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7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会混成袁术的头号谋士的地位。当然,说起来袁涣的阎象两人都不比杨弘差,唯的差别就是杨弘更会拍马屁。

  杨弘这个时候也是看得出来袁术是错误的,但是杨弘在心中暗暗思量过,尽管袁术这么做会让扬州兵的损失增大,但是在他看来,阳翟城还是会被袁术拿下来的。这个时候损失大点,之后的行动谨慎点便可以了。

  袁术听了杨弘的话之后,顿时脸上便带上了笑容。袁术就是这样,他就喜欢别人顺着他的意思,就算是要让他改变意见,那也需要好好说话。而他的几名谋士里面,唯有杨弘最得袁术的喜爱,便是因为杨弘最会说话。

  阎象看着这情景,顿时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什么了。至于说袁涣,则是话都不说,他知道袁术的秉性,因此也是懒得多费口舌。

  扬州军弓箭手排上去之后,很快便取得了效果。先前阳翟城的守军能够全心对付要往城墙上冲的守军,可是现在,还要面临随时可能加下来的箭矢,顿时让守城的将士苦不堪言,密不透风的防守顿时便出现了空隙。

  其实,不光是守城的将士是有苦难言,那些攻城的扬州兵也是恨不得跳下去踹那些弓箭手几脚。那些弓箭手射箭的时候也是战战兢兢的,毕竟自己的战友们还在那边呢。要不然的话,守城的士卒要面临的箭雨可不是这么点毛毛雨的样子,起码也是雷阵雨啊。

  那些扬州兵冲到城墙上之后,那些早已等待的禁军这个时候动了。先前的防御,直是黄聪带着那些壮丁在打,也可以为这些禁军节省点体力。这个时候要直接交战了,自然要上正规军了。

  那些扬州兵还以为登上了城墙之后便会迎来春天,然后,他们看到的是名名身着精良铠甲的士卒,于是,还不待他们站稳脚跟,便直接被那些禁军给杀了回去。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冲到关墙上的扬州兵是越来越多,那些个壮丁也是开始要与扬州兵交上手了。

  “除了禁卫,全部撤下去。”这个时候,黄聪杀死名冲上来的扬州兵之后大叫道。那些壮丁先前没有见过血,这个时候便与扬州军交手,凭的全是腔热血。但是等他们死伤过多的时候,他们就会产生恐惧,之后别说是与扬州兵交手,让他们上城墙做辅兵他们都不敢。

  那些壮丁和大家族的私兵听了黄聪的命令之后,便开始缓缓的朝着城墙之下退去。这个时候,黄聪无比的庆幸先前自己给这些乌合之众演练过如何退下城墙,这个时候果然用到了。

  那些死刑犯这个时候却是没有退下去,依旧在和扬州兵搏杀着。黄聪看到朱雨他们在和扬州兵的交锋中完全没有落下风的意思,顿时便觉得让这些死刑犯出来是个无比正确的选择。见过血的人,甚至有时候比些当兵的人更加的勇猛。

  “给我杀!”看着这些死刑犯都这么英武,黄聪大叫声,便又提着杆长枪冲上去搏杀了。那些禁军乃是大汉的精锐,可是很骄傲的。先前皇宫之中逃了个刺客,这个时候说什么也不能比这些死刑犯差吧。

  于是,守城的士卒仅有千多人,但都是悍不畏死,再加上禁军的训练也是要远超其他的部卒的,更兼禁军般是从各地选拔的精锐,般都是见过血的,要么就是武艺高强的。

  那扬州军尽管人多,但是这城墙之上能容纳的人数是有限制的,那扬州军再多也只能塞下三两千人在这城墙之上。

  不过,黄聪还要庆幸,那袁绍没有四面同时进攻,可以让黄聪集结兵力和袁术对抗。

  直打到天色昏暗,扬州军终于是没有拿下阳翟城,袁术无奈,只能先行退兵,来日再战。只是这天,禁军损失却是达到了两百多,那些辅兵的死伤也是达到了五百多,情况不容乐观。

  第七章:疲敌之计

  ?只不过是第天,而且还是在袁术的大军没有做好完全准备的情况下,守城的士卒便损失了接近八百人,差不多是六分之的人了,这让黄聪有些难以接受。

  尤其是那些壮丁们,只不过是和扬州兵交战了不到刻钟的时间,可是减员却达到了五百多。尽管那些壮丁只有百余人死亡,但是那些受伤的也没办法再派上城墙啊。

  “大人,什么时候让那些人出城?”就在黄聪站在城墙上筹不展的时候,朱雨出现在了黄聪的身边,开口问道。

  黄聪听到声音后转头看,发现书朱雨,便对着朱雨笑了下说道:“这件事便交给你去安排吧,我看的出,他们都听你的。”

  朱雨愣,但是很快便点了点头,去安排那些人出城了。

  “朱大哥,那位大人真的放我们出城?”名犯人这个时看着朱雨,难以相信的问道。要知道,只要他们出去了,谁知道他们去干什么去了呢?

  朱雨白了这人眼,道:“不放你们出去,那把你们从监狱里放出来干嘛?”

  “嘿嘿,只要爷出去了,我管他黄大人蓝大人,他还能管得着我不成?”这个时候,旁边的名犯人开口笑道。只要出去,有没有人监管,他才懒得管着阳翟城会不会被袁术大军攻破。

  “老四,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家是在城西十五里外的小河村吧。”朱雨眯着眼睛,看着刚才说话的那位名叫老四的犯人。

  老四听了朱雨的话,脸上的笑容顿时便凝固了,很快便变成了脸的愤怒,道:“朱老大,你什么意思?祸不及家人,你想坏规矩?”

  朱雨完全不惧老四的怒火,反而上前去用右手拍了拍老四的脸蛋,道:“老四,你听清楚了,只要你敢逃跑,或者是向袁术告密,那我朱雨保证,你逃到任何个地方去,我都能杀了你。我的本事,你们都清楚。”最后句话,俨然是对着所有的人说的。

  “朱老大,算你狠。只是你也听清楚了,要是我的家人出了丁点事,那大家就起去死好了。”老四听了朱雨的话,气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才指着朱雨说道。

  朱雨丝毫不理会老四,看着其他人,道:“你们大家都明白需要做什么了吗?”

  “明白,之前有大人和我们说过了。第,烧粮草;第二,杀人;第三,诶,第三是什么来着?”名犯人听到朱雨的问话,便很快的回答道。只是,不知他之前是没仔细听给他们发布命令的士卒的话还是真忘了,死活不记得第三点要干什么了。

  朱雨看了那人眼,很是无语的说道:“我再给你们说遍,第,烧粮草;第二,杀人;第三,散播流言。”

  “哦,对对对,散播流言。只是朱大哥,这散播流言该怎么散播?”先前那人在朱雨说完之后,恍然大悟道。

  朱雨看着那人半天,然后疑惑着说道:“我说牛娃,你是连句话都记不住,现在连散播流言怎么散播都不知道,你当初是怎么骗钱的?而且我没记错的话,这里面所有的人,就数你骗的钱是最多的吧?”

  那牛娃听了朱雨的话,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皮,道:“那个,朱大哥,这个,嘿嘿”

  朱雨看着牛娃,很快就不和他说话了,朱雨也怕被骗。别看牛娃这副憨憨的样子,可是他却愣是骗到了大量的钱财,最后要不是因为骗到当地的大家族去了,也不会被官府抓住。

  “话不多说,总之你们去袁术的军营了之后,袭扰为主。只要让他们没办法好好休息,那你们的任务便算完成了。”朱雨看着眼前的这五十多号人,开口说道。可能有人看到这里会奇怪了,最初被黄聪拉出来的犯人可是有近百人,难道阳翟的死刑犯就这么多么?确实,阳翟十年没有处决犯人了,朱雨可就是关了十年的“老人”了。

  那些人换好了扬州军的衣甲之后,个个用吊篮从城墙之上吊了下去。这些人下去之后,很快的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袁术担心阳翟城中有人会逃出去,便下令在四门外都扎了营寨。而袁术自己,则是照样在阳翟城的东门。因此,东门外的袁术军营也是防备最为森严的,然后正好,那些犯人去了西门外的军营这是哪门子的正好了?。

  “四哥,你说我们该怎么做啊?”出去之后,众人潜伏到离袁术军营只有百余布的距离的位置,然后有人向老四开口问道。

  哪老四看了半天,然后也没想出办法。但是看着众人都盯着自己,老四也不好意思说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要不,让人上去试试将那哨兵干掉?”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个人从营寨那边走了过来,众人看着走过来的这人,顿时紧张起来了,有的人连握住刀柄的手都开始颤抖起来,估计会也是拔不出刀来。

  等到那人走进之后,才有眼尖的人发现,这人居然是牛娃。“牛娃,你怎么从那边过来了?”

  “我看你们还不过去,回来叫你们啊。”牛娃听有人问自己,便回答道,仿佛切是理所应当的。

  众人听牛娃这么说,很是疑惑,但是还是起身跟着牛娃朝军营里面走去。在众人经过那岗哨的时候,有人明显可以看到那两名哨兵看牛娃简直是在看名大恩人啊。而且还有人听到了如下对话:

  “三子,你刚给两位那位大人多少银子?”

  “嘿嘿,俺给了五两,你呢?”

  “俺给了八两。”

  “八两?你哪来这么多银子?”

  “俺刚刚找人借了三两银子。”

  “唉,俺怎么这么笨,怎么就不知道去找人借啊。”

  “别叹气了,你不就吃点小亏嘛。安心值哨,那位大人还会再回来的。”

  这些对话,听得那些犯人是下巴掉了地啊。什么情况啊?刚刚牛娃过来才多久,就能让哨兵放他们进入军营,而且还心甘情愿的给牛娃银子,给少了的还不高兴。众人看着走在最前面的牛娃,眼神都不样了啊。

  到了大营内之后,众人便停了下来,老四看着众人,说道:“现在,所有人开始行动,放火杀人。”

  众人听四爷这么说了,顿时便分散开了,或是三五人组,或是八九人组。而这个时候,众人又发现,牛娃怎么没了?

  牛娃在听老四说分开行动的时候就个人悄悄的独自走掉了,边走的时候牛娃还在边想:这么大个军营,怎么会连个赌钱的地方都没有啊?想着想着,突然牛娃便被人发现了。

  发现牛娃的真是扬州军成西大营的负责人张勋,张勋这会儿正带着人巡查大营,突然就发现了牛娃这个不安分的主,便将牛娃叫住了。

  那牛娃也不知道是真憨还是假傻,看到张勋带着十数人叫住他之后,他不仅不跑,反而凑了上去,问道:“这位大人,正好俺问你个事。你知道赌钱在哪个帐篷吗?”

  牛娃这话说出来,张勋后面那些亲卫忍不住差点笑出来了,个个脸上憋得通红。向张勋询问哪个帐篷在赌钱,这不是找死吗?

  张勋也是被问的愣住了,这尼玛什么情况啊?名小兵逮着主将问哪里可以赌钱,我去,哪里来的小兵这么大胆啊?“军营中怎么可以赌钱,这可是违反军纪的事情。”张勋倒也没有发火,只是想逗逗这个小兵。

  “怎么可能?”牛娃鄙视的看了眼张勋,然后掏出刚刚骗出来的十三两白银道:“俺就刚去了趟茅房,然后忘了是哪个帐篷了。要不然,俺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

  张勋原本以为只是个小兵贪玩,然后正好被他撞见了,正好可以用来逗逗乐子。可是没有想到,这名小兵连证据都掏出来了,张勋这个时候是火冒三丈,对着后面的亲兵说道:“给我查,看看是哪个帐篷在赌钱。”

  张勋的那些个亲兵看到张勋这下是真的在发火,顿时个个也是变得正紧起来了,连忙分开去找。牛娃看着这情况,点都不担心,反倒说道:“对对对,让你的人去找快点,等找到之后,俺赚的钱分你半。”

  张勋看着牛娃,按理来说这个小兵也是犯了军纪,可是张勋却没有抓他的意思,只是觉得这小兵很逗,用来做自己的亲兵正好合适,也不求他的战斗力怎么样,但是用来逗乐子绝对是没有第二个人能比得上。

  张勋派出的人闹的整个军营阵鸡飞狗跳,而那些犯人听到外面这么大的动静,个个的也是不敢乱动,只是等到那些张勋的亲兵去营帐查看的时候,乘机将那些亲兵也弄死。但是,还是有的帐篷没有留人,便被张勋的亲兵发现了情况了。

  “将军,有细混入了军营中了。”发现了帐篷中尸体的人赶忙跑出来向着张勋汇报。

  张勋听,这事情又更加大条了,急忙让人击鼓集军。那牛娃也是愣,就跟着张勋,张勋去哪他去哪。

  老四他们见行迹败露,便开始放火了,又是闹的阵鸡飞狗跳。

  城南城北两个军营的人看到城西军营冒出的火光,再加上听到了鼓声,连忙集和军队,前往城西查看,同时还不忘派人去城东汇报。

  第七二章:灯下有黑

  ?袁术的大军夜忙碌,却只是抓住了三个倒霉鬼而已,可是袁术的大军却是夜未眠。

  天色放亮之后,袁术坐在张勋的军营中,睡眼朦胧,看着眼前三个被抓住的人大叫道:“张勋,这就是你让本将军的大军夜忙碌的结果?”

  张勋这个时候是冷汗直流,袁术生气了,那可不是好玩了。而且,也不知道是谁将袁术叫来的,自己的军营只不过是抓价格细,怎么就惊动了袁术了呢?“主公,属下的答应昨夜被细潜入,杀死多人。末将只是下令击鼓集军,捉拿细,没有发敌袭信号啊。”

  袁术听了张勋的解释之后,看向自己身边的杨弘,问道:“杨长史,我军的敌袭信号是什么?”

  杨弘听到袁术的问题,顿时无语了,身为主公,不知道自己部下敌袭的信号,还真是不好说什么啊。但是,杨弘自然不可能说袁术的不是啊。“主公,敌袭的信号乃是狼烟。”

  “狼烟?”袁术想,便对乐就和桥蕤说道:“你们两个,昨天晚上可是见到了狼烟?”

  乐就和桥蕤听袁术的问话,直接便跪在了袁术的面前,乐就回答道:“昨日某将却是见到狼烟才出兵并派人通知主公。”乐就的话说完,桥蕤也是说道:“末将亦如乐就将军所言。”

  袁术听了乐就和桥蕤的话之后,便有对这张勋吼道:“这下你还有什么话说?你军营中不过是出现了数名细,你便击鼓集军,狼烟告急。”

  张勋这下被冤枉的啊,老惨了。“主公,非是末将点燃狼烟告急,乃是由细在军营中放火啊。”张勋看着袁术,哭诉道。要是这个时候不哭,那之后肯定有的哭的。

  袁术旁边的杨弘也是知道,张勋乃是袁术手中的名大将,那是有真本事的,自然不能让袁术真的惩治张勋。况且,这个时候替张勋说话,也能交好张勋。“主公,方才弘观张将军的营寨,确有被火烧过的痕迹。”

  杨弘的话说完,便抬头看着张勋。张勋这个时候听到杨弘为他说好话,也是心生感动,看着杨弘的目光满是感激之色。杨弘看到张勋的眼色,心中也是满意不已。

  袁术听了杨弘的话之后,再想,张勋对自己确实是中心耿耿,应该不会做那种背叛自己的举动或者是不利于自己的举动。“罢了,本将军念在张将军平日里忠心耿耿的份上,这次便不与张将军计较了。”

  只是,袁术嘴上说不与张勋计较,但是看着外面的士卒们没精打次啊的样子,袁术便知道今日是不能攻城了,心中还是有些许的不愉。阎象看着袁术这个样子,只能开口说道:“主公,昨日大军攻城失利,全在缺乏攻城器械。主公何不下令多造云梯冲车,待日后再举而下阳翟。”

  袁术听了阎象的话,脸上这才带上笑容,道:“阎主簿此计大善,便依阎主簿之计。”说完之后,袁术便带着大军会城东的军营了,路之上,多有兴致观赏两旁的。

  在袁术走后,张勋有送走了乐就和桥蕤两位将领,不管怎么说,这两位将领看都道张勋的营寨有火光便带人来援,这份情还是需记下的。

  在将所有的人都送走之后,张勋便对旁边的名亲卫询问道:“昨夜的马蚤乱,军中死伤多少?”

  那亲卫看张勋询问,便回答道:“将军,昨夜因为大军缺乏防备,士卒暗中被杀了三百七十人,受伤三十七人。另外,营寨昨夜被烧毁了小半,需要重新搭建。”

  听了亲卫的汇报,张勋脸色先是正常的,但是慢慢的就便变成黑的了,仿佛昨夜的大火熏黑的般。“将昨日值夜的士兵该我叫来。有细潜入进来了,可是他们居然不知道。”

  那亲兵听了张勋的话之后,很快的便走出去执行张勋的命令了,他很怀疑,要是自己不去将那些值哨的士卒叫来,张勋的怒火定会在他身上发泄出去。

  那名亲兵走了之后,张勋的身后就只剩下牛娃以及跪在大帐中间的三名被抓的细了。那三名细看到牛娃竟然站在张勋的身后,便个劲地朝牛娃挤眉弄眼,让牛娃将张勋处理掉,以便将他们救下来。

  牛娃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去救那三个倒霉蛋,这样不是自寻死路么?牛娃擅长的乃是骗人逗乐,怎么可能是张勋的对手呢?所以,牛娃只能将头扭,当作什么都没看到了。

  还好这个时候张勋没有去注意那三名倒霉蛋,要不然的话,他肯定能够发现牛娃和这三名倒霉蛋之间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