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来反对。

  叶墨回头看了看那站出来的官吏,冷笑道:“举秀才,不知书;举孝廉,父别居。寒素清白浊如泥,高第良将怯如鸡。这便是这位大人所说的我大汉的察举之法。不错,当年高祖提出此举,确实选拔不少的贤才。但是如今,看看这朝堂中的这些个武将,若是我大汉有难,有多少人能站出来?”

  听着叶墨的大声质问,朝堂之中不少还要写来脸面的官员都地下了头颅。但是,总会有个别的人会站出来,看似是在反驳叶墨的话,实际上却是在打自己脸的人:“叶墨你大胆,我大汉万世永存,得高祖庇佑,哪来的大难?”

  那人话出,但凡是有点头脑的人都摇了摇头,此人实在是蠢的可以,确实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而那人此时完全没有丝毫自己说错话的觉悟,反倒是脸的洋洋得意,便是他身周的人都是同样如此。

  叶墨走到那人的面前,脸的冷峻,道:“不知先前函谷关举将之时,将军在哪?”

  那人听到叶墨这么问,顿时愣了下,道:“那函谷关是受,那时你们叶家惹出的祸端,我等即为朝廷重将,如何能替你叶家征战。何况,夺回函谷关不过是小战,随意让几个不入流的将领去便可。”

  真是,这几个人若是闭嘴不说了的话那还好可惜,不知道是那个家族推举出来的人,如此的没有脑子。下子便得罪了朝中的其他官吏,尤其是出战函谷关的两位老将军。看这几人站在最末尾的地方,应该是些不入流的官吏吧。

  别人不认识那些人,但是刘协身边的小太监却是很清楚,那几个乃是买官。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尽管清除阉党的时候清除了批人,但是这几个人好像是祖坟冒青烟般,居然没有被清理掉。

  听到那人这么说,叶墨直接不忍了,上去便是个大嘴巴子。“这巴掌,是为皇甫嵩老将军打的。”

  那人简直不敢相信,叶墨居然敢出手打他,而且是在天子面前。“你居然敢打我!”那人捂住自己的脸,双眼直溜溜的看着叶墨,但是叶墨却没有在这人的眼中发现怒火的痕迹。

  “真是废物。”叶墨如是想到。但是叶墨手下却没有留情,对着那人便又是个大嘴巴子。“这巴掌,是为朱儁将军打的。”

  尽管叶墨当朝打了这人两巴掌,但是朝中之人却是觉得分外的爽快,尤其是皇甫嵩和朱儁两位老将军。任是谁,辈子征战,到头来被人说做是不入流的将领,也是会生气的吧。

  两巴掌下去,那人明细那是想要还手了。可是叶墨会给那人机会么?尽管那人名义上是武将,但实际上上过战场的却是叶墨这个看似瘦弱的人。叶墨直接脚将那人踹到在地,骂道:“废物,如此也不敢还手。就凭你,如何能捍卫我大汉疆土,护我大汉百姓?”

  那人是有苦难言,自己想要还手来着,可是还不等到自己还手,自己就被踢倒了,但是自己能这么说么?这么说岂不是很没面子,果断不能这么说。

  然后,朝堂中的官吏看上去,就真当作是此人连还手都不敢,当真是胆小如鼠。但是,那第个站出来的人此时却是满脸的绛红之色,这人表现如此,岂不是更是说明叶墨说的话是正确的?

  “叶太尉你也太目无圣上了,竟然敢在朝堂之上行凶。”先前那文官这个时候站出来对着叶墨大声喝道。

  叶墨听,顿时乐了,对着地上的那个无胆武将又是脚直接直接踹到其胸口:“这脚,乃是因为你目无上官,直呼本太尉大名。”

  然后,叶墨转过头来,对着那文官道:“多谢这位同仁提醒,否则本官还忘了此人有不尊上官的罪名。”

  那文官心中暗骂:我叫你是想说你目无圣上,不是提醒你再踢那人脚的呀。但是,那文官还是佯装镇静道:“下官提醒之后,太尉大人居然还敢如此,难道太尉大人视圣上于无物吗?”

  叶墨见到这名文官拿捏着这事不放,便对着刘协道:“陛下明鉴,臣只是见此人实在是出言无状,故而有此举动,实在是没有无视陛下的状况。”

  刘协之前哪里见过这场面,见叶墨打那人正看的高兴呢。此时刘协便装作成熟的大人模样道:“太尉片忠心,朕心中自知。此人不仅目无上官,而且朝中将领,太尉打他顿,乃是轻的。来人啊,拉出去乱棍打死。”刘协不仅理解叶墨,还顺便加了把火,直接下令将那人拉出去打死。

  朝中震惊了,叶墨当着刘协的面打了人,然后那人被刘协拉出去打死了。就算叶墨是当朝太尉,而且那人的确是不学无数,胆小如鼠,但是起码要先关押段时间,然后再问斩啊。

  那文官现在看着叶墨有点颤颤巍巍的感觉了,万要是叶墨在打自己个巴掌,自己是不是要出去陪那名武将呢?

  看到叶墨看向自己,那名文官顿时跪倒在地,道:“太尉先前所议,臣细思之后,认为是极有道理。臣复议太尉之言,建教堂,势在必行。”

  第四三章:宫中密议

  ?那名文官对刘协说的话可谓是非常之聪明,他只说见教堂势在必行,但是对于科举取士却是只字未提。在那文官的设想中,即便是让那些庶人平民都读书,那也比不过士族子弟。何况,自己并没说要科举取士。

  但是叶墨将那文官松口却是松了口气,有了这文官的番话,那见教堂的阻力便会小很多。尽管他们在洛阳城也是见了个教堂,但这毕竟是靠着叶墨和叶缺两名三公的压力下那些个世家大族才勉强答应的。

  只要能够在各地建设教堂,那叶墨计划中的“开民智”便可以得到实施了。正所谓“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这个时代,世家大族垄断了当世的文化,使得平民不知书,但凡什么事,都是听那些个世家之人的。

  现如今,教堂的印刷科技早已经研究完毕,只要有书本,那边可以打破世家对于文化的垄断。平民有了知识,那便能够建立自己的世界观,再也不会对世家之人言听计从。

  最最关键的点,朝廷同意建立教堂,那怎么着朝廷总要表示番吧。若是全国各地的教堂都是让叶家出钱建造的话,便是叶家再能积累财富,也会被掏空的。何况,那些资源都要用在系统上面,而且还有很大的缺额。

  “若是无事,那便退朝。叶太尉,随朕前往御花园中。”刘协看着朝堂中的情形,便开口道。同时,因为疑惑于叶墨之前所说的科举取士,便想具体问问他的想法到底如何。

  “恭送陛下。”百官俯首,恭送着刘协的离开。

  等到刘协离开之后,朝堂中的大臣则是纷纷结伴离去,但是叶墨和叶缺二人身边却少有人敢上前来。

  “方才多谢太尉大人替下官出头。”皇甫嵩和朱儁这个时候却走上前来,向叶墨道谢。

  叶墨此时乃是两位老将军爱子的老师,但是也不敢受这大礼呀。“老将军,先前墨便说过,直呼墨表字便可,这如何又称呼官职了?”

  两位老将相视之后,哈哈大笑,道:“归啊,你可不知道,方才看你掌抂那人,端的是过瘾啊。”

  “方才那人,便是辱没墨,那又有何事?只是那人千不该万不该辱没两位老将军,两位老将军为国为民,尽心尽力,戎马生,岂是那种无胆鼠辈可以侮辱的?”叶墨听两位老将军说道看他打人看的过瘾,顿时便小小的奉承了两位老将军把,直把两位老将军说的心情大快。

  “归还要去面见圣上,我二人就不多耽误归的时间了。”说着,两位老将军便乐呵呵的离开了。

  叶墨对于两位老将军的奉承,倒也没有说假话。历史上,这二位的确是为了大汉朝奉献了生,知道最后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就凭这个,叶墨也要对这两位老将军尊敬有加。

  “太尉大人,请随我来。”那两位老将军走了之后,站在叶墨旁的小太监对着叶墨说道。

  叶墨跟着这名小太监到了御花园中,找到刘协。却是发现刘协这附近都没有人伺候着。“臣参见陛下。”

  “太尉无需多礼,过来吧。”说着,刘协冲那名小太监摆摆手,示意那名小太监离开。

  叶墨走到刘协的身边,刘协继续说道:“先前太尉所言考试求才,不知该是个如何考试法?”

  叶墨看着脸大人模样的刘协,只是暗叹这个时代的残酷。“陛下,所谓考试求才,乃是让些大家出题,让那些读书人在朝廷规定的地方用规定的时间回答出来后,将这些答案收上来,通过比较,得出最优秀的答卷和找到最优秀的学子。因为考试分科,亦称之为科举取士。”

  刘协尽管人小,但是听得却是分外的认真。“那这科举取士可有什么妙处?”

  叶墨听刘协这么问,在脑海中组织了下语言,然后反问道:“陛下认为,察举取士会不会让那些被举荐之人对举荐之人感恩戴德?”

  “礼尚往来,人之常情。”刘协听叶墨这么问,苦笑声道。

  “然则科举取士不同,所谓科举,则是要通过乡试县试会试殿试,最终才由陛下钦点出前三甲。那些最终被朝廷录用之人,必定会感于陛下的钦点,对陛下感恩戴德。”叶墨所说,那时科举制度的有点,当然,最后科举制度同样有很多的缺点,但是此时这个制度却是十分优异的。

  听了叶墨的这番话,刘协顿时脸色显得不正常了,呼吸急促,心跳加快。刘协当皇帝也有近两年了,可是对于朝中官员拉帮结派之事却是苦无对策。董太后倒是向刘协支了个招,那便是从董家挑些人出来为官。刘协以为董太后心为自己着想,可不曾料到,这些人竟然帮着董太后在比自己做些决策。

  而叶墨的这个提议,说白了就是找个理由让刘协任命自己的亲信。首先,叶墨提出建设教堂,使得有教无类得以实施。然后,科举取士,便可让大批的没有任何背景的人冒出水面,然后刘协自己便可以钦点这些热入朝为官,这些人还不会对刘协感恩戴德吗?

  想到这里,刘协只觉得自己的春天来了。果然,叶家是心为了自己的呀,忠心可嘉,忠心可嘉呀!

  回过神来,刘协看着叶墨那时两眼火热。“太尉大人,不知这科举取士何时能够施行?”

  叶墨这个时候沉默了,想要施行科举取士,难度不是星半先前那名文官便是受到死亡威胁都没有答应施行科举制度,只是同意建设教堂。世家之人,为了家族的利益,任何东西都可以抛开,包括自己的性命。若是将这些世家逼急了,怕是天下真的要大乱了。

  “陛下,此事短时间怕是无法实施。”世家给的压力太大,叶墨也没有办法。除非系统将十八个文明全都建设出来,然后三十六万精兵全都召唤出来,叶墨或许敢直接强制推行科举制度。

  刘协听了叶墨的话,神色黯然。果然,世家是压在自己身上的座大山。

  “虽然阿短时间无法推行科举取士制度,但是也不是完全不能从庶族平民中挑选贤才。”叶墨想了会儿,接着说道。

  “什么办法?”刘协听到叶墨说有办法,顿时整个人都精神了。

  “在洛阳建立总教堂,凡是地方上的优秀学子或是在个方面有出人之处的便推荐到总教堂学习。如此,陛下便可随时到总教堂挑选人才。”这个方法,或许可以用于时,但是却很容易被他人利用。但是,自己有系统的帮助,只要查清每个人的家底,想必也不会出太大的纰漏。

  “好,好,好。”连三个“好”字,刘协此刻是激动万分,柳暗花明又村啊。“如此大善,就按照太尉大人的方法去办。”

  “只是陛下,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若是想要强国富民,则必须”说着,叶墨便不说下去了。有些话,若是刘协不问,那叶墨便不能主动说。

  “必须做什么?”刘协此刻正开心,便接口问道。

  叶墨看着刘协,坚定的说道:“必须变法。商鞅变法,造就强大的秦国,为秦国统八方六合奠定了基础。李悝变法,魏国盛极时。吴起变法,楚国从蛮夷之国跃成为大国。古之强国,无不从变法始!”

  刘协听了叶墨的话,顿时沉默了。大汉四百年,世家大族已经根深蒂固,若是变法,这些世家给的压力太大。

  这些叶墨也很清楚,但是尽管如此,叶墨依旧坚定了要变法。五胡乱华,便是因为世家的斗争,使得汉族英雄豪杰尽死于内斗之中。到最后面对外族,汉人只能引颈就戮。

  “此事容朕再思虑番,太尉先下去吧。还有,今日之事,不要和第三个人提起。”刘协听完叶墨的话,此时显得很是疲惫。太震撼了,简直是将自己的认知整个颠覆了。

  “是,臣告退。”

  第四四章:割袍断义

  ?张飞在赶到幽州之后,却没有发现刘备的身影。在番打听之后,才得知刘备骗了单经的万幽州骑兵,去了并州去了。

  之后,张飞路朝着并州赶去。但是,在他前往并州的途中,却听到了关于刘备联系胡人夹击张绣大军的消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张飞如遭雷劈。

  在他的印象中,他的大哥乃是个心为了大汉的复兴而不断的奋斗的伟大斗士。但是,刘备先是与董卓起起兵打着“清君侧”的名义对抗朝廷;现在,更是直接与匈奴人起来攻击汉人的军队。刘备的形象,在他的心目中彻底的崩塌了。

  但是,张飞不愿意相信他的大哥会是这样的人,更何况,还有二哥跟在大哥的身边,看到大哥这么做,怎么会不去劝阻呢?张飞不愿意相信流言他要去找寻个真相。

  在草原之上,张飞孤身人,漫无目的的寻找着。饿了,便随意打点猎物,渴了,便随处找点水。就这样,张飞在草原上漫无目的的寻找了三个多月,终于,让他等到了他大哥的消息。

  传回消息的是几个幽州骑兵,当时他们正在被匈奴人追杀。刘备见到了,便将那些匈奴人杀退了,救下了这些幽州骑兵。

  那些幽州骑兵看到是张飞救的他们,却没有丝毫的喜悦△为幽州骑兵,他们知道,刘备共有三兄弟,而在之前只出现了两人。救他们的这个人,他们也是认识,此人便是刘备的三弟,名叫张飞。

  “你们怎么会被匈奴人追杀?”杀跑了那些匈奴人之后,张辉退回来看着眼前的这些人问道。

  那几个人冷冷的看着张飞,全不似再看名救命恩人,眼中冒出的是无尽的怒火。“要杀便杀,废什么话!我们要是眨了下眉头,便是蹲着撒尿的主。”

  张飞很不解,为什么这些人会对他这样。他们三兄弟在幽州也算是有名,如今碰到了幽州骑兵被匈奴人追杀,自己救了他们,他们就算不感激,那也不该有这种表现才对啊。

  但是张飞不知道,那些幽州骑兵因为跟随刘备到了草原之后,才发现自己被骗了。原本是自己的敌人,可是自己却将之当为战友,反而将战刀挥向了同为汉人的盟军。

  于是,这些幽州骑兵中便有人打算逃回大汉。但是,不知为何刘备与关羽知道了这些幽州骑兵的消息,竟然不惜对着自己人挥起屠刀。便是有人成功逃离了,刘备与关羽也多次去追杀这些幽州骑兵。便是有匈奴人同事来追杀这些逃离的人,刘备兄弟也要亲自动手。

  这些幽州骑兵在草原上游荡多日,今日不幸被匈奴人发现。在开始看到有人来帮助他们的时候,他们的确是极为兴奋。但是,看清此人是张飞之后,他们却恨不得自己之前被匈奴人杀死了。

  “某乃燕人张飞张翼德,你们难道不是幽州士卒不成?”张飞却是不知道这些人为何这么说,只当这些人是不认识自己。

  “呸!”那几人齐齐对着张飞唾了口,其中的那名统领级人物说道:“哼!只恨当初主公无眼,收留了你们三兄弟。杀了我们,十八年之后我们还是条好汉,待我们下辈子,必定苦练武艺,取你们三人狗头。”

  张飞能忍受别人骂自己,但唯独不能忍受别人骂自己的大哥。在他的心目中,他的大哥乃是顶天立地的英雄,就算之前他得到了很多关于大哥不好的消息,但是在没有见到刘备之前,张飞就是不能相信刘备真的投靠了匈奴人。

  “你们便是骂俺张飞便算了,但俺大哥乃是汉室宗亲,岂会以身事贼?俺张飞今日如何能容你们几个辱没俺大哥。”说着,张飞的丈八蛇矛直接便朝着那名统领捅去。

  但是那名统领只是冷冷的看着张飞,躲也不躲。那统领自己也是知道,在草原上的这些日子,早就将他们体内的能量掏空了。否则的话,岂能任那些个匈奴人来追杀自己。幽州骑兵,有其固有的骄傲,那便是面对胡人决不后退。

  张飞带着无尽杀气的矛直接捅进了那统领的体内,可是那名统领却是眉头也不皱下,只是冷冷的看着张飞,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看到如此,张飞顿时明白这名统领先前的话怕是真的,手中的蛇矛也不由自主的松了松。其余的人看到张飞如此,但是因为每个人都是饿了多日,哪有提起兵器反抗的能力。

  所有的人,都围着张飞,不停的咒骂着刘备三兄弟。这些人,便是没有还手之力,也要让敌人发狂难受。更何况,此时在他们的心目中,对刘备三兄弟的憎恶绝对超过了对匈奴人的憎恶。

  那张飞听到这些人不听的咒骂着自己三兄弟,也不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