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在看看飞熊军近乎疯狂的表现,顿时整个人都被吓的有点发软。就连法正胯下的战马,这下也是突然脚弱,差点将法正从马匹上给抛了出去。法正现在有种感觉,自己不是立在群士卒之间,而是在群猛兽的包围之中。

  以后,如果有可能,再也不靠近文丑了。此时,法正心中就这么个想法了。这些不是人,而是群嗜血噬肉的猛兽。

  第二三零章:邀战典韦

  ?飞熊军的士卒听到了文丑的命令之后,皆是眼中冒光,不顾切的朝着朝廷军扑杀过去。只是,这小道本就窄小,只能容纳十余兵马,而因为双方拥挤与处,使得飞熊军的马上冲击优势直接被消弱甚至是排除,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典韦带来的敢死军加上随后掩杀过来的万朝廷大军,与文丑的五千飞熊军顿时杀到处。小道之上战场难以摆开,朝廷军便从小道两旁的山林掩杀过去。那飞熊军因为骑着战马,反倒是颇有不便之处。

  但是西凉军也并非只有文丑的五千飞熊军,在之前,淳于琼可是率领了两万大军前来。除掉之前在前营出现过的七千西凉军之外,淳于琼尚且还有万三千士卒可以调动。

  此时,见到朝廷大军从道路两侧掩杀飞熊军,淳于琼也是下令让五千士卒朝着朝廷军冲杀过去。本来,按照淳于琼的想法,直接下令大军掩杀过去也便可以了,何必使用添油战术慢慢的讲士卒派去送死。

  但是,法正却是死活不同意淳于琼举将所有的士卒全部拍上去。按照他的话说,函谷关关墙之上无故燃起烽火,朝廷军必定还有后手。便是朝廷军没有后续准备,那将朝廷军吸引出来,也总好过攻城厮杀的强。

  淳于琼听法正这么说,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想明白。干脆,还是听法正的话就是了。此时朝廷军真的杀出来了,不也是因为听了法正的计策么?所以,凡是想不懂的,那就不想,只要照做就好了。

  文丑心想要为自己的哥哥颜良报仇雪恨,但是文丑确实没有十足的信心。尽管文丑此时武艺已经相比于之前提升了很多,文丑也是自认为不会逊色之前在虎牢关关下傲视天下群雄的那三名将领。可是,此时见到典韦,文丑心中依然带有丝丝的恐惧。

  在观看典韦屠杀了十数名飞熊军的士卒之后,文丑依然是没有丝毫的动静。在他看来,这些飞熊军,死就死了,能够消磨点典韦的气力,也算他们死的值了。

  典韦又是挥着双戟冲杀了阵之后,终于是有点气力不济的感觉。在西凉军营寨前营的时候,典韦便是直在冲杀着。只是那个时候,因为西凉军不如这些飞熊军精锐,再加上西凉军的前营也算是开阔,典韦能够得到老练双手剑士的支援,结成阵势,自然是能够节省不少的力气。否则的话,他是连追击的力气怕是都没有了。

  典韦要恢复气力,便退后了几个身位。典韦勇则勇矣,却是不傻。他也知道,在乱军之中,若是不给自己留点气力的话,怕是待会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看到典韦退到老练双手剑士后面去恢复体力去了,文丑嘴角顿时扬了起来。拨开几名挡路的飞熊军士卒,文丑打马走到那些还在交手的士卒们面前,冲着典韦开口大声说道:“典韦匹夫,你可还记得我?”

  典韦本来就诧异为何西凉军会突然有些人后撤,这个时候,有听到文丑的声音,顿时抬头朝着文丑看去。只是看了半天,典韦都想不起自己何时还认识名蛮族将领。

  而且看这名将领的时候,典韦却是皱起了眉头。这名将领不仅是做蛮族打扮,更是浑身散发出股暴戾的气息,这股气息甚至让典韦都是觉得有些不舒服。若是长期和这人呆在起,那此人的心性也必定大受影响。此时,典韦貌似是明白为何这些西凉军骑兵会这般嗜血发狂了。

  “你是何人?我们可曾见过?”典韦看着文丑,但是看了半天却还是没有记起。

  文丑听到典韦居然说不认识他,顿时勃然大怒。文丑之所以这样,那可是拜典韦等人所赐。可是现在,典韦居然当着众人的面说不认识他,没有见过他。这让文丑如何能不怒?

  盛怒之下,文丑怒极反笑,坐在马上指着典韦道:“你可看清楚了,前年在虎牢关下,你们杀我兄长,并将我打成重伤。只是你没有想到吧,当年那次重伤,非但没有将我杀死,反而是让我找到了另种提升实力的办法,并且实力大涨。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死期!”看着典韦,文丑脸的狰狞之色。

  这个时候,典韦也是想起来了。当初在虎牢关下,他与吕布叶真三将面对天下群雄,杀的那叫个痛快。只是不知何时,才能再有这种个机会。细细的打量了文丑番之后,典韦终于是有点影响了。若是没有记错的话,那此人的大哥乃是被叶真箭射穿心脏而死。

  这个时候,典韦却是大声笑道:“我道是谁,不过是手下败将罢了。当年我能与吕布将军叶真将军在虎牢关下斗败你们十将,今日便能将你斩杀于此。你还不快快俯首就擒,我也好在主公面前为你求求情,给你个痛快的死法!”

  典韦这话声音颇大,旁边的士卒皆是听到了典韦的声音。原本,众人心中还有些忐忑,这个时候听到了典韦的声音,众人也是放下了心来。

  “原来,将军既然如此厉害,还有如此光辉的历史。”其中名士卒听了典韦的话之后,顿时信心大受鼓舞。

  “就是就是,将军真是深藏不漏啊。只是听将军说,还有吕布将军与叶真将军。这三位将军如此厉害,难怪能将当初将不可世的董卓击败呢。”另名士卒接着说道。

  诸如此类的对话,在双方都响起来了。只是,那些西凉军听了士气却是颇为低落,没想到,自己认为不可战胜的主将竟然还有被人打爆的历史,还是以多打少被人打爆。

  文丑这个时候被典韦揭了老弟,顿时怒不可遏。“典韦,多说无益,现在,你可有胆与我战!”说着,文丑枪尖指,直直的便指向了典韦的方向。

  典韦刚才之所以那么对文丑说,便是希望鼓舞自己方士卒的士气,只是没有想到,文丑这个时候回找他单挑。看到文丑出现之后,典韦便意识到此人是名劲敌,或许在典韦状态良好的情况下,能与文丑拼上拼,还是颇有胜算的。可是典韦这个时候气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自己的实力十成大概只能发挥出七成便算多的了,如何与文丑拼呢?

  文丑看到典韦犹豫了,便大笑道:“哈哈!就你还好意思还说你自己如何的了不起,连打都不敢与我打。不是说我是你的手下败将吗?那就来啊!”

  “哼!不过是趁着将军体力耗尽才敢出来挑衅,将军方才冲杀过来的时候你为何不敢出来?不过是名缩头乌龟罢了,有何资格敢挑战将军?”这个时候,典韦旁边的名士卒站了出来,手中的钢刀冲着文丑指,骂道。

  文丑被名小兵指着鼻子骂,这下如何能忍?当即,文丑双脚夹马腹,胯下的战马直接便是冲着那名士卒冲了过去。还未看清文丑的动作,那名士卒的胸口便插了直长枪了。那名士卒看着插着胸口的长枪,脸不敢置信的沿着枪杆看过去,之间那握着枪杆的正是文丑。

  典韦见到这名士卒因为自己的缘故被文丑就这么枪毙命,顿时双目圆瞪,睚眦欲裂。再看向文丑,典韦双眼直冒火星:“战便战,今日,你必死!”

  第二三章:麴义杀到

  ?文丑见典韦果然中自己激将之计,顿时心中大喜。顿时,文丑便让身边的飞熊军暂退了十余步,为双方留出足够的距离。

  只是,文丑高兴,典韦带来的敢死军士卒却是无比的担心典韦。在他们看来,典韦即便真的能够战胜文丑,但是现在典韦气力耗尽,如何能有再战之力?

  “将军,让小人替将军战!”名敢死军士卒站在典韦面前,请求代替典韦出战。他也知道文丑的厉害,方才文丑杀死那名敢死军的士卒的时候,他就没有看清文丑的动作,但是他还是站出来了。他知道自己会死,但他只是希望能够让典韦放弃与文丑单挑的打算。

  典韦看着那名士卒,尽管心中无比感激,但是还是厉声呵斥道:“你代替?你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吗?你有这个能耐吗?”番话问下去,直让那名言称要代替出战的士卒脸色涨红,半天说不出话来。

  典韦不在多说什么,排众走了出来,立于文丑面前,道:“今日,你必死!”

  “呵呵”文丑看了眼典韦,笑了笑之后,不屑的说道:“就凭你?没想到你现在厉害的居然只是嘴上的功夫。到底谁是,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文丑刚刚说完,也不待典韦准备,直接便是朝着典韦冲了过去。两人之间本来就没有多少距离,文丑没有便偷袭,更是让敢死军的士卒顿时将心都提在了嗓子眼里。

  而典韦似乎料到了文丑会偷袭样,手中的双戟交叉护于胸前,挡住了文丑这看似致命的击。只是典韦尽管挡住了文丑的则次攻击,通过长枪与双戟闯过来的力道也是让典韦的双臂阵发麻。典韦不是没有和文丑交战过,却没想到这仅仅年的时间,文丑的气力便增长了这么多。

  典韦心中的谨慎顿时又是提升了几分,在典韦看来,就凭文丑这击,就有和他自己角力的能力了。只是,心中这么想,典韦却不会给敌人壮威风的。“你没吃饱饭吗?怎么有气无力的,连我手下的士卒都不如。”

  文丑心中也是极为震惊,他本就擅长速度,再加上偷袭,竟然还是被典韦给挡了过去了,而且,通过长枪传回来的兵器相交传回手上的气力,让文丑的双手也是微不可察的颤抖了几下。文丑没想到,典韦之前厮杀了那么长的时间,居然还有余力与他过招。

  本来文丑还打算利用自己的速度优势攻击典韦,让典韦连抵抗的气力都没有。但是典韦的那番话,却是文丑阵气急。文丑本来就有心理阴影,这时候听到典韦说他的力气连典韦的手下都不如,这让文丑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于是,文丑改自己飘忽诡异的风格,每出招都是势大力沉凌厉狠辣。只是这么来,却是正中典韦的下怀。典韦本身的气力就不剩下多少,若是文丑利用速度优势攻击,便是典韦每次都能挡住,能也得消耗不少的气力。

  毕竟,除了要挡住之外还要聚精会神的观察文丑的的攻击诡计。但是现在,文化改自己的风格,使得典韦只需要挡住文丑不时的蓄势击罢了。甚至有时候典韦自觉挡不住,那也可以躲开。

  只是因为典韦此时却是气力不足,只能将所有的气力都用于防守。典韦也知道守久必失,但是没有办法。文丑本就有战马的优势,而且气力还是没有消耗,此时攻击文丑必定是会无功而返,而且会加速典韦身上气力的流矢。

  文丑见典韦直没有反击,也是出言刺激了几次,可是都是没有效果。出于心理上的弱势,文丑不相信典韦没有反击之力,而是以为典韦直在积蓄大招等待击毙命的机会。因此,便是文丑有继续攻击扩大优势的机会,也是怕会露出破绽,不得不白白放过机会。

  两人如此,你来我往,战了三十余和,越战文丑越是心惊。文丑本以为典韦气力耗尽,必然撑不过几招便会被他击杀。可是直到现在,典韦都好似没事人似的,还是能挡下文丑的每次攻击。

  典韦此时心中也是苦恼,这么久了,文丑却是个破绽也没有。有时候,典韦故意露出破绽在文丑面前,就是希望能够以伤换伤或者是以命换伤。可是文丑却每次都仿似没有看见般,让典韦的如意算盘都落空了。

  “杀!”就在两人杀的难解难分的时候,忽然从北面窜出了队朝廷军的士卒。麴义在黄水之岸潜伏,并且将所有的羊皮筏子都放如黄水使得这些筏子漂流而下,将自己的所有撤退的希望都是掐断了。如此来,众人是不战也得战。

  只是先登营的士卒本就悍不畏死,便是麴义不那么做,先登营的士卒也是不会轻易撤退的。潜伏在岸上,期间也是有过好几拨的西凉军士卒前来探查,只是这些西凉军的士卒却是个个心不在焉。当然,这也不怪他们,法正将所有的重心都放在了秦岭之上,根本就没有想过朝廷军通过黄水潜伏过来的可能性。

  麴义就这样带着先登营的士卒直潜伏于散兵坑中,直到看见函谷关上燃起的烽火,便开始集结大军,朝着西凉军的营寨发起攻击。而且,麴义却是是从西凉军的后营开始攻击的,可是法正以为朝廷军会从秦岭发起攻击,将大军都安排在了秦岭之上,尽管没有深入,但也是在前营与中营的位置,在后营,仅有千西凉军的士卒。

  麴义带来的先登营本就是精锐中的精锐,而且还有数量优势,顿时便将那千士卒给围在了后营之中,那些士卒见被大军包围,连逃出去的机会都没有,躲在营寨之内也是直被先登营的弓弩攻击,这还不算,还有精锐掷矛战士那才叫恐怖,便是躲在盾牌底下都难免死。

  不过是刻钟的时间,那些西凉军士卒便死的死,降的降。反正,这些士卒里面又没有将领在。便是有不怕死的,那也死了,其余的不降难道还等死吗?

  战下来,共计是杀死了四百三十七人,受伤了百五十三人,其余的四百十人则是投降了。麴义为了不耽误接下来的行动,在安排人将那些没有受伤的俘虏押走之后,便将所有的伤员尽数斩杀于当场,然后接着往中军杀去。

  也不知道中军的那些士卒是胆大还是确实是法正的安排,麴义带人直杀到淳于琼背后,才和西凉军的士卒接触上。顿时,阵喊杀声传来。

  听到背后的喊杀声,文丑顿时大吃惊。在招架了典韦的招式之后,文丑便退了步,回头查看喊杀声传来的地方。待见到那些普通的西凉军士卒在遭受先登营的士卒屠戮之后,文丑脸上顿时浮现股不悦的神情。但是没有办法,那些西凉军的士卒杀来,文丑总不能不管吧。

  文丑看向背后的名副将,对他说道:“带人将后面那些朝廷军都给我杀了,我要用他们的心来下酒!”

  “属下得令!”那人听见文丑的命令,顿时双眼直冒光,舌头不由得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用人心下酒,可是美味啊!

  第二三二章:再胜飞熊

  ?

  典韦听文丑开口便是将后面的所有的人都杀光,闭口就是拿人心下酒。顿时,典韦也是火冒三丈。且不说文丑对人如何凶残,单就文丑无视典韦,便能让典韦有种被羞辱了的感觉。

  典韦好歹也是名流武将,而且叶墨还称他为当世第三武将。当时,他还觉得不满,和号称“当世第武将”的吕布还打过几场。只是最后,典韦不得不承认,吕布的武艺却是要比他高出不少。但是,在叶墨所说的那六名武将“吕二赵三典韦,四关五马六张飞”中,却是没有文丑之名。

  因为叶墨只记得那六个人,所以,就只给典韦说过这六个人。这让典韦误以为这六人是叶墨为天下英豪所排的武将榜。而现在,文丑这个连上榜资格都没有的人,却无视了典韦,这让典韦如何能忍?

  “文丑,当心了!”典韦看着文丑,大喝声。然后,左手从背后抽出只短戟,朝着文丑便是扔了过去。

  文丑听到典韦的提示,正欲回头讥讽番,却没想到正好看见典韦丢出来的短戟。文丑看见短戟朝着他的脑袋飞来,顿时亡魂大冒,直接在马上使出了个铁板桥,堪堪躲过典韦掷出的短戟。

  文丑眼见短戟贴着他的鼻子飞过去,也是有些被吓到了。回过身来之后,刚好看见缕头发从他的眼前飘落。“不愧是典韦,果然那有两下子。”文丑这个时候看着典韦,神情明显是严肃了许多。“不过,接下来,你可不会再有机会透出那短戟了,我要开始认真了。”

  刚才典韦开口提醒了他,现在文丑也是开口提醒典韦接下来他要开始用全力了。现在的文丑,意识到他如果想不受伤就杀了典韦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尽管现在典韦的气力只能让典韦发挥出大概半的实力,但是也是不能小觑的。

  典韦与文丑两人再次摆开了架势,准备再度决雌雄。两人都是将自己的最强的实力拿了出来,这个时候谁还想要藏拙,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现在,除了小道上出现了短暂的安静,两侧的山林处双方杀的是难解难分。其中,最为焦灼的便是飞熊军与先登营的交锋了。之前的飞熊军之所以会没有,其中个原因就是因为先登营。当年在洛阳城外,李傕的飞熊军遇上了麴义的先登营,然后被废了半了。另半则是自寻死路,追着并州狼骑追到没有体力了。

  现在,战斗力大大增强了的先登营遇上群虎狼熊罴舨的飞熊军,双方再度交手,却不知会是先登营续写辉煌还是飞熊军成功复仇。

  不过,现在的双方却是少有人知道当年的那战。当年的飞熊军死的死,没死的也没在这里,而是在怀县去了。当年的先登死士只是麴义的家兵,当年那战便是折损极多,后来还经历过数次大战,也是没能剩下多少。

  但是,麴义还活着,先登营还是有麴义。麴义是先登营的统领,便知道如何能对付具甲骑兵。因为是使用羊皮筏子过来的缘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