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怎么会怪罪于杨奉等人呢,毕竟他们是按照约定的时间到的。

  杨奉和韩暹对视了眼,看到叶墨在这种情况下都是没有发火,两人也是有些诧异。他们来的路上可是见到了,叶墨的那五百双手剑士可是仅剩下了两百多人,这些人可是精锐,训练可不容易。可是就因为白波军没能提前赶到,使得这些人伤亡过半。

  当然,杨奉他们不会知道,这些双手剑士是通过系统召唤出来的,尽管不是要多少有多少,但是若是华夏文明全部召唤双手剑士的话,那也还有万多名额呢。

  “两位大帅,尽管阳翟城之围已解,但是袁术却是还在。若是就此撤兵,恐怕等到袁术回到扬州,不用三两年便能恢复过来。因此,叶某想要与两位起商议下继续追击之事。”看着这两位,叶墨也不多费口舌,直接便开口说道。

  养分个韩暹听了叶墨的话之后又是相互对视了眼,在他们的额严重,都是看到了对方脸上带着的不解。杨奉看韩暹也是没有注意,便冲叶墨问道:“太尉大人,先前大方答应出兵之后,便表示切听从太尉大人的吩咐。”

  叶墨听了杨奉的话之后,看了眼韩暹。韩暹见到叶墨看向他,心中也是游些感动,毕竟这乃是叶墨相信他的表现,便也是点了点头。

  叶墨看到两位白波军的大帅都是同意了之后,便说道:“袁术退兵,乃是因为陶谦冲徐州出兵,直指豫州。袁术担心旦陶谦夺下豫州,便切断了他的归路,故而急着返回。只要我们如此,然后再如此,便可以如此。两位意下如何?”

  杨奉听了叶墨的计划之后,顿时拍案叫绝,道:“果然是军师推崇的半仙,此计甚妙,甚妙啊,哈哈哈哈”

  韩暹虽说没有说话,但是也是坐在旁不住的点头。

  只是,叶墨在阳翟谋划着追击袁术,在潼关,朝廷却是经历了场大败。

  第八九章:偷袭潼关

  ?潼关作为西凉连接司隶的个重要通道上的关口,袁绍若是想要从西凉杀入司隶,则必须要夺下函谷关。同样,朝廷的人若是想要平定西凉,也必须要拿下潼关。

  段煨胡轸二人携两万六千大军,依照李儒的计策行事,却不想遭遇场大败。段煨诈败不成,成为真败,可是胡轸却没能正确分析形势。若是胡轸能看出段煨真败,率先伏杀了夏牟,说不得不会遇此惨败,落得两位死降的下场。

  袁绍计取函谷关不成,偏又损兵折将,也只能暂时固守潼关,等待韩馥和袁术两边能传来好消息。根据不断有逃回来的兵卒等到的信息,在函谷关的守军可是有数万人,根本就不是原来所以为的六千人。

  大军败于情报之上,使得袁绍也不能怨李儒的计策不好。而且,现在两方可谓是攻守易势,驻守函谷关的朝廷军有数万。潼关的西凉军也就只有六万多人,而且还是西凉全部的兵力。现在压力可是在袁绍这边,万朝廷军再像夺函谷关般夺潼关,袁绍不知道潼关到底能不能守住。

  李儒对于当初朝廷军是如何夺下函谷关的也是十分的好奇,但是当初守卫函谷关的那些人却没有人知晓。这也是,当初驻守在关墙上的西凉军尽数被杀,哪里还会有人知道朝廷军是如何攻上关墙的呢?

  “法孝直,你对函谷关熟悉,你可能猜想出当初朝廷军是如何攻上关墙的?”坐在房间之中,李儒边鼓捣自己的茶具便问法正,在泡好了茶之后还递了杯给法正。

  法正接过李儒递过来的茶汤,端正的置于自己的身前,想了想之后,说道:“大人,函谷关的布防乃是正亲自安排的,必定是滴水不漏。只是朝廷军攻下函谷关那天正已经被押走,不晓之后段煨将军是如何布防的。”

  李儒端着茶汤,慢慢的喝了口之后,便对法正说道:“法孝直,可否画出当初函谷关的布防图?”说着,李儒放下茶碗,走到自己的书桌旁边,鼓捣番之后,找出了张函谷关的地图。

  法正看着那函谷关的地图,便将自己当初是如何布防函谷关的叶说了出来,在即个可能会被遗漏的地方又作了着重的安排。李儒看着法正在地图上指指点点,也是对法正的能力表示认可。按照法正的布防,这确实是没有丝毫的遗漏,若是当初段煨没有改变这个布防的话,那朝廷军可是太可怕了。

  “大人,可有何不妥?”法正讲完之后,却发现李儒只是在那里闭口不言,法正还以为自己的布防有纰漏,顿时便开口询问道。

  李儒被法正唤醒之后,便对法正说道:“孝直的安排,确实是滴水不漏。若是当初段煨将军没有改变孝直的布防,那朝廷军可是太可怕了。”

  法正却是不以为意,笑道:“大人,当初段煨将军心以为正通敌,怎么可能不会改变函谷关的布防呢?若是段煨将军没有改变函谷关的布防的话,朝廷军怎么可能会有机会攻上函谷关?这朝廷军难道是从天而降的不成?”

  “从天而降?”李儒听到法正这么说,突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将地图拿了出来,在看了会儿之后,便自言自语道:“明白了,明白了。这朝廷军果然是好计谋,好胆识!”

  “大人”法正看到李儒自言自语,却是不知道李儒到底是明白什么了,便开口小声的叫到。

  李儒听到法正叫自己,便回头对法正说道:“孝直可知道如何在这秦岭之中行走?”

  “不可能?秦岭如此险地,便是当地猎户也只在外围活动,从不进入秦岭深处,如何行走?难道,大人是说朝廷的大军是从秦岭偷袭函谷关的不成?”法正听了李儒的问题,顿时大叫不可能。在说着的时候,法正心中震,李儒突然问这个问题,难不成朝廷军是从秦岭处偷袭函谷关不成?

  “如何不能?朝廷军只消在秦岭中行军避开我军耳目,在用绳索从山崖之上下来,便能对函谷关的守军进行突然的打击。也只能是这样,我军才会不知晓朝廷军到底是如何攻下函谷关的。”李儒听到法正说不可能,便立刻出言驳斥。

  法正见李儒如此深信朝廷军是从秦岭中行军到函谷关偷袭的,便解释道:“秦岭地形复杂,难以行走。同时,山中猛兽横行,毒虫遍地最关键的是,在山中不辨方向,如何能准确的到达函谷关?”

  李儒听了法正的话之后,顿时沉默了下来。若是真如法正所说,那就只有个可能,那就是段煨改变了函谷关的布防。依照法正的布防,函谷关必是无忧,但是做出了改变的话,那必定会有空隙。

  就在李儒和法正还在商讨当初朝廷是如何占领函谷关的时候,函谷关的众将却是已经想好了如何偷袭潼关了。

  “叶华将军,当真不用某的陷阵营?”麴义看着跟着叶华身后的五千名士卒,开口问道。这五千名士卒不过是普通士卒,麴义可是走过遍秦岭的,对于山中的险恶是深有体会。就这五千普通士卒,麴义是真担心到时候光失足掉落山崖的就会有半。

  叶华却是只觉得麴义是在瞎操心,同样都是人,怎么可能就走不过去呢?麴义没有办法,不代表叶华没有办法啊。叶华是干什么的,那可是十分的擅长带着批乌合之众利用地形优势打败不那么乌合之众的敌军的。

  “麴义将军尽管放心,有这五千士卒足矣。将军在后方可不能掉以轻心,别忘了当初少爷是如何攻陷函谷关的。”叶华是丝毫不担心自己这边会出事,反倒是有点担心麴义。

  麴义听叶华这么说,便道:“叶华将军尽管放心,西凉军如何会有主公那般经天纬地的谋略。”只是口中麴义不将西凉军放在眼里,但是心中却是想要注意秦岭的方向的动静了。

  “如此,那叶华就告辞了。”说吧,叶华带着五千士卒便头也不回的钻进了秦岭之中。如今秦岭春雪融化,真是万物复苏的时候,上中猛兽也会开始出来觅食,这路,可没有叶华口中说的那么简单。

  众人看着叶华带人进了秦岭,胡轸也便开口对着麴义徐荣等人说道:“既然叶将军已经动身了,那我也便即刻动身出发了。”

  “胡将军保重。”听到胡轸这么说,徐荣麴义同时双手抱拳说道。

  “诸位保重,胡某这便走了!”说着,胡轸带着五千多名没有携带任何武器盔甲的士卒便朝着潼关而去。

  ————————————————

  推荐下朋友的书:

  书名:朽纪元

  作者:後爵

  类型:灵异小说,悬疑探险

  第九零章:李儒欲走

  ?“将军,胡轸将军回来了。”袁绍此时正在屋内休息,李儒走到袁绍的门外,敲了敲门后轻声说道。

  袁绍听到敲门声后便醒了过来,只是还有些迷糊。只是听到门外李儒的声音说胡轸回来了,袁绍顿时从床榻上坐了起来。

  胡轸负伤被函谷关的守军抓了,这是这几天回来的西凉士卒告诉他的,但是现在李儒却是告诉他说胡轸回来了,这怎么能不让袁绍惊讶。在整理好身上的衣饰之后,袁绍走到了房间外面。

  “文优,是怎么回事?”看着李儒还站在门口等待,袁绍便开口问道。

  “这个,还是将军自己去看吧。”李儒想了想之后,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便对袁绍如此说道。

  袁绍听了李儒这么说,便疑惑的看着李儒,连丽如都不好说,这是个什么情况?难不成说胡轸还带着人打回来了不成?“前面带路吧。”既然不知道是什么歌情况,那就只能去亲眼看下了,只要胡轸不是带人打回来,那就没关系。

  李儒听袁绍这么说,便走在前面为袁绍带路。只是越走下去,袁绍越是觉得自己之前的猜想可是是正确的。因为,李儒带的路竟然是朝着关墙的方向而去。等到上了关墙之后,袁绍朝着关下看,顿时嘴都被吓的合不拢了。

  要知道,函谷关与潼关之所以如此难以相互攻破,就是因为两个雄关之间有条140里的狭小通道。而且,除了两个雄关前面又些开阔之外,整条路上也只能并行10人。

  胡轸可是带了五千人来,可见这队伍有多长。常言道:人满万,无边无际。虽然胡轸只带了五千人,但是这队伍还是有些望不着尾巴。但是这还不让袁绍吃惊,真正让袁绍吃惊的是这些人竟然都是穿着简单的衣服,没有名士卒穿戴了盔甲。

  “这是什么情况?”看着这情况,袁绍表示很不好理解啊。胡轸不是被抓了吗?大军不是没逃出几个人来吗?那这里是什么个情况啊!

  在城墙之上,守军是十分的紧张。尽管这些都是原来自己的兄弟伙伴,但是现在这些人是不是朝廷的诡计,里面会不会有朝廷的军队,这些守军是还真不好肯定。淳于琼正好是在这天轮值,却没想道会碰到这种事情。

  “主公,胡轸将军说他们是被函谷关的守将给放回来的。”淳于琼见袁绍问起,便回答道。

  袁绍听淳于琼这么说,眉头紧紧的皱在起,看着淳于琼问道:“这是你问的还是胡轸主动说的?”袁绍是深深的不信任董卓留下的那套班子,还好人都死的差不多了,要不然,袁绍非得找借口杀批不可。

  淳于琼是在最早的时候就跟着袁绍,而且当初淳于琼跟着袁绍的时候,他的官职和袁绍乃是持平的。之所以淳于琼会愿意自降身份跟着袁绍,除了袁绍的身份之外,便是淳于琼在袁绍的身上看到了股潜力。

  淳于琼心知袁绍看不喜西凉的那些老将领,但是现在袁绍手下确实人手不足,若是袁绍还如此这般打压西凉派,那日后还有谁会来投靠袁绍呢?因此,淳于琼便散了个谎,道:“主公,这是属下问的。”

  袁绍听淳于琼这么说,便冲着关下的胡轸问道:“胡将军,非是本将军不信任你,而是本将军不得不小心啊,希望胡将军不要见怪。”

  在关下的胡轸听到袁绍这么说,顿时回道:“将军,属下明白。那朝廷军的将领诡计多端,将军谨慎小心也是应该的。”胡轸倒是配合袁绍,毕竟他们这些人是真的全部都是他带去的西凉军,而且这里面没有认知道他的计划,袁绍愿意查便让他去查好了。

  袁绍听胡轸也是愿意配合,心中便定了下来,再度开口问道:“胡将军,不知朝廷军为何放胡将军回来,而且还放了这么多的士卒回来?”这个问题乃是个大问题,若是说函谷关那边放胡轸有人回来,可以说是朝廷为了让胡轸给袁绍带个话,但是放着五千士卒回来,这不是让袁绍的实力增长么?

  “将军,其实,放属下回来的乃是原本与属下同为董将军帐下的徐荣将军。再加上函谷关临时调派了数万大军驻防,徐荣将军不忍我等西凉同胞受难,故而放了属下及众弟兄。”袁绍的这些问话胡轸在函谷关的时候便与徐荣对过,故而回答起来的时候是张口就来。

  袁绍看胡轸张口便回答,也就没有疑问,大手挥,便让守关的士卒打开关门,但是,关墙上的士卒手中的弓箭却是没有松开,万在这些人当中有朝廷的士卒藏身其中,那可就麻烦了。

  袁绍见到这些人进入关内,便让淳于琼去单独给这些人安排个营地,以便于观察与管理。在袁绍的心中,这些人总归是不可信的。

  袁术看着淳于琼去为这些人安排营地,便转头对着李儒问道:“文优先生,不知道先生怎么看这件事?”

  李儒听了袁绍的话,满脸诧异的看着袁绍。他很明白刚才袁绍那番话的意思,便对袁绍说道:“将军,若是将军不信任这些人,便从胡轸带回来的这些士卒中间抽取些问话。若是当真朝廷放这些人回来,必定会有有士卒贪生怕死告诉将军真相的。”

  袁绍听了李儒的话之后,满意的点点头道:“文优先生之计,果然是妙极。既然如此,那便请文优先生受累,处理这件事情如何?”

  听袁绍这么说,李儒心知这件事自己是躲不过去了,便对袁绍醒了礼道:“多谢将军信任,属下必定不辜负将军的重托,将此事查明。”

  “如此大善,大善啊!哈哈哈哈”袁绍见李儒答应处理此事,顿时便大笑的回去了。让李儒来处理这件事情,倒不是袁绍这么信任李儒,反正袁绍会派人跟着李儒的。只是李儒本就是属于西凉派,袁绍也可以通过这件事来查看李儒是不是真心忠心于他。

  同时,若是查出胡轸有事,那李儒就会得罪原西凉的那些人,是那些人会自动和李儒疏远。同样,若是胡轸没事,那得罪胡轸的也只不过是李儒而已,还是和袁绍没有关系,西凉的那些将领还是会疏远李儒。如此,可称石二鸟之计,袁绍有脑子,却是用在对自己人的提防以及平衡下属之上,还是在袁绍的实力不强的情况之下如此,真是令人觉得寒心。

  看着袁绍离去的背影,李儒的心中也是产生了去意。只是可惜了董卓的番基业,怕是要毁在袁绍的手中了。

  第九零章:李儒欲走

  ?“将军,胡轸将军回来了。”袁绍此时正在屋内休息,李儒走到袁绍的门外,敲了敲门后轻声说道。

  袁绍听到敲门声后便醒了过来,只是还有些迷糊。只是听到门外李儒的声音说胡轸回来了,袁绍顿时从床榻上坐了起来。

  胡轸负伤被函谷关的守军抓了,这是这几天回来的西凉士卒告诉他的,但是现在李儒却是告诉他说胡轸回来了,这怎么能不让袁绍惊讶。在整理好身上的衣饰之后,袁绍走到了房间外面。

  “文优,是怎么回事?”看着李儒还站在门口等待,袁绍便开口问道。

  “这个,还是将军自己去看吧。”李儒想了想之后,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便对袁绍如此说道。

  袁绍听了李儒这么说,便疑惑的看着李儒,连丽如都不好说,这是个什么情况?难不成说胡轸还带着人打回来了不成?“前面带路吧。”既然不知道是什么歌情况,那就只能去亲眼看下了,只要胡轸不是带人打回来,那就没关系。

  李儒听袁绍这么说,便走在前面为袁绍带路。只是越走下去,袁绍越是觉得自己之前的猜想可是是正确的。因为,李儒带的路竟然是朝着关墙的方向而去。等到上了关墙之后,袁绍朝着关下看,顿时嘴都被吓的合不拢了。

  要知道,函谷关与潼关之所以如此难以相互攻破,就是因为两个雄关之间有条140里的狭小通道。而且,除了两个雄关前面又些开阔之外,整条路上也只能并行10人。

  胡轸可是带了五千人来,可见这队伍有多长。常言道:人满万,无边无际。虽然胡轸只带了五千人,但是这队伍还是有些望不着尾巴。但是这还不让袁绍吃惊,真正让袁绍吃惊的是这些人竟然都是穿着简单的衣服,没有名士卒穿戴了盔甲。

  “这是什么情况?”看着这情况,袁绍表示很不好理解啊。胡轸不是被抓了吗?大军不是没逃出几个人来吗?那这里是什么个情况啊!

  在城墙之上,守军是十分的紧张。尽管这些都是原来自己的兄弟伙伴,但是现在这些人是不是朝廷的诡计,里面会不会有朝廷的军队,这些守军是还真不好肯定。淳于琼正好是在这天轮值,却没想道会碰到这种事情。

  “主公,胡轸将军说他们是被函谷关的守将给放回来的。”淳于琼见袁绍问起,便回答道。

  袁绍听淳于琼这么说,眉头紧紧的皱在起,看着淳于琼问道:“这是你问的还是胡轸主动说的?”袁绍是深深的不信任董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