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没几个了。

  “叶缺怎么样了?”走进城镇中心,叶墨便对着叶二问道。叶二不是别人,真是仅存的那名勇者剑士。就因为他是叶墨第二个侍从,第个是叶,于是叶墨便称呼他为叶二。

  “他还把自己关在房间没出来。”叶二小声的回答道。

  听叶二这么说,叶墨也是沉默了≡从那天之后,叶缺便开始将自己关在房间,每天的吃食也是游别人送到他的房间的。叶墨找他聊过,可叶缺却不太敢见叶墨,个劲地说是自己的错误才导致了那些人的死亡。

  “把他叫到大厅去吧,就说有要事要商量。”叶墨沉默段时间后对着叶二说道。叶二听叶墨这么说,正要去叫叶缺。“等等。”叶墨又突然叫住叶二,然后说道:“如果他不来的话,那就把他拖过来。”

  叶墨个人站在大厅的门口,看着空荡荡的院子,叶墨感到很迷茫,哪怕当初刚来到这还不知道这里情况的时候都没有这么迷茫过。

  “接下去,我该怎么办?”本来以为,拥有了帝国系统这个金手指他就可以在这个时代活的十分潇洒,起码没有人能够威胁到他,他就可以划地为王自在逍遥,但这次,仅仅五百匈奴骑兵,便几乎将他的金手指彻底毁去。要不是叶缺带人拼命死战,要不是吕布刚好路过此地

  “少爷接下去打算怎么办?”正当叶墨在思考着以后该怎么办时,叶高了进来。看到叶墨如此状态,叶福也是万分心优。

  “村长,你说,我们真的能在这乱世活下去么?”叶墨看着叶福,语气中充满了落寞。

  “我们已经死了那么多的兄弟了,不为他们报仇我们怎么能死?”叶福思虑了片刻,回答道。

  听叶福说完,叶墨想起了当日的誓言,眼中瞬间便变得坚定起来,道:“他们想要我们死,我们就偏要好好活着。三国乱世,总会有我叶墨叶家人的席之地。”说完这些,叶墨又转身对着叶福说:“村长,我们去大厅商量商量以后的规划。”

  “这里暂时不能留了,还好我们找到了落叶谷作为接下去发展的基地,但这个城镇中心怎么办?”叶墨问道。没有城镇中心就没有发展的基础,城镇中心才是叶墨当初立誓杀人的依仗。

  “只要有足够的资源,我们就可以把这个城镇中心迁到落叶谷去。”叶福看着叶墨,想都没想便说道,仿似他之前就已经思考过这个问题般。

  “真的?”叶墨听叶福这么说,也是满脸的惊喜,在游戏当中,没有达到城堡时代可是无法建设新的城镇中心的。

  “自然是真的,只要有足够的资源,我们再把这个城镇中心小心拆开,再把拆下的这些建材运送到落叶谷,那我们就可以将城镇中心重新建设起来。”叶感细的回答道。

  “那就是说我们要整个把城镇中心搬到落叶谷去,那为什么还需要其他资源?”叶墨不解了,如果整个把城镇中心搬走,那就除了些损耗的建材需要补充外,为什么还要准备大量的资源。

  “系统规定,不可违背。”叶福这时又恢复了个冰冷的声音,说道。

  “那需要多少资源?”叶墨接着问道。

  “100单位木材,100单位粮食,100单位石材,100单位黄金。”叶福很快便回答道。

  叶墨听完叶福回答,差点口老血喷出来。游戏中建设个新的城镇中心可没有这么贵啊,而且这还现在的资源单位,和游戏中的资源单位比率大概是在1:10左右。那就是说,搬个城镇中心比新建个贵了10倍不止,要知道,游戏中建设城镇中心可用不到石材和黄金的。

  “少爷,还迁吗?”看到被吓傻的叶墨,叶福小心的问道。

  叶墨想了会儿,咬着牙说道:“搬,花费再多的资源都得搬!”搬了,只是损失些资源,不搬,那就是直接损失了未来。这点,叶默还是分得很清的。

  叶福听叶墨这么说,也是松了口气,他生怕叶墨由于心疼那点资源放弃搬迁到落叶谷去,那样,就算能依靠落叶谷提供的资源守住城镇中心,那他们的未来也会彻底被拖在这个地方。

  在叶墨和叶福商量完将城镇中心搬迁至落叶谷的决定后,叶二拖着叶缺进入了大厅之中。

  叶缺在被拖着进入到大厅后,看见叶墨,“扑通”声就跪在了叶墨面前,低着头说道:“少爷,叶缺没用,未能带着兄弟们活下来。”

  “你做得很好了,你快起来吧。”叶墨看着叶缺如此,便上前对着叶缺劝说道。叶二和叶福见状,也是上前劝说,但叶缺就是根筋的认为自己没能做好,就是不肯起来。

  终于,叶墨看叶缺这样受不了了,冲着叶缺便骂道:“叶缺,你不是觉得你做的不好没让兄弟们活下来么?那你去死啊,看看你死之后地下的兄弟们会不会原谅你?看看你死之后那些兄弟还能不能活过来?”

  叶缺听到叶墨这么说,反而有反应了,突然大哭了起来,急着便断断续续的说道:“少爷我才是该死的那个呀!我不该活着呀”

  在叶缺断续的言语中,三人知道了那日卫家商队那男子为叶缺挡箭的事。时间,三人你望着我,我看着你,都沉默了下来。

  第二十章:前往洛阳

  ?落叶谷中处民居内,叶墨等人正在其间讨论着事情。由于当初搬迁城镇中心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足够的石矿资源,当时石矿才刚刚开始开采,所以也就暂时没有将城镇中心建立起来。至于黄金资源,卫家商队那些货物中100斤的黄金还是有的。

  “少爷真的决定要这个时候去洛阳吗?”叶福再三确认着叶墨的这个决定,仿佛是想要问烦叶墨,然后叶墨会改变这个决定。

  “必须要去洛阳了,刘宏明年就该要死了。若不能在刘宏死之前为叶缺求个官半职的,那我们以后就没有了参与这场游戏的资格了。”说着这话,叶墨显得非常的自信,诸侯争霸,三国定鼎,在他看来居然如场游戏。不过,有帝国系统作为后盾,他确实又把这乱世看作场游戏的资格。

  听叶墨这么说,叶福也不再说什么了。如果叶缺没能在大汉求个官半职的,那么他们确实就没有参与这场游戏的资格。就算以后他们发展再强大,对于大汉的百姓来说,他们也不过是个异族而已,打下了江山也会面临无穷无尽的反叛。

  “怎么去?带哪些人去?”叶福这次只是简单的问道。

  “第,路向东,在越过了太行山后进入并州,从并州去洛阳;第二,向南,从司隶地区过去。就我叶缺叶二三人足矣。”叶墨看着手中这副并不完全的地图说道。

  “那你多带些人,走并州去。”叶福想了会儿说道:“叶也在并州,从那去虽然远了些,但也安全些。”

  叶墨看了眼叶福,也不搭理他,直接冲着叶缺问道:“叶缺,你说我们走那条路去洛阳?”

  “司隶。”叶缺看了叶墨和叶福眼,回答道。叶福听叶缺这么回答,皱了皱眉,但也没说什么。

  “从司隶过去,来路程更加短,二来董卓乃是西凉人,过去到了可以看看他究竟如何英雄,三来嘛,成宜就在司隶。”叶墨看着地图,淡淡的说道。

  没玩过帝国2的人可能不知道,但成宜确有其人,只是在历史上,他没什么成就,唯的成就就是211年合战潼关,然后在渭南中伏而死。

  但在帝国系统中,成宜的命运可是被改变了。此时叶墨去司隶,若能碰见成宜,不知还能不能改变成宜的命运。

  “少爷,再往前就可以进入司隶了,终于离开这荒无人烟的鬼地方了。”叶三对着叶墨说道。

  叶三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射杀栾提呼厨泉的劲弩手。大半个月前,叶墨提出从司隶地区进京,而且将所有的黄金留在落叶谷用于落叶谷建设,叶福就乘此提出让叶墨多带些人。叶墨没有拒绝,就带上了叶三,而且路上,叶三确实在路上给队伍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大家都把铠甲脱下来吧,这么过去的话怕是要引起误会的吧。”叶墨看着众人皆是身着铠甲,便说道。

  众人换下铠甲,皆是换成了白色长衫,外面再套了个蓝色的罩衣。叶二为了方便,出来时便和叶墨叶缺样只是身着皮甲,带着长剑,因此换下衣服倒也方便。只是叶三还有张劲弩,反倒是难办了。要知道东汉时期,汉人还是非常尚武的,佩剑而行倒也是不少见,只是劲弩乃是朝廷军用物品,私人配用乃是死罪。

  “叶三能否将弩机就地藏起来?”叶墨问道。

  “属下若是不佩戴弩机,这身本是怕是发挥不出五成。”叶三苦笑道。

  “这样的话,倒是难办了。”叶墨在原地边转着圈,边想着办法。

  “其实,树下的弩机可以拆卸开来。”叶三看着脸苦恼的叶墨,满脸抽搐的说道。

  叶墨听完叶三这么说,脸黑线。

  四人在进入司隶之后,便路去寻找能够住宿的地方,四人在草原上走了大半个月,如今到了汉人的地界,当然要找个地方好好睡上觉了。只是四人路走来,虽然见到了不少人,却没能找到个可以住宿的地方。

  “少爷,看这地方的人,要么就是老人,要么就是小孩妇女,都没有发现有壮年男子的存在。”在私人到了个村子之后,叶三靠在叶墨旁边小声的对着叶墨说道。

  叶墨环视了下四周,发现这儿村子虽然还有人居住,但村子却破败不堪,真真是十室九空。

  “老人家,这是什么地方?”叶墨看见个满头白发的老人佝偻着背,背着个背篓,便走近前去问道。

  老人抬头看了眼叶墨四人,见这四人穿着都是同样的衣服,虽然不是绫罗绸缎,却也是普通百姓难以接触的棉织品不仅普通百姓难接触,除了系统召唤出来的人以外,大汉就没有第二件棉织品的衣服,棉花最早是在宋元时期传入华夏的,便知四人不是普通人,连忙跪了下来,道:“各位大人,小人村子历史在没有什么能入各位大人演的东西了,还请大人放小人们条生路呀。”说着,老人便开始磕头。

  “老人家,使不得,我们就是普通百姓,可不是什么大人。”叶墨连忙去扶那老者。

  老者见叶墨这么说,便再三确认之后才真的站了起来。

  “老人家,我们就像问问附近可有什么住宿的地方?”叶墨在扶起了老者之后说道。

  “这个地方是没有住宿的地方了,各位如果想要找个住宿的地方的话,就要往南边再走五十里路,才能看见高陵城,只有在那才有住宿的地方。”老者仔细的对着叶墨说道。

  向老者道完谢,叶墨四人便开始向着高陵城方向走去。

  “叶缺,刚才,有什么想法?”路上,叶墨和叶缺走在块,问道。

  “朝政腐败,民不聊生。这个时候,要想让百姓过上好日子,就必须要推翻现在的朝廷,建立自己的制度。”叶缺仔细的回想了下之前看的状况,认真的说道。

  “诸侯混战,百姓遭殃。始皇帝能够统六合,使百姓能够安居。现在又将出现混战,我们真要学习始皇帝么?”叶墨缓缓的说道,像是回应叶缺的话,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少爷,学习始皇帝不好么?”叶缺不解的问道。

  “非是不好,只是不适。”

  “那以少爷之见,该如何?”

  “遍观各方诸侯,只有袁家在大汉的声望足以压制其余家族,袁家唯有袁本初算是个人物,只是他还入不得我眼。”说到这,叶墨突然停了下来,眼睛看着远方,坚定的说道:“如此,我便扶持大汉朝廷,让大汉再次屹立于世界之巅!”

  码字到太晚,担心自己第二天十点前起不来,两章提前送上。同时感谢大家对十二的支持,每个点击,每张推荐,都是对十二最大的支持。

  第二十章:叶三救美

  ?“父亲,还是没有找到小妹。”扶风茂陵的处豪宅内,名仅十三四岁的锦衣少年对着位眉头紧锁的中年男子道。

  “父亲,我们也没有找到妹妹。”锦衣少年说完之后,两名更加小的少年也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云禄什么时候出去的也不知道,这孩子还真是”男子在听完三人这么说,变得更加愁眉不展。男子不是别人,乃是伏波将军马援之后马腾,之前有功于朝廷,官居偏将军。马云禄乃是他唯的个女儿,平日里宝贝的不行,如今却失踪了,怎能令他不着急。

  “父亲,会不会是董卓那狗贼那狗贼本就与我们有仇隙,前段时间更是拒绝了朝廷的任命,会不时那狗贼为要挟父亲,然后才”锦衣少年,即马超突然说道。

  听儿子马超这么说,马腾也是怀疑了起来,董卓的大军就驻扎在河东,想要来茂陵带走个不满十岁的小女孩也不过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

  “哥哥,董卓和我们没有私仇,应该不会是他干的吧。”正当马腾在思考是不是董卓的时候,旁年幼的马休插嘴道。

  听马休这么说,貌似也有点道理。马腾下也想不到是谁,于是叫了名亲兵进来,下令道:“严厉监视四门,同时全城搜查,定要找到云禄。”

  “哼,哥哥还说我个人不能出来玩,可他每次不都是个人出来么,只不过不想带我玩,还找借口。”辆马车上,名十岁左右的少女在说着话,却不知是发泄不满还是说给别人听。此人不是别人,却是让马腾等人着急不已的马云禄。

  “小姐,我们该回去了,要不然将军他们该着急了。”马车内,另名少女说道,这人年纪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看样子是之前那位少女的婢女。

  “才出来天都还没玩够呢,好不容易出来次,要多玩几天才行。父亲他们着急才好呢,谁叫他们都不陪我玩。”少女听婢女说父亲会着急,就有了回去的心思了,但是想着好不容易出来要玩个尽性,便嘴硬的说道。

  “小姐,我们这样出来很危险的。”婢女还不死心,劝说道。看样子,自打这少女出门,她就没少劝说少女要回去。

  “有什么危险,大叔本事那么高,怎么可能会有危险?是吧,大叔!”说着,少女冲着赶马车的中年人大喊了声。

  “嘿嘿。”中年人憨笑了声,接着说道:“只要属下还在,就没人能伤害到小姐。”中年人本是马腾军中的名小统领,因感于马腾对他有救命之恩,便到马家做了个侍卫,被马腾专门派来保护马云禄的安全。

  “怎么样?”少女像是炫耀样,在婢女面前得意洋洋的说道。

  “吁”还不待婢女回答少女的话,中年男子突然将马车停了下来,然后沉声对着马车内说道:“小姐,不要出来。”

  只见马车前站着两名男子,其中人肩上扛着大刀,面容的狰狞;另人则是抱着柄长剑,靠在路边的树上。中年男子停下马车后,正欲出言询问,马车后又转出了两人,这两人皆是肩扛大刀,但刀身却比车前那人的小上圈。

  “交出马云禄,放你走;要不然,死。”抱着长剑的男子看着赶车的中年男子,出声说道。

  听那男子这么说,中年男子双眼阵收缩。显然,这些人不是就般的拦路的强盗,看这样子,这些人恐怕在马云禄刚出城的时候便盯上了这车。“知道只是马将军的女儿你们还敢拦路,胆子不小啊!”中年男子却没有被这阵势吓倒,反倒是提出了马腾的名头。

  “不是马将军的女儿,你以为我们会跟你们跑天多?直接说想死想活,不要废话。”持剑男子冷笑了声,说道。

  “想要我交出小姐,不可能!”赶车的中年男子说完,“铿”的声将放置在马车车头的长剑拔了出来。

  “既然你这么想死,我便成全你!”说完,马车前的那位扛着大刀的男子便直接向着赶车的男子冲了过去。

  赶车的男子见大刀朝着他劈过来,也是知道不能硬拼,个侧身躲过了这次劈砍。那狰狞男明显也是用刀的高手,也是知道这刀多半不能有什么收获,所以之前也没有用尽全力,刀砍空便在半空中变招,由向下劈砍变成了横劈。赶车男也是久经战阵,怎么会被这么个简单的变招伤到?赶车男向后退了步,堪堪躲过了这刀。躲了招之后,赶车男怎么会甘心只被攻击,都是血肉方刚的汉子,怎么能只做受,怎么也要攻几次。

  瞅准实际,赶车男长剑刺向狰狞男的下盘。狰狞男见这招如此刁钻,如果不顾的话虽然不会有生命危险,也能伤到赶车男,但四个打个还受伤了,回去后脸面挂不住啊,因此不得不将刀收回挡住赶车男的这剑。两人你来我往,互相攻击了数十招不分胜负。但赶车男却是越打越心惊,越打越着急,惊的是对方使得招数居然大部分都是军中的路数,急的是对方还有三人没有出手。

  看到两人打的如此焦灼,长剑男也是着急了,虽说这路上没什么行人,但万呢?万有什么人出来坏了这事,那不是前功尽弃嘛。长剑男瞅准实际,看到个空隙,直接冲到两人交战的地方,飞起脚就将赶车男踹到在地。倒不是说赶车男战斗力多渣,而是狰狞男和他战斗力相差无几,哪能分心顾着其他。

  “废物,居然这么久拿不下来。”长剑男对着狰狞男骂了句,狰狞男虽有不服,却也无力反驳,谁叫他打不赢长剑男呢,而且长剑男地位还比他高。

  骂完狰狞男,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