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麴义尽管心中不是这么想,但是口头上还是这么答道,连想都没想就这么说了。麴义此时,心中却是立下了死志,便是被西凉军发现了,那便直接冲杀番,以先登营的战力,必定能杀了更多的西凉军,为叶墨的计划创造出哪怕是更多分的胜算。

  叶墨看着麴义的样子,便知道麴义肯定不会按照他说的话去做,但是没办法,叶墨也不能现在就制止麴义带人出发吧。叶墨不再说话,只是冲着麴义挥了挥手。

  麴义得到了叶墨的命令之后,便让先登营中水性较好的士卒来掌舵,分批次将士卒们运往西凉大军的背后。只是毕竟是夜晚,且黄水水流湍急,逆流而行困难重重。首批士卒中,便又二十多人掉入黄水之中,不知道被冲向了哪里。

  但是,那首批士卒依旧是克服了重重困难,估摸着到了西凉军大军的背后之后,除了那些掌舵的士卒回去接其他的人之外,其他的便是上岸挖掘散兵坑。这些士卒不光是要挖掘自己藏身的散兵坑,还要为后面的士卒做好准备工作。

  这也是没办法的,那些羊皮筏子来回就得花差不多个时辰,那最后抵达的士卒便没有任何时间来准备散兵坑了。先登营的士卒共有两千多人,以三百个筏子算,每个筏子能装四人,那每次也只能运送久百人,因为还有人需要将筏子带回去。而且,每次的运送,都会有不少的筏子破损,这么来的话,那最少也是需要运送三批士卒。

  前两次两个时辰,最后次除掉将筏子带回去的时间,那也差不多要大半个时辰,这么算的话,差不多天亮的时候最后的士卒才能够被全部运送到西凉军的背后。若是等最后批的士卒自己来挖掘散兵坑的话,那就是真的坑了。

  叶墨之前尽管坐过了很多的努力,但是,还是不可避免的会出现意外。叶墨亲眼看到每批的先登营的士卒离开,同样,也看到了很多的士卒被黄水冲走。只是,因为黄水太过于湍急,便是叶墨心中无比焦急,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是细带他们能尽快被冲到黄水岸上。

  “少爷,麴义将军他们都已经走了,我们也回去吧,你都站了个晚上了。”等到天色已经全部亮了之后,叶三看着叶墨,说道。

  叶墨听了叶三的话,也是发现天已经大亮,自己的眉毛上也是都结了露珠了。“嗯,没有烽火,他们应该没事,我们也回吧!”叶墨双手在自己的身上拍了拍之后,便对着也是那回应道。

  只是两人转身的时候,叶墨的眼角却是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连忙转头,将视线定格在黄水的上游方向。只见从黄水的上游不断的有羊皮筏子进入叶墨的视线当中。

  叶墨整个人都傻了,难道,计划已经被泄露了,麴义他们出事了?叶墨不敢想象。看着不断有筏子从黄水上游漂下来,叶墨整个人都感觉疯了般,急忙冲进黄水之中。

  叶三看到叶墨如此,也是纵身跃入黄水之中,帮助叶墨将那些筏子弄到身边。叶墨每次看那些筏子,都只是看了眼,便将筏子丢开,任由这些筏子飘走。叶三不知道叶墨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叶三知道,叶墨定有他自己的理由。

  叶墨直看完了所有漂下来的羊皮筏子之后,整个人都是松了口气。叶三看到叶墨整个人不在想之前那么紧张之后,便连忙将叶墨拖上了岸。到了岸上,被风吹,叶墨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

  “走吧,我们回去。”叶墨看了眼叶三,发现叶三也是浑身发抖,便说道。

  “少爷,刚才你到底在干什么?”边走的时候,叶三便对叶墨问道。叶三很是不解,为什么叶墨看到那些筏子会有那样的表现。

  叶墨揉了揉自己的鼻子,再将原本快要流出的鼻涕吸回鼻腔,然后用带着浑厚鼻音的声音回答道:“方才我以为麴义他们遭遇到了埋伏,但是方才看那些羊皮筏子的时候,发现拿些筏子上面都没有血迹,所以知道他们现在都没事。唉,只是麴义却是将唯的退路都给自己封死了。”

  叶三听了叶墨的话之后,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要说麴义将这些筏子都放走了,也就将大军陷入背水战的地步。叶墨看那些筏子上有没有血迹,也是出于对麴义他们的担心。

  但是,叶墨是完全可以在岸上查看的,毕竟那些筏子上没有做人,使得那些筏子漂流的速度也不快。可正是因为那些筏子漂流速度不快,叶墨两人在水中浸泡的时间才更长。叶墨这么聪明的个人,这个时候却做出这种傻事,还将叶三吓坏了,只能说是关心则乱。对呀这种事情,叶三还能说什么?

  回到函谷关前的时候,守关的士卒见到两个不断打着喷嚏浑身湿漉漉的人靠近,还以为是附近的百姓呢,便冲着叶墨二人大叫道:“前方乃是关隘要地,无关人等速速离去。”

  叶墨刚想回话,却又是打了个喷嚏。叶三看到叶墨这个样子,更是不会管那关上的士卒的劝告声,直接是扶着叶墨往关口走去。

  那士卒见两人不听他的话,便勃然大怒,只是正当这名士卒准备拔出弓箭的时候,旁边的名士卒却是说话了。“那两人的衣服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听那名士卒这么说,之前那名问话的士卒顿时将弓箭往下摆了几分。待到两人靠近折后,那名持弓箭的士卒顿时如猫被猜到了尾巴般叫了声:“是太尉大人。”

  关墙上的士卒听那名士卒这么说之后,也是看叶墨越看越像是他们的太尉大人。这下子,众人忙不迭的跑到关墙下去将关门大开,然后恭敬的站在关门两侧,等待叶墨的到来。

  叶墨和叶三通过的时候,那名最先冲叶墨吼得士卒连忙贵了下来,期望得到叶墨的原谅。

  “起来吧,阿气,你做的很对,阿气。算了,我先回去了。”叶墨看着那个人,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却连打了两个喷嚏,想想还是算了,先回去换衣服的好,要是万真的感冒了,那就不好了。

  看着叶墨和叶三离开,那些守关的士卒顿时聊开了。“你们说,太尉大人昨晚是到哪里去了?怎么大早的回来,还身湿漉漉的?”其中人看着其他人,摸着脑袋说道。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名平时颇为机灵的士卒这个时候站了出来,看着其他人说了句。待看到所有的人都是带着无比期待的目光看着他之后,那人这才接这说道:“听说啊,好些个达官贵人都有龙阳之癖。太尉大人现在还没有成婚,而且还从来没有见太尉大人在此时上着急过。说不定啊,太尉大人”说到这,那人不说了,只是用“你懂的”眼神看了看四周的人。

  “哦!”众人这个时候是恍然大悟,原来太尉大人还有这癖好。

  “你们说什么呢,还不赶紧回去值哨!”这个时候,声大喝声传入众人的耳中。众人转头看去,发现乃是孙策带了些士卒前来巡哨。

  原来,这孙策闲的没事,典韦便让孙策带着些双手剑士每天都巡视几遍函谷关的守备,在督促士卒的同时也学学如何排兵布阵。这防守,可是门技术活。

  那些士卒见有人巡哨,便哄而散,各自回到岗位之中。待那些士卒都走了之后,孙策却是口中在念叨着:“大哥难道真的有龙阳之癖?不行,以后离大哥得远”下定了决心,孙策便又带着这些双手剑士去巡视其他地方去了。

  第二二七章:叶三突破

  ?叶墨自然是不知道有人传言他又龙阳之癖,若是叶墨知道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大喊冤枉。不过,若是放在叶墨的前世,没准叶墨的父母真的会对叶墨说:“明年过年把你的另半带回来,要是找不到女的,那男的也样。”

  嗯,话题扯远了,扯回来。叶墨与叶三回到营帐慌了衣服之后,叶三便去伙房吩咐火头军弄点姜汤。弄姜汤倒也简单,不过是盏茶的功夫,叶三需要的姜汤便弄好了。叶三端着两碗姜汤觉得麻烦,便将自己的那份先喝掉之后才端着碗小心翼翼的朝着叶墨的营帐走去。

  尽管只有碗,但是毕竟是刚刚出锅的,还热乎着。叶三这路也是不停的还手端着,就这样,还不停的冲着自己的手吹气,让自己的手好受

  那些火头军看着叶三离去的背影,其中人对着他们的主管问道:“方才那位将军为何不用个砂锅将姜汤装着呀?保温还好拿。”

  “不该管的你别管!”那名火头军的主管对着那名问问题的火头军说了句。那名火头军听主管这么说,便诺诺的去做事了。然后,那名主管喃喃的来了句:“缺心眼么这不是。”当然,这句话只有他自己听到。

  等叶三将那碗姜汤端回叶墨的营帐之后,那碗姜汤也是冷的差不多了。叶墨接过叶三手上的姜汤,饮而尽,然后将碗递回给叶三并问道:“你怎么不用个砂钵将姜汤带回来?”只是问话的时候,叶墨的视线却又是转移到了自己书桌上的地图上了。

  叶三听了叶墨的话之后,整个人顿时愣住了,为什么自己刚才没想到这么简单的问题?叶三看着叶墨专注于眼前的函谷关与潼关之间的地图,便不露声色的退出了叶墨的营帐。只是出去之后,叶三脸上是满满的挫败感啊。

  当初叶三领悟剑技的时候,那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只是后来被叶二打击的不钱。叶三自己现在在帝国系统中还是处于士卒的状态,可是叶二却是和叶样,成为了将领类的了。那个时候,叶三曾经感受过次挫败感,但是相比于这次,却是要好上许多。

  叶三这个时候是严重的怀疑自己的脑子坏掉了,要不然为什么连用个砂钵都没有想到呢?

  就在这个时候,叶三旁边的两名士卒的对话却是让叶三幡然醒悟了。

  “今天没有下雨,看样子会是个晴天,把被子拿出来晒晒,晚上谁的时候就会舒服多了。”其中人说道。

  “就是就是,这几天的阴雨,被子都是无比潮湿,整个人感觉都进水了,浑身不好受。”另人回应道。

  这个时候,叶三顿时醒悟过来了。看样子不是他脑子变笨了,而是脑袋进水了,只要晒晒太阳,把脑袋里进的水晒掉就好了。只是晒了会儿太阳之后,叶三却是发现自己都没有出汗,这个时候晒太阳果然是没有用的啊。

  既然晒太阳没用,那就去靶场训练吧。反正训练是会出汗的,和把脑袋里的水放出来也是差不多的效果吧。叶三不知道是不是,但是起码是个选择嘛。

  函谷关乃是个险要关隘,平时也是会有数千的驻军。这些士卒在函谷关驻扎,自然是少不了训练,因此,关内各种兵种的训练场所也是应俱全。在之前,靶场直被先登营霸占着,因为先登营里面每个人都要会使用弓弩,自然就直接驻扎在靶场了。

  只是现在,靶场里面却是仅有数百弓箭手在训练,毕竟,防守关隘,弓箭手乃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兵种。叶三进入靶场之后,并没有堆靶场里面的人造成多大的冲击,在那些人看来,只不过是名普通的士卒来训练罢了。

  在管理函谷关兵器的仓曹掾吏手中领取了足够数量的箭矢之后,叶三便单独来到个角落开始训练了。

  叶三本是名劲弩手,但是这个时候,叶三手中拿的却是柄三石硬弓,在他的旁边,还摆着两副不同的硬弓。

  弓弩有相同之处,但是也有不同。叶三站在离箭靶百步的距离,试着用手中的三石的硬弓射向靶子。只是,叶三用惯了自己的劲弩,这第枝箭尽管上靶了,却是堪堪在箭靶最边缘的位置没有掉出去罢了。

  叶三摇了摇头,果然用硬弓就是没有使用劲弩习惯啊。这个时候,叶三脑海中却是没有再去想那脑袋进水的问题了,进入了训练之后,那么叶三的脑海中,便只有如何才能训练好这个问题。

  在从身边的箭囊拿出支箭,搭在弓上,脑海中回想了下方才第支箭雨飞出去的角度,然后再微微调了下,松手。果然,这支箭明显就比刚才那支箭更加靠近靶心的位置。

  但是,即便是这样,叶三依旧不满足自己的成绩。像他这样的人,唯有命中靶心才算是合格。毕竟,叶三现在也是名九级的劲弩手了。九级的劲弩手,巴不得距离,还射不中靶心,只能说是很失败。当然了,叶三使用弓箭的次数不多,这个成绩也是可以原谅的。

  尽管叶三不满意自己的成绩,在他自己的脑海中还在不断的回忆自己开弓的力度,角度等等问题,然后成绩不断的提高。

  此时靶场其他的士卒都惊呆了,这简直是神迹≡叶三开始训练开始,就没有支弓箭脱靶。而且,看那箭靶,外围仅有零散的几只箭矢,但是靶心的位置,却是密密麻麻挤满了箭矢。

  震惊!无比的震惊!在开始还没有人注意到叶三,但是慢慢的,越来越多的士卒围到了叶三的身边。到最后,不仅是之前在靶场训练的士卒围到了叶墨的身边,更有士卒闻讯而来,只为睹叶三的风采。

  在用三石的硬弓射出了百余枝箭之后,叶三又是拿起了地上的四石弓。因为叶三是在训练,所以每次张弓搭箭都是不急不缓,这才还有余力。若是战时,得不断的开弓射箭,射了这么多,那叶三的右手怕是早就废掉了。

  拿起四石弓,叶三换了个靶位,第枝箭同样是没有命中靶心。毕竟,要多用石的力气去拉开硬弓,那么控制箭矢的时候就不可避免的会少点力气。照样,叶三按照之前自己训练方式,只不过是四五只箭矢之后,叶三射出的箭矢便能箭箭命中靶心。

  这个时候,叶三却是觉得自己突然有了丝的感悟,在他刚才射出的箭矢轨迹中,并不是每箭的轨迹都相同,但是,每箭都射中了靶心了。

  叶三闭着自己的眼睛,只为抓到那丝的感悟。这个时候,叶三周边的士卒见到叶三没有动作了,只是闭眼站在原地,顿时都傻眼了。

  有些刚刚跑进来的士卒,这个时候更是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不是说有个射艺极为厉害的,达到了百步穿杨水平的人在这里训练么,怎么没有人在训练呢?难道人已经走了不成?那这些人站在这里干嘛?还有,训练场中间站了个人,难道站在那里就能更好的体会那名牛人的本事不成?

  有几名士卒想要跑过,却是被之前到了的士卒拉住了。开玩笑,这位高人现在可能有心得体悟了,若是被这些冒失跑进来的士卒给打断了,那这位高人到时候再他们攻城的时候射冷箭该怎么办?

  差不多有小半个时辰的时间,叶三终于是笑着睁开了眼睛。手中继续拿着那张四石的硬弓,从地上抄起两支箭矢,却是极为快速的用两个不同的角度射向了百步之外个空白的箭靶。

  但见两支箭矢前后射中箭靶,第二支箭矢直接破开第支箭矢钉在了靶上。还不待众人觉得惊讶,只见第三支箭矢已经朝着箭靶而去了。原来,在用四石弓射出两支箭矢之后,叶三又极为快速的抄起地上的五石硬弓搭上了支箭矢,朝着之前两支箭矢的落靶点直扑而去。而当时,那两支箭矢还没有射中箭靶。

  众人只见,那第三支箭矢极为快速的穿透第二支箭矢,但是这个时候第三支箭矢的力度却是没有完全耗完,第三支箭矢上带的巨大的力度直接是将那箭靶给射穿了。

  众人片哗然,此计,果然是神乎其神,难得见。而这个时候,叶三也是小的非常开心。终于,这个时候突破到将军层次,不再是士卒行列了。叶三,也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当得起那声“将军”的称呼了。

  第二二八章:果然有诈

  ?“好!”忽然,人群中爆发出声大喝之声,并带头鼓起掌来。其他的士卒这个时候也是终于反应了过来,稀稀落落的掌声终于是发展到全场振聋发聩的掌声。

  叶三冲着最先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却正好看见叶墨排众而出。原来,叶墨在观看了半天的地图之后,依然没有找到更好的突破因此,叶墨便决定出来走走,放松放松大脑。出了自己的营帐之后,叶墨便听见叶十二与陈君凯在谈论靶场的事情,便过来观看。

  正好在叶墨来了之后,叶三开始最后的表演。看到这个情景,叶墨便忍不住拍手称好,叶墨只是听闻有人能够做到九星连珠便是极致,但是叶三从三个不同的轨迹射出三支箭矢落点相同,相比其难度不会亚于九星连珠吧,况且叶三在期间还更换了次硬弓。

  叶三看到叶墨之后,反而是有点不好意思了。叶三走到叶墨面前,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的说道:“少爷,我刚才不小心,好像突破了,嘿嘿。”当然,叶三这话声音并不大,只是让叶墨听见了。

  叶墨听了叶三的话,也是微微愣神。叶三平时的努力他也是看在眼里,没想到在今天叶三终于是突破了。“好,你的箭技更上层楼,那这次行动,就有更大的把握了。”

  不知道为什么,叶墨回营之后,越是看那幅地图越是心中不安。在地图上,叶墨找不到西凉军可能在哪里屯兵的可能性。但是西凉军总不可能会放弃这两万大军吧,那样的话,就只有个可能:有诈。

  叶墨想不到西凉军的诡计到底是什么,所以心中忐忑。但是现在叶三突破了,叶墨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却是不自觉的松了口气。按理来说,在冷兵器的时代,战场上个人的武勇已经被无限的降低了,就比如吕布乃是天下第的武将,可是最后依然无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