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对袁绍如此说道。

  袁绍听了李儒这么说,便疑惑的看着李儒,连丽如都不好说,这是个什么情况?难不成说胡轸还带着人打回来了不成?“前面带路吧。”既然不知道是什么歌情况,那就只能去亲眼看下了,只要胡轸不是带人打回来,那就没关系。

  李儒听袁绍这么说,便走在前面为袁绍带路。只是越走下去,袁绍越是觉得自己之前的猜想可是是正确的。因为,李儒带的路竟然是朝着关墙的方向而去。等到上了关墙之后,袁绍朝着关下看,顿时嘴都被吓的合不拢了。

  要知道,函谷关与潼关之所以如此难以相互攻破,就是因为两个雄关之间有条140里的狭小通道。而且,除了两个雄关前面又些开阔之外,整条路上也只能并行10人。

  胡轸可是带了五千人来,可见这队伍有多长。常言道:人满万,无边无际。虽然胡轸只带了五千人,但是这队伍还是有些望不着尾巴。但是这还不让袁绍吃惊,真正让袁绍吃惊的是这些人竟然都是穿着简单的衣服,没有名士卒穿戴了盔甲。

  “这是什么情况?”看着这情况,袁绍表示很不好理解啊。胡轸不是被抓了吗?大军不是没逃出几个人来吗?那这里是什么个情况啊!

  在城墙之上,守军是十分的紧张。尽管这些都是原来自己的兄弟伙伴,但是现在这些人是不是朝廷的诡计,里面会不会有朝廷的军队,这些守军是还真不好肯定。淳于琼正好是在这天轮值,却没想道会碰到这种事情。

  “主公,胡轸将军说他们是被函谷关的守将给放回来的。”淳于琼见袁绍问起,便回答道。

  袁绍听淳于琼这么说,眉头紧紧的皱在起,看着淳于琼问道:“这是你问的还是胡轸主动说的?”袁绍是深深的不信任董卓留下的那套班子,还好人都死的差不多了,要不然,袁绍非得找借口杀批不可。

  淳于琼是在最早的时候就跟着袁绍,而且当初淳于琼跟着袁绍的时候,他的官职和袁绍乃是持平的。之所以淳于琼会愿意自降身份跟着袁绍,除了袁绍的身份之外,便是淳于琼在袁绍的身上看到了股潜力。

  淳于琼心知袁绍看不喜西凉的那些老将领,但是现在袁绍手下确实人手不足,若是袁绍还如此这般打压西凉派,那日后还有谁会来投靠袁绍呢?因此,淳于琼便散了个谎,道:“主公,这是属下问的。”

  袁绍听淳于琼这么说,便冲着关下的胡轸问道:“胡将军,非是本将军不信任你,而是本将军不得不小心啊,希望胡将军不要见怪。”

  在关下的胡轸听到袁绍这么说,顿时回道:“将军,属下明白。那朝廷军的将领诡计多端,将军谨慎小心也是应该的。”胡轸倒是配合袁绍,毕竟他们这些人是真的全部都是他带去的西凉军,而且这里面没有认知道他的计划,袁绍愿意查便让他去查好了。

  袁绍听胡轸也是愿意配合,心中便定了下来,再度开口问道:“胡将军,不知朝廷军为何放胡将军回来,而且还放了这么多的士卒回来?”这个问题乃是个大问题,若是说函谷关那边放胡轸有人回来,可以说是朝廷为了让胡轸给袁绍带个话,但是放着五千士卒回来,这不是让袁绍的实力增长么?

  “将军,其实,放属下回来的乃是原本与属下同为董将军帐下的徐荣将军。再加上函谷关临时调派了数万大军驻防,徐荣将军不忍我等西凉同胞受难,故而放了属下及众弟兄。”袁绍的这些问话胡轸在函谷关的时候便与徐荣对过,故而回答起来的时候是张口就来。

  袁绍看胡轸张口便回答,也就没有疑问,大手挥,便让守关的士卒打开关门,但是,关墙上的士卒手中的弓箭却是没有松开,万在这些人当中有朝廷的士卒藏身其中,那可就麻烦了。

  袁绍见到这些人进入关内,便让淳于琼去单独给这些人安排个营地,以便于观察与管理。在袁绍的心中,这些人总归是不可信的。

  袁术看着淳于琼去为这些人安排营地,便转头对着李儒问道:“文优先生,不知道先生怎么看这件事?”

  李儒听了袁绍的话,满脸诧异的看着袁绍。他很明白刚才袁绍那番话的意思,便对袁绍说道:“将军,若是将军不信任这些人,便从胡轸带回来的这些士卒中间抽取些问话。若是当真朝廷放这些人回来,必定会有有士卒贪生怕死告诉将军真相的。”

  袁绍听了李儒的话之后,满意的点点头道:“文优先生之计,果然是妙极。既然如此,那便请文优先生受累,处理这件事情如何?”

  听袁绍这么说,李儒心知这件事自己是躲不过去了,便对袁绍醒了礼道:“多谢将军信任,属下必定不辜负将军的重托,将此事查明。”

  “如此大善,大善啊!哈哈哈哈”袁绍见李儒答应处理此事,顿时便大笑的回去了。让李儒来处理这件事情,倒不是袁绍这么信任李儒,反正袁绍会派人跟着李儒的。只是李儒本就是属于西凉派,袁绍也可以通过这件事来查看李儒是不是真心忠心于他。

  同时,若是查出胡轸有事,那李儒就会得罪原西凉的那些人,是那些人会自动和李儒疏远。同样,若是胡轸没事,那得罪胡轸的也只不过是李儒而已,还是和袁绍没有关系,西凉的那些将领还是会疏远李儒。如此,可称石二鸟之计,袁绍有脑子,却是用在对自己人的提防以及平衡下属之上,还是在袁绍的实力不强的情况之下如此,真是令人觉得寒心。

  看着袁绍离去的背影,李儒的心中也是产生了去意。只是可惜了董卓的番基业,怕是要毁在袁绍的手中了。

  第九章:将计就计

  ?尽管李儒心生了离去的心思,但是李儒同样也是不忍心董卓的基业就这样毁掉,便暂且留在袁绍身边,看是否有挽救的机会。

  在从胡轸带回来的士卒中挑人询问过后,果然没有得到什么关于胡轸投敌的消息。众人只称因函谷关守关将领是他们西凉原先的将领徐荣,故而才放他们回来。

  李儒依言上报袁绍,尽管李儒也是知道在这期间袁绍直在派人盯着他,但是还是按照规矩上报下的好,以免袁绍怀疑他出现了异心。

  袁绍听了李儒的消息之后,却仍然对那些已经降过次的士卒不放心。“文优先生,这些士卒经历败仗,如今必定是心身具疲,不知文优先生可有良策?”袁绍看着李儒,开口问道。

  李儒听了袁绍的话之后,心中暗道袁绍此子果无可救药。眼睛微闭,心中去意更甚。“将军,这些士卒遭败仗,皆因儒谋划不利。属下如今年老体衰,脑子也不如以前了,属下请求离去。”李儒如今对袁绍是真的死心了,直接便讲明自己想要离开。

  袁绍此人,人皆言“好谋无断”,如今有李儒如此个大谋士在此,袁绍怎么会轻易放人?只是袁绍乍听到李儒想要离开,顿时便开口挽留:“文优先生何故如此,本将军待先生如此之重,先生何忍弃本将军而去?难道先生忍心看到董将军的片基业毁于此处?”

  李儒听袁绍这么说,顿时心中软,便叹了口气,向袁绍暂且告退离去。李儒走后,从袁绍身后的屏风当中走出人,却是当初与许攸起投奔袁绍的逢纪。

  “元图先生方才都听到了,觉得李儒此人如此?”袁绍看着李儒离去的背影,逢纪问道。

  逢纪在与许攸起投奔袁绍之后,却是直没得道重要。在最初,有许攸在,逢纪没得到重用倒也不觉得什么,毕竟许攸直罩着他,可是等到许攸以身施计,却等来了许攸身死的消息。之后,袁绍随董卓撤回西凉,却是让袁绍继承了董卓的两位顶尖谋士,更得到法正这个潜力股的投靠,逢纪就更没有发展的空间了。如今,却是逢纪最好的发展时机。

  “主公,文优先生智计超群,当是主公谋取天下霸业不可或缺的人才。”逢纪却不会傻到直接说李儒的不好,反正袁绍已经不再信任李儒了,多说几句李儒的好话,还能显得逢纪的大度。

  袁绍听了逢纪的话,只觉得此人不仅有才能,难得的是更兼品行端正,不傲才善妒。“元图先生可能不知,李儒此人,虽有大智,却身为西凉派,不能心辅佐与本将军。元图与子远当初疫病投奔与本将军,只可惜,如今仅剩下元图人啊。”说着,袁绍不觉开始感叹许攸已经离去,若是当初袁绍阻止了许攸这个计策,那何须落到如今几无人可用的地步?

  想到这里,袁绍又对卫仲道是恨之入骨,当初若不是卫仲道劝说袁绍同意这个计策,那许攸也就不会稀里糊涂的死去。这个时候,卫仲道更是不知踪影,只是让人传回袁术会出兵的消息,之后整个人就不见了,到如今更是音讯全无。

  “元图,方才本将军与李儒说的话你都听见了。说说看,若是你,会如何处置那些败卒?”袁绍对于那些人势众是不放心,但是有些话他却不能亲口说出来,因此只能询问逢纪。

  逢纪听了这么久,怎么会不明白袁绍的意思呢?无非就是既要当,也要立牌坊罢了。“主公,那些败卒,既然已败,那又有何面目回来?不能誓死为主公征战,便是或者也不如死了。”逢纪用计可谓是毒,但是由于逢纪智谋不及贾诩,故而“毒士”倒也落不到逢纪头上。

  袁绍听了逢纪的话,顿时觉得此番话深入他心,故而接着问道:“那元图可有计划?”

  逢纪想了想,道:“主公,不若找个理由,将他们调往后方。再由主公的心腹文丑将军带人将这些人”说着,逢纪的右手化作手刀,在脖子上抹,眼中显出丝厉色。

  袁绍听了逢纪的话之后,不禁点了点头,眼中也是凶光毕露。“好,便依元图之计。”如此来,袁绍既能解决掉心头的那个尖刺,同时还不是自己提出来的,自当赞同逢纪的意见。

  只是在袁绍与逢纪相谈如何解决掉那些护着带回来的败军之后,法正在巡视潼关只是却是发现了丝不同寻常的情况。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那些由胡轸带回来的败军身上的时候,法正的却是直在关注潼关的防御。

  当初法正与李儒聊天之后,对自己在函谷关的布防也是产生了怀疑。若是如李儒说言,朝廷军乃是从秦岭直接攻击函谷关的话,那他的布防就真的出问题了。

  因此,法正直是在关注潼关的防御情况。在巡视潼关防御的时候,法正便注意到了丝不同寻常的情况。

  在巡视的时候,法正看到那些逃回来的士卒在直注意潼关的布防,而且这些人还会时不时的聚集到起。对于这种情况,法正也是特别用心的关注这些人,之后法正很神奇的发现,胡轸不常和他带回来的那些人呆在起,反而是是不是的去找这些人聊天。

  对于这个情况,法正本想去报告袁绍,但是想了想之后,法正还是决定不告诉袁绍的好。若是告诉袁绍,那最多不过是将这些人抓起来,杀了胡轸罢了。但是将计就计的话,说不得会有意想不到的成果。

  胡轸还不知道法正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蛛丝马迹,他还在为成功转移了袁绍的视线而沾沾自喜呢。李儒找那些败卒谈话,胡轸也是知道,但是胡轸更知道这可能是袁绍的意思。李儒作为董卓的女婿,可以说董卓的这片基业有李儒半的功劳,李儒是不会对这些西凉人下手的。

  胡轸还在等,等到消息道,便集合那些先回来的士卒,夺取关门。至于叶华,则是另个计策,若是胡轸失败了,那叶华也可以带人从秦岭中杀出,杀潼关个不备。

  法正发现了蛛丝马迹之后,便找到淳于琼,告知发现的这些情况。淳于琼也是想要告知袁绍,但是被法正劝阻,两人阵合计,部下弥天大网,只待朝廷军的人上钩。

  昨天上传出现问题,十二向各位读者大大说声抱歉。

  第九二章:胡轸身死

  ?逢纪听了袁绍的话之后,便去胡轸带回的那些士卒那里宣布命令。尽管逢纪知道这件事会让他得罪董卓留下来的那些老部下,但是逢纪不在会。在逢纪的心中,只要讨好了袁绍,便足够了,至于其他的,逢纪才懒得去管。

  等逢纪到了那些胡轸带回来的士卒的军营之外,却正好碰见在潼关逛完回去的胡轸。“胡将军受伤刚回来会在营地养伤,还有心思巡视潼关防御?”看着胡轸,逢纪却是嘲笑道。

  胡轸看到有人这儿对自己说话,尽管之前胡轸也是在袁绍身边见过这个人呢,但是实在是没什么印象。但是胡轸见逢纪敢这么对自己说话,料想逢纪现在必定是袁绍面前的红人,便看着逢纪说道:“作为名将领,若能不熟识潼关的防御,如何能称为名合格的将领?”

  “哦?那倒是逢某孤陋寡闻了,却是不知道败军之将也是将啊。”反正逢纪知道胡轸在袁绍心中已经没有地位了,故而对着胡轸也是冷嘲热讽,丝毫不忌。

  胡轸皱了皱眉头,但是想到之前自己和徐荣等人约定的事情,便硬是将心中的怒火压了下来,对逢纪说道:“不知道这位大人是什么意思?若是无事的话,那便轻便吧,胡某大伤未愈,如今乏了。”

  逢纪看着胡轸这副样子,便笑道:“胡某乃是来传达主公的军令的,既然在这里碰见了胡将军,那便就在这里说吧。主公接到后方传来的军情,羌人发生叛乱,为了平息半乱,主公调这五千兵马回护张掖,平息叛乱。”

  “羌人叛乱?”胡轸听逢纪这么说,顿时觉得是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羌人怎么可能叛乱?董卓乃是依靠羌人起家的,现如今更是有韩遂坐镇后方,羌人怎么可能叛乱?“这军情是不是错了,羌人怎么可能叛乱?”

  逢纪见胡轸不信,便道:“怎么,胡将军打算拥兵自重,不听从主公的调令?既然是已经定好的毒计,那逢纪自然会考虑到方方面面,这其中胡轸不相信羌人叛乱这点逢纪也是早就想过。

  胡轸听逢纪要将这么大的个罪名压下来,连忙道:“这话可不敢乱说,胡某怎么敢违抗袁将军的命令。胡某这便去传达将军的命令,让人去库房领取兵器。”

  “对了,胡将军,方才是逢某疏忽了,这些大军到了张掖之后再补充兵器。毕竟,如今潼关也是前线,兵器也是短缺。”逢纪怎么可能会让那些人带着兵器走呢,那岂不是找不自在吗?

  胡轸听了逢纪这么说,心中尽管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还是没有做什么表示,毕竟那些人不是在他的计划范围之内。“既然如此,那胡某便去传令了。只是不知道大军何时动身?”

  “明日早,食过早饭,大军便起身回护张掖。”这种事,自然是越早越好。要不是为了这件事顺利办好,逢纪只想说现在便动身,反正是去送死,还收拾什么?

  胡轸听逢纪将时间说的这么急,更是觉得其中有蹊跷,但是现在指令已经下来了,总不能违抗袁绍的命令吧。无奈,胡轸也只能是冲着逢纪行了个军礼,便朝着营地走去了。

  逢纪见到胡轸进入了营地,便冷冷的笑道:“胡将军,哼!打了败仗还敢在我面前摆谱,明日便叫你成为死将军!”这么扔下句话之后,逢纪便去找文丑去了,毕竟是五千人,怎么着也要好好的谋划番吧。

  胡轸进入营地之后,便对着名守卫说道:“你现在就去请董承将军过来,说我请他喝酒。”

  第二日,便是胡轸与徐荣约定好的日子,但是胡轸却是临时接到袁绍的命令,只能是先朝张掖而去,伺机再想办法回潼关。便是不能回也没关系,反正胡轸与那些士卒都约定好了。

  在食过早饭之后,胡轸便带着大军从潼关出发赶往张掖。只是胡轸走的时候,这关中却有两名将领没了踪迹。

  大军行了不足五十里地之后,便要通过个山谷。只是那处地形险要,乃是冲座大山中间劈开条通道。这出倒没有关卡,这里虽然险要,但是这山却不大,只需要多花上两个时辰时间便能绕过去。

  现在这西凉都是袁绍的地盘,在自己的地盘上行军,众人又有何惧呢?因此,大军丝毫不在意,只是嬉笑着朝着这山古走去。山谷之前,却是立了千余士卒,这些人乃是董承的部下。

  在前天的晚上,胡轸只觉得此时有蹊跷,便让人请董承起来喝酒,在喝酒的时候,胡轸向董承说明自己的担心。董承听了之后,便在胡轸出发之前带了千名士卒先行来到这里等待。

  胡轸见到董承之后,连忙打马上前,拱手对着董承说道:“多谢董将军带人前来,胡某感激不尽。”

  董承见胡轸如此,顿时连忙对胡轸摆手道:“胡将军客气了,你我曾是同为前将军的部将,如今胡将军有难,董某怎么能不伸手拉把呢?”

  胡轸听到董承这么说,心中也是万分的感激,便对董承说道:“不瞒董将军,胡某觉得此次那所谓的羌人叛乱乃是袁绍杜撰出来的,为的只是对付我们西凉系。胡某走后,潼关便只剩下董将军名西凉系将领,董将军千万多多小心。”

  董承听了胡轸的话之后,想了想便觉得胡轸的担心不无道理。若真是让大军回去平叛,为何连武器盔甲都不配备?等到这些人回到张掖之后,军情紧急,难不成让这些士卒赤手空拳上阵不成?

  “多谢胡将军提醒,董某便动胡将军程,等过了这山谷,董某便要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