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扯身边战友的衣服。

  这战,确实惨烈。胡轸带了两万人来,可是在最后,投降的却只有万余人出头,其余的,尽皆战死。而朝廷军方面,先登营死伤超过七百人,长枪兵死伤四百余人,其余的士卒死伤也有三千余人。

  尽管损失惨重了点,但是毕竟是大大的打击了袁绍的实力。而守住函谷关之后,徐荣他们也没有撤退,只是让张绣带了五千人回去报告情况,其余的人却是在谋划着如何能打下潼关。

  洛阳城中,黄聪已经放了出来。叶墨之前收到消息,袁术动了。这个时候,叶墨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心神不宁了。

  叶墨想过刘表会有动作,想过陶谦会突然恢复年轻时的霸气,想过匈奴人会再次卷土重来,唯独没有想到袁术会动。袁术向来与袁绍不和,就是为了争夺袁家家主之位。

  袁术和袁绍都有异心,都想要称帝。但是,袁家的资源就只有那么多,唯有得到袁家全部的资源,他们才有可能会成功。而在叶墨的前世,两人各得袁家半资源,两在段时间里面也是东汉末年最大的两个诸侯。

  但是这世,皇权仍在,袁槐未死。在叶墨的劝说之下,袁槐也打算将袁家的家主之位交给袁遗,袁遗这个时候也是在洛阳城中为官。袁家的资源既然没有袁绍和袁术两位的事,那这两位会联合也就说的过去了。毕竟,两人都不是傻子,或者说袁绍不傻。

  袁术呢,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只要让他开心,他就可能会听从你的做任何事情。袁绍外宽内忌,优柔寡断;但是袁术不同,袁术可以将所有的士卒都交到纪灵手中,尽管纪灵不是很擅长统兵;也可以让杨弘为他出谋划策,尽管杨弘没什么大的本事。

  而之后,纪灵感于袁术,到后来统兵作战也是可以了,杨弘最有点私心,但是为袁术出谋划策出使奔走也是不遗余力。

  叶墨将黄聪从死牢中带出来,就是要让黄聪带人去迎战袁绍。此时,朝中几无统兵大将,此人既然能统领禁卫,那想必也能统兵作战。而朝中现在也是几无兵马,能动用的,除了典韦在训练的五百双手剑士之外,只能从禁军中抽调处千人而已。而袁术出动的大军,数量至少在三万。

  第六六章:黄聪出征

  ?袁术的动静其实很大,但是叶墨直认为袁术掀不起打的风浪,所以就没有将注意力放在袁术这里,因此袁术这里的情况倒是被他给忽略了。

  叶墨得到袁术大军集结的情报,还是多亏了洛知秋传回来的消息。洛知秋被叶墨派遣到了江东去了,在江东之后,洛知秋便去了陆家,在和陆家交谈之后,才知道袁术此时已经集结好了大军了。洛知秋得到了消息,急忙怕人将消息传回洛阳,否则的话,说不得要等到袁术打到洛阳城下叶墨才会知道这个消息。

  叶墨在得到洛知秋的消息之后,顿时便明白了自己之前心神不宁的原因。知道袁术有了异动,叶墨便开始紧急的召集士卒,只是,叶墨先前为了给袁绍个迎头的痛击,只在洛阳的城西大营留下了五百双手剑士,而且还没有个好的统兵将领。至于典韦,带些人当敢死队或者护卫队还行,要守城,那就呵呵了。

  要说朱灵是个好的将领,可是现在被匈奴人软禁在草原上了。徐荣也是个统兵的好手,但是现在在函谷关想办法对付袁术的兄弟袁绍。张辽其实也是个厉害的将领,曾经受命镇守合肥,为曹操抵御孙吴,更是曾以七千之众大破孙吴十万大军,只可惜,此时张辽在并州练兵并监视匈奴异动。

  没办法,叶墨将所有的将领都想了圈,发现实在没人用,总不能还让两位老将上吧。实在没法了,叶墨想到了个人,那便是死牢之中的那位禁军统领。

  果然不出叶墨所料,那名统领听有戴罪立功的机会,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下来。

  将领有了,而士卒,则只能在禁军中硬生生的抽出千人马来了。这几年,朝廷连年征战,要是赢了还好说,可是好死不死的前面书太多了了,朝廷好不容易攒了点兵将都给赔进去了。

  直等到叶墨到了洛阳,改变了历史的走向,将并州军该刘协拉拢了过来。之后,依靠着这支铁血的并州军以及张绣带来的西凉降军,再加上西园八军中的三军,打赢了董卓联军,之后又是力克胡人十二万联军。

  这波连胜让朝廷的面貌是焕然新,有实力,走到哪里都能挺胸抬头啊。趁着这美好的时刻,禁军被补齐了,北军五校也是人员达到了两万了。可是,不曾想到,北军五校两万大军会被朝廷的两万老将战败掉。

  再之后,有了近年的休整时间。于是,系统召唤的军队数量多了,辽东被拿下了,青州平定了,并州安宁了。

  就在这个时候,青州突然就爆出消息说曹操可能自立,辽东也是仅有两千士卒在防备着鲜卑和乌桓人。幽州公孙瓒和刘虞实力相仿,倒是谁也不敢有异动,连带着胡人也是老实了不少。

  并州此时仅有张辽带着的支并州铁骑,轻易不敢乱动。东边韩馥已经集结了十万大军,叶墨能够使计让韩馥不敢乱动,那时因为韩馥够胆小,而且手下心不齐。但是西边的袁绍,却是不能不防。袁绍手下,有流的武将,有流的谋士,使计想必是不能吓住他。

  可就在叶墨使暗渡陈仓之计将大军调往函谷关之后,南面又传来不好的消息,这消息简直不能再坏了。

  “黄聪,你可想好了,此去你也未必能活着回来。”看着禁军统领黄聪,叶墨给他讲明了情况,切,就看黄聪自己的选择了。

  黄聪苦笑了声,道:“太尉大人,您觉得罪将还有选择吗?若是罪将不去,必死无疑,但是去的话,起码还能博得线生机。”

  叶墨沉默了,他也知道,黄聪若是不答应的话,必死无疑。只是,以千人去对抗四万人,和必死也没区别。

  “袁术此次用兵,必定从豫州北上。若是袁术只妄图霸占豫州,便由他去。但是,袁术若是霸占了豫州之后妄图继续朝洛阳进兵,则必经过阳翟。因此,将军只需要在袁术大军到之前进驻阳翟,并守住阳翟,直至我带大军前往增援。”既然没有选择,那叶墨便直接对黄聪说出了他想好的计策。

  豫州,丢了便丢了,反正袁术没办法安安稳稳的占下豫州。只要等到袁绍的危险解除了,那大军再夺回豫州便可。

  黄聪这个时候眼光闪,原来,真的有线生机。“多谢太尉大人提醒,罪将必定不负厚望。”

  “去吧,切记:人在,城在,人亡,城不能亡!”叶墨也是没有办法,若是手中的将士足够多,哪里会要送千人去送死呢?可是,不这么做的话,怕是因此而死的人会更多吧。

  黄聪愣住了,他没想道,叶墨会说出这么番话。他身为名禁军的统领,怎么会没点见识。此时前去阳翟,他也是明白事情很是危急,要不然也不会将他从死牢之中提出来。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这件事情竟然如此重要,可是,就是这么重要的事情,叶墨还是选择交给他。

  黄聪直接“噗通”声跪倒了地上,对叶墨说道:“太尉如此重我,我必不让太尉失望。”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士为知己者死。如今,叶墨将大汉的生死交给黄聪,怎么会不让他感动?

  “去吧,只是这去,不知能有几人回。”叶墨语气很是低落,他作为名穿越党,自然知道权利对个人的有多大,尤其是这种至高无上的权利。可是,这种权利的争夺所引起的,不过是汉人的自相残杀。

  叶墨作为名汉人,名炎黄子孙,他希望汉人能够成为这个世上最为强大的种族。而且,他也真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着。可是,现在的环境,却无法让他安心的施行着他的计划。

  “主公,他们走远了。”就在叶墨脑海中向着事情的时候,旁的典韦开口说话了。

  叶墨看着黄聪以及那千名禁军走远的身影,叶墨回过头对着典韦说道:“我们回去吧。”然后,叶墨自己眼中的狠色闪而过,喃喃道:“袁绍袁术韩馥,你们是找死!”

  第六七章:意外援军

  ?韩馥暂时不敢有动作,叶墨也不去招惹他,以免激怒韩馥,毕竟,韩馥可是集结了十万大军,光是数量就够吓人的。

  西凉的袁绍,有麴义的先登营以及四万大军在,倒也不用过于担心。函谷关可是个险关,袁绍即便再厉害,也应该没法突破函谷关,但是不能保证袁绍会不会绕路。但是想来应该不会,若是绕路的话,还要度过黄河,从匈奴人的地盘过来,不仅如此,粮草的消耗也会大大的加剧,并且还没帮法稳定运输。

  这么来,叶墨首先要对付的人也就简单了:扬州袁术。

  尽管袁术也是纠集了四万大军,但是在叶墨看来,不过是四万乌合之众罢了。实际上,在叶墨的前世,袁术直被人给低估了。在袁术称帝之后,面对所有诸侯的围攻,袁术可是撑了两年才败亡的。这要是换刘备去试试,那可能就是分分钟被人秒成渣。

  袁术的首席谋士其实是名名唤作袁涣的人,袁涣此人也是智计超群,只是因为不擅长拍马屁,因此不得袁术喜欢,但是每逢大事,袁术必定会征求袁涣的意见。

  而且,在袁术的帐下,所有的骑兵都归于雷薄陈兰二人统领,其中便包括了三千重骑。只是雷薄和陈兰对袁绍可不是像纪灵那么忠心,只要袁术显露衰败之像,此二人必定会弃袁术而去。当然,这世万出了点差错也说不准。

  “主公,你都看着地图这么久了,就不休息下么?”典韦自和叶墨送别黄聪之后,就直跟在叶墨身边,唯恐叶墨会出点什么问题。这个时候,典韦看叶墨从回来之后就直将自己关在书房之中,研究书房里的地图都好几个时辰了,便开口说道。

  听典韦这么说,叶墨哦这才抬头起来,却发现屋外天色早已经暗下来了。“洪飞,若是让你去守住阳翟城,你能守住吗?”叶墨看着典韦,脸色却是脸的担忧之色,问道。

  典韦尽管有些愚钝,但是那是说典韦打仗只知倚仗武勇,不知用计。先前典韦和叶墨起送别黄聪的时候,也听叶墨说过要死守阳翟,人在城在,人亡城不亡。“主公让我去守,那我便去守,死了也不能将城池丢了。”

  叶墨听典韦这么说,顿时笑了下,道:“洪飞啊,你倒是学会说好话了。只是阳翟干系重大,马虎不得呀。袁术有四万大军,可是黄聪只带千人,阳翟危险啊。若是能给我万人,必定将袁术军杀的片甲不留!”

  “主公,既然他们结盟,我们为什么不能和其他的诸侯结盟?”典韦看到叶墨无奈的神色,不由的开口说道。

  叶墨听典韦这么说,眼睛先是亮,但是很快又黯淡下去了。袁绍袁术韩馥三人结盟可以,但是叶墨却没有办法却找盟军。叶墨如今代表的乃是朝廷,天下诸侯,谁有资格和朝廷结盟?若是强自找上去,不过是降低了大汉朝廷在民众心中的威望罢了。

  天下诸侯之间,又岂是只有刀柄相交那么简单。往来使臣约纵离横,无不是激烈的交锋。

  “洪飞啊,你想的,却是简单了不过,你能想到这点,还真是难为你了。罢了,先去用食,切等到函谷关的军情传回来再说吧。”叶墨看着典韦,倒也不为典韦之前的提议没有用而生气,反倒是觉得典韦这个时候能为他动脑子想计策而欣慰。

  叶墨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徐州的州牧府中,灯火通明。

  “大人,袁术乃是贼子反臣,今袁术进兵豫州,可见此子野心。若是让袁术得到豫州,下步必定会是司隶或是我们徐州啊。”糜竺坐在议事厅中下首的位置,语重心长的对陶谦说道,就好像他所言的每句真的只是为了陶谦好般。

  袁术的地盘和陶谦的徐州市有交接的,只是交界处的广陵城,陶谦在那里置了重兵。再加上徐州的实力完全不逊色于扬州,袁术尽管有野心,倒也不敢轻动。至于豫州,若不是这次卫仲道给他画了个大饼,他也不会出兵的。

  豫州没有重兵,也没有什么诸侯,但是,豫州有大汉最为著名的学院:颍川学院便在豫州。在豫州,有太多的世家大儒,打下豫州之后还不能轻动,还要好好养豫州的民众。要是个不好,被那些读书人宣扬出去袁术大军的不好,那袁术便完了,天下便几无士子会去投奔了。

  尽管如此,等到袁术打下豫州之后,那也是多了个州的税赋,实力必定会在短时间得到极大的增长。这么来的话,袁术入侵徐州倒也是可能的,毕竟徐州现在可算是富的流油。

  陶谦这个时候其实有点巴不得袁术来打他,因为在广陵城,尽管有重兵,但是笮融却是有反意。笮融利用职务之便,侵吞广陵下邳彭城三郡粮草,但是陶谦还偏偏不能对笮融用兵,来是笮融毕竟名义上没反,总不能逼反吧。二来,陶谦真没把握能打败笮融。

  “曹豹将军,以为如何?”陶谦自己心中有计较,但是却不说出来,只是问属下其他人的注意。

  那曹豹的曹家乃是徐州的个大世家,因此凡事皆是先考虑自身的利益。徐州不管是陶谦为徐州牧或是袁术,只要对他曹家有利,那他便欢迎谁。没办法,这是大汉所有世家思考事情的准则:凡事以家族利益为重。

  现如今,陶谦为徐州牧,曹豹还能掌管徐州的全部兵马。但是,等到袁术来之后,却不定了。袁术帐下,大大小小的将领太多了,比曹豹有能力的也太多了。而且,到时候袁术必定会重视糜家,因为糜家能给他们带去财富,飞他们补足军饷。

  “大人,属下以为,袁术此番出兵豫州,乃是犯上作乱。大人身为大汉朝的官员,自当为国分忧。”曹豹尽管没有直接说要出兵,但是这意思还不明显么,就是说定要出兵啊。

  陶谦这个时候倒是有点诧异,曹豹和糜竺的意见居然致了。陈登倒是有不同的意见,陈登所在的陈家乃是徐州最大的世家,先前叶墨灭了卫家,让陈登有点心有余悸。只是,现在曹家和糜家都统了意见了,陈登也不好反对。再者说,卫家灭亡,毕竟是自寻死路,若是陈登这个时候提出反对意见,被叶墨抓住把柄了怎么办?

  陶谦看了下首的众人没有人有反对的意见,便道:“既然如此,那便出兵抗击袁术反贼。如此,便由元龙撰写则‘讨逆书’,曹将军去点齐兵马,糜从事准备粮草。”陶谦这句话,便将三个大家族的人全都牵扯进来了,端的是聪明。

  第六八章:疯狂黄聪

  ?袁术进犯豫州的时候,还是有不少的官员抵抗的。只是,袁术势众,而地方小城的守卫却不过只有数百士卒,而且还缺乏训练,如何能挡?再之后,黄聪带着朝廷的禁卫进驻阳翟,豫州的官员彻底的失望了。

  原本那些地方官员以为,大汉朝出现中兴之像,大汉还有救。只是,面对袁术反贼,朝廷却无兵可派。即便是派了千士卒,也没有进入豫州,只是停在司隶与豫州交接的阳翟城。

  时之间,豫州的官员纷纷开城投降。袁术大军所过之处,无不披靡。袁术见此大喜,更是以为他自己是天命所归,时之间忘乎所以,完全放弃最初吞下豫州便停止行动的想法,大军直接朝着司隶开进。

  要进入司隶,那首先要过的便是阳翟这关。尽管袁术已经听到了消息,朝廷派了援军前往阳翟。但是当知道朝廷只是派了千名援军到阳翟之后,袁术顿时哈哈大笑,千人,如何能挡他的四万大军。而且,根据更加确切的消息,那领兵的将领居然还是从死牢之中弄出来的,更是让袁术觉得朝廷无人可用。

  “不行,主公,万万不可继续再朝司隶用兵。当初主公可是答应过自己的将士只占豫州,如今如何能不守诺言。”当袁涣得知袁术要继续朝司隶用兵的时候,袁涣直接站出来反对。

  袁术听了袁涣的话之后,脸色顿时不喜了,但是袁涣说的也是在理,他也不好反驳。毕竟,袁术再怎么说也是扬州之主,做这种出尔反尔的事总是不好的。

  旁的杨弘看到袁术脸色不喜,顿时开口说道:“主公的大军进入豫州,豫州的百官无不是望风而降。可见,主公乃是有人皇之像,如今进入司隶,乃是众望所归,如何能说主公是不守诺言?”

  袁术这个时候笑容直接便显露在了脸上,丝毫不加以掩饰。“杨长史所言有理,本将军深以为意!”

  杨弘听到袁术的夸奖,也是张老脸笑开了花,向着袁术排起了马屁。个能说出口,个能听进去,两人倒也是主臣和睦。

  至于那些将领,在豫州个大仗也没捞着,更是不想袁术就此撤兵。只是他们也知道带领士卒,需要言而有信。当初出兵的时候边说好,只占豫州。但是谁能想到,个州占下来,居然损失不超过三千人,这还是前期死亡的数字,在后期更是小仗都没有。

  “主公,大军如今全据豫州,士气正盛。此时朝廷空虚,无兵无将,正是主公将军更进步的大好时机,怎能错过?”这个时候,雷薄却是站了出来,雷薄武艺不如纪灵,但是也颇受袁术的重用,此时站出来说话倒是也挺有份量的。

  雷薄能这么说,袁术更是高兴。但是,袁术也是知道,雷薄的话不能代表自己手下所有将士的心思,便看着纪灵问道:“纪灵,你认为如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