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9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解释了。

  “以后有这种事请,你自己来吧,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坐在石凳之上,叶喜看着叶缺,喝了口水之后,这才对他说道。

  叶缺听叶喜这么说,顿时露出脸的苦色。叶喜明面之上只不过是叶府的名管家,他不出面也没什么。可是叶缺不同,叶缺乃是当朝的司徒,尽管位列三公,但是面对自己众多的同僚,却也不好摆架子。

  “罢了,今天大部分的官吏都已经来了。接下来的,我就个人来接待吧。”叶缺看着叶喜副“什么都与我无关”的样子,不得不苦笑了声,开口说道。

  听得叶缺答应,叶喜顿时就由副蔫蔫搭搭的样子变得活过来了。“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去忙别的事情了。”说完,叶喜也不等叶缺反应,便溜烟的跑走了。

  看着叶喜跑开,叶缺也是脸的无奈。其实,他之所以答应叶喜去忙别的事情,那就是因为叶喜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忙,比如说关于华夏文明的升级。之前叶墨离开之前,就特地交代过叶喜要升级华夏文明。

  只是升级文明会让建筑外观发生改变,若是在野外那还好说。可是这里却是在洛阳城中,若是别人觉醒来,发现叶府居然大变样子,那还不得被吓死?就算不被吓死,那叶府以后也不要想得到清净了。

  叶缺个人坐在石凳之上,手中端着杯茶水,享受着这难得的清闲。之前叶缺还没有意识到清闲下来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可是今天,接待了无数人的叶缺终于是明白了。

  只是,还不待叶缺将杯中的茶水喝完,守门的小厮便进来报告说又有人来了。

  “唉”叹了口气,叶缺只能是将手中的茶杯放下,站起身去门外迎接了。若是般的官员,叶缺自然是不用前去迎接,可是这次门外的却是不般,来的乃是当今圣上派出的人。

  叶缺快步走到门外之后,看见名公公身后跟着五六人的样子,除了当前的两名老者,其余的人皆是手中捧着个檀木制作的盒子。小的不过是比巴掌稍稍大了点,但是大的却是长有尺余。

  看着眼前这个眼生的太监,叶缺虽是心中疑惑,却也不会无礼。“不知这位公公到来,有失远迎,公公里面请。”尽管叶缺是当朝的司徒,可是这名太监却是代表当今圣上前来探病的,叶缺自然不会摆架子。

  那名公公见叶缺如此,心中也是暗自高兴。只有叶缺表现的越是谦恭,那之后他能从叶缺手中拿到的钱财就会越多。就算叶缺是当朝司徒哪有怎么样?他才是那个每天可以接近皇帝的人。

  这名太监乃是原来十常侍张让的养子之,只不过之前他直在侍奉刘辩,这才躲过了宫中的清洗。直到前天,他才好不容易有机会伺候皇帝了,自然是想要重复以前他的养父张让的威风。

  不过,现在这名太监可不会表现出来。在看到了叶缺的谦恭之后,也是朝着叶缺抬手,做了个样子说道:“叶司徒太客气了。”这太监说完之后,也不等叶缺有所动作,抬腿便朝着叶府之内走去,完全就没有将叶缺放在眼里。

  叶缺看着这名太监,虽然是诧异,但也不会说什么。现在来这里,八成就是来探望叶墨的。待会只要费点口舌,将这些人打发了就是了。

  那太监进去之后,也不等叶缺带路,逮着名下人便问道:“叶太尉是住在哪间房?”

  那下人乃是之前麴义带过来的,经历过叶府着火的事件。因为那次叶墨没有让他们负任何的责任,所以,这名下人对于叶家是极为忠诚的。现在突然看到名不认识的人拦住自己就要问叶墨的住所。顿时,他连理都不理这名太监,只当是没看见,便要离开。

  那名太监见叶府之中的名下人都敢如此无视他,顿时大怒。只是在要动手的时候,叶缺这个时候跟了上来。

  叶缺见状,连忙走到那名太监和下人面前,将那太监的动作拦了下来。

  “司徒大人,你们府中的下人可是缺管教的很呐。”看着叶缺护下了那名下人,那名太监看着叶缺,阴阳怪气的说道。

  这个时候,叶缺怎么会看不出这名太监是借着刘协的命令过来找茬的呢?只是叶缺看在刘协的份上,还不想将这件事情闹的太僵。“这位公公,您可能是走错方向了,那边才是会客的地方。”说话的时候,叶缺指了下会客厅的位置。

  “司徒大人,圣上的命令可是让咱家来探望太尉大人的,若是去会客厅中,如何能见到太尉大人呢?而且,圣上担心太尉大人的安慰,还特地让咱家带了两名宫中医术最好的太医。”那太监因为心中的愿望,除了要大批的钱之外,那就是要得到大批官员的支持了。在他看来,眼前的叶司徒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我家少爷已经得到医治了,就不劳烦两位太医出手了。还有,我家少爷的受伤颇重,需要静养,这位公公还是随我去会客厅中吧。”便是这名太监说出花来,叶缺也不会让他去叶墨的房中,就算叶墨在房中,叶缺也不会让那两名太医出手为叶墨诊治。

  那太监似乎也很是讶异,这叶缺居然如此执着的不让他去看叶墨。“司徒大人,圣上的命令,乃是要咱家来探视太尉大人。司徒大人,不会是想要抗旨不尊吧?”

  叶缺眼色凝,顿时连看着那名太监的脸色都不对了。“我家少爷需要静养,想必圣上也是会理解的。至于我是不是抗旨不尊,就不劳这位公公费心了。”

  那名太监越是看叶缺如此,便越是觉得这里面或许有什么猫腻。于是,那名太监朝着叶缺走进了两步,靠着叶缺的耳朵说道:“咱家就直接跟你说了,从今往后,你就给咱家办事吧。别忘了,当年可是咱家的义父,才让你有了今天。”

  叶缺听这名太监这么说,便脑袋向后面移了点,看着那名太监,说道:“没想到当年的十常侍余党,还有个余孽。”

  “别说的那么难听嘛,司徒大人您不也是其中个吗?”那名太监听叶缺那么说,顿时皮笑肉不笑,看着叶缺说道。

  “想要我给你卖命?做你的青天白日梦去吧。”叶缺十分小声,但是也是十分坚决的对着那名太监说道。

  这句话,顿时让那名太监气的不轻。他可是有着成为第二个张让的梦想的太监,居然被叶缺给轻视了。“司徒大人,圣上可是让咱家来探视太尉大人的,司徒人如此阻拦,不太好吧?”既然叶缺不同意为他卖命,那这名太尉大声的对着叶缺说道。

  “太尉大人受了重伤需要静养,若是这位公公打扰了太尉大人的休息,您可担当的起?”叶缺也是不惧这名太监,别说这是在叶府之中,便是在皇宫之中,那又何惧之有?

  “既然如此,那咱家只能无礼了。”看到叶缺这个样子,这名太监也是知道今天是别想让叶缺带他去叶墨的房间了。于是,他便有了硬闯的打算。“你们,到处去找找看,看太尉大人的房间到底在哪里。”

  叶缺看着那些人四散而去,却是阻拦都不想阻拦。他刚才的那番话,想必是周围的人都听到了。既然如此,那这些人就不可能有机会四处去翻找了。

  果然,不过是盏茶的时间,那名公公带来的人就都被逼回来了。

  “这位公公,太尉大人乃是国之重臣,保护严密点,那也是情有可原是吧。”叶缺看着那些人四周的游侠,便开口对着那名公公说道。

  那名太监看着这周围的情况,顿时气极。“好,好,好,司徒大人果然是,好!”那太监连说了四个“好”字,登时便将叶缺给恨上了,若是有机会,怕是定会让叶缺好看。“把东西放下,我们走!”

  “这位公公路走好,我就不送了。”叶缺也是冷笑了声,连刘协都不敢如此,他不过是名太监,算什么东西。

  那名太监回去之后,自然是添油加醋番,将事情颠倒黑白的说给了刘协听。只是,这名太监直侍奉着刘辩,过惯了好日子,哪里知道刘协和叶缺之前便立过“互不相负”的誓言。

  对于那名太监的话,刘协自然是不相信。但是,对于叶缺直阻挠着那太监见叶墨这点,却很少疑惑。“你说,司徒大人无论如何都不让你去见太尉大人?”

  “没错,陛下可要给咱家做主啊。那司徒大人蛮横无理,无论咱家怎么求他,他都不肯让咱家去替陛下看太尉大人眼。”好在现在旁边没有其他的人,若是有的话,怕是会被活活的恶心死。这命太监,居然在对着刘协撒娇。

  “难道,是叶太尉还没有醒转过来吗?”刘协想当然的就认为是叶墨还没有醒过来,否则的话,为什么叶缺会拦着自己派去的人呢?

  那名太监听刘协这么说,顿时是恍然大悟,道:“没错,说不定是死了呢。”

  第二六五章:跳梁小丑

  ?

  刘协听那名太监的猜测之后,心中“咯噔”了下。难道,叶墨真的因为被刺杀而身亡了吗?

  “不许乱说,叶太尉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就死呢?”刘协白了那名太监眼,略带生气的语气说道。只是,在刘协的心中,也是有了隐隐的担忧。

  那名太监见说叶缺的坏话刘协并不相信,而且就算相信也是并不在意。时之间,那名太监也是没了注意。可是,在说到叶墨可能是死了之后,本来没了注意的他顿时又生出计。

  既然叶缺是无论如何都不让他去见叶墨,那就说明叶墨是定有什么事情去做不方便见人,或者就是叶墨真的死了。那么,不管是怎么样,只要他将叶墨的“死讯”说出去,那必定是能够破坏掉叶墨的计划。

  因为只要叶墨还活着,那就必定会出来见人以击破流言,如此来,自然是让叶墨无妨安心的做自己的事情。若是叶墨没有出来,那众人就会猜测叶墨是真的死了。这样的话,叶缺隐瞒叶墨死讯的原因就值得人们去猜测了。

  到最后,只要这名太监再放出消息,说是叶缺为了夺取叶家的权利,派人刺杀叶墨,那叶家到时候就将陷入到片慌乱之境当中。如此,这名太监就能渔利其中了。

  这名太监想到这里,心中阴阴笑,暗道:叶缺啊叶缺,有你求我的时候。

  “朕乏了,你下去吧。”刘协只是在脑海中思虑了下叶墨身亡会造成的后果,然后果断还是不敢想了。叶墨有时候会和刘协争吵不错,会向刘协举荐些亲信的人也不错。可是,叶墨从来没有表明过反意,举荐之人,也尽是有才之士。

  “嗻。”那太监见刘协这么所,也就退出去了。只是边退出去的时候这太监心中还在想着自己的计划,若不是因为这是在刘协的宫殿,这太监恐怕就要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张公公,小的那里留了坛好酒,不知道张公公有没有兴趣去尝尝?”这名太监刚刚出来,满口的名小太监便无比谄媚的对着他笑着说道。

  那太监这个时候因为自己心中有了个好的计划正高兴呢,此时见到这名小太监无比谄媚的神色,心中也是感到十分的受用。而且,这名太监也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候,既然有人前来投靠那自然是不会将他往外推。

  “好,咱家就你那里究竟有坛什么样的好酒?”看着眼前的小太监,那名太监也是笑了笑,扯着副公鸭嗓子自以为很和善的说道。

  小太监见那太监答应了,顿时满脸的欢喜。“张公公,小的保证那酒呀,绝对是传世的佳酿!”说这话的时候,这名小太监都是在旁偷着笑。虽然说现在的皇帝不给太监实权,但不论怎么说,那可是皇上身边的人啊,谁见了还不得给几分面子。

  那小太监满心欢喜的在前面带路,还时不时的回过头来,对着那张公公说道:“公公小心,这里有个台阶。公公小心,这里有点积水”那态度,简直比对他亲爹还亲。

  不多时,两人便是来到了那小太监的住所,那小太监回过头去,看着张姓太监说道:“张公公,您在这里稍候片刻,小的这就去将那坛好酒搬出来。”

  张姓太监听那小太监这么说,也便点了点头,道:“你去吧,只要不让咱家失望就好了。”

  “张公公请放心,让谁失望也绝对不让公公失望。”说着,那名小太监便回到自己的房间。进去之后,那名小太监还小心的将门给关上,然后再去那藏了好酒的地方将那好酒搬了出来。

  张姓太监看了,嗤笑了声,自言自语的说道:“小子还挺小心谨慎的,要是不能让咱家满意,咱家不介意让你小子去伺候咱家的义父。”

  等了约莫有半盏茶的功夫,那小太监便是打开了房门,搬出了个坛子。“张公公,这酒可是难得的好酒啊,绝对让公公满意。”

  张姓太监走到那小太监面前,掌将那坛子上的封泥打开,然后闭上眼睛用鼻子仔细的闻了闻。“你说,这酒是什么味道的呀?”张姓太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语气极为平淡的说道,只是,眼神中却是射出道极为冰冷的光芒。

  刚才,那张姓太监见那小太监这么小心谨慎,还以为这个小太监真的有坛好酒。可是,刚才他打开之后,却是没有闻到丝毫的味道。那坛,赫然是水。

  小太监见张姓太监有些生气,连忙解释道:“张公公,这可不是普通的酒。这乃是采用上好的珍珠玉器酿成的酒,只能在自己的房间之中慢慢品味,才能品出其中的味道呀。”说话的时候,那小太监还不时的朝着四周张望下,深怕会有外人出现。

  “这么说来,的确是好酒啊,倒是咱家误会你了。”张姓太监听了那小太监的话之后,脸色顿时好转。

  “不敢不敢,是小的的错。”那小太监哪敢说是张姓太监误会了自己呀,那不是找不自在么?

  张姓太监盯着那小太监看了眼,道:“不错,你叫什么名字?”

  “小的名叫赵广。”那小太监听张姓太监问起他的名字,顿时心中喜,自己将毕生的积蓄都给了张姓太监,不就是等他这句话么?

  张姓太监点了点头,道:“咱家啊,就记住你了。我告诉你个消息,也不让你白白献出这么坛好酒。”

  赵广听到张姓太监说要告诉他个消息,甚至能比的上自己献出的这坛“酒”的价值,顿时整个人都朝着张姓太监靠了过去,同时还十分小心的朝着四周先看了看。

  那张姓太监也是朝着四周瞥了眼,发现周围没有人之后,这才小声的对着赵广靠过来的耳朵说道:“那叶太尉,极有可能是死掉了。”说完之后,张姓太监也不管那赵广是个什么样的反应,抱着那坛“酒”就离开了。

  赵广听张姓太监那么说,顿时被惊的目瞪口呆。叶太尉是谁,那可是朝廷的第重臣啊。叶太尉居然死掉了,这无异于场大风暴啊。

  尽管他们这些小太监是身在皇宫之中,看似那些大臣的死活与他们无关。但是,那些大臣总有些交好的太监,或是太监去巴结大臣,或是大臣巴结太监。双方之间总是会有些联系的,其中方得势,另方自然也会好过些。

  尽管叶墨经常不在洛阳,般也就没有太监能巴结到他,可是别忘了还有个叶缺呀。现在叶墨死了,就剩下个叶缺。便是叶缺是当朝司徒,也是难以和朝中百官对抗的。皇宫之中,巴结叶家的那派太监在皇宫中的地位必定会有所降低。

  这个消息,若是传给那些太监,那些太监在传给与他们相关的大臣,会给洛阳造成多么大的地震,那就难说了。而赵广呢,却是从这中间看到了这个消息的价值,若是将这个消息卖出去,那能卖多少钱啊!

  之前他还有些担心,自己给张姓太监那么多的钱财到底值不值得,现在看来,那是想当的值啊。或许,卖了消息之后,再给那张姓太监些分红,自己留着的钱也要比之前给张姓太监的多得多。

  于是,没有过几天,宫中的那些太监便是差不多都知道了“叶墨死了”的消息了。他们知道了,那朝中的大臣也就差不多知道这个消息了。

  洛阳城中,顿时陷入了片大地震当中。朝中所有的大臣,都是在想方设法大厅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但是很快,他们便是发现这个消息可能是真的了。因为,自从叶墨遇刺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就没有人见过叶墨了。

  而此时叶府之中,吕布皇甫嵩朱儁卢植蔡邕袁槐等和叶家关系稍好的大臣或是大儒齐聚。所有人的脸上,都是带着股莫名的焦急感。

  “司徒大人,太尉大人到底怎么样了?你就让我们去见见吧,我们不进去,就站在屋子外面看眼就好。”袁槐本来是袁家之人,但是经历过之前的番事情之后,和叶墨也是关系不错。此时,袁槐是无比的焦急,看着叶缺,几乎是哀求叶缺让他见叶墨面。

  “是啊,司徒大人就让我们见太尉大人面吧,我们保证不进入屋子里面,不打扰太尉大人养伤。”听袁槐那么说,其他人也是出声附和道。

  叶缺看着眼前的这些人,也是苦笑不得。这些人都是真心关心叶墨的身体状况,他也不好出言呵斥。可是,叶墨说过让他们保密叶墨的行踪,那叶缺也不能告诉他们真相,当真是难办

  “各位大人关心我家少爷,叶缺心中明白。可是,少爷受伤需要静养,还请诸位大人多多担待。”叶缺是脸的苦色,每天都是这个借口,这都静养好几天了,还不能见人。很多时

章节目录