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时,叶墨也会升起淡淡的思乡之情。没错,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叶墨回不去了,那就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家人和佳人了。

  “归也会观星象吗?”徐庶看到叶墨看着天上的星辰入迷,顿时开口问道。

  在这个时期,很多的顶尖谋士都会有观看星象的习惯。但是,叶墨目前是达不到这个水准了。而且,叶墨也是完全不知道,这些某事通过观测星象的哪些变化来判断些事物之间的联系的。

  叶墨摇了摇头,说道:“叶某只是觉得这片星空很美丽,想要看看罢了。倒是不知道元直先生会不会观测星象?”徐庶乃是三国顶尖的谋士之,叶墨猜他便是不精通那也应该是会点的。

  可是叶墨没有想到的是,徐庶也是摇了摇头,讪笑道:“徐某同样不会观测这星象之法。只是,徐某却是认识人,极为精通星象之术。”

  想到那个人,徐庶也是不由得啧啧称奇。那人年岁不大,但是却极为擅长星象之术。现在想想,等到那人再大点,多了点阅历之后,那人必定是名极为可怕的顶级谋士。

  “元直所说,可是水镜山庄诸葛孔明?”听徐庶说知道人极为精通星象之术,叶墨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个人来,那就是诸葛亮。

  诸葛亮草船借箭借东风七星续命,无不显示了诸葛亮高深的星象之术。当然拿了,七星续命最后是失败了,而且带有太浓厚的神话色彩,估计是杜撰出来的事情。但是除了这个,诸葛亮能够通过观测星象预知以后的气候,那也是相当厉害的了。起码。在叶墨的前世,最大的骗子就是天气预报。

  徐庶听了叶墨的话之后,顿时愣。诸葛亮现在还在水镜先生司马徽的学生,还不为外界所知,叶墨是如何知道的?

  现在,徐庶仔细想想,好像在刚刚见到叶墨的时候,叶墨就猜出了他的名字,尽管叶墨说是猜的,但是,徐庶自觉之前并不出名,如何能被叶墨所知?

  “归是如何知道的?”徐庶想到了那些东西,这个时候看向叶墨的眼神都不对了,其中影藏这股深深的忌惮之色。

  “水镜山庄,人人向往。但凡学子,无不希望求学与司马德操先生门下。诸葛孔明与庞士元乃是司马德操先生最为出色的学生,叶某知道又有奇怪呢?”也不知道叶墨听出了徐庶话语中的忌惮还是碰巧的缘故,如此轻易便是解了徐庶心中的疑惑。

  徐庶虽然是半路出家的谋士,但是毕竟是天资聪颖,更兼自身的经历,司马徽便没有将徐庶守卫学生,只是当作朋友般。而在山庄之中,徐庶也是经常和诸葛亮庞统闲聊,倒也是成了亦师亦友般的存在。

  “归也曾前往水镜山庄求学?”既然听叶墨说起水镜山庄,徐庶自然是以为叶墨也在那山庄求过学,要不然为何会对山庄的人如此熟悉呢?

  叶墨依旧药了摇头,道:“这倒是不曾前往水镜山庄求学,只是听些士子说起过罢了。”

  叶墨这么解释,徐庶也没有多疑。毕竟,整个大汉,哪位学子不向往水镜山庄呢?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在大汉的很多个州都会有学院,但是其中又以颍川学院最为出名。那这些学院就好像是大学,颍川学院是其中的重点大学样。

  而水镜山庄,则是比颍川学院这个重点大学还要高个层次的存在。在水镜山庄求学归来,就好像是研究生毕业了样,找工作什么的也就方便了。

  只不过司马徽收徒的要求极高,像是司马懿就曾往水镜山庄求学,只是司马徽觉得司马懿此人心思不正,为人过于阴险,便将司马懿拒之门外了。不过,这世的司马懿却也不用觉得遗憾了,尽管没有入学水镜山庄,却也是得到名高人的看重。

  “唉,却也不知道德操先生与庞德公现下如何。不过,这两位能够相伴于颍川水镜山庄之中,兼有黄家等人相互来往,想来也不会寂寞吧。”徐庶突然想到了司马徽和庞德公二人,这二人年岁已高,徐庶自然是有些担心两人的身体。但是,徐庶有想到之前自己人待在这洛阳城中,连个有共同话题的人都难以遇见,又是颇为嫉妒司马徽等人了。

  “那二人皆是不问世事之人,无案牍烦心之事,自然是活得快活。且水镜山庄学子众多,自然是会好好的照顾两位先生的。”叶墨倒是隐约记得司马徽死的时期,反正里现在好像还早。那想来,庞德公应该也是还有几年活头才是。

  “唉算了,不想这么多了。现在想想,在水镜山庄的日子才是快活呀。”想起以前的日子,徐庶也是难免发出声感慨。

  “元直可否为叶某详细介绍番水镜山庄?叶某虽是经常听人说起过,但是却不太熟悉。”叶墨见徐庶感叹之前在水晶山庄的日子,便开口问道。说实话,叶墨随时穿越者,但是,三国中还是有很多的牛人叶墨并不清楚。

  现在徐庶就在身边,自然是要好好的询问下水镜山庄的情况,别到时候遇到了个山庄出来的人,结果却是错过了。现在可是没有扩招这么说,从水镜山庄出来的人,起码质量还是会有保证的。

  “水镜山庄乃是司马德操先生手创建,庞德公也是常常出入其间,闲暇之余亦是常与学子讨论学问。但是实际上,先生却是还有其他人。张子布先生钟元常与阚德润亦是时常出入其间。”想起以前的日子,徐庶还真是怀念,往来之人,尽是天下英才。

  叶墨听到徐庶的这点点介绍,顿时眼中瞳孔阵收缩。叶墨没有想到,水镜山庄的能量居然会有这般大。张子布钟元常阚德润,这三人乃是前世东吴重臣张昭,魏国相国钟繇,东吴太子太傅阚泽。如此,可以想象的出,那水镜山庄的学子,都是些如何恐怖的存在。

  第二五三章:再遇蔡琰

  ?

  徐庶在和叶墨聊起水镜山庄之后,心中也甚是怀念之前的日子,自然也就没有再追问叶墨以何计划来来遏制曹操的发展了。而且此时也是已经不早了,徐庶便留在叶府之中过夜。

  翌日,徐庶醒来,却是发现叶墨和叶缺都已经离开,院子当中,王越正在训练叶二。王越看见徐庶出来之后,便停下了手中的活计,走到徐庶的面前问好。

  “先生已经起来了,早啊。主公和叶缺去参加早朝了,主公吩咐过,若是先生有什么需求,直接找我就可以了。”王越自己虽然只是名剑师,文化水平却是不高,但是对于文士却是极为尊崇。

  徐庶看见王越,也是知道此人乃是帝师。只不过,王越只是每个月抽出两三天去教导刘协习剑罢了,其余的时间还是待在叶府,教导府中的人。“原来是帝师,有劳了。”徐庶自己本身就是名用剑的大师级人物,因此,子啊见到王越之后,也是极为尊敬的。而且,王越除了剑圣的身份还有帝师的身份呢。

  王越从徐庶的口气之中听出了些尊敬的意味,顿时脸上也是毫不掩饰自己的得意之情。这倒不是说王越听了别人的称赞就尾巴翘到天上去了,而是因为王越本性如此,而且,夸赞他的这名文士还是极为得到叶墨推崇的人。

  “在下听主公说起过先生的剑术也是极为高超,先生何不来切磋番?”王越见徐庶没有什么事情,只是直在观看叶二习剑。王越这个时候想起叶墨说过徐庶剑术也是超绝,便开口相邀道。

  徐庶愣,没想到自己会剑术这件事情叶墨都知道。看样子,叶墨也是知道自己杀人的事情。于是,徐庶也没有拒绝,便走向了院子中间,对着王越行了个合十礼,道:“如此,就请剑圣执教了。”说罢,徐庶是直接从腰中抽出了把软剑。

  见到徐庶从腰中抽出柄软剑,王越也不觉得惊讶。王越是什么人,不过是柄软剑而已。这个时代,很多的文士不喜佩剑,但是为了自身安全的考虑,也会在腰中缠上柄软剑,以防万。

  见到徐庶如此,王越也是直接就从自己的弟子手中接过自己的用剑。平日里,王越身上也就是带了柄细剑而已,但是其实,王越真正的武器,乃是柄重达八十斤的重剑。

  徐庶看到那柄重剑之后,顿时瞳孔阵收缩。那柄重剑,并未开锋。向来也是正常,八十斤的重剑砸到了身上,开锋和不开封有什么区别呢?但是,徐庶感觉到震惊的,是因为句话。“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不愧是剑圣,已经达到了另个层次了。”

  王越尽管也算是高大,但是拿着那柄八十斤的重剑,直让人感觉王越随时都倾倒般。可是实际上,王越个马步扎在地上,端的是平稳无比。

  “剑圣小心了,徐某要开始攻击了。”看到王越摆了个防守的架势,徐庶顿时便明白了王越的意思。尽管徐庶知道自己不会给王越造成什么麻烦,但是徐庶还是开口提醒道。

  “先生尽管放马过来吧。”王越嘴上虽是轻松,但是实际上,心中却是无比的警惕。徐庶的剑术能得到叶墨的认可,那想必徐庶的剑术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徐庶右脚朝着地面瞪,顿时整个人便朝着王越冲了过去,速度之快,让人觉得无比的惊讶,这还是那名文质彬彬的文士吗?

  在快接近王越的时候,徐庶身形又是闪,闪到了王越的右侧。般而言,但凡是使用重剑的,对自身的右侧都会保护更为严密那是因为手中的剑砍到左侧要比砍到右侧花费的时间更短。可能这个时间差不明显,但却是真的存在的。

  徐庶冲向王越的右侧,就是想要利用这个时间差,对王越进行次抢攻。王越倒是不觉得讶异,只是在心中感叹:徐庶不愧是能得到叶墨认可的人。王越的防守重心都在自己的右侧,但是王越也是知道,想要真正的防好右侧,那还需要个转身的时间。

  徐庶也是知道,王越需要这个转身的时间,他要利用的,就是王越这个转身的时间。但是,在徐庶手中的软剑被自己晃向王越的时候,王越手中的重剑也是适时赶到,将这次攻击挡了下来。

  徐庶击不中,当即便退了开来。开玩笑,若是不退的话,王越手中的重剑只需要个横扫,以王越的力量加上那柄重剑的重量,那时擦着即伤碰着就死啊。

  接下去,又是几个回合,都是徐庶进攻王越防守,可是,每次徐庶眼见要抓住机会了,却又会被王越挡了下来。那王越手持八十斤重剑,竟然如同细剑般灵活,让徐庶是抓不到丝毫的破绽。

  “不愧是剑圣,在下佩服。若是剑圣愿意的话,徐某在第次进攻的时候便是死了。”看到实在是没有办法之后,徐庶果断便认输了。两人不在个层次上,便是徐庶再如何抢攻偷袭,也是无济于事,倒不如直接认输来的干脆利落。

  “先生剑术,也算是极高。以先生的年纪,若是心放在剑术上,未来成就必定超过王某。”王越见到徐庶不打算继续切磋了,那也就打算罢手了。这战虽然称不上畅快淋漓,但也算是痛快。

  就在这个时候,叶墨的声音传了进来了。“我给你讲,那刘协简直不可理喻。宁愿将冀州交给甄家的家主,也不肯让韩暹担任兖州牧。韩暹乃是白波军中名大帅,手下数万士卒,怎么可能个杂号将军给打发了?是非不辨,好赖不分,这样的皇帝,老子迟早推翻他。”

  “少爷,你就少说两句吧。属下回头劝劝刘协,让他将兖州牧交给韩暹不就行了嘛。”这个时候,叶缺的声音也是传了进来。只不过,叶缺的声音明显是底气不足的样子。

  徐庶和王越等人站在院子中,听到那传进来的声音,那时大感意外呀。叶墨他们都是知道,尤其是王越,什么时候见叶墨发过这么大的火呀,居然连江刘协推翻的话都说出来了。

  叶墨和叶缺走了进来之后,顿时便看见徐庶和王越。顿时,叶墨那张绷着的脸顿时就笑了出来,转变之快,直让叶缺看的目瞪口呆。

  “先生起来了,吃了早饭没有?若是没有,那起出去吃如何?”叶墨看见徐庶,顿时便笑着说道。

  徐庶时之间还有点反应不过来,这是什么情况?叶墨打算发动政变吗?徐庶咽了口口水,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叶墨的邀请。

  只是徐庶还没有梳洗,便去收拾去了。王越看着叶墨,开口问道:“主公为何今日这般大的怒火?”其实,王越真正想要问的,是叶墨是不是真的打算反了,那样的话,他王越跟着叶墨,以后就可以算是从龙之臣了。

  “今日我奏请刘协,让韩暹担任兖州牧。可是,刘协死活不肯,说什么‘君无戏言’,给了韩暹个杂号将军,便已经抵消了他的功劳了。要知道,那韩暹与杨奉皆是白波军的大帅,可是现在杨奉成为了豫州牧,可是韩暹只是名杂号将军,这让韩暹如何能心甘?”叶墨也是叹了口气,对王越皆是了番。

  听了叶墨的解释之后,王越顿时便明白了叶墨只不过是番气话。而此时,徐庶也是在房中听到了叶墨的这番话,原本有些激动的心情也是平静下去了。

  徐庶本是也算是名极为尊崇大汉正统的人,可是,在听了叶墨说要推翻刘协之后,徐庶心中竟然有些激荡,而不是不愉。这点,连徐庶都是没有发现。

  很快,徐庶便收拾好了。本来,叶墨是打算多叫几个人人起的,可是叶缺要处理些政事,王越和叶二则是吃过了,马钧爷孙更是早就吃完了。于是,叶墨只能是带着徐庶还有叶三三人出去吃早饭了。

  三人来到庆丰包子铺,因为之前叶墨也是来过,所以,般来说,都会将楼上的包厢留给叶墨。

  可是,就在叶墨等人要在小二的带领下去楼上的包厢的时候,个女声传了过来。“你们不是说没有位置了吗?为什么他们来的比我们晚,还带他们去楼上?楼上是不是还有位置?”

  “这位小姐,真的不好意思,小店真的是没有位置了。至于那三位,是老板吩咐的,他们可以直接去顶楼的包厢中就餐。”那小二也是好脾气,小声小气的对着那名女子开始解释。

  “不行,凭什么他们可以去楼上的包厢?我们先到,理应让我们先去。”那名之前说话的女子却是不依不饶。

  “抱歉,顶楼的包厢是不对外开放的。”尽管那名女子武力取闹,但是,那名小二依旧是带着笑脸解释道。只是,那名小二尽管是直带着笑脸,但是语气也是不卑不亢。

  “你知道我家老爷是什么人吗?告诉你,我家老爷乃是当世大家蔡伯喈,我家小姐来你们这吃饭,那是你们的荣幸。”那名女子见那名小二坚持不肯让他们上去,便将自己的背景搬了出来。

  叶墨听了之后,摇头笑,却没有心思继续听下去了。“先生,我们上去吧。”说着,叶墨抬脚便要接着往楼梯走去。

  只是,突然,名女子拦在叶墨面前。“原来是你!告诉你,那楼顶的包厢本小姐今日定要用,你们不许上去!”

  说话之人,正是蔡邕的大女儿蔡琰。

  第二五四章:人人平等

  ?蔡琰本是大家闺秀,平时哪里会如此的娇蛮。只是,在这庆丰包子铺中,她和自己的妹妹以及个丫鬟好不容易跑这来吃顿,没想到居然没有位子了。

  没位子就没位子吧,大不了等就是了,毕竟,还有好些人都在这里等呢。可是没有想到,在她们等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叶墨行人到了却可以直接去顶楼包厢,这让蔡琰如何能看得过去。

  而且,若是别人在顶楼有包厢可以使用,那也就算了。问题是,叶墨乃是卫家的生死之敌,而蔡琰是卫仲道没过门的媳妇。

  当初在叶墨第次进入洛阳城的时候,因为和卫仲道之间的矛盾,蔡琰就差点为了卫仲道和叶墨掀桌子。这个时候,叶墨手毁了卫家,让蔡琰失去了卫仲道的消息。

  再加上这个时候,蔡琰觉得叶墨他们没有守规矩,是在插队。顿时,蔡琰便将所有积蓄的情绪都爆发出来了。看似很无理取闹,实际上也是很无理取闹。毕竟,严格地算起来,蔡琰还算是个孩子。

  叶墨看了看蔡琰,哑然笑,道:“蔡大小姐,你若是想用这楼顶的包厢,那应该去找这家店负责人,找叶某却是为何?”

  “哼!别以为本小姐不知道,你和这家店的老板之间,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若不然,为什么就只有你可以去那楼顶的包厢?”蔡琰指着叶墨,大声的说道。

  叶墨听了蔡琰的猜测,整个人不由得颤。不得不说,女人的直觉有时候还真是可怕。

  “不错,我和这家店的老板认识,那又如何?”叶墨大大方方便承认了和洛知秋认识的事情,但是那又怎样?叶墨脸戏谑,看着蔡琰,打算看看她接下去打算怎么做。

  “你”时之间,蔡琰也是想不出什么东西来。毕竟,叶墨现在的身份是当朝太尉,而庆丰包子铺乃是现在整个洛阳城最为有名的餐饮店。据说就连当今圣上都曾今偷偷派人出来买些包子带回去,那叶墨认识这家店的主人也就没有什么好奇怪的了。

  “常言道‘士农工商’,你身为当朝的太尉,却和商人这般地位低贱的人为友,你不觉得羞耻么?”蔡琰实在是想不出什么话来,顿时便以“士农工商”四个阶层来攻击叶墨。叶墨怎么说,也是处于“士”这个阶层的,可是却和名商人为友,按照当世之人的眼光来看,叶墨自然是应该觉得羞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