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镇守的粮谷被叶家人带人偷袭,小人抵抗武力,无奈之下,便带伤逃了出来。本想回去报信,但是终是体力不支,倒在了前往报信的路上。后来,承蒙洛家家主搭救,这才捡回了条性命。”

  刘备此生最为遗憾便是但年虎牢关之战失利,而失利的转折点便是那粮谷失守,导致联军瓦解。此时听了朱灵这么说,刘备还以为这是真相,视朱灵与自己样,同为那战的受害者。

  “原来是朱将军,朱将军有所不知,当年我那三弟,因为没有得到粮谷失守的消息,带人前去运粮。可惜,遭到对方的埋伏,最终惨死啊。”刘备这个时候,又发挥自己的眼泪攻势,说着说着,眼泪便是直往下流。

  若是不明白真相的人,怕会死真要被刘备所欺骗了。但是,这些匈奴人先前见过刘备的三弟张飞,此时听刘备说张飞早就死了,顿时个个脸色诡异的很。

  但是,朱灵却仿佛不知道先前所发生的事般,顿时便跪了下来,对着刘备说道:“刘大人,原来是小人害了三爷,是小人害了三爷。小人该死啊!”说着,朱灵的眼泪也是夺眶而出,脑袋更是不停的磕在地上。

  “不怪将军,不怪将军。这都是命啊,是我那三弟的命不好啊。”刘备连忙去托朱灵,还个劲地说不怪朱灵。到了现在,刘备还不忘到处去收买人心。

  只是,刘备说这些话的时候,却全部都被躲在地下的张飞听了去。原来,在刘备的心中,他早就死了。哪怕今日又见到了自己,可是刘备依旧说张飞已经死了。

  张飞此时心中,那是无比的痛。便是张飞之前受过再重的伤,张飞也不曾流过滴眼泪。可是今天,张飞流过的眼泪太多,太多

  大哥,这是俺最后次叫你大哥。从今以后,天下间便不再有张飞这个人了,有的,只是个名叫影二的孤魂。

  十二今晚有事,所以第二章提前送上。

  第四七章:叶失踪

  ?叶真带着五千骑射手到达了并州之后,会合了留在并州驻守的张辽。然后,叶真在与张辽番接触之后,便和张辽沟通好,让张辽替他隐瞒自己的行踪。

  叶真在被召唤了出来之后,便直想要带着支骑射手军队纵横草原,如今,终于有了机会,叶真又怎么会放掉了?

  张辽也是无奈,叶真武艺比自己强就算了,偏偏如今还有支丝毫不逊色于并州狼骑的骑兵队伍。并州狼骑在今年的大战之中,损失继位惨重。张辽镇守并州,可不管是防备那些被汉人军队狠揍了番的胡人,更为重要的任务便是招募训练并州狼骑。

  张辽如今招募任务算是完成的差不多了,但是训练,那可不是时半会就能做到的事,那可是要真刀真枪的干才行的。就在张辽训练并州狼骑的时候,叶真带着五千骑射手来了,于是,张辽自认为来了个很好的陪练。

  但是,生活中总是充满了出其不意和意想不到。要是叶真这五千部下真的只是骑射手那就算了,偏偏这些骑射手都已经是精锐了。

  什么叫做精锐?凡是士卒,按实力都是有等级划分的。普通士卒,乃是征来的壮丁,稍加训练便是普通士卒。在这些普通士卒当中,若是有些武艺,作战勇猛的,则可以称为精锐。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这些骑射手,除了当初华夏文明召唤的那百名骑射手外,其余的竟是精锐。这就意味着,这支军队便是直精锐部队。所谓精锐部队,像是大戟士,先登营这种便是。

  于是,打着练兵联络感情旗号的张辽被叶真的这五千骑射手那是顿狠削,连那些老兵都被打得没脾气了。这下,张辽可是不敢再比了,要是继续比的话,那就算自己的并州狼骑练成了,那以后碰到叶真的这支队伍就得乖乖让路了。

  于是,张辽只能耻辱的答应替叶真隐瞒他带着大军驰骋草原的消息。只是,张辽没有想到的是,这写狼骑中间的新兵比例太大,就算是不比了,这些人以后见到叶真的这支骑射手队伍心中便会先怯上几分。

  叶真带着这五千多骑射手驰骋在草原上,那就简直是龙回大海虎啸山林,直杀得鲜卑人是直接退到了里大汉疆土两百余里的地方。

  不退也没办法,这些鲜卑人起初见到叶真的大军只五千余人,便以为这是支好捏的软柿子。可是,几番交战之后,这些鲜卑人算是明白了,这哪里是软柿子,简直就是铁核桃啊。论骑术,这些骑射手要胜上筹;论射术,骑射手依旧胜上筹;论马匹,这些鲜卑的战马只能够在后面吃灰。这让这些鲜卑人怎么打?

  但是,这些鲜卑人不打不意味叶真就会就此罢手啊。本来,叶真以为这些胡人和汉人能够相持这么久,怎么着也要有点本事吧。可是,几场大战打下来,自己的这些骑射手才死了五百余人,其中还有两百多是不死的。反倒是那些个鲜卑人,每次都是死伤惨重。

  这么下来,叶真心中的信心那是倍儿足啊。鲜卑人不来找他了,他反倒是各种去找鲜卑人的麻烦。要知道,元朝时期的蒙古骑兵那可是脚踏亚欧大陆,遍数天下雄兵,那可是未逢对手。

  鲜卑人在这支骑射手军队的袭扰之下,不堪折磨。而且,就算是不断的迁移自己居住的位置,但是这些骑射手就像是拥有万里追踪技能的哮天犬般,总能够迅速的找到他们的位置,然后快速进行打击。

  无奈之下,这些鲜卑人只能退出这片活动那个范围,是在是受不了了啊。派大军前去围困叶真的这支队伍,可是每每都能被他们逃走,然后,接下来便是无穷无尽的打击报复。

  叶真在靠着并州的这片地区找不到胡人之后,便带着大军朝着河套平原进发了。

  河套平原原本是匈奴人和鲜卑人共同的活动地域,但是,在刘豹当上匈奴人的单于之后,匈奴人的实力不断的增强,鲜卑人敌不过,只能够退出这片地区。

  等到叶真到了河套平原之后,他终于是明白了鲜卑人敌不过匈奴人的原因了。虽然都是胡人,但是鲜卑人作战只管朝前冲锋,几无战术可言。但是匈奴人不同,匈奴人的战术素养虽然不如大汉的军队,但是却高过鲜卑人太多。

  刘豹从小就学习大汉的文化,因此,当他成为了匈奴的单于之后,大肆的推广汉文化。同时,刘豹还从中原地区抓了大量的汉人到匈奴人的驻地,让这些汉人教会他们汉朝先进的生产技术。

  而且,刘豹还抓住了刘备投靠的机会。利用刘备带来的三千幽州骑兵,让这些人训练匈奴人的军队。

  尽管幽州骑兵和胡人都是有着深仇大恨的,但是,总会有贪生怕死的人。这些人投靠匈奴人,帮助匈奴人训练骑兵。要知道,幽州骑兵可是大汉有数的骑兵强军。有这些人的训练,那匈奴骑兵的战斗力不飙升才怪。

  不仅如此,更是因为刘备和关羽的投靠,让刘豹抓住机会,让关羽教出不少武艺高强的将领。再加上期间张飞在刘备的驻地闹过次,使得刘备和关羽更加死心塌地的跟着匈奴人了。

  叶真在河套平原和匈奴人干了几场之后,发现自己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无奈之下,叶真只能带着剩余的三千多骑射手逃进了落叶谷中。

  此时的落叶谷,不仅是个粮食资源和石材资源的采集地,更是个易守难攻的堡垒。在谷口的位置,立着个庞大的城堡。凡是要进入落叶谷的人,除了从城堡中通过,别无他法。

  在城堡外围,分布着数不清的明哨暗哨,随时可见条条猎狼从树林间闪过。进入落叶谷之后,里面分布着六座箭塔,保护着城镇中心每个角落的安全。里面劳作的人,除了召唤出来的那些农民,还有就是叶带来的那些人。看起来,他们在这里生活的很是满足。

  叶真到了之后,首先便是去找叶福,看能不能建设出个高丽文明的靶场。

  此时的叶福,正在城镇中心忙的团团转。而在他的旁边,则是有几个召唤出来的被选出的农民跟着他学习,同时也处理些比较简单的事情。

  “村长。”走到叶福的面前,叶真笑着问候道。

  “去去,别拦着我的路。”叶福没有抬头,右手挥挥说道。但是看到挡路的人没有挪开的样子,不由得开始骂了起来:“没长眼睛呢?没看到”骂到这,叶福抬头看,顿时脸色喜,道:“叶真,居然是你回来了!”

  “村长,我这下找你有大事。”叶真也是高兴,但是在他的心中,出去打仗才是最开心的事情,也就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什么事?”叶福不解,什么事要找到这里来?难道是少爷出事了?

  叶真左右看看,不好意思的说道:“村长,能不能建设个高丽文明的靶场?”

  “这个简单。”叶福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来只是在这里建设个高丽文明的靶场而已。

  “村长,这山找遍了,没有发现叶的踪影。”这个时候,叶柯冲了进来。原来,几个月前,叶和那十八名轻骑兵突然不见了。叶柯让柯鲁和戴尔将这阴山都找遍了,却是依旧没有发现叶的身影。

  听到也可这么说,叶福脸色变得凝重起来,道:“看来现在必须要通知少爷,叶和那十八名轻骑兵不见了的消息了。”

  这么晚才上传章节,实在是今天有事,十二致歉。稍后第二章会送上。

  第四八章:危机重重

  ?十二月半,又是年年关将近,洛阳城中没有去年那样大军逼近的压力,整个城中显得是热闹非凡,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此时的叶府,却是没有什么欢笑。叶墨此时,手中拿着的数个消息其中之就是叶福给他的关于叶失踪的消息。不仅是这个消息,便是其他的消息,也都是没有什么好事。

  这些消息,其中便包括以朱灵为首的洛家商会驻匈奴全体成员被软禁的消息;包括汉中出现变乱,马超逃到汉中,会和张鲁起,推翻了刘璋的统治;包括长沙乌程侯孙坚得到江东张家陆家等大家的支持,开始对山越用兵

  总之,不好的消息个接个,但是最为让叶墨担心的,便是叶的失踪。叶自身的实力并没有达到天下的无敌的地步,何况,他现在身边只跟着十八名轻骑兵。

  “叶喜,将叶身边的那十八名轻骑兵加入不死士卒的名额中去。”想要得到关于叶的消息的办法,那就只有将这些轻骑兵设置为不死士卒。这样,只要叶他们没有遇到灭顶之灾,只要有人死亡了,自己便能第时间得到叶的消息。

  当然,叶是没办法成为不死士卒,因为他不是召唤出来的,而是赠送的。不光是赠送的士卒不能成为不死士卒,那些英雄也是不能成为不死士卒,很简单,他们不是士卒。

  “主公,要不要派人去找找叶将军。”这个时候,站在旁的史阿开口说话了。

  王越与史阿是跟随叶墨时间最久的非召唤的人,再加上有僧侣催眠了次,所以,对着这两个人,叶墨说话倒是百无禁忌。

  叶墨听到史阿这么说,抬起头看了看史阿,眼中神色阵激动,但是很快,叶墨的眼神便平静了下去。“没用的,叶此时必定是有难言之隐,否则必会和我联系的。叶此时若是没事,想必也是在想办法与我联系。”

  听叶墨这么说,整个书房里面的人顿时又是阵沉默。

  “主公,刚刚的到消息,董太后找了许多朝中不太被重视的官员和些因为主公而利益受到影响的官员到秘密议事。”就在这个时候,王越走了进来,对着叶墨说道。

  叶墨神色震,书房中的其他人也会是轻声的议论开来。董太后这个时候召集百官秘密议事,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遭打头风。这就是现在情况的最为真实的写照,外患不断,内忧又现,而自己这边人员却是因为各种原因而不齐整。

  “不用担心,我们在朝中还有不少的支持者,便是董太后想要通过那些个不被重视的官员来逼宫,那我们也不用担心。同时,这个时候我们还能够知道到底是哪些人与我们为敌。”这个时候,叶墨倒是不担心董太后会给自己多大的威胁。

  不说别的,自己乃是朱儁儿子朱晧和皇甫嵩儿子皇甫坚寿的老师,所以说,这两位老将军系的人肯定会支持自己的。而且,曹操乃是自己举荐的青州牧,如今曹操已经平定了青州,只要曹操对自己心怀感激,那朝中便无人能撼动自己。

  众人听到叶墨这么自信,顿时所有的人都是松了口气。叶墨被军中之人称为“叶半仙”,那可是打仗的时候出谋划策算无遗策得来的称号,现在叶墨这么自信,那自己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就在叶墨暂时的稳定了下众人的情绪的时候,又是人冲了进来,但是看到书房中屋子的人,却是闭口不言。

  “什么事说吧,这里没有外人。”叶墨看着冲进来的那人,乃是洛家商会的会长洛知秋。

  洛知秋本来是见到王越和史阿在此,故而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叶墨既然开口了,那洛知秋自然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少爷,方才宫中有人邀请皇甫将军与朱将军在庆丰包子赴宴。期间,属下听到那名宫中的人让两位老将军早朝的时候上言奏请圣上让董承当司空,以制衡少爷与叶缺。”

  “那两位老将军是则呢答复的?”叶墨看到洛知秋这么急的跑过来,顿时便开口问道。

  叶墨这么问,尽管叶墨是不太担心,但是其他人却是异常的紧张。若是这两位老将军真的答应了那宫中之人的请求,怕是叶家真的有难临头。

  “那两位老将军只推说要仔细考虑,没有答复那宫中来的人。”洛知秋听叶墨问,便答道。

  众人听了洛知秋的答案,顿时松了口气。看来,少爷所料果然不假,两位老将军必定会站在少爷这边。

  但是,还不等众人高兴,洛知秋便接着答道:“但是,属下担心两位老将军会答应那宫中之人的要求。那宫中出来的那人用两位老将军的儿子来威胁老将军,所以”

  听洛知秋居然这么说,叶墨顿时坐不住了,直接站了起来,对着王越道:“王越,快,赶快去两位老将军的府上看看,看看两位老将军家的公子回家了没有。”今天,本来两位老将军应该要来学习的,只是因为突然收到了这么多的消息,所以叶墨才让那两位先行离开了。

  王越听了叶墨的话,看到叶墨紧张的样子,便直接离开,打算亲自去两位老将军的府上看看。

  叶墨倒是不担心两位老将军真的会听从那宫中之人的话,而是担心两位老将军若是不从那人的话,那两位公子怕是会遭遇不测。

  时间就在众人紧张的等待的时候分秒的离去,每分钟,都让众人的心中多出份担心。每个人都暗自的在祈祷者,希望待会儿王越能够带回个好的消息。

  终于,在个半个多时辰之后,王越回来了,但是脸上却写了三个字:坏消息。

  众人看到王越的样子,心中“咯噔”下。果然,王越接下来的开口证明了众人心中的猜测。

  “那两位公子在离开叶府之后,回家的路上遭到不知名姓的人的攻击,他们的护卫全部遇难,两位公子失踪。”王越声音很低,但是听在每个人的耳中都如同是五雷轰顶般。

  “那就拜托王先生让门人道洛阳城的各个角落去搜寻番,此时,想必那些人没有出洛阳城。”听到这个消息,叶墨除了叹息了声之外,倒是没有其他人那样那么悲观。

  “主公,还有个消息。据青州传回来的消息,曹操在青州收的几位谋士纷纷劝说曹操自立。”这个时候,王越的声音更低了。

  这个时候,连叶墨都忍不住惊出头的冷汗≡己放出了曹操,难道曹操真的会和历史上样,自立反汉么?

  十二再说个事,十二这接到通知,明天要停天的电。至于明天会不会更新章节,十二只能看明天到底停电到什么时候。十二向大家致歉,请各位读者大大原谅。

  第四九章:出使江东

  ?个个的坏消息接踵而至,屋内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下来。形势异常的严峻,便是刘协就算还是如既往的支持着叶家,叶家怕是也难以渡过这个难关。

  “主公在里面吗?”这个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戏志才的声音。

  “少爷就在里面议事,少爷曾经吩咐过,若是先生有事的话可以直接进去。”个守在门外的系统召唤出来的士卒守在门口,对着戏志才回答道。

  在最初的时候,叶墨在叶府与其他人议事的时候是不会让人在外面守着的。但是,自从祝家二哥那件事发生之后,每次遇到有重要的事情要商议,叶墨都会让人专门在外面守着。不过是门口处,房顶上,屋后边,都有人守着。

  屋内的人听到两人的对话,叶墨便示意在门口的洛知秋将门打开,让戏志才直接进来。

  戏志才本来想要敲门,但是却突然看到门已经打开了,而开门的那人他还认识,是庆丰包子的老板。话说戏志才自从吃过次包子之后,便爱上了这种食物了,好吃还方便,是如今洛阳城中教堂师生的首选食品。

  戏志才在和洛知秋打了个招呼之后,便对着叶墨说道:“主公,属下在茶馆中听到很多与主公不利的消息。”

  “什么消息?”这个时候,叶墨倒是平静下来了。俗话说的好,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如今反正有了这么多的烦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