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羹,势必是需要借助法正的谋划的。在李儒没有失踪之前,还有李儒可以策划。

  但是现在李儒失踪了,卫仲道去了扬州就没回来了,袁绍身边就身下个逢纪了。不是淳于琼小看逢纪,实际上就是淳于琼看不起逢纪。在淳于琼看来,逢纪的能力,与法正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的。并且,逢纪也就能在行军打仗上出点拿不上台面的馊主意。而法正却不同,法正不仅擅长谋划,同样政事也是把好手。

  心烦意乱之下,淳于琼便选择继续呆在关墙之上,而且,在之前淳于琼的任务便是巡视关墙。尽管是天没有休息了,也没有吃什么东西,但是淳于琼还是宁愿呆在城墙之上吹吹冷风。

  这个时候尽管已是春夏交接的士气,但是早上的风还是带有丝丝的凉意。再加上前段时间直下雨,更是让早上的冷风带上了丝的湿气。但是淳于琼却是不管这些,他只知道,若是不舒缓下心情的话,说不定他会直接因为法正的事情和袁绍打起来。

  等到快要正午的时候,淳于琼这个时候也是冷静的差不多了。再加上淳于琼也不是铁打的,天没有睡觉,几乎是天没有吃东西,淳于琼也顶不住啊。

  可就在这个时候,淳于琼却是突然发现,有队身着西凉军衣甲的士卒进入了自己的眼帘。

  淳于琼看着那些士卒,很是觉得惊奇。他自己也知道在他们的身后有数千士卒殿后,但是淳于琼他们已经到了三个多时辰了,可是这些人才刚刚到,这让淳于琼不得不警惕起来。

  “所有人注意,准备战斗!”淳于琼看了两眼关墙上的士卒,发现他们都在盯着自己看,便开口大声喊道。其他的士卒很是奇怪,但是也没有说什么。既然主将都说了要准备战斗,那他么就做好准备好了。

  等到那些士卒到了关墙之下之后,淳于琼冲着那些人大声喊道:“关下何人?报上名来!”

  听了淳于琼的问话,关下的士卒顿时停下了脚步。士卒当中,人瘸拐的走了出来,对着关墙之上大声喊道:“将军,是小人啊!将军千万不要射箭啊!”

  在那名传令兵刚刚走出来的时候,淳于琼就认出他来了。但是,淳于琼还是觉得很疑惑,为何这些人回这么晚才回来?淳于琼想到了这个问题,便开口向着那名传令兵询问。

  淳于琼能想到这个问题,叶墨怎么就会想不到呢?顿时,那名传令兵便说自己等人在撤退的时候遇到了朝廷军的追击,经过番苦战才安全的撤回来的。而且,如此说,也能很好的解释那名传令兵自己腿上的箭伤。

  淳于琼听那名传令兵这么说,再加上他在关墙之上眼看去,果然是看见那支队伍前面又不少人都是互相搀扶着,身上的铠甲也是多有损坏,身上血迹斑斑。顿时,淳于琼也是相信了那名传令兵的话了。便让士卒打开关门,让这些人进入关内休整。

  即便是这个时候,淳于琼心中依旧有些怀疑。但是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些人就是那些殿后的西凉军,淳于琼也不好让这些人直带着关外。于是,淳于琼便站到了登上关墙的阶梯上,好好的监视这些人的举动。

  开始,进入关内的那些士卒全都是奖励过番苦战的样子。但是在其后面的些士卒,就慢慢的有变化了。那些士卒身上的铠甲可不是破损了,而是直接就是破烂的了。但是,尽管那些士卒身上的铠甲破烂,但是他们本身却是没有受伤般。

  再到后面,淳于琼甚至看见有士卒穿着飞熊军的铠甲。若是这样那也无可厚非,毕竟飞熊军逃出几个人来也是有可能的。可是看那些士卒手中拿着的武器,淳于琼瞬间便发觉上当了。

  “他们是朝廷军,杀了他们!”淳于琼发现了这些人是朝廷军之后,便开口大声喊道。

  朝廷军的士卒听淳于琼的叫喊声,顿时,刚刚进入潼关的那些士卒便抽出了武器,朝着身边那百余西凉军士卒身上招呼了过去。于此同时,麴义带着的先登营也是将手中的弓弩具,朝着淳于琼便是射了过去。

  可怜淳于琼,自打跟着袁绍之后,地位是路下降,再到后面甚至时常被袁绍喝骂。可就是这样,淳于琼还心想着要帮助袁绍。到最后,淳于琼个不查,让朝廷大军冲进了潼关,自己也身死潼关。说不得是袁绍误了淳于琼,还是淳于琼误了袁绍。

  淳于琼死,顿时西凉军群龙无首,乱作团,只能是各战各的。叶墨此时就在那些假扮的朝廷军当中,看着这个情况,顿时便下令道:“徐荣率人列阵,守住关门;典韦登上关墙,清除关墙上的西凉军;麴义率先登营登上关墙,利用箭矢攻击敌军。”而曹性,此时离潼关还有二十里地的距离呢。

  下完命令之后,叶墨也是随麴义的先登营登上了关墙。他也是知道,战场混乱,刀枪无眼。若是叶墨亲自上阵杀敌的话,说不得典韦还要分心来照顾他,但是上了关墙就不同了,叶墨起码还能利用箭矢来杀敌不是么。

  叶墨也不是没有上阵杀敌过,但是,那些情况要么是痛打落水狗的局面,要么就是逼不得已不上不行。像现在这种情况,明显还要僵持阵,而且明明可以利用关墙来消耗西凉军的实力,为什么要冲上去呢?

  朝廷军冲进潼关,喊杀之声便响彻了整个潼关。而此时此刻,袁绍在逢纪的安慰之下,心中的怒火本是消耗的差不多了,听到外面的叫喊声,袁绍又是忍不住怒气,对着外面破啊口大骂道:“外面何事如此喧哗?他们是死了爹娘了还是婆姨跟别人跑了?”

  本来,朝廷军刚刚冲进来的时候,袁绍的亲兵便发现了,但是,个个都是知道袁绍正在火头之上,于是都不敢进来告诉袁绍这个消息。但是现在袁绍问起了,那这些亲兵也只能期待告诉袁绍这个消息之后袁绍不会怒之下将他们杀了。

  “报报告主公,朝廷军杀进关内了。”那名袁绍的亲兵硬着头皮,进去之后就是直接跪在地上对着袁绍说道。

  袁绍听那名亲兵的消息,顿时又是大动肝火,站起来指着那名亲兵便大声的喝问道:“淳于琼呢?他死了吗?”袁绍很气愤,淳于琼是干什么吃的,居然会让朝廷军冲进潼关。

  “报报告主公,淳于琼将军,的确已经战死了。”那名亲兵说的时候,偷偷的看了袁绍眼,但是见到袁绍用噬人的眼神盯着自己之后,有很快的将脑袋抵了下去。

  淳于琼听了亲兵的话之后,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自己只是句怒话,没想到淳于琼真的死了。“算了,你下去吧。”袁绍屁股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整个人都显得失魂落魄,哪里还有分之前在朝堂上喝骂叶缺得风采。

  “主公,不过是时失利罢了。我们还占据着西凉天水大块地方,只要好好的休养生息,还怕不能卷土重来吗?”逢纪见到袁绍这个样子,便再度开口安慰道。

  在叶墨的前世,袁绍也不是番风顺的。在初期的时候,袁绍也是多有败绩。但是,那时什么情况?那时的袁绍身边文臣良将无数,根基不失。可是现在呢?文臣就个逢纪了,武将更是没有。

  尽管韩遂手中有不少的实力,但是袁绍心中很明白,在之前他袁绍有能力的时候,韩遂会投靠他;现在袁绍失势了,韩遂必定是落井下石。

  袁绍摇了摇头,道:“没用的,切都没了,我们已经败了。”

  逢纪见到袁绍这个样子,心中顿时大急,他可是在袁绍身上下了重注。若是袁绍自己都不振作,那他逢纪就真的什么都没了。“主公,在天水还有袁谭袁尚袁熙三位公子啊,他们在,定会为主公建立个安稳的后方的。”

  袁绍听逢纪提到他的三个儿子,顿时整个人震,站了起来说道:“收拢大军,我们撤退回天水。”

  第二四零章:正中下怀

  ?||||&&第二四零章:正中下怀逢纪听了袁绍的命令之后,便出去收拢大军了。至于那些还在和朝廷军拼命的士卒,那就只能放弃了。

  逢纪看着那朝廷军现在只是占领了关墙,却没有再往里突击。但是,逢纪不会傻到相信朝廷军真的不想占领潼关或者是没有余力攻占潼关。看朝廷军死命的站在关门之前誓死不退,便是傻子也能看出来,朝廷军必有后援。

  待收拢了万五千余人之后,袁绍便是打算后撤了。至于其他的人,则只能是留他们在这里消耗朝廷军的实力了。

  站在临近天水的关门之处,袁绍回头看了眼,便是现在朝廷军的援军还未杀到,那些剩下的西凉军也是已经显露败象了。袁绍也是枭雄,看着那些曾经的属下现在在为他而死,却是眉头都不皱下。

  “不行,不能这么便宜朝廷。”袁绍突然是转身,看着关内然后开口说道。

  逢纪听了袁绍这话,也是吓跳。好不容易劝说袁绍离开,若是这个时候袁绍想要留下,那逢纪之前所做的切可都是白费了力气。“主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现在朝廷时得势,待来日主公重整旗鼓,在杀他个回马枪也是为时未晚。”

  “没柴烧?”袁绍之前只是想不能让朝廷如此简单的就收回潼关,但是该如何做却是没有想到。但是,逢纪的番话却是让袁绍瞬间想通了。“好,就是烧!我袁绍用不了的东西,朝廷也别想得到!”

  逢纪听了袁绍这么说,提着的心这才放了下去。只要袁绍不杀回去,那其他的切都好说。“那主公是想”逢纪虽然想到了点什么,但是却不将话说出来。

  袁绍是主公,逢纪是臣,有道是君臣佐使,不同的人不同的地位,就该说不同的话,做不同的事。现在袁绍既然已经想到了些东西了,那逢纪自然不会去多嘴,最多是等袁绍说完了之后再完善下。

  “潼关之内还有大批粮草,既然我们运不走,也不能给朝廷留下。”袁绍双眼目露凶光,恶狠狠的说道。

  “主公英明,主公神武!”袁绍的话刚刚说完,逢纪的马屁便拍了上去。正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逢纪这简单的句话,顿时让袁绍紧皱着的眉头也是略微的松展了开来。

  逢纪很快便将袁绍的命令安排了下去,并且,还根据些细节特别交代了那些去执行任务的士卒。很快,潼关粮仓处便燃起了大火。

  这个时候,袁绍已经出了潼关了,回头看着潼关升起的浓浓烟雾,顿时嘴上咧出个无比难看的笑容。尽管袁绍的计划成功了,但是别忘了,那些粮草,之前可是属于他袁绍的。

  于此同时,潼关中还在交战的双方见到了粮仓处冒出的熊熊烈火,顿时也是大吃了惊。叶墨等人见着那大火,不知是和缘故,只是有些愣神和好奇。可是在那些西凉军看来,这些可不是什么小事。

  那些西凉军士卒可是很清楚,着火的地方可是粮仓所在,那里可是屯粮的重地啊。之前打着打着背后的援军突然是消失了,这还是小事,毕竟那些人很可能是执行什么计划去了。可是现在,粮草都被烧了,那这些人哪里还能平静的下来。

  为何常言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就是因为粮草乃是重要的战略物资,若是哪支部队在外征战突然断粮了,那这支部队哗变都是有可能的。

  现在,西凉军的士卒看到粮仓着火,聪明点的怕是已经想到了袁绍他们怕是已经撤离了,便是愚笨点的也知道没饭吃了。如此,还如何能指望这些士卒英勇奋战呢?

  而且,这个时候,曹性也是带着大军杀了进来。那些西凉军原本就没有取得过上风,这些士卒面对朝廷重兵的包围,更是兴不反抗的意志了。

  叶墨站在关墙之上,也是看到了那些西凉军见到潼关着火之后的气势变化,便走下关墙,随便挑了个西凉军士卒问道:“你可知道着火的是什么地方?”

  那名西凉军士卒见有人问话,但是抬头却是之间名穿着普通士卒衣甲的人,而且此人传的还是西凉军的衣甲,便是猜到了此人是朝廷军中最初的那批冲进潼关的人。但是,此士卒并不能确定叶墨的身份,便是闭口不言。

  典韦这个时候也是跟着叶墨下了关墙,看到要问话的那名士卒居然不理会叶墨的问话,便大怒,冲到那名士卒面前,踹了那人脚,然后说道:“什么东西?主公问你话你居然敢不答应,找死呢?”

  只是,这脚典韦却是极有分寸,既能让这名士卒受到教训,也不会让这名士卒有生命的危险。只是看起来,典韦这脚却是极其的吓人。便是叶墨看到,也不禁吓了跳。

  叶墨担心那名士卒有什么伤害,这样的话会不好处理这些士卒,便连忙蹲下身子,扶着那名士卒道:“怎么样?你没事吧?”叶墨也是知道这样做什么效果都是没有,但是,只要自己做到了样子,管这名士卒是死是活呢?自己又不认识他。

  那名士卒因为典韦有意,只是觉得吃痛,却是没有什么大问题。而且,听到了典韦方才叫叶墨为“主公”,顿时也是明白了,此人怕就是朝廷的当朝太尉叶墨了。

  尽管那名士卒没有见过典韦,但是却还是听说过的。而且,他们也是大概的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便是袁绍不让他们在私下讨论,但是他们还是会悄悄的说起的。

  这个时候,这名士卒见要如此关心他,顿感祖上显灵,自己竟然和这么尊大神说过话,而且这尊大神还碰过他。“小人没事,小人没事。回大人话,着火的地方乃是潼关的粮仓。”

  叶墨听那名士卒说是粮仓,顿时便想明白了事情的大概了。只怕这是袁绍出的诡计,袁绍见他自己必败,便先将潼关的粮草付之炬,来可以让朝廷军花费时间去救火,为他自己的逃命争取时间。这二来,则是为了保证这些粮草不会落入叶墨的手中,让叶墨利用这些粮草来攻击与他。

  只是袁绍没有想过的是,叶墨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追杀到天水去击杀袁绍。来,士卒连番征战,已是困顿不堪。二来,这天水和西凉乃是羌族和汉族聚居之地,异常混乱,牵发而动全身。要解决这两个地方的问题,只能让这连个地方的人自己去解决。这第三,眼见这春天就要过去了,此时良田里还能补种有些作物,若是误了时间,那这两天可就要荒废年了。

  而此时袁绍的番动作,正好让叶墨有息兵止戈的理由,叶墨又怎么会不高兴呢?

  就在叶墨心中暗爽的时候,关外又是冲进来队士卒。那些人也不看清形势,冲进来之后就是阵喊打喊杀。而其中,领头之人正是叶墨让其带着受伤士卒回函谷关的孙策。

  话说十二能求点推荐么?推荐票数实在是少的吓人啊。

  第二四章:法正认主

  ?||||&&正文第二四章:法正认主孙策带着队人马杀入潼关之后,映入眼帘的却不是朝廷军和西凉军杀的难解难分的场面,而是朝廷大军已经将所有的局面都是控制住了。

  本来按照叶墨的命令,孙策是应该在函谷关镇守的。但是,孙策哪里是个能够闲得住的人。叶墨让孙策带着那些伤兵回营,孙策本来就有点不情愿。后来,孙策将那些伤兵带回函谷关之后,越想心中越是不甘。于是,孙策便又带了队士卒朝着潼关进发,然后就有了之前的那幕了。

  叶墨看着孙策,顿时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若是朝廷军此时还在和西凉军相持不下,那孙策这支军队就是压死西凉军的最后根稻草了。可是,此时孙策却是属于抗命不遵,战场之上,那可是杀头的罪名。

  孙策这个时候看到了叶墨,顿时个激灵。在他原本的想法当中,他来的时候朝廷军应该还没有拿下潼关,然后他自己就率着这千余士卒杀进潼关,斩将夺旗,举定鼎。可是现在,剧本明显不是按照孙策心中所想的发展下去了。

  “大哥在此等候,小弟有没有漏网之鱼。”孙策脑子转,老远便开口对着叶墨说道。然后,孙策便带着那千余士卒去检查潼关的个个角落了。当然了,这也只是作样子而已,这些士卒也不傻,这个时候哪里不知道站在这里就要挨呲,顿时个个跟着孙策便跑走了。

  叶墨看着孙策那队人远远的离他而去,顿时更是无语。但是,叶墨也没管孙策,只是任他自己去了。

  “主公,不管吗?”典韦看着叶墨衣服无可奈何的样子,便冲着孙策离开的方向努了努嘴,然后说道。

  “算了,由他去吧。不过,孙策这小小年纪便如此多的精力,洪飞以后任重而道远啊。”叶墨看着典韦,副你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办好的表情。典韦看着叶墨的样子,尽管没听明白叶墨那文绉绉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不妨碍他理解叶墨到底是什么用意。

  而此时的孙策,却不知道自己以后再典韦的手下,迎接他的是怎么悲惨的命运。孙策这个时候还在为自己的机智而洋洋得意呢,毕竟,孙策觉得自己能从叶墨手中逃过劫啊,却不知,那是因为叶墨现在还不想收拾他而已。

  叶墨带人将西凉军押解到旁,准备打散分开弄到自己的军队当中,这自然是没什么好说。

  且说那罗氏兄弟,自朝廷军进入潼关之后,便偷偷的潜入到了潼关的牢房之中。或许有人会很好奇,潼关乃是军师重地,险要关隘,怎么可能会有牢房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