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只剩我们两个人了,你今晚回阳翟去,向大人报告。”

  “我走不了了,张勋派人盯上了我。这个好了,拿碗过来。”说着,牛娃又炒好了个菜。

  “是是,大人,给您碗,下个炒什么?”海爷也是愣住了,没想到牛娃在张勋身边还会被张勋怀疑,但是还是很快的就递了个碗过去。

  牛娃接过碗,盛起了锅中炒好的菜之后说道:“将那个处理好的兔子拿过来。”接过兔子,将兔子放进锅里焯水的时候,牛娃继续说道:“海爷,切就拜托了,我的老娘还在阳翟城里面,替我照顾我老娘。”

  海爷听到牛娃的话之后,沉默了会儿,道:“何柳昨天回来了趟,给我带了点巴豆粉,我走之前会将那些巴豆粉交给你,你自己想办法,将那些巴豆粉倒进他们明天早上的早饭里面。”

  “知道了,海爷,切拜托。”阳翟城守卫虚弱,只能靠着这些手段去换取哪怕是丝毫的希望。但是牛娃没有选择,其他的人也是没有选择,袁术下了屠城令,不抵抗是死,抵抗了,起码还有份活命的希望。

  等牛娃将这些饭菜弄好,端回张勋的营帐的时候,张勋他们也是刚刚回营。

  “要是当初咱们有冲车,早就将阳翟城的城门撞开来了,哪里需要等到现在。”还没进帐篷,牛娃便听到了张勋的声音。看到牛娃进去了,张勋连忙说道:“哎哟,这么香,牛娃果然是有套啊。”

  “将军在尝过你的才之后就说好吃,这闻啊,我就信了将军刚才说的话了。”李渡看着牛娃,连忙去帮牛娃端了饭菜,还不忘夸奖道。

  只是这个时候牛娃却是在想自己在阳翟城的老娘,哪里有心和张勋李渡多说什么,只是口中敷衍了几句。

  第八零章:加料伙食

  ?“牛娃,你这么好的手艺,以后干脆专门为本将军做饭如何?”边吃着牛娃准备的饭菜,张勋开口说道。张勋平时的饭菜也是火头军中的人开小灶弄的,但是弄出来的味道却是比不上牛娃这手艺。

  牛娃正想着如何才能再次进入那伙房当中将巴豆粉给下到大军的伙食里面,正好张勋这么说,使得牛娃的眼前亮。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瞌睡了有人送枕头啊。

  “将军有需求,小人自然听从将军的吩咐。”机会难得,牛娃当即便跪了下来,对着张勋回答道。

  “以后牛娃老弟给将军做饭,属下也能跟着将军沾点光了。”李渡听到张勋对牛娃说的话之后,便停下了筷子等着牛娃的回答。尽管李渡猜到牛娃不会拒绝张勋的这个小小的要求,但是听到牛娃亲耳回答的时候,还是觉得很是兴奋。

  看着张勋和李渡在哪里高兴,牛娃脸上也是跟着傻笑,但是心中却是在冷笑:现在你们笑,有你们哭的时候。

  等到晚上所有人开始休息的时候,海爷出现在了牛娃的帐篷之内。

  “牛娃,待会我便会去阳翟城传递消息,这里切都看你的了。”说着,海爷从身上掏出了个油纸包,只是看那里面的东西足足有半斤重。

  牛娃拿着这个油纸包,嘴角不自觉的抽动了下,但是还是说道:“海爷放心吧,我定将这东西放到明日早上大军的伙食里去。”嘴上这么说,但是看着这东西,牛娃心中直叫苦,这么大目标要怎么弄啊?

  海爷拍了拍牛娃的肩膀,说道“哥哥果然没看错了,就知道你小子有办法。说实话,哥哥拿着这包巴豆粉想了天多时间,愣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将这些巴豆粉放到大军的伙食里面。”说完,海爷便从牛娃的营帐后面出去了。

  牛娃个人坐在营帐之中,看着手中的巴豆粉,就只有次机会了。明天寅时三刻便要开始准备大军的早饭,若是这个时候没有机会将这些巴豆粉放进大军的伙食里面,那就算以后放十倍的巴豆粉都没用了。

  看着手中的这包巴豆粉,牛娃忍不住直叹气,这个任务,太艰难了。在众多火头军的眼睛下,要将这包巴豆粉放进大军的伙食里,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嘛。

  想着想着,牛娃居然睡着了。直等到寅时到来的时候,李渡来到了牛娃的营帐之中。看到牛娃竟然还在睡觉,李渡也是起了玩弄的心思,便走到牛娃的身边,捏住牛娃的鼻子。

  牛娃被李渡捏住了鼻子,顿时便有些不舒服,只是意识中用手拍了几次,都没有什么效果,便迷蒙着睁开了双眼。当看到是李渡的时候,牛娃瞬间便想到了自己的那包巴豆粉还没有收起来,身上顿时惊出了身冷汗。

  李渡看着牛娃的样子,顿时问道:“怎么了?看你这身汗,难道病了?”李渡也没往其他的地方想,只当是牛娃刚才因为睡觉没盖被子着凉了。

  “没事。”牛娃见李渡没有问他那包巴豆粉的事情,便知李渡没有发现,顿时不由的松了口气。只是在牛娃转身要站起来的时候,那包巴豆粉却是掉了出来。

  李渡看着从牛娃身上调出来的巴豆粉,真要低头去捡,但是牛娃却是抢在李渡之前讲那包巴豆粉捡了起来。李渡手悬在空中,慢慢抬起头来,冷着脸对着牛娃说道:“你是朝廷派出来的细,对不对?”

  牛娃这个时候听到李渡这么说,顿时身上的冷汗直流。牛娃的武艺不如李渡,现在是逃也逃不了,躲也躲不过。就在牛娃脸色变正常正欲要承认的时候,李渡却是再次说话了。

  “哈哈!果然是不经逗。哥哥听别人说过,般的家传的厨艺总是自己的秘方不会让别人看到,想必这就是你家传的秘方吧?哥哥不看总行了吧,看你那张脸。”说着,李渡还不忘鄙视下牛娃。

  牛娃见李渡误解了,也是心中暗叫庆幸,但是牛娃毕竟是个骗人的老手了,此刻自然不会像小说中写的马上就变成笑脸,那样不会被别人识破才怪。牛娃冷着张脸,小心翼翼的看着李渡,道:“家传秘方,恕小弟没得到家中长辈同意,不能擅自交给外人查看。”

  “好好好,哥哥不看便是了。将军可是说了,寅时三刻便要去造饭,哥哥可是怕你起不来误了时辰。”李渡看着牛娃,便开始说正事了。

  牛娃刚才只顾着和李渡说话,却是忘了这件事了,这个时候听李渡提醒,瞬间便想起了正事。时之间,牛娃手忙脚乱,甚至是差点将那包巴豆粉弄的散落到地上,幸亏是李渡眼疾手快,将那包巴豆粉捞住了。

  “多谢李渡大哥。”牛娃接过这包“家传秘方”,便赶忙朝着伙房跑去。只是在牛娃心中却是想到:既然李渡这么喜欢这“家传秘方”,待会儿定要单独做些加料的伙食给李渡。

  牛娃到了伙房之后,发现所有的人都到齐了,也是,这些人有没有像牛娃这般大牌的伙夫,如何敢误了时辰。要是开始攻城的时候将士们没有吃上早饭,那这些火头军可是罪过大了。

  牛娃没来,也没人敢说他,只是现在牛娃来,便有人对他说道:“大人,下人需要去挑桶水过来,大人替我看下这锅肉。”实在是太忙了,那人对牛娃这么说话也是鼓足了勇气才敢这么说。

  牛娃见这伙房人太多,便是到那锅肉前估计也没有机会将巴豆粉倒进去,便对那人回道:“还是你在这看着吧,我去挑水便好了。”说着,牛娃也不给那人机会,直接抄起门口的木桶扁担便去挑水了。

  没有多久,牛娃挑着两桶水回来,当然,是加了料的水。牛娃将这担水放到那先前叫他帮忙的那人面前,那人连忙谢过,便将这说倒入了那锅肉中。等到这锅肉煮的差不多了的时候,那人便将肉捞了起来,打算将锅里的水倒掉。

  牛娃看见之后,连忙阻止:“别倒!”

  “大人,怎么了?”那人十分不解,这输了肉的水不倒掉难道还要当汤么?

  牛娃这个时候自然是不能那水是加了料的,只能是临时想说辞了:“这熬了肉的水可是很有营养的,自然不能就这么浪费了其他的菜的加入点这样的汤,菜的味道也会提升的。”

  伙房中的人想,牛娃说的有道理呀。果然,这就是为什么牛娃可以专门为张将军做饭而他们却是普通的火头军的原因了。这么想,所有的人便纷纷将那些肉汤加入到各种其他的菜里面或者是拿去揉面。

  牛娃看着这个情况,也是倍感欣慰,那些巴豆粉总算是点都没有浪费啊。

  第八章:张勋败退

  ?叶墨带着典韦以及五百双手剑士赶到阳翟城的时候,却发现阳翟城已经被袁术大军四面围困了起来。无奈之下,叶墨只能带着人暂时潜伏起来,观察袁术大军的动态。

  “主公,探子回报,袁术大军有动静了。”就在天叶墨哦还在睡觉的时候,却被典韦冲进来叫醒了。

  叶墨揉了揉眼睛,看着典韦,问道:“怎么回事?”

  “观察城西敌军的探子回报,袁术大军开始有动静了。至于观察其他敌营的探子,还没有传回消息。”典韦看到叶墨醒来,便将自己知道的消息说了便。

  叶墨哦听了典韦的消息之后,搓了搓脸,以便让自己更清醒在脑海中仔细的想了下典韦刚才说的消息之后,叶墨又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

  “寅时两刻了。”典韦不明白,这个时候叶墨还问时辰干嘛。

  叶墨听,竟然只是寅时两刻袁术的大军就动了,看来今天不会太平。果然,两人只是多等了两刻钟,便又有探子回报,声称城南和城北的敌军军营有异动,已经开始埋锅造饭。

  “马上叫醒所有的人,吃点干粮,今日袁术大军必定攻城。”得到了这两个探子的消息,叶墨便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想,便开口对典韦说道。

  典韦领命之后,便退出了叶墨的营帐。叶墨看着典韦出去,眉头却是紧锁了起来,他不知道,阳翟城是不是知道袁术大军要攻城的消息。而且,就算黄聪知道袁术要攻城的消息,面对四面围攻,仅凭阳翟城千禁卫能有什么用?

  不多时,典韦已经集军完毕,这个时候观察城东袁军动态的探子也回来了,称城东的袁军也是突然有了动作了。

  “主公,我们要怎么办?”典韦这个时候也是差不多猜到了,敌军要四面围攻阳翟城。但是他们带来的人却只有五百人,敌军人数最少的军营都有五千人,这让他们如何办?

  本来以为,得到了白波军的保证之后,击败袁术军之日可待,却不曾想到,还是晚了天。现在摆在叶墨的面前两条路,条就是冲过袁军的包围,进入到阳翟城中;另条,便是坐视不理,等到白波军的援军到来之后,再起攻击袁军。

  叶墨想了半天,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选择第条路。叶墨曾经答应过黄聪会有援军,那就定要有援军。“洪飞,等敌军开始集结的时候,我们乘势从敌军背后杀出,杀敌军个措手不及,然后冲进阳翟城。”

  典韦领命之后,便率军在敌军营寨之后靠近潜伏起来。而且,这些人潜伏的地方却正好是张勋的营寨背后。

  张勋的军营之中,那些士卒哪里知道饭菜里已经下了被加了牛娃的“家族秘方”,只是吃到那些饭菜的时候,只觉得有股肉香,顿时个个饭量大增。幸好是因为准备攻城,所以饭菜会多准备些,否则的话,还真有可能很多的士卒吃不到这些加料伙食。

  只是这些人吃完去列队的时候,众人胃中顿时起反应了。那顿翻江倒海,直让人觉得想要泻千里。只是茅房毕竟有限,哪里能提供这么多人去发泄欲望,便是有人发泄完了,等出了茅房之后不久,便又有欲望了。

  “怎么回事?”张勋看着这情况,顿时脸色铁青。这都要准备攻城了,可是却出现了这情况。张勋本人确实还没来的急吃饭,因为昨天晚上,张勋的部下抓住了名细,张勋便连夜开始审讯,想要从那名细口中得到些关于阳翟城的消息。只是那名细实在是口硬,夜的审讯愣是没从那人口中得到半点消息。

  “将将军,实实在是忍忍不住。”被张勋叫住的名士卒咬着牙,从嘴中憋出了几个字。说完之后,这名士卒便找了个人少的地方,直接解开裤子,顿时阵恶臭散发出来,那名士卒的脸上却是宣泄之后无比痛快的神情。看到有了榜样,其他人也是有样学样,纷纷找营寨两旁的空地解决起来。

  “将火头军给老子叫来。”看着这情况,张勋若是还猜不到是饭菜里出现了问题那就是猪了。

  不多时,那些火头军被张勋的亲兵带来,只是这些火头军个个也是腿脚发软,却是也吃了这加料的伙食。“说吧,怎么回事?”张勋看着这些人,目露凶光。这时候,便是谁也该目露凶光了,五千士卒,愣是被顿饭给放到了。

  “将将军,巴巴豆!是是巴豆!”其中,名年龄较长的伙夫咬着牙对张勋说道。

  张勋听了之后,又是怒问道:“军中如何会出现巴豆?”

  这个时候,站在张勋身边的李渡却是突然开口说道:“牛娃!”

  张勋听李渡这么说,本想发火,但是想到李渡先前牛娃的态度已经改变了,便问道:“怎么回事?”

  “将军,属下在去将牛娃起床的时候,发现从牛娃身上掉下了个油纸包。只是当时属下以为那里面是牛娃做饭的家传秘方,便没有多想。”李渡连忙将自己先前去叫牛娃起床的那幕说给张勋听。

  张勋听了之后,顿时大叫道:“牛娃在哪?去把他给老子找出来,老子要活剐了他!”

  就在这个时候,从张勋大军的营寨背后,传来阵喊杀之声。“将军,大事不好,有朝廷军从背后杀出。”名值哨士卒跑到张勋身边,对着张勋大声的说道。

  张勋听了这名士卒的报告,便要带人去迎战那些从背后杀出的朝廷军士卒,可是却被李渡死死的拉住。李渡拉住张勋之后,接着冲其他的亲兵大声的喊道:“你们,带着将军赶紧离开。”

  那些人听,也是明白张勋不能出事,便听了李渡的意见,拉着张勋离开了。李渡见张勋已经离开,便能带着些还能行动的士卒朝着后营而去。

  在去后营的路上,李渡却是发现牛娃带着那些被抓住的细正要乘乱离开,便大叫了句:“牛娃,你还想跑?给老子死来!”叫喊着,李渡便提着刀向牛娃冲了过去。

  牛娃听了李渡的声音,便抬头看去,却看到李渡提着刀杀过来。顿时,牛娃的心那是沉到了谷底了。牛娃自知本事不如李渡,可是身边的这些人也帮不上什么忙,毕竟是刚从牢里面弄出来的,个个身上那可谓是皮开肉绽,能走路就很不错了。

  “你们带着海爷先走。”牛娃看着这情况,从地上捡起了柄大刀,并对身后的人说道。原来,被抓住的那人竟然是海爷,海爷在回去报信之祸,不放心牛娃,便回来看看。结果,被张勋的亲兵抓了个正着。

  众人看留在这里也帮不上牛娃的忙,便要离开,可是海爷却是停在原地,死也不走。众人无奈,并留了下来,起码是死在块,也算是全了兄弟情谊。

  李渡提刀砍向牛娃,牛娃也是提刀便挡,只是两人之间力气相差太大了,道下去,牛娃只觉得右手像是要断了般。只是李渡提刀不断的劈砍,让牛娃不得不提刀抵挡。终于,牛娃是挡不住了,手中的刀被李渡刀劈飞。

  李渡在劈飞了牛娃手中的道之后,紧接着便是个神龙摆尾,将牛娃踹翻在地。“牛娃,你该死!”看着倒在地上的牛娃,李渡恶狠狠的说道。

  牛娃被踹翻在地之后,然后被李渡这么说,顿时笑出声来,吐出口血水之后,牛娃笑道:“李渡啊李渡,战场之上,提刀之人,谁不该死?只是阳翟城中的百姓有什么过错,你们却要下达屠城令?”

  李渡被牛娃问,顿时愣住了,但是很快,李渡便恢复过来,对着牛娃说道:“吃粮拿饷的人,身不由己。今日我杀了你,你别怪我,下辈子我跟你做兄弟。”说完,李渡便是刀朝着牛娃砍去。

  牛娃以为自己必死,可是闭眼等了半天,却只觉得自己的脸上湿湿的。牛娃睁开眼睛看,却是海爷在自己的身上,替他挡了这刀。

  所有的人,这个时候都愣住了,包括李渡。原本,李渡觉得牛娃替他在张勋面前求情便是“情义”,可是没想到,战场之上,还有这等替人挡刀之事发生。

  牛娃抱着海爷的尸体,却是半天说不出话来,只是不停的流着眼泪。

  “杀!”就此刻,典韦带着大军终于是杀过来了。李渡见典韦带人杀来,便没有再管牛娃等人,而是带着人朝着典韦冲了过去。只是典韦是谁,其实他们这些没吃饭的小兵能撼动的?

  只是个照面,李渡等人便是身首异处,死的不能再死了。

  第八二章:进入阳翟

  ?在典韦杀了李渡等人之后,叶墨却让典韦等人停了下来。

  叶墨走到牛娃等人面前,这几人尽管是扬州兵的装束,但是看之前李渡等人和他们对立的样子,叶墨觉得这里面定有猫腻。“诶,你们是什么人?扬州兵还是阳翟城的?”

  牛娃就这么抱着已经死去的海爷,在叶墨问话之后却是点反应都没有。其他的几个人都在等牛娃说话,但是牛娃半天不说话,他们其中的人也只能诺诺的站了出来说道:“这位军爷,我们都是阳翟城的。”

  叶墨听这人说他们是阳翟城的,也没时间去辨认这到底是不是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