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题。宋宪救叶华,那是因为叶华救宋宪等人在前,而且叶华因为救人而身受重伤宋宪救叶华那就理所应当了。这么想通,侯成等人看叶华的眼神又是不样了。

  “侯成将军,平日里就将军与宋宪将军关系最为亲近。今天,就让将军送宋宪将军最后程吧。”说着,叶墨便将手中的火把递到了侯成的手上。

  侯成愣,按照规矩,他是不够资格的。论官职,在场比他官大的人多了去了。侯成尽管是吕布手中的名健将,但是,实际上官职却并不高。此时侯成看到叶墨的样子不似作伪,顿时心生感动,对于之前自己的想法更是觉得羞愧。

  侯成接过叶墨手上的火把,走到宋宪的棺木面前,不知道说了番什么话,之后才将手中的火把扔到了那堆薪柴之上—眼之间,那堆薪柴之上便燃起了熊熊大火。

  看到那大火燃起,关墙之上的守军尽数将那些军旗放到在地,转而是竖起了面面的白旗。这些白旗,可不是投降的意思,只是表达伤恸之意。

  看着那堆熊熊烈焰,却是带走了宋宪的身体。尽管这不是叶家的人,但是,叶墨还是忍不住的流泪。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所有的人都曾找借口在陌生的地方没有归属感,但是,真的遇到了这种类似的事情的时候,谁又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呢?

  “披铁甲兮,挎长刀;与子征战兮,路漫长。同敌忾兮,共生死;与子征战兮,心不怠。踏燕然兮,逐胡儿;与子征战兮,歌无畏。”看着此情此景,叶墨不由得开口低声吟唱出来。

  在叶墨的前世,这是被广为流传的大汉的军歌。但是,叶墨在汉朝却是发现,这时根本就没有军歌这东西的存在。在些仪式上,大汉的士卒也会唱些歌,但是多为秦风·无衣这等的存在。

  听到叶墨唱起了歌,其他人先是愣,但是等听清楚了叶墨唱的内容之后,众人却是不自觉的开始跟着叶墨的节奏开始吟唱了起来。于是,时之间,数万人同时吟唱这首慷慨激扬的诗歌,送宋宪将军离开。

  起初,众人听得只觉得听这诗歌心酸,但是渐渐的,众人开始产生了股热血的情绪。到最后,歌声震天,直传到关外西凉军的营寨之中,愣是让西凉军不自觉的变得紧张起来。

  朝廷军士卒尽皆血液,尽管在后面的时候,宋宪的骨灰被收集了起来,众人依旧是久久不愿散去,更有将领士卒当场求战,要为宋宪和死去的士卒们报仇雪恨。只是,叶墨现在怎么会答应呢?

  强行让士卒们回营睡觉之后,叶墨单独将侯成叫到了边,说道:“宋宪将军身死,我等亦是感到无比的悲伤。只是,宋宪将军的骨灰,还请将军送回洛阳,以求朝廷表彰。”

  那侯成本不愿离去,宋宪死在了袁绍的手中,侯成知道,对西凉军出兵的日子不远了,侯成自然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但是,宋宪的骨灰却是必须要送回洛阳。无奈之下,侯成也是只能答应。

  只要马快,那侯成也是能赶上最后对袁绍的用兵的。而且,就凭借着侯成与宋宪两人之间的关系,他不去的话,也就没有更适合的人选了。

  导师突然找十二说论文的事,码到现在才勉强算是完成了章,字数有点少,希望各位读者大大见谅。

  第二二二章:破敌三策

  ?宋宪的事情弄完之后,在第二天大早,叶墨便遣人将那些从秦岭中出来的受伤的士卒送到了后方城池中进行治疗。

  在叶华带着那些士卒逃入秦岭之中的时候,还有近两千人,可是出来,却只有千余人。尽管他们没有遇到西凉军的追击,但是在秦岭中生活了近两旬的时间,遇到的麻烦也定是不少。

  这些士卒,短时间之内肯定不能恢复战斗力。来,是因为这些人见了太多的同伴的死亡了,时之间心态肯定不能调整回来;二来,这些士卒在秦岭中,受饥挨饿,身体几乎到了到了崩溃的边缘了,必须要好好的休整番才行。

  但是,只要等这些士卒休整完毕之后,必定都是顶的好汉子。将这些士卒单独整成直劲旅,必定是天下强兵。这些士卒因为经历过生死,与同伴起共患难过,这些人的凝聚力必定远超其他士卒。

  在中军议事的营帐中,几位将领端坐其间。因为前天晚上宋宪的事情,众人都没有睡好,但是还是坚持要来议事营帐议事。宋宪的死,给他们带来了极大的震撼。

  若是现在叶华这些人还没有回来,那么这些人或许还不会这么心急的要去报仇知道个人的死讯和亲眼看到了这个人的尸体,对个人造成的冲击是很不同的。现在见到了宋宪的尸体,这让侯成等人如何能够再忍耐。

  在当初出兵的时候,众人都是争着要求出战的,但是,最后却是被宋宪抓住了机会,这也让侯成等人是万分的悔恨。若是当初是他们强到了战的机会,那宋宪也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了。

  只是,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卖,他们能做的,只能是替宋宪报仇雪恨,让宋宪可以安心的离开。

  看着激愤的侯成等人,叶墨也是心中有些焦急。他现在还没有想到什么好的破敌计策,但是,看到这些将领,叶墨也是明白,若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最多这些人还能被压制住三两天。三两天之后,叶墨敢保证这些吕系的将领会独自领兵出战西凉兵。

  “大人,宋宪战死,虽是为国捐躯。但是,我等乃是宋宪生前至交好友,若是不能为宋宪报仇,那我等还有和面目去见吕布将军!”侯成看着叶墨,却是丝毫不再顾及两人之间的地位差距,话语虽是商量的话,但是语气却是全然没有商量的余地。

  叶墨听了侯成的话,虽然也是听出来了其中的语气,却是全然没有不愉之色。侯成因为宋宪的身死而言语冒犯与他,若是他还因为这事和侯成耍脸色,那才是真正的不为人友。

  叶墨沉吟阵,之后看着众人问道:“诸位有什么意见?”

  诸将相互对视几眼,然后典韦站了出来,对着叶墨说道:“主公,宋宪之仇,数千将士之仇,不可不报。至于切行动,但凭主公吩咐。”

  典韦之前乃是豪侠,先前就是为友报仇才会躲到山上。现在,宋宪为救其他士卒而死,典韦最为敬重侠义之人,所以典韦才会在明白叶墨的意思的情况之下还提出与叶墨反对的意见。

  典韦虽说是听从叶墨额吩咐,但是实际上,却是在出战这件事上听叶墨的吩咐。也就是说,若是叶墨说不出战,那这些将领势必会不尊叶墨命令,带兵出关迎敌。

  现在连典韦都这么说了,那叶墨也是不好再说再看情况了。“诸位既然都是这个意思,那么,我们今日便商议番,如何退敌方为良策。”

  诸将听了叶墨的话之后,也就安静了下来,打算听听叶墨有什么好的谋划。

  叶墨看到众人都在看他,便开口说道:“要破关外西凉军,目前为止,我想出了上中下三策。三策各有优缺点,现在,诸位便起来讨论讨论这三策到底改选哪策。”

  众人听叶墨说到有三策,顿时眼神中都带着光彩。在众人还想不到好的办法的时候,叶墨都想出了三个破敌之策了,果然不愧是太尉大人。

  “上策,便是先集中精力解决冀州韩馥的问题,然后再回过头来解决袁绍。只是此策,所需时间最长,但是能够彻底的铲除袁绍。”叶墨说完上策之后,便停了下来,打算听听大家的意见。

  众人听叶墨的上策之后,当即侯成便站了出来,说道:“大人,此计虽然有效,但是所耗时间太长。宋宪如今身死,我等哪里有心思再等下去?还请大人接着说中策。”

  其他人不说话,但是看众人的表情,又是颇为同意侯成的意见的。叶墨也是猜到了众人不会同意这个计策,便接着往下说。

  “中策,便是火攻之计。只是火攻须得挑选晴朗天气,而且破坏颇为巨大,且不能对潼关的敌军造成什么影响。”

  众人听叶墨说火攻的时候,便又是眼前亮。但是等到叶墨说完火攻的条件之后,众人的眼神又是黯淡了下去。虽说众人现在只是想灭了关外这两万西凉大军,以告慰宋宪的在天之灵。但是,现在正是雨季,尽管雨不大,但是滛雨霏霏,也是要持续很长的时间的。

  “主公,这中策也是颇为耗费时间,还是请主公说下策吧。”典韦这个时候站了出来了。中策要耗费的时间未知到底要多久,搞不好,比上策花费的时间都多,自然是要排除。

  叶墨自己也不想使用中策,这个时候听到典韦提出了反对的意见,自然也不会说什么。

  “至于下策。”说到这里,叶墨停了下,看着圈众人,然后才接着说道:“下策便是从士卒中选出支敢死军来,直接杀出关外。不为杀敌,只要为后军踏出条安全的通道出来。再遣将,率精锐伏在黄水之中,等到大军杀出的时候在杀将出来,杀敌个出奇不意。”

  现在西凉军扎营的这条通道,尽管两边都有山崖,但是北面不远便是黄水,也就是黄河。现在西凉军直在注意这秦岭会不会有朝廷军杀出来,自然是会忽略掉北面。

  只是,这段黄河段却是水流湍急,这个时候再加上天气并不算暖和,想要潜伏在水中,自是困难重重。

  但是,听到叶墨这条下策之后,侯成顿时便站了出来,道:“大人,末将愿意请命,率队精锐从黄水潜伏杀出。”

  第二二三章:战前准备

  ?若想要从黄水潜伏大军,则必须要在天还未亮的时候便进入黄水之中,等到时机到来,再杀出来。若是从关内直接杀出去的敢死军受阻,那潜伏在黄水中的士卒便要多忍受份在水中的刺骨严寒。

  曹性必是猜想到了这分,所以才会主动请求带人潜伏黄水。尽管带领敢死军也是同样危险,但是却仍然不如潜伏黄水中危险。

  带着敢死军直接冲击西凉军的营寨,即便会有些陷阱或是埋伏,那关内的朝廷军也能及时救援。但是潜伏在黄水之中就不同,关墙之上可是看不到黄水那里的情况,毕竟还是有些距离的。

  “潜伏黄水的任务,便交由麴义将军及先登营吧。”叶墨看了圈众人,这次却是没有照顾到曹性的感受,而是选择让麴义带着先登营的士卒。

  麴义听到叶墨点了他的名,也不会拒绝。毕竟,麴义之前就想过要为叶墨解此忧虑,只是叶墨当时没有同意麴义带人直接杀出去的请命罢了。现在叶墨给麴义任务,麴义自然是义不容辞便接受了。

  曹性见到潜伏黄水的事情被叶墨安排给了麴义,便接着请命道:“大人,末将请命带领敢死军,冲杀敌营,为我军杀出条大道。”

  曹性见叶墨没有同意他之前的请命,还以为叶墨是担心他生在北方,不习水性的缘故,因而再次向叶墨请命要带领敢死军。

  但是,叶墨看了眼曹性,便马上将视线转移到典韦的身上,然后说道:“洪飞,便由你率领敢死军,为我军先锋。”

  “属下领命!”典韦见叶墨点了他的将,便直接走到营帐中央,朝着叶墨行了个军礼,接下了这个任务。

  曹性这个时候急了,叶墨两次拒绝了他的请命,这让曹性有些难受。曹性自己也是知道,比武艺,他不如典韦,比练兵,他不如麴义。但是,曹性再怎么说也是吕布麾下员健将,两次三番被忽略掉,怎么着也会有点脾气。

  “大人,我曹性自知能力低微,不及麴义将军与典韦将军两员大人的得力将领。但是,末将与宋宪将军皆是吕布将军帐下,现侯成将军已经带着宋宪将军的骨灰返回洛阳。若是为宋宪将军复仇,我曹性未能出份力,那我曹性日后如何在吕布将军帐下立足!”曹性番话,说的掷地有声。

  宋宪已经死了,侯成接受任务回洛阳去了,那吕系将领只剩下个曹性在函谷关中。现在,曹性的几番请命皆被叶墨无视,曹性自然会有想法。但是,曹性之所以能够得到吕布的重用,还是因为要的缘故。因此,曹性便直接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而不是记恨在心中。

  曹性自身的能力应该算是很强的,甚至是比历史上的还要强上那么丝。因为叶墨的缘故,曹性比历史上更早的进入到了吕布的视线当中,也就更多的得到了吕布的指

  但是,叶墨之前布置的那两个任务实在是危险性太大了。宋宪已经死了,叶墨为了考虑到吕布的感受,自当不会再派遣曹性接受如此艰险的任务。但是此时曹性问起,叶墨不好说明心中的考量,只是能给曹性再安排别的任务。

  “曹性将军莫要着急,我接下来便为将军安排任务。”叶墨看着曹性,开口安慰道。

  曹性听叶墨这么说,便也不再闹,安静下来打算听听叶墨是如何安排的。

  叶墨见道曹性看着他不说话了之后,便开口说道:“曹性将军,洪飞率领敢死军为先锋,只是人数必定不会太多。因此,还请将军率领大军,只待洪飞破开了条通道,便立刻率领大军跟上,力争战而定。”

  曹性听叶墨这么说,虽是不太情愿,但是也知道叶墨不会改变他的安排,也是只能无奈答应。叶墨嘴上虽然是说曹性的任务艰巨,但是曹性哪里听不出来,这分明就是在变相的保护他。

  番安排之后,便是要准备东西了。在叶墨的安排下,众人兵分两路,路在士卒当中挑选敢死军的士卒,另路则是去黄水附近的村庄收集羊皮。

  羊皮可是黄水附近村民生活使用的神器,他们渡河,可都是使用羊皮筏子。羊皮筏子,就是用完整的羊皮,扎上口,吹饱气,几个连在起,便能渡人余黄水之上,不用的时候把气放掉,还不占地方。

  叶墨让人去收集羊皮,就是看在羊皮的紧密性上,防水保温,如此,便能最大限度的保证那些潜伏黄水的士卒的身体健康状况和战斗力。

  派出去收集样羊皮的任务交到了徐荣的身上,徐荣为人和善,做事不会过于粗鲁。让徐荣去民间收集羊皮,可最大限度的减少有士欺压百姓的情况发生。

  叶墨前世可是知道,百姓是最不可忽视的股力量。在前世的时候,即便是汉族的百姓被儒教磨去了棱角之后,也会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揭竿而起,更遑论现在民间尚武之风盛行,民间多轻侠,言不合拔刀杀人也不少见。要不然的话,之前阳翟也不会下子就挑出了近百的犯人协助守城。

  若是让典韦这等莽撞汉子去收集羊皮的话,便是严守军规,这长相也得吓着不少大姑娘小媳妇。大汉朝可是极为重视长相的个朝代,叶缺能以残疾之躯出任司徒职,除了投靠十常侍编的个好故事之外,就是叶缺的长相不差,甚至是说很俊美,要不然的话也不可能得到貂蝉的倾心了。

  徐荣去收集羊皮暂且按下不表,单说典韦在关内挑选敢死军,首先便是那些老练双手剑士。典韦训练这些人时间也不短,自然是知道这些人的战斗力。典韦见过其他的部队,典韦自然那,便是先登营也比不了他的这些士卒。尤其是尽力过阳翟战之后,典韦更是觉得这些士卒的战斗力提升了个大层次。

  所以,典韦这些选人首先便将这些人给带上了。来,彼此相互之间都了解,对彼此都极为信任。二来,这些人战斗力强悍,可以说是以当十不在话下。至于其他的,便随便选几百强壮的士卒凑数就好了。

  “侯成”弄错了,应该是“曹性”,十二已经改了。给各位读者大大造成了阅读困扰,希望各位读者大大见谅。现在时间还早,十二再去码章。

  第二二四章:敢死之军

  ?典韦尽管是随便挑人,却是是花了番心思。毕竟,不怕神样的对手,就怕猪样的队友。尽管这个时代没有这句话,但是典韦还是怕有人拖后腿。敢死军之所以名为敢死,便是知道前方便是有万丈悬崖,也义无反顾要往前走。

  所以,即便是随便要抽几个人进入敢死军,那也是不能乱选人的。万到时候中了敌人的埋伏,然后自己的阵型还被几个怕死的人给冲散了,那就不是敢死,是必死了。

  在进过典韦几番的筛选之后,还是有两千多人留了下来。很明显,便是典韦愿意,叶墨也不会同意这么多的人去敢死军的。这些人,九死生,最后便是赢了,死这么多人也不值得。

  “主公,属下是在是没辙了。这些人该怎么筛选,还请主公示下。”典韦站在叶墨的面前,是点脾气也没有了。典韦是怎么也没想到啊,听说要挑选敢死军偷袭西凉军,这朝廷大军是异常的踊跃呀。

  这些士卒之所以都悍不畏死要加入敢死军中,也是因为宋宪的缘故。在宋宪的葬礼上,叶墨唱的那诗歌众人还是如音在耳,与子征战,自当奋勇。

  叶墨也是没有料想到会有这般多的士卒会参加敢死军,按照典韦的话说,这关内的士卒十个起码有九个报名想要参加敢死军。典韦这两天想尽了办法,还是剩下了两千多士卒。

  看着典韦,叶墨也是觉得很不可思议。典韦训练士卒可是有套的,毕竟是拿双手剑士练手都练了这么久。让典韦训练别人,那训练的强度肯定是极大的。“洪飞,我说你该不会是在挑选士卒的时候训练的强度不够吧?”这叶墨不能不怀疑呀,双手剑士都让训练成老练双手剑士了,还训不趴些普通的士卒?

  典韦听叶墨这么说,顿时觉得无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