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解酒用酸梅汤才是最合适的选择,可是这个季节去哪里弄梅子,只能是端上碗姜汤了。

  叶墨喝了姜汤之后,依旧是觉得不怎么管用,便走了出去。可是出去之后,叶墨便觉得甚是搞笑。只见那操场之上,横七竖八的躺了许多士卒。

  “把他们叫醒吧,这天气躺在地上可是很容易着凉的。”看着跟着自己走出来了的典韦,叶墨说道。

  典韦领命之后,也是很快便带着那些老练双手剑士去将躺在地上的士卒叫醒。

  远处,麴义带着他的先登营正在值哨。即便是潼关已经在朝廷军的手中了,麴义依然不敢大意。在击败函谷关外西凉军之后,朝廷军可是没有派兵去清理秦岭上的残敌。若是那些残敌聚集了起来,趁着这个机会连夜偷袭函谷关,那朝廷军可就是要乐极生悲了。

  “不错,麴义在前世尽管除了练兵之外就没有太好的评价,但是却还是值得重用的。”叶墨看着麴义亲自在哪里值哨,便自言自语道。

  等到中午所有的士卒都清醒了过来之后,叶墨也就开始带人回洛阳了。但是函谷关乃是要地,却是不能不去派人镇守。

  “麴义,我令你带人镇守函谷关,你可有意见?”叶墨看着麴义,将自己早上就已经想过的话说了出来。

  麴义听了叶墨的话之后,尽管心中有些不情愿,但是麴义也是知道,现在这些诶将领中,也就只有他最为适合这个位置了。“请主公放心,麴义人在关在。”

  “有你这句话,那我也就放心了。”叶墨点了点头,显然是对麴义的话极为满意。然后,叶墨看着在操场上集合好了的大军,大声说道:“大军得胜,即刻班师回朝!”

  十二今天从上午起来之后,就直在赶火车,赶路,直等到晚上八点多钟才找好住的地方。十二去看了长江了,在之前,十二直不明白长江也不算是很宽的啊,可以从侧看到另侧,怎么就可以做到百舸争流的场面。今天看了之后,十二算是明白了,尽管那千帆竞渡百舸争流有些夸张,但是也是能够并行十余艘大船的。再加上古人的造船技术和如今的差距,数百艘船水战的情景也是可以理解了。顺便提句,十二有恐高,站在长江大桥上,差点没吓死后,今天只有这章,希望各位读者大大见谅。

  第二四四章:大肆封赏

  ?||||&&正文第二四四章:大肆封赏在得知叶墨成功的将潼关打了下来之后,顿时满朝欢喜。潼关被下,可不是简单的意味着拿下座雄关那么简单。要知道,在潼关没有被拿下之前,朝廷军和西凉军可是直处于相持的阶段,任是哪方都不可能做到飞跃座雄关打击到对方。

  可是,那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函谷关和通关都是先后被叶墨夺了下来,叶墨的能力,可见斑。

  最最重要的是,因为袁绍,朝廷军才会面临来自袁绍韩馥袁术三方的威胁。如果说在击败了袁术,迫使袁术撤出豫州是破解三面威胁计划的开始的话。那么,在将潼关拿下之后,彻底的宣告了袁绍这三面威胁朝廷的计划彻底破灭。

  刘协在听到函谷关传回来的消息之后,顿时龙颜大悦,当即便下令大赦天下。当然,大赦天下也是分成很多类型的,般而言,大罪是无法赦免的,此次也是不例外。

  但是,能够让刘协决定大赦天下,那也是非同般的了。起码到大汉建朝四百多年了,也没有几个臣子可以有这样的功绩让天子决定大赦天下。

  等到叶墨带着得胜之军归朝之后,刘协更是带着满朝的文武出城十里相迎。要知道,般来说,当洛阳有上官去地方上视察的时候,那些官员才可能会做到五里甚至是三里相迎,可是刘协作为朝君王,却是出迎十里。

  这个时候,朝中还是有不少的老臣是极力的宣称要刘协保持皇帝的威严,不值得为个叶墨出迎十里。但是,以叶缺为首的那批少壮派,则是力的支持刘协的决定。

  叶缺乃是系统召唤出来的,自然是极力的要维护叶墨的利益。尽管叶缺因为直辅佐着刘协,和刘协也是建立了定的感情了。也真是因为如此,叶缺不希望刘协将来的下场会很悲惨,所以才会更加的希望刘协所有的事情都做到不侵犯叶墨,给予叶墨足够的重视和尊重。

  其实,叶墨并不在乎刘协对他会是什么样子的,只要刘协不会干扰到叶墨的计划,叶墨也就不会去对刘协做什么。当然了,在叶墨的计划里,刘协尽管还能够坐在龙椅之上,可是地位,却不会再像现在这般尊崇了。

  便是那些老臣,也不会全部的人都认为刘协出迎十里这个决定是错的。皇甫嵩和朱儁两位就看的很清楚,这两位乃是武将,自从上次叶墨对武官动手之后,那当朝的军队,绝大多数就在叶墨和吕布手中了。

  大汉现在看似太平,但是两位老将很清楚,自从黄巾之乱之后,大汉就已经开始飘摇了。叶墨尽管是如今有了功高盖主的苗头了,但是自从叶墨或者说叶家开始进入大汉的权利中心开始,大汉便开始逐步的走上了中兴之路了。

  若是叶墨真的有反意,那便观天下,无人可以有阻止他的能力。曹操被许邵评为“清平之贼,乱世之英雄”,便是到了青州也是摄于叶墨之威不敢轻易自立。叶墨不管如何,都必定会是世豪杰,而这也是这两位老将军为什么定要将自己的儿子送到叶墨门下的原因。

  那杨彪王允等老臣因为历史已经改变,地位不在如前世那般显赫,自然是无法劝阻刘协出迎叶墨。这些人见刘协执意如此,心中顿时对叶墨是充满了怨恨,但是因为暂时能力不逮,只能是将这口气咽回了肚中。

  等叶墨带着数万大军靠近洛阳之后,忽而听到斥候回报说当今天子居然出迎了十里。叶墨虽然不怎么在乎这个天子的,但是到目前为止,刘协也是没有给叶墨找什么麻烦。而且,叶墨也是没有什么夺位的野心,顿时,便只待了那些将领和些亲兵,便打马朝着刘协落脚的亭子疾驰而去。

  叶墨等人快要到了之后,刘协也是得到了消息。本来,刘协以为还要等到叶墨带着大军起过来,还需花费些时间。刘协自然是知道叶墨的能耐,而般来说,有能耐的人有点小脾气是应该的。而刘协自己身为朝皇帝,等久点时间,也是可以让叶墨脸上更有面子。

  同时,刘协还是有点小心思的。刘协心中有抱负,那就是恢复大汉最鼎盛时期的样子。可是,刘协却是知道,想要恢复大汉鼎盛时刻,那就必须要倚仗叶家。

  吕布是名武将,在虎牢关的时候就证明了自己“天下第武将”的实力,而在怀县又证明了自己在统帅方面的能力。吕布或许可以取代叶墨在大汉的作用,只要再招揽几名名士做吕布的谋士,那叶墨就可以完全被刘协踢到边了。方正有叶缺的存在,刘协保证不会对叶墨如何就是了。

  而刘协因为叶墨得胜归朝而出迎十里,并且还在叶墨慢慢腾腾的回来之后还笑脸相迎,同样是可以起到个千金市马骨的作用。

  可是刘协没有料想到,叶墨在得知刘协出迎之后,竟然会抛下大军,直接便骑马跑回来了。

  刘协看着那由远及近被卷起的尘土,心中却是不知道有何感想。刚刚他还在想着如何利用完叶墨之后就将叶墨踹到边安静的做个地方的土皇帝个世家大族的族长。

  可是,看着叶墨如此快速的就赶过来了,刘协又为自己之前心中所想的东西感到愧疚。

  但是不管怎么样,刘协看到叶墨到了之后,还是满脸带着笑容朝着叶墨迎去。叶墨见状,也是赶紧下马,朝刘协跑去。

  叶墨等跑到了刘协的身前,然后作势便要朝着刘协跪下去,但是却被刘协双手直接搀住了。其实,叶墨也没打算真的跪,要是叶墨真的想向刘协行礼跪地的话,那何必要等跑到刘协面前呢?

  “太尉立下大功,路辛劳,何须再行此虚礼?朕今日便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决定恩准爱卿以后见朕无须再行参拜之礼。”刘协将叶墨搀扶起来了之后,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当即便说道。

  叶墨听,顿时也是愣。他完全没有想到,刘协竟然会这么说。但是不管怎么样,叶墨很快便反应了过来,朝着刘协弯腰行礼道:“多谢陛下恩典。”刘协虽然说不需要再行参拜之礼,但那只是不用再行跪拜之礼而已,这弯个腰鞠个躬什么的还是免不了的。

  只是那些文武百官却是无比的震惊,没想到叶墨居然会得到这么个恩赐。这个只是恩赐,算不得是这次大战的赏赐。但是,这就是个讯号,叶墨从此以后,将会彻底的成为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陛下,万万不可如此啊!太尉大人建了大功,如此简单的赏赐怎么能行了?还是换成封侯合适啊,陛下!”这个时候,王允却是占了出来。只是,王允却不直说要让刘协收回成命,但是言辞却是很明白了:可以给叶墨封侯,但是绝对不能给那么个赏赐。

  刘协看着王允,眉头微皱。封侯他之前就想过,叶墨如今已经是太尉了,再往上那就只能封侯了。但是那个恩赐,也是刘协考虑了良久才决定说出来的。可是,看着王允现在这个样子,刘协有些不悦了。

  “朕说过的话,难道王爱卿要朕收回去吗?真乃天子,天子言九鼎,说出去的话,岂有收回的道理?”看着王允,刘协不愉的说道。“叶太尉为大汉朝立下诸多功绩,许他见朕不拜,难道还重了不成?今日,朕既要恩赐叶太尉以后可以见朕不行参拜之礼,也要为叶太尉封侯!”

  刘协听出了王允的言外之意,但是,刘协还是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王允的提议了。原因很简单,王允虽然是名忠臣,但是王允却没有叶墨的能力。乱世,忠心很重要,但是能力更重要。何况,至今为止,刘协没有看出叶墨哪里有不忠心的表现。

  叶墨在旁听着王允和刘协的对话,却也没有当回事。毕竟,叶墨与这两人的眼光已经不是个层次上了。或许有人会很奇怪,为什么这就不是在个层次上了呢?

  要说起来,叶墨已经在布局大汉之外的疆域了,而刘协和王允却还在看着大汉的乱局。叶墨在想着如何改制,刘协却是在思考怎么样让大汉恢复之前的昌盛景象,至于王允,这个时候脑子里还在想要让刘协掌权,连刘协都不如。

  “陛下,击退袁术,夺回潼关,全赖将士们奋勇杀敌不畏生死,臣有何功劳?臣封侯之事,就不必了再提了。”叶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说道,直接就将自己的侯爵给扔了。但是那参拜之事,叶墨却是只字未提。

  刘协听叶墨这么说,在加上对叶墨那丁点的了解,也是知道,叶墨若是说不想要封侯,那便是封了,叶墨也不会当回事。“既然如此,那叶太尉就说说哪些将士值得封赏?”既然叶墨不要奖励,那就老规矩,由叶墨提名些将领或是名士。

  “宋宪将军为夺潼关,不幸中计,最后为了救助他人,英勇献身。此人,大忠。”叶墨见刘协已经这么上道了,便直接开口说道。这第个人,便是那战死的宋宪。

  叶墨之前在火化宋宪尸体的时候,已经将宋宪说成名大忠大勇的存在了。此时叶墨再次提出来说遍,却是让吕布等人顿感伤心,只是伤心之余,还有些对叶墨的感激之情。至于说怀恨,却是丝毫都没有了。

  刘协在之前便知道了宋宪的消息,因此,也是想好了对宋宪的追封了。“宋宪将军心为了大汉,最后英勇就义,自然应当有所追封。既然太尉大人也说,宋宪将军有大忠大勇,那便追封宋宪为忠勇侯,金万。”

  “潼关此时的守将徐荣,军师法正,潼关守将麴义,此时都还没有正式任命。将领曹性徐荣麴义典韦,在之前战场之上也是颇有建功。”既然宋宪的事情已经解决了,那剩下的这些,自然是不能少的。

  听叶墨口气说了这么多人,刘协也是不含糊,直接便是答应了下去。曹性直接就是被封为裨将军,以后也算是名真正的将军了。徐荣则是被封为镇远将军,麴义被封为灭寇将军,典韦被封为了武卫将军,就连法正,也被封为了军师将军。尽管这些都是杂号将军,但是野史颇为光宗耀祖了。

  “臣还有本奏,奏请杨奉将军为豫州牧。韩暹将军也是为大汉朝此次破敌立下了汗马功劳,臣也为韩暹将军请封。”说完了潼关的那些将领的封赏,那在豫州的那些人也是不能忘记的。

  至于黄聪,因为黄聪早就战死了,他的谥号也是已经定了,被刘协追封为“忠信候”,叶墨自不再提。

  刘协本以为叶墨没事了,正欲打算说回城。但是叶墨口中又是为两个人请封,这让刘协心中有些不痛快了。叶墨有功佬不假,可是刘协已经破格提升那几人了,叶墨却还不满足。

  “既然如此,那就让杨奉担任豫州牧职。至于韩暹将军,也是颇有苦劳,那便封为‘奉义将军’。”刘协封赏玩之后,便提出回城了。

  叶墨本来是希望刘协封赏韩暹个大点的官职,可是没有想到,刘协只是给了韩暹个杂号将军。若是其他人,得到杂号将军的封赏,或许就已经很满足了。可是别忘了,韩暹可是和杨奉个层次的存在。可是现在杨奉成为了州之牧,可是韩暹却只是个杂号将军,这让韩暹会如何做想?

  可是,刘协没有给叶墨提出疑问的机会,直接就会城了。看着刘协离开,叶墨也是有些无奈,只能是悠悠的叹了口气。叶墨没有看到,在刘协走的时候,吕布的身后,韩暹看向叶墨的目光有丝的埋怨。

  十二今天坐车回家,直到快八点才到家,所以今天只有章,但是有4000 ,明天恢复早晚更新,各位读者大大见谅。

  第二四五章:夺命妖姬

  ?||||&&正文第二四五章:夺命妖姬尽管叶墨对于刘协给韩暹的封赏有些不太满意,但是,既然刘协已经做了决定了,那叶墨也就不会再去说什么了。毕竟,现在明面之上,刘协还是大汉朝的皇帝。

  不输叶墨没有篡位自立的心思,就算叶墨有,那也不会现在动手。要知道,朝廷里面可是还有不少忠心于刘协的老臣,叶墨总不能直接将他们杀光吧。大汉的那些老臣,人脉可是很广的。

  “大哥,我们回去吧,圣上都走远了。”孙策看着叶墨有些发呆,等到刘协走远了之后,便开口说道。

  被孙策叫,叶墨顿时从猜想中恢复了过来。看着刘协以及百官离开的背影,叶墨转身对着曹性说道:“曹将军,我们几个就先行回城了,将军受累,去将那些士卒带回兵营。”

  曹性尽管只是被封了名裨将军,但是曹性心中认仍然很是满足。若是按照人头来计算军功的话,那曹性想要成为裨将军,势必还要再经历几场战争。“大人放心,末将定将那些士卒带回军营。”说完,曹性便骑马往回赶,去与大军会和去了。

  “主公,属下也先将这些士卒待会城西军营去了。”典韦看到叶墨让曹性将大军待带回军营,便也提出要带着那些双手剑士回城西的军营去。反正典韦认为,这都到洛阳去了,也没必要带着这么多的士卒了。

  见典韦这么说,叶墨也是点头应允了。待到典韦带着那些老练双手剑士离开之后,顿时场中就剩下了叶墨叶三和孙策三人了。

  “走吧,我们也回去吧。说起来,这么久没有回家,还真是有点想念了。”叶墨看着另外两个人,顿时开口说道。

  那两人也是应诺声,三人便纵马朝城中赶去了。

  而就在叶墨带着大军回到洛阳的时候,远在江东的卫仲道也是收到了袁绍大军大败,丢了潼关的消息。给他消息的,乃是“有雾却黎”组织的首领洛弋。

  自从有雾却黎创办了之后,这个组织只是在汜水关露过面,之后便是直没有任何动静了,都快让别人把他给遗忘了。

  但是,这个组织却没有消亡。在经历过汜水关的失败之后,洛弋便将心思都放在了有雾却黎的发展壮大上了。在最初的时候,有雾却黎只是吸纳些武功高强的游侠。但是现在,这个组织里面却还包含了些贩夫走卒江湖艺人。

  这些人尽管自身的实力可能不济,但是让他们去打探些消息,反而是更加的有效。而那些人,只要打探些消息,就能获得笔银子,何乐而不为?

  “当朝太尉,果然是不简单啊!尽管袁绍无勇无谋,但是潼关如此险关,竟然如此快速就丢了,也能说明叶墨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啊。”卫仲道听了洛弋的消息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

  “公子,需不需要我们去做点什么?”看着卫仲道的样子,洛弋站在旁,开口问道。

  听了洛弋的话,卫仲道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们早就知道,叶府所在的位置。可是,每次有雾却黎的人去叶府大探消息,要么就是你武功而返,要么就是连人都回去来了,这让卫仲道很是郁闷。

  对卫仲道来说,不了解自己的敌人,那就是件最为可怕的事情。之前所做的切,都可以当成是卫仲道对叶墨的试探。可是不管卫仲道怎么试探,他都是觉得叶墨好像还是有秘密没有暴露出来般。

  叶家是卫仲道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