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座的哪个不是地位煊赫,哪有人会在身上带枚五铢钱呢?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叶三站了出来,拿着块五两重的银锭,对着叶墨说道:“少爷,你身上没钱啊?我这还有几两银子。”

  叶墨看到叶三拿出块五两重的银锭,顿时脸都黑了。要不是叶墨知道叶三是系统召唤出来的,忠心于他,叶墨必定会以为叶三是来砸场子的。

  在看到叶墨的脸色不对之后,叶三讪讪的笑了笑,将银子放回自己的钱袋里去了,到现在,叶三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叶墨会摆出这么副脸色。孙策看到叶三被叶墨的黑脸挡回去了之后,顿时从自己的钱囊里拿出了块十两的银锭。在孙策看来,五两,怎么够太尉的身份?

  叶三看到孙策掏出了十两银子,顿时心中懊恼,怎么自己干才没有想到这少爷缺钱了,怎么会好意思直接向他们说呢?只可惜,叶三只觉得自己没有理会叶墨的意思,无比懊恼啊!

  “大哥,五两银子,自然不够大哥用啦。大哥,小弟这里有十两银子,定够大哥用了。”孙策陪着副笑脸,然后走到叶墨的左侧,对着叶墨说道。

  叶墨转脑袋,看着孙策手中的十两银子的银锭,嘴角上扬,顿时笑了,乐呵呵的接过了孙策手中的那枚银锭。“来人啊!”拿过那枚银锭之后,叶墨便对着营帐外面喊道。

  孙策见叶墨接过他手中的银锭,心中也是欢喜。孙策倒不是因为贿赂叶墨而觉得欢喜,只是觉得他可以猜到了叶墨的心思,有些兴奋。但是转眼之间,叶墨便冲着外面喊了句,让众人是摸不着头脑。

  那营帐外面两名士卒听到里面叶墨的呼唤,便走进了营帐,对着叶墨行了个军礼之后,问道:“大人有何吩咐?”

  叶墨看到那两名士卒之后,依然是问道:“你们两个,谁有枚五铢钱?”

  那两名士卒愣,方才他们在营帐之外,便听到了叶墨问别人要五铢钱,然后有人拿出了块五两重的银锭,人拿出了块十两重的银锭。可是现在,叶墨将他们叫进来,还是问他们五铢钱?难道,叶墨这个太尉大人要在全军收刮士卒的钱不成?

  但是,不管怎么样,那两名士卒终究是不敢有什么造次。其中,那右边人拿出块碎银,然后说道:“大人,小人只有这点钱了。”只是其语气,却是无比的可怜,似乎是极其的舍不得这枚碎银子。

  叶墨看着这名士卒,在听了他的话之后,眉头微蹙,却是有点不高兴了。“算了,收起你的银子吧!”说完,叶墨就将目光转向了另名普通的士卒。

  之前的那名士卒看到叶墨不要他的钱,顿时心中也是无比高兴,总算是薄了自己的钱财了。再看向另名士卒,这名士卒也是有些瞧不起。倒不是说第名士卒与第二名士卒之间有什么矛盾,而是因为态度问题。在第名士卒看来,这第二名士卒脑子死板的很,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起当兵这么些年来,这第二名士卒就没有哪怕次请假开小差的。

  这第二名士卒见叶墨将目光转向了他,他便在自己的怀中阵摸索,然后取出了枚五铢钱,说道:“大人,小人身上有五铢钱。”

  叶墨看到这枚五铢钱之后,顿时松了口气,然后对着那人说道:“嗯,好,将钱给我。”

  第名士卒听叶墨这么说,顿时心中窃喜。方才,他的钱袋中也是有五铢钱的,还好他没有拿出来。要知道,在这些大人物看来,枚五铢钱不算什么,但是在他们看来,却还是很贵重的,起码能买半个馒头。

  那第二名士卒也不觉得吃亏,法阵大人需要,那就拿过去就是。在将五铢钱递给叶墨之后,叶墨却是将手中的那块十两重的银锭交到了那递给他五铢钱的士卒。那士卒拿着那块银锭,还以为是叶墨让他先帮忙拿着的,便拿着站在那不动了。

  叶墨也不介意那名士卒的举动,五铢钱在手,就可以开始他的实验了。叶墨站起身来,然后对着营帐中所有的人说道:“方才,我说过有个实验,让诸位看看什么叫做‘眼见为虚’。现在,我告诉诸位我接下来要做什么。”

  “这是枚五铢钱,方才这位小兄弟交给我的,他没有问题对吧。”叶墨右手拿着那枚五铢钱,对着大帐中的人展示了下,顺便提了下那名士卒,甚至是说“小兄弟”,可是让那名士卒激动到不行。

  营帐中的众人看着叶墨,却是不知道叶墨到底想要说什么。叶墨见到众人都没有疑问之后,便说道:“接下来,我将将这枚五铢钱放入我的口中,然后,我将在我的脖子后面取出这枚五铢钱。”说的时候,叶墨还做了个简单的演示。

  营帐中的众人当然是不信,这怎么可能?吃进去的东西,那可是进入到肚子里面去了,哪有能从脖子后面拿出来的道理?

  叶墨看着众人,握有五铢钱的右手放到了嘴边,然后将拳头里的东西放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面。之后,叶墨怕别人不信,还特意的将两个手掌都摊了开来,以示东西确实被自己吞进嘴巴里了。

  众人也是看到了,个个都是带着戏谑的眼光看着叶墨。尽管叶墨是他们的上官,但是,叶墨这个时候明显是没有带有官威,而且是叶墨主动要做实验的,他们就想要看看叶墨是如何将吃到嘴巴里的东西从脖子后面取出来的。

  叶墨看到中跟都不相信,脸上也是喜爱了笑,然后左手划了个大圈,伸到自己的脖子后面,然乎眉头邹,面色微微显露出难色。众人看到叶墨的表情,也是紧张的不得了,尽管他们希望看到叶墨出糗,但是要是叶墨真的为了取出那枚五铢钱而除了问题,那他们可就难辞其咎了。

  叶墨看到众人的神情都被他吸引了过来,便左手用力,从脖子后面取出了那枚五铢钱。众人看,觉得很是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

  叶墨看到众人都被惊呆了,便在脸上露出了副满意的笑容,然后说道:“怎么样?眼见为虚,我说的不错吧。”

  但是,众人的关注点明显是没有在叶墨的这句话上面。

  “少爷,你是怎么办到的?”这是叶三问的。

  “主公,你的脖子没事吧?”这是典韦问的。

  “大人,没出血吧?”徐荣问的。

  总之,所有的人都是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关注点却都是放在叶墨是怎么办到的以及叶墨有没有受伤上面。

  叶墨看到众人的表现,便摇了摇头,看样子,要将这个实验的谜底揭开,这些人才能将话题转向之前的那个问题。但是,叶墨坐下直呼,却是看到那名士卒还站在自己的旁边,便说道:“你们下去吧,这里没事了。”

  “是。”第名士卒听叶墨的话,便应了声,要转身朝外面走去。可是站在叶墨旁边的那名士卒却是没有动。

  “你还有事?”叶墨看这那名不动的士卒,问道。

  那名士卒听叶墨问他,便伸手将那银锭往叶墨眼前递,说道:“大人,您的银子还没有拿回去。”

  叶墨听了这名士卒的理由之后,微微笑,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士卒听到叶墨问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什么事情,便回答道:“会大人话,小人没有名字,只是因为父亲姓叶,小人在家排行第十二,所以别人都叫小人叶十二。”

  “叶十二,好,这银子归你了,回去好好的值哨吧。”听到这名士卒居然是姓叶的,叶墨心中也是突然有丝温暖。叶墨前世的人都说同姓的人五百年前是家,叶墨与叶十二实际相隔近两千年,指不定还真是家呢。

  叶十二听了叶墨的话,也是有些受宠若惊,十两银子,什么概念啊!那可是两个月的卖命钱啊!可是这么简单的,就归叶十二了,还真是让叶十二受宠若惊。就在第名士卒羡慕道不行的时候,叶十二说话了:“大人,无功不受禄,这钱小人不能要。”

  叶墨看着叶十二,感到很是好奇,有钱还不要?这不是,太正直了,叶家的人,果然正直。“没事,这不是都过了年了,也没给你发点东西,就当是我给你的压岁钱了。”

  叶十二有愣住了,道:“这不是已经过完了年么?”

  叶墨这个时候看着叶十二,是没法了,说道:“过完年了,就不能补发么?今年的年过完了没?我提前发不行么?有钱,仍性!”

  叶十二听叶墨这么说,也是只能默默的拿着那十两银子要出去。只是,在叶十二要出去的时候,叶三是突然将五两银子放到叶十二手中,在看到叶十二疑惑的眼神之后,叶三拍了拍叶十二的肩膀,低声说道:“有钱,任性,没办法。”

  叶三做了榜样,其他人自然不会吝啬,从自己的钱袋中也是纷纷拿出银锭,十两五两的还是拿得出的,给的时候还不忘说句:“有钱,任性。”

  叶十二何时受过这等大礼,在场的几位,可都是他平时要仰望的存在,可是现在,却都在给他补发压岁钱,感动啊,感动的眼泪汪汪的。孙策本来不打算继续拿钱出来的,毕竟,第个十两就是他的钱,但是看到叶十二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又掏出了十两银子交到叶十二的手中。

  叶十二看着孙策年纪轻轻就给他压岁钱,顿时无语凝噎。孙策也是拍了拍叶十二,道:“没办法,有钱,任性。不像有的人,连两银子都不给你,太坏了。”

  那第名士卒听孙策的话,还以为是说他,顿时也是眼泪汪汪的掏出了自己钱袋里面最大的那块碎银子,交到了叶十二的手中,边掉眼泪便说道:“有钱,任性。千万不要不收,这是给你压岁的。”

  叶墨见到第名士卒也是交出了块碎银,也是有些触动。那人也是名小兵,现在却也给叶十二压岁钱,不容易呀。

  “你叫什么名字?”叶墨看着第名士卒,然后开口问道。

  那士卒听到叶墨问起,便看着叶墨回答道:“回大人话,小人名叫陈君凯。”

  “嗯,明天,你就去我的亲兵营报道吧。”看着陈君凯,叶墨直接说道。

  陈君凯大喜,没想到,只是给了叶十二压岁钱,地位便提升了,简直太神奇了。

  过年期间,事情比较多,十二只能是减更,希望各位读者大大体谅。

  第二九章:四个疑点

  ?那两名士卒除了营帐之后,这营帐中的人便继续看着叶墨。方才叶墨的表演着实让众人觉得吃惊,好好的枚五铢钱,怎么就能够从人的口中进去,从脖子后面拿出来呢?

  叶墨看着众人,微微笑,说道:“我这个实验,其实很简单。方才我只不过是做了点手脚,你们便认为我是先将那枚五铢钱先放入了嘴中然后从脖子后面取出来的。实际上,这枚钱根本就没有放入了我的嘴中。”

  “什么?怎么可能?”听了叶墨的解释之后,孙策顿时就叫出了声来。而其余的几位,尽管心有疑虑,却不似孙策这般直接叫出来。毕竟,孙策现在才十五岁,相对来说不这么稳重也是说的过去的。而且,孙策在江东的时候可是少主,就算不这么稳重也没人说他。

  只是环视营帐中的众人,个个却是目光死死地盯着叶墨,耳朵竖起,生怕会漏掉什么东西。好奇心害死猫,不是白说这么多年的。对于发生在眼前的神秘事情,众人还是显示出了很强烈的好奇心的。

  叶墨看了眼孙策,将那枚五铢钱抛到孙策的身前。孙策开始还以为叶墨要说话,没想到叶墨会将那枚五铢钱抛给他,慌忙之中,孙策手忙脚乱的接过了那枚五铢钱。

  “看看,发现了什么没?”叶墨看孙策拿到了那枚五铢钱,便开口说道。

  孙策听叶墨这么说,还以为那枚五铢钱有什么不同呢,便拿着那枚五铢钱翻来覆去的看了起来。但是,看了阵过后,孙策苦着脸看着叶墨,说道:“大哥,这钱也没什么不同啊?”

  还不待叶墨说话,徐荣便从孙策手中抢过了那枚五铢钱。当叶墨变完了魔术之后,徐荣便想要看这枚钱币有什么不同了,但是在叶墨手中的时候,徐荣如何敢抢?现在这枚钱币在孙策的受中国,而且孙策还看完了,那徐荣自然就将这枚钱币给抢过去了。

  只是徐荣将这枚钱币那在手中看了阵之后,也是没有发现什么不同。那麴义等人见徐荣之前从孙策手中将这枚钱币给抢过去。现在,徐荣看完了,麴义又是把将钱币给抢了过去。

  只是钱币在众人手上流传了番,众人还是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这就是枚普通的钱币呀。

  叶墨本来在孙策没看看出问题的时候就想说话,但是看到徐荣将钱币给抢了过去,便干脆等到所有人都看过了之后,这才开口说道:“诸位,方才大家也看过了,难道没有看出什么问题来?”

  众人听了叶墨的话之后,顿时面面相觑,却是发现大家都是没有看出什么问题来。于是,众人又是起用那双充满求知欲望的眼睛看着叶墨。

  “若是这枚钱币放入了我的口中,这枚钱币怎么可能还是干的?”看到大家都是没有思绪,叶墨便开口提醒道。

  众人听叶墨的提示,顿时,干人又是做恍然大悟状:“原来如此!”但是,之后,孙策又是问道:“大哥,方才小弟明明在大哥的手中没有见到钱币,怎么可能没有放入大哥的嘴中呢?”

  听孙策这么问起,叶墨笑了笑,然后走到众人中间,从曹性的手中拿回了那枚钱币。然后,叶墨就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中,有重现了之前表演的那个魔术。只是,这次当叶墨做完了演示之后,众人便知道原委了。

  原来,这叶墨在做演示的时候,便乘机将那枚钱币放在了自己的脖子后,再去表演魔术的时候只是做个样子罢了。

  “大人,这和大人探查到的敌军情形有何关联呢?”在知道了叶墨所说的“眼见为虚”之后,徐荣依然问道。按照孙策和典韦的话来说,那在远离函谷关的那些西凉军的军营,全都是空营,而且,还有鸟在那营地中觅食。

  要是那营地中有人,那些禽鸟如何敢去觅食,这不是找死么?再者说,那西凉军这次放出的斥候格外的多,很明显是在保护后方的营地不会被发现。要知道,就这些时间里面,朝廷损失的斥候可是超过了百数。而且,损失了这么多的斥候,还没有探清楚那西凉军的底细。

  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

  孙子兵法当中,很是清楚的总结了这些用兵之道。尽管孙子兵法流传不广,但是,徐荣却是荣幸的读过这本书的。而且,便是那些没有读过这本兵书的将领谋士,行军用计却是与兵书当中的记载大同小异。

  徐荣很疑惑,西凉军这明明没有这么多的士卒,却是摆出了两万人兵临关下的样子,而且还让所有的函谷关的将领都上当了,这难道不是说“眼见为虚”么?可是,为什么叶墨还要说其中有诈呢?

  徐荣跟着叶墨的时间说短也不算短,起码知道叶墨的性格。因此,徐荣便将自己的疑惑讲给叶墨听。

  叶墨看到连徐荣都还没有看透知其中的诡计,便开口解释道:“方才徐将军所讲,也是不错,只是有些细节,徐将军因为没有亲眼见到,所以不太清楚。”叶墨番话,先是将徐荣给夸夸,然后说有些细节徐荣不知道,但不是因为虚荣的原因,而是因为徐荣没有亲自去。这么来,也算是给这位历史名将留了些脸面。

  然后,叶墨才接着说道:“此番,我与洪飞伯符叶三行前去打探那西凉军的底细,却是太过于顺利。要说在秦岭之中,隐藏三两个人那时再容易不过的事了。可是,路之上我等却是没有遇到西凉军的丝毫阻碍。此乃是疑点之。”

  “其二,那军营之中尽管有禽鸟觅食,却也不是难事。秦岭之中,有些许的禽鸟并不是多么罕见的事。只是因为这军营中人来人往,故而这禽鸟才不敢落于军营之中。但是,只消士卒隐匿在营帐之中,再到地上撒上些许麦粒,时间久了,自然又禽鸟前来觅食。”

  “此时乃是春季,万物复苏,更遑论秦岭之中。若是那营地真的是废弃了,那营地中自然会长满野草,可是此番我等前往,却是见那营地干净整齐,更不要说有野草生长。此乃是疑点之三。”

  说道第三个疑点的时候,典韦等人也是若有所思。还是孙策,第个出声道:“没错,还是大哥看的仔细。那营地整整齐齐的,那操场也是干干净净,除了有些禽鸟觅食之外,丝毫没有杂草生长。”

  叶墨见孙策这么说,也是笑了笑。孙策尽管现在还有些毛糙,但是,底子是真心不错。而且,叶墨将孙策呆在身边,来是希望改变孙策的命运,不至于落得早亡的下场。二来,孙策现在的年纪与马超相当,“锦马超”之名后世尽人皆知,可是孙策却只是留下了个“江东狮儿”的名声,着实让人觉得惋惜。

  孙策说完之后,叶墨便接着说道:“你们三人可记得,那军营外围好几里处,我们连头野兽都没见到。”

  叶墨这么说,那三人又是点了点头。看到这是那人点头,叶墨才接着说道:“那军营中多有禽鸟,可是却没有头野兽出现,难道不可疑么?春季万物复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