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朕便特赐叶司徒上朝可不参拜。”刘协想了会儿,也没什么好上次的,官都当到顶了,总不能派出去吧,那自己以后有事找谁?因此,只能赐个特权了。

  “臣谢陛下。”叶缺听到刘协的上次之后,顿时明白自己这个特权是白捡来的,因为刚才刘协叫的压根就不是自己。

  “叶太尉,汝击败董卓反贼的联军有功,夺下函谷关又是立功甚多,不知想要什么赏赐呢?”刘协在给了叶缺个赏赐之后,便开口向叶墨问道。

  叶墨也是知道,树大招风,而且自己也不想再往上升了,顿时回答道:“臣闻听这京城之中最近物价略有上涨,不如陛下赏赐些黄金如何?”

  刘协听了叶墨的话之后,哈哈大笑。这天下之人,还有如此妙人。不光是刘协,便是群臣也是松了口气,叶家最近风头太甚,若是叶墨为叶家之人求官,想必刘协不会拒绝,但是那样的话,百官就不得不忌惮叶家了。

  “既然如此,那朕便赏赐给叶太尉黄金万两。”刘协看叶墨不想要别的,只想要钱,顿时便大口张,赏给叶墨万两黄金。

  叶墨大喜,这万两黄金尽管只能算是十个单位的黄金,但是召唤的比例也是下降了呀,比如玩游戏召唤僧侣需要百单位黄金,但是在叶墨手中,经过换算之后个单位的黄金便可召唤出名僧侣,所以这和游戏中千单位的黄金样。

  “臣谢过陛下。”谢玩之后,叶墨面带喜色的退了回去。刘协和群臣见叶墨的笑容不似作伪,顿时放下心来。个见钱眼开的人,便是有在高的智谋,也不会给其他人带去什么威胁。

  “两位老将军此战也是立功颇多,不知两位老将想要什么赏赐?”首功赏完了,就该轮到后面的人了。

  两位老将军对视眼,站了出来,道:“夺下函谷关,老臣只不过是摇旗呐喊,却没有什么功劳。若是陛下想要封赏老臣,不如让叶太尉做犬子皇甫坚寿的老师。”

  “老臣与皇甫老将军样,恳请陛下让叶太尉做犬子老师。”皇甫嵩说完,朱儁也是说道。

  刘协这下为难了,此时关乎太尉,自己也不好直接提叶墨做主,便将目光转向了叶墨。

  叶墨看到刘协的目光,知道此时自己不表态是不行了。想到自己的计划,日后也要争取他人的同意,也便点头答应了。

  刘协看到叶墨点头,心头也便松了口气,顺口答应了两位老将军。

  吕布先前已经封赏了,此时自然无需再封赏什么。“那北海相孔融欺君犯上,起兵作乱,幸被击杀,死于乱军之中。但是,青州刺史空虚,不知有谁可当青州牧职。”小菜上完了,现在才是正餐。

  百官听到刘协的话,皆是心动不已。州之牧,掌方生死,看看现在各州的州牧便明白,这些可都是没有坐在龙椅上的皇帝呀。但是,谁也不好意思自荐,说不好还会给刘协留下不好的印象。

  “陛下,臣举荐人。”这个时候,叶墨站出来了。众人看到叶墨站出来,皆是惊,害怕叶墨先前自己只要黄金,此时却给叶家之人争取个州牧之位。而且,方才给两位老将的赏赐明显有损叶墨自身的利益,想必刘协也不会拒绝叶墨举荐之人。

  刘协也是很惊讶,但是确实因为觉得自己对叶墨有亏欠,打算就按照叶墨的举荐去办。便开口问道:“不知叶太尉想要举荐谁?”

  “臣举荐丞相司直曹孟德。”看着刘协,叶墨大声说道。

  众人皆惊,尤其是曹操,不知为何叶墨不举荐自己之人,却来举荐自己个不相关的人。

  “准!”刘协犹豫了会儿,但是也没有说什么,直接准了。

  “陛下,臣再举荐人。”刘协准了曹操之后,叶墨接着说道。

  这个时候,朝堂震惊,这叶墨怕是有点恃功震主的意思啊。但是刘协却毫不在意,既然青州牧都入不了叶墨的法眼,这次叶墨又会想要什么呢?“叶太尉说来听听。”

  “臣举荐的乃是常林常伯儒”既然刘协让他说,那叶墨自然就将常林的在家乡的名望,在汜水关的表现都给刘协说了遍,当然,认自己为主的事被隐瞒了。“现如今,辽东局势糜烂,臣举荐常林为辽东太守。”

  听到叶墨举荐的人又不是叶家的人,而且此人确实有能力和声望。再加上辽东不听朝廷号令多年,若是能让辽东继续听朝廷号令,自然是好事,便是不听,对朝廷也没有什么损失。

  “准!”

  第三八章:喋血辽东

  ?常林得到叶墨的推荐,成功成为了辽东郡太守。这可是叶墨极为重要的步棋,只要常林在辽东站稳了脚跟,那接下来,系统的发展将会进入个极为快速的阶段。

  “主公,去辽东上任真的要带这么多人吗?”洛阳西城大营,常林看着自己身前的这些士卒,顿时脸色很是僵硬的看着叶墨,问道。

  “多吗?”叶墨觉得很疑惑,这些人自己都嫌少啊,要不是因为这边实在是没有召唤出更多的人,叶墨绝对会让常林带去辽东的人数再增加倍以上。

  常林看着这些人,由叶真带队,百骑射手,两百名骑士,百名轻骑兵,千名长枪兵,这不是去赴任,这是去打仗啊。

  看着常林脸的不解,叶墨顿时明白了。朝廷官员去地赴任,带些亲兵的事也常见。但是带这么多的,好像,很少。若是去些土匪横行或是靠近异族的地方,才会带这么多的人,但那也是朝廷给的兵马。这些,可全都是私兵啊。

  “辽东郡看似平静,但是那是因为当地的豪族控制了辽东。若是你去辽东赴任,没有支强大的军队作为倚仗,必定会无所作为。”叶墨可是知道,辽东的水深着呢,前世公孙度之所以能够掌控辽东,靠的就是铁血手段镇压了辽东的豪族。

  常林听到叶墨这么说,再想想辽东也算是兵危战凶之地,多带些人总是没有坏处的。“那个,主公,还能再多带些人马吗?”

  叶墨这个时候倒是真想给常林多调派些人马,但是,是真的没有人了呀!叶墨拍了拍常林的肩膀,意思很简单,小伙子保重,路走好。

  常林双眼含泪的离开了叶墨,带着这千三百人踏上了前往辽东的路途。前路漫漫,危险重重,常林是真的不想走啊。

  但是常林也是明白,若不是在辽东是真的有事,叶墨也不会让他到辽东去。所以,尽管常林之前无论表现的如何,在他的心中,却发誓要为叶墨打下片天地。

  在常林带着千三百人走之后,洛家商会,洛武带着两百剑士以及五十名农民转的商会成员就跟在常林身后十余里地的地方,而带队的人是,叶华。

  通过冀州的时候,因为韩馥之前的虎牢关之败,不敢对常林有丝毫的阻拦。更何况,他得到的消息,函谷关都被朝廷给打下来了。冀州几乎无险可守,韩馥又怎么敢对常林有所阻拦呢?

  通过冀州,平安无事。到幽州的时候,公孙瓒更是不会对常林出手。公孙瓒这段时间火大着呢,万幽州骑兵就被刘备骗走了,白马义从几乎全军覆没,但是剩下的那些人也恢复不了往日的荣光了。

  至于刘虞,让他对着朝廷命官,而且是对朝廷有功的朝廷命官出手,还不如叫他配合公孙瓒对付乌丸人和鲜卑人。至于那些乌丸人和鲜卑人,在经历过场大的损失之后,看到这些人也没有什么油水,统统放过了。

  路畅通的到达辽东,但是常林点都不敢放松,路上路平安无事早在他的意料之中,真正的挑战是出现在辽东。

  此时的辽东,所有的豪族都集中在了块。他们早就知道朝廷任命了新的辽东太守,按照他们的想法,辽东太守,那只是个虚设的官职,辽东真正管事的人,只能是他们。

  于是,等到常林到了辽东城城门口的时候,迎接他们的不是夹道的百姓,而是城门口近六千的豪族私兵。

  不要以为六千人很少,般而言,守个关都是三千到五千人,个小城般只有数百人守卫。就连郝昭阻挡诸葛亮十万大军,也只有千多士卒。

  看着眼前的这六千人,若是朝廷派来的军队,怕是早就投降了。但是,但是,这些事系统出品,系统出品,必属精品。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但是只有点,到了辽东,你们便是龙,也得盘着,是虎,就乖乖卧着。”那辽东的名豪族看着常林带着这么多人,点都没有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这些人和之前朝廷官员带来的那些士卒也没什么不同,全都是软脚虾,撑撑场面还行,但是旦打起来,那就会立刻变身降卒。

  常林看到这情况,冷笑了声,然后躲到后面去了。这是他来之前叶墨给他的交代,他退缩,不会影响这些人的士气。但是他不往后退,那这些士卒还要分心照顾他。

  常林退,那写辽东的豪族顿时哈哈大笑,这么胆小的人,必定是极易被控制的。也不能怪这些豪族的人如此没有心计,不知道隐忍。没办法,脱离大汉士族圈太久,经常和些胡人打交道,他们已经算是很有心计了,要不然也不会先说番话,而是直接开战。

  常林退,叶真自然不担心了。但是叶真还是派了那百轻骑兵去保护常林,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些轻骑兵还有大用。

  叶真二话不说,带着那百骑射手便绕墙而走。这些人绕开,可不是因为不敢打。骑射手,这是放风筝战术的兵种,让他们去肉搏,那时傻子才会干的事。

  骑射手让开之后,两百骑士顿时朝前冲去。那些豪族还在笑常林胆小呢,哪里会想到这些人二话不多说就直接开打。时之间,城门处的人纷纷向后退,但是那些豪族又在指挥着后面的人向前冲。

  他们也是知道,若是城门失守,这个辽东城也是必定不保。不仅如此,就连他们恐怕也是性命不保。尽管他们人多,但是还是很小心,很小心。毕竟,对方居然敢首先攻击,想必还是有些倚仗的。

  辽东豪族的私兵乱,顿时给了两百骑士极好的机会。本来,他们冲锋的速度就没有提起来,这样攻击力便会大将,大事对方太恐惧骑兵了,居然将后背露了出来。于是,这些骑兵顿乱砍,杀死百八十号人。

  之后,长枪兵杀到,骑士便调转马头,退出了城门处。

  那些私兵本以为噩梦结束了,但是不知道的是,噩梦才刚刚开始。长枪兵才是主战兵力,只可惜,私兵便是再多,之前再能欺负百姓,遇到真正的精锐便会现出原形。

  阵屠戮,再加上叶真带着骑射手不断压制着城墙上的私兵,不过个下午的时间,辽东城血流成河,辽东的统治势力顿时发生变化。

  那些原本辽东城的豪族被连根拔除,辽东城就在这天,死亡人数过万。而常林带来的这些士卒中,长枪兵死伤超过六百,骑士死伤过半,至于叶真亲率的骑射手,也是伤亡二十多人。

  但是,辽东算是在常林的手中了,而叶墨的计划,也可以展开了。

  第三九章:飞速发展

  ?辽东城落入常林的掌控之中,那么辽东四郡中最为重要的辽东郡便在常林的掌控之中了。听起来似乎很绕口,但是其实很好理解,辽东有四郡,然后行政中心所在的郡名便叫辽东郡。

  辽东城战事了,那么常林要做的第件事便是安抚城中百姓。打仗常林不在行,但是做这些事却是常林擅长的。

  反正天色已晚,于是禁闭四门,同时贴上告民告示,以示自己的正义。城中安排巡哨,确保没有人在夜晚浑水摸鱼,也是担心那些豪族有漏网之鱼在作乱。

  之后,便是查抄各大豪族财富的时候。反正各大豪族明面上的人都死光了,常林也就只带着十数人去查抄那些财产。不查不知道,查吓跳,光是从这些个豪族家中查抄出的粮食便有超过五十万石。

  想想当初在虎牢关的时候,为了三十万石的粮草,董卓联军不战自溃。可是在这个小小的辽东城,居然能从这些豪族家中查抄出这么多的粮草,看来第二日收买人心的东西有了。

  除了这些,更有足够装备五六千人的的武器,再想想之前的那近六千的私兵,这么算下来这些豪族私藏的武器足足可以装备万余人。要是在配上铠甲,那这些人可以直接造反了。

  至于查抄的黄金,常林就不知道到底有多是少了。反正那些抄家的士卒搬走了五六十个大箱子,然后留给了常林万两白银作为接下来的活动经费。常林也不知道那些财富被运去了哪里,但是叶真既然拿出了叶墨的手令,他自然无话可说。

  叶华带着洛家商会的众人跟在常林身后,因为没有发现常林有危险,便没有出现,而是随便找了个人少的山谷,便开始着手第三文明的建设了。

  因为有之前两个文明打下的基础。拜占庭文明在源源不断的提供木材粮食和石料资源,第二文明则是在赚钱赚钱偷取大汉的资源。所以,这第三文明只要建成,然后不断的升级就可以了。

  第三文明,叶墨选择的是高丽文明,只因为高丽文明乃是海军文明,可以为接下来的出战岛国做准备。同时,高句丽紧靠辽东,也常有侵犯。使用高丽文明,则是后世的高句丽,这么来,要攻占高句丽也是简单异常。

  举个简单的例子,二十世纪的华夏军队,回到了抗日的战场,没有直接打到岛国去灭了岛国那绝对是我们太仁慈了。

  辽东暂时平静,加上常林收买人心和政策得当,顿时便将辽东郡死死的掌控在了手中。而且,之前辽东城的大战也阻挡了很多人的野心。毕竟,权利这东西再好也要有命去享受才是。

  曹操在进入青州之前,听取了叶墨的建议,回到自己的家乡招募了批的乡勇。不过,估计是曹操的光环太大了,之前叶墨直找的李典和乐进就直没出现。但是,这儿时候却带人主动来投了,还是得说,叶墨脸不够大呀。

  进入青州,首先要解决的便是青州黄巾军之祸。不得不说,曹操的脸真心大,面子也大,还未进入青州境内,荀彧叔侄竟然自告奋勇,跑到曹操手下出谋划策去了。

  曹家将领众多,但是实战经验却没有,用黄巾军来练手是再好不过的了。李典乐进武艺算不得出众,二流武将的层次,但是这二人却是都能独当面,也算是难得的良将。更兼荀彧叔侄的计谋,虽然曹操兵力少,但是将领多,采用袭扰的计策倒是也获得了不小的收获。

  黄金军虽号称三十万,但那是脱老携幼,真正的精壮不超过十万人。这些人是是在饿得没有办法了,所以才会如此。粮食问题曹操却不担心,在他来青州之前,叶墨便给了他十万石的粮草,这些自然是之前虎牢关缴获的。

  有了这些粮草,曹操便多在黄巾军流窜的路上设下义棚,如此来,多有受不了饥饿的人脱离黄巾军的队伍。

  那白绕于毒徐和与耿凌等人见到曹操如此,怎会善罢干休,自然是要找曹操打上场。但是,曹操见黄巾军势众,始终不与黄巾军正面交锋。

  之后,曹操更是在荀彧叔侄的建议下,连环计离间计火攻计多计并施,终于是在年底到来之前将青州彻底平定。这个时间,与历史上的相较确实长了许多,但是,死去的人也少了许多。天下战火纷纷,百姓多有无妄之灾。即为汉人,能够少杀点,那便多留

  青州即下,叶墨自然派人前往青州去修建船坞。荀彧叔侄心想要曹操自立,但是此时因为青州方下,曹操也没能完全消化青州,所以对于朝廷在青州修建船坞的事也没有什么阻挠。至于曹操,那就更不会阻挠了,他来青州之前,叶墨便和他说过要在青州修建船坞这事。

  而洛阳方面,那张名单上的人全部被找到了。经过叶墨的询问,其中多数人也愿意服从叶墨的安排,只有极少数的老人才表示,不愿背井离乡。这些人,由朱灵率领着洛家商会的人路护送,到并州会和叶,然后然让叶带着这些人回落叶谷,自然,叶福也是跟着回去。

  至于朱灵,则继续带着洛家商会的众人前往匈奴寻找王帐。没错,他们要和匈奴人做生意。只要不将武器和镔铁卖给他们,叶墨也不管。而且,匈奴人得到了粮食,那么入侵的事或许也会少上两次。

  当然,和匈奴人交易不是主要目的,主要的目的是在匈奴处建立个商会的据点,在让暗和影暗中潜伏起来,寻找匈奴人的资料,同时找到刘备,伺机杀了刘备。

  刘备此人,因为大败亏输,已经将自己身上那块仁义的遮羞布给撕了。叶墨这个时候也不清楚,刘备到底会做出些什么事来。个没有底线的人,便是要让他去做任何事,他也不会拒绝吧。

  至于暗,叶墨丝毫不担心他会突然背叛。叶墨曾经说过,但凡发现暗有丝毫的异样,便让影直接杀了他。对于影,叶墨相信他已经完全的投向了自己这边,毕竟,自己遵守诺言,保他家人的平安。

  戏志才也是回来了,同时,还带了个人——孟达。之前段煨之所以会说法正投敌,便是因为孟达的原因。戏志才先是见过段煨,告诉他法正通敌。之后,戏志才又找到孟达,告诉他说袁绍的人不信任他们,他们要对法正下手。

  孟达乃是法正的至交好友,听到戏志才这么说,顿时让人前往函谷关打探消息,果然的道了法正被暗中监视的消息。孟达大怒,起兵造反。段煨听闻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