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文丑出丑,那他就很知足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火墙那边确实冲过来人,对着叶华大叫道:“叶将军,速速撤退。”原来,宋宪在没有见到叶华之后,便知道叶华留在火墙的另边拖住了潼关的守军,使得那些守军不能继续朝着他们攻击。于是,宋宪便找了当初潼关守军遮住关门处陷阱的木板,将木板搭在了火墙上面,便冲了过来。

  叶华见状,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逃命机会。但是叶华带了五千人出函谷关,怎么会独自逃生呢?“宋将军,回去之后派人将军情送给少爷,我来为你们拖延时间。”

  叶华带来的那些士卒此时已经是做好了必死的准备了,如今见叶华不愿舍弃他们独自逃生,皆是心生感动。他们这些士卒,没读过什么书,知道的道理不多,但是“千军易得,将难求”他们还是听过的。叶华的本事他们见识过,现在他们见到业户如此,怎会不心生感动?

  “将军,我们来拖住敌军,将军快走吧!”叶华身边的名士卒听了叶华的话之后,便对着叶华喊道,紧接着,竟然主动冲向了文丑,只为给叶华争取时间。在这名士卒之后,名名士卒也是紧接着冲向了文丑。

  叶华呆住了,彻底的呆住了。这些普通的士卒,方才明明看到了他与文丑之间的打斗,在明知必死的情况下,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冲向了文丑。

  “回来,你们都给我回来!”叶华看到那些冲向文丑的士卒被文丑轻易的斩成两截,开口对着这些士卒大声叫道。只是这些士卒铁了心要给叶华争取逃离的时间,怎么会听叶华的话呢?

  “叶将军,走吧,不要辜负了将士们的片苦心啊!”这个时候,宋宪已经到了叶华的身边,对叶华劝说道。

  叶华不想走,但是却身不由己,只能是被宋宪拖着离开了。那些士卒见到叶华离开之后,个个脸上却是露出了丝释然的笑容。

  “给我杀!”文丑看到叶华离开了,大怒—身朝着飞熊军下令,誓要将这些可恶的士卒碾成粉碎。

  宋宪在拖着叶华过了火墙之后,转身便要将那块木板挪开。在挪开木板的时候,直长枪从文丑手中飞出,正中宋宪的胸口。可是宋宪为了确保没有人能借助这木板杀过来,硬是撑到了讲木板退下了火坑之后才倒下。

  叶华就在旁边,看着宋宪倒下,叶华心如刀绞,可是现在他却无能为力,终是实力太过于弱小了。火墙这边的士卒这个时候连忙扛起叶华就要走。

  “将宋将军带走!”叶华看着宋宪的尸体,对那些士卒说道。

  那些士卒愣,但是很快便反应了过来,分出了人背着宋宪的尸体便快速的离开了。出了关门之后,叶华确实挣扎着对扛着自己的士卒说道:“上山,只有上山才能活命。”

  这个时候叶华乃是他们唯的主将,而且现在也就只剩下了不到两千人了。没错,加上叶华分出来的那些士卒也剩下不到两千人了,而这些人当中,叶华带来的人呢居多,自然就遵照叶华的命令上山逃命。

  就在这些人上山之后,文丑也是很快的追了出去,但是追出去之后,却是没有见到这些逃走的士卒的身影,只能恨恨的回潼关去了。

  第九五章:赏罚不公

  ?这支败军入了秦岭之后,却并未走远,以这支败军如今的状态,若是在秦岭中连夜行军,那下场估计不会比让文丑追上来好多少。

  “将军,如今我们该怎么办?”在叶华身边,名统领问道。班来,他们万人兵分两路,更兼潼关内有内应,要拿下潼关也不是难事。可是没有想到,不知是哪里走漏了风声,使得大军中了埋伏,不光是折损了八千多士卒,就连宋宪都死在了潼关。

  叶华如今身负重伤,但是还没有安排好大军的后路之前,他也是强自提着口气,不让自己昏睡过去。这个时候听到有人问他该如何走下步,便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但是却不想触动了伤口,倒是喷出了大口的血来。

  “咳咳”叶华阵咳嗽,带出了口的鲜血,使得旁边的士卒是手忙脚乱。叶华抬了抬手,示意那名统领靠过来,然后才轻声的说道:“速遣人回去函谷关,报告徐将军及麴将军潼关战况。另,让他们速速派人告诉少爷这里的军情,少爷定会有杀敌之策。咳咳”说完之后,叶华又是阵咳嗽。

  “将军不要多说话,属下这便去办。”那统领担心让别人去办这事会误了军情,因此便打算亲自去将这件事情报告给函谷关的守将。

  140里路,若是行军的话自然至少需要两天甚至三四天,但是只是个人的话,那就要快上许多,只消借着月色紧着赶路便好。若是顺利,等到晌午的时候,这人便能够到达函谷关了。

  而此时的潼关,在情理战场之后,众人也是统计出了这次伏击的损失了。此时此刻,袁绍早已经醒了过来,端坐于主帐的主位之上,就等着淳于琼汇报情况了。

  “主公,此次伏击,共计杀敌八千余人,击杀敌军将领名。而我军损失不到三千人,其中还包括了为了诱使朝廷军中计而放弃的三百人。”淳于琼在主帐之中,看着袁绍,面带笑容地说道。如此战损,还是因为朝廷军又突然杀除了只大军的情况之下,否则的话,损失还会更小。

  袁绍听了淳于琼的战报之后,也是高兴异常,对着淳于琼赞道:“仲简将军果然是智勇双全,为我军化解了次危急的同时还谋取了场大胜。好!仲简将军不知想要何赏赐?”

  面对袁绍的赞扬,淳于琼是脸的尴尬。若真的是他自己做出的决定还好,但是是法正的决定,他也不好贪墨了法正的功劳。“将军,其实,此次伏击并非属下的功劳,切都是孝直先生的谋划。”淳于琼定了定心神,将法正是如何发现那些叛徒的行动,再到如何布置陷阱说了出来。

  袁绍听了淳于琼的话之后,却还是笑道:“仲简将军莫要推辞,将军布置陷阱安排兵力总是有功劳的,便赐仲简将军夜光杯对,黄金百斤。”

  淳于琼见袁绍还是要给他赏赐,心中暗道要坏事,这袁绍怕是会和原来样。但是法正却不知道袁绍以前会如何,只是看到袁绍既然能给淳于琼都这么丰厚的赏赐,那自己的赏赐也定不会少。

  袁绍看着法正,想了会儿才说道:“法孝直年岁轻轻,便能里如此大功,实乃是代青年俊杰。只是孝直莫要自满,当时时激励自己,再立新功。”

  法正听这袁绍的话,满脸的笑容,但是等了半天,却不见袁绍接下去的表示了,顿时满脸的错愕。法正站起来抬头看着袁绍,却见袁绍的目光已经移到了他处。“主公”

  袁绍听法正唤他,便看向法正,问道:“孝直还有其他事吗?”袁绍这么问的时候,脸上不见丝的尴尬,也没有因为法正叫他便在给予什么赏赐的意思。

  法正看着袁绍这个样子,只觉得心中苦闷,只能是摇了摇头,又坐在自己的原位之上。

  逢纪在袁绍的身边,开始听到法正立功的时候,还真是有些担心袁绍会重用法正,从而使他又会回到最初那种被忽视的状态。现在见到法正不得袁绍喜爱,顿时心中笑开了花。

  “本将军若要逐鹿中原,则必须要通过函谷关,诸位可有何良策?”在这件事过后,袁绍看着座下的众人,突然开口提道。函谷关丢失,现在有不能夺下,终归是袁绍的块心病。如今刚刚击退了朝廷军的次袭击,袁绍也是希望自己的属下也能够想出个办法,夺下函谷关。

  “主公,此次朝廷军来袭,便有大军通过秦岭杀向入潼关之中。而孝直先生也是仔细观察了朝廷军的尸体以及朝廷军杀入潼关的山崖,或许孝直先生会有所发现。”这个时候,淳于琼再次站了出来,却是为法正找个机会让袁绍接手法正。

  袁绍听淳于琼的话之后,果然是对法正来了兴趣,便冲法正问道:“不知孝直有何发现?”

  法正这个时候还在纠结袁绍没有给他赏赐之事,心中正郁闷着呢,哪里会料到淳于琼会向袁绍推荐他,使得袁绍再次叫到他。

  袁绍见法正没有理会自己,顿时觉得自己的面子有些挂不住。他乃是四世三公袁家之人,现在连他手下的个谋士都敢无视他,这让袁绍如何能忍?只是现在在众人面前袁绍不好发作,只能是再叫句:“法孝直?”

  法正身边的人见到法阵没有反应,便推了法正下,法正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起身的法正却不知袁绍在询问什么东西,但是袁绍偏偏就是不再问了,法正只能道:“主公,属下才疏,也是未知其中奥秘。”

  袁绍听了法正的话之后,看向法正的表情顿时多了丝的不喜。既然法正不知道答案,那袁绍就继续问淳于琼:“仲简将军当时也是在场,不知有何发现?”

  淳于琼心中叹了口气,却也只能回答袁绍的问题了。“主公,属下见到那些朝廷军杀入潼关的地方皆是有藤蔓垂下,可见这些人便是在秦岭中也可能是用藤蔓通过些地势陡峭的地方。”

  法正听到淳于琼说这个,顿时明白袁绍在开始的时候问的是什么问题了。但是这个时候袁绍不在询问法正,而法正自己刚刚又是丢了次脸,也是不想让袁绍讨厌,只能是将想要说的话压了下来。

  袁绍听了淳于琼的话之后,顿时觉得心喜,只道是自己也能派遣大军通过秦岭偷袭函谷关了。

  可是正在此时,营帐之外却是进来人,提着两个大布袋。众人朝门口看去,却是发现来着乃是李儒。

  李儒进入主帐之后,面色铁青,却是不知道在想什么。李儒看着袁绍,当着众文武之面,将这两个布袋打开。众人好奇这其中装的是何物,却不曾想其中却是两个人头。看其面目,却是胡轸与董承。

  第九六章:李儒离去

  ?

  “将军,胡将军奉命回护张掖,可是现在胡将军与董将军的头颅却出现在潼关,不知将军想要作何解释?”李儒看着袁绍,眼中却是丝毫没有畏惧的神色。

  袁绍看着李儒,脸上却是有些尴尬之色。毕竟,这件事情若是说出来的话,对于袁绍的名声终归是不好的。但是现在李儒不仅将这件事情给说出来了,更是当着众文武的面说出来的。

  “那个,文优先生,此时稍后我们再谈。”袁绍没有办法,只能是低声的和李儒说些好话,只是还不待李儒回答,袁绍便冲着帐外的喊道:“来人啊,将两位将军的头颅好生收敛起来。”

  门外的守卫听到袁绍的话之后,便有两人走了进来,直接朝着两个头颅走去,打算将这两个头颅拿出去。但是在这两名士卒的手即将碰到李儒先前装那两位将军头颅的袋子的时候,李儒却是冷冷的说道:“你们若是敢碰这两位将军的头颅,我李某保证你们小命不保。”

  听到李儒的话,那两名士卒的手顿时定住了,侧过头看见李儒冰冷的眼神之后,这两名士卒练忙将手收了回来,在这营帐之中站的笔直。

  李儒也是拼出去了,当年董卓留下来的干老臣子,如今是只剩下他个了。若是说袁绍对于董卓的干老臣子没有想法,李儒是死都不相信。这个时候,李儒是下定了决心,不论如何都要离开袁绍,是故这次李儒才敢如此的坚决。

  李儒这样,袁绍也是很难办。袁绍这个人极为好面子,不管事情的对错,袁绍都不想在别人面前丢了面子。这点,袁术要强于袁绍,袁术只是喜欢听好话而已,有些丢脸的事情做了也就做了,只要之后将他哄高兴了那就行了。

  袁绍现在真的很为难,若是就因为这件事开罪于李儒,袁绍又担心之后无人为他出谋划策。但是就此放过李儒,袁绍又是很不甘心,这样的话,那袁绍自己的脸面将置于何处呢?

  “大胆李儒,主公做事需要向你解释吗?”袁绍旁边的逢纪这个时候见到袁绍有些为难,便站了出来,指着李儒喝问道。

  李儒看着逢纪,却是丝毫的不惧。逢纪这个人他了解,尽管有些智谋,但是与他相比,却是相去甚远。不光是与他相比不如,逢纪就是与法正想比,也是要稍逊筹。李儒敢于站出来质问袁绍,自然会为自己考虑下退路。

  只是袁绍却是感于逢纪的好友许攸为了他的大业而身死,因此看逢纪也就有些偏颇,再加上逢纪给袁绍的建议让胡轸与董承死于文丑之手,使得袁绍对于逢纪也就更加的信任。

  这就好比两个刚刚相识的人,如是只是在路上或是饭店遇见,那两人的关系肯定最后也就只能这样了。但是,如果这两个人是在或是迎春阁这种地方认识的,那这两个人的关系指不定就会变得很铁了。袁绍和逢纪两个人起出谋划策干的那种破事,就有点那种互相知根知底的样子了,只要两人没有到最后闹崩,那这两人的关系肯定不能用常理来度量。

  现在逢纪站出来为袁绍说话,袁绍顿时大为感动。即便是得罪了李儒又如何,只要不杀了李儒,那李儒终究是还要为他出谋划策的,至于现在,有逢纪也足够应对些事情了。现在袁绍心中便是这么想的,既然有了底牌了,那袁绍的腰杆自然也就更硬了。

  “你们两个,还站着干嘛,本将军的话都不听了?”袁绍这个时候也是站了起来,冲着那站在营帐中的两名士卒厉声喝道。

  那两名士卒见袁绍都站了起来快要发火了,这自然是不敢继续站着,便又要去收拾两位将军的头颅。

  “你们敢!”李儒这个时候尽管讶异于袁绍的选择,但是袁绍毕竟是作为方势力的首领,若是没有这点魄力也不可能会入董卓的法眼。但是李儒这个时候却不管袁绍如何,打定了注意不让袁绍将这两颗头颅带走,若是袁绍将这两颗头颅带走的话,李儒敢保证袁绍必定不会将这两颗头颅埋入地底。

  只是李儒这样,却是可怜了两位士卒。这两名士卒这个时候是真的进退两难了,若是不收吧,袁绍当场就可能将他们给打死。但是收了吧,李儒往后南面找他们两个的麻烦。两人只能是“噗通”声跪在李儒面前,不断的磕着头说道:“大人,您就饶了小人吧。小人不过是名无权无势的小兵,大人您又何必与小人过不去呢?”

  李儒看着这两人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心中也是不忍。想到袁绍这个时候已经是打定了主意要将这两名将军的头颅给收走,李儒只是在心中埋怨自己为什么要来找袁绍为这两名将军讨公道。人既然已经死了,那便尽快找到尸体让这两位入土为安才是,却没想到生出这般波折。

  李儒看着那两名士卒,却是冲那两名士卒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了。只是看李儒的背影,却没有名谋士的气质了,只是佝偻着背,如同名黄发老者般,踟蹰着朝营帐外移去。

  袁绍见李儒主动退了出去,心中尽然觉得是阵欣喜。却是不明白,让自己手下名得力的谋士离心,让文武心中产生了丝的隔阂,袁绍到底在高兴些什么。

  逢纪见到李儒离开,心中也是无比的兴奋。方才法正的表现他看到了,只觉得法正不能对他造成什么威胁,何况法正此时不得袁绍心喜,那什么和他逢纪争呢?至于说卫仲道,此人现在不知身在何处,更是不用说了。

  李儒离开了袁绍的营帐之后,也不回自己的主帐,直接个人从潼关西门而出,不知所去何处。

  函谷关的诸将直在等潼关那边的消息,可是却直没有等到,让这些人是揪心不已。

  “麴义将军,不如便让我带两千兵马,前去潼关看看吧。”侯成却是等不住了,站起来对麴义说道。

  其实何止是侯成等的心急,众人哪个又不担心呢?但是函谷关毕竟是干系巨大,若是不能守住函谷关,反倒是叫西凉军所趁,那岂不是更是坏事?

  “候将军,你先坐下,潼关随时险关,但是我们有宋宪将军带领的五千大军正面攻击,还胡轸将军为内应,有叶华将军的五千大军突袭,必定会成功的。这会还没有消息传回来,想必是传令兵还在路上,或是他们还在准备潼关的防御。”徐荣这个时候站了出来,对侯成劝说道。

  侯成听徐荣这么说,顿时也是又坐了下来,只是坐了阵之后,侯成还是忍不住,又是站起来打算向麴义请求出战。

  就在这个时候,有名士卒跑了进来,对着众人道:“诸位将军,有潼关方向回来的传令兵。”

  “哪?在哪?”侯成听潼关方向的传令兵回来了,连忙反身问道。

  就在侯成问话的时候,又有两名士卒架着名灰头土脸的士卒进来了。看到那名士卒,众人立马便围了上去。“潼关情况如何?”徐荣看着那名士卒,心中却是产生了个不好的念头,急忙开口问道。

  那名士卒看到到了地方,便用极为虚弱的声音说道:“潼关,大败。宋宪将军战死,叶华将军重伤。如今,叶华将军已经带人进了秦岭。叶华将军让我给诸位将军传信,让诸位将军速将此处军情告诉少爷”说到这里,这名士卒却是听了下来,众人看去,这名士卒竟然是已经晕了过去。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醒醒啊!”侯成见到这名士卒已经晕了过去,便伸手想要将这名士卒摇醒,还好徐荣眼疾手快,否则的话这名士卒真的可能会被侯成摇死。

  “将他带下去休息,等他醒了就过来通知我们。”徐荣看着其他的士卒,说道。

  那些士卒领命之后,便扶着那名晕过去的士卒下去了。百万\小!说://等到这些士卒全部离开之后,侯成却是说道:“不行,我定要去潼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宋宪怎么可能会死?”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