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将军都先败了场,他们有如敢站出来呢?只是这次与之前不同的是,吕布回来了。因此,众武官都将目光集中到了吕布身上。

  而吕布呢,也是不负众望。本来吕布还想着给其他的人个立功的机会,自己老师吃独食总是不好的,但等了半天,却见不到人站出来,吕布终于是忍不住了,站了出来道:“末将愿替陛下分忧,夺回函谷关。”

  “好!不愧是忠君候,征虏将军。等将军凯旋,朕必定会大大的赏赐吕爱卿。”刘协心中也是火了,那些武将食君之禄,却都是个个草包。此时吕布站出来,刘协顿时便要给吕布再升职。

  那其他的武将听刘协说等吕布回来要给吕布再升上两品的官职,顿时心中是后悔不已:若是自己能站出来,岂不是说自己也能升职了?只是他们没有想过,就算他们站出来,有夺回函谷关的本事,他们手中有兵吗?

  没错,现在大汉朝几乎无兵。若是硬说有兵的话,除了拱卫洛阳的禁卫之外,就剩下西园还有三支校尉军没动了。支是屯骑校尉鲍鸿兼任下军校尉的那支尚在京师,另有便是助军左校尉赵融统帅的那支后便是小黄门蹙硕,此人当初因为掌控了兵权,所以在扫除阉党的时候便没有动他。

  “陛下,两位老将军只是因为时不慎,所以被函谷关的守军钻了空子,何不让两位老将军再统兵出战呢?”就在这个时刻,叶墨却是站了出来,为两位老将请战。

  刘协看到叶墨站出来,很是高兴,毕竟叶墨是他直接从个平民的身份提升到三公太尉的。但是叶墨的话却让刘协很是为难,两位老将先前出战,两万大军几乎是全军覆没。如今再让两位老将出战,真的能行么?

  众武官听到叶墨举荐两位老将,也是纷纷响应。在他们看来,两位老将年事已高,就算是升到大将军又如何?可是吕布不同,吕布此时可是正值壮年,要是吕布压在他们的头上,那还有出头之日吗?

  “使不得,太尉大人使不得呀。”两位老将不理会众人的起哄,连连对着叶墨摆手,看到不起作用,两位老将又跪伏在刘协面前,说道:“陛下,可万万使不得。我二人先是大败场,若是再为主将,怕是不能让将士们心服啊。”

  刘协听了这两名老将的话,也是觉得有些道理。这个时候,叶墨却是站了出来,说道:“秦国孟明,两败于晋,第三战,济河焚舟,方得晋秦争霸中的秦国首胜。如今,两位老将不过方败场,便不敢再战,连古人都不如邪?”

  叶墨此话,顿时点醒了两位老将军,但凡为将者,胜败乃是兵家常事,岂能是因为败而阙不振。

  “多谢太尉大人指”两人先是朝着叶墨道谢,然后便有对这刘协道:“陛下,我二人愿再度率兵前往函谷关。若不夺关,誓死不返。”

  刘协看着两位老将军,难得两位老将军还能恢复斗志,若是此时自己不允,怕是两位老将刚刚恢复的豪情壮志便会立刻消散。只是方才已经答应了吕布,如何还能再答应两位老将军呢?

  这个时候,叶墨见刘协迟迟不能下定决心,而且目光总是在两位老将身上和吕布身上游走。顿时叶墨便明白刘协是在迟疑什么事情了,便偷偷的冲着吕布打了个眼色。

  吕布见到叶墨偷偷冲自己使眼色,顿时也是明白了,便再度冲着刘协说道:“陛下,两位老将军片忠心,岂能不全?况且,布刚刚从并州撤回,来军队人困马乏;二来,两位老将军也比布更为熟知函谷关的情形。”

  先前刘协也是有心要让两位老将军去夺回函谷关的,他自己对吕布不是很感冒,之前的封赏,也多是叶缺的主意。此时吕布能够主动退出,倒是让刘协对吕布生出不少好感。“既然如此,那朕便将西园军交由两位老将军。”

  皇甫嵩和朱儁听到刘协让他们继续去征战函谷关,顿时兴奋异常。他们自己对于之前的表现又何尝不是常吃悔呢?只是这把年纪了,本以为没有雪耻的机会了,没想到叶墨却给他们争取来了这个雪耻的机会。

  此事商议完成,便没有什么大事了。在退朝之后,两位老将军急急忙忙的去西园调人去了,而叶墨却将吕布扯到了边。

  “太尉大人,不知道找布有何事?”如今叶墨官居太尉,乃是吕布的顶头上司了,吕布自然不敢造次,不过好像之前叶墨没有当官的时候吕布也没有造次。

  “吕将军,墨向你借个人。”叶墨看着吕布,也不管吕布到底是怎么称呼自己,直接便将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吕布愣,叶墨着自己借人?“高顺?”没有经过大脑,吕布脱口便讲出了个名字。在他的认知里,好像并州军中除了高顺没有人入得了叶墨的法眼。

  “不错,正是高顺将军。”叶墨也不掩藏,直接便承认了。

  吕布这下迟疑了,借高顺无非就是借陷阵营,可是如今陷阵营只剩下了百余人,若是再去函谷关打上场,那陷阵营的这点种子可是都没了。“太尉大人是想让陷阵营去攻打函谷关?”

  “没错,若是没有陷阵营,便是给两位老将军再多十万人,也拿函谷关不下。”倒不是叶墨小瞧皇甫嵩和朱儁,而是因为法正。此人用计,正奇相结,是个相当难对付的对手。

  吕布本不想将高顺借给叶墨,但是思量了片刻,考虑了利弊之后,吕布还是点点头答应了。只是此战之后,天下还不知有没有陷阵营的存在。就好像在晋阳的那战般,天下,再也没有白马义从了。

  “吕将军放心,墨必定还个满编的陷阵营给将军。”看着吕布脸上毫不掩饰的肉痛,叶墨顿时明白吕布为何迟疑不肯下决心的原因了。只是吕布就算拼着陷阵营全军覆没也将这百余人交给他,让叶墨是感动不已。

  第二日,等到两位老将军带着西园的万余人离开之后,城西大营中,军队也集结了起来。

  “高顺,这千人交给你,赶到函谷关之前,能不能形成战力?”叶墨站在点将台之上,对着下方的高顺大声问道。

  高顺是前天来到城西大营的,来到大营中,便眼馋那千名长剑士,这可是用作陷阵营再好不过的底子啊。这些人中,有五百是已经训练个多月了,因此也是达到了三级以上,甚至是四级,那能不强悍吗?要知道,两百级的侦察骑兵杀了百余胡人可是自身未损分毫。

  高顺看着身后的这些长剑士,想到只要在行军途中不断的锻炼阵型,那上战场是点问题都没有啊。“太尉大人放心,赶到函谷关之前,高顺必定训练出支陷阵营。”

  高顺这放心了,就身下麴义那了。麴义回来之后,直接便让那些长弓手换上弩机和他的先登死士起训练了,等到长弓手升级为弩手之后,更是战斗力暴涨。只是,面对精锐掷矛战士,麴义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不过没关系,路练兵吧。

  “高顺麴义听令,大军出发!”说着,叶墨便骑上早就准备好的马匹,带着叶真叶华叶三当先而去。其身后,高顺带着千百余人,麴义则带着近千五百人。这些人,才是叶墨夺下函谷关的主力。

  第三四章:准备偷袭

  ?函谷关,战国时期六国锁秦便是靠着这个函谷关,可见这函谷关的险要。但是,随着时间的变迁,沧海桑田,原本的潼水变成了条大道,函谷关的地位也便降低了。因为,只要占据潼关,天水西凉便可保不失。

  明面之上,皇甫嵩与朱儁两位老将为了雪耻,又带着西园三校尉以及夏牟朝着函谷关而去,共计万余人。而暗地里,叶墨却带着两千六百余人,昼伏夜出,专挑小路,朝着函谷关边练兵边赶路。

  “主公,这些拿着短矛的怎么也塞到属下的先登营来?这个属下真的不会训练呀。”叶墨身边,麴义正在朝他倒着苦水。

  麴义的先登营说白了,也是个混合营。但是这个混合营乃是由弓弩手大盾手长枪兵组成,这些拿着短矛的,让他们去替代长枪兵吧,矛太短了,做不不到。让他们去替代那些弓弩手,那更别开玩笑了,什么时候见过打仗便将自己手中的武器给扔掉的,尽管这些人每人身上有五根长矛。

  “你就不能将他们当作弓弩手使吗?”叶墨很是好奇,要说起来,这五百名精锐掷矛战士的战斗力可是点不逊色于那些弩手,但是麴义却是死活都用不好这五百人。这也不怪麴义,这个时代,还没有掷矛战士出现呢,这个兵种对于他们来说,那可是个尽毁三观的兵种。

  别人都是打了败战才会丢盔弃甲,这些人倒好,上去便将手中的兵器给扔了,这不是伤士气么?

  麴义是真的有点无从下手,要说弓箭手和弓弩手都是远程攻击的兵种,但是起码他们还留了柄弓或是架手弩在手上,可是这些人呢,那是真的下手头上的兵器全都没了呀。

  “主公,这个,属下真的不会训练这类士卒呀。”麴义快哭了,自己好歹也算是个很会练兵的将领呀,可是碰上那些掷矛战士,他是真的手足无措,点办法都没有啊。

  而且,不光是他没有办法,他还偷偷找过高顺,高顺看了那些掷矛战士训练之后,直接扔下句话便离开了:“这些士卒很厉害,但是我训练的是陷阵营,这些士卒的战法和我的陷阵营战法不搭。麴义将军,很期待将军的先登营战斗力再度上升。”

  很明显,高顺也搞不定这些士卒,这太挑战三观了,简直是将自己半辈子的练兵经验都给颠覆了呀。高顺认为这样的士卒绝对不能接手训练呀,别到时候这些士卒没有训练好,然后自己还忘了怎么训练陷阵营了。

  叶墨对于麴义很是无语,本来叶墨认为,麴义的先登营还有缺陷,所以才将这些掷矛战士交给麴义的,但是谁知道,麴义竟然说用不好这些人。

  “麴将军,你就不能像训练弓箭手样来训练这些士卒?”叶墨看着脸苦色的麴义,几乎是咬着牙才让自己没有冲着麴义发火。

  要知道,麴义的先登营确实是轻骑克星,但是敌军若是使用大盾在前头开路,朝着先登营冲去,那样先登营的威胁至少要被降低大半了。但是有了掷矛战士就不同了,掷矛战士的攻击是道弧线,完全可以越过前排的大盾战士,直接攻击后方防御不足的士卒。就算是对上轻骑,掷矛战士的战斗力也丝毫不会低于弓弩手,甚至给敌人带去的恐惧感更甚。

  毕竟,个是直接枝弩箭刺进身体,没什么太强的冲击感。但是掷矛不同,直接枝短矛便挂了两三个人或者是将人钉在了地上,那自然会让人生出股惧意。

  “主公,要知道弓箭手的攻击力要低于弩手,而且,就算是弓箭手抛射,那也不会造成太大的杀伤啊。先登营尽是精锐士卒,怎会训练弓箭手?”麴义听到叶墨说要向训练弓箭手样训练这些掷矛战士,顿时振振有词道。

  叶墨看麴义是在不想要这些掷矛战士,顿时也便明白了,自己今天无论怎么说麴义都不会接手这些掷矛战士了。但是叶墨也不担心,只要麴义看过了这些掷矛战士的战斗力,麴义自然会找上自己来要主动训练这些掷矛战士的。

  “既然如此,那麴将军便将那些掷矛战士暂时交由叶华吧。”叶墨表面不做任何表情,但是内心却是笑开了花:现在给你你不要,有你来求我的时候。当然,想这些的时候,叶墨却忽略了麴义不要这些人也是来求他了。

  麴义听到叶墨终于同意他可以将那些掷矛战士给调走,顿时笑容堆在脸上如同朵花般。

  不理会这个插曲,大军还在朝着函谷关不断的前进着。函谷关东临绝涧,北塞黄河,这两面是不可能有偷袭机会的,唯的机会,在秦岭。

  没错,叶墨就是想要带着这两千六百余人从秦岭出攻击函谷关的。

  秦岭若光是地势难行也就罢了,但是此时的秦岭,植被和生态都还没有遭到破坏,这就意味着,在这山上碰到狼虎熊罴的几率十分大。本就是在山岭上,行走都难,碰上这些凶兽必定会有极大的损伤。

  但是,叶墨没有选择,按照之前皇甫嵩老将军说的,函谷关的守军必定在万以上。这还不算,最关键的是之前两位老将丢下了大批的士卒,而且那函谷关的守军还没有遭受到大的损失。这样来,函谷关的守军实力不减反增。至于说那两名老将又统帅了万余士卒朝着函谷关杀去,不过是叶墨抛出的诱饵,吸引函谷关守军注意罢了。

  “少爷,真的要进山吗?”秦岭山脉之前,支两千六百人的队伍正停在这山前。这个时候,叶三对着叶墨问道。

  也是那倒不是担心自己,他担心的是叶墨。这里所有的人当中,除了那些普通士卒,就是叶墨的武功最为低微。进入秦岭之后,那时谁也顾不得谁,要是有个万,简直不敢想象啊。

  要是典韦带来了还好,典韦简直就是自带驱兽系统,他曾经在山上住过那么长段时间,他在山中就是百兽之王。只可惜,为了尽量不被敌人注意,典韦被留在了洛阳。

  “到了这步,没有选择了,谁的命也不比其他人的金贵。”叶墨既然敢选择这条路,自然就不会退缩。这是叶墨的性格,自己选择的路,滚也要滚到终说完,叶墨便当先走进这秦岭之中。

  众人见叶墨都走进去了,自然也是纷纷跟了进去。连叶墨这个当朝的太尉都不怕,那自己还怕什么,难道自己的命还比太尉的值钱不成。

  这两千六百余人,纷纷进入秦岭之中,不过刻钟过后,这些人的踪迹便全部被山上的植被掩盖。便是此时有人从这经过,也断然不会知道有这么支军队的存在了。

  秦岭之中,多有悬崖峭壁,稍不注意,便可能跌的粉身碎骨。再加上这么多人,也是吸引了些猛兽的注意。这些人在山中行走,几乎是刻钟也不敢停留。在个地方停留的时间越久便越危险,这是大山中的铁律。

  等到众人终于靠近函谷关的时候,整个队伍却少了十余人,这还好在这些人尽是精锐的缘故。不过死去的那十余人,没有个是系统召唤出来的。毕竟,这些人死都不怕,自然走在山中也不会分心他想。而死去的那十余人,却是因为太过担心自己的安危,结果个不小心就真的没了。

  “大家停下休整,吃点东西,但不能生火。等到寅时到,便是行动的时刻。”看着身后的众人,叶墨蹲在地上对着众人说道。说完,叶墨回过头,小心观察着函谷关的情况。

  第三五章:夺下函谷

  ?叶墨到达函谷关的时间是在上午,要等到寅时刻才行动的话,那是比要等很长的时间。不过叶墨点都不觉得这段时间很枯燥,大军刚刚从秦岭中走出来,若是连休整的时间都没有,如何面对这数倍于己的敌人。

  在这天的时间里,叶墨可以看到,皇甫嵩老将军多次派人到关口处搦战,但是关中的人却是理都不理。

  等到太阳西下的时候,关内却突然有了变动。有股士卒突然撤走了,人数却是不多,仅有五百余人的样子。但是,这都不是关键的,关键的是这些人还压着个囚车。

  叶墨看到这儿囚车的第反应是:不好,戏志才被抓了。这刻叶墨真心是差点忍不住要冲出去,但是转念想,戏志才智谋过人,便是此人当真是戏志才,那也必定有他的用意。毕竟史阿都没有出现,而且自己刚刚直没有看到函谷关内除了囚车上的人还有人被擒或是被杀。

  就这样,叶墨直煎熬着等到寅时刻,此时函谷关上守军多是困乏了,对于周围的动静也不太注意了。而且不知是何缘故,叶墨从山上往下看,这函谷关的守军虽然安排了巡哨,但是却死角颇多,个个巡哨的士卒仿若是无精打采般。

  “行动!”叶墨声令下,二千六百人闻声而动,但是除了这些人碰到周围的草木造成的“唰唰”声,却是句话都没有。

  等到了守关士卒视线之内的时候,大军顿时停了下来。叶三这个时候掏出自己的手弩出来,对着函谷关最南面的两名观察秦岭的守卒便是两箭。

  函谷关既然南接秦岭,自然不会可以从秦岭直接冲到关墙之上。在这个地方,还有段悬崖。想要下到函谷关关墙之上,自然是需要借助绳子,要不然,直接跳下去和自杀没差了。

  绳子自然是早就准备好了,就算没有准备好,有个白天的休息时间,也足够利用树皮搓出两条绳子了。数条绳索往函谷关关墙上扔,自然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但是此时叶墨带来的大军居高临下,再加上先登营中的弓弩手善射,波箭雨下去,便消灭了群守军。高顺此时则是带着陷阵营先行往关墙上滑下去,这也是之前便说好的,要是先登营先先去,陷阵营也没办法掩护先登营啊。

  等到陷阵营的人下去差不多之后,便在关强之上开始结阵,缓慢向前推进。函谷关的关墙不过数米宽,被陷阵营路推过来,那些守军还真是没什么办法。能怎么办啊,群铁皮怪物,箭射不进,刀砍不动。

  关墙上的守军没办法,顿时便敲响了关墙上的警钟。关内真在休息的守军听到关墙上警钟长鸣,还以为是关外皇甫嵩他们来攻城呢。说来也算是报应,先前是守关之人天天到皇甫嵩的军营外敲锣打鼓,这次就变成了皇甫嵩让人天天晚上到函谷关前敲锣打鼓,着实让守军紧张了阵。

  但是,这么简单的计谋,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