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战场继续杀敌。可是,这里是现实,尽管他们使尽了全力,也做不到让名重伤之人满血满蓝满状态的复活。

  但是,毕竟是最早的批僧侣,现在他们的等级般也是超过了四级了,五人起施力,虽说没让叶墨可以满状态活蹦乱跳到处走,但是至少是让叶墨胸口的伤口愈合了,体内的伤口也是愈合了。

  只不过,因为流了些血,所以现在还有点虚弱罢了。

  叶墨醒转过来之后,发现自己是在自己的房中,屋内除了那五名僧侣之外,就是叶喜和叶缺二人。

  “他们呢?”叶墨略带着虚弱的话语,看着叶喜便开口问道。在叶墨昏迷之前,他还隐约记得叶喜下令警戒全府了。

  叶喜看到叶墨醒来,虽说知道这是肯定会发生的事情,但是还是感觉很是激动。叶墨是他们的少爷,他们的主人,他们见到叶墨受伤会愤怒,看见叶墨醒转自然是会激动了。

  “他们都在外面,少爷要将他们叫来吗?”叶喜看着叶墨,小声的说道,生怕自己说话声音大了会朝着叶墨。

  叶墨因为流血也是有些多,脑袋也是昏昏沉沉的。现在听到叶喜说那些人还在外面,便摆了摆手,道:“让他们都走吧,这么晚了。还有,将徐庶叫进来吧。”说完之后,叶墨又是眯上了眼睛。

  听叶墨这么说,叶喜和叶缺对视了眼,两人便同走了出去,只留下那无名僧侣照顾叶墨。

  两人出去之后,叶缺看着众人,然后开口说道:“少爷已经醒了,说让你们都回去吧,天色这么晚了。元直先生,少爷请你进去趟。”

  那些人见叶喜和叶缺出来,顿时便围了上去,可是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么句话。而叶三等人,听见叶缺说叶墨醒来了,顿时是松了口气。

  卢植和蔡邕明显是想进去看叶墨眼,可是叶缺他们得到了叶墨的命令,只是让徐庶人进了叶墨的房间,其他人任是好说歹说,就是让你打道回府。

  徐庶进了叶墨的房间之后,便看见五名僧侣都是站在叶墨的床边。

  叶墨此时,则是闭着眼睛靠着床上。在听到有人走进来的声音之后,便睁开眼睛,朝着门口的方向看去。“元直来了,我就想问你个问题。”看到徐庶之后,叶墨微微的坐起身来,然后说道。

  看见叶墨起身,徐庶也是连忙就靠了上去,扶了叶墨把。“你想问什么?”

  “那名女子,元直觉得是杀还是留?”叶墨坐直了身子之后,眼睛看着徐庶然后问道。叶墨说话的声音尽管不大,但是语气却是十分的坚定。那名女子的生死,就全在徐庶的句话了。

  第二六章:孙坚重伤

  ?“留!”徐庶不知道叶墨问什么要为他这个问题,但是他当时既然让王越停手了,现在自然是不会说“杀”。而且,留着那名女子,远比杀了她更有用得多。

  叶墨听了徐庶的回答之后,闭上了眼睛,好像是累了,又好象是在想什么东西。“好,那就留着她。这么晚还让元直跑趟,当真是不好意思。”

  “归遇刺,若不是亲眼见到归无恙,徐某如何能安心睡眠。现在既然归无恙了,那就徐某就先回去,不打扰归的休息了。”徐庶听叶墨那么说,顿时便明白叶墨是又事情要去做,但是却又不方便当着他的面。

  徐庶心中叹息声,叶墨终究还是不会对他们完全信任。就像叶喜在叶墨遇刺之后所说的:除了自己人,其他人都信不过。徐庶自认为没有认叶墨为主,终究是个外人。

  其实,即便是徐庶认叶墨为主了,叶墨有些事情也不会当着徐庶的面去做。比如,去控制别人。若是让其他人知道了叶墨有控制别人的手段,那大汉恐怕就容不下叶墨了。毕竟,谁敢保证自己身边的人就定可靠呢?

  只是,想要控制别人有太多的制约。不像游戏中那样,只要站在敌人旁边施法就可以将对方控制。现实当中,需要在个安静的环境中对对方进行催眠,之后才能用秘法控制对方。而且,对于些英雄人物,他们压根就没有办法。

  至于什么是英雄人物,叶墨却不知道,反正系统会给他答案。比如之前的祝家二哥,武力超群,便无法被控制。所以后来他去刺杀董太皇太后之后,也便直接消失了。

  徐庶既然要走,叶墨身体现在还很虚弱,自然不能起身相送。只是强自端坐了起来,将身子坐直了,看着徐庶,说道:“叶某现在不能起身,故不能相送,还请元直见谅。”

  “无妨,归受重伤,还是多加休息才是。”说着,徐庶也不打扰叶墨了,直接便是转身退出叶墨的房间。在走出去的那刹那,徐庶朝着叶墨看了眼,却是发现叶墨还是端坐在床上,目送他离开。

  登时,徐庶也是大受感动。在徐庶看来,叶墨刚刚醒转,伤口估计也是刚刚敷上草药,可是居然端坐目送他离开,实乃是有古人之风。在这霎,徐庶心中甚至有了认叶墨为主的冲动,只是强行被他压下来了。

  “你们去地牢中,将那名女子控制住,我需要问她些问题。”看到徐庶离开之后,叶墨当即便是躺倒了下去。尽管叶墨伤口已经无恙,但是毕竟是流血过多,短时间还真是没办法恢复原来的状态。

  那五名僧侣之前就在地牢之中试着控制过祝家二哥,所以也是知道地牢位置所在。不需要人带路,其中四人便是朝着地牢走去,剩下人则是照顾叶墨,防止出现意外情况。

  叶墨靠在床上,闭着眼睛,想着自己被刺之前所看到的切。那名女子在行刺之前,表情慌张,手足慌措。将匕首刺进叶墨身体的时候,那名女子也是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般。这切的切,看起来那名女子就好像是被逼无奈迫不得已般。

  可是,这个时候叶墨却是管不得那名女子是否无辜,他要知道到底是谁对他出手。袁术,袁绍,曹操,卫仲道,甚至蔡邕,叶墨都觉得他们有这个可能。叶墨自认为不是个圣人,所以,有人要对付他,他自然会将之加倍返还。

  不多时,那四名僧侣走了回来,朝着叶墨摇了摇头,表示没有成功。叶墨看到他们摇头,顿时大吃惊,居然没有成功,难道那名女子也是个英雄人物?

  “带我。”看着那五名僧侣,叶墨开口说道。

  对方明明有着极强的实力,可是却装作是名被逼迫的弱女子,那人到底想要干什么?叶墨现在表示,对于这件事情有点兴趣了。尽管这件让他觉得感兴趣事情让他受了重伤,甚至是差点死去。

  换了身衣服之后,叶墨是强打起精神,朝着地牢的所在走去。王越因为叶墨受伤,差点当场就击杀了那名女子。这个时候,王越也是守在地牢门口,只要叶墨下令,他就去将那名女子给砍了。叶墨在他王越面前受伤,这让王越是很受打击。

  看见叶墨带人朝着地牢走来的时候,王越便赶忙迎了上去。“主公没事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王越第眼看到叶墨,还以为叶墨是诈尸了。谁能在刚刚遇刺之后便醒过来,还能下地走路?

  但是看到那几名僧侣,王越顿时便明白了是那几人的功劳,毕竟叶喜当时就是让人去将这几人请过来的。叶喜不相信御医,却请来他们,看样子,的确是他们有非凡之处。所以,王越便念叨着叶墨“没事就好”。

  至于那几人是如何医治叶墨的,王越却管不着,也不会去管。在王越看来,前几年,还有人用符水治病呢。现在叶墨被这些人很快便医好,这有什么奇怪的?

  “你直守在这里?”看到王越守在这里,叶墨也是有些奇怪。难道王越看出什么来了不成,要不然为什么会守在这里。这不是担心那名女子会逃走是什么?

  “对啊。”王越理所当然的回应了声,然后接着说道:“主公是不是要杀了那个女刺客?交给我王某人动手吧,我保证让那个女刺客受尽千刀万剐而死。”

  这个时候,王越还以为叶墨是要过来杀人的呢,顿时便上前自荐。对于他这个剑圣来说,要让个人受尽千刀万剐而死,那绝对不止是说说而已,他绝对有能力来做到这

  叶墨看到王越这个样子,顿时也是觉得好笑。“我不过是去问她几个问题罢了,你若是有兴趣,那就跟进来吧。”说完,叶墨就朝着地牢里面走去。

  “问问题而已,我才不去呢。”王越看着叶墨走进地牢之中,如是想到。当时转念想,没准叶墨问完了问题就打算将那名女刺客杀了呢?想到这里,王越又是快步朝着叶墨追了过去。

  走到那名女子面前,这个时候叶墨才第次细细去打量这名女子。在叶府门口那次,当时是因为天黑,而且这名女子当时是跪着。后来这名女子站起来,叶墨也没有时间去打量便被刺伤了。

  现在看来,这名女子被关在地牢当中,缩在个角落里瑟瑟发抖,看上去极为可怜的样子。而这名女子身上袭淡绿色的长裙,加上张精致的小脸,偶尔瑟瑟的看向叶墨等人,端的是我见犹怜。

  打开了地牢的门之后,七人络绎走进那阴暗的地牢当中。叶墨在地牢中间的那张桌子面前坐下之后,看着那名女子,说道:“站起来吧,我只想问你问你些问题而已。”

  那名女子看着叶墨等人,缓缓的站了起来,但是身子却是止不住的颤抖。步挪的走到叶墨面前之后,这名女子才带着哭腔说道:“大人,小女子也是被逼无奈呀。”

  无论是言语还是表现,任是谁见了都会忍不住去相信。可惜,在场的这些人中,那五名僧侣才不会管那女子的表现,叶墨知道了那女子的实力,也不会去相信这女子的表演。至于王越,他眼中只有个等着被杀的女刺客。

  “你叫什么名字?”叶墨看着那女子,开口问道。叶墨说话的语气就如同和别人聊天般,让那名女子也是稍稍平静了

  在那名女子看来,叶墨是差不多上当了,当初若不是王越突然出现,她才不会装作副被逼无奈的样子,最后故意将匕首刺中叶墨身体不算重要的部位。不过,现在这个样子,也可以潜伏在叶墨身边,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小女子名叫封菲絮。”这名女刺客不敢抬头看叶墨,只是低着头口中诺诺说道。

  叶墨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叶墨到底是信了还是没信。“是谁逼迫你这么做的?”看着那名女子,叶墨接着问道。

  那女子见叶墨这么问,顿时眼中闪过丝神采。既然叶墨这么问了,那想必叶墨是信了她的话了。“小女子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只是听他们说什么‘有雾却黎’什么的。小女子的家人都被他们抓了,小女子也是没有办法,若不然,他们就要将小女子的家人都杀光啊!”说到后面,这名女子又是忍不住的大哭了起来,副太尉大人要为小女子申冤的表情。

  “有雾却黎?!”听到这个名号的时候,叶墨顿时明了。看样子,是卫仲道在背后操纵着这切。只是叶墨没有想到的是,有雾却黎竟然如此强大,先是祝家二哥,现在又是这个封菲絮。看来,这个组织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走吧。”叶墨也不管封菲絮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反正他要的情报已经得到了。说着,叶墨也就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大人,大人定要为小女子做主啊!”看到叶墨离去,封菲絮顿时急了,直接便是扑到了地上,大声的哭喊道。

  叶墨回头看了封菲絮眼,然后淡淡的说道:“放心吧,会有人带你出去的。”叶墨没打算再管封菲絮的事情,既然徐庶说要留着这个人,那就让徐庶来解决吧。

  出去之后,叶墨看着王越,突然是想起来了,王越似乎是说过有江东的重要情报。“江东传回来来了什么消息?”看着王越,叶墨突然问道。

  被叶墨这么问,王越顿时想起来了,连忙从身上搜出张小纸条递给叶墨,然后说道:“这是江东用信鸽传回来的消息,若不是重要的事情的话,他们绝不不会用这么冒险的办法。”

  叶墨接过纸条,打开看,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上面赫然写着:孙坚重伤。

  周诶,十二厚颜求下推荐票。若是有人喜欢看女频的话,十二推荐下猫的穿越之秦梦蝶,古代言情,种田经商,应该有人喜欢看吧。若是各位读者大大手中女频的票没有地方给的话,那就给她吧。记住哦,养只猫挠你,穿越之秦梦蝶。

  第二六二章:女儿心思

  ?

  孙坚竟然重伤了,在叶墨看来,这简直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袁术已经答应了不会对江东动手,孙坚也是答应不对山越用兵。只不过是要将东吴掌控在手中而已,孙坚在文有周瑜鲁肃张昭,武有程普黄盖,韩当,黄祖,按理来说便是有武艺超过孙坚的,也不应该会让他受重伤才是。

  只是,叶墨如今手中只有张小纸条,也没有具体的信息,便是让叶墨去猜也是没有方向。加上叶墨也是刚刚才受过重伤,醒来之后也是直没有休息,更是还特地来到这地牢之中审问封菲絮,更是耗费精神。

  现在得到孙坚重伤的消息,便是叶墨也是只觉得脑袋有些不够用了。“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早去城西军营。”叶墨按了按自己的太阳岤,只觉得阵恍惚,便开口对着王越说道。

  王越看叶墨方才的表情,便是知道江东传回来的定不是什么好消息。班来王越还想问下叶墨的,但是也是知道叶墨需要休息。看叶墨现在这个样子,王越也便没有说什么了。

  叶墨回去之后,也是阵睡不着,毕竟,孙坚重伤可不是小事。再加上叶墨在晚上也是遇刺,叶墨不自觉的便将两件事情联系到了起。

  “难道,孙坚重伤也是和‘有雾却黎’有关?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们幕后的那个人有什么目的呢?”无数的疑问汇聚在叶墨的脑海,在这背后就好像有张大手在推动般。

  自从重生在三国之后,叶墨便以为自己依靠着系统可以无所顾忌。但是,现在叶墨觉得自己错了,现在就好像有座大山压在他的心上样,让他觉得难以呼吸。便是之前差点被匈奴人灭了根基,叶墨也没有这样的感觉。

  对于未知事情的恐惧,让叶墨有点惶恐。想着想着,叶墨渐渐的支撑不住,睡了过去。

  叶墨将这两件事情联系到起之后,便有了种种忧虑。可是叶墨却没有想过,若是这是两件孤立的事情,那便会简单很多。可惜,和很多人样,想问题的时候总是将些不相关的事情自以为是的联系到起,然后徒添忧虑。

  叶墨钻入了牛角尖之中,其他人自然是不知道。而且,叶墨也不会主动去将这件事和其他人讲,毕竟,这只是叶墨自己的感觉而已。

  第二天早,众人起来之后,便是汇聚叶墨房中。毕竟,叶墨受伤了,来探望下也是应该的。就连叶缺也是来到了叶墨的房中,至于要上早朝,边去吧。

  叶墨因为想事情想到很晚才睡着,所以醒来也是比往日要稍晚些。觉起来,看见房中站了好些人,差点将伸懒腰的叶墨给吓抻着。

  “少爷主公你醒了。”看到叶墨醒来,众人也是凑上前去问道。

  叶墨看着这些人,顿时也是松了口气。想必这些人也是因为担心自己,这才早就来看望自己,只是直看到自己没有醒来,所以才会直接进来的。

  “正好你们都在,我也懒得个个的去找你们了。”看着房中的这些人,叶墨掀开被子,自顾自的边穿衣服边说道。反正房间里面都是男人,叶墨也就不顾及什么了,而且,叶墨也并不是裸睡。

  只是,徐庶和王越看着叶墨光着的上身却是呆住了。他们两个可以互相用对方的人头保证,在前天晚上的确看见叶墨被刺成重伤了。可是只过了个晚上,叶墨的胸口竟然没有伤口了,只是有个淡淡的虚痕。

  “元直,我走之后,叶府中的应事务,就拜托了。”在穿好件上衣之后,叶墨抬头冲着徐庶说道。

  徐庶听叶墨的话,当即也没有多想就点头答应了。只是在答应了之后,却是突然反应过来了,叶墨是让他打理叶府的应事务,这是什么情况?“归这是要去哪?”

  “江东出事了,我不得不走趟。至于叶府中的事情,般都是有叶喜来处理的,若是他解决不了的,那就还去那个元直帮忙了。”叶墨顿了下,然后才对着徐庶说道。孙坚重伤,这不是小事,而且,孙策现在还在叶墨的手中,叶墨是无论如何都必须要走着趟。

  至于叶墨所说的叶府中的事宜,说白了也就是些朝廷的要事。叶墨自出任太尉以来,朝廷的些军事要事便是由叶墨来处理的。现在叶墨要离开了,自然是只能拜托徐庶了。

  尽管在击败了袁绍,破了他的“三方合围”计划之后,朝廷也是暂时的进入了个稳定期,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大的事情发生了。可是不怕万,就怕万。徐庶现在既然在,那不好好的利用下天打雷劈呀。

  徐庶听叶墨这么说,也是记起来了在头天晚上王越去找叶墨的时候说起过有江东的重要情报。既然叶墨这么决定了,那徐庶也只好点头答应了。毕竟,现在徐庶是住叶墨的吃叶墨的,总该干点实事了。

  “叶喜。”说到叶府的事情,叶墨就想起来华夏文明还只是处于城堡时代,便冲叶喜说道:“这院子,你看着翻新翻新吧。翻新的话,钱够了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