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臊。”

  吕绮玲的话说完,吕布便蹙起了眉头:自己的女儿真是被宠惯了,见了谁都是这般没大没小的。

  “叶乃是我的族弟,我总要看看我的弟媳长得什么样子吧。”叶墨倒是不介意吕绮玲的话,反倒是出口调笑道。要说起来,尽管吕绮玲年纪还不大,但是也已经开始发育了,长相也是没得说的。再加上常年练武的原因,体型保持的也是相当的完美。

  那吕绮玲听叶墨这么说,顿时小脸羞得通红,轻声道:“谁是你的弟媳呀。”说完,便跑出去了。只是如此来,还有谁看不出来吕绮玲是真的对叶倾心呢?

  “哈哈,果然还是叶先生有法子。不如等到叶回来之后,我们便挑个好日子将他们二人的事给办了?”吕布这是第次看到吕绮玲吃瘪,也是觉得好笑。再加上吕布也是却是喜欢叶,最初的时候便想收叶为义子,这个时候,看来叶当他的女婿也是不错的。

  “这事还是等叶回来之后再找日子吧。今天我来找吕将军,乃是有大事商议。”叶墨倒也没有拒绝吕布的和亲提议,毕竟,宁拆十座庙,不毁桩婚。可是现在也确实没有时间来讨论这种事情。

  只是叶墨不知道的是,吕绮玲尽管跑出去了,却还躲在外面,打算听听里面的人会说些什么。等听到吕布开口向叶墨说让两人挑日子的时候,吕绮玲顿时心跳加速,呼吸快要汀了。在听到叶墨没有拒绝吕布的提议,反而是说等叶回来就定日子之后,吕绮玲更是觉得此时已经置身于花海之中了,满满的都是甜蜜,也不管里面的人继续说些什么,直接便回去了。

  “不知道叶先生来是为何事?”吕布看到叶墨这个时候脸色严肃,也就知道真的室友大事发生了。毕竟两人也算是合作了很长的段时间,因此也知道叶墨说正事时的些习惯。

  “冀州韩馥,此时在集结兵马,看样子,是想要对朝廷用兵。”叶墨看了眼外面却是没有人,便走到书房口,将房门关上,还让叶三到门外看着。

  “韩馥?”听到叶墨说到这个名字,吕布明显也是觉得很是诧异。韩馥不过是名守成之徒,怎么敢对外用兵?后世之人常说刘表陶谦是守成之徒,其实,这二人只不过是年岁大了,不想再争了。真正的守成之徒乃是韩馥刘璋这类。当然,现在没有刘璋什么事了,已经被马超做掉了。

  “韩馥突然集结兵马,必定是受人挑唆,否则以韩馥的性格,必定不敢如此。”叶墨也是知道韩馥的性格,倒是将这件事的始末猜了个七七八八。

  吕布听了叶墨的解释,想了想,觉得确实如此。“那叶先生觉得是何人挑唆?”

  叶墨走到吕布摆在书房中的地图面前,看了圈之后,右手食指点,点在西凉处。“必定是此人!”叶墨斩钉截铁的说道。除了袁绍,现在就没有认敢对朝廷用兵,尽管都不听朝廷的命令,但是名义上还是朝廷归属,唯独袁绍,已经公开反叛了。

  “先生可有计策?”知道这条计时谁出的,那边简单许多。

  叶墨想了想之后,道:“此时还需将军配合。”

  “如何配合?”

  “让高顺将军带大军前往怀县,明面上我们将大军调往怀县,但是暗地里,却将大军调往函谷关。怀县只要高顺将军能够守住,等到解决了西凉袁绍的威胁,便可集中大军调过兵锋,消灭韩馥。”这条计策,说难不难,只有两点是比较困难的:第,此时气候恶劣,行军不便;第二,高顺能不能在怀县挡住韩馥的攻势。

  吕布看着地图,想了会儿拍手赞道:“妙计妙计,如此来,既可以给袁绍迎头痛击,也能威慑韩馥不敢行动,石二鸟,果然是妙计。”

  尽管吕布这么称赞叶墨的计策,但是叶墨还是觉得心神不宁,好像,还有个地方被遗漏了。

  第六二章:秦岭设伏

  ?叶墨心中总是觉得有些地方没有想到,但是却怎么都没有想到到底哪里被忽略了。尽管有些心中隐隐不安,但是叶墨却没有说出来,毕竟,这只是自己的感觉而已,而且如果不这么做的话,那面对韩馥和袁绍的夹击叶墨就得尝试第二次去穿越了。

  于是,切就按照叶墨之前和吕布的商议去办。由吕布高调带着高顺的陷阵营和并州军团除骑兵之外的所有人,张绣的西凉军团以及两支西园军共计四万余人,朝着怀县挺近,目标直指冀州的韩馥。

  不仅如此,汉报更是配合吕布的行动大肆宣扬,在朝廷控制的范围造足了舆论。平民百姓开口便是“韩馥不臣,企图谋反”,闭口就是“吕布威武,我军必胜”。

  韩馥也是看到了汉报上的文章,顿时是又气又惧。气的是汉报上将他写的是文不值,说他是大汉的大蛀虫人民的罪人之也没有说什么脏话,但是却让韩馥本来就不多的声望降到了谷底,就连冀州都开始有百姓认为韩馥真罪不可赦,韩馥在冀州的统治力顿时降到了冰再加上些不服韩馥的大地主的推波助澜,更是使韩馥名声扫地。

  至于惧的,自然是吕布驻扎在怀县的四万大军了。尽管韩馥因为早有准备,集结了十万大军,但是,韩馥仍然心中没有低。当初董卓联军的时候,有二十万大军号称三十万大军,多么威风,可是被吕布带着六万余人打的是落花流水后虎牢关决战,董卓的兵力尽管是朝廷军的倍,却仍是大败。

  如今,朝廷明显就是打着要灭了冀州韩馥的旗号,四万大军齐出动,怎么看韩馥都是讨不了好,尽管韩馥大军士卒更多。

  但凡知兵的人都明白,战场之上,尤其是大的战场,名老兵抵得过十名新兵。朝廷军在大战之后并未大肆补充兵力,使得军中少有新兵。但是韩馥的冀州军不同,这十万冀州军中起码有六万是新兵,其中还有不少就是在韩馥下达征兵的命令之后才临时抓来的。

  这样的十万人,怎么去和朝廷的百战精锐打?韩馥也只能拖时间,等袁绍出兵之后,朝廷军自然会调走部分兵力。

  只是,韩馥不知道的是,怀县之中,此时仅有不足五千余人。高顺的陷阵营首次数量达到了近两千人,加上叶墨调给高顺的千长枪兵,以及吕布留下来的两千弓箭手。这便是怀县的全部兵力了。

  只是吕布的大军到了怀县之后,便颁布了项禁令:自大军驻扎之日起,怀县便实行城禁,许进不许出。只是,这也没有引起韩馥的注意。毕竟,这个时代战时为了防住情报被泄露,般进驻了大军的城池都会施行这项禁令。

  可是,就是因为这项禁令,使得韩馥直认为怀县中驻扎了四万大军,尤其是吕布每天都会到城墙上去转悠,使得韩馥更加认为怀县中藏了四万大军。

  此时此刻,函谷关那是人声鼎沸,人山人海,人头攒动之,现在函谷关的人很多,至于原因,大家都应该猜出来了。没错,此时函谷关的守军达到了四万人之众。当初袁绍不过是派了数千人驻守函谷关,便杀得北军五校两万余人全军覆没,之后也是让两位老将军的万余人难建寸功。

  此时函谷关中更是有四万余守军,袁绍军却只当函谷关还是麴义统领的那些人。如此,袁绍必定会遭场大败。

  “叶华将军,你来时主公可有和吩咐?”在函谷关的军事厅中,麴义看着带领大军过来的叶华,问道。

  “少爷曾言,让我们在函谷关的西面设下埋伏,等待袁绍大军的到来。其他的,便未曾多言。”叶华知道麴义是函谷关的守将,对函谷关附近的地形地势都了解,便将叶墨的先前所言都说了出来。

  麴义听了叶华的话,走到地图面前,仔细的端详了片刻,道:“若要设伏,只能藏兵与秦岭之中。只是,尽管先前我与主公曾从秦岭偷袭函谷关,但是我却不擅长在秦岭中行军设伏。”

  麴义这倒是大实话,先登营,去偷袭的事都只是跟着叶墨干过回,至于设伏,那也是将弩手藏于巨盾之后,要让先登营去山林之中设伏,这事麴义还真不擅长。

  不过,麴义不擅长,不代表没人擅长啊。叶华作为名系统召唤的英雄,最为擅长的便是统领群乌合之众利用地利优势大败不是那么乌合之众且人数更多的军队。此时,叶华可以统领的乃是群精锐,设伏之下,大败群人数众多的敌军,貌似也没什么问题。

  “此事尽管交给我便可,只是兵马还需麴义将军调派。”叶华这个时候脸上带这微笑,对着麴义说道,直让麴义看的是后背发凉。没办法,谁叫叶华长得那么清秀呢。

  “叶华将军可以放心,只要叶华将军需要,尽可以调去。”麴义看着叶华,大方的说道。反正都来了四万人了,去埋伏就算去了万人,那守卫函谷关的人也够了,麴义又怎么会不大方呢?

  叶华这个时候又笑了,让麴义浑身更是冷汗直冒。“既然麴义将军说了,那我便不客气了。千掷矛战士千长枪兵足矣。”

  麴义这个时候愣住了,自己手中总共才千掷矛战士,就这么被叶华要走了,叶华还真敢开口。但是,毕竟是麴义先前有言在先,只能是咬牙将叶华要的两千人都交给他。

  叶华要的两千人也是非常聪明,两千人皆是系统召唤出来的人。这样的话,便有个好处:令行禁止。哪怕有些其他的士卒战斗力要强过他们,但是论纪律性,他们这些士卒若是说第二,那天下便没有敢说纪律性第的军队了。

  埋伏战,纪律性最为重要,战斗力倒是其次。若是因为有人不守纪律导致埋伏的军队被发现了,那导致要埋伏的目标退走都还是小时,最怕的是因为埋伏的军队遭到敌人的反埋伏而惨遭覆灭。

  两千士卒皆将白色的衣服套在外面,如秦岭之中,加上山上的积雪还未完全融化,这两千人便立刻不见了踪影。若不是自己查俺的话,真不知还有两千人进入了秦岭之中。

  函谷关与潼关之间,乃是条长140里的狭小通道。袁绍也只有在确定韩馥能够吸引朝廷大军的情况下出兵的,而且,法正乃是带回的消息是二月二十号两军同时出动,可是袁绍却耍了个心眼,在二十五号才出兵。

  只是袁绍选择这个时候,却是正好让叶华在秦岭设伏完成了。要不然,大军二十号出动的时候没准就能发现在秦岭上找地方设伏的叶华了。而且,袁绍没有想到的是,韩馥被朝廷军吓到了,不仅没有出兵,反而在等袁绍这边的消息呢。

  只是此时洛阳城中,叶墨却是将自己关在书房之中。心中那股不安越来越近了,但是叶墨就是说不出是为什么。也正是因为叶墨心中的那股不安,此时典韦还在城西大营操练着五百双手剑士,随时准备出发去救急地方。

  第六三章:段煨败退

  ?从潼关前往函谷关,小道难行,所以袁绍也没有将所有的人都次投入到战场当中。

  依据李儒的计策,想要夺下函谷关,则必须将朝廷军从函谷关中引出来。但是想要将朝廷军从函谷关中引出来,则必须让大军佯败。李儒的计策也很简单,就是让胡轸埋伏下路人,再让段煨前往函谷关诱敌诈败。

  段煨诈败,若是碰上贪功的守将,必然会被引出来。到时候,函谷关被引出来的朝廷军若是数量少,那就让段煨回身打场,知道函谷关中大部守军出来为止。若是数量多,则让段煨带着朝廷军跑路,再让胡轸带人趁势夺下函谷关。

  很简单的计策,但是往往简单的计策都是有用的计策。尽管这条计策可能要损失不少的士卒,但是相比于函谷关,李儒认为这点损失还是值得的。再例如的预想中,损失两万以下的士卒都是可以接受的。

  段煨带着六千士卒朝着函谷关进发,而胡轸则是带着两万名士卒路尾随,找地方藏起来。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两支部队都是在叶华的眼皮子地下行动。

  本来,叶华带人过来是来伏击的,碰到前面那段煨的六千人可能也就出手了。但是,偏偏后面还有胡轸的两万人。因为胡轸想要找个离函谷关近点的地方设伏,所以就没有离段煨太远。

  胡轸这两万人差点没将叶华吓死,都打算动手了,然后出来这么多人。要不是自己带着的都是系统召唤的人,叶华当真是以为自己带来的人出叛徒了。要不然敌军怎么会分两批走呢?

  只是叶华很不解的是,为什么敌军会这样行动?六千人和两万六千人有区别么?反正都铺不开大军。难道真的是打算死磕了不成?那也不怕,函谷关的人比这点人多多了。

  既然没法行动,叶华也就只好继续埋伏着,希望能够运气好后面再来点人。只是此时,袁绍却是端坐在潼关的关楼之上,等待着段煨胡轸的好消息呢。

  法正这个时候尽管回来了,却是不受袁绍的待见,尽管法正圆满的完成任务,但是袁绍却只是口头夸奖了几句,连个像样的奖励都没有。只是法正此时还处于对袁绍的狂热的崇拜之中,倒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毕竟,法正这个时候还是太嫩了。

  至于说卫仲道,在劝说袁术出兵之后就没回来了。卫仲道心中只想着要报仇,而此次袁绍如果未能如愿,那卫仲道回去也就没有意义了,只能再去找个人。而如果袁绍此行灭了叶家全家,那卫仲道就更没有回去的意义了。

  在最初的时候,卫仲道只是想击败叶家,为卫家争夺点生存的空间。但是,叶墨却灭了卫家满门,使得卫仲道变得极度偏激。

  叶墨若是知道卫仲道是被他刺激的,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感想。但是,叶墨想必是不会后悔,毕竟,叶家当初在草原上死去的那些人,是因为卫家而起的,不杀卫家的人,怎么能让那些死去的人安息?

  段煨带着六千人到了函谷关关口的时候,麴义被下了大跳,还以为叶华的大军已经全军覆没了,急忙到关墙之上去查看。

  到了关墙之上,麴义顿时心中拔凉拔凉的,这关墙之下仅有六千人,却是耀武扬威的,若不是打了个胜仗,他们怎敢如此嚣张?而且,最初的时候关中仅有六千余人,这下叶华带走了两千人,必定是使得段煨认为关中守军不多才敢如此嚣张的。

  “给老子将弩车给推过来,对准关下那名将领,杀了他给死去的将士们报仇!”看着离着还有点远的段煨,麴义是大怒,弩箭射程没有这么远,那老子就用弩车杀了你给叶华将军报仇。

  段煨这个时候停在离函谷关还有千步之遥的距离上,此时还在想要怎么挑衅函谷关的守将那名守将才会带兵出来。正在段煨还在想的时候,却突然看到关墙之上有了点马蚤乱,于是段煨很是不解的看着那关墙,不知道关中的人在搞什么东西。

  “砰砰”两声传出来,段煨便看到关墙之上有两支巨弩朝着自己飞射而来。段煨大惊,不及多想,直接滚下马去。就在段煨滚到马下的时候,两支巨弩先后从他的后背擦过,将段煨吓得是亡魂大冒。

  段煨是躲过去了,但是段煨身后的那几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段煨身后,他的副将连同胯下的马匹都被钉在了地上,端的是惨烈无比。而另只巨弩,则是串了三名士卒,可是此时这三名士卒都是没死,只是个劲地惨叫,更是让段煨带来的这些人士气大降。

  而且,个很严重的问题,便是段煨带来的这些人中,有大半是曾经函谷关的守军,经历过哪个夜晚。此时这些人又见到这个场景,再想起那天晚上的场景,顿时个个脸色苍白,浑身直冒冷汗。

  段煨此时自己都在冒冷汗,毕竟刚才那两支巨弩是冲着他去的。段煨自己被吓到了,便没有及时下达正确的命令,导致此时大军士气大降。

  若是段煨能够及时下达命令,将那三名士卒杀了,那大军也不会如此士气大降,但是段煨此时哪能想到这么多,他就知道,自己刚才差点死了。站起来之后,段煨翻身又骑上自己的战马,靠近了函谷关点,大声喊道:“无胆之徒,指挥偷袭算是什么英雄,有胆的,便下来与我战!”只是段煨在叫喊的时候,确是不敢在处停留,而是骑着个马乱走动。

  麴义看到段煨竟然如此狡诈,车弩瞄他不准,只能气急败坏的将目标指向段煨带来的那六千大军。在麴义看来,也阿虎被灭,那六千大军也必定是参与其间了。

  误打误撞之下,麴义的命令让那六千大军大乱。只要弩车装箭完毕,便是箭朝着那六千大军中射去。那些经历过那个恐怖夜晚的士卒此时完全慌了,没有目标的乱跑,有朝函谷关跑的,有往后跑的,总之,这六千大军没救了。

  段煨看到此情形,顿时愣住了。就这么败了?而且还不是佯败,是真的败了。想到之前那些士卒在那天回去后的表现,段煨也便释怀了,是他自己忽略了些重要的事情。此时再怎么反思不对也已经晚了,无奈之下,段煨只能下令撤退。

  看到段煨的大军乱了,麴义便对着身后的夏牟说道:“夏将军,还请你带着你的部下,去将这些敌军全杀了,个不留!”

  夏牟不知道为何麴义会如此的生气,但是听麴义之前的话,好像是因为有人死在这支军队的手中,因此,夏牟也不劝说什么“杀俘不详”之类的话,直接便领命去了。

  夏牟出关之后,便带着大军路追杀。那段煨带来的六千大军早已经散了,如今段煨身边最多还能有个千人便了不起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