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日里他仗着主家的威风,谁敢小瞧了他,再加上他自己也自认为精通武艺,平时更是嚣张惯了,今日这情况,让他怎么咽得下这口气。

  “卫重,你要敢乱来,我回去之后必将今日之事告诉家主。”中年男子看这汉子到这个地方还在抖威风,顿时脸色就不好看了。

  卫重听这中年男子直呼他姓名了,而且语气也不太善,就知道中年男子是真的生气了。再加上中年男子还威胁说回去告诉家主今日之事,他的脑袋顿时就耷拉下来了,最终嘟囔道:“不去就不去嘛,凶什么凶?就知道用家主来威胁我。”

  中年男子见卫重这样,也就知道他不会再乱说什么“灭了杀了”的之类的话了。中年男子对着耷拉着脑袋的卫重说道:“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匈奴人的地方,能在这个地方生存下去的汉人,还能盖个大院子,你觉得对方能是简单的任务吗?”卫重本就是这中年男子的子侄辈,这次带他出来完全就是为了历练他,只要卫重这次能好好表现,进入家主的视线,日后这中年男子也好在家主面前替卫重谋份好的差事。

  听中年男子这么说,卫重顿时也明白了。他虽然好习武,却不是有勇无谋好勇斗狠之辈。“重知错了。那主管,我们接下去怎么办?”

  “对方估计是见我们人多才鸣警钟,既然如此,那就你我二人前去拜访。”对着卫重说完,中年男子又细声道:“希望今年甄家和糜家没有比我们先过来这边吧。”

  二人纵马奔驰,不过片刻的功夫,二人便到了来到城镇中心外面。二人齐齐勒马,停在了距大门箭之地的地方。之后中年男子又独自打马向前靠近了点距离,也没下马,直接在马上抱拳,大声道:“我乃河东卫家商队主管卫鸿,路过此地,前来拜访。不知对面主事之人能否不吝见?”

  第十章:就这么杀

  ?“什么卫家?”叶听外面来人自称河东卫家之人,满脸茫然。

  “少爷和我说起过河东卫家,少爷曾说卫家在当今的朝廷中有着极大的影响力。但当时少爷急着去山谷那边,也就没有和我细说,只是说卫家现在的家主是个名叫卫觊的人,他有个弟弟唤作卫仲道。”叶缺缓缓将叶墨告诉自己的消息说给叶,同时也在思量到底要不要见外面这个自称卫家卫鸿的人。

  “那现在是见见他还是直接把他”说着,叶将右手放在自己脖子的位置,做了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思虑片刻,叶缺道:“少爷曾说让我入京求官,这卫家在朝廷中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说不得也得见上见。再者说,现在他们就两个人在外面,我们要是这都不敢见,以后让他们传出去岂不是要坏了少爷的名头。”

  在对叶解释完之后,叶缺对着众人道:“打开大门,迎接贵客。我到是想看看,这卫家之人到底有什么了不起。”

  院门打开,四名勇者剑士分两旁而立,叶缺和叶走了出去。卫鸿见里面的人步行而出,他也不好继续坐在马上。

  “我们商队路过此地,看见贵庄,也未通报就来拜访,叨扰了。”卫鸿不愧是大家族中出来的人,见到主人家的人出来便先行了礼,紧接着便说自己的不是,堵住对方质问其不打招呼便直接将队伍带往这里的话。

  叶缺跟随叶墨学习也有个多月的时间,再加上自己也看过很多的书籍了。此时叶缺怎会不知道对方这是以退为进,以此来让叶缺无法对于他之前直接带着队伍过来的行为表示什么不满,即使有也没法说出来。要真说了,那就显得叶缺小气了。

  “哪里哪里,是我们过于谨慎了。我家少爷带人外出了,我们这做下人的总得为少爷看好家才是。”叶缺仿似没在意卫鸿的话,但其实却话中有话。首先,我们可是不怕你这么点人的,只是不巧少爷带人出去了;其次,我和你都是做下人的,哪怕你是卫家的人,在这也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

  叶缺巧妙的回复,倒使得卫鸿有点不知所措,信息量太大了呀!于是卫鸿只得哈哈笑,转而说道:“还不知贵庄名号,我等就来拜访,冒昧了。”

  “无妨,我家少爷姓叶。鄙人叶缺,承蒙少爷看得起,在这添为管家。”叶缺见卫鸿转了话题,也就不再揪着他不放了。说完这话,叶缺将身子侧转,将左手虚指院门,道:“两位既然是河东卫家之人,那便是贵客临门,里面请。”

  卫鸿见此,将马丢给名农民,便要朝院内走去。卫重见此,亦是下马,照着卫鸿般,也要朝里走去。待卫重下马走到叶缺身前,叶缺问道:“不知这位壮士怎么称呼?”

  听叶缺问起,卫鸿本欲待他回答,可卫重不等卫鸿开口,便抢先回答道:“吾乃卫家家将卫重是也。”卫鸿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好再说什么,要说起来,卫重的武艺还是不错的,待会去替他谋个家将的身份倒也不错。

  “原来是卫将军,里面请。”叶缺听卫重自己这么说,也几句微微笑,没有太多在意。

  卫重听叶缺叫他“卫将军”,顿时心花怒放啊,整个人感觉都要飘起来了,走路都飘飘忽忽的。看的旁的叶直想笑,在它看来,这个所谓的卫将军不过如此而已。

  叶缺带着卫鸿二人进入大厅后,便开始交谈起来,由于两个各怀鬼胎,倒也是相谈甚欢。反倒是卫重觉得无聊,便告罪声,走到了院中。院中之人因为这边没有什么事,早已散去。卫重个人在院中走了走,又不好走到后院,觉得没什么可看的,便有走出了院子。

  院子外头,此时叶正在遛马,见卫重出来也就简单打个招呼,卫重由于实在是闲得慌,便主动靠到叶那边,找他闲聊。

  由于之前叶只是跟在叶缺身后,卫重也就没怎么在意,现在突然看到叶遛的这匹马,顿时眼前亮,由衷赞道:“好马!”

  “那时,叶家的马,当然是好马。”叶听到卫重赞叹他的坐骑,也是十分高兴,马对于他来说可不仅是坐骑这么简单,更是他的战友,他的兄弟。

  要说起叶这匹马,还真是匹好马,通体纯白,没有丝杂色,高有六尺,体态优美,四肢健硕。别看这马在系统中排名是最垃圾的,可是系统出品,必是精品啊。没看叶腰上跨的剑都是百炼长剑么。在这个年代,百炼兵器那起码也是个百夫长以上的人才有资格用啊,还不定有呢。

  “这马归我了。”卫重想,自己是卫家人,而且看这家主事之人的样子,像是对卫家崇敬的紧,要不然怎么能听卫鸿说是卫家自己人便开门相迎,想必要匹马也不是什么难事。

  “你找死!”叶怒了,开什么玩笑,自己作为名侦查骑兵,要是连自己的马都被要走了,那还叫什么骑兵。再说了,个之前根不就不认识的不知道从哪来的垃圾开口就要他的马。怎么可能,跟你很熟吗?

  “你不过是这个家个牧马的下人,我不跟你计较,也不难为你,你去找你家主事的来,我跟他说。”卫重倒也是条汉子,只以为叶是个放马的。听叶这么说,也仅仅是以为叶是怕自己将他的马抢走,到时候他无法交差。

  叶听卫重说他就是个放马的,顿时怒极反笑,道:“这马的归属我就能决定,不过就凭你,你觉得你够资格骑这匹马吗?”

  卫重听叶这么说,仅有的点大家风范也没了,道:“我乃河东卫家家将,连你家主事的那个人都称我为将军,我如何不够资格骑这匹马?”

  “将军,就你?”叶鄙视的看了眼卫重,道:“不是我小瞧你,若你真有点本事,我这匹马让给你又如何?”

  “好,那你说,要怎样才算有本事?”卫重听有机会得到这匹马,虽然说他认为自己也可以要求叶家将这匹马给他,但自己凭本事赚来的总比别人送的来的有面子不是么。

  “英雄择宝马,宝马亦择英雄。如果你能让它接受你,这匹马就是你的了。”叶冷冷道。开玩笑,自己的马,是那么好骑的吗?之前叶墨打算试试这匹马,然后好在当时叶就在旁边,所以那次叶墨只是在床上躺了天而已。

  “好,看我如何将这匹马拿到手。”卫重听,这算条件吗?根本不能算啊,自己在卫家什么马没见过,烈马自己也驯服过几匹,何况这匹马看起来这么的温顺。

  卫重慢慢靠近着白马,根据以前驯马的经验,从马看不到的被阳的后面慢慢接近,这样的话马就看不到他的影子了,也就可以不那么容易被马发现。要知道很多人第次驯马不知道要这样做,结果马不是跑了就是把寻妈的撞伤了。

  在卫重慢慢接近了白马后,只见他伸出手,慢慢的接近套在马头上的缰绳,紧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任不让世界充满爱你没商量之势想要抓住缰绳以便骑到马背上去,然后然后被白马华丽丽的给让过去了。

  卫重这下尴尬呀,前面还说要将这马拿下,结果转身自己练马都没挨着,悻悻道:“刚才失误了,不算。我重新来。”

  说完,卫重便又突然朝白马跑去,也不管会不会被发现。白马连卫重从背后靠近都能发现躲开,更何况卫重这么直接的冲上去呢。于是,卫重就从想要驯服这匹白马变成了追着这马到处跑。

  刚开始或许还没人发现这边的情况,但卫重追着白马跑这么久,怎么着也该有人发现了,于是人越围越多。大家看到卫重被匹白马弄得这么狼狈,于是个个的开始指指点点,说说笑笑了。

  卫重见这么多人围着他指指点点,只道是白马将他弄的这么狼狈,却不想想是他自己首先想要将这匹白马据为己有的。卫重将要种的佩剑拔将出来,指着白马大骂:“畜牲,也敢如此戏弄于我,看我将你砍成十八段。”

  叶本是站在旁看热闹,突然看到卫重拔出剑指着白马,顿时急了,也拔出长剑冲上前去,对着卫重大喊道:“你若敢伤我的马,我就将你斩杀在此。”

  “哼,区区个马童,我倒是想要看你如何杀我。”叶此刻若是不站出来,卫重可能时半会还真就把他给忘了,现在叶站出来,还敢拿剑指着他,顿时想起前面的赌约。

  叶见卫重如此自大,便直直的冲了过去,长剑举过头顶,想要直接将卫重斩杀。卫重见状,提剑便挡。叶刚才那招却是虚招,见卫重将剑横举于顶,便中途变招右手将长剑反握,个错身,剑刃已近搁在卫重的脖子上。感觉到脖子上传来的冰凉的感觉,卫重顿时就不敢再动了。叶反过身来,右手依然持剑贴着卫重的脖子,淡淡地道:“就这么杀!”

  第十二章:要有底线

  ?“剑下留人!”看到叶持剑指着卫重,叶缺和卫鸿同时喊道。原来,卫重和叶打赌驯服白马之事在之前就被名勇者剑士告诉了在大厅相谈甚欢的叶缺和卫鸿,两人担心会出事,便出来查看。果然,两人刚到不久,便看到了叶剑指卫重的幕。

  “小子,这次算你走远。”说完,叶便桥白马走了。

  看着叶走远,卫重整个都松了下来。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满是冷汗,风吹,整个人打了个冷颤。这时,卫鸿走到他的身边,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没没事。”卫重打了个哆嗦,回答道。

  “没事就好,走吧。”听到卫重自己亲口说没事,卫鸿松了口气。当年卫重的父亲为救卫鸿而死,卫重若是出事了,卫鸿保不齐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

  卫鸿走着走着突然发现卫重没跟上来,回头看,卫重居然还停在原地,卫鸿顿时慌了,跑回去对着卫重身上阵摸索,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没,就是就是腿有点抖。”卫重红着脸道。被吓到走不了路,还真是丢人啊,还好只有主管看到了。

  看卫重居然被吓到走不了路,卫鸿也是老脸红,丢人啊。但没办法,本来卫鸿打算让卫重去将商队叫来,在这休息晚之后在继续出发,看这情况卫重是没法去了。卫鸿走到叶缺面前,行了个抱拳礼,道:“叶兄弟你也看到了,卫重这样能否烦请刚才那位壮士去将我们卫家商队叫来。”

  “好说,好说。”叶缺也是爽快的就答应了下来,这又不是什么难事。说完,叶缺便将旁边人招呼前来,告诉他让他去找叶,并让叶去将而卫家商队带来。这事处理完之后,叶缺对着卫鸿道:“我们先给你们商队安排的地方吧,看看你们满不满意。”

  “满意满意,怎么能不满意呢?”卫鸿嘴上虽然说着满意,但脚下还是跟着叶缺去看地方去了。

  “将车卸下来,把货都搬到后院去,小心”不多时,叶便将卫家商队带到了城镇中心区,此时卫重正在指挥着商队的人将货从车上卸到后院。

  “看他们这样子,好像他们的东西很重啊。”叶站在旁对着叶缺道。

  “少爷说过匈奴人这边丝锦和饰物比较值钱,但他们主要缺少食盐和粮食。看这个样子都不像啊。”叶缺也疑惑了,什么东西这么重还需要藏这么严实?

  “要不我晚上?”叶道。

  “不用了,我们这次只要能和卫家搭上关系就好了,其他的我们不用管∵吧。”叶缺也不去较劲,他知道,卫家既然这么看重这批东西,那么他们晚上肯定会派人整夜看着这批货物的。

  “啊”正当叶缺和叶打算走时,突然个搬货的崴了下脚,直接倒在了地上,整箱货物直接压在了他的脚上。叶见状,急忙赶上去,抓住箱子的个角,用力:“起!”将箱子抬起之后也就不管不顾扔到旁,然后对着那男子说:“怎么样?没事吧?”

  “脚我的脚好像断了。”那男子脸痛苦,指着自己的脚对着叶道。

  “来两个人,把他抬到房间内去休息。”叶冲着周围的人喊道,两个商队的人从人群中走出,将躺在地上的男子抬到了之前叶缺吩咐为他们准备的房间中去了。

  看到男子被抬进去了,叶也松了口气,待会自然会有大夫去给他看伤。叶转身欲走,却突然发现刚才的那个箱子已经被摔破了,刚才转头的时候道太阳的反射光射入他的眼睛,定睛看,看到了块银白色的金属片。由于箱子破口太小,叶也没有看清里面是什么。

  “快,快来几个人,就你们几个,收拾下这里。”卫重见那男子被抬走之后,对着周围几个人命令道。之后,卫重又走到叶面前,行了个抱拳礼,道:“刚才还真是多谢你了。”

  “没事,需要帮忙的话直接找我就好了。”

  “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要是有需要我肯定找你帮忙。”卫重也是极其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下午输给叶本就还自己武艺不及对方,没什么好埋怨的。习武之人,本就崇敬比自己武艺高强的人。

  叶随便应了声,见这现在确实不需要自己的帮助,也便走开了。

  夜色降临,卫家商队果然安排了巡夜的人员。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巡逻队,叶说道:“他们还真是谨慎,都到我们这来了居然还安排这么多巡夜的人员,摆明是不信任我们啊!”

  “心里有鬼的人,你觉得他们会信任谁?只怕这路他们都是这么过来的吧。”叶缺神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好似早就知道卫家商队会这么办样。

  “心里有鬼?”叶听叶缺这么说,又回想起自己下午看到的那个箱子里的东西的反光,沉吟道。但很快,他又想到什么,满脸震惊的看着叶缺道:“难道,他们运的东西是”

  叶缺看了叶眼,点了点头。

  “可有证据?”叶快步走到叶缺面前,问道。

  叶缺看了眼外面,确实没发现有人在外面,便走到个箱子面前,打开后拿出了件东西。

  “精钢护腕!”叶惊道。

  “你救人的时候我趁其他人没注意捡的。”叶缺看了眼叶缓缓道。

  “你打算怎么办?”

  “少爷说过,做人要有底线。在底线之上,做什么都不为过,但这事唉。”叶缺叹息声。本来这是个很好的与卫家结交的时候,但现在居然发现卫家在走私精钢铠甲给匈奴人,想必其他的箱子中必定还装着兵器。这些武器以后必定会被用于对付汉人啊。

  “少爷对于异族的态度你是知道的。”叶缺看着叶,眼中神色坚定。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杀;勾结异族,死有余辜,杀。”两个杀字说出口,叶气质变,从个普通的汉子变成了个地狱里的修罗,杀气弥漫。

  第十三章:卫家野心

  ?正当叶缺和叶在讨论卫家商队之事时,卫鸿和卫重也在讨论者如何处理和叶家的关系。

  “和叶家打好关系,绝对能给我们卫家带来极大的利益。甚至我有种预感,和叶家合作之后,他们会带给我们的远比匈奴人给我们带来的利益多。”卫鸿不愧是深的卫家家主卫觊重视之人,就冲他的这份眼光,就值得卫家花大力气去培养他。

  “主管,你也太看得起他们了吧。我今天借着巡逻的名头在这院子里里外外都转了个遍,我看他们最多也就只有七十多号人而已。这么点人,扔在草原上连个影子都看不见。”卫重见卫鸿如此推崇叶家,感到很是诧异。

  “可不要小看他们,别忘了今天下午你是怎么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