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或许可以为朝廷所用,那便是白波军。

  要是在之前,叶墨绝对不会认为白波军可以为朝廷所用,但是现在叶墨已经没有选择,只能选择去试上试。而且叶墨也不会去做那种点把握都没有的事情,至少在先前朝廷与董卓联军交锋的时候,白波军没有出来捣乱,在之后,白波军也直没有异动。

  叶墨行,算上叶三总共个五百零三人,直奔上党而去。

  白波军的通不过令乃是郭太,在188年,便是郭太带着黄巾军的余部在西河的白波谷重新起义,号位“白波军”。到了现在,白波军的踪影已经遍布河东河西上党等地。

  在郭太的手下,还有四位白波帅,分别为李乐韩暹胡才和杨奉。而其中,杨奉便曾经主动向朝廷投降过,叶墨此行的主要目的便是争取杨奉的这部人马。

  不过,白波军尽管活动的范围广泛,但是主要的根据地却是在太行山。白波军的家属以及应的生产生活都是在太行山内,若是粮食不够了,那大军便下山劫掠番,和般的占山为王的绿林好汉没什么区别,只是人比较多,可以战斗的人都有十好几万。

  等到叶墨等人到达了上党的时候,便有人将他们到达的消息传回了太行山中。得到他们到了太行山的山脚的时候,山上的众人为如何处置这些人已经吵翻天了。

  “这些人不能杀,他们人数不多,显然不是来清剿我们的。若是杀了他们,岂不是将我们所有的后路都给堵住了。”杨奉显然是有心投靠朝廷洗白身份,自然是不愿意与朝廷结为死敌。

  胡才看了眼杨奉,冷笑道:“我说杨大帅,你该不会是还希望这些人乃是来招募你的吧?朝廷中的人没有个好东西,你们可别忘了,当初天公将军起义的时候,朝廷的那些将领是如何屠杀义军兄弟的。”胡才明显对于皇甫嵩和朱儁屠杀黄巾军的事情耿耿于怀。

  胡才这话出,顿时赢得了李乐的附和。“便是那朝廷的官员是来招安的,我们兄弟,在这里逍遥快活难道不好么?非得去为那个让大家不能活命的朝廷效力,然后再战死?”

  杨奉刚欲反驳李乐的话,就听见外面有名白波众跑了进来,说道:“报告大方,那些朝廷的官兵已经到了山脚下了,来求见大方和各位大帅。”

  郭太听到传令的官兵这么说,原本靠着椅子上的身体顿时坐直了,看着那名白波中说道:“你说什么,他们来求见我们?”

  “是是是的,他们领头的那个人就是这么说的。”听到郭太问起,那名白波众顿时有些紧张,回答郭太的话也是有些紧张。

  郭太沉凝了会儿,有向那名白波众问道:“那他们领头的人,可曾自报名姓?”

  “那人好像说他叫叶叶墨。”那名白波众听郭太这么问起,想了会儿,说道。

  郭太和其他的四名大帅听到这名白波众的话之后,顿时个个都愣住了。叶墨这个名字,他们听过不知道多少遍。

  “大大方,这这不是军军师说过的那个人吗?”胡才结结巴巴的朝着郭太问道。

  郭太阉了口口水,点了点头,道:“军师说过的那人,的确叫叶墨。”

  叶墨这个名字,他们听过可不少遍,都是听他们军师给他们说的。他们口中的那名军师乃是在上党城教堂中的名教书先生,当初他们攻陷上党的时候,那名教书先生以给他们做军师为代价,让他们不要动各地的教堂,郭太当时认为各地的教堂也没有什么好掠夺的,也就答应了。

  而那名教书先生当了他们的军师之后,时不时的也给他们上上课,讲的最多的便是发生在当下的著名战例。其中,叶墨的名字出现的次数最多。

  妙弃汜水,火烧联军;以千之众,设计夺粮,斩将擒敌,说降联军五千人,再大破联军万人马;以三千残兵,巧夺汜水,骗过董卓;之后,更是只以两千士卒,便夺下有重兵把守的函谷险关。

  这个个战例,都是由叶墨手导演出来的,而且除了重夺汜水之外其他的都是在士卒数量不占优的情况之下办到的。如今叶墨就在太行山的山脚之下,也就不能怪郭太他们紧张了。

  “去让他们上来吧。”郭太看了眼那名白波众,说道。

  “是。”那名白波众听到了郭太的命令,就欲要离开,可是,很快他又被郭太叫住了。

  “算了,我亲自去迎他。”郭太站起来,在主位前面来回走了两圈之后,开口说道。然后,果真大步朝着屋外走去。屋内的四名大帅见状,面面相觑,但是也只能够跟着郭太向山脚下走去。

  郭太到了山脚之后,便拱手冲着叶墨说道:“原来是‘半仙’到来,又是远迎,还请恕罪。”郭太不称叶墨的官职,直叫叶墨的诨号,意思在明显不过了:我来迎的不是朝廷的太尉叶墨,而是兵家的大家“半仙”。

  叶墨听了郭太的话之后愣,“半仙”名号只不过是他自己闹着玩的,只有朝廷军中的人知道,怎么连白波军都知道了?看了白波军中也有高人,不能小觑。但是,叶墨还是很快的反应了过来,回了礼,然后说道:“叶某不请自来,还望郭大方不要见怪才是。”

  “能得兵家大家前来指教,哪里有见怪说。请!”说着,郭太便让那个开半个身子,右掌朝着山里个虚指。

  叶墨看到郭太请他如山,便对着身后的典韦说道:“洪飞,你带将士们在此休息。”然后,叶墨有转过头对着郭太说道:“过大方先请。”

  郭太看见典韦带着的那五百名双手剑士,不自觉的有咽了口唾沫:真不愧是精锐,难怪叶墨只带五百人便敢来这太行山中。但是,郭太也没有多想,只是朝着叶墨行了礼便当先朝着山里面走去。

  “主公,明日此时若主公还未下山,我就带人杀进去。”典韦看叶墨只带着也是那人进入太行山,便开口说道。

  叶墨听到典韦的喊声,停了会儿,但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跟着郭太朝着山里面走去。但是郭太他们此时的感受可就不同了,原本见叶墨只带人进山,他们心中便松了口气,如今典韦这么说,他们又开始紧张了。

  众人到了议事的大厅之后,郭太坐上了主位,下首的第把椅子便由叶墨坐上。在他们的心中,叶墨还是有定份量的,毕竟他们的军师可是时常在他们面前将叶墨是如何的知人善用用兵如神,如今见到真人了怎么也要好好看几眼主要的是,他们不希望变成他们军师讲课的背景,到时候别来个“‘半仙’以五百之众直捣黄龙,斩杀白波军五位统领”。

  “不知道‘半仙’此来,是为何事?我们白波军貌似没有冒犯过‘半仙’吧?”郭太看着叶墨,开口问道。尽管他想要努力提升自己的气势,只是言语中却不自觉的透露出丝丝的胆怯。

  叶墨听郭太叫自己“半仙”,只觉得别扭,便开口说道:“若是大方愿意,直呼叶某的表字归便可。叶某此来,实为有事相求。”

  郭太听了叶墨的话,顿时又是愣。“不知半哦,归先生前来是有何事所求?”

  “叶某此来,乃是来求援。”叶墨也不和郭太绕弯子,直接便开口说道。

  “求援?!”议事大厅之中,众人皆惊。

  第七六章:有求必应

  ?听到叶墨居然是来求援的,郭太等人顿时大吃惊。他们没有想到,大名鼎鼎的“半仙”叶墨居然会来找他们求援。

  “归先生是不是说错了?”郭太看着叶墨,满脸的不可思议。

  叶墨听了郭太的话之后,苦笑了声,道:“郭大方有所不知,大汉朝近些年不太平,朝廷军连年征战,朝廷中只有不到五万的可用兵马。可是如今朝廷要面对的形势太过严峻,西凉袁绍出兵七万有余,冀州韩馥十万大军也是虎视眈眈,如今再加上扬州袁术四万大军北上,叶某便是有分身之术,也是有心无力。”

  听了叶墨的解释之后,郭太这才知道朝廷如今陷入的处境。虽然郭太对于朝廷如今的处境也是很惋惜,但是郭太却不能就因为同情叶墨就答应叶墨的求援请求。

  郭太没有说话,倒是坐在下首位置的胡才开口了:“叶太尉,如今朝廷自身难保,来向我们白波军求援,是打算让我们白波军的人去送死,换来这个朝廷的安稳?”

  胡才的话说的很直白,就是不同意叶墨求援的请求。白波军算是朝廷的根眼中钉,如今答应朝廷的求援乃是中了朝廷驱狼逐虎之计,是万万不能答应朝廷的请求的。

  郭太听了胡才的话,也是沉默了下来。郭太不笨,要不然他也不能当上白波军的大方。胡才方才说的话,郭太也有这方面的担忧。若是打赢了,但是最后朝廷卸磨杀驴,白波军便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若是输了,那白波军更是死无葬生之地。

  就在这个时候,叶墨也是显得尴尬,这点,便是谁都会有这样的担忧。毕竟,朝廷对待这些起义军的名声确实是不好听。在最初黄巾军起义的时候,朱儁便干过杀俘的事情。

  “太尉大人可敢保证朝廷不会卸磨杀驴?”俱在这个时候,杨奉突然站出来说道。

  叶墨听有人给他解围,顿时神色震,看着杨奉说道:“叶某自然那能够保证朝廷不会做如此卸磨杀驴之事。”

  “哼!”听到叶墨的保证,李乐冷声哼道:“如今大人自认是信誓旦旦作出保证,但是等他日事了,就不知大人是否还记得如今的这番言语。”

  如今胡才和李乐都不信任叶墨,倒不是说这二人小心眼,便是任何个人,面对如此事情,也会这么做吧,倒不如说他们行事小心谨慎。至于杨奉,此人早就想摆脱其“白波贼”的身份,投靠朝廷,只是直苦于没有认牵线搭桥罢了。

  “大方,属下认为,既然太尉大人已经做出了保证,我们自然应该相信于他。想必,大名鼎鼎的‘半仙’作出的保证,份量也是足够了。”杨奉自然不会放弃这个和朝廷搭上线的机会,既然胡才和李乐都不答应叶墨的求援,那就只好说服郭太了,说服了郭太,便是韩暹再反对都没用。

  郭太听了杨奉的话,顿时想起了叶墨的名头,那可是号称“半仙”啊。之前,郭太直将叶墨当成是名朝廷的使臣,所以才会思考答应朝廷的求援事到底值不值。可是,现在可是“半仙”在这里,要是惹恼了叶墨,叶墨确实拿袁绍等诸侯没有办法,但是灭了自己等人想必还是不算太难。

  只是还不等郭太说话,胡才便又开始说话了:“杨奉,你也是听到了,方才叶太尉说三位诸侯的联军可是超过了二十万,超过了当初董卓联军的数量。就算是我们答应叶太尉求援的请求,我们就定能够获胜吗?”

  “胡才,你可别忘了,当初胡人的联军也是十余万人,加上董卓的联军,人数可是超过了三十万。”杨奉看着胡才,语气平淡的说道。杨奉的已是也是很明显,当初朝廷既然能够先灭董卓联军,再歼胡人联军,如今就定有击败袁绍联军的能力。

  确实,如今朝廷军还有四万余人,只要从函谷关调出来,足够杀退袁术,消灭韩馥。只是如此来,袁绍不仅无忧,更是有夺下函谷关的可能性。若是让袁绍夺下了函谷关,那朝廷便是年年处于袁绍的威胁之下,想要让大汉朝各地重新归服与朝廷便无从谈起。

  胡才看着杨奉,气的胡子都歪了,怒之下,大声的吼道:“杨奉你别忘了,当初若不是军师让我们不要答应董卓的出兵请求,现如今怕是这天下怕会死早就不姓‘刘’了。”

  叶墨听到胡才这番话,顿时愣住了。当初他担心白波军会趁着朝廷大军与董卓联军交战之际,会趁机出兵洛阳,还让张绣带着西凉军守着白波军呢。可是没有想到,当初竟然是他们军师劝阻了他们。

  “刚才,胡大帅是说,你们的军师劝阻了你们进犯洛阳?”叶墨看着胡才,满脸的不可置信。

  “不错。”这个时候,看着手下的人呢吵成了团,郭太开口说话了:“不过当时那人还不是我们的军师。当初那人只身上山,给我们陈说董卓当政会带给我们的弊端。只是当时我们没有将他说的话当真,只是后来,他说的几件事都得到了应验,我们这才取消了和董卓联合的计划。”

  “可否得见贵军师眼?”叶墨心中好奇,历史中并没有关于白波军军师的记载,可是听郭太刚才的话,他们口中的军师定是个厉害角色,不可能在历史中没有留名。

  “哼!”听到叶墨这么说话,李乐又是冷哼了声,道:“太尉大人,军师称你为‘半仙’,只是在我看来,你连军师的般都不及。还想要见军师,军师可是你说见就能见的?”

  “李乐不得放肆。”郭太这时候终于是看不过去了,叶墨与他们并无仇隙,可是李乐胡才等人却是不给叶墨个好脸色,确实是说不过去。“太尉大人,不是我们不让大人去见军师,只是军师不在山上,平日里若无大事也不让我们不找他。只是在些日子里,军师若是来了兴致,才会上山来趟。”

  听郭太这么说,叶墨也只能是徒呼无缘了。知道有位大才在这里,却无缘相见,然后还猜不出是谁,此乃是穿越党最大的痛苦。

  “大方,属下冒昧说句,军师前些日子曾托人给大方带来个锦囊,说有人求援之事便打开锦囊,其中自有计较。”就在这个时候,叶墨本以为此行会无功而返的时候,直没有说话的韩暹却开了口。

  经过韩暹提醒,郭太拍脑袋,道:“若非韩大帅提醒,我还真忘了这件事了。”说着,郭太便起身会自己的房间,去找那个锦囊去了。

  郭太离开之后,杨奉走到叶墨的面前,说道:“太尉大人,若是没有白波军的援助,不知道太尉大人能否抵住袁绍联军的攻击?”

  叶墨看着杨奉,不知道杨奉到底想要说什么,但还是想了想之后说道:“能,只需将函谷关的士卒调往豫州,击退袁术之后挥师冀州,韩馥自然那不敢有所异动。只是如此来,局面便会回到战前的情况,日后还可能会遭到袁绍的夹击。”

  旁的韩暹听了叶墨的话,倒是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叶墨方才说的那番话并无夸大,也没有掩饰什么,但是正因为如此,让韩暹更是觉得叶墨乃是有大才。只要让叶墨抓住了机会,那袁绍等人也只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只有任其宰割的份。

  不多时,郭太拿着锦囊走了回来,当着众人的面将锦囊拆开,里面只有张纸条,上面写着四个大字:有求必应。

  顺便问下,有人要龙套么?在书评区留下龙套姓名,多多益善。当然,最好最先留的那位大大帮忙建个龙套楼。

  第七七章:局势逆转

  ?“老师,学生不解,为何老师交给郭太的锦囊会写下那四个字?”在上党的个教堂中之内,个十来岁的小孩对着名白发老者询问道。

  那老者看了看那小孩,说道:“那白波军尽管也杀人求财打家劫舍,但是于为师毕竟是有份恩情,为师自然不忍见白波军走上条绝路。”

  “老师是说若是郭太他们没有答应太尉大人的求援,太尉大人便会带人剿杀他们?”那小孩看着老者,疑惑的问道。

  老者听了小孩的话之后,摇了摇头,道:“太尉大人自然不会行如此事,否则白波军早已不复存在。只是若是袁绍或是袁术时得志,小懿你认为这两位袁家之人会放过白波军?”

  听到老者这么说,小孩顿时明白了。若是朝廷得胜那切都好说,但是朝廷若是战败,那白波军作为反贼,必定为当政者所不容。而且,歼灭白波军来可以提升当政者在民众心中的声望,同时还能获得大量的壮劳力。举两得的事情,他们自然不会放弃。

  “小懿,你天资聪慧,若是跟着为师,为师自然将你培养成为顶级的谋士。只是为师观你不好计谋,只是醉心权术,却不知是你天生如此抑或是家中从小的教导。”老者看着小孩,叹了口气说道。语气之中,不乏失落。

  那小孩像是被老者说中了心思,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讪讪道:“都被老师发现了。”不过,只是过了片刻,小孩便又对着老者解释道:“老师,那太尉大人与司徒大人本是同族中人,却能同为三公,学士对两位大人甚是敬仰,所以才醉心于权术,希望有朝日能与家中兄弟同朝为官,同为三公。”

  都说小孩的话是最为真实的,老者听了小孩的话也是感到诧异不已。此子小小年纪,便有三公之心,可见其野心之大。“小懿,你可知道这两位大人是如何坐上三公之位的?”

  “学生不知,请老师指”那小孩听了老者这么番话,顿时愣了下。他本以为老者会斥责他,没想到居然没有。

  “如今这朝堂内外,皆知句话:‘文有叶缺,武有吕布’。这二人本不是朝廷培养出来的官员,皆因为当朝的太尉大人,也就是叶墨的缘故,成为大汉再兴的两棵顶梁柱。便是太尉大人,尽管身居高位,却时时心忧百姓,这教堂便是太尉大人的提议。小懿,日后你若是入朝为官,切记点:心系民,不恋权。”

  这小孩看着老者,本以为老者会讲两位大人是如何当上三公的,却没想到老者就给他讲了这些,顿时小孩心中有些落寞了。老者看着这小孩,也知道这小孩没有听进去,只能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