这里赚的钱,那他这就别想让系统正常的运转起来。让叶墨特别关注的是另个消息,洛家商会,竟然和河东陆家搭上线了。

  “你仔细说说河东陆家的事。”看着洛知秋,叶墨打断了洛知秋的汇报,开口说道。

  “这陆家,是因为二管家召了两百剑士,派遣到了洛武的名下,让洛武带着他们负责商会护卫之事。在商会次出去的时候,正好碰上了有山贼劫掠陆家的商队,洛武带人解决了那些山贼,这才和陆家搭上线的。”洛知秋仔仔细细地将和陆家商会搭上线的前因后果说了遍,至死因为有外人在,所以有些地方说的也有些隐匿。

  “二管家召了两百剑士,在哪里召的?”叶墨这些又是愣,居然已经开始召唤剑士了,速度真快。

  洛知秋看了眼叶喜,很是疑惑,难道叶喜梅雨告诉少爷吗?但是,不管怎么样,洛知秋还是老老实实的说吧:“二管家把原来张绣将军的军营驻地给改了,改成了现在的城西大军营。”

  叶墨看了眼叶喜,暗道:诶哟,不错哦。给了叶喜个赞赏的,目光,然后叶墨又接着问洛知秋:“那你知道二管家召兵用的钱是哪来的吗?”

  洛知秋这下更疑惑了,难道自己多嘴了?但是,还是老老实实的说吧:“在少爷前往汜水关之后不久,皇宫御书房突然发生大火,后来匠造司的人重新去修建了下御书房。”

  叶墨听到这里,顿时明白了,叶缺竟然胆大到直接将大火烧向皇宫,这也就算了,关键是叶缺竟让将皇帝的御书房改成了个教堂。如此来,皇帝的玉玺还在御书房,同时系统又在不停的增长黄金的数量,真是干得漂亮。

  没有理会旁脸疑惑的戏志才和常林,叶墨大笑着将这里的包子种类都点了遍,看见包子,戏志才与常林也就不纠结之前听到的那些不理解的东西了,包子若是不快点吃就该被抢走了。

  叶墨呢,此时正夹着个包子,却没吃,正乐着呢。出去趟,回来果然是惊喜连连啊,不枉自己在外面险死还生啊。想到这里,吃掉夹着的包子,感觉味道果然是无比的正宗,正欲再吃个,看,就剩下几个光光的盘子了。

  第二五章:城西军营

  ?众人吃完饭之后,趁着时间还早,便在这城南逛了起来。

  要说这城南区域,当初洛家商会刚刚进驻的时候,此地那可是脏乱差的代表啊。甚至于家五六口人,也只是挤在个小小的木板拼装的屋子里面,小就不说,还四处漏风。

  此时再看这城南区,大街上的摊贩井然有序,两旁的建筑整整齐齐,处处透露着繁华与干净。至于说原来那些住在城南区的那些人,现在也是多在这街边的商铺做着打杂的活。甚至于每天清理街道上产生的垃圾,建筑的建设等等,多有这些原本城南区的居民身影存在。

  “这些点子你们是怎么想出来的?”看着两旁的建筑以及络绎不绝的行人,叶墨很是高兴,这些可都是钱呀。

  叶喜听叶墨问起,便走上前两步回答道:“这些事属下考虑到粮食多有剩余,所以才想出弄个饭店。至于其他的,多为别人的产业。在我们名下的,除了庆丰包子之外,只有两家客栈,个茶楼,两个铁匠铺,还有就是在这条街后面的商会驻地。”

  听叶喜说这些不全是自己的产业,叶墨也没有多在意。事实就是这样,如果自己将这条街全部吃进自己的肚子里,怕是这里就没有这么繁华了。毕竟,自己吃肉的同时,别人也要喝汤嘛。

  听了叶喜的介绍,叶墨已经很满意了。个饭店,只不过是需要点粮食而已,但是对于自己来说,点粮食那是事吗?至于说客栈和茶楼,那时更不需要什么支出了。铁匠铺估计也是特意建在这里的,毕竟,建在这里好歹还能赚点钱不是么?

  “我们去铁匠铺看看。”说道铁匠铺,叶墨自然是想要,若是铁匠铺的科技都研发了,那自己的这些个士兵也能提高截的战斗力呀。

  叶喜听叶墨要去铁匠铺看看,顿时便走在前面引路。

  行人不过是会儿时间,便到了家铁匠铺前面。虽说是铁匠铺,但是既然开门做生意,自然不会将那个大火炉摆在前面,若是那样,还怎么做生意?

  叶墨走进这铁匠铺,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挂满了墙壁的铁制品,不过这些东西多为铁锅什么的日常用品,也有小半的农业用具,摆出来的,只有少数的是兵器。

  “这位客官,不知道想买点什么东西?我们这个店,那打出来的东西可是样样都是精品。”看着叶墨等人走进去,名小二马上便迎了出来。

  “哦?你就这么确定你们店里的东西都是精品?”叶墨看着这小二,顿时也起了玩闹之心,便开口问道。

  那小二见叶墨竟然怀疑,顿时就不高兴了,说道:“这位客官,您是外地来的吧?在这京城,有谁不知道这铁制品就是咱们这南城的两家铁匠铺的东西最棒。”说着这话,这小二是满脸的自豪。

  “那如果我需要定制些东西,你们能不能打出来呢?”听这小二这么说,叶墨也是高兴,练个小二都这么牛逼,那可以想象下,咱们系统出的铁匠铺就更是牛逼哄哄了。

  那小二听叶墨居然要定制东西,顿时心中笑开了花,开玩笑,还有这里的大师傅不会打造的东西么?顿时小二便开口说道:“只要客官能说的上来,我们这的大师傅就能给客官打出东西来!”

  叶墨想了想,问道:“箭羽锥子箭可能打造?”

  那小二听了叶墨的话,顿时张脸便拉了下来:“这位客官是来找消遣的吧?这些东西,可是朝廷军营里的东西,由朝廷匠造司打造。我们来弄这东西,岂不是犯了死罪嘛。”

  其实,这也只是叶墨的随口问,并没有想过这东西他们真的会,毕竟,还没开始研发呢。就在叶墨笑了笑准备转身走的时候,那小二接着说话了:“这东西我们确实能做,只是客官您真的敢要吗?”

  “你们会做?”叶墨很是惊奇,这怎么可能?来,这些科技是必须要研发才行的,如今尚未研发,他们怎么就会了呢?二来,既然已经成功了,为何不见叶三的战斗力提升?

  那小二见叶墨脸的诧异,顿时笑了,开口说道:“我们这个铁匠铺,那可是有匠造司的大师傅坐镇,客官说的那些小东西,怎么会不会做呢?只是客官想要,得先去衙门报备,有衙门派人来监制。”

  “好!好!好!”叶墨连说了三个好,不为别的,乃是为了那个匠造司的大师傅。想必,这也是叶缺的功劳,要不然,叶家可没有谁有这么大的能量让个匠造司的师傅来这个小铁匠铺坐镇。

  “客官还要不要那些东西呢?”这个时候,这小二开口问道,只是脸上却是带着丝揶揄。按他看来,此人不过是个有点家世的公子哥,来打造箭羽和锥子箭不过是想去打猎罢了。但是,只要叶墨敢要他们打造,就得去请衙门的人来监制,左右他们铁匠铺没责任。

  叶墨知道这个铁匠铺很牛,那就够了,才不会真的需要打些什么东西出来呢。“不必了,日后若有需求,我再来贵店。”说着,叶墨便走出了铁匠铺,废话,不走还留在这吃饭啊。

  除了铁匠铺,叶墨心想,既然来逛了,那便去那个城西的军营也逛逛吧。想到这,叶墨便将想法说与其他人听。在没有得到不同的意见之后,行人便租了两架马车,让戏志才常林叶福叶喜四人都坐在马车上过去,其他人则是直接骑着马过去。

  众人直接从南门出城,然后绕向城西的军营。不多时,在众人阵疾驰之后,终于是赶到了城西军营。

  因为叶喜的缘故,众人顺利的进入了大军营。此时此刻,军营之内有五百步弓手,五百掷矛战士,三百剑士,五百长矛兵,两百骑士,三百侦察骑士,算上两百派遣到商会的战士以及两百早先就派出去的侦查骑兵,这个大营总共召唤了两千七百名士卒,估计这还是钱不够的原因。毕竟,只靠着商会目前在城南区的那些项目以及个玉玺产生的黄金,能召唤出这些人来已经很不错了。

  看着这里的步弓手练习所用的箭矢,叶墨总算是明白为何铁匠铺的那些需要研发的东西明明已经研发了,但是为何叶三的装备没有丝毫变化,那时因为叶三属于拜占庭文明的,而那铁匠铺却是华夏文明的。如此来,叶三的装备没变化也是正常。不过叶墨还是微微有点失望,因为这样就意味着十八个文明需要研发的科技都要研发遍,哪怕是共同的科技。

  “这里有多少军营?他们召唤的速度是多长时间?”戏志才和常林看着额这些精锐的士卒,便直接走开了,去参观其他的地方去了,叶墨这才能放心的询问叶喜这些事情。

  叶喜听叶墨询问,便立刻回答道:“这里共有两座兵营,两座靶场,两座马厩,同时还有座攻城武器工厂。射手的最大召唤速度为每个时辰十人,步卒的最大召唤速度为每个时辰二十人,骑兵的最大召唤速度为每个时辰六人。至于攻城武器工厂,生产的最快速度为每天两架攻城器具。”

  叶墨很是吃惊,召唤士卒居然比召唤农民速度还快。而且,这还只是单个兵营的召唤速度,如果有足够多的兵营,那只要有足够多的资源,那就可以无限暴兵,直到达到最大限度为止。

  “目前还有足够的资源吗?”叶墨想了会,向着叶喜问道。

  叶喜听了这话,脸色顿时变得精彩起来,迟疑了半天,然后才说道:“目前只是黄金资源不是特别充足,其余的没问题。”

  “怎么回事?”叶墨看着叶喜,明显觉得有些东西不太对劲。

  看到叶墨追问,叶缺没办法了,站了出来说道:“那个,目前华夏文明的建设,使用的资源都是大汉朝的资源。前些日子,张三他们又盖了几个屯粮的仓库。”

  听到叶缺这么说,叶墨那是目瞪口呆呀。这难道就是硕鼠的最高境界么?不过我喜欢。平复了下自己激动的心情,叶墨接着说道:“等黄金资源足够的时候,将这些士卒的兵种都升级。还有,优先召唤出千名剑士。”

  叶墨没有发现,他说这话的时候旁的叶真是脸的怨念:说好的骑射手呢?

  第二六章:汉室老将

  ?第二日早朝,叶墨破天荒的出现在了朝堂之外。西凉之事,若是只让叶缺来说的话,似乎还不太好说,毕竟很多事转述总是不如亲述来的仔细。

  “各位大臣,有本启奏,无本退朝。”朝堂之上,刘协身边,名小太监操着副公鸭嗓尖声叫道。

  听到刘协身边的太监这么说,叶缺排众而出,道:“臣,有本奏。”

  那刘协看叶缺竟然有本奏,而且之前还没有和他通过气,顿时也是起了兴趣,便道:“叶司徒既然有本启奏,那便说吧。”

  “臣今日领人来见陛下。”叶缺看着刘协,开口道。

  叶缺此言出,朝堂之中顿时议论纷纷,不知这叶缺要引见个什么人给刘协,要知道,这可是叶缺第次引见别人。刘协此时也是直起了身子,朝前微倾:“司徒大人领来的人,必定不是普通人,宣。”

  “宣来人觐见!”那小太监听刘协这么说,顿时个公鸭嗓又响起来了。

  站在殿外的叶墨听到个个声音传来,便沿着那长长的阶梯,拾级而上。直走到了朝堂之外,然后直接作揖道:“草民参见陛下。”

  那刘协坐在龙椅之上,看见来者竟然不下跪参拜,顿时有些微怒。只是听了声音之后,刘协便不再计较叶墨不下跪之事了,总觉得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平身吧。既然来了,何不进来?”

  叶墨听到刘协宣他进去,便将鞋子脱下,整齐的放置好之后,这才走进了朝堂之中。叶墨本来进入朝堂之后,站在叶缺半个身为之后,但是叶缺有怎么会站于叶墨之前,顿时微微朝后退了两步。

  满朝文武看见叶缺的举动,顿时觉得是无比的诧异。叶缺是谁?当朝三公之的司徒,当朝圣上的老师,当朝圣上最为信任的官员。可以说,叶缺是真真正正的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是现在进入的人,尽然能让叶缺主动退后半个身位,那这位刚刚进来的人到底是何人?

  叶墨看着叶缺向后退了个身位,顿时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