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己的战友呢?

  叶墨看着岑空左右的人,发现这两个人还没有动静,便大声吼道:“怎么?本太尉说的话不管用吗?”

  这个时候,所有的人惊,这个站在阳翟城墙上激励大家的人竟然是当朝的太尉,怎么可能?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指着城外兴奋地大声的叫到:“你们快看,敌军撤退了!”

  所有人听到那个声音,都朝着城外望去,果然,城外的袁术军在缓缓的朝着后面退去。在所有的人都在欢呼的时候,叶墨走到城墙边上,他担心这是袁术军的诡计。但是看了半天之后,他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而在那些禁卫当中,岑空却是在瑟瑟发抖。他本以为叶墨不是个什么大人物,便是朝廷真的没有放弃阳翟,派来的援军在明日便会到达,他也不怕。毕竟,在开始他们看来,叶墨不过是名朝廷的信使罢了。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叶墨竟然是当朝的太尉。

  这也怪叶墨开始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若是叶墨开就表明身份了,那岑空哪里敢口出狂言。再加上开始叶墨来讲话激励大家的时候是副灰头土脸的样子,而且手上还带着伤,他们怎么会认为这是当朝的太尉呢?

  不多时,典韦和黄聪便赶到了北城墙上,看到叶墨之后,黄聪直接便行了个军礼,道:“罪将见过太尉大人,罪将身披兵甲,行礼不便,还望太尉大人恕罪。”

  “无妨,黄将军守住了阳翟,劳苦功高,我必定如是禀告圣上,让圣上恢复将军的官职。”叶墨看到黄聪行礼,便虚抬了双手,让黄聪免礼。

  只是叶墨虚抬双手的时候,手上的伤口被黄聪和典韦看见了。典韦大惊,道:“主公,你受伤了?!”

  “小伤,无妨。”叶墨拍了拍典韦,让他放心。然后问道:“方才见袁术大军撤退,不知道和你们有没有关系?”

  听到叶墨这么问,黄聪看了眼典韦,想典韦说出来,但是典韦却只关心叶墨的伤势,对于黄聪的眼色是点没看到,就算看到了也会忽略掉。黄聪见状,便只能之计开口说了。

  原来,在典韦带人过去之前,袁术的大军已经攻上了城墙之上了。可是典韦带着五百双手剑士已出现,便将袁术大军杀的是落花流水。袁术不愿之前的努力化为泡影,便在派人冲杀,可是冲了好几次都没成功,而且袁术担心城内还有朝廷隐藏的兵力,便只能是暂且退兵。

  “主公,你先下去处理伤口吧。”黄聪说完之后,叶墨还想要让黄聪注意观察袁术大军的动静,阳翟可不能在援军到来之前给丢了。但是典韦直担心叶墨手臂上的伤势,便催促道。

  “好好好。”耐不住典韦的催促,叶墨只能答应。但是在下城墙之前,叶墨却是指着岑空,对黄聪说道:“黄将军,像那种败类,杀了祭旗,免得污了禁卫的名声。”

  第八五章:再战阳翟

  ?袁术之所以退兵,不仅是因为大军攻城不利,更是因为张勋传回去的消息。张勋败退之后,却是不敢说大军是因为中毒而导致失败,只是称朝廷的援军突然从背后杀出,扬州兵不敌这才败退。

  袁术听张勋这么说,再加上阳翟城头上突然出现的援军,使得袁术也没有怀疑张勋的话,只当是朝廷军的严峻到了,突然偷袭杀败了城西大营的五千兵马。为了避免城南城北两处遭袭,袁术只能是先行退兵,将大军集于处。

  袁术在大军攻城的时候突然鸣金撤兵,并将大军集于处,使得大军颇有些怨气,同时有些伤士气。尤其是攻击城南的乐就的大军,当是他们都已经在城墙上站住脚了,可是却突然得到收兵的命令,这憋屈,甭提了。

  与袁术大军不同的是,阳翟的守城将士以及百姓此时却是满脸的笑容。援军将至,他们怎么能不开心?若是之前他们还有些不相信朝廷会派遣援军的话,现在他们却是信了,没看见当朝的太尉都在阳翟城中么?

  夜晚之后,叶墨个人坐在阳翟城县衙的书房之中,仔细的看着阳翟附近的地形图。这个习惯是叶墨在前世的时候就有的,作为名地理相当可以的文科生,叶墨的秘诀便是看地图,后来也就养成了每去个地方都会先看地图的习惯。

  这个时候,黄聪却是处理完城墙上的事务过来了。黄聪乃是叶墨从死牢中放出来的,现在叶墨来到了阳翟城,黄聪闲下来之后自然是要来想叶墨报告的。更何况,叶墨乃是太尉,黄聪也是应当想叶墨报告这阳翟城的具体情况。

  “太尉大人,罪将黄聪求见。”站在书房之外,黄聪小声的说道。

  叶墨在书房之中,尽管是在看地图,但是也不至于会达到那种聚精会神对外物无视的状态,更何况此时已是入夜了。阳翟城自黄聪到达之后便施行了宵禁的命令,百姓也是明白情况危急,也不会在大晚上的跑出来。

  叶墨听到黄聪的话之后,便朝着门口看了眼,道:“进来吧。”说完,叶墨便有开始低着头研究书桌之上地图了。

  黄聪进来之后,看到叶墨还在看地图,便问道:“太尉大人受了伤,应当早点休息才是。”

  叶墨见黄聪关心他的伤势,便将手抬起来晃了晃说道:“已经有大夫处理过来,只是皮肉伤,没伤及经骨。”在感觉到手臂上传来疼痛的时候,叶墨将手有放了下去,对着黄聪问道:“黄将军深夜到来,不知道是有何要事?”

  听叶墨这么问,黄聪这才想起来自己来的主要目的,便说道:“大人,根据探子回报,城南和城北的敌军已经撤走,与袁术的大军主力会于处,不知袁术有什么诡计。”

  叶墨听了黄聪的话之后,稍微想了想,便笑道:“黄将军多虑了,这只不过是袁术担心自己分兵会被我们各个击破,再受损失而已。袁术身边尽管谋士武将众多,但是却不能齐心协力,作出这个决定也是正常。”

  而事实上,确实是如叶墨所说,在最初袁术要撤兵的时候,阎象便表示过反对,阎象认为朝廷的援军必定不多,张勋之败乃是因为不够警惕。但是杨弘却坚持说张勋说的乃是真话,朝廷来的援军不计其数,这才使得张勋遭到失败。

  杨弘曾就因为帮张勋说好话得到张勋的好感,这个时候还没见到好处怎么能让张勋因为次失败就倒下呢?所以,杨弘坚持帮张勋说好话,希望到时候他们这些谋臣文士要是闹起来的时候张勋也能站出来帮他把。

  尽管阎象说的乃是真的,但是这么来的话,就将袁术的那些扬州兵的实力说的太弱了,袁术听了怎么额会高兴?反倒是杨弘的话,显得张勋的那些部下是在是因为寡不敌众这才失败的,而且就退回这么些人来,说明就算是面对人数众多的敌人他们扬州兵还是誓死不退。这么来,袁术自然是信杨弘的,便撤兵将大军集于处。

  等到第二日太阳升起的时候,袁术大军又聚集在了阳翟城前。尽管之前攻城死伤颇多,但是现在袁术大军还是有两万多人,若不是因为张勋手下那五千人被牛娃放倒,袁术大军还会更多的人,甚至这个时候已经拿下阳翟了。

  阳翟城中,尽管有叶墨带去的五百双手剑士,但是经过昨天战,也是损失了八十余人。而阳翟城中原有的守军也是损失惨重,那千禁卫如今只有两百余人,民壮也是只有两千余人了。至于阳翟城中还有人想要为防守出把力的,考虑到他们之前没有上过战场,黄聪个只是让他们在城内帮忙搬运写箭矢之类的防御器械。

  阳翟城东墙上,已经架起了好几口大锅了,锅底下也是燃起了大火。这乃是黄聪根据叶墨的指示弄的,这些大锅原来就有,但是黄聪却没用过,因为城内没有足够的油。现在大锅中正在加热的,也不是油,而是金汁。

  什么是金汁?说白了,就是大粪。大粪加热之后倒在人的皮肤上,就会使得人的皮肤被烫伤,然后大粪中的那些反正就是不好的也挺恶心的东西就会进入人的皮肤里面,使人体被病菌感染,然后这个时代也是几乎就是没治了。

  若是袁术大军准备充分点,比如有台投石机,叶墨就不会这么干了。但是袁术太自信了,而且投石机确实也很难弄,般就是险关大城会有点库存,要是没保存好的话也是白瞎。

  等到袁术大军进攻的时候,城墙上的众人纷纷拿起在大锅中浸泡的箭矢,当然,浸泡的只是箭头。这又是条毒计,箭头浸金汁,射入人体之后,造成的效果与被滚烫的大粪泼在身上的效果差不多。到时候就算没被弓箭射死,感染之后照样要死掉。

  袁术骑着自己的那匹高头大马之上,看着阳翟城墙上架起的大锅,又闻到空气中那股大粪味,顿时笑了。当然,袁术笑的原因不是闻到了喜欢的味道,而是笑阳翟的守军连几锅油都凑不出来,只能是煮大粪。在袁术的认知中,城墙上的那几口大锅是煮油用的,将油加热之后,倾倒而下,不仅会烫伤攻城的士卒,还能点火烧掉敌人的攻城器械。

  袁术满脸兴奋,但是旁的阎象和袁涣就没有袁术这么乐观了。大汉存在六百多年,和平太久了,很多原来常用的攻城器械现在都失传了。熬金汁守城,他们两位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范例,但就是下子记不起来。

  “给我杀!”袁术坐在马上,拔出佩剑,朝前挥,顿时军中战鼓齐鸣。伴随战鼓之声,便又步军抬着云梯出来,旁边便是手持大盾的士卒在旁边守护。在之后,便是队弓箭手跟了出去。弓箭手之后,才是袁术准备攻城的大军。

  看着敌人扛着云梯过来,等到了射程之后,黄聪便下令大军放箭。便是有大盾的保护,还是有不少的士卒中箭倒地。但是这些人已经习惯这样的程序了,便是不断有人中箭,他们也是不停的朝前走去,知道将云梯靠在阳翟城墙之上。

  云梯摆上去之后,那些还幸存的士卒便开始朝阳翟城上攀登,他们想要第个登上阳翟城,得赏金,升官位。在这些士卒朝阳翟城攀登的同时,城上不停的落下礌石滚木将这些士卒砸下去。

  看着这个情况,袁术派出的那些弓箭手便开始朝着城墙之上抛射箭矢。黄聪看着袁术大军攻城还是老套,不屑的笑了笑,大叫道:“起木板!”

  时之间,城墙上出现块块巨大的木板,这些都是黄聪听叶墨的吩咐做的,不仅可以用来抵挡敌军射来的箭矢,还能有其他的用途。至于这些木板,则都是编上号码,从各家各户拆下来的门板。两块门板合在起,再缠两层布,便能很好的抵御敌人抛射的箭矢。

  等到袁术大军停止抛射箭矢之后,黄聪带着守城的将士们从木板下钻出来,继续攻击那些在云梯之上的敌军。等到袁术大军开始攻城的时候,黄聪有下令道:“倒金汁!”

  于是。锅锅的大粪从城墙之上倾泻而下,那些被泼了身的扬州兵顿时鬼哭狼嚎,在云梯上的直接掉了下去,城下的那些也是惨叫的撕开身上的衣甲,带起片片皮肉。

  袁术看到这个情况之后,更是大怒,道:“擂鼓,给我杀!”

  第八六章:黄聪身死

  ?袁术大军第次进攻被黄聪轻松挫败,使得袁术大怒,急令大军在此冲锋。

  第二批的扬州兵看着前面冲过去的扬州兵的惨状,个个是心有余悸。但是面对本方将领的催促,无奈之下,个个只好朝着阳翟城冲去。不过万幸的是,阳翟的守军只是熬制了十来锅的金汁,在袁术大军第次攻城的时候便全部使用完了。

  袁术大军冲到阳翟城城下,看着倒在地上的那些同伴,个个是看的心中直犯怵。为了不再看到这幕恐怖景象,众士卒是奋勇争先,这倒也是叶墨之前没有想过的个地方。

  袁术看着大军奋勇争先,顿时哈哈大笑,道:“看我扬州士卒,皆是悍不畏死之人,有此精兵,必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杨弘听了袁术的话之后,连忙在旁附和道:“扬州向来不产精兵,但是嘛,在主公的带领之下,扬州兵必能成为天下劲卒。主公有这些肯为主公效死力的士卒,何愁大事不可期?属下是恭喜主公,贺喜主公啊!”

  袁术听杨弘这番话,在杨弘说扬州不产精兵的时候,袁术面色不喜。但是听了杨弘之后的话之后,袁术只觉得天下就该是他的,刘协小儿就应该马上退位禅让给他才对。

  只是看着袁术与杨弘在这里群臣和睦的奉承与接受奉承的时候,阎象却是在旁直皱眉头。“袁长史,你可是看出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旁的袁涣这个时候也是眉头紧皱,但是看到袁术的大军个个奋勇冲向阳翟城墙,他却是时之间也不太明白这阳翟的守将到底是又个什么样的想法。袁涣摇了摇头,道:“某还看不出来,不知道阎主簿有没有看出些什么门道?”

  阎象听袁涣说诶有看出什么门道,便在脑中过仔细的回忆着当初看过的些关于春秋战国时期的记载,只是越看这阳翟城的防御,阎象越是觉得奇怪。倒不是说这阳翟的守军用的办法有多厉害,只是阎象中是觉得里面有丝墨家的影子在里面。

  墨家崇尚“兼爱非攻”,因此,在城池攻防中般是处于防御的方。历史上很多记载说墨家的机关如何的厉害,但是实际上,墨家常常是改变件物品的小点点地方,就可以让这件东西成为件防御的利器,就比如那些门板。

  只是阎象却只是将这个疑惑藏在心中,没有说出来。墨家,那还是个很久远的时代有的文明,如今,天下之人崇尚的都是儒家之学,怎么可能会有墨家的东西出现呢?

  袁术也是听到了这两人的对话,只是袁术却没有理会。袁术相比于其他的诸侯,尽管不是特别的有才能或者是能力,但是袁术还是有些优点的,比如袁术会选择性的听到些话。在袁术的三个谋士中,杨弘的话是袁术最爱听的,无他,就因为杨弘会拍他的马屁。

  黄聪看着那些扬州兵又冲了上来,便下令让大军往下扔礌石滚木。尽管袁术大军的弓箭手还在不停的朝着阳翟城的守军抛射着箭矢,但是密度却是小了很多,毕竟袁术大军都趴在这搭在城墙的梯子上往上爬。这个时候,若还是像之前那样覆盖性的抛射,那这些扬州兵可就会倒血霉。

  面对袁术大军弓箭手部队,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对射。守军在城墙之上,利用地利优势,弓箭的射程也是更远。不仅如此,城墙上的守军是毫无顾忌的抛射,但是那些扬州兵就不同了,朝上抛射,不仅射程短,还要小心不要误伤了自己人。于是,毫无疑问的,扬州兵在这轮的较量中落于下风,无奈之下,袁术也只能是暂且撤下那些弓箭手。

  袁术大军的弓箭手撤走了,那阳翟城的守军便能安心对付沿着云梯往上爬的扬州兵了。那些扬州兵这个时候也是忘记了之前心中的恐惧,个个都是不要命的朝着阳翟城墙上冲去。

  在开始的时候阳翟的守军还没有感觉,但是打到这个时候,阳翟的守军明显感觉到了压力。面对波波扬州兵不断的冲上来城墙上,守军也是出现了死伤了。

  阳翟的守军在大量的挥动手中的兵器之后,手臂便会不自觉的有点不受自己的控制,便是脑中想好了要刺杀爬上来的敌军,可是手却是跟不上动作,如此来,或许就是两秒钟的差距,可就是这两秒钟,扬州兵已经将兵器插入守军的胸口了。

  黄聪看着这个情景,顿时也是觉得心中在滴血。在前天的晚上,黄聪去找叶墨的时候,叶墨教了他些守城可用的方法。但是现在双方才刚刚开始交战不到个时辰,门板用出来了,金汁用掉了,还有其他的方法,黄聪却不能现在就使出来。援军的消息还没有,若是现在就使出来被袁术破掉了,那就更没有希望了。

  看着不断的冲到城墙上来的扬州兵,黄聪只能无奈的带着大军与扬州军搏杀。袁术在城下看到大军已经登上城墙上之后,便对着身边的几位大将下令道:“乐就桥蕤听令,带着你们本部士卒,给本将军鼓作气,拿下阳翟!”

  乐就与桥蕤在袁术身边看着大军攻城,早就心中痒痒了,如今听到袁术的命令之后,立刻领命杀出。

  那阳翟城墙上的守军本就不多,这个时候乐就与桥蕤更是带了两千生力军加入进来,顿时就给阳翟的守军造成了更大的压力。

  就在扬州兵不断的冲上阳翟城的城墙上之后,叶墨却是突然出现了。原来,典韦看到叶墨受伤之后,便不让叶墨再到城墙之上去。但是叶墨在县衙之中听到城墙之上战情不利的时候,便死活都要上城墙上来。只是典韦怎么都不肯,叶墨是颇费了番口舌才说动典韦。

  叶墨上来之后,看到城墙之上战局糜烂,顿时眉头紧皱。叶墨看的出来,他教给黄聪的守城办法黄聪并没有全部用出来。叶墨不管黄聪是怎么想的,现在战局不利总是真的。

  典韦跟在叶墨的身后,上来之后也是发现城墙之上糜烂的局势,那些双手剑士被黄聪分散使用,分散的守在城墙之上,根本就没有发挥出其最大的作用出来。不仅如此,分散的双手剑士由于得不到友军的保护,死伤也是颇为惨重。

  “洪飞,接手双手剑士,让扬州军看看双手剑士的真真威力!”看着这个情况,叶墨也是怒了,直接便让典韦接手双手剑士的指挥权。

  典韦听了叶墨的话之后,便将手中的短戟舞出了花来,快速的清空掉身周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