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还有万五千左右的士卒,但是袁术却没有丝毫的安全感。不说别的,现在谯县城外,加上孙坚带来的大军有三万多,看叶墨的样子,这五千还只是先锋。

  “太尉大人好意,只是袁将军乃是某将的上司,如今上司受困,做下属的如何能不救?”孙坚在考量了半天之后,还是拒绝了叶墨的这个计划。

  袁术听了孙坚的回话,是长舒了口气,好歹不用死在这个破地方。叶墨听了孙坚的这番话,也是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若是孙坚答应了叶墨的计划,那叶墨日后与孙坚相交的时候,那必定要保持距离,多带几个心眼。

  “孙将军若是不答应叶某人的话,那叶某人总不能直接将袁术放走,养虎为患吧?”叶墨看着孙坚,戏谑的说道。叶墨想要看看,若是来那个军要开战,那孙坚到底是敢不敢再坚持原来的想法。

  这个时候,袁术也是发现自己想问题想简单了,孙坚不答应叶墨的计划,那孙坚与袁术的联军能打赢叶墨与曹豹联军么?

  孙坚也是愣,方才孙坚只是考虑了袁术死活的得失,却是没有想到即便是自己要救袁术,那也是要先过了叶墨这关。

  在叶墨身边的曹豹这个时候却是适时的咳嗽了两声,然后来回的走动两步,像是显示存在感般。只是袁术看着曹豹,脸色更是耷拉下来。袁术与曹豹交过手,据那日劫营的情况来看,曹豹也不是个好鸟,平原之上打赢袁术是没有丝毫的问题。

  孙坚愣愣的看着叶墨半天,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孙策在旁看着自己的老爸吃瘪,怎么还能站得住,便开口对着叶墨说道:“叶墨大哥,父亲大人方才还在与小弟说大哥为人最是顶天立地,乃是当世等的好男儿。父亲大人还让小弟向大哥学习,如今大哥为何难为小弟的父亲大人呢?”

  叶墨听了孙策的这番话,却是有些愣住了。没想到,叶墨方才抓住孙策的话语让孙策认他为大哥,现在孙策便利用这点让叶墨吃瘪了。

  “也罢也罢,既然贤弟这么说,那我提两个条件,若是孙将军与袁术答应,那大哥便放袁术离去。”叶墨无奈的笑了笑,然后才开口说道。

  袁术再次赶在孙坚开口之前问道:“什么条件?”

  “我想问袁公路要个人,不知道袁公路答不答应?”叶墨看着袁术,脸色十分的冷俊,看着袁术是头皮直发麻。

  袁术尽管看到叶墨的样子有些被吓到了,但是终究还是自己的性命要紧,便再次开口问道:“你你想要谁?”只是袁术这句话的声音却是弱了许多,败军之将,底气不足啊。

  要说袁术手上还真是有些好筹码,只是缺少个真正厉害的谋士将这些筹码摆放在最为正确的位置罢了。人人皆言袁术无能,但是开创了大汉数百年基业的刘邦又有什么能耐呢?只不过刘邦比之袁术多了张良与萧何而已。

  叶墨看着袁术这副样子,真是恨不得将袁术的基业全部接手过来,只是袁术肯定不会答应。“将李丰交给我,这便是对袁公路的条件。百万\小!说://”

  袁术又是长舒了口气,李丰而已,个在他手上不怎么能用的上的人而已,即便这次李丰在曹豹的攻势下守住了谯县,但是之后同样也是犯了错误不是么,给了就给了。百万\小!说://百万\小!说://“好,今日日落之前,本将军必将李丰交到你的手中。”

  孙坚见袁术丝毫不犹豫的就将自己的手下给扔出去了,心中难免有些感慨,好在孙坚是脱离袁术够早,要不然早晚被袁术卖掉。

  “不知道太尉大人对孙某有何要求?”孙坚见袁术很干脆的卖掉了李丰,也便不理会在旁反而有些沾沾自喜的袁术,而是冲着叶墨问道。

  叶墨很轻松的得到李丰之后,便听到了孙坚的询问,便看着孙坚笑着说道:“叶墨如今得贤弟孙伯符,因此想要将之带回洛阳,也好培养兄弟感情。”

  孙坚听了叶墨的条件,本能的就想要拒绝。这哪里是个简单的条件,分明就是想要将孙策作为人质嘛。只是还不等到孙坚同意,孙策却是开口了:“既然大哥有意,那小弟自然是求之不得。”

  孙策乃是长子,平日里就没有少受教育要替孙坚分忧解难,现在这个条件孙坚摆明了是不会接受的,那两军定有战。只是孙策却是见到了叶墨身后的典韦,知道他的父亲不会是典韦的对手,这才答应了叶墨的条件。

  就在这时,从谯县北边跑来两名骑兵,其中人在亮明身份之后,过了徐州军士卒的封锁线。看那来者,却是侯成。

  如果喜欢带着帝国系统回三国,请把网址通过发给您的朋友,或把网址发布到贴吧微博论坛。

  收藏本页请按r ,为方便下次阅读也可把本书,添加桌面请猛击。

  添加,有最新章节时,将会发送邮件到您的邮箱。

  第二零九章:教导孙策

  ?叶墨眼见是侯成过来了,心道:这侯成本应该在函谷关才是,如今却是突然找过来了,想必是函谷关有变。能让侯成亲自跑趟,那就说明指定不是好消息。

  只不过是看到侯成,叶墨便将事情猜到了。只是现在正是谈判的关键时刻,若是这个时候侯成将那消息说出来,指不定会有什么变化。

  “候将军,来得正好,叶某来为将军介绍几个人认识。”叶墨脑筋转,顿时想到了注意,便在侯成说话之前对着侯成说道:“此人乃是扬州牧袁公路,在其身后乃是袁公路的两名得力大将;另外这边乌程侯孙文台,其身后乃是孙将军的狮儿孙伯符以及其手下的大将。”

  侯成本来过来之后便打算悄悄的附在叶墨的耳边将消息告诉他,但是现在听叶墨介绍了圈这身边的人,顿时就在心中有了打算了。“大人,逆贼袁绍领兵攻打函谷关,被叶华将军伏击,西凉军两万六千人,尽数被歼。麴义将军让我来问大人,接下来是否继续朝潼关进发?”

  叶墨听了侯成的消息,脸上带笑,但是心中却是纠结不已,怕是麴义他们已近朝潼关进发了,并遭遇了场大败,否则的话如何需要侯成来等命令呢?“进攻西凉,何须经过潼关?你回去告诉麴义,只需练兵屯粮,其余的事,等我从洛阳派人前往。”

  侯成听叶墨的话,心中有些震惊。想要前往西凉,难道还可以绕过潼关不成?当然,现在侯成知道不是解惑的时候,便直接打马朝回赶去,在城北的军营等待叶墨。

  叶墨与侯成的对话声音倒是不大,但是在场的几人却是都能够听得清楚。袁术这个时候非但没有担心,反倒是心中觉得平衡了许多。若是光袁术自己兵败,但是袁绍却是路高歌猛进的话,那袁术脸面上比过不去,但是现在袁绍也失败了,那袁术就不担心了,要丢脸大家起,那就相当于没有丢脸。

  孙坚关注的重点却是和袁术的不同,孙坚关注的重点却是叶墨那句“进攻西凉,何须经过潼关”。若是不需要经过潼关,哪里还会有路让朝廷军过去呢?孙坚自己可以说就是个军事家,现在叶墨的这番话却是让孙坚有点开始怀疑自己几十年的认知了。

  对于袁术与孙坚这两人的反应,叶墨猜对了半。半仙嘛,猜半就够了。叶墨猜到了袁术会在心底里觉得自己的面子找回来些,但是却没有想到孙坚在纠结潼关的问题。要知道,叶墨也就是随口提而已,叶墨自己哪里想到了什么计策,只是现在需要说这么句话而已。

  曹豹在旁听叶墨与侯成的话听得最为清楚,袁绍要是也兵败了,那曹豹自然就开心。毕竟,现在曹豹可是将宝都压在了叶墨身上。当然了,也不是全部的宝,世家便是这样,从不将鸡蛋放在同个篮子里面。荀家如此,诸葛家如此,他们曹家自然不会例外。

  叶墨见侯成回去了,便对着袁术与孙坚说道:“两位,现在正事已经谈妥,只需要两位将叶某的条件满足了,那叶某便让两位安然离开。”

  袁术听了叶墨的话,当即说道:“既然如此,那本将军便先告辞了,早点将李丰送到朝廷军的军营中,那本将军也好早日离开。”说完,袁术是头也不回,直接便朝着谯县城中去了。

  孙坚站在叶墨面前,却是有些拿不定主意,毕竟是他的儿子啊,而且还是最为疼爱的个儿子,可是现在就要随叶墨而去,这让孙坚怎么能受得了?倒是孙策这个时候站到了叶墨身边,对孙坚说道:“父亲大人,孩儿只是随大哥去洛阳玩几天而已,父亲大人无须为孩儿担心。”

  叶墨看着这情况,却是哭笑不得,只能是对孙坚说道:“孙将军尽管放心,伯符既然称呼叶某句‘大哥’,那叶墨自然不会让伯符受委屈。江东之地虽然人才辈出,但是眼界却是局限于地。叶某将伯符待会洛阳,只是为了开拓伯符的眼界。同时叶某也想看看,若是由我叶家之人教导伯符,那伯符会成长到个怎样的地步。”

  孙坚听了叶墨这番话,这才放心了下来。叶家然才辈出,几乎能赶上郡之地的人才,甚至是比肩州之地。若是说叶家没有独特的教育方式,那是谁也不会相信。别的不说,单就文士,便有叶墨与叶缺两人同为三公;武将里面,叶华叶真两名流武将,叶叶三虽然差些,却各有绝技。

  “既然如此,那犬子便托付给太尉大人,还请太尉大人多多费心教导。”孙坚这个时候给叶墨做了个深揖,以感谢叶墨如此重视孙策。天下父母心,谁不为儿女?

  “既然如此,那叶墨便先行告辞,那函谷关怕是有变动,叶某却是不能久留于此了。”这个时候,叶墨是直接当着孙坚的面将函谷关可能有变的事情说出来。反正现在不说,孙策也会想办法传回消息去的。

  孙坚这个时候明显是愣了下,没想到叶墨竟然会当着他的面说出这个消息来。要知道来那个人现在可还算是敌人啊,尽管叶墨手中有他孙坚的儿子在。但是很快,孙坚便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了,西凉有变又如何?告诉袁术让他留下来坚守到叶墨退去么?那他儿子怎么办?

  等到叶墨离开之后,曹豹也是跟着叶墨走了。黄祖看着呆在原地的孙坚,开口道:“主公,要不要我们将小主公抢回来?”

  孙坚听了黄祖的话之后,看了眼黄祖,说道:“能让坚儿跟随太尉大人学习,那是坚儿的福分。太尉大人说的没错,我们西凉的那些人才,眼界仅是局限于江东地,却是太狭隘了。真是期待啊,不知道将来坚儿会成长到个什么地步!”

  黄祖确实不以为意的撇了撇嘴,他就是江东的,而且在他看来,江东的那些人才也是极为厉害。不说别的,张昭老头就没有人说他不好,而且大公子孙坚的好友周瑜也是聪慧过人。而且,大公子可是名武将,江东的武将可是不少。

  只是想到武将,黄祖却是不得不承认,江东的武将确实不如叶家的那些。黄祖现在当真是郁闷啊,自家大公子天赋出众,可惜自家人却是没有出色的老师来教导。他们几个跟随孙坚的老将现在却基本不是孙策的对手了,那还能教孙策什么呢?说多了都是泪啊。

  叶墨回到军营之后,侯成还在军营中等候。见到叶墨回来,侯成也没注意奥迪回来了多少人,直接拉着叶墨便说道:“大人,大事不好。潼关惨败,宋宪战死了,叶华将军也是重伤。”

  叶墨本来以为只是损了写兵马,但是没想到居然直接便折了两名大将。叶墨眼睛瞪得溜圆,双手抓住侯成的双肩,不断摇晃着问道:“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怎么回事?还有,叶华现在怎么样了?”

  典韦与叶三第次见到叶墨这个样子,便拼命的拉住叶墨。典韦这个时候心中也是无比的震惊,叶华的实力他可是知道的,那西凉居然有人能够重伤叶华。

  侯成被叶墨摇晕了,这个时候叶墨被典韦与叶三拉开,侯成便摇了摇脑袋,然后将偷袭潼关的事原原本本的说了遍。孙策这个时候是无比的震惊,尽管偷袭失败了,但没想到仗还能这么大,果然能学东西啊,赶紧记下来。

  “这么说,叶华如今到底是生是死,你也不知道?”叶墨在被拉开之后便冷静了下来,听了侯成将事情的原委说了遍之后,开口问道。

  侯成这个时候却是不敢看叶墨的眼睛,只是从鼻子出发出了个“嗯”的声音。

  叶墨这个时候没有说什么,叶华的安危他的确担心,但是现在总不能为了个不知道生死的叶华将豫州的局势丢掉。“侯成将军,先回函谷关,告诉麴义,只需要保证函谷关不失便可。待我处理完豫州之事,便立刻赶往函谷关。”

  侯成接令之后,也不多做休息,直接便是赶了两匹快马朝着函谷关而去。

  第二零章:重用李丰

  ?

  侯成离开,叶墨却还要在这边等到所有事情了结。尽管放了袁术与最初叶墨定下的目标不太样,但是现在可以带走孙策,与孙坚结好,那自然是更好不过了,尤其是孙坚可比袁术要难对付的多。

  “大人,我军明日正午之前便能到,大人准备何时攻城?”徐晃没有去参加四方会谈,对于叶墨提出的条件也不太清楚。现在徐晃看到叶墨带了个人回来,也没来得及问,只当是叶墨半道捡回来的,反正和他没关系。

  孙策听了徐晃的话,也是脸紧张的看着叶墨。叶墨看着徐晃,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答应了袁术,只要袁术将李丰交给我们,那我便放袁术离开。”

  徐晃听了叶墨的话,顿时惊呆了。“大人当真要放袁术离开?”徐晃简直不敢相信,再次开口向叶墨确认这句话的真实性。

  叶墨点了点头以示确认,不过是放袁术离开而已,何况这么做的话,也能让袁术的那些属下离心,何乐而不为?

  只是徐晃却是感到了丝失望,本来嘛,叶墨能去太行山找他们求援,然后郭太也答应了。可是,杨奉与韩暹带着五万大军出兵之后,先是在赶到阳翟前天,袁术大军撤走了。然后,等到大军在第二天便要赶到谯县了,叶墨又说袁术已经答应他的条件了,可以放袁术走了。那白波军出来是干嘛的?春游吗?

  叶墨这个时候却是没有注意到徐晃的情绪,刚才侯成给他的信息量太大了,必须要好好消化下。叶华可是流的武将,袁绍的手中除了文丑可是没有流的武将了。只是,单凭个文丑能够重伤叶华吗?别人不知道,但是叶墨却是知道,叶华可是算的上是名山地作战专家,若是按照叶墨之前给他的命令从秦岭出击偷袭潼关,不应该会有这种结果啊。

  孙策却是看到叶墨往自己的帐篷走去,却是不知道到底该往里去才合适。只不过好在典韦也在,便将孙策叫到训练场去切磋去了。只是可惜,典韦没有将那些老练双手剑士带上,否则的话,典韦就去训练士卒玩了。

  徐晃个人呆在营帐之中,看着叶墨典韦和孙策走了出去,就剩下他个人留在中军营帐之中。徐晃看着摆在那武器架上的宣花斧,用右手深情的抚摸着,如同抚摸个女人娇嫩的肌肤般,唯恐用大了力会让它感到疼痛。

  “唉”徐晃忍不住深叹口气,徐晃空有身武艺,却始终的不到施展。好不容易有这个机会,却没有想到却是没有点出手的机会。

  后世之人皆言: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徐晃又何尝不想将自己货与帝王家呢?只是徐晃却是知道,便是有通天的本领,在没有得到合适的机会之前,也只不过是个只能在山里耍横的猴子罢了。

  只是徐晃不知道的是,叶墨对于他的本事可是知道不少,哪里还需要徐晃出手证明呢?

  在等到日落之前,袁术果然依言将李丰送到了军营之中。这个时候,叶墨还没有想明白叶华是怎么失败的。看来还要等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之后,再亲自前往函谷关问个明白才是,现在却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

  叶墨看到袁术遣人将李丰带来,便亲自前往营寨门口迎接。只是在门口,叶墨却是发现李丰被袁术五花大绑绑成了个粽子了。

  “怎么还绑起来了?赶紧松绑!”看到李丰被绑起来的情况之后,叶墨连忙快走几步,走到李丰面前,让士卒们给李丰松绑。

  李丰看着叶墨的样子,却是不以为意。在谯县城里,袁术说了叶墨的条件之后,便遭到了袁涣与阎象的强烈反对,但是袁术却是意孤行,丝毫不管先前李丰立下了多大了功劳。只是李丰却是丝毫不怨恨袁术,毕竟袁术为主。若不是叶墨,袁术如何会落到被逼要交出自己的下属这个地步呢?

  不得不说,李丰被袁术洗脑了,还是自动洗的。要不然,现在怎么此时在心中还会对袁术如此的维护?只是可惜的是,李丰将袁术当成自己的主公,但是袁术却是未必将他看作是臣子。

  叶墨看到李丰眼神中对他的憎恨,却是丝毫不恼。毕竟,李丰在今天早上还是袁术的臣子,现在身份突然转变,还是可以理解的。

  “太尉大人,李丰我们已经送到,我们主公希望大人遵循约定。”看到叶墨让人将李丰松绑,那送李丰过来的士卒也是毫不阻止,反正人已经送到了,如何处置却是叶墨自己的事。

  叶墨看着那人,笑道:“你回去告诉袁公路,他既然已经做到了我提出的条件,我自然不会食言。”

  “如此,那小人便回去复命了。”那人听到了叶墨的保证,便朝着叶墨行了礼告退了。

  叶墨看着那人离开了,便对着李丰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