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5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么说,叶墨顿时愣≡从叶家出了代双三公之后,叶家在朝廷掌控的范围内办事那就没有不顺利的情况。可是听叶缺这么说,好像冀州的情况会有点不同。

  “现如今冀州局势如何?”看着叶缺,叶墨皱了皱眉头,开口问道。

  “冀州局势现在倒是平稳,只是,现在冀州的官员尽是冀州本土派,其他人在冀州跟本就立不住脚。”叶缺心中也是有点气愤,别的地方就算不是叶家在掌权,但是起码朝廷能有效的控制住那写地方。

  可是到了冀州,朝廷的命令就不灵光了。本来嘛,在韩馥是冀州牧的时候,冀州不听朝廷的命令就算了,毕竟韩馥只差言明自己要造反了。可是现在,韩馥已死,冀州回到了朝廷的掌控之中,可是这冀州还是不听朝廷的命令,这是几个意思?

  “那现如今的冀州牧是何人?”叶墨心中很是不忿,自己为什么要扶持刘协,不就是因为刘协还有点能耐,可以让刘协将好不容易打回来的土地管理好么?可是现在刘协都做什么了,冀州已经被打下来了,可是还是如此番景象。

  听叶墨这么问起,叶缺便开口回答道:“那冀州的政权如今被些冀州的地主世家所掌控,冀州牧的位置,也是冀州的那些世家所推选出来的,好像是甄家的家主。”之后,叶缺又是向叶墨解释了番冀州的那些事情。

  原来,吕布能够战胜韩馥的十万大军,除了自己的能力之外,还得到了冀州那些不满韩馥的世家地主得而支持,如此,吕布才能以万大军战胜韩馥的十万大军。尽管之后有韩暹的支援,但是也只是在后期而已,并没有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吕布尽管是在叶的影响之下学习了兵法,但是,怎么也不可能就有如此大的成果嘛,原来是有原因的。

  那些冀州的地主世家帮助吕布战胜了韩馥之后,就向吕布提出了要自己管理冀州的要求。吕布觉得那些都是小事,也就答应了。也正是因为如此,韩暹的功劳才会被吕布给忽视。

  叶墨听了叶缺的话之后,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不过,现在好在冀州的实力经过战之后也是大损。冀州的那些世家想要在冀州做土皇帝那时不可能的,若是那些人不听话的话,叶墨也不介意领兵再去冀州杀番。

  第二四八章:遇见徐庶

  ?||||&&正文第二四八章:遇见徐庶没有再过多的过问冀州的局势,反正不管如何,冀州不可能任由冀州的那些地主世家不把持着。

  第二日大早,叶墨便带上叶三和孙策两人,直接奔城西军营而去。至于这天的早朝,则是自动被叶墨给忽略了。在外面征战,这么长时间没有去上过早朝,叶墨早就忘了还有早朝这么回事了。

  到了城西军营之后,叶墨明显发现,这军营比之战前要大多了。而且,此时的军营中,攻城器械也是不少。而且,此时军营中的士卒也是多出了很多。不过这是废话,直在召唤士卒,能不多出士卒来嘛。

  反正按照叶墨的设想,只需要留下五千名额给城堡就行了,至于其他的,那就按照目前的需求来召唤士卒了。

  找到典韦之后,发现典韦已经自觉的将新召唤出来的千双手剑士归到自己的帐下了。加上之前还剩下的七十二名双手剑士,典韦的帐下已经有千零七十二名双手剑士了。

  不过,叶墨看着那些双手剑士,总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对劲。就好像这不是同个兵种样,让叶墨很是纳闷。

  按理来说,也就只有那七十二名双手剑士晋级为老练双手剑士才对,可是现在叶墨抛开那七十二名老练双手剑士来看那千名士卒,还是觉得那千名士卒里面兵种不同样。

  叶墨看不明白,就直看着那些士卒在操练。典韦看到叶墨直看着不走也不说话,还以为自己操练的力度不够,又是将训练的强度加大了些。

  之前,这些士卒还只需要操练下基础剑法便可以了。可是,因为典韦不确定叶墨的态度,便让这些士卒摆开阵型来操练,那可是真刀实枪,啊不对,是真的重剑互相在招呼。

  开始,叶墨还没有看出什么来。可是分成两部分对战之后,双方的差距顿时就显现出来了。

  很巧的是,典韦将那七十二名士卒搭配上人数较少的边,而另边人数则是多了点,有八百人。尽管双方的人数有点小小的差距,可是打起来,却是让叶墨和孙策目瞪口呆。

  那两百七十二人组成了个锋矢阵,而另旁的八百名士卒则是组成了个鱼鳞阵。双方攻防,武器配备相当,人数,好吧,不是有点差距,差的有点大。

  但是双方交手,结果却是让人大跌眼镜。那八百人组成的鱼鳞阵竟然只是抵挡了箭矢阵不到刻钟的时间,便分崩离析了。尽管那七十二名老练双手剑士组成的箭头给了鱼鳞阵很大的冲击,但是叶墨看的很明白,便是后面的那两百名双手剑士,比起那八百名士卒好像要高出筹的样子。

  看到这个情况,叶墨直接便到那两百名士卒中见拉了人出来,问道:“你现在多少级了?”

  那名士卒尽管之前没有见过叶墨的,但是,毕竟是系统召唤出来的。而系统算是叶墨的,所以这名士卒也是知道这个问他话的人便是他要效忠的主人。于是,也不管叶墨的态度怎么样,这名士卒直接便是答道:“少爷,属下现在二级。”

  听了这名士卒的回答,叶墨顿时觉得更是奇怪了。按照时间来算,这名士卒才二级,肯定不应该是这里级数最高的士卒才是啊。可是,问题偏偏就出来了,方才看这名士卒可要比对方厉害更多。

  “那方才我见你比对面的士卒要厉害许多,那是为何?”叶墨看着这名士卒,满带着疑惑问道。

  “因为属下是老练双手剑士,而那些人只是双手剑士。”这名士卒很快就给叶墨解惑了。

  可是,听这名双手剑士这么说,叶墨就更加的疑惑了。之前就没有弄明白典韦带着的那些双手剑士是如何升级为老练双手剑士的,现在更是不明白了。看样子,系统的些设定,叶墨是闹不明白了。

  不过闹不明白,叶墨也就不管了,反正是朝着自己有利的方向在发展,要管这么多干什么呢?“那那些人呢?他们现在还是老练双手剑士?”指着那七十二名之前老练双手剑士的位置,叶墨继续问道。

  “少爷,他们已经是护卫双手剑士了。”那名士卒回答的时候,眼中充满了浓浓的羡慕之色。护卫双手剑士啊,可比他们厉害多了。

  听了这名士卒的回答之后,叶墨才算是彻底的明白为什么之前看向这些士卒会感觉他们不是同个兵种了。原来,他们还真的不能算是同个兵种了,毕竟,他们这些都是变异升级的了。

  想到变异升级,叶墨突然之间又是想到了件事情了。华夏文明目前还处于城堡时代,城堡时代可是召唤不了双手剑士的。看了看四周的其他兵种的士卒,只有双手剑士是个例外,在还没有到达相应的等级的时候,就已经可以召唤了。

  想不明白就不想,免得浪费脑细胞,反正也不是向坏的方向在发展。叶墨甩了甩脑袋,不再关注典韦和这些双手剑士了。有典韦在这里训练着,叶墨也是放心—了圈,没有发现什么其他的特殊的情况,叶墨也就不打算继续在这军营了待了。

  没有叫上正在玩架投石车玩的起劲的孙策,叶墨也是打算让孙策在这军营中待上几天,跟着典韦训练训练。于是,叶墨就带着叶三,趁着孙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就溜回洛阳城去了。

  在准备进入洛阳城的时候,叶墨和叶三却是被名男子给拦住了。

  “这位兄台,不知有何指教?”叶墨看着那名男子头戴斗笠,看不清面容。只是,通过体型还是可以看的出,拦路的是名男子。

  那名男子用手抬了抬头上的斗笠,然后淡淡的说道:“指教不敢当,只是想问太尉大人几个问题而已。”

  听了那名男子的话,叶三便准备发难了。毕竟,现在这名男子的身份都不清楚,还直拦着自己两人的进城之路。若是只有叶三人的话,或许还有兴趣和这名神秘的男子聊聊。可是,现在也是那还要照顾叶墨的安全,自然不敢掉以轻心。

  可就在也是那准备拿出自己的那架小的劲弩之后,却被叶墨拦下来了。叶墨很清楚,叶三的长处在于远距离的攻击,现在眼前的这名男子若是想要发难的话,那叶三也没有办法最关键的是,这名男子好像没有同伙,这让叶墨有点安心。

  “你问吧,若是我知道的,自然可以回答。”叶墨看着那名男子,尽管看不见面容,但是,叶墨还是瞪圆了眼睛,好像想要看透那层黑纱般。

  “太尉大人打算如何处理冀州局势?”那名男子好像很明白冀州的局势般,直接开口便是问起叶墨想要如何处理冀州现如今的情况。

  叶墨顿时愣≡己还是因为昨天晚上和叶缺聊天才大概的知道点冀州的局势。可是,听这名男子所问,似乎对冀州的局势极为了解般。“冀州乃是大汉的领土,自然是由当今圣上处理,我如何能处理那冀州的局势。”叶墨打了个哈哈,在那个不能说自己想要对冀州用兵吧。

  那名男子听了叶墨的这个回答,也是知道叶墨在瞎扯般,没有任何的表示。“第二个问题,太尉大人打算如何应对青州的局势?”

  这个时候,由不得叶墨不重视眼前的这名男子了。叶墨脑中转的飞快,大汉有名的谋士就那么些,听这名男子的声音,年岁应该不是很大。如此便能排出大汉的那几名老而成精的存在。

  年岁也是不小,便可以排除周瑜诸葛等少年俊杰。那么,符和条件的人就不多了。戏志才已经投靠了叶墨自己了,可以排除;荀家和自己作对都来不及,更不会让族中的人才来相投;郭嘉是有名的浪子,此人身上没有酒气,可以排除。

  而且,听这人的两个问题,好像是还没有认主,但是也不能排除是冀州的那些人来探听叶墨的计划的。不管怎么说,叶墨还是愿意相信自己的直觉,这个人,绝对不简单,乃是三国的顶尖谋士之。

  “你是徐庶!”看着那名男子,叶墨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名男子听叶墨的话,身躯顿时震。尽管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了,但是还是被直盯着他看的叶墨给发现了。

  “先生大才,何不与我道回叶府,彻夜长谈番?”确定了此人是徐庶,叶墨这个时候整个人都轻松许多了,便开口相邀道。

  “如此,恭敬不如从命了。”徐庶既然被叶墨看穿了身份,也不扭捏,直接便答应了叶墨的邀请。而且,徐庶也是很好奇,自己的名声应该没有这么大吧,怎么连当朝太尉都听过?

  十二的账号好像出问题了,回复不了评论,但是可以去别人的书评区留言,好奇怪。所以,那些十二没有回复的大大们,十二不是不回复,是真的没办法,这都好几天了。

  第二四九章:徐庶论策

  ?||||&&正文第二四九章:徐庶论策徐庶之所以拦下叶墨,就是因为徐庶之前在郭嘉的劝说之下,有了出仕的心思。可是,徐庶又担心自己的身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故而直没有行动。直到徐庶在叶府门口看见叶墨收留马钧爷孙之后,这才有了投到叶墨帐下的心思。

  徐庶之前也是听过叶墨其人的,可是,徐庶直不能知道叶墨到底有什么样的志向,便趁着叶墨出城之后,直等在路上,等到叶墨回城的时候将叶墨拦了下来。

  徐庶问的两个问题,可都是针对当前局势的。若是叶墨心有壮志,不可能不会对如今大汉的局势有所了解。可是,徐庶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两个问题,非但没有问出什么东西来,反而是让叶墨猜出了他的身份了。

  叶墨既然邀请徐庶长谈,自然不会继续骑在马上。将马交给身后的叶三,叶墨与徐庶并排而行,路谈天说地,时不时发出几声爽朗的笑声。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认识很久的朋友起出来郊游的呢。

  等进了叶府之后,两人来到书房当中,叶墨让人端上茶点之后,就吩咐别人不要靠近了。

  徐庶坐在叶墨的对面,将自己头上的斗笠摘掉之后,开口问道:“不知道太尉大人是如何认出小人的?而且,小人自知身份低微,大人如何听说过?”

  叶墨笑了笑,斟了两杯茶,端了杯放在徐庶的面前,这才接着说道:“元直先生莫要自谦,先生大才,天下罕有人及。至于是如何认出先生的,我若说是猜出来的,先生可相信?”

  徐庶看着叶墨的眼睛,发现叶墨眼睛纯净,全然没有半点说谎的样子。“小人相信。”徐庶说着,端起叶墨摆在自己面前的茶杯,细细的品了口。

  “先生既不是叶某下属,何须自称‘小人’。若是先生不嫌弃的话,你我二人就以朋友相称如何?”叶墨听徐庶称呼他为“大人”,又是自称“小人”,顿时觉得生分,便开口说道。

  徐庶愣了下,叶墨乃是当朝太尉,而他徐庶只是介平民,两人如何能以朋友相称?但是,徐庶看叶墨又不似敷衍,便点了点头,道:“如此,庶高攀了。”

  看到徐庶答应了,叶墨顿时笑道:“之前元直问了叶某两个问题,不知道元直有何见解?”

  说到之前说的那两个问题,顿时徐庶就来兴趣了。“冀州,韩馥已死,可大权仍掌控在冀州地主世家手中,想要将冀州掌控在自己手中,只能够依靠冀州地主世家,慢慢图谋。”

  冀州人才出众,田丰沮授等大才尽是冀州的地主世家。想要将冀州控制在自己的手中,重用冀州的这些人才,乃是条最好的道路了。像是荆州徐州,刘表和陶谦无不是如此做派。

  可是,如此来,又会导致冀州派坐大,最后形成尾大不掉之势。叶墨也是知道冀州有大才,也想要招揽那些人。可是,叶墨却不会向他们妥协。否则的话,将来手下各派人多了,相互倾轧,就像前世的袁绍般,纵是大汉第诸侯,最终任难免败亡命运。

  “若是叶某在冀州各地建立教堂,大破冀州世家大族对文化的垄断;再利用商会,在冀州倾销商品,打击冀州世家大族的经济。元直以为,此策如何?”听了徐庶的话,叶墨脑中斟酌了下利弊之后,开口说出了个计策。

  徐庶开始听到叶墨说出了个新的计策,对于他之前所说的提都不提,还以为叶墨过于自大,心中略微有些失望。可是,在仔细的思考了下叶墨的计策之后,徐庶顿时就吓出了身冷汗。

  尽管徐庶不明白“垄断”“倾销”等词的含义,但是,却不妨碍徐庶理解整句话的意思。

  朝廷在各地建立教堂之事他也是知道的,而且,徐庶还特地去些教堂查看了番。那些教堂中的人除了教人读书识字之外,还能医治别人的病痛,这让徐庶当时还觉得很是新奇。

  但是,因为叶墨之前所作的那篇少年大汉说,使得徐庶直认为叶家强烈建议朝廷在各地修建教堂就是个强国之策而已。毕竟,那少年大汉说里面说的很明白,大汉的未来,全在于少年。当今圣上相要做名中兴之主,自然会全力支持教堂的建设。

  可是,徐庶没有想到的是,叶墨的目的居然是这样的。现在回想教堂所做的切,顿时让徐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先是教人识字,然后出行报纸,让天下百姓可以很清楚的知道当今天下的些局势。同时,又可以减轻百姓对于当地世家大族的依赖。

  “太尉大人之策,果然高招。招釜底抽薪,天下世家危矣。”徐庶站了起来,对着叶墨做了个揖,不由的感叹道。

  叶墨看到徐庶行礼,也就阻止,生生受了徐庶这拜。等到徐庶行完了这礼之后,叶墨才接着说道:“元直直呼叶某表字‘归’即可。只是,叶某此策,虽然效果良好,只是时间却要耗费颇长,不若先生之策,可起立杆见影之效。”

  叶墨说,徐庶顿时也就想明白了。两策皆有优点,同样,也都有缺“如此,那便只有两策齐用,再辅以重兵威慑,冀州可归于朝廷掌控之中。”只是稍微想,徐庶便开口说道。不仅提出了两个计策同时使用,更是提出要重兵威慑,如此便可以达到目的。

  叶墨点了点头,徐庶所说,和他自己之前所想差不多,只是叶墨没有想到要依靠冀州的世家大族罢了。“冀州已定,青州如何?”看着徐庶,叶墨继续问道。

  “青州曹操虽未言明自立,但是现如今和自立俨然差不了多少了。只是青州却不能用冀州之策,也不能使重兵威慑。”徐庶既然之前就问过叶墨关于青州局势的问题,自然就会有所想法。

  “愿闻其详。”听徐庶这么说,叶墨也是来了兴趣。徐庶可是大汉顶级的谋士之,他的见解,必定是很有作用的。

  徐庶见叶墨有兴趣听,但这个时候也不像之前那般自信了,毕竟叶墨看上去也是名智珠在握之人。“曹操不想是冀州的那些士族,建立教堂,只会稳固曹操在青州的统治。而且,青州经过黄巾大军就食,也没能剩下多少世家大族。”

  徐庶顿了顿,瞟了叶墨眼,看着叶墨听得认真,徐庶便继续讲下去。“曹操收拢黄巾军数十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